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七一节 秘密(急求月票!)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杨广对着铜镜屏风,自信满满,却从未想到过祸起萧墙,行宫中竟然会有人行刺他,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!

    杨广其实是个很谨慎的人,一辈子亦是活的小心翼翼,他一直没有什么安全感。所以就算出巡,动辄都会带十数万大军。

    他出则金根车,身边护卫无数,巡游大多数却是留在六合城中。洛水袭驾之时,就算太平道搞的惊天动地,若非思楠这种绝世高手和人配合,也是绝难杀到他的眼前!

    虽然到了扬州,可杨广还是带着十数万骁果军,贴身保护重重,行宫禁卫无数,不得杨广召见想入宫简直就是痴人说梦!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一个防备,竟然有宫女来袭,杨广想不到,裴、虞二人也是意料不到,杨广透过铜镜见到那宫女的身影,一时间惊骇莫名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宫女出剑凌厉,眼见一剑就要洞穿杨广的胸膛,铜镜蓦地炸裂,几点寒光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更是意外,没有想到铜镜屏风后还是藏有他人。宫女也是愕然,光电火闪之间却是剑尖微颤,只听叮叮……几声轻响,寒光已被击落。

    杨广还是无法动弹,只是死死的盯着宫女。趁这片刻的功夫,裴蕴却是终于反应过来,从旁边窜了过来,一把抱住杨广,滚了开去。“圣上小心……”虞世基却只能动动嘴。已经骇地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入宫刺杀一事从未有过,就算虞世基都是无法反应。裴、虞二人均是文臣,裴蕴此刻的表现只能用神勇来形容。屏风炸裂后。两个黑衣人已经闪出,一左一右的挡在杨广之前。

    宫女心中微凛,这才发现行刺杨广绝非简单地事情。她得到符平居的令牌,入行宫本来畅通无阻,一柄软剑缠于腰间,混入宫殿后见到杨广当即出手,几乎没有片刻的犹豫,可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过。杨广身边还有高手护卫,眼下看起来,更像是个圈套!

    想到圈套两个字的时候,宫女已经出了三剑,她本来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那种人,宫女当然就是思楠!

    她从东都一路南下,径直到了扬州,在符平居手上拿得入宫的金牌,目的只有一个,再次行刺杨广!

    她只以为这次再不会失手。没想到一出手就遇到了阻挠,而且对手功夫很是不差!

    三剑过后,一个黑衣人已经仰天倒下去,另外一个小腹中了一剑,却是双手一圈,来抱思楠。裴蕴抱着杨广连滚带爬,自从杨广登基以来,就算雁门关前都没有如此狼狈。裴蕴用尽了全力护卫杨广,杨广却是僵硬的望着思楠,吓傻了一样。只是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虞世基终于醒悟了过来,大声怒喝道:“来人呀,护驾!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喊,自从铜镜炸裂之时。殿外已经知道不好,无数禁卫军向这个方向汇聚,可毕竟离地还远,只是再一刻的功夫,第二个黑衣人已经被思楠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连杀二人后,思楠脚尖点地,已经窜到杨广的面前,杨广目光中没有畏惧惊惶。有的只是深切的悲哀。又似全然不信。

    思楠望见杨广的目光,心中微颤。想起洛水之上,杨广亦是这种表情。那种悲痛欲绝的神色她几日没有忘怀,只是任务压制了理念,思楠长剑抖动,却已经爆刺过去!

