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八二节 卧底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扬言东都出兵径取洛口仓,和李密堂堂正正一战,这和当初出兵之前造势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李密早在东都有了探子,东都出兵亦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当初段达等人袭击洛口之时,他就是事先得知消息,早早的准备。可萧布衣却远比段达要聪明的多,他每次说是出兵,但都不走寻常之路,让李密猝不及防。李密以不变应万变,在洛口列阵等待,让王伯当出兵试探,哪里想到萧布衣未到,铁甲骑兵先来,杀王伯当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王伯当只顾得逃命,只看到了个骑白马之人,到底是不是萧布衣,他也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上次和萧布衣擦肩而过,几乎被萧布衣一刀劈成两半,王伯当饶是胆豪,事后想想也是不寒而栗。他有自知之明,知道和萧布衣实力实在相差太远,方才见面,哪敢再去近前认认?人都认不出,马儿更是长的少有两样,一时间心中疑惑重重,搞不懂萧布衣到底在亲率大军,还是带铁甲骑兵来袭。

    李密也明白这个道理,对王伯当并没有责怪,铁甲骑兵一直冲到洛水东岸,见瓦岗军上前马上后退,消失不见,这队骑兵到底从哪里杀出,李密也是搞不明白。他只怕诱敌不成,反被人诱杀,是以让秦叔宝莫要冲动。秦叔宝不得号令,不能追赶,众人静悄悄的等着,一直到日头西斜,微有不耐。

    从偃师到洛水,就算是爬。此刻也早已经到了,隋军晌午已经近了偃师,可这时候却依旧是踪影不见。

    瓦岗军先后派出数名探子去,第一人说大军的确在偃师左近。第二人回来说隋军还在偃师左近……这一段时间,隋军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。探子毕竟也是不敢离的太近,只能远远见到隋军就拨转马头。日头西落。余晖散尽地时候,天地间笼罩了蒙蒙之色。瓦岗军都是略有疲惫,李密的眉头越锁越紧。寒冬夜幕,冷气袭人,瓦岗军如今早非当日吃苦耐劳的泥腿子,都是暗自叫苦,可迫于李密的威严,都是不敢抱怨。

    就在李密才要下令让众人回转营寨安歇之际,远方偃师地方向却是吹起号角。紧接着蹄声隆隆,黑甲骑兵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李密不惊反喜,当下命令道:“准备出战!”

    洛口对决之际,王世充终于决定有所动作,等到得知萧布衣已到偃师之时,他已经迫不及待准备出兵。

    成败在此一举,李密负责牵制萧布衣的兵力,他却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取下东都地掌控权。他毕竟是隋臣,亦是杨广钦点之人,再加上东都内应。对于取东都还是有相当的把握机会只剩下最后一个,由不得他不急。此次若是事败,东都再无他王世充立锥之地!

    召集王辨、郭善才、王玄应、王玄恕四人到了帐中,王世充这次脸色凝重道:“今日之事,我等当奋然而起,若再犹豫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四人都是点头,王辩是王世充地义子。自幼就是跟随王世充。忠心耿耿自不待言。王玄应、王玄恕却是王世充的儿子,打仗亲兄弟。上阵父子兵,这种时刻自然要重用。郭善才却是王世充淮南军的精英,随他出生入死多年,这四人亦是王世充眼下最为信任之人。

    “爹,我们也知道形势紧迫,可你总让我们隐忍,如今怎么来做,你吩咐一声就好。”王玄应道。

    王玄恕却是粗声粗气道:“还商量什么,一口气打进东都城就好,大伙都憋着一口气呢。”

    王玄应谨慎,王玄恕却是粗犷,二人亦都是一样的剽悍勇猛。

    王世充摆手道:“今日之事,一切都要听我吩咐,不能有丝毫差错,不然我等功亏一篑是小,送命在东都城可是冤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义父请讲。”王辩沉声道。

    王世充赞许的望了王辩一眼,暗想若论做实事,倒还是这个义子值得信任。计划早就筹备良久,只是略微沉吟,王世充已经展开桌面的一幅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正是东都的地形图,上面圈圈点点,显然费了王世充不少地心思。

    “如今萧布衣离开东都,对于我们,眼下东都内城的敌人是卢楚,只要除去他的话。元文都、韦津等人定能迎我等入内城。可要进入内城,首先要破外城的防备,萧布衣将外城交给亲信魏征、孙少方、和最近提拔的几个郎将重点防守。魏征是个文臣,并不足惧,孙少方忠心耿耿,可我们却不用害怕,因为我们已经成功的让萧布衣怀疑起孙少方,到时候取他人头并非难事,我们若是混入几人当然不是问题,但眼下最关键的一点却是怎么带精兵入城!”伸手一指地图的上春门道:“这里有萧布衣设下的九营连环,上春门和喜宁门都是萧布衣重点防御所在,他一方面是为了抵抗瓦岗盗匪,另外一方面却是想要防金墉城旁的我们。当初我佯败投靠东都,萧布衣把我安排在金墉附近就是为此。若从上春门进入,困难重重。辩儿……我命你和玄恕立即带两千内军精英沿北邙山而上,绕路径直前往东都西南角地白虎门埋伏,三更时分,那里会有人放火为号。到时候你等冲入,自然有人开城接应。玄恕,一切听辩儿吩咐,不得有违,不然为父对你绝不轻饶!”

