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六七节 远见(急求月票!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清晨时分,萧布衣正在和群臣商议政事之时,洛水河畔,隋军已经吹响了反攻的号角。

    入冬时分,朝阳迟迟不肯揭开羞涩的面纱,躲藏在东方曙青的天际中,兵戈却是早就露出了狰狞的面容,锋芒毕露,闪着让人心寒的光芒。

    鼓声大作,号角长鸣,一列列的隋兵踏着冰冷刺骨的洛水前行,眼神中闪着坚毅的光芒。死亡挡不住他们,冰冷的河水又算得了什么!

    河水上浪花翻涌,马蹄纷飞,骑兵当前捡着洛水浅浅的地段冲过了洛水,迅即在洛水东岸布阵,防止敌手冲击阵势,掩护步兵过河。

    鼓声再起,所有的兵士有条不紊渡河,寒风猎猎,旌旗招展,步兵冲过洛水后,迅即列出方阵拓展开去,洛水河边,战意正酣。

    天气寒冷,隋兵蓦然出兵,洛口城的瓦岗众终于惊醒,他们都是躲在洛口城中,当然不会早早的出城列阵。见到隋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列阵洛水东,旌旗鼓动,浩浩汤汤,更是不敢出城来战。

    张镇周得萧布衣号令,清晨开始发动对瓦岗的第一波攻击!

    魏公才驱逐了寨主,前往虎牢安抚民心,众盗匪心中茫然,不知道前途何在,一时间有了慌乱,房玄藻如今守在洛口,早早的起身登上城头,只见隋兵如潮,暗自心惊不过守城毕竟稍易。房玄藻亲自击鼓,号令瓦岗众登上城头作战。一时间长弓探出,城垛前寒光点点。利箭在弦。

    张镇周亲自指挥大军,并不攻城,只是派数百兵士城下搦战,引瓦岗军出城作战,如今洛口城瓦岗军亦是不少,急切之间不见得攻下,若是能引瓦岗军出城,断其后路才是上策。其实这种方法攻城常用。只是对象不同,结果迥异而已。

    当初李密下金堤关,李渊取霍邑都是采用诱敌出战之法。张镇周人虽老迈,却是老而弥坚,习惯稳中求胜,当下派十数个兵士在城下污言秽语,骂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些兵士虽不是身经百战,可却都是骂战地好手,一时间天南地北的秽语喷上墙头,从饥贼盗米之徒骂起。再说对家父家母的不孝,有劝瓦岗盗痛改前非,有骂瓦岗盗不守纲常,骂完瓦岗众又开始从翟让骂起,说及李密,更是把瓦岗内讧地事情添油加醋的一说,倒也精彩十分,前因后果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瓦岗军有羞愧,有沉吟,有的惶惑。还有的义愤填膺,只请房玄藻出城一战。

    房玄藻暗自皱眉,却是下达了一个命令,“不听号令、擅自出城者。斩!”

    他号令一下,瓦岗众肃然。房玄藻又让瓦岗众在城头燃放烽火,通知洛口仓方面,示意有大军攻城。回头望过去,见到人人脸上都是茫然,房玄藻心中叹息,暗想守住这小小的洛口到底是为了什么,他其实也不太了然。

    听到瓦岗军骂什么饥贼盗米。房玄藻心中默问。由当初的打天下到现在的守洛口仓,隋军骂的似乎也没有错处!