    陡然间身后有金刃剌风之声,杨广却是嘶声呼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思楠心中凛然,她是高手,只凭身手风声就已经知道,又有两个高手无声无息的接近了自己。刚才杀了那两个黑衣人,看似举重若轻,其实却已经拼尽全力,最奇怪的是,那两个黑衣人武功远比禁卫要高明,竟然也是女子。

    顾不得先杀杨广,思楠倏然止步,一剑从肋下刺过去,背后袭击的两名黑衣人没想到她说止就止,出招古怪,一人长剑本来堪堪到了她地背后,却被思楠一剑刺中了脾脏,浑身发冷,长剑再递一分的气力都没有,就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黑衣人不管同伴的死活,长剑劲伸,已经刺到思楠的小腹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喜,只是长剑刺出才感觉到不对,那一剑虽刺到思楠的衣襟,却没有伤到她一分。思楠腰身一扭,已经避开夺命一剑,长剑带血刺出,黑衣人急忙挥剑相迎。黑衣人武功亦是不差,只是两剑相碰,叮的一声响后,思楠的长剑却是一折,已经刺入了黑衣人的咽喉!

    黑衣人没想到她手中软剑使的出神入化,招式巧妙无伦,满目地不信,却已经捂住咽喉倒了下去,思楠在片刻之间已经连杀四人,招招毙命,可抬头望过去的时候,吸了口凉气,杨广身前又已经出现四个黑衣人,有如杨广的影子一般!

    影子?这个念头在思楠脑海中一闪而过,斜睨大殿之中,才发现不知何时人影憧憧,先于禁卫之前,不知道多少黑衣人飞蛾扑火般挡在了杨广的身前。

    思楠再出两剑,又杀了两人,发现杨广身前已经有了七人之多!

    她剑法虽是凌厉,可人越杀越多,思楠长吸一口气,却已经凌空跃起,越过七人向杨广刺去。黑衣人虽然舍生忘死,可功夫比起思楠毕竟还是差了些,已经拦不住思楠,一黑衣人连连后退,挡在杨广身前,思楠人在空中,只听到咯地一声响,警觉陡升,倏然落了下去,只觉得一阵疾风闪过,肩头热辣辣地发疼。

    思楠心中发寒。知道有一种极为霸道,甚至强甚弩箭的暗器方才打过,她刚才躲闪不及。已经伤了肩头。

    她人一落地,就有五六人已经围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陡然间想到昆仑所说,杀不了杨广也是无妨,我不希望你送命,这些都是命数,难以更改!黑衣人如影子般越来越多,思楠知道再杀杨广已是千难万难,肩头受伤。身法已经不算灵便,可出剑依旧凌厉无伦,剑光点点,三人捂着咽喉倒了下去,思楠身形爆退,已经向殿外窜了去。

    陡然间头顶疾风一道,思楠大惊失色,已经看到一张大网从天而降!

    思楠脚尖用力,已经用尽了全身地气力,可大网覆盖之广。实在超乎她的能力,眼睁睁的见到大网落在身上,思楠软剑急挥,想要斩断大网,没想到大网极韧,竟然无法斩断。大网罩在她身上,越缩越紧,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,思楠立足不稳,已经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颗心沉了下去。思楠这才觉察到自己如同落入渔网的大鱼,已经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几声轻咳响起,一女人静静地立在大殿远处,有些落寞地望着网中的猎物。目光中带着深深地疑惑!

    女人正是裴茗翠,那些前赴后继地黑衣人当然就是她手下的影子杀手。裴茗翠受姨娘所托,以守卫杨广为使命,她暗中保护杨广不足为奇。可看眼下周密的安排,她显然是早有防范,她又是如何知道思楠会来行刺杨广?

    他才是处理完必须的政务。又开始筹划对付瓦岗的大计。他一天十二个时辰,休息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凝望着桌案上的洛口仓左近的地形图。萧布衣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他攻打瓦岗的方法已经很明显,那就是蚕食!他今日打下瓦岗的一个城池,明天攻克瓦岗占领地一个郡县,不停的向瓦岗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李密的神经或许和铁打一样,可他手下的人显然不是,等到瓦岗除了个洛口仓外,再无立锥之地的时候,洛口仓不再会是挽留瓦岗众的地方!

