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七九节 出洞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李密下过无数次预言,可最近的判断却是多少有些不准。人本来就会盲目,李密屡战屡胜之时,谁都觉得他夺得天下也是指日可待,争相过来依附,可他几次败北,瓦岗巅峰已过的时候,很多人才发现已经站在了悬崖边际。

    听到他预言萧布衣有来无回的时候,众人脸上少了振奋,多的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让萧布衣有来无回的方法,隋军的铁血、坚韧、作风果敢、纪律严明都给他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所有人和隋军都是交战过很多次,但是张须陀的铁军都会散,给了他们空前的信心。可瓦岗军等到几次败北的时候才惊惶的发现,隋军渐渐的开始凝聚力量,又恢复到以前的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几次交战,瓦岗众数量占优,也不是缺乏指挥名将,像秦叔宝、程咬金都是久经阵仗,可数十万之众毕竟还是不能马上训练成为精锐之师。

    隋军有信心、有动力、有希望,这三样本来是瓦岗军所有,可隋军有了,瓦岗军却是丧失了信心,缺乏了动力,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之间,沮丧不安的情绪早就悄然扩散,所有人望着李密的自信满满,心中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程咬金终于忍不住道:“魏公,不知道……有何让萧布衣有来无回之法?”

    李密微笑道:“此事嘛,现在还不能说,可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,定能让萧布衣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脸上有些异样,讪讪退下。

    李密素来如此,总是显得莫测高深,就算当初伏击张须陀的时候亦是如此。瓦岗众已经见怪不怪,可这次还是讳莫如深,众人心中难免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萧布衣这次准备兵分三路攻打我等。”李密沉吟道:“洛口的舒展威。萧布衣亲率大军过石子河,张镇周却要在百花谷下寨……”

    他消息倒是和朝廷上议论的无误,多半是因为在朝廷上亦有细作。瓦岗众听了,诧异中多少带有不信。

    秦叔宝欲言又止,单雄信默默无言,王伯当却是心直口快问道:“魏公,这消息可曾确信?”

    他这一问绝非无因,原来当初萧布衣北邙山一战时亦是公开了进攻的路线,李密急于求战。两路分兵,结果萧布衣虚晃一枪,却是集中兵力在北邙山和瓦岗一战。大破瓦岗。

    当初北邙山第一战就是程、单、王三人领军,铩羽而归,三人自然都是记忆犹新。忍不住有了疑问。程咬金现在已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单雄信却是另有他想,只有王伯当还是死忠李密,出声询问李密微笑道:“常言道,兵不厌诈,上次我等被其蒙蔽,输了一招,这次我如何会不小心翼翼?只是虽是有消息传来,我们当要防重蹈覆辙。他们无论,咬金。还请你率精兵两万伏兵百花谷,静候张镇周的大军。只守不攻,让张镇周不能靠近洛口仓。以咬金之能,办到这点当不是困难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点头道,“属下谨遵魏公吩咐!”

    “至于舒展威嘛,”李密略作沉吟,“此人本来是个郎将,默默无闻。这次得萧布衣信任却已显出领军之能。却也暂时不能小瞧了。我一直不取回洛口,一方面是城池难克。二来也是因为洛口暂时无关大局……”

    房玄藻苦笑道:“本来要取洛口不难,可舒展威这厮奸狡如鬼,他竟然不知道听从谁地主意,在城墙上倒上清水,如今天寒地冻,城墙竟然滑不留手,极难攻取。”房玄藻失了洛口,倒是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瓦岗众均是摇头,叹息舒展威什么阴损的招式都能使出来。原来洛口城已经靠近洛口仓不远,宛若个钉子一样钉在瓦岗众心上。李密休养生息,本来准备施展雷霆一击将城池夺回,哪里想到天气遽寒,泼水成冰。舒展威不等李密攻城,就号令兵士提水泼城,结果城墙外都是水渍,没有多久整个城墙都冻了起来,变成一座亮晶晶的冰城。想城墙滑不留手,瓦岗众如何来攻?这样一来,舒展威不费太多的力气就可以逍遥自在,随时可以出兵,可瓦岗再攻可是千难万难。(首'发)