    “我们到底要不要听从萧布衣地命令?”张镇周出兵洛口之际。王辩正和王世充在帐中紧急商议。

    他们接到萧布衣的命令,让今晨出兵进攻月城。

    洛口处厮杀声隐约传来,烟尘升起,遮云蔽日,王世充却是紧锁眉头,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他晚了一步,却已束手束脚。萧布衣不是不用他,可一直派他在东都外作战,饶是他有通天的本事,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虽不在东都,可东都的消息还是时刻的传到他耳中,听到萧布衣整理政务有声有色,王世充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这些本来他也能够做到,薛世雄死后,萧布衣现在的一切本来属于他王世充!可棋差一招,满盘皆输,饶是他老奸巨猾,也是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要不要听萧布衣的号令?如果听了的话,不过还是为他人作嫁,可要是不听的话,和谋反无异,萧布衣或许不会马上翻脸,但这迟早都是一条罪名!现在萧布衣表面以和为贵,等到大局已定之时,那就是举起屠刀之时。

    王世充以己度人,当然越想越是凶险,听到王辩问询,半晌才道:“我们可以不听吗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淮南军并没有损伤,如今还有三万人马,如果转战淮南,以义父的号召力,铲除杜伏威等人何难?”王辨建议道。

    王世充仰天长叹道:“既有萧布衣,何来王世充?圣上如今就在江都,我等回转如何和他说及今日之事?难道说抢东都不成这才回转地江都?”

    王辨皱眉道:“说不说又有何妨,现在谁还把他当作皇上?义父你如果奇兵南下,杀了圣上,夺回江都根本之地,以江都图谋天下,总胜似在此首鼠两端!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大逆不道之言,王世充不以为忤,却是摇头道:“我以圣上为根基,那是断然不能反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义父到现在还对昏君有什么情意?”王辨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王世充苦笑道:“情是没有,意倒是有一些。辩儿,很多事情并非打打杀杀即可。江都十数万精兵,来护儿等大臣拥护,且不说我们能否杀了昏君,就算我们杀了昏君,他们如何会放过我们?不等我们抢占江都,只怕已经被骁果军打的溃不成

    “可骁果军本是关中人士,如今都是久在江南,难免思归,圣上一死,这些人再无约束。难免分崩离析,只想着回转关中,如何会和义父为敌?”王辨分析道。

    王世充点头。“辩儿,你说地也有些道理,可我不想回转江都,固然是怕吉凶未卜,更重要的一点却是……”王世充说到这里,再叹一声,满是惆怅,“我舍不得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王辨先是愕然。转瞬醒悟过来,见到王世充满脸的不甘心,已经明白过来。王世充不想回转江都,只因为觉得东都还有机会而已!

    二人默然地功夫,游击大将军郭善才进账低声道:“大人,北面有消息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辩错愕,不知道北面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郭善才早就递过一封书信,却是用红漆封口,王世充拆开一目十行的看过,脸上喜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王辩和郭善才都是留意王世充的脸色。想要找寻端倪。王世充却是将书信付之一炬,微笑道:“郭将军,你亲率五千大军渡过石子河,前去搦战月城守将邴元真,我随后派大军支援。辩儿,你守住营寨,若有人袭营,尽数抵住。嗯……午时举烽火为号,到时我会回转救援。”

    王辩大奇道:“义父,你算准瓦岗军会来袭寨吗?”

    王世充微笑起来。我等出兵,不过是略尽人事而已,无论瓦岗是否来袭,都要有个回转的借口。到时候辩儿你举起烽火。就是义父歇息之时。”

    王辨这才明白过来,抱拳道:“孩儿谨遵义父吩咐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出了营寨,冷风擘面,精神微振,自言自语道:“萧布衣,你我争锋,胜败在此一举,我不信。你一直都是这么好地运气!”

    号角吹起。鼓声大作,淮南兵亦是列阵而出。踏石子河而过,向月城的方向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密此刻却是人在虎牢,洛口仓兵精粮足,王世充和张镇周每人所领不过是三万兵马,加一起的数目还远不到瓦岗的小半数,再加上有程咬金、秦叔宝等人坐镇,是以才会安心前往虎牢。

