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八零节 底牌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油灯一闪,萧布衣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抬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蝙蝠无声无息的走进来,仿佛飘雪一般,只是他飘动起来,像黑色的雪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前来,不出意外,实际上,他就是在等蝙蝠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孙少方又去见了董奇峰。”蝙蝠回道:“只是他们相隔的太远,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紧了眉头,喃喃道:“董奇峰呢,最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好像和朝中的一些大臣联系的比较密切。”蝙蝠犹豫道:“不过很多时候,他们都是应该在内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握紧了拳头,“这二人一人在内城,一人在外城,均是负责要地,若是真的有什么不轨之心,倒是不能不防。”

    蝙蝠看了萧布衣一眼,脸上有些古怪,半晌才道:“西梁王……我觉得孙少方不像想要叛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萧布衣松开了拳头。

    蝙蝠皱眉道:“这些日子我一直都是悄悄跟踪他的行踪,发现他没人的时候总是长吁短叹,很是为难的样子。他若非做戏,恐怕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,我蝙蝠是个小人物……只希望西梁王你……查清楚再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蝙蝠良久,蝙蝠身材瘦小,却并未退却,萧布衣轻叹声,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蝙蝠,还记得我们一块去过草原吗?”

    蝙蝠干瘪地脸上涌起笑意,“当然记得,那时候我们同生共死,说实话,我蝙蝠少佩服别人,可见到老大你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时候,从心底的佩服你。一个人可以伪装。但是生死关头才见男儿本色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生死关头才见男儿本色。”萧布衣沉吟不语,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敲动,“当初去草原,有老三和老五,还有蝙蝠你,卢老三是条汉子。可以和我同死……蝙蝠你也是,这些都能看得出来呀。”

    蝙蝠微蹙眉头,“萧老大,我总觉得你最近有点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我这人本来就是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蝙蝠摇头,“你让我一直盯着孙少方,你难道怀疑他会出卖你,可他实在没有道理出卖你!”

    萧布衣又抬头望了蝙蝠一眼,“这个……很难说的清楚。对了,蝙蝠。当初我们离间瓦岗的时候,你们五个都有功劳。”

    蝙蝠笑着摇头,“这都是举手之劳而已。老五稍微乔装下。夜黑之中,让翟弘误认为是王伯当,老四一旁协助。老三却是模仿单雄信的声音,让翟弘蒙在鼓中。他只以为王伯当要杀他,单雄信救了他,却没有想到全是我们做戏。翟弘已死,没有人会再讲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二呢,在放风吧?”萧布衣不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蝙蝠点头。“我当时是去给单雄信送信,老二是在放风,我们五个一直都在监视瓦岗地动静,萧老大,难道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摇头,“没什么,蝙蝠,你们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蝙蝠笑道:“有什么辛苦。本分之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犹豫下。“蝙蝠……我记得……嗯,他们兄弟几个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应该已经休息了。”蝙蝠回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。“蝙蝠,我知道你对兄弟情义看的很重,可是你也要知道,到了我的位置,一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。我总怀疑孙少方有问题,可又不想错怪他。这样吧,我出征在即,你们五兄弟都留守东都就好。你们兄弟五个都是郎将,和孙少方一起镇守东都,就烦劳你们留意孙少方,若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,拿下孙少方等我回来发落。”

    蝙蝠点头退下,萧布衣却是喃喃自语道:“思楠虽然生性冷漠,可和我一路同行,数次助我,再加上她和我的那次谈话可见,她并非出卖我之人。可如果不是她,当初知道我离间瓦岗的只有这五兄弟,知道我在鹊山的只有孙少方。少方和我一路同行,数次生死,没有道理泄露我地行踪,害我于死地。蝙蝠、卢老三更是汉子,当初为了不害草原人性命,宁可舍生取义,这等堂堂的汉子,跟我出生入死,又怎么出卖我?可假符平居扮作樵夫等着我上钩,显然早知道我的计划,绝非仓促为之。这么说剩下的三个兄弟有可能泄露消息?老二擅长蛊惑、老四水性颇佳、老五擅长易容……嗯……擅长易容。”