    李密也是皱眉,淡然道:“这个应该不是舒展威地主意,除了萧布衣外,也没人能够想出这种稀奇古怪的主意。对了……玄藻、德仁,你等率领精兵两万去困洛口城,不必攻打,只要能够扼止住舒展威出兵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密口中的德仁就是王德仁,他本是个巨盗,李密瓦岗起义后和彭孝才、孟让等人过来依附,当初在伏击张须陀之时,也是充当了马前卒,不过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。彭孝才、孟让等人先后身死,他却贪生怕死,一直没有再有什么表现,李密也对他并不重用。这次让他和房玄藻去攻城,虽是口中说不能轻敌,但对舒展威的轻视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房、玄二人领命退下,李密又吩咐单雄信、王君廓二人带兵守住洛口仓,自己却是亲率十万大军前往洛水,在洛水东侧列阵,以迎萧布衣的大军。

    萧布衣无论出兵北邙山、抑或从偃师南出兵,终究还是要到达洛水,李密这招以不变应万变,也算不差。

    “王世充狡猾多端,不知道这次可会出军?若是出军,魏公不可不防。”王君廓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李密淡然道:“王世充数次败仗,早就对瓦岗胆寒,如何敢能出兵,君廓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王君廓退下,众将领令,却是心中惶惶,王伯当道:“魏公……”他还想发问,房玄藻却是扯了下他的衣袖。王伯当见机收声,瓦岗众均是一头雾水,暗想这次就算胜了,也不过是击败萧布衣。怎么又让他来得回去不得?

    只是均各怀心事,都想着做事就好,纷纷出了营寨,程咬金领命准备点兵,见到秦叔宝落寞而出,拦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秦叔宝皱眉道:“咬金,何事?”

    现在的秦叔宝落落寡欢,少于人言,众将见到他脾气古怪。亦是少和他说话,程咬金算是他唯一的朋友,可秦叔宝亦是刻意疏远。

    程咬金见到四下无人注意。突然道:“叔宝,魏公不言,可你觉得我们这一仗。有多少胜出地把握呢?”

    秦叔宝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目光闪动,“那你觉得……魏公是否为良主呢?”

    秦叔宝这才抬头看眼程咬金,摇头道:“我没有资格评论,咬金,若无他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走就走,背影在寒风中颇为凋零凄凉,程咬金望见,无奈的摇摇头。亦是满腹心事地离开。

    李密等众将离去,帐中唯有房玄藻、王伯当、蔡建德地时候,这才微笑道:“你们定是觉得我过于自负了?”

    三人不语,却显然是默认了李密的说法,李密轻叹声,“其实这事情颇为机密,只怕说出来就不灵了。来……我带你们去看一人。”

    他当先离开帐篷,却到了旁边一小帐篷之内。王、蔡二人见到。大吃一惊。蔡建德伸手拔刀,已经挡在李密身前。

    原来帐中坐着一人。虽是瓦岗众的装束,却赫然是瓦岗军地生死大敌王辩儿!

    王、蔡大惊,房玄藻却只是微笑,似乎一切都是意料之中。王辩微微一笑,站起来深施一礼,“在下参见魏公。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不必多礼。”李密笑着拉住王辩的手坐下。二人看起来不像是生死大敌,倒像是亲密朋友。

    见到王、蔡二人一头雾水,李密微笑道:“你们多半觉得我们和王世充大人是生死大敌吧。其实不然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!”

    王辩儿沉声道:“不错,那就是萧布衣!”

