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六九节 克城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说出攻下洛口城的时候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一点是,有信心不一定会赢,但是没有信心的人一定会输!

    如何在自信和自大找个平衡点至关重要,萧布衣几句话鼓舞了士气,一股激情期待在兵士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萧将军来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萧将军这个名字,如今已经可以媲美张须陀三个字,甚至可以给隋军带来更大的动力。

    萧将军说今日能下洛口城,没有人会怀疑,虽然他们已经攻打了数日,而且看起来不知要打多少日。但是萧将军来了,今日定胜!

    远方脚步声传来,张镇周已经在兵士的簇拥下走过来,深施一礼道:“西梁王驾到,下官有失远迎,万请恕罪!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哈哈一笑道:“张大人,我是不请自来,要请你恕罪才是!张大人,不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张镇周微微一笑,“一切如萧将军的吩咐!”

    “那今日攻克洛口城,不知道张大人可有信心?”萧布衣又问。

    张镇周微笑道:“洛口城不过是个开胃小菜,西梁王有令,下官谨从。”

    二人言语淡淡,默契在心,萧布衣抬头看了眼天色,喃喃道:“他们也应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却不询问是谁,萧布衣沉声道:“从这里过洛水。到洛口城,用不了多少时间。只是我们攻城,他们就会举烽火为号。请求洛口仓地瓦岗军出兵支援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点头,“的确如此,他们成犄角之势遥相呼应,让我等左右为难,今日我等再攻洛口,他们定然会故技重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数日攻打,每次也不猛烈,等瓦岗军交战之际。就会再次撤回洛水西。数次如此,瓦岗军多少会疏于防范,这次出兵,他们从出兵到洛口,最少会有一个时辰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点头道:“谁都不会相信我们一个时辰能攻得下洛口城,他们一直都希望以逸待劳,秦叔宝用兵循正道而出,端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估计,我们需要三个时辰攻下洛口,这期间。我不希望有瓦岗众前来打扰。”萧布衣微笑道。

    张镇周毫不犹豫地点头,“好,既然西梁王亲征,颇有信心。老夫舍了这条老命,扼住他们出兵之道,三个时辰内,不会让瓦岗盗一人去援洛口!”

    萧布衣轻舒一口气道: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二人商议已定,见到彼此目中决绝的目光,都知道这次攻城已经无法取巧,如今攻城就是攻坚。当应一鼓作气!

    “启禀大人,西方有大军出没,离此已不到十数里!”有游弈使飞骑来报。

    张镇周望向萧布衣,目带疑惑。萧布衣却已经笑道:“这些是我在东都挑选的精兵三千,助张大人来攻城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点头,“那不知大人准备何时出发?”

    “就在此时。”萧布衣肃然道。

    营寨中兴奋的气氛已经弥漫开去,谁都知道,萧将军到了这里,大战在即。

    张镇周听到萧布衣的命令,毫不犹豫的传令下去,“出兵!”

    号角吹起。荒漠深远。远山似乎有了回声,荡人心弦。号角未歇,兵士已经齐整的出了营寨,迅即在营寨外列阵。

    蹄声隆隆,两路骑兵从营寨中行马道中奔出,兜了个弧线,已经列阵在隋军最前,护住隋军出兵的两翼。

    这些骑兵虽比不上萧布衣地黑甲骑兵,可纪律严整,也满是杀气。

    或许并没有敌寇来犯,可这里的隋军均是大隋的精锐之师,平日训练有素,按常法出营,护卫前行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一列列隋兵盔甲鲜明,枪刀泛寒的前行,初冬时分,空气本寒,却依旧抵不过隋军森然的战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早就翻身上马,持枪行在中军之中。  天气寒冷,旭日初升,洛水面泛着淡淡的雾气,朦朦胧胧,河水寒意刺骨,不言而喻。。可洛水的寒意却挡不住兵士的激热,马蹄翻飞,骑兵当先踩洛水而过,其余步兵亦是毫不犹豫的踏洛水浅处而行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或许并不迅疾,却是有条不紊。朝阳东升,撒下淡金地光芒,落在寒铁之上,泛着薄薄的光芒。

    云正淡,风却冷,衣袂飘扬,脚步齐整,大军浩浩汤汤的前行,沛然难敌,无坚不摧!