    想到易容的时候,萧布衣又想到了符平居的那张面具,暗想他们总不会有什么关系吧。沉吟的功夫,萧布衣抬起头来,见到厅外又有一人缓缓走进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露出笑容,“少方,请坐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也是皱着眉头,挤出丝笑容,缓缓坐下来。他坐下来后良久无言,萧布衣亦是沉默,静静的等候。

    府外梆子当当响了几下,凄清中带着冬的寒意,孙少方终于开口道:“萧老大……到时候了吧?”紧张中夹杂期待,兴奋中带丝畏惧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事情总要做出个抉择。

    不能在沉默中爆发,就只能在沉默中待毙!元文都自从萧布衣接手东都后,他就没有一天好一日过。人贵在知足,毁在贪婪,这个道理其实很多人知道,但是知道是知道,能够被道理警惕的却很少。欲望总是能冲破理智,让人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。

    元文都一直在沉默,他现在终于准备爆发,做一次选择,这个选择可以让他万劫不复,当然,也可以让他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段达喏喏地望着元文都,“元大人……我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元文都摇头道:“段大人,我老了老了,有什么被看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……很多人都不满意西梁王,现在关键缺乏个带头人出来。”段达满怀期望的望着元文都。

    元文都诧异道:“段大人此言何意?想西梁王对我大隋忠心耿耿,内平反叛,外抗盗匪,扶植隋室,深受百官和百姓的爱戴,他这样的人,怎么会有人不满?”

    段达看妖怪一样的看着元文都,“元大人此言可是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心话,难道段大人你不满意西梁王吗?”

    段达连连摇头,“没有,我只是这么觉得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这种觉得也不行呀。”元文都叹息一声,“想西梁王兢兢业业,我等应当竭力辅佐才是,切不可同室操戈,让百姓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段达听着想吐,却只能唯唯诺诺的应付几句,借口夜深回转,出门口段达重重的唾了口,低声骂道:“恶心!小人!伪君子!”

    元文都人在府邸,等段达走后,让下人早早地关上房门,韦津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微笑道:“元大人,我们多个人手多分力量,为何不让段达参与进来呢?”

    元文都摇头道:“韦大人,这件事切不可让太多的人知道。萧布衣奸诈如鬼,若是让他知道了我们的大计,我只怕事情有变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……一切都准备好了吗?”韦津问道。

    元文都笑道:“现在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萧布衣一走,我们就可以伺机发动。等到他回转的时候,想再进城可就是千难万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怕百姓不肯吧?”韦津皱眉道:“这守城的兵士都对萧布衣敬仰的和神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有屁用?”元文都满是不屑,“记住,只要我们掌控大军,百姓有个屁用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韦津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。”元文都摆手道:“韦大人,我们既然要做,犹犹豫豫绝对不能成事。我们现在要等的只是萧布衣出征,他离开东都后,一切事情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。董奇峰、独孤机带领卫府之军可控制内城,只有卢楚一个人,如何是我们四个人地对手?卢楚若是执迷不悟,就送他去地狱好了。外城有些麻烦,不过郭文懿早就收买了守辉安门地郎将,到时候王世充会亲率精兵从那里入城,杀了魏征和一帮拥护萧布衣的郎将,谁还会替萧布衣卖命?那些提拔出来地寒门,到时候我们亦是一网打尽,不过那都是王世充应该考虑的事情。再加上我们让董奇峰数次去找孙少方,却不言明什么,萧布衣多半会对孙少方起了疑惑,把注意力放在孙少方身上,我们却可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,通过胖槐下毒,将西梁王府的人一网擒拿。到时候萧布衣就算回转,我们把那些人推到城墙上,他怎么敢和我们斗?”

    舒了口气,元文都伸开双腿,舒舒服服道:“等吧……韦大人……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要等……等萧布衣出征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