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八五节 兄弟(再求月票!!)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冬夜凄冷,冰霜满地。

    东都外城没有想象中的混乱,甚至很多百姓已经早早的进入梦乡之中。上春门虽然不时的有厮杀声传来,可百姓们相信盗匪绝对不会攻打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感谢西梁王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西梁王,内城不见得有事,但是外城多半早在盗匪的肆虐之下。当初孟让带兵杀入集市之时,百姓人心惶惶,只怕天下这最后一块安宁的地儿也是生灵涂炭,好在西梁王赶到,不但杀了孟让,还将盗匪赶出东都,一直将瓦岗军困在了洛口,没有西梁王,就没有东都的安宁,甚至是,睡个好觉都不可得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念头,虽然听到厮杀,但是百姓还是很放心,亦没有骚动,九营连环凝聚着他们的心血,是他们亲手所建,他们相信盗匪攻不破他们亲手建筑的防线!

    萧布衣骑马踏过长街,抬头望着残月,眉宇间带着些不解和落寞。

    董奇峰死了,死的让人觉得不明不白,元文都离死不远了,却带不给他些许振奋。如果说东都争斗不过是天下角逐的一步棋的话,元文都只能说是东都角逐的一步棋而已。

    元文都败了,萧布衣胜了,但是大局还是混沌初开,谁输谁赢还是说不明白。冷风吹过,萧布衣难得的清醒。

    史大奈默默的跟在萧布衣的身后,突然问道:“西梁王,这世上……孙少方这种人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扭头望过去,见到史大奈悲伤的脸,不想这种粗犷的汉子也有如此细腻的心思,“大奈。不是少,是……很多时候,我们没有去发现。最少……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史大奈扭过头去,“像孙少方这样活在义气真情中的人,很累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累是你的感觉。”萧布衣沉吟道:“只要他不觉累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史大奈应了声,细细地琢磨着萧布衣所说的话,浅显中带着世情,同情中带着谅解,不由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见史大奈。却为他感慨。史大奈对孙少方的所作所为也是感同身受,想孙少方是和师父走了不同的道路,史大奈和他父亲亦是如此,更悲哀的是,史大奈到现在还不知道父亲是哪个!

    史大奈自从被符平居打了一掌后,变的更加沉默。本来一个内向的汉子更少言语,他只是默默的做事。再不提寻找父亲一事,萧布衣有心劝解,却亦是无从说起。萧布衣知道,他跟在自己身边,只是为了报恩,可史大奈显然并不快乐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内城后,很快到了徽安门,这里还是寂静一片。可却是伏着黑压压的隋兵。均是严阵以待,如同白虎门前般。见到萧布衣亲自前来,隋军均是精神大振。原来元文都早就收买了守卫徽安门地郎将,只等起事的时候放王世充进来,白虎门亦是如此。萧布衣其实早就查明,只是不想打草惊蛇,这才一直隐而不发。内城平乱的时候,萧布衣、卢楚、魏征三人早就同时派人拿下了这两个城门的守城郎将。然后再诱使王世充的兵马进来。王辩、王玄恕果然中计,杀入城中,结果中伏身死,可按理说这时候王世充也应该发动,但是徽安门外却是迟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萧布衣已经觉得事情有变,却不焦灼,只是登上城楼向外望过去,只见到夜幕深深。隐见北邙山的轮廓。白雪皑皑,寒风刺骨。野外少见生机。

    王世充这人奸狡无比,他难道嗅到什么危机了?萧布衣暗自琢磨,想着自己所有的圈套设计,一时间不明白哪里出了差错。

    又等了小半个时辰,萧布衣轻叹声,才要吩咐下去,就有兵士急匆匆地赶到,“启禀西梁王,魏御史有事请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让魏征上了城楼,都看到彼此的摇头。魏征沉声道:“西梁王,我只怕事情有变。上春门的盗匪蓦然撤退,前来假装救援的郭善才亦是消失不见,我已派人出去探寻动静,一时间还没有他们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“王世充诡计多端,我们这诱敌之计对王辩倒是好用,可毕竟还是没有骗过王世充。只是眼下是他唯一取得东都的机会,他怎肯轻易错过?他能忍住不来,只有一个解释,那就是他确实得到不利的消息,这才偃旗息鼓,但又是谁把消息透漏给他的呢?”

    魏征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苦笑,萧布衣突然道:“把老二等人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二被带过来地时候,五花大绑,其余地四兄弟亦是缚着双手,萧布衣见了,不由皱眉道:“谁让你们绑的?”

