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七三节 天涯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江山如画,一时间让多少英雄豪杰前仆后继,大浪淘沙,不知湮没多少豪情壮志。太平道自称太平,希望建立天下大道,只是自从创道数百年来,却从未有过真正太平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虬髯客述说太平道的陈年往事,一时间亦是热血。只因为太平道的那些事,只因为太平道的那些人,他们或许默默无闻,或许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但他们毕竟做出了太多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惊天动地,对百姓是福是祸?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此刻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江都,也有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,大隋之主杨广,终于走完了他波澜壮阔、曲折复杂的一生!

    杨广走完了一生的路程,萧布衣的王图霸业才算真正的开始!

    但是萧布衣现在并不知道,他只是关心太平道在隋朝所做的举动,而且在他看来,这些举动很可能关系到他日后的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后来那道有了什么举动?”

    虬髯客到来之时,虽说不会说什么,但其实已经讲了很多,也让萧布衣明白了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动乱数百年来,其实大道一直不兴,这里面原因很多,可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人心。”虬髯客喟然道:“实际上到了今天,何为大道,无人能够明白讲清,但谁都坚持自己地才是大道。试图让别人接受自己的大道,那就是让人头痛的事情。自从周武帝以来,道中元气大伤。可却从未放弃道主地理念。这时候却出来了变数,佛家出来个不世奇才叫做僧粲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微颤,“大哥曾说见过他,而且他有个徒弟叫做道信?”

    虬髯客笑笑,默认了萧布衣的说法,“这个僧粲是佛门的奇才,不计前嫌,以大慈悲、大无畏之心说服大隋开国之主杨坚佛道并重。杨坚终于被僧粲的悲天悯人打动,大兴佛道,再无彼此,那道因为佛门而稳定下来,说起来实在让人唏嘘。杨坚幼时……就得佛门熏陶,生性节俭,一辈子敬重独孤皇后,少为女色所诱,就算当上皇帝后,其实也和布衣你过的仿佛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大哥。杨坚开国之主,我又如何能比呢?”

    虬髯客摇头道:“虽有相差,其实不远。杨坚此人刑罚虽重,但乱世应用重罚本来不错,但是后来他猜忌心日重,诛杀朝臣就是过犹不及了。其实……人谁无错呢?只是越是君王奇才犯错,对百姓影响越是巨大。日后若布衣你……这些其实都是前车之鉴。杨坚立国之后,天下安定百姓渐渐稳定,丰衣足食,但是道中有人始终有争强好胜之心。还是想独自尊崇,是以又准备兴起一场腥风血雨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这道倒是好战,却不知道那设计杀死斛律明月的道人是何名字?”

    虬髯客半晌才道:“伊始之时,道意太平。可自从创建以来,真的从未有过太平之时。那道人……叫做天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涯?”萧布衣皱起眉头,沉声问道,“天涯……天涯和天涯明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虬髯客不答,半晌继续道:“天涯算是道中少有的奇才,见到杨坚道佛并重,却并不知足,只想策反东宫太子杨勇造反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他倒是无所不在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轻叹一声。“有些人实在是过于执着。可是……”他顿了下,终于又道:“眼看大隋初定。转瞬又要大乱,僧粲终于约天涯一见,想以佛心来劝天涯放下心中执着,以天下百姓为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应道:“禅宗高人,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点头道:“布衣说地不错,对于僧粲大师,我亦佩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却想,虬髯客说及了太多的人物,可天涯、斛律明月、僧粲等人都是文帝之前或在文帝即位之时出没,斛律明月、僧粲已死,却不知道这个天涯是否还活着,虬髯客和太平道密切相关不言而喻,可虬髯客在这其中又是扮演什么角色,那个符平居呢,又到底是谁?

    一切的谜团只等虬髯客说出,萧布衣屏气凝神,半晌才道:“当初在鄱阳湖……”

    虬髯客摇摇头,“鄱阳湖一事,和我没有什么关系,你也莫要问我,问了我也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“那后来僧粲说服天涯了吗?”

    虬髯客轻叹声,“想天涯雄才伟略,如何会轻易被僧粲说服?最终一切,却是以武来决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“这两人都是绝世高人,没想到也用这么俗套的比试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哑然失笑,“越是俗套的方法,越是被世人百试不爽。纵是口灿莲花,若无实力制衡也是百无一用。想纵是苏秦之口,却难逃刺客一刀,古往今来,莫不如此!”