    房玄藻笑着解释道:“王大人其实早和魏公有了联系,只是一直秘而不宣,这次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萧布衣数战均胜,定然起了傲慢之心,这次公然兴兵来犯,却不知道隐患重重。王大人派王将军前来,就是想要联手制敌,让萧布衣万劫不复。他率兵亲征,王大人却可以乘虚入城,掌控东都。我等只需要和他僵持不下,只要王大人趁机领兵入了东都城,萧布衣必定军心溃散,到时候我等趁势攻击,萧布衣如何不败?所以魏公方才说让他有来无回绝非大话。(首&发)”

    蔡建德大喜道:“原来魏公还有如此高明之计,这下我等终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王伯当脸现狐疑,想要说什么,却被房玄藻眼神止住。

    王辩沉声道:“眼下我等均是身处危境,当求齐心协力才好。此事十分机密,决不能让萧布衣知晓。义父为求稳妥,还请魏公尽力拖住萧布衣,到时候东都若是落在义父的手上,绝对不会忘记当初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李密轻叹声,“我当竭尽所能,也希望王大人莫要辜负了我等的期望,取下东都称王之时,封我个一官半职。”

    王辩笑起来,“魏公真的说笑了,义父要是取下东都,如何敢独自称王,这中原的江山,必定和魏公共享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,哈哈大笑,说不出地愉悦之情。李密良久才收敛了笑容,“对了……还请王将军回去转告王大人,我一切按计策行事。”

    王辩点头,却是带起帽子遮住了脸,由房玄藻带了出去。王伯当忍耐良久,王辩才出了毡帐,就忍不住问,“魏公……我只怕此计不妥。”

    李密沉吟良久才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想王世充狡诈之人,如何肯和我们联手?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进退维谷,不能回转江都,亦是舍不得东都,萧布衣对他有了猜忌之心,一直命令他驻扎在东都城外,他早就心怀不满。有此良机,怎能不反?”

    “可就算他入了东都城,怎么会和魏公你共天下?”王伯当皱眉道。

    李密笑道:“他当然不会,我亦不会。可是伯当……有件事情你一定要清楚。眼下我们地大敌是萧布衣,王世充实在算不了什么。他想借着我们除去萧布衣,掌控东都,我亦是如此!萧布衣若是败离东都,王世充立足不稳,就是我们夺取东都之时!”

    王伯当眼前一亮,终于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魏公图谋在此,学生佩服!”

    李密却是轻叹一声,半晌才道:“伯当。我等胜败在此一举,只盼数日后,就能是我等入主东都之时!”

    东都举丧之际。萧布衣却是并不清闲,按照大兴殿所议之事颁布命令下去。这次出兵,意义重大。老巢当然要准备充分,不能被人端了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还是按照商议进行,卢楚负责镇守内城,元文都、韦津、段达为副手,外城却是主要交给魏征和一帮郎将协助。

    守卫外城之人均是和萧布衣出生入死之人,萧布衣现在虽是西梁王,却从未端起架子,没事总要上城头巡视,安抚兵士。

    所有兵士大为感动,均是引为知己。

    孙少方、蝙蝠五兄弟眼下均为郎将。跟随萧布衣巡城,器宇轩昂。阿锈、周慕儒两人亦是因为战功提拔为郎将,学习守城之法。

    萧布衣忙了一天,回转地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,府邸倒是静寂一片,西梁王虽然是东都之主,但是府邸却是一直都是节俭如旧,而且设在外城。

    而东都百官的家眷为求稳妥。却早就乔迁到了内城。萧布衣以东都之主。只凭这一点,就让无数拥护的百姓爱戴。

    最少在他们看来。萧将军也好、西梁王也罢,总是会和百姓在一起。

    萧布衣才跨进府邸,就闻到一股浓烈地酒气,一个人晃晃悠悠地走过来,举起酒壶道:“西……老大……一块喝一

    胖槐浑身的酒气,眼角还贴着一块膏药,鼻青脸肿,整个一个猪头三地模样,上次他实在被人揍地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婉儿说走就走,胖槐却是醒过来地时候才知道婉儿离开,终日借酒浇愁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皱眉头,“胖槐,你醉了。阿锈、慕儒,扶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,我没醉!”胖槐用力地挣脱阿锈,戳到周慕儒的鼻子上,“上次,是你打我吧?”摸摸后脑海,疼痛依旧,胖槐嘶声道:“什么兄弟,全都假的!你是郎将、你是郎将、我就是废物,一事无成地废物。废物到兄弟都瞧不起的地步,废物到兄弟可以为了讨好老大背后来对我下手的地步。周慕儒,你有种就再打我一下,你打我呀。”