    他毕竟也是枭雄,如萧布衣所想,瓦岗内讧之时,第一时间怀疑在贾润甫地身上。

    可他虽是怀疑贾润甫,却毕竟老谋深算,并未当场揭穿。他命李文相在自己离开后才去捉拿贾润甫,也是有不想打草惊蛇之意。

    日头升起之时,他早就彻查了虎牢城众人,此刻悠闲的坐在椅子之上,望着眼前的裴仁基。裴仁基披头散发,浑身浴血,双目圆睁。

    裴仁基因萧怀静一事反叛隋朝,等知道萧布衣北邙山击退李密,整治朝纲有声有色的时候又是不免暗自后悔。其实萧布衣虽是不说,裴行俨东征之时,却早有书信递给父亲,劝他一块归降萧布衣。可裴仁基觉得萧布衣根基不稳,对儿子所作所为却是不以为然,父子完全不同的想法,等到见到萧布衣掌控东都之时,他这才觉得儿子或许是对。可他毕竟是反隋,急于立功,这才想趁李密重伤之际刺杀,戴罪立功,可哪里想到李密这人狡猾非常,总是喜欢隐藏实力。

    裴仁基虽是埋伏了不少刀斧手、弓箭手在侧,可如何奈何得了李密,李密带着蔡建德一个高手,又带了十数名近身内侍,轻易击溃裴仁基的手下,亦将裴仁基击伤,这才打开城门,王伯当从外带兵杀入,将跟随裴仁基反瓦岗的手下尽数斩杀,只留下了裴仁基。

    虽不过一夜的功夫,可虎牢却是处于天翻地覆地改变,萧布衣知道后却是鞭长莫及,无奈回转。

    李密望着裴仁基地忿然,轻叹声,“裴将军,我待你其实不薄,不知你何故反我。”

    裴仁基啐了一口,昂首道:“李密,想我戎马一生,本问心无愧。久慕张将军地威风,张将军待我更厚,他身死你手,我恨不能为他报仇,如何会不反你?”

    王伯当立在一旁,嚓地抽出刀来,厉声喝道:“裴仁基,你死到临头,还敢嘴硬吗?”

    裴仁基冷哼一声,却不言语。李密却是摆摆手,止住王伯当,“裴仁基。我只怕你心口不一吧?”

    裴仁基微愕,“什么心口不一?死则死尔,多说无益!李密。我今日死在你手虽是无奈,可毕竟死后不负张将军!”

    李密微笑道:“真地?”

    裴仁基脸色微变,“李密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密悠然道:“你是否有负张将军我有待商榷,但是你是否有负李浑呢?”

    裴仁基眼中闪过惊骇之色,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倏然住口,再不言语,王伯当有些奇怪。听他的语意未尽,可显然应该是想说,你怎么知道?

    李密开口证实了王伯当的想法,“我当然知道。裴仁基,你不要自诩什么正人君子,我对你还不是知根知底?你虽然表面上和张须陀不错,其实却是早嫉妒他地领军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狗臭屁!”裴仁基破口大骂道:“李密,你怎么说也是一代枭雄,士可杀不可辱,杀了我好了。想抹黑我和张将军的关系,做梦!”

    李密淡然笑道:“你当然知道程咬金现在在我帐下?”

    裴仁基住口,双眸露出疑惑之意,却少了分激动,多了分惊惧。

    李密笑容变的发冷,“其实这些事情我也不想说出来,那未免过于无聊。可见到阁下大义凛然,倒觉得有必要说出来的好。想程咬金当年舍张须陀离去,虽然是不算厚道,毕竟还算仗义。张须陀让他前往虎牢请兵围攻我等,他虽没去,却还是通知了裴将军,将张须陀地计划详细说与阁下听。他毕竟不希望张须陀死,希望裴将军关键时候能助张须陀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裴仁基脸色铁青,“程咬金那狗贼背叛张将军,他说的话你也能信?”

    李密微笑道:“我实在找不到他欺骗我的理由,实际上,这件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及。他就是这样地人,随便别人如何揣度他,他做自己就好。程咬金如果没有撒谎。那不出兵地责任却在裴将军身上?裴将军为何不出兵呢。我只怕你想让张将军死吧?”