    萧布衣轻叹道:“那这次比武,却是谁输谁赢?”相距已经和天涯般遥远。

    她饶是聪颖非常,这刻脑海中剩下的只有空白,她不知道从今往后,她还能够做些什么。杨广的江山倒了,李玄霸离她而去了,到现在姨娘让她照看的杨广也去了……

    实际上,杨广比她要大了很多,比姨娘也要大上很多,但是在姨娘的眼中,杨广不过是个任性的孩子,需要别人指引。但是、姨娘死后。再也没有人指引杨广,也没有人敢指引他!

    感觉到杨广地尸身一分分的冰冷,裴茗翠的一颗心也慢慢地沉下去……

    突然想着就这样过个一辈子。也不用理什么江山、太平道……

    御医终于赶到,见到杨广的样子,脸上失色,不敢多言,裴蕴、虞世基都是如丧考妣般,实际上,他们是杨广的影子,裴茗翠不知道以后如何是好。他们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众人乱做一团,裴蕴终于还是忍住了惊骇,喝令禁卫莫要随处走动,莫要胡言乱语,不然杀无赦。杨广现在虽是权利不如往昔,可毕竟还是一国之君,他的死在天下人看来已经引发不了什么惊涛骇浪,大伙都在忙着抢地盘,又有谁会关心偏安一隅杨广的死活?可毕竟还有关心杨广之死的人,那就是身在江淮的群盗!久在江都地十数万骁果军!

    杨广一死。骁果军若无人约束,当即就会溃散,眼下地江都郡丞赵元楷并无大用,怎么能挡住杜伏威、辅公、李子通之流?

    扬州一失去,这些人端是死无葬身之地,裴、虞越想越是心惊,只是一道道命令传下去,让众人莫要走漏风声,可谁都知道,杨广之死太多人见到。这消息又能隐瞒多久?

    彷徨无计之时,裴蕴瞥见了裴茗翠,慌忙上前道:“茗翠,圣上身死。我等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他自乱阵脚,只觉得裴茗翠计谋过人,忍不住的求救,裴茗翠只是呆呆的跪在地上,并不多言,裴蕴暗自皱眉,虞世基却是灵机一动,“茗翠地父亲裴侍郎足智多谋。说不定可应对此事。”

    二人见杨广身死。悲痛惶恐只是在闪念之间,转瞬就开始为自己做打算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悠悠的醒转。见到杨广已然身死,连滚带爬的到了裴茗翠的身边,哀声叫道:“裴小姐,圣上之死和我无关……真的和我无关,你方才在场,请你为我做主。”他本来就是全无主见之人,遇到萧布衣之时,飞扬跋扈不过是因为父亲宇文述的缘故。被萧布衣收拾打击后,事事小心谨慎,等到宇文述死后,陈宣华还阳的事情就落在了他地身上,更是熬一天算一天。可就算再借给他一个胆子,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杨广,不然淑妃来找,他也不会胆颤心惊,可杨广看起来好像是他杀地,宇文化及虽知道绝对不是,但他实在担心被扣上这个罪名。这些隋臣告他个弑君之罪,若是东都找他麻烦,他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他感觉现在地救命稻草只有裴茗翠,慌忙哀声求饶。

    裴茗翠却如石雕木刻一样,只是跪在那里,裴蕴见到裴茗翠不语,厉声道:“将弑君逆臣宇文化及拿下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骇的软倒在地,哀声道:“裴……御史……大人,在下没有弑君。”

    司马德戡早命禁卫上前,将宇文化及擒住。宇文化及不敢反抗,只是哀声道:“裴小姐……两位大人,圣上之死,真地与我无关,还请你们明察。”

    虞世基冷笑道:“若非你妖言惑众,怎么能有今日的结局?司马郎将,还请派人严加看守这个逆臣,我等先去找裴侍郎商议后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德戡也是惶惶无主,只是连连点头。大殿中纷杂一片,只有裴茗翠面无表情的望着杨广脸上的笑容,泪水已干!

    裴蕴、虞世基只想拜访裴矩,求解日后之道,不等出了行宫,就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,萧皇后已经得知这个消息,向这个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裴、虞二人互望一眼,慌忙闪开。

    萧皇后却是在二人身边站住,哽咽道:“两位大人……圣上他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裴蕴挤出悲痛,“皇后,圣上他被奸臣所害,还请你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萧皇后摇摇晃晃地要倒下去,身边的宫女赶快的扶住,裴蕴却是顾不上安慰萧皇后,实际上,眼下这个萧皇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,他们只顾得自己,哪有时间考虑别人萧皇后只是晃一下,马上清醒过来。忍着悲痛道:“带我去见圣上。”

    裴蕴使个眼色,“带皇后去见圣上……皇后,我等还有要事商议。暂不奉陪。”

    二人匆匆忙忙地前行,也算是人走茶凉的代表,只是没走两步,突然止住了脚步,齐声道:“裴侍郎!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裴矩脸带病容,幽灵般的出现,轻轻地咳嗽几声,“这几日我心神不宁。总觉得有事,今日想禀告圣上迁都一事,宫中何事如此慌乱?”

