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三八六节 招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说及无忧公主的时候,魏征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萧布衣,魏征其实很是钦佩,更觉得此人是少见的明主。自从偃师一见后,魏征就觉得萧布衣虚怀若谷,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睿智,更是有着超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。

    当然魏征并不知道,萧布衣其实是两世为人,可魏征知道的一点是,能像萧布衣这样集各种条件于一身的人并不多,可还能保持萧布衣如此冷静的更少。

    机会很多人都有,但是把握的过程中,很多人都会失去方向,这点最好的例子当然就是杨广,魏征绝对不希望萧布衣成为另外一个杨广。

    杨广其实也谦虚过,想他成为晋王之时,亦是求才若渴,礼贤下士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大臣支持他登基。可坐上皇位后,杨广一变再变,只因为权利让人疯狂,权利也让人迷茫!

    可大兴殿萧布衣只诛首恶,徽安门前更是不牵连蝙蝠兄弟,这让魏征很是欣慰。元文都最终如萧布衣所料,终究还是没有捡起那把刀来,有些人死的义无反顾,有些人却是多活一天都是好的。元文都虽然知道必死无疑,却还是不能鼓起勇气自杀,被刑部送到大牢关押。群臣见到萧布衣对元文都暂时没有诛杀,一时间都是定下心来,这种新旧势力的冲击很是强烈,一不留心都会为以后留下隐患。魏征觉得萧布衣处理地极其明智,先后和皇甫无逸、元文都两股势力冲突后,魏征已经知道,东都的顽固势力已经整顿的差不多了,这时候不适合大肆屠戮,而适宜安定民心。所以他听到萧布衣提及无忧公主的时候。还是有些担心,他只怕萧布衣因为董奇峰迁怒无忧公主,听到他说无忧公主会有事,不由诧异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问,魏征先找来孙晋和张庆。命他们拿着西梁王的手谕先去宫中去见无忧公主,若是没事,也不必多说什么,若是有事的话,马上回来禀告。

    等到安排好一切后。魏征才有空问一句,“西梁王,无忧公主不过是个落魄隋室公主,会有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怕和董奇峰反叛有关。”萧布衣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起无忧还是因为魏征地征战无忧四个字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公主,他除了怜悯外,一直并没有什么感情。感情这东西也是奇怪,按理说他和无忧公主最早见面。甚至还见过她洗澡。可他偏偏对她没有任何感觉。当初洛阳花开在花会上见过一面,到如今冰天雪地,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无忧。

    他没有挂记无忧,不代表别人没有挂记无忧,最少在董奇峰的心目中,无忧是他唯一的外孙女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在寻思,董奇峰为何要背叛他?董奇峰虽是皇室,但是杨广已死,他应该没有为皇室效忠的理由。突然想到太平道无孔不入。要是以无忧要挟董奇峰的话,倒有可能让董奇峰造反。毕竟无忧在董奇峰心目中有着极重地分量。

    魏征听到萧布衣把怀疑说了一遍,皱眉道:“如果真如西梁王所言,那太平道实在可恶。这太平道有如洪水猛兽,若西梁王有朝一日称帝,如何处置太平道还是件谨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“和太平道相处一事还是任重道远,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却是先平瓦岗再说。我得消息,我叔父萧在巴蜀一地劝说并不顺利,除了巴东郡,山南的汉川、西城、房陵三郡均被李孝恭说服,答应归顺李渊。”

    魏征失声道:“那巴蜀已有小半落入李渊之手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道:“的确如此,眼下形势对我们不利,没想到李孝恭竟然如此厉害,一张嘴抵得上数万大军。现在巴蜀其余地郡县还在观望,李孝恭亦是在抓紧时间活动。李渊要取巴蜀,用意昭然若揭,就是想要顺长江南下,取我的荆襄之地,李孝恭此人不容小窥,叔父好像应付不来好在一来天寒地冻,粮秣供应有阻,李孝恭只等春季才能出兵,二来李渊和薛仁果正激战扶风,深沟高垒,一时间无暇顾及巴蜀之地,再加上兵出散关,不能不考虑薛举断其后路,所以在我看来,李渊若能击败薛仁果,肯定要考虑来取巴蜀。只是他现在和我表面上和睦相处,不能明目张胆的动兵,不然就是向我宣战,我们若是打起来,无疑便宜了别人。可巴蜀实为荆襄关中的跳板,我只等此间事了,就要前往巴蜀,无论任何,都不能让此地落入李渊之手!”

    “可除了巴蜀之地,还有河北一角。”魏征皱眉道:“西梁王,若是击败李密,我等就处于四战之地,关中、河北、江都、巴蜀四角都是大患,我等虽坐拥中腹,但若此四地攻我,难免疲于奔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这些人若真的如此齐心,这天下也不会如此之乱。我等当求联弱除强,让他们无暇出兵最好。前几日我早早的传令下去,封杜伏威为江都总管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伏威野心勃勃,不见得能接受西梁王的册封。”魏征疑惑道。他内政虽精,但是若说领兵权谋,却是不及萧布衣,一时间不能明白萧布衣地含义。

    “杜伏威本来就欠我一条命,眼下见我修好,多半不会拒绝。”萧布衣眼中闪过狡黠地笑,“就算他不肯接受我的封赏,但是我会让人大肆宣扬,宇文化及等人必有忌惮,可让他们稍缓回转。”