    裴仁基冷哼一声,却没有再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李密淡然道:“张须陀统领河南道。威风八面,万人敬仰。可敬他的人多,恨他的人也多,比方说阁下。裴将军心高气傲,一直都觉得郁郁不得志,有张须陀在,任凭裴仁基如何努力都是爬不上去。张须陀得到杨广的信任,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失去杨广的信任。当年李浑造反,是因为自己有反心,可也是被杨广逼反,想当初杨广决心要杀李家之人,却是有感证据不足,这时候裴将军你的一封书信却是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裴仁基脸露惶惶之色。

    李密微笑道: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裴将军你本来是右骁卫大将军李浑的手下,知道圣上的心意,这才奉上告密信一封,揭发李浑造反,李浑其实对裴将军你也很是信任,没有想到阁下为了升职,不惜出卖李浑,这才能得到杨广地信任,在虎牢长治久安。”

    裴仁基脸色铁青,却仍是一言不发,只是眼中闪过狐疑地光芒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除李浑,后置张须陀于死地,阁下其实也算是苦心经营,可无奈天不佑你,再加上阁下的领军才能实在有限,难以扭转乾坤!李浑完蛋了,张须陀自尽了,杨义臣病死了,大隋地老臣死的七七八八了,总算阁下可以出头了,但却只能困守虎牢,难免心中不满,这才借萧怀静一事爆发出来,你本来以为投靠我后,能够封官进爵,没想到萧布衣只是两战就已动摇你的心思,是以这才想趁我受伤之际,拿我的人头向萧布衣请功。可没想到你一生谨慎暗动心机,唯一大胆一次却是冒险,到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,裴将军,你说无愧天地,我只怕真的要有在天之灵的话,你就算死了,也无颜去见李浑和张须陀吧?裴仁基,我信任你,让你继续镇守虎牢,只因为知道你我都算是小人,只可惜,你辜负了我的信任!”

    裴仁基咬牙道:“李密。这些不过是你地妄想而已,你若想杀我,尽可杀好了。何必说这些事情羞辱我?”

    李密笑笑,“你以为必死无疑吗?你大错特错,我不会杀你。伯当,押他下去,好好款待,切不可怠慢。”

    裴仁基反倒愣住,他见李密将跟随他地手下斩尽杀绝,只以为自己难逃一死。这才大义凛然,没有想到李密竟然不杀他,不由暗自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伯当将裴仁基押到牢中,回转的时候满是不解道:“先生,裴仁基想要杀你,你为何还留下他地性命?”

    李密皱眉道:“伯当,你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,杀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?!”

    他口气已是颇为严厉,显然对王伯当多少有些不满,可王伯当毕竟跟随他多年。一直都是忠心耿耿,这才并不责怪。瓦岗内讧一事,固然是矛盾地激化,可若是没有王伯当,也不会造成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伯当不等回答,有盗匪匆忙赶到,“启禀魏公,洛口告急,张镇周已兴兵渡过洛水进犯洛口!”

    李密眉头才皱,又有盗匪赶到禀告道:“启禀魏公。月城告急,王世充出兵攻打月城!”

    王伯当吸了口冷气,“魏公,我们要不要马上回转。这二人同时出动,只怕萧布衣要有大的动作……”

    李密微蹙眉头,不等回话的时候,又有兵士赶到,“启禀魏公,方山有隋军出没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魏公,荥阳北有隋军出没!”

    李密霍然站起,皱眉道:“荥阳北又是哪里的兵士?”

    他听到月城、洛口、方山三处均有隋军。并不吃惊。暗想萧布衣三路出兵,显然是扰乱瓦岗的军心。但东都要从荥阳北出兵,那他们绝不可能不知道,唯一地可能就是黄河对岸有兵前来。

    “是河内通守孟善谊的大军。”盗匪战战兢兢道。

    李密一拳击在桌案上,“就连这个鼠辈也赶来挑衅?”

    王伯当却是忧心忡忡道:“魏公,上次萧布衣出兵北邙山,却是让李靖偷袭黎阳仓,结果黎阳仓被他们抢了回去,我们一直无力抢回,这次萧布衣兵出四路,规模更大,我只怕他还会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!”

