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七零节 昆仑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并非第一个冲上城头之人,可他无疑是最鼓舞士气之人!

    历来攻城克敌,都是兵士舍生忘死,可萧布衣以千金之体率兵士攻克城防,他对隋兵一直都如兄弟般看待,隋兵如何会不舍生忘死?

    一个隋兵登上城头还只是让隋军振奋片刻,萧布衣登上城头却让三军悚然。

    他们的定海神针单刀纷飞,力抗盗匪,他守住地点,寸步不退!千金之子舍生忘死,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奋勇当先?

    和萧布衣一起登上城头的兵士身中一箭,又被刺了两枪,可此刻见到萧布衣就在身边,威风八面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势若疯虎,全然和无伤一般。盗匪见隋兵浑身浴血,却是全然不倒,只有更勇更猛,心下骇然,不知道这些人怎么都和发狂一样。

    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!一夫拼命、万夫莫敌!

    二人并肩作战,也不前冲,只是死死的扼住方位,让更多的隋兵爬上来。

    十数个,数十个,到有几百人登上城头之时,盗匪心中慌乱,阵脚大乱。房玄藻却早已不知道去向,实际上,在萧布衣向城头奔来那一刻,房玄藻就已经消失不见,他知道洛口已经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晚走片刻,只怕要成为别人的阶下之囚。

    乱世之中,能活下来地不是武功超群。就是聪颖狡诈之辈。莽夫只能早死,笨人误人误己。房玄藻数次活命下来,只因为能最快的分辨形势。找出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种。

    中原尚大,李密不肯舍弃洛口仓,他却不必死守洛口城,这次虽败,非战之罪,而是秦叔宝救援不力。

    房玄藻知道城北并无隋军,知道那里虽靠黄河,无处可走。但出城后翻山而走,亦是能够回转洛口仓。只怕被瓦岗众见到,反倒挡了逃命地道路,是以悄然撤走。

    萧布衣人在城墙上力抗瓦岗众,只见到盗匪如麻,隋军虽是攻入数百,可人数相差还是悬殊。可瓦岗虽众,但都是各自为战,早不见统帅。心中微动,霍然迈步上前。一刀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盗匪正持枪搠来,见到刀光一闪,不等胆寒,人头已然高高飞起。

    萧布衣武功高绝,又如何是区区盗匪能够抵抗。他见人头飞起,手腕一转,已用刀身击在人头之上,人头飞起,撒下一蓬血雨,萧布衣却已经沉声喝道:“房玄藻已死。尔等还不束手?”

    他断喝一声,声动八方,轰轰隆隆。萧布衣这招鱼目混珠之计使出,瓦岗众都是大惊。如今盗匪无主。早就听不到号令,只见到一人头高高飞起,落入了城下,哪里分辨出是谁的脑袋?只以为房玄藻真的被萧布衣砍了脑袋,再无斗志,哗然而逃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盗匪还多,又是高喝道:“降者不杀,抵抗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隋军得令。都是高声呼喝道:“降者不杀。抵抗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喝声雷动,传遍城头城下。更多的隋军从城头涌入,城门也是轰然一声大响,被隋军的撞城车撞的四分五裂,有兵士早早的清理城道,更多的隋军却从城门处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萧将军有令,降者不杀,抵抗者杀无赦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呼喝传遍洛口城,隋军气势如虎,血红了双眼,见到盗匪稍有迟疑,就会长枪戳过去。这些日子地隋军,早就憋足了一口气,如何会放过这些为乱的盗匪。

    杀戮开始呈现一边倒的架势,萧布衣立在城垛旁,却已经不需要他来出手,他现在更多的只需要鼓舞士气!扭头向东南的方向望过去,发现尘土飞扬,萧布衣暗自皱眉,知道张镇周还是和秦叔宝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叔宝这人,本不应该如此!

    洛口城被克之时,秦叔宝亦陷入左右为难的地步。

    张镇周并不着急开打,一开始却使用攻心的战术,劝他投降。秦叔宝听到张镇周劝降之时,犹豫不决。跟随李密本来就非他的本意,自从叛离张须陀后,如今他不但被隋军厌恶,被兄弟嫌弃,就算瓦岗众都是有些鄙夷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秦叔宝的苦,更没有人理解他的无奈,可他并不辩解,也是无从辩解。

    听到张镇周劝降之时,秦叔宝脑海中闪过与萧布衣把酒言欢之景。那时候萧布衣真诚满面,虽是初次见面,却为他们解决了难解之题。现在萧布衣乃东都之主,投靠隋军就是投靠萧布衣,可他怎么还有面目去面对萧布衣?

    张将军追杀过萧布衣、他地帐下三虎一直都是和萧布衣作对,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好笑,他们本应该成为好友,命运却是让他们成为了敌手。

    萧布衣会如何看待他的归附,萧布衣还是当年的那个萧布衣吗?