    有亲卫胡彪上前道:“西梁王,这非我们要求,而是边郎将自请被绑。”

    胡彪等人本来是孙少方的手下,一直亦是跟随萧布衣,虽是没什么耀眼的功劳,可一直以来忠心耿耿,并无过失,亦是得到萧布衣的提拔。

    萧布衣缓步上前,为蝙蝠解开绳索,轻声道:“你等既然无错,不必受绑。”

    蝙蝠却是缓缓的跪下来,“西梁王,老二叛变,我等罪不可赦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为难,知道他们兄弟情深,多半又会为老二求情。可他实在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老二,任何手段都是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不等萧布衣回话,老二已经冷笑道:“蝙蝠,我不需你为我求情!”

    众兄弟都是脸上变色,卢老三已经忍不住大声道:“二哥,你怎么如此对大哥说话?”老四老五也是诧异,他们知道老二叛变后果的确异常严重,如果设身处地来想,他们要是萧布衣,也绝对不会让老二活下去,可他们不是萧布衣,所以他们还想为老二争取一丝生机。他们是兄弟,同生共死的兄弟!蝙蝠自缚双手当然就是希望萧布衣网开一面,但没想到老二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蝙蝠脸色苍白,“老二,错了就错了,好在没有酿成大错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蝙蝠,你说错了。”老二冷漠道:“我没有错,我做地一切,都是心甘情愿!自己做的事情。自己当然就要担当,你们想要成全大义,难道想把恶名推到我身上?”

    蝙蝠一时间愕然无语,老四虽是沉默的汉子,也忍不住怒声道:“二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大伙为你好,难道还错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然也没错。”老二眼眸中闪过黯然。转瞬抬起头来,讥诮的望着萧布衣道:“西梁王,我现在还没死,当然是因为你有问题想问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半晌才道:“你说地不错,我想问你,自从你等得袁先生的推荐来跟随我做事,我萧布衣哪件事做的不对,这才让你执意想要推翻我呢?”城楼上静寂一片。呼吸可闻。魏征欲言又止,卢老三却道:“西梁王……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老二截断了老三的话头,“这里没有什么对错之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如真地如此不分黑白,你……真地很让我失望。想我萧布衣几番浮沉,可最少做事少为飘渺,只求百姓安乐。我不敢说什么义气深重,但是我……”他伸手一拍胸口道:“最少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!萧某问心无愧,活着足矣!”

    蝙蝠嗄声道:“萧老大。你说地不错,是我们有负于你,你愿杀愿剐任由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说,其余三兄弟都是默然,知道蝙蝠已经放弃了为老二求情的念头。=

    老二目光有些古怪,又有些感喟,良久才道:“这世上,不止有良心。还有责任。再说成王败寇。也不用考虑很多。西梁王,我知道你有事情问我。但是我只想告诉你,这件事只是我一人地主意,和旁人无关。你现在或许很奇怪,为何只有王辩来攻,王世充却没有动静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“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老二淡然道:“只因为你们下手还是早了一些!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问,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老二抬头望向天空,“王世充做事谨慎,自然不肯轻易送死。他让王辩、王玄恕攻打白虎门,却还是留了一手。他让我若是事成后,以五彩烟火为号,通知他可行。可我还不等事成,就被虬髯擒住……后来你们将计就计,诱使王辩、王玄恕进城,我的五彩烟火自然没有放出去……王世充既然没有看到,怎么会进城?不过现在再通知你也是无济于事,我想以王世充的性格,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么一步,也没有想到王世充小心如斯,不由暗自皱眉,蝙蝠几兄弟听到老二将前因后果介绍一遍,却都是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老二又道:“当然我背叛你还不止这一件事情。当初你出计离间瓦岗,本来消息极为的隐蔽,可却是动用了我们五兄弟。他们在为你竭尽心力的时候,却不知道我早就将消息通知给了符平居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卢老三怒喝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可神色痛苦不堪,老二却是脸色不变,“我什么都知道,我把这些事情和西梁王说了,却是想告诉他,所有事情均是我一人所为,和其余的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目光闪动,“你和符平居又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老二淡淡道:“什么关系又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突然想起一事道:“原来当初皇甫无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皇甫无逸也是我弄疯地。”老二一语石破惊天,众兄弟又是大惊。

    萧布衣轻叹声,“我一直都是觉得奇怪,皇甫无逸毕竟是经过大风浪之人,为什么莫名的会疯,我当时还没有多想,可没想到原来还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毕竟还知道一些事情,可我们不想你知道,只怕他终于忍不住会说出来。正好你想要逼问他说些什么,我就将计就计在他饮食中下点药物。逼疯了他。”老二淡然道:“现在……西梁王……你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蝙蝠几兄弟脸色如土,暗想只凭这三件事,萧布衣如何处理老二都是正常,而且萧布衣若真是心狠手辣,为除后患,他们几兄弟也是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可到了这时候,他们却已经少考虑自身的事情,每个人都是怔怔的望着老二,想起往事如烟。一时间都是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一个人如果到连名字都不想提起的话,那他无疑受到太多的挫折和伤痛,甚至想要忘记过去地一切一切。而五个人均是不提及过去,那无疑意味着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老二,一时间竟然不知再问什么,扭头望向蝙蝠,见到他脸色惨然。萧布衣摇头道:“我还想问一句,你为何如此爽快地告诉我这些?”