    隋兵之后,跟着三千精选的东都儿郎,或许阵容不及张镇周的隋军齐整,却是个个身手矫健,以一当十,所有的人目光都是落在洛水东侧的洛口城池上。城池耸立,漠视苍生,可脚步声沓沓传去,城池、河流、树木,就算天边的浮云都已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张镇周号令再下,过河隋兵迅即分成两队,一队由四偏将带领,跟随萧布衣的三千勇士向洛口城行去。张镇周却是帅旗摆动,两队骑兵先行,向东南的洛口仓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众隋兵前行十里左右,择一扼要地势布阵,盾牌戳下,筑起铜墙铁壁,长枪耸立,有如林木森森。弓箭手分散两翼,如苍鹰展翅般护卫阵脚,骑兵催马隐在侧翼,似林中虎豹般随时等待出击。

    所有地兵种交错掩映,防备对手兵马来袭。

    张镇周已在最短的时间,依靠地势布下偃月大阵,以备瓦岗军过来救援洛口城。传令下去,一传十,十传百。百传千军,所有地人听到的都是一句话,誓死挡住瓦岗军!

    誓死挡住瓦岗军……所有地隋军心中都是念着这句话。握紧了手中地兵刃,抿着嘴唇,默默的静候来敌。

    暴雨前的黎明,通常都是异常的宁静!

    张镇周布阵完毕,扭头向西南的方向望过去,只见到黄土漫起,遮云蔽日,喊杀声惊天动地。知道萧布衣已经下令攻城!

    萧布衣到达洛口城后,在张镇周没有布阵之时,已经下令攻城。萧布衣值得庆幸的一点是,他指挥着隋军,却有个的出色地军事家帮他指挥。

    自从他到东都后,所有地细节其实已经反复的敲定。他走地每一步看似随意,却早就经过了精心策划。

    洛口城当然要攻,可一直并不急切,但现在,时机已经成熟。

    攻击洛口不过是他总攻的第一步。绝不容失,几个时辰来攻洛口城,口气虽大,若是攻下,绝对能鼓舞隋军的士气。洛口城的方方面面早在萧布衣脑海中闪过,洛口城的模型早就在数月前已经送到萧布衣的桌前。

    这次攻击洛口其实和攻击黎阳一样,各个方面都已经考虑周到。

    李靖不但是个军事家,而且还是个发明家,在攻黎阳之前,黎阳城的模型细节早就被反复修正。这才能一击得手,萧布衣攻击洛口城之前,城池的部署在他心中亦如明镜般。

    洛口城毕竟不如虎牢大关,并不算高。亦是没有护城河,攻打要简易很多。洛口城不失,很大地原因是因为瓦岗出兵援救及时。

    萧布衣命令三偏将各领两千隋兵攻击东西南三处城门,北面近洛水,靠近黄河,瓦岗众无处逃逸!

    部署完毕,萧布衣传令下去,“今起攻城。最先入城者重赏黄金百两。加封三级!擅自退离者,斩无赦!”

    命令传遍军中。三军动容,紧张中夹杂着兴奋。

    萧将军绝不食言,所有的人有目共睹!萧布衣贵为西梁王,如今亲征,更是带给众人无上的勇气!

    鼓声一响,隋兵蜂拥上前,人流如潮,转瞬的已经冲到了城下。

    弓箭手长箭如雨,向城头上倾泻,盾牌手却是护住弓箭手,以免为城头乱箭所伤,早有兵士抬着数十架云梯搭在墙头,有兵士舍却云梯,只用挠钩套索攀援,一列列的隋兵如同溪流般,远方蔓延过来,向墙头上冲过去!