    所有的念头一闪而过,秦叔宝恍惚之间,见到前军已经前行攻击,这才明白自己已经下了攻击的命令。

    张镇周却是不慌不忙的回转中军,喝令手下兵士还击。

    隋军、瓦岗军很快陷入肉搏战之中,只是两军进退得法,相持不下。张镇周、秦叔宝都是用兵高手,眼下兵力相若,都循正道而出,一时间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但是隋军少有冲锋,只是扼据险要,秦叔宝屡次冲击不果,反倒折损了不少人马。秦叔宝指挥人马之时,暂时忘记了一切,只想求胜。

    他设计败退。想要诱使张镇周来攻,然后趁势掩杀,没想到张镇周和老狐狸一般。看穿他地用意,竟然纹丝不动!

    张镇周当然明白,他只需坚守,而秦叔宝却是一定要冲破这层阻碍,只要他能够僵持,他就能胜。张镇周身经百战,当然明白其中的是非关键。

    秦叔宝计策失效,只能再次命令瓦岗军强攻。两军斗的正难解难分地时候,秦叔宝突然察觉到军中弥漫着一种恐慌地情绪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不再奋勇上前,阵型稍散,秦叔宝大惑不解,亲自指挥,却听到一个声音迅即在军中传播,洛口城失陷了……洛口城失陷了!

    “秦将军你看!”有部下向远方一指。

    秦叔宝望过去,只见到西北方不再是浓烟滚滚,烽火已灭,不由心中微寒。

    他从出发到作战。不过个把时辰,洛口城怎么会失陷?是隋军已经撤了攻击,还是房玄藻已经落败?秦叔宝一时间难以取舍。

    可无论是隋军撤退,还是洛口城失守,瓦岗军却已经没有了再上前的动力,见到隋兵强悍,不由纷纷退后,张镇周坐镇中军,扑捉到这点细微的差别,亦是见到洛口城方向烽火已经不见。不由心中大喜。他距离洛口城本不遥远,后军处已有飞骑来报,“西梁王已下洛口城!”

    张镇周心中一动,号令全军喊出去。“西梁王已下洛口城!”

    喊声惊天动地,瓦岗军见烽火已灭,听到隋军大喊,不由更是慌乱。张镇周喝令击鼓,隋军尽出,瓦岗军溃败!

    萧布衣人在洛口城,第一时间,收到张镇周击败秦叔宝地消息。心中带着些许振奋。暗道张镇周廉颇不老,可心中又多少有些怅然。只觉得秦叔宝迷途难返。不明白秦叔宝为何还会给李密卖命,因为怎么来看,他和李密都不像是一路人!

    手下的隋军正在紧张有序的控制洛口城,屠戮已经停止,百姓却都麻木,个个躲在房子里面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见多了隋军和盗匪地厮杀,更不知道这次算是开始还是结束?

    萧布衣策马行在洛口城中,见到疮痍满目,陡然见到街道有个东西在蠕动,萧布衣策马过去,跳下马来,只见到一个孩子惊惶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孩子腿上流着血,满身的臭味,像是被砍了一刀。

    萧布衣蹲下来身来问道:“你爹娘呢?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!”孩童突然惊叫起来,用力的向角落中缩过去,仿佛那里才是他安全之地,萧布衣轻叹一声,伸手招呼个兵士,命令他照顾下这孩子。

    孩童只是哭泣,可这哭泣之下埋藏着多少辛酸,却已是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萧布衣立在长街上,突然叹息道:“兴、百姓苦,亡、百姓亦苦。少方,百姓都希望动乱早点结束了吧?这种孩子,天底下不知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紧随萧布衣的身边,听到萧布衣地感慨,点头道:“萧老大,地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远方道:“想我如今身居高位,却是逼不得已。当年我……不过是个马贼,想做一个马贩……”

    孙少方不解,犹豫道:“萧老大……可你现在是西梁王,东都之主,天下景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“不错,我是西梁王,可很多事情也是不能控制,比如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霍然扭头,目光灼灼的望着孙少方,才要说什么,有兵士急急赶到,大声道:“启禀西梁王,王世充月城大败,被李密派人渡石子河反袭了营寨,一直向嵩高山地方向退却!”

    孙少方大惊失色,没想到才克洛口,王世充就会大败。萧布衣微蹙眉头,喃喃道:“嵩高山?”

    他沉吟着什么,孙少方亦是沉默,偶尔抬头望了眼萧布衣,神情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又有兵士前来禀告道:“启禀西梁王,张镇周大人求见。”“请。”萧布衣点头。兵士早就将房玄藻居住的府邸清空,作为萧布衣临时行军所用。张镇周进来后脸上没有丝毫地喜悦。径直道:“西梁王,听说王世充向嵩高山的方向败退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正色道:“张大人。你对王世充如何看法?”