    攻下洛口城对瓦岗众而言,绝对是个巨大的压力,如今张镇周守在洛口城,依城布阵,离瓦岗心脏的位置又近了一步,又如同扎在瓦岗众心中的一把刀子,他们要引李密来攻打,可李密竟然还忍得住,一直没有动静,这让萧布衣心中惴惴,反复的琢磨李密地意图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李密绝非坐以待毙之人。

    他忍的越久,爆发的破坏力越是惊人,萧布衣每次想到这里的时候,都是难以安寝,不停地思索,只怕一步走错,满盘皆输!

    烛光一爆,有人影已经闪身进来,萧布衣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蝙蝠,有什么新消息?”

    蝙蝠身法虽轻,可萧布衣感觉敏锐,在他还在屋外的时候就已经察觉。..更何况,能够擅自进入他这里的除了蝙蝠五兄弟外,也少有他人。

    蝙蝠欲言又止,萧布衣皱眉道:“蝙蝠,有什么事情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路跟踪孙少方,发现他去了董中将的府邸。”

    “董中将?”萧布衣双眉一扬,“这么晚了,他去找董奇峰做什么?”

    蝙蝠摇摇头,半晌无语,萧布衣却是皱眉道:“董奇峰最近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若非萧老大说及这个人,我们真没有注意过他,他好像在朝臣中行走颇为密切,可具体什么用意,我不敢猜。”蝙蝠回道:“如果萧老大需要的话,我们可以派个兄弟监视他的动静!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起了眉头,一拳擂在桌案之上,“这二人最近举止诡异,多半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蝙蝠诧异道:“他们应该不会反萧老大你吧,这二人有什么能力反你?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道:“蝙蝠,我能活到现在,就是永远也不会小瞧任何一个人物,就算他只是微不足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以往或许牛气冲天。但是现在萧老大你掌控东都,他们反你,简直是螳臂挡车。不自量力!”蝙蝠不解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道:“或许就是因为不可能,才让我们更是怀疑其中有什么猫腻。只是我已经给了他们太多地机会,他们若真地执迷不悟,也就不能怨我辣手无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语带杀气,蝙蝠凛然,半晌道:“萧老大,以后要不要加强对他们的监视?”萧布衣摆手道:“不用加强,以免打草惊蛇!蝙蝠。你去跟踪董奇峰地动静,派另外的人去跟踪孙少方,只等他们发动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蝙蝠点头,“不知道萧将军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离间一事做的如何了?”萧布衣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蝙蝠微笑道:“我们早把劝降单雄信的书信送了去,故意让书信落在王伯当的手上,这样的话,单雄信离出走不远了。有时候,敌人比朋友还要有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也笑了起来,“你说的一点不错,有时候。敌人甚至比朋友还要有用。现在瓦岗隐患极多,等到他们只剩下一个洛口仓的时候,分崩离析在即。”

    蝙蝠不解道:“萧老大,瓦岗虽然连败,可势力仍是还大,要想攻打其余地地方,恐怕还要花费一些气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解释道:“其实我早已派狄宏远等人兵出伊阙,径取襄城、颍川等郡。李密现在全力守住洛口仓,其余地方无大将掌控,狄宏远带大隋精兵一去。收复并非难事。等到荥阳周边郡县尽落我手,李密还能有什么作为?其实昨日就有密报,狄宏远已经尽逐襄城盗匪,李密成为孤家寡人已不远矣!”

    蝙蝠不由叹服道:“萧老大运筹帷幄。决胜千里,常人难及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露出笑容道:“蝙蝠,你最近抓紧些,铲除董奇峰、孙少方等人后,东都可以无忧,所有你要尽量找出他们的证据,以免杀了他们,让东都百姓寒心。”

    蝙蝠领命离去。萧布衣望着他的背影。喃喃道:“你说的不错,有时候。敌人的确比朋友好用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烛光又是一闪,映照在萧布衣的脸上,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初冬阴冷,寒气森然,烛光下的萧布衣看起来有些阴寒!只是他沉默良久,突然抬头道:“是大哥吗?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良久后,一人才轻飘飘的从房顶落下,落在门前。

    那人身形奇特,缓缓落地,看起来有如落叶一般,非人力能及,萧布衣走到房前打开房门,就见到虬髯客立在门前,月光清冷,泻在门口二人身上,堂堂正正,可萧布衣却是露出苦意,他终于发现,原来他的这个大哥身上,有着他难以想象的秘密!