    老二嘴角终于露出凄凉地笑,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我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话突然断断续续起来,几兄弟还没有醒悟,萧布衣却已经感觉到古怪,霍然抬头望过去,见到老二嘴角已经流出了黑血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凛然,“你中了毒?”

    他话音方落。蝙蝠已经扑了过来。一把抱住了老二,嘶声道:“为什么?难道这么多年,你还放不下?”

    那毒药发作的好快,转瞬老二脸上已现黑紫之色。萧布衣转瞬明白过来,原来老二已有死志,想必是口中早有毒药,这时候才咬破服下,只是他既然要死了。为何还是说的如此明白?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老二的脸色,已经明白他已经必死无疑。只是不由的苦笑,这一晚内,他两次面对两个人死亡,均是死的干净利索,没什么留恋。

    老二双目已经无神,嘴唇喏喏的动了两下,声音低微。蝙蝠已经贴过去去听。萧布衣耳力精湛。倒是听地清楚。老二临死地时候只是说,“对……不……起。”

    他头一歪。已经无力的软了下去,再没了声息。可这前一刻,这个默默无闻,甚至连名字都不让人知道的老二,却几乎做了一场惊天动地,扭转乾坤的事情!

    他若成功,东都就会易主,而且直接的能影响以后天下的走势。可他终究还是失败了,做事默默无闻,死地默默无闻,干净利索的死去,却留下了难解地疑念,萧布衣望着他发黑地那张脸,突然想起了那个雪夜,大火熊熊下,安伽陀声嘶力竭的喊着,他们一定会找到你地,一定!

    那句话现在想起来,还是不寒而栗,萧布衣几次都已经遗忘,却是几次不经意的再次想起。===他一直以为自己和太平道没有关系,实际上,这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太平道早就渗透到他的各个方面,或协助、或策反、或帮助、或打击。太平道并非如山如岳,立在那里就让你见到,他们如水如风,总是在你不经意地时候和你擦肩而过!

    寒风中,蝙蝠脸上抽搐,泪水一滴滴流淌下来,只是喃喃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卢老三几个人也顾不得太多,都是围了过来,默默地流泪,悲哀之情难以抑制。就算他们知道这悲哀可能引起杀身之祸,可他们已经不在乎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轻咳一声道:“魏御史,把老二的尸体埋葬了,其余的事情,都不用追究了。一会儿到我府上,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魏征应了声,萧布衣缓步下了城头,只听到哽咽之声依稀传来,不知为何,突然想起一句话来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!

    走了几步,寒风一吹,冰冷入骨,萧布衣听到哭泣声,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想明白一晚上萦绕的疑惑。董奇峰觉得对不起孙少方,老二亦是觉得对不起几个兄弟。他其实要死早就可以死,他来见自己,不是为了求生,而是为几个兄弟求生。他故意对兄弟冷漠,故意撇清关系,故意说出此事和几兄弟无关,故意对他萧布衣说出事情的真相。老二很骄傲,可骄傲的外表中却是埋藏着卑谦的愿望。

    他希望自己死了。兄弟们忘记他,他希望自己死了,兄弟们能够活下来。最后的那一刻,他说出对不起,只是因为真情流露,实在地歉意。他死的那一刻,是否和董奇峰临死想地仿佛呢?

    蝙蝠他们不应该不明白,他们若是不明白,怎么会哭?他们若是不明白。怎么会哭的如此伤心?兄弟走了,再也不能回头,那种伤痛,谁能了然?

    这是个值得敬佩的对手,也是个难缠的对手,萧布衣如是的想着,踩着积雪。咯吱咯吱的响,月光跟随在主人身后,轻轻地摇着尾巴,不明白主人今天为何心事重重,有些事情,它永远无法明白!