    张镇周望了下周围,萧布衣知道他的意思,屏蔽了左右。二人很多时候不过都是公事公办,可萧布衣心中对张镇周这种老臣却是极为尊重,最少他知道眼下大战还要倚仗这种人才。

    张镇周肃然道:“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张大人有话但说无妨,我和张大人并肩作战这久,知道哪个应该信任。其实对于张大人地耿直,我一直欣赏有加。国家大兴,当要张大人这种人才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木然的脸上微微动容,转瞬又是平静如初。他和萧布衣整日商量的都是征战之事,像今日这样说出感觉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“当年,圣上也是如此说。当年……圣上其实也谦虚过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唯有感喟,萧布衣微愕,转瞬明白了过来,“前车之鉴,我当不会重蹈覆辙。我知道张大人此次还能出马。不是为我,亦不是为了圣上……更不是为了大隋!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为了什么?”张镇周嘴角带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是为了天下百姓。”萧布衣正色道。

    张镇周沉默下来,半晌才道:“只希望西梁王莫要重蹈覆辙!大隋本不该乱,黎民本不该受此劳苦。”

    二人沉默半晌,萧布衣轻叹道:“本王谨记张大人之言。现在张大人可以把要讲的话说出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微笑,“其实在我看来,王世充本不会败。王世充此人在江都作战之时,百战百战,绝非侥幸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还是败了。”萧布衣淡淡道:“他早算准了,就算他败。我也不能奈何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手下淮南军三万,粮草只能供半月不到。”张镇周沉吟道:“军无粮不行,他在半个月内必定要有作为,不然军心会溃。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内必有作为?”萧布衣喃喃道:“他来了这久。半个月内会有什么作为?”

    张镇周皱眉道:“东都附近有两个粮仓,一为回洛,一为洛口。他如果还想留在这里,两个粮仓必取其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哑然失笑道:“他总不会去投奔李密吧?现在无论谁都能够看出,李密已经是强弩之末……”陡然间脸色微变,“张大人,你说他要取回洛?”张镇周缓缓点头,“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能力来取回洛呢?”萧布衣这次锁紧了眉头。心思如电。对于王世充。他一直都是谨慎使用,实际上。自从王世充来到东都后,萧布衣根本就没有让他进城的打算。他和皇甫无逸争权的时候,二人不约而同地把王世充踢到了洛口。皇甫无逸惨败发疯,萧布衣却借口对抗李密,一直并不召回王世充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王世充是个极有野心地人,绝对不会轻易的归顺他。洛口的王世充却是无力可施,他本来是准备收拾完李密才考虑王世充地事情,却没有想到王世充蓦地以退为进,撤离了洛口。

    本来只觉得王世充是隐藏实力,本来也认为自己掌控了大局,可张镇周蓦地如此猜测,竟然让他想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可能!

    王世充想要占领回洛并非全无可能!

    “李密、王世充……”萧布衣喃喃自语,却已经握紧了拳头。张镇周却是轻叹一声,喃喃道:“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!”

    河南万物蛰伏的时候,这里还是郁郁翠翠,只是夜幕来临晚风吹起的时候,才会给人带来一些寒意。

    一黑衣女子缓步的走进园中,面带纱巾,手中握着一把宝剑,双眸亮若天星。

    她缓步的走进园子中,似乎没有目地,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,看看残花,拈了片落叶。凝望良久,松开手指,落叶飘荡地落下。黑衣女子却是缓缓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她身后不知道何时出现个男人,脚步比落叶还要轻,可黑衣女子还是察觉了此人。

    那人略显呆板地表情,却无法掩饰的出尘风采,只是立在那里,高傲不羁,漠视天下苍生,黑衣女子眼中露出了诧异。霍然握紧了长剑。

    她对面赫然就是符平居!

    黑衣女子沉默良久,已然缓缓拔剑,她知道自己不是符平居地对手,可她绝对不会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符平居突然开口道:“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还剑入鞘,难掩眼中的惊讶,半晌才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。”符平居笑笑,二人都是沉默,黑衣女子终于恢复了冷静,喃喃道:“我真的想不到会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符平居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犹豫下。“昆仑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符平居点头,黑衣女子又问,“你当然也知道我来此做什么?”符平居却是不再废话,一扬手,黑衣女子无声无息的划退了数步,对于这种高手,她不能不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轻响,一物镶嵌在黑衣女子身边地大树上,金光闪闪,却像是一面令牌。黑衣女子扭头望过去。发现符平居已经消失在暗夜之中,无可测知的黑夜中传来符平居地一句话,“此令牌可在宫中行走无碍,剩下的事情。你自己解决!”