    萧布衣人在马上,望着城头的动静,若有所思。::::旭日照来,红彤彤的一片,将他周身笼罩在柔和的光线之下。

    阳光之下的萧布衣,宛若定海神针般,隋军回头望去,总能见到将军的身影,不由勇气大增。

    眼看隋军已要冲上了城墙,城中却是鼓声大作,无数地瓦岗军蓦地涌上墙头,一时间箭如雨下,云梯上的隋兵纷纷落下,云梯亦被推倒。

    城下弓箭手还箭相迎,更多的瓦岗兵亦是栽落城下,一时间城上城下,血流成河!

    隋军攻势稍缓,不过落下城池的只要没有摔死,中箭地没有毙命,都会是挣扎的站起,有一校尉拔掉肩头长箭,隐约可见白骨,却是丝毫没有畏惧之感,怒喝道:“弟兄们,萧将军看着我们呢,退后一步都是孬种!”

    城下隋兵轰然响应道:“不错,退后一步都是孬种,攻!”

    踏着同伴或敌人的尸体,隋兵前赴后继,生死抉择中,无丝毫惧意!

    房玄藻在城头见到隋军攻势如潮,不由暗自心惊,张镇周数日前来攻打,他以为萧布衣迟迟并不露面,张镇周不过是佯攻。萧布衣最擅长的一招就是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他要攻的,通常都非他想要的,可这次,难道是动真格的了?

    房玄藻这几日一直都是疲惫不堪,隋兵不停的攻打,虽有洛口仓出兵救援,可毕竟疲于奔命。可隋军却像是铁人一般,并没有丝毫倦意好在隋军前几日攻击并不凶猛,房玄藻一时间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个大大地阴谋!可李密自从擒下裴仁基后。一直都是守在洛口仓,房玄藻无法和他商量。

    本来李密自起事以来,一直都和房玄藻、王伯当、蔡建德三人关系极好。这三人随李密出生入死。端是立下了不少地功劳。可李密自从当上魏公后,却是少了以往的谦虚和恭敬,变地一意孤行,房玄藻几次纳谏,李密都是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每次想起这里的时候,房玄藻都是有些怅然,突然想到,自己劝李密放弃瓦岗。令谋他地,看似好的计策,可自己要是李密呢,会不会放下苦心经营这久的瓦岗?

    房玄藻不是李密,所以他也不想再猜。只是看到隋军攻的勇猛剽悍,寒风过耳,隐约听到萧将军三个字!房玄藻心中微颤,暗想萧布衣亲自来攻了吗,那这城池……不见得守得住!

    举目远望,只见到远方旌旗招展。已经有一骑出了阵仗,身边跟着几人指指点点,房玄藻心头狂跳,那人真的是萧布衣?

    “燃烽火了吗?”房玄藻急问。

    身边的瓦岗盗匪慌忙道:“早就燃了。”

    房玄藻心中稍安,回头望过去,见到烽火果真已燃起,黑烟直冲云天,浓浓滚滚。回头望过去,见到旭日下,远方河流如血。近处血流成河,房玄藻皱紧了眉头!

    可一时间,却没有谁反应过来。只觉得或许烽火燃一阵,也就熄了,这些日子来,隋军总是攻打洛口,可总没有攻得下来。

    这就和总是喊狼来了,狼却不来一样,瓦岗军一时间已经失去了警惕。

    更何况天气寒冷,众人均想着在洛口仓丰衣足食。又有哪个想去厮杀送命?

    眼下地日子。他们其实已经很知足,有的都开始盘算起明年开春要做的事情。烽火传警固然快捷。却是有个致命的弱点,那就是只是从远处观看烽火,永远不知道求救之人有多么的焦急!

    秦叔宝见到烽火传警的时候,第一时间召集人马,他眼下负责援救洛口城,李密最近几日总是蹙着眉头,忧心忡忡,动不动的就恼怒,众人都是胆颤心惊,只怕走了翟弘等人的老路。现在没有谁想着和李密抢位置,可现在也没有谁如以往那般卖命!