    王玄恕有些不满,却是勉强答应。

    王世充又是一指上春门道:“上春门虽然难攻,可越是艰险的地方,萧布衣反倒越会麻痹大意,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之。从这里着手入东都。”

    见到众人满是诧异的目光,王世充微笑道:“玄应听令,我命你带两千精兵今夜化妆成盗匪地模样,二更时分前往袭取九营连环。隋军必乱。会出营来战,到时候你不可迎战,只需骚扰即可。我想惊动魏征等人。必定会全力戒备上春门,到时候善才亲率大兵过来解围。元文都买通了守徽安门的郭文懿,我可伺机从那里杀入。到时候辩儿从白虎门,我从徽安门两路杀入,再加上元文都暗中派出一队精兵,我等里应外合杀了魏征,破了上春门。就说魏征勾结盗匪,我等只是奉旨诛杀,然后再入内城。统管东都,等萧布衣得知后,我等早就掌控大局。他败也好,胜也好,很快就要轮到他在东都城外对抗瓦岗军了,你等觉得此计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明白,不由都是精神振奋,齐声道:“此计甚妙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大伙都用心做事,我等胜败在此一举。玄应二更动手。辩儿三更入城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众人领命退下准备,王世充却是出了营寨,走入另外一个孤零零的营寨中,掀开帘帐进入,一人娇笑转身道:“王大人,可是准备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穿着件火红的衣服,寒冬中带来泼辣之意。眉梢眼角满是媚意。赫然是无上王地军师梁艳娘!

    王世充并不诧异,显然专程为她而来。凝望梁艳娘。王世充正色道:“梁军师,我一切准备妥当,只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?”梁艳娘媚笑起来,“王大人,无上王说成败在此一举,只盼你成功后,莫要忘记你我地约定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冷哼声道:“梁军师,我和你们本来是仇家,不知道为何你等先在下邳拦我,后来却又助我?”

    梁艳娘娇笑道:“只因为在无上王眼中,王大人才是真正地天下明主!”

    王世充微微动容,“你说地可是真地?”

    “无上王说地岂能有假?”梁艳娘慢慢挨过来,将娇躯靠在王世充身上,抬头望着王世充,眼中含意有如春水。

    “是真正的明主,所以你们对我前来才百般阻挠?”王世充不为所动道。

    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筋骨。”梁艳娘媚笑道:“王大人眼下虽是不得志,可却不代表以后碌碌无为。今日取东都在即,转瞬即可平定瓦岗,安定中原。再说我等出兵阻你,当时不正合你的心思?那次其实是在助你!”

    王世充听的半信半疑,只是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梁艳娘的手却是摸上王世充的胸膛,娇笑道:“后来事情发展到后来,却是连无上王都想不到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拥有天书,却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梁艳娘轻叹声,“很多事情,其实我也并不知情。无上王让我前来助你,只想尽释前嫌,等你成为天下明主,勿忘兴复大道之诺。你若真地不信我……不如我……现在就给了你?”

    她向前一凑,轻轻的撕开衣襟,露出白如雪的胸膛,让人色授魂与。王世充望着她的胸膛,眼中阴冷,却和看萝卜白菜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如今大战在即,怎能轻易消耗体力。梁军师,你且等着我凯旋,再和你大战几百回合。”

    王世充说完哈哈大笑,已经推开梁艳娘,转身离开帐篷。王世充并非不近女色,只是大敌当前,实在不想疏忽大意。权利的渴望远比欲望更能占据他的胸膛,出了营帐,拉过个亲信低声道:“带三百刀斧手严加看守这毡帐中的女人,若是让她跑了,你们全都抹脖子吧。”

    亲信慌忙点头,王世充却是阴毒道:“梁艳娘,你若是敢骗我,老子回来,定当把你砍成几百段喂狗!”在天上,眨眨的望着大地,残月当空,散着薄弱的光芒。积雪铺道,从骨子里面透着冷意。孙少方漫步在大街上,突然轻叹了声。

    长街凝冷,夜意正浓。他身负萧布衣的重任,却是要去巡查各个城门。

    才走了几步,蝙蝠五兄弟已经迎面走过来,身后带着十数个东都兵卫。孙少方见了。终于露出点笑容,“边郎将,几位兄弟。都来了?”