    周慕儒双眉一竖,“胖槐,我没种!如果你觉得上次我出手错了,心中不舒服,打我一顿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锈不解道:“胖槐,不就是个女人,至于这样吗。你要知道,我们七人可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!”

    胖槐哈哈大笑起来,“是呀,我们都是好兄弟,你们肯定都劝我女人没什么,都说为了老大,一定不能追婉儿吧?可既然是兄弟,老大为什么不把女人让给我,难道仅仅因为他是老大?”

    他双眼红赤,死死地盯着萧布衣道:“少当家,我真的不服气,真的不服气,我跟了婉儿几年呀,可她说走就走,难道她心中真地没有我吗?”说到这里,胖槐蹲下来痛哭流涕,小狗一样地呜呜直叫。周慕儒本来气恼,见到他这种样子,不由又是怜悯又是无奈,伸手要去拉他,却被胖槐用力挣开,踉踉跄跄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周慕儒还想去追,萧布衣却是摆手道:“让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么由着他?”周慕儒关切道,心道外边天寒地冻,胖槐万一醉倒街头,还不被活活冻死?

    萧布衣淡然道:“有时候,不是我们把他看地太轻,而是他把自己看地太重!随他去,不用管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萧布衣拂袖进入客厅,缓缓坐下来,孤灯一盏,映照他忽明忽暗的脸庞。

    阿锈、周慕儒惴惴来到萧布衣的身边。都是劝道:“老大……胖槐是醉了,说的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酒后吐真言吧。”萧布衣轻叹一声,“只可惜……感情这事情,勉强不得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累了一天,也早些休息吧。”阿锈劝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休息吧,我还在等消息。”萧布衣望着孤灯,轻声道:“阿锈、慕儒,还记得当初找马场后遇到突厥兵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点头,“当然记得。当时若是没有老大你冲出来救我们,胖槐、我们说不定都已经毙命,哪里会有今日地荣光。胖槐……唉……真的不知道知足。”萧布衣却是望向黑暗之中,轻叹道:“我的意思不是这个,我是想说。我和兄弟间宁可如当年时候的并肩奋斗,也不想自相残杀……好了,你们也累了,休息去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挥挥手,阿锈周慕儒走了出来,回头望向萧布衣,见到他孤坐那里,阿锈叹口气,“谁都觉得西梁王荣耀万千,可我只看到老大地孤单。慕儒。少当家变了好多呀。想当初……他无忧无虑,一心只为山寨,可到如今……我觉得……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关心过他的内心,只因为……他一直表现的很坚强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的确也是坚强。”周慕儒轻声道。

    阿锈苦笑,“很多时候,坚强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,可看到老大如此,我很庆幸。我是个小兵。胖槐真的不对。这样的老大,他还有什么抱怨地呢?”

    周慕儒摇摇头。“不知道你说什么,走吧,去找胖槐。”

    “还找他做什么……这种人,冻死他算了。”阿锈虽然这么说,还是向府外走去。周慕儒苦笑道:“没办法,他不当我们是兄弟,可我们还当他是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出去,萧布衣还是静静地坐在厅中,其实他也听到两兄弟的话,突然感觉温暖充斥胸膛,觉得再大地艰难也是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阿锈、周慕儒走出了府邸,只见到明月当空,清光泻地,顺着路上地积雪铺过去,白茫茫的一片,可胖槐却已经踪影不见。好在地上还留着脚印,两兄弟稍作分辨,已经在不远处的雪地寻找胖槐地脚印,一路寻了下去。

    胖槐踉踉跄跄的前行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跟头摔在了雪堆之上,稀里糊涂的就睡了过去。等到醒了的时候,发现身上竟然并不算冷,而且置身在柴房之中,胖槐还有几分醉意,感觉到头痛如裂,忍不住的去拍脑袋,这时候一个声音幽幽道:“萧布衣抢了你的女人?”