    秦叔宝飞快的召集起人马,才待出发援救洛口城,程咬金突然来找,秦叔宝皱了下眉头,沉声问道:“咬金,你找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自从张须陀死后,他帐下三虎早就分崩离析,秦叔宝也知道,他和程咬金之间隔着张将军,再也回不到以往的肝胆相照!

    他知道程咬金每次都想主动和他和好,但是他却不能,因为他每次见到程咬金地时候,都会想起张须陀!

    程咬金本来想说什么,见到秦叔宝脸沉似水,话到嘴边终于改变,“你要小心,隋军现在并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嘴角有了苦涩的笑,“隋军?隋军……”

    程咬金脸上微红,却已经知道秦叔宝的意思,他们以前不也是隋军?只是世事变幻,白云苍狗,隋军也是可以变成盗匪,可盗匪呢,是否还能再变成隋军?

    有些人,选择一次就是一辈子,可他们是否还可以重新选择?

    “你觉得……魏公……瓦岗是……”程咬金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秦叔宝不等回话,就有盗匪过来禀告,“秦将军,兵马已经点齐。”秦叔宝不再理会程咬金,却已快步走出了营帐。他知道程咬金在望着自己,可他不敢回头,他只怕回头的时候,望见的是张将军!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幕好像依稀在哪里见过?程咬金的神态好像也曾经有过,是在方山之上吗,只是那时自己并没有留意而已!想到这里,秦叔宝胸口一痛,却已经翻身上马,脚尖轻点马腹,催马前行。

    瓦岗军浩浩荡荡,却又有些懒洋洋的进发,去解洛口城之围!了那么一刻恍惚,只是他毕竟身经百战,行到离洛口城不远地时候。心中陡然升起一丝警觉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前方并非几次前那么太平!

    难道事情有变?秦叔宝有了警觉的时候,却没有想到去通知李密,实际上,现在地瓦岗已是李密一人地瓦岗,他们眼下连建议的心情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游弈使早就飞骑赶到,急声道:“启禀将军,前方有隋军万余布阵,已经扼住要道!”

    秦叔宝喝令骑兵放缓速度。护住两翼,瓦岗众成方阵前行,脚步嚓嚓,远方的枯树褐石随着队伍地行进渐渐展现,随着这枯燥冬季景象出现的,还有蔓延开来的隋兵……

    旌旗摆动如流水,铁盾兵戈现无情!正中一杆大旗迎风招展,上面龙飞凤舞的绣着个大大的张字!

    秦叔宝见到,没有惊惧,却是心中又是一痛。勒住了缰绳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此张非彼张,张镇周虽是不差,可比起张须陀还是差了许多,但是面对这个张镇周,他亦是心中惶惶。

    他非战之罪,而是难以面对那面大旗,那个张字!

    盾牌兵裂开,宛若山岩城墙中蓦地劈开了个裂口,张镇周在众兵士簇拥下策马缓出,长声道:“秦叔宝……此刻不降。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洛口城前此刻厮杀已近惨烈,隋军杀红了眼睛,盗匪亦是如此。隋军猛攻之下,亦是激起了盗匪地剽悍之气。再加上房玄藻指挥有方,依据城池之利,隋军十数次冲锋攻城,均是无功而返!

    可房玄藻虽是指挥若定,却是暗自心惊,隋军攻势如潮,他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,城门被大木撞的已经开裂。虽然他已经号令盗匪堵死城门。可城门若破,瓦岗众绝对支持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焦急的向东南地方向望过去。房玄藻只是在想,秦叔宝怎么还不来援?

    孙少方见到双方死伤惨重,暗自心惊,立在萧布衣身边,嘴张了几下,终于还是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已注意到了,沉声道:“少方,你想让我退兵?”

    孙少方摇头道:“少方不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城头道:“此刻退兵,功亏一篑,死了地也是白死。有时候,死,也要死得其所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却是长枪一挥,鼓声大作。一直留在最后的东都子弟兵得到号令,潮水般地向前漫过去。萧布衣催马上前,箭雨之中宛若闲庭散步,见到隋军稍有懈怠之际,萧布衣高喝道:“东都儿郎,今日成败在此一举,你我并肩作战!”萧布衣一声断喝,虽在千军万马之中,亦是听的清清楚楚,如天籁之音,似黄钟大吕!