    蝙蝠微笑道:“如此天寒地冻,巡城可是辛苦地买卖。西梁王说了。让我们兄弟五人跟随孙郎将,听从你地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孙少方犹豫下。

    蝙蝠皱眉道:“西梁王难道没有说吗?”

    “说倒是说了,可是……吩咐绝对不敢当。”孙少方微笑道:“大伙都是给西梁王做事,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蝙蝠目光有些复杂,半晌才道:“孙郎将,你果然不错。”

    卢老三一旁笑起来,“少方和西梁王出生入死,可是西梁王的好兄弟……我们怎敢不分彼此?”

    孙少方摇头道:“老三。你说笑了,其实当初你们在草原之事,我也略有耳闻,对你们才是真心的钦佩。”

    三人互望,都是不由的惺惺相惜。老四目光也是露出感动,想起当初和萧布衣鄱阳湖之时,那时候地萧布衣,威风凛凛,却对兄弟极为重情,老五一旁微笑。老二却是突然道:“既然大家彼此感觉不错,天寒地冻,不如去喝点酒吧。”

    老五才要赞同,突然摇头,蝙蝠亦是摇头道:“西梁王让我们巡城,不是让我们喝酒。老二,以后这种话,提也不要提起。”

    老二苦笑道:“就算不喝酒。喝口茶暖暖身子也是好的吧?这时候巡城。实在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正有间茶肆,虽是夜深。竟然没有关门。蝙蝠看了眼,微笑道:“喝茶的主意倒也不错。孙郎将,喝碗茶吧?”

    孙少方目光闪动,含笑道:“如此也好,喝茶又不误事。几位兄弟一会都辛苦点,都去喝碗茶暖暖身子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本来就是豪爽,多年已过,仍是不减当年。十来个兵士轰然响应。蝙蝠五兄弟见状,都是相视一笑,跟随走进去。

    茶肆地掌柜见状,慌忙叫伙计沏水泡茶,孙少方却是随口问道: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歇着?”

    茶肆掌柜含笑道:“在下龙凤茶楼地老板,叫做李贵。”“我问你为何不歇着,可没有问你姓名。”孙少方笑笑。

    “这位郎将想必是少在这附近巡城……”李贵问道。

    孙少方嗯了一声,“你这茶馆我倒是头一次到来。”

    李贵微笑道:“在下有幸,当初和萧将军……也就是现在地西梁王去内城请兵出征,见到了西梁王地侠骨仁心,对东都百姓的关爱,这才白天卖茶,晚上送茶。晚了还不关门,只是因为对守城并无寸功,却想尽些心意,是以想为巡城的兵士送点茶水,代表我们茶楼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李贵说的自然而然,众兵士听了虽未喝茶,却已经心中激荡,目露感激之情,暗想平日之时,兵士什么时候又能得到百姓的如此眷顾。西梁王仁义广播,就算一个茶楼的老板都是如此尽心为守城操劳,这种城池,又有谁能够攻破?孙少方也是感动,轻叹声,“好汉子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敢。”李贵慌忙道。

    孙少方正色道:“在下真地是肺腑之言,是否好汉不是看你的出身,看你的拳脚,而是看你在大是大非、生死关头前面能否活的像个人!只要如此,就是好汉。”

    卢老三一旁喝道,“说的好。”

    众兵士亦是热血,众人说话的功夫,开水早就烧好,伙计拎着茶壶过来,老二却接了过来,将茶碗一一接过来,满上茶水,一碗碗的递给众人,微笑道:“我算不上好汉,就给众位好汉敬碗茶水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,很快的喝完了茶水,孙少方却是端着茶水出门,向黑暗中望过去,沉声道:“大伙走吧,这碗茶我慢慢的喝。”

    他大踏步的当先走去,蝙蝠五兄弟都是跟在身后,十数个兵卫呼啦啦地亦是跟随。等到到了白虎门,寒风凛冽,守城地兵士见到,有人已经上前施礼道:“孙郎将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点头。和众人登上城楼,突然听到北方有厮杀声传过来,不由微愕。可他职责是巡视白虎门。一时间不能擅离。

    厮杀声越来越厉,隐约见火光冲天。众人面面相觑,只听到长街马蹄声急骤,有巡察使飞奔赶来道:“启禀孙郎将,有盗匪遽攻上春门,魏御史有令,让各个城门的郎将各尽其责,切莫疏忽大意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大声道:“遵令!”

    他带着众人立在城楼上,靠在避风处。望着远方,若有所思。白虎门属于在东都大城西南角,南望本是伊阙山,可夜色苍苍,虽是极目远望,却还只见白色的积雪隐于黑暗之处,颇为幽暗。冷风一过,城头上的寒风已经如刀子般往衣服里面钻,孙少方突然冷哼一声,已经捂住了肚子。冷汗冒了出来!