    裴蕴急声道:“圣上遇刺身亡,裴侍郎来的正好。”

    裴矩耸然道:“圣上他遇刺了,快带我前去。”

    他和裴、虞二人到了大殿内,只见到萧皇后哭的晕了过去,裴矩脸色大变道:“茗翠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裴茗翠并不言语,只是跪在那里,表情麻木。她看起来如同杨广般,已经变的冰冷僵硬,再不想理会任何尘世之事!

    萧布衣现在并不关心杨广如何,却只关心天涯和僧粲的一战。

    一想到两个绝世高手地惊天一战,萧布衣也是不禁悠然神往,暗想僧粲乃道信地师父,道信金刚不坏之身,僧粲也绝对不会差了,可天涯助周武帝杀了宇文护,又设计杀了北齐名将斛律明月。将北周、北齐搞的腥风血雨,他既然敢向僧粲提议以武定输赢,想必也是有极大地把握。

    虬髯客轻声道:“若论武功,僧粲毕竟高出一筹。可若论机心。却还是天涯胜出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果呢?”萧布衣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结果是这二人激战了数个时辰,不分胜负。本来僧粲有几次可以取天涯的性命,最终却还是希望他悔过自新。”虬髯客淡然道:“可有时候,对敌人的仁慈显然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若要是你我,当求毙敌性命,哪里考虑很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我是不用说了,我当然不如那个天涯。若是大哥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虬髯客知道他是试探。却并不回答,只是道:“结果是僧粲数次留情。却还是克的天涯无还手之力。禅宗武功高深,僧粲当年的金刚不坏更是炉火纯青,尚胜道信,他武功之高,实在让人叹服。只是天涯诡计多端,二人决战绝顶之上,天涯见不能取胜,突然怒喝道,不能兴复大道,活又何用?他不顾僧粲出招,向外一跃,已经纵身跳入万丈悬崖之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惊,转瞬道:“此人有诈!”

    虬髯客目光一闪,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想我虽没有见过此人,可听到大哥所言分析,此人诡计多端,几起几落,却也没有产生过自尽的念头,怎么会一战败北就想自杀?”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贤弟正而不愚,聪明如斯,实在让我欣慰。你说没错,天涯就看准僧粲的仁心,这才以死搏胜,他往万丈悬崖下一跳,僧粲果然大惊,慌忙去救,没想到天涯趁僧粲急于救他性命之际,却一掌将僧粲打了下去,他却借机上了悬崖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大恨道:“难道……不对,僧粲不应该那时候死。”

    他听虬髯客讲解前因后果,对僧粲自然起了仰慕之心,关心则乱,心道万丈悬崖摔下去,任凭金刚不坏估计也要变成烂泥一样。可据他所知,僧粲是在长安宣扬佛法圆寂,却不是摔死的。

    虬髯客点头,“僧粲的确没有死,因为那时候绝顶又出来一人,挥出绳索将僧粲缠住,救他于危难之际。天涯大怒过来攻击,却被那人数招制住。想天涯虽是恶战良久,气力消耗过甚,但武功依旧不差,那人只凭数招制住天涯,救出僧粲,端是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说到这里之时,脸上也露出尊敬之色,萧布衣听地跌宕起伏,忍不住问,“此人是谁,竟然有如此能耐?”

    虬髯客一字字道:“此人叫做昆、仑!”