    声音虽低,却如同要钻入脑袋中一样,让胖槐不得不听。抬起头来,胖槐才发现柴房中竟然是诡异的绿色。柴房显得十分昏暗,他一抬头,就看到一双有些碧绿的眼睛,除此之外,那个人隐在灯光之后,让他看不清楚面容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胖槐迷迷糊糊道。他那一刻忘记了为何到这里,只记得个婉儿,萧布衣!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抢回婉儿。”那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胖槐的醉眼闪过一丝喜意,“怎么抢?”

    “听我吩咐,听我吩咐……你就能重新抢回婉儿。”那声音愈来愈低,愈来越沉,但如同钻入胖槐灵魂的深处,让他不得不听“听你地吩咐……”胖槐喃喃念道:“听你的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是念了几遍,陡然间发现大亮,亮的耀眼,然后感觉到天昏地暗,霍然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坐在厅中,良久未动,望见院中树上白雪苍苍,夜意阑珊,突然想到,有那么一次,有那么一晚,裴茗翠也是孤单的坐在厅中,等着人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裴茗翠在等萧布衣!

    那时候的萧布衣、因为裴蓓去找的裴茗翠。那时候的萧布衣,一腔义愤,为了朋友、为了友情、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地做任何事情。那时候地萧布衣,从来不觉得寂寞!

    原来站的高了,身边地人多了,却会越来越寂寞,巅峰之后的孤独,只有巅峰之人才能体会。站在高峰之下,却只能仰慕峰顶之人的风光!

    这时候的萧布衣,和当初的裴茗翠很多不同,但却有太多的相同。

    当初他见到裴茗翠的时候,只觉得她翻手,高不可攀,但是结果呢,裴茗翠其实很寂寞,可是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点,自己只注意到裴茗翠的智慧,裴茗翠的心机和手段!

    等到他想到觉察到这点的时候,才发现寂寞的主角已经换成了他自己。当初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裴茗翠已然落寞。

    到如今,那个热血的男儿也变得颇有心机,在群臣中游刃有余、左右逢源,甚至做戏逼真的就算自己都忍不住的相信。他当然知道杨广死了,但是他不能不表现出才知道的样子,而且很快的要把罪名推到宇文化及的身上,他这样做当然是有他的原因,和宇文化及一起的都是乱党,就算拥护的杨杲也算不了正统。江都无论谁来领兵,归顺他萧布衣一切好谈,若是敢抢,他当照杀不误!有他萧布衣坐镇东都,任凭谁,也不能把这个位置抢过去!

    他现在不想放手,却也不能放手,因为他已经如同离弦的羽箭,载着自己的使命,带着长弓的依恋而去,无法回头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襄阳之时,裴茗翠说过,萧兄,恭喜你……那一句恭喜却是夹杂着多少看透世情的无奈。

    忍不住的想到裴茗翠,忍不住的想着自己的一切一切,偶尔想到千年之后的自己,萧布衣只是坐在那里,突然间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失落在这千古的时空中,正如阿锈所言,从未有人真正的了解过他,就算是裴蓓、就算是巧兮、就算是远在草原的蒙陈雪、她们都是体谅爱恋萧布衣,却真的无法了解萧布衣。

    甚至就算萧布衣自己,都是不曾完全的了解自己。

    突然间,萧布衣嘴角笑笑,带丝无奈,他想到了一个人,那个人惊才绝艳,甚至比他活的要丰富多彩,甚至数百年后还是造成惊天动地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若是张角的话,他会寂寞吗?萧布衣心中在想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