    才回转梁公府,萧布衣就发现巧兮、胖槐和小弟都坐在那里,巧兮有些担忧。小弟打着哈欠。胖槐却是没有喝酒,只是不安地搓着手见到萧布衣回转,三人不约而同的回头,彼此望了眼,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眼袁巧兮,微笑道:“巧兮,你是个勇敢地人。”

    袁巧兮脸上容光焕发,得萧布衣一语。让她所有的担心和疲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。萧布衣拍拍小弟肩头道:“小弟,你是做大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小弟亦是兴奋不已道:“萧大哥,他们抓我的时候,我一点不怕,我的害怕……都是装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见到胖槐躲躲闪闪的望着自己,轻叹道:“胖槐,你是个痴情地人。”

    胖槐愕然。怔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萧布衣拍拍他的肩头,“回去休息吧。谁都痴情过,但是痴情要有个度就好。睡一觉,所有的事情当作一场梦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连番面对死亡,心中有了那么一刻感慨,虽知道胖槐做的过火,却从未产生责怪他念头。原来胖槐被老二蛊惑,下药要擒住巧兮、小弟要挟萧布衣,萧布衣早有察觉,却不动声色,这种事情其实怨不得胖槐,无论谁被蛊惑都是失魂落魄,萧布衣当初虽是斥责胖槐,却还不忍他内疚,这才在大兴殿说胖槐根本没有下药。胖槐清醒后,对于所发生的一切一直都是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胖槐嘴唇喏喏动了两下,“少当家……我错了……可我那时候真的入魔一样,难以控制自己……就算是现在,想想还觉得心痛!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容有些苦意,“不用担心,时间可以冲淡一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胖槐喃喃道:“我只知道,这胸口一直都在痛,越来越痛,没有缓解的时候。我要喝酒,不停地喝酒才能麻醉他。少当家,我真地很羡慕你,你什么都很优秀,又有那么多女人爱着你。我只是爱着一个,却都是得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无言以对,小弟却是大声道:“你既然知道优秀才有女人爱你,就应该去变得优秀,而不应该在这里自怨自艾!”

    袁巧兮扯了下小弟的衣袖,低声道:“小弟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总是会被一些痴情感动,袁巧兮也不例外,她虽然不赞同胖槐的做法,可却也不赞同小弟给人伤口再撒一把盐。

    小弟对袁巧兮却没有对姐姐那么畏惧,还是梗着脖子道:“他不高兴我也要这么说,胖槐……大哥,你比我大很多吧,我都明白这个道理,为什么你却不明白?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了下眉头,“小弟……你还太小,等你有朝一日真的到了胖槐这年纪,或许也会一样的糊涂。”

    小弟半懂不懂,可萧布衣发话,他还是有点畏惧,不敢多说。胖槐喃喃道:“优秀的男人,我再优秀能有少当家优秀吗?”

    “都回去休息吧,我也累了。”萧布衣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巧兮知趣的当先拉着小弟离去,胖槐却犹豫下道:“少当家,天冷了,你自己多留意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解其意,只好道:“胖槐,多谢你了,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胖槐点点头,走到厅前的时候,突然又转过身来,“当初山寨七兄弟,得志走了,莫风、箭头几年不见了,我很想念……很想念那个时候大伙在一起地时光。可是……少当家,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,可你大人大量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肃然道:“胖槐,通常愿意留下来陪你吵的人,才是真正关心你的人。我们几兄弟打打闹闹,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没什么不可原谅之事。”

    胖槐憔悴的脸上露出感动,喏喏道:“那多谢少当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缓步的没入黑暗,背影有些凄凉,萧布衣无奈摇摇头,不知道如何排解。坐了不知多久,魏征终于匆匆赶到,低声道:“西梁王,蝙蝠几人已经回来了,只是守着兄弟的尸体,还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拍身边的椅子,“魏先生,过来坐。他们地事情,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就好。”

    魏征缓缓坐下来,萧布衣却是望向远方,“我们有些地方失算了,无论如何,东都地内乱总算告一段落了。”魏征连连点头道:“西梁王,我们的确有些失算……但这些并非我们能够决定,可无论如何,王世充已经不足为惧。他虽没死,但王辩、王玄恕兴兵造反,证据确凿,我们讨伐他,已经师出有名。据我最新地消息,王世充连夜拔寨向南而去,我想多半回转江都了。西梁王巧施妙计,先除心腹大患,以后征战无忧,实在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征战无忧的时候,发现萧布衣眉头一动,以为说错了什么,没想到萧布衣霍然站起,沉声道:“孙少方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并无大碍。”魏征回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速找人去看看无忧公主,我只怕无忧公主这次有事!”持,你们很强大,打猎的手段也娴熟,白鹤那家伙已经被我们扔在锅里了,呵呵,虽然还没有肉烂,但汤还是蛮浓的,继续炖吧,让月票之火熊熊,炖熟他!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