    蝙蝠吃了一惊,上前道:“孙郎将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才是上前一步,本想扶孙少方,可只觉得膝盖一软,已经向地上跪下去。蝙蝠骇然,想要纵身跳起,他功夫本来绝佳。可用力之下。竟然咕咚倒在了地上,转瞬发现全身竟然没有了丝毫地气力。甚至连小指头都动不了分毫!

    众人见状都是大惊,纷纷站起向这个方向涌过来,只是咕咚、咕咚的倒地不停,方才一起登上城楼的那些兵士均是软倒。片刻之后,这个方向地十数人尽数倒在地上,让其中站着地那个人显得孤零零地很是突兀。

    孙少方才要发声高呼,那人迈步上前,单刀拔出,已经架在孙少方地脖子上,压低声音道:“谁出声,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还站着的那个人赫然就是老

    蝙蝠骇然,失声道:“老二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孙少方捂住了肚子,天气虽寒,汗珠子却是一颗颗的冒了出来。他和蝙蝠等人还不一样,蝙蝠还只是浑身乏力,可他不但觉得浑身乏力,而且小腹中如同几百把小刀在乱戳,饶是他坚强非常,那一刻几乎也是痛的昏了过去!

    “你……做什么?”几乎从牙缝中迸出了这几个字,孙少方额头满是汗水。“不做什么,只是要开城放一些人进来。”老二眼中闪着有些妖异的光芒,“你们都不动,谁都不会死,可是若有人敢喊的话,我就先杀了孙少方。”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,低声恐吓,实在也是因为怕走漏了风声。因为他知道孙少方在这些人眼中是汉子,而且颇有威望。所有人投鼠忌器,应该不敢喊叫。这个地方比较避风。孙少方等人上来后,都是聚在这里,城楼上虽还有隋兵,却一时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蝙蝠咬地嘴唇几乎都要咬的出血,满面痛苦之色,“老二,我没想到是你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几兄弟都是软倒在地,亦是难以置信的望着老二,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老二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。

    老二轻叹道:“不为什么,因为我不得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忘记答应过我们什么,你又受到了蛊惑?”蝙蝠怒声道。他虽是愤怒,可声音还是极低,因为他了解老二的性格,知道他说杀就杀。他宁可自己死,却也不想伤到孙少方,因为他内心愧疚。萧布衣一直都怀疑身边出现了奸细,他觉得萧布衣有些疑神疑鬼,却是不想认为孙少方是,方才一番话更让他坚定孙少方不是叛徒的念头,但是他没想到,出生入死的兄弟背叛了他们,那一刻他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卢老三亦是嗄声道:“老二,放手,现在放手来得及,你忘记我们当年立下的誓言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忘记。”老二嘴角露出苦涩的笑,“但我亦是不得已,孙少方,你很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孙少方痛的已经说不出话来,他中地毒似乎还和众人不算一样,“我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喝茶。”老二轻声道:“我也知道你这人聪明,可能也会怀疑我,你故意端茶碗出去,就是不想喝茶,估计是出了门口后,就已经将茶倒了。可是你打破头都想不到,我在他们的茶水中下了毒,却在你的茶碗外侧下了毒粉。你只要端起来茶碗,毒粉就会贴到你手上,吸到你的鼻腔里面,你出去后,这些毒粉就你一个人享用了。等过了一段时间,就是现在的后果。所以他们不过是软倒,你现在的肚子却很痛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愕然,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下毒的方法,老二轻声道:“你不坏我的计划,我就不会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孙少方突然痛苦地笑笑,“你……忘记了……我说地话……”

    老二随口问道,“什么话?”他在众人的茶水中下毒,控制住众人,当然还是另有接应地人手,不然凭他一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控制白虎门。他其实也不能杀孙少方,最少他知道杀了孙少方,他的兄弟就会喊,蝙蝠会喊、卢老三会喊,他实在太了解这些兄弟,太了解这些热血的兄弟,他们都是不把自己性命放在心上,轻生重义,所以他要用义暂时控制住兄弟,他要等人接应!想到兄弟二字的时候,老二多少还有些愧疚,可电光闪念中,老二突然脸色微变,他已经明白了孙少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孙少方在茶肆中就曾经说过,是否好汉,不看出身拳脚,而是看你大是大非、生死关头前是否活的像个人!

    孙少方性格极其侠义,侠义的人绝对不会畏死,老二才想到这里,孙少方已经用尽全身的气力喊道:“有奸细!”

    这声喊凝聚着不屈,凝聚着勇气,凝聚着决然,凝聚着一个人生死关头无怨无悔的情义!

    声音响彻城楼,刀光飞起!

    只是这一刀下去,是否为生死别离?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