    呼喝之后,天地间有了那么一刻静寂,隋军回头,只见到萧布衣威风凛凛,不顾自身安危亲自出马,而且就在身后不远,蓦然来了勇气,个个呼喝上前。三千生力军更是奋勇上前,一时间,城墙上的隋兵如蚂蚁般仿佛,奋力攀爬。

    这三千生力军个个都是精挑细选,矫健非常,攀爬城墙的速度远比隋兵还要快捷。

    瓦岗匪见到萧布衣亲临,都是脸色大变,又见到隋军攻势更凶、更猛、更加激烈,不由一颗心砰砰大跳。

    撞击城门之声连绵不绝,有如敲在盗匪心口中,惊天动地!

    房玄藻听到萧布衣呼喝,脸色大变,见到萧布衣已在城下一箭之地,令旗一举,呼喝道:“射死萧布衣者,赏黄金百两。”

    有盗匪听到,已然挽弓搭箭,向萧布衣射来!萧布衣武功高绝,人在千军万马之中,视这种利箭如蚊蚁臭虫般,嘴角微笑,长枪摆动,已经将羽箭拨打在马前。

    隋兵见将军有了危险,有人已经持盾护在萧布衣面前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喝道:“瓦岗盗匪已是强弩之末,能奈我何!东都儿郎,破城在此一举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已经伸手摘弓,抽出四只长箭,崩地声响后,长箭如电般射上墙头。长箭过处,三名盗匪被射中咽喉,墙头栽落下来,另外一名却被一箭射穿了胸甲,仰天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隋军虽是激战正酣,却是看的清清楚楚,不由精神大振,有人已经喊出来,“是萧将军的神箭!”

    “萧将军神箭无敌!”隋军呼喝声中,血脉贲张!

    萧布衣长箭再出,又是射杀四人。隋军群情激奋,有兵士已经攀到墙头,萧布衣抽箭极快,长箭连珠射出,刹那间已经射杀墙头的十数名盗匪。他箭无虚发,弓弦一响,必定有盗匪落下墙头。他一弓四箭,杀人极快。等到有一箭射到城垛之上,崩的一声大响,直可没羽之时,盗匪发了声喊,齐齐的躲到城垛之后,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有兵士已经攀上墙头,隋军呼喝如雷,精神大振,只是盗匪再次起身,乱箭射出,长枪乱戳,一隋兵身中一箭,从城垛上沿着云梯滚下来,磕磕绊绊。可才到地上,就已拔出长箭,衔在口中,想要攀上去再来,突然一人握住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兵士怒喝道:“莫要管我,攻城!”

    陡然间发现握住自己手掌的是萧布衣,兵士骇了一跳,萧布衣却是大笑道:“好汉子,我送你上城。”他伸手拉住兵士,竟然踩着云梯如飞而上,隋军盗匪均是大惊失色,那一刻城头城下鸦雀无声!只见到萧布衣带着一人踩着云梯如御风行,大喝声中,那名兵士腾空而起,已经上了墙头。兵士亦是勇猛,虽是如在梦中,立足城头,早就抽出单刀,砍翻了一名盗匪。只是城头盗匪如麻,转瞬十数把长枪戳过来,兵士怒喝声中,又是劈死一人,可肩头、大腿刹那就中了两枪,血流如注,本以为转瞬就死,只见到刀光一闪,攻来的长枪尽断。

    萧布衣挥刀断矛,再一挥刀,周遭盗匪均仰天倒了下去。盗匪骇然,纷纷后退,墙头上却已涌现无数隋兵,阳光普照,血舞城头,萧布衣单刀带血,沛不可挡,怒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隋兵跟随呼喝,气势如虹,一时间声动洛水,气撼邙山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