    符平居消失不见,黑衣女子望向树上地那面令牌,目光中满是疑惑不解,喃喃道:“不对……不对……昆仑要保护他……绝对不会杀他,可不杀他,符平居出现怎么解释?他为什么会出现,他到底是谁?他要杀萧布衣,那昆仑呢。为什么要保护萧布衣?”

    霍然出剑。黑衣女子已经取令牌在手,见到令牌金光闪闪。雕刻细腻,黑衣女子却是已经陷入了沉思之中!

    杨广这几日来时常露出些忧虑,徘徊在行宫的楼台馆舍中,不知道在沉吟什么。

    有时候嘴露微笑,有时候咬牙切齿,有时候喃喃自语,有时候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皇帝的话,别人一定会以为他是个疯子!

    此刻的杨广行走在亭台楼榭中,头戴幅巾,身着短衣,脚步有些蹒跚,所以拄杖缓行。眼眸不停的在秀美的景色中徘徊,喃喃道:“这里的良辰美景,东都不会有吧?”

    他穿着随便,看起来更像是个垂暮的老者,他身后跟着一生地臣子,裴蕴和虞世基,二人面面相觑,脸带愁容,始终离杨广只有数步地距离。

    杨广自从到了江都后,早朝就和抽风般,时有时无,今日早朝一半就说不舒服回转,可黄昏时分,却又召集虞、裴二人见驾。

    从黄昏走到夜晚,杨广脚步就没有停留过,二臣从后面望过去,发现杨广已经略显老态,不由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新阀,跟随杨广一生,眼睁睁的看着大隋从兴盛到衰败,眼睁睁地看着精力十足的杨广变成神经叨叨,这里面的凄凉无奈又向谁述?

    杨广焦虑落寞,他们何尝不是如此,他们跟了杨广一辈子,已经和杨广的影子没什么区别,影子什么时候能离开过主人?

    行宫处一盏盏的宫灯亮起,点缀在亭台楼榭之中,繁华中带着凄凉,或许繁华落尽后,总是凄凉相随,杨广见到宫灯,默默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圣上,天凉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裴蕴劝说道。

    杨广突然抬头望了眼天空,“裴御史,外边有不少人算计朕的天下吧?”

    裴蕴脸露惶恐,慌忙道:“圣上……这个……那个……老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杨广笑笑,“其实朕就算不要东都,还有江南。朕做不成千古一帝,最少还能做成个陈叔宝吧?虞侍郎,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虞世基知道今晚不好渡过,却没有想到这么难熬,陈叔宝是个昏君,他怎么好把陈叔宝和杨广比较。他知道杨广说及陈叔宝地时候,多少还带些骄傲和自豪,毕竟是杨广渡江灭了南朝,擒了陈叔宝,杨广提及陈叔宝,当然潜意识还觉得,无论如何,他杨广比陈叔宝要强,所以结局当然要比陈叔宝要好!

    不闻虞世基回答,杨广也不介意,突然仰天长笑起来,笑的前仰后合,笑的凄凉无比,笑中又带着些泪水,两臣惊惧,杨广却已经森然道:“你们当然都觉得朕的江山不保?”

    虞、裴二人慌忙跪倒道:“老臣不敢!”

    杨广冷哼一声,“那朕就告诉你们,朕从来没有放弃过大好江山!任凭谁妄动心机,这东都还会是朕地东都!这天下还会是朕的天下!只要再过几日,朕……就可以回转东都了。”

    裴、虞只以为杨广失心疯发作,可见到他的表情,又觉得不像,杨广这一刻又恢复到君临天下的气势,可这种自信又是谁能给与?

    二臣疑惑间,杨广却已经回转到宫中,二臣不得命令,只能跟随。杨广到了铜镜屏风前,凝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握紧了拳头,“朕现在能信任的人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裴、虞二人不知道应该点头还是摇头,杨广又道:“你们都以为朕在江都无所事事,却不知道朕早就掌控大局。萧布衣做的不错,眼看就要把瓦岗连根拔起,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他拔瓦岗之日,就是他毙命之时!”

    杨广口气森然,神色冷静,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发疯的样子,可裴、虞只觉得他说地疯话,杨广远在东都,如何能动得了如日中天地萧布衣?

    “好大一个头颅,谁有能力砍之呢?”杨广用手在脖颈上比划一下,微笑道。镜子中,他突然见到一宫女蒙着面纱走进,那一刻杨广只觉到心被电击,霍然转头,一个声音轻叱道:“昏君受死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道彩虹,宫女拔剑击出,剑刺天下至尊!

    紧张时刻了呀,明天会揭露个惊天地大秘密。

    今天,其实也是揭露了不少秘密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