    孙少方坐在椅子上,脸上少有地凝重,烛光明灭,照的他脸上亦是阴晴不定,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有秘密,孙少方当然也不例外,他现在看起来也是心事重重,他对面坐着的是他的恩师董奇峰。

    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他其实对董奇峰一直都很尊重,最少知道无忧公主有难的时候,他极力帮助董奇峰去找萧布衣。但是他还是有自己的主张,最少跟随萧布衣南下的时候,他就认准了萧布衣,男人当然总有自己做主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是这不妨碍他和董奇峰的关系,来到董府,见到董奇峰后,二人谈了很久,但是没有谈什么正题。

    孙少方总觉得董奇峰最近有些古怪,实在是因为他很熟悉这个师父,等见到夜幕已浓地时候,孙少方终于站起来道:“师父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董奇峰这才像缓过神来,“少方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有些不明所以,却是苦笑道:“师父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董奇峰摇头道:“没什么吩咐,现在你是西梁王眼前的红人,我怎么敢吩咐你?”

    孙少方脸色有些不自然,听出师父口中有些嘲讽之意,“无论西梁王对我如何,我对师父都是如以往一般尊敬。”

    董奇峰老脸露出些感动。“如果我有难地话,少方会不会站在我这一边?”

    孙少方有些奇怪,“师父会有什么难处。你说出来,我没有不帮助你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董奇峰犹豫半晌,摇摇头道:“我是说如果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皱眉道:“怎么师父最近和西梁王一样,总喜欢说些莫名其妙地话呢?”

    董奇峰目光一闪,“他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孙少方摇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师徒又是沉默良久,孙少方这才站起来,“师父,我真地要走了。很晚了,明天我还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西梁王吩咐的吗?”董奇峰看似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孙少方点头,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说什么事情,转身离开董府,董奇峰望着徒弟的背影,目光复杂万千……

    孙少方出了董府,抬头望向天空的明月,突然轻叹一声,脸上满是无奈。到殿前。见到殿中狼藉一片,不由相顾失色。十数名影子围在思楠周围,拔剑相望,一点不敢疏忽大意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刺客就算被擒,在他们眼中也是和虎豹一样危险,他们忘记不了这一刻的功夫,同伴被这个女人杀了多少。

    裴蕴早就扶起了杨广,禁卫才要涌入宫殿,却被司马德戡喝止住。眼下盗贼已平,实在不用再起事端,只是他护卫不利,让宫女混到行宫中。实在是砍头的罪名。

    早就快步上前,司马德戡跪倒道:“末将护驾不利,请圣上责罚。”

    他跪倒在地,不闻杨广地动静,不由心惊胆颤,只怕这回定是死罪。可脖子僵硬,不敢抬头去看杨广。

    大殿内人虽是不少,却是死一般地沉寂。杨广却只望着网里的思楠。脸上古怪非常。

    方才思楠连杀数人,叫他昏君。要置他于死地,若是平时,他早就将刺客砍成几段,可眼下,他非但没有暴怒,眼中反倒有了深切地悲哀。

    缓缓的伸出手来,指着网中的思楠,杨广嘴唇颤抖,哆哆嗦嗦道:“你是……谁?”