    “昆仑?”萧布衣听到这个名字后有些差异,“这好像是一座山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一座山那么简单……”虬髯客正色道:“传说中地昆仑。高不可攀,实为天地中央之极,也是连接天地之源。此人自号昆仑。不言而喻,就是自负极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我听起来好像神话一般。不过此人能够击败天涯,救出僧粲,当是顶天立地,他纵然是自负些,也是正常,还不知道他和那个道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虬髯客轻叹一声,“其实布衣……很多事情。你不用知道,知道了徒乱心意。想周武帝就是知道太多,才对道中之人大肆杀戮,这亦是前车之鉴。很多事情,我不和你说,一是因为我也不能说,可最重要的一点是,我希望你能坚持己见,以前的恩怨屠戮纠葛情仇,与你无关。你当作过眼云烟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毫不犹豫地说,“我信大哥是为了我好!”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谢谢你对我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一人活在世上,总有信几个人,被几个人信。像杨广那种孤傲自大,从未有过朋友的人,也是寂寞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花缓缓点头,“你说的不错。我只能对你说,昆仑亦是道中之人,而且他的地位……既然叫做昆仑,当然有他地绝顶之处。但他这个人……一直以来少参与道中争端。他的突然出现,端是让天涯大吃一惊。昆仑突然出现,制伏了天涯后,却没有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杀了他。我觉得天涯就是为祸的根源。”萧布衣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虬髯客摇摇头,“昆仑不杀天涯,却是因为有他地理由,这些事情,却是不能和你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此祸害不除,只怕还要兴风作浪。”他由天涯想到符平居,暗想这两人都是暗中作祟,不知道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虬髯客苦笑道:“你现在即使是西梁王。位高权重。当然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随心所欲,就算你真地称帝。亦是如此。没有制约之人难以想象,若你是寻常人也就罢了,可你高高在上,随心所欲,引发的祸事简直可以用灾难来形容。远的不说,只是杨广就是前车之鉴,他这人任性妄为,不听人言,给大隋造成的灾难也可以说是难以想象。”见到萧布衣点头,虬髯客嘴角露出丝微笑,“但是人以群分,我和老二都是看好你,三弟,还是那句话,做你自己就好,其余的事情,哪里管得了许多。不管你做皇上、做将军、做西梁王还是做马贩,永远都是大哥的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感动点头,虬髯客继续道:“昆仑身为道中之人,当然亦有他的约束。他制伏天涯后,有感道中为乱数百年却是一事无成,不想四道八门再如此混乱下去,于是他逼天涯立下个誓言,在昆仑有生之年,太平道中人绝不能插手江山社稷一事!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由动容,“昆仑真有如此魄力和能力?”

    虬髯客轻叹道:“昆仑之能非你能想象,就像你以后到底如何也不是我能够想到一样。昆仑亦知道难控制身后之事,只是想借此让大隋昌盛繁荣,天下大定。到时候道佛并重,民心思安,太平道就是想兴风作浪,只怕也是不成。可没想到杨坚身死后,杨广只是做了几年的好皇帝,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做什么千古一帝。结果你当然也知道,百姓穷困思变,道中之人忍耐这些年,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出手,至于到底是四道八门中哪些人参与进来,昆仑毕竟不是神仙,也无法一一发觉,再说……唉!”

    萧布衣长叹一口气,“原来如此,大哥总算解决我心中的不少疑惑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笑道:“你地意思是还有很多的疑惑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当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却是站起身来,推窗望过去,只见到明月高悬,洁白清冷,“我来这里说这些,其实都非……唉……三弟,我知道你现在闷葫芦一样,可大哥也有难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虬髯客叹气,慌忙站起来道:“大哥,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,不过我想大哥也是因为当初……你不说,我只有钦佩,反正事到临头,必然得知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沉默良久,“当初昆仑有感天涯出计杀害斛律明月一事,影响深远,这才立下天涯明月的誓言,意思就是说太平道中人都要以此二人为戒,不能有忘。若不遵从此誓言,当杀无赦。当初暗算你之人本来是楼观道主,亦是四道中人,他来暗算你,当然是和江山社稷有关……他既然破誓,取死也是正常……只是……反正我言尽于此,三弟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可惜守住诺言之人均是正人君子,不肯帮我,偏偏不守诺言者就站在我的对立面,让我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露出丝微笑,“你或许觉得不公平,不过这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公平。公平即是不公平,不公平亦是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的倒和道信高僧有些相似。”萧布衣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虬髯客眼中却是有了狡黠的笑,“天涯虽远,明月虽亮,可是却和秃驴无关。”他说完这句话后,身形一闪,已经消失不见。萧布衣倒没想到虬髯客说走就走,闪身从窗口跳出,只见到月色清冷,树影扶疏,远处只传来梆子之声,更显静夜的宁静,虬髯客却早已踪影全无。

    萧布衣怔怔立在房前,暗想着虬髯客最后一句话地意思,难道他是说他受到太平道天涯明月的誓约不能出手,但是自己却可以和道信合作吗?

   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虬髯客忽隐忽现,虽是传授萧布衣武功,却一直不和他的大业有任何关系,从这点来看,虬髯客地确遵守着天涯明月的誓言。

    望着天边皎洁的明月,萧布衣突然想到,如果昆仑意味着绝顶的话,那天涯岂不是意味着很落寞,杨广远在天涯,这刻也应该很寂寞吧。觉到自己的想法有些滑稽无聊,萧布衣摇摇头,才待回转房间,就见到不远处裴蓓静静的望着他,不由胸口一热。

    萧布衣那时候只是想,不管明月昆仑,就算是远在天涯,也会有相思爱恋,人生轰轰烈烈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这已足矣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