    李密微愕,“伯当,你说他地意图是?”

    王伯当苦笑道:“他每次都是用猛攻来掩饰真正地意图,伯当愚昧,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密却是缓缓坐下来,喃喃道:“洛口、月城、方山、荥阳北,这四处……李靖此人用兵不错,他没有什么动静,却不知道又在想搞什么鬼。”李密这人自视极高,就算张须陀都不放在眼中,给李靖一个不错的评语已是极为看重,转瞬想到了什么,李密冷笑道:“他们兵出四路,却留下东南地口子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又有盗匪冲进来,李密饶是沉稳,心头也是一颤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启禀魏公,窦建德之女窦红线求见。”盗匪禀告道。

    “窦红线来了?”李密精神一振,“有请!”

    李密在琢磨李靖用意之时,李靖正望着一张地图沉吟,地图的正中却是潼关所在!

    方无悔、陈孝意站在一旁,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除此二人外,李靖身边还站有几个将领,都是虎虎生威,却是李靖从低层军士径直提拔出来。

    李靖和萧布衣不同,萧布衣在东都有诸多约束,很多事情还要因循旧例,可李靖就是一个原则,能带兵打胜仗的就重用!

    战场征战,关系兵士生死,李靖或许不会处事,也不会溜须拍马,可他这条原则,很得兵士拥护。众人敬重他,不但是因为他能带领众人打胜仗,而且更是因为他的奖罚分明。

    方无悔暗自琢磨,心道李靖眼前的地图换了一幅又一幅,却是少见他出兵,谁都不知道他心中到底琢磨着什么。他们远在黎阳,潼关离此八百里,难道李靖会考虑向潼关用兵,这实在让众人难以想像。

    有兵士匆忙赶到,“将军,有东都紧急公文。”

    李靖点头接过公文,看了眼,沉声道:“东都百官商议,准备出兵新安、宜阳、渑池三地,扼住西方潼关之兵,尔等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众将互望一眼,陈孝意沉吟道:“将军,东都出兵,好像我等不能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李靖笑笑,“若是你等用兵,应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方无悔对此并不了然,只能藏拙,陈孝意却是起身到了地图前,“将军,这三地成三角之势,遥相互望。潼关要是出兵地话,此三地只要兵精粮足,作战有方,可挡潼关之兵。我想东都也有将才,这等防备也是求稳之策。”

    李靖目光一转,落在一人的身上,缓缓道:“郭孝恪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郭孝恪黝黑的脸膛,整个人看起来粗壮结实,听到李靖询问,想了半晌,“将军,我倒觉得东都出兵过于保守,此计策想必是那些文臣所想,只求稳妥,却是下策。”

    李靖微笑道:“刀笔吏尔,如何知道行军打仗?西梁王一人独撑,安抚朝臣百姓,也难为他了。”

    郭孝恪得李靖鼓励,精神一振,伸手一指地图道:“出兵渑池,不过是坐等人攻,放弃新安以西几百里之地,实在不智。何况就算固守新安,从东都粮草补给都是不易。潼关东北百余里外有粮仓常平,如今应该还是隋军把守之中,潼关眼下还在隋军之手,如今正和李渊交战,抽不出兵力来守常平仓,若依我见,东都出军,战线应该再拉出三百里,派兵去取常平仓。然后依据常平之后的陕县固守,若是能有三个月的时间,可加固城池,扼住潼关出兵,他们连兵都出不来,何谈威胁东都?”

    郭孝恪那一刻神采飞扬,李靖重重一拍他的肩头,喝彩道:“说的好,孝恪所言正合我意。我就让你率两千骑兵,昼夜兼程赶赴常平,尽取那里粮储,我会让东都大军随后赶到,扼住常平,潼关无法出兵,已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后面一帮大婶虎视眈眈,难道是大叔很有魅力?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