    他言语中带着极强的恐惧,对大殿中的旁人视而不见,缓步向前走去,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裴茗翠终于走上前去,“圣上,此女危险,请圣上勿要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……”杨广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”裴茗翠皱眉又劝。

    “走开!”杨广嘶声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再也移不动一丝一毫,杨广走到离思楠几步远之处,终于止住了脚步,死死的、痴痴的望着思楠。

    思楠人在网中,却没有什么畏惧,只是嘴角有了讥诮的笑容。她早就经过太多地生死,她本来以为童年的时候就会死,以为洛水袭驾的时候会死,以为太多的时候会死,死对很多人来说,是很恐怖的事情,可对于她来说,和活着一样的寻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……谁?”杨广嘶声问道,双目红赤,有些疯狂。

    思楠还是不答,杨广突然喝道:“掀开她的黑巾!”思楠愕然,突然想到了昆仑让自己做的承诺,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的脸,不然就杀了他!可现在她这种情况,又如何能杀得了杨广?当然她还有一句话没有对萧布衣说过,不能杀了他,就要杀死自己!想到这里,思楠反倒露出丝微笑,她想不用再告诉萧布衣自己的要求,昆仑会代她转告,她相信昆仑!

    有影子上前,用宝剑隔着网孔小心翼翼地刺过来。

    思楠没有动,实际上这种反抗无济于事,她少做无谓的挣扎。

    剑光闪出,黑巾落下,露出思楠容光绝代的脸,就算被束,就算厮杀良久,那张脸上却没有任何激动愤怒,只有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裴茗翠瞥见,忍不住倒退两步,杨广却是捂住胸口,如受锤击,近乎呻吟的说道:“宣华?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中几乎连空气都不流畅,所有地人都是惊骇欲绝,难以置信的望着思楠,所有的人都知道陈宣华和杨广的往事,谁都看出这女子长的极像陈宣华!

    可陈宣华为什么要杀圣上,这女子显然不是陈宣华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这个道理,谁都知道女子并非陈宣华,可杨广并不明白,他被刺杀,没有愤怒,没有恐怖,只有深深的忧伤。拐杖在手,可他已经无力直起腰来,立在那里,仿佛枯萎的树木,他全身都在颤抖,抖的大殿仿佛也是跟着颤抖起来!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不知过了多久,杨广地声音仿佛从天籁传来般,虚无飘渺,忧伤难遣。

    思楠不答,冷冷地望着杨广,别人只以为她不屑,但她却知道绝非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我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就连你,也要杀我?”杨广嘶声吼了起来,已近疯狂。

    思楠淡漠道:“因为你该死!”

    虽不过是淡淡的五个字,杨广又如受了重重一击,整个人都枯萎了下来,良久才吼道:“让宇文化及来!”

    杨广嘶吼,整个大殿都是传着一个声音,让宇文化及来!让宇文化及来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静寂无声,惊恐、诧异、错愕、担忧,不一而足……

    宇文化及来到殿中,浑身几乎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,大汗淋漓,见到地上地陈宣华的时候,他也几乎要晕了过去,不明所以,杨广却是冷冷的问道:“宇文化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无从解释,只是发抖,抖的比杨广还要厉害。杨广一拐杖抡过去,重重的击在宇文化及身上,宇文化及不敢抵抗,痛哼一声。杨广却是劈头盖脸的打过去,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,宇文化及已经和血人彷佛!

    杨广弯着腰,拄着拐杖,嘶嘶的喘气,突然喝道:“掀开

    众人一愣,几乎以为听错了吩咐,杨广拔出身边禁卫的一把刀,一刀砍过去,禁卫惨叫一声,软倒在地,“我让你们掀开网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裴茗翠回过神来,低声道:“掀开网来。”她使个眼神,影子已经悄悄的站在杨广的身后,思楠站起来的时候,也满是不解,杨广却是放声狂笑,递过刀去。思楠握紧手中的软剑,紧抿嘴唇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杀我,那就杀了我……”杨广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,神色中带种喜悦,他突然间已经觉得,原来大业王图,不过是镜花水月,死对他来说,不过是迷途苦旅中的一种解脱!前面的大叔很迷茫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