    “西梁王果然妙策。”魏征钦佩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又沉吟道:“内乱隐患王世充既除。有李将军和魏先生帮我镇守东都,我才可安心入蜀,可眼下还是要先解决掉李密就好,对了……翟让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让李将军护送到了东都后,一直闭门不出,只怕招惹是非。”魏征回道。

    “眼下到了用他地时候了。”萧布衣抬头望向天空。见到天黑如墨,盘算时间,暗想王辩等人三更入城,折腾了这久,却也快到清晨。“找人请他前来。”

    魏征点头,心道现在萧布衣最大,不过这时候请翟让,只怕要把他吓死。

    虽是一夜无眠,二人看起来却都是没有什么困意。魏征得到空隙,将东都内政之事和萧布衣说明,十条建议中却有两三条是马周提出,萧布衣微笑道:“这马周的确是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魏征点头道:“西梁王选拔人才不拘一格,东都振兴可待。”

    二人谈的尽兴,魏征稳重,提出的建议多是中肯稳妥之法。萧布衣却总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。不时能给魏征启发,不由都是兴趣盎然。二人正谈的欢畅之时,孙晋已经悄然回转,低声道:“启禀西梁王,无忧公主昏迷不醒。我询问了宫女小月,听说无忧公主这些日子一直不适,病怏怏地样子。昏迷是昨日清晨地事情,可是董奇峰却不让人寻找御医,实在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有所预料。还是心中微颤。魏征却是咬牙道:“实在可恶。”萧布衣想了片刻,“这事可惊动他人?”

    孙晋摇头。萧布衣点头道:“你们做地很好,去把这事告诉孙郎将吧。记住,此事不要话于他人知。”

    孙晋点头退下,翟让却已经惶恐的前来,见到萧布衣慌忙跪倒道:“瓦岗罪人翟让参见西梁

    萧布衣伸手扶起翟让,轻叹道:“翟寨主,你我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翟让一时间面红耳赤,连声道:“罪人翟让该死,本来一直想求见西梁王,却是不得便利,今日得见,诚惶诚恐。”

    原来瓦岗内讧后,翟让、王儒信二人惶惶地赶回瓦岗寨。本来以为萧布衣会被符平居所杀,不敢有所举动,后来却听到萧布衣活地比谁都精神,这才坚定了决心,准备投靠。他们还是依照原先的计划,先去黎阳投奔了李靖。李靖果然不计前嫌,将二人好好的款待,派亲卫护送他们到了东都。

    翟让知道自己这身份,到了东都若是没有萧布衣罩着,多半会被老百姓打死,这才一直闭门不出。萧布衣一来是忙,二来也是心理战术,对二人一直没有理会。这二人到了东都,慢慢有了点悔意,觉得不受重用,翟让却没有想到如此寒冬,突然得萧布衣召见,不知道是福是祸,难免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拉着翟让的手坐下,翟让见到他举止亲热,心下稍安,自告奋勇道:“西梁王数次救我性命,翟让一直无以为报,若有吩咐,翟某必定竭尽全力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今日找翟公来,主要是有两件事情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翟公弃暗投明,可喜可贺。若天下盗匪都如翟公般明白事理,哪有什么乱世?我一直繁忙,无暇顾及翟公,还请翟公恕罪。我有意封翟公为东郡公,俸禄从四品,不知道翟公可否满意。”

    翟让听了,又是高兴又是惶恐,“有西梁王一语,在下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。”什么俸禄官阶其实已经不在翟让考虑之内,他现在只求保全性命。听萧布衣有封赏,这就代表萧布衣对他的态度,不由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其实我还真有用得着翟公地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西梁王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眼下李密大兵并列洛水,洛口仓却由单雄信、王君廓镇守。王君廓也就算了,可单雄信却和翟公交情颇好。”萧布衣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西梁王是想让我说服单雄信,举仓投靠朝廷吗?”翟让惴惴道:“这多半难办,因为雄信此人颇为忠义,他虽和我关系不差,但是他亦得李密地信任。应该不会投诚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也有所考虑。”萧布衣含笑道:“我只需要翟公修书一封,请单雄信出来一叙,至于其余的事情,我来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西梁王……想要……”翟让打了个寒噤,已不能语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翟公莫非不愿吗?”

    翟让连忙摇头,“非是不愿。只是雄信数次救我性命,只请西梁王到时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单雄信此人忠义难得,翟公放心,我绝不会害他的性命!”

    翟让终于良心稍安,萧布衣却是做事利索。早吩咐人准备好笔墨,翟让虽是盗匪,一手字却是写的龙飞凤舞,萧布衣赞道:“不想翟公还是文武双全。”

    翟让不由苦笑,暗想对不起单雄信。只是这刻早顾不得许多。等到书写完信件后,翟让请萧布衣过目。萧布衣却让魏征念了遍,翟让信中只是说一别多日,甚为想念,如今有件为难的事情还请单雄信帮忙,所以邀请单雄信来牛口峪一见。

    牛口峪在洛口仓以北,北邙山和鹊山正中。地势宛若牛口张合。是以得名。翟让不等萧布衣吩咐就选在这个地方,显然也是很有眼光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魏征念了遍,感觉不差,微笑道:“其实还有事情有劳翟公。”

    翟让苦笑,暗想这个东郡公并不好当,萧布衣倒是抓个蛤蟆要捏出尿来。可这时候推搪只怕萧布衣不满,只能光棍道:“西梁王但有吩咐,在下绝无不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那好,今日起。还请翟公跟随在我身边。想河南盗匪日多,起义却非本愿。本王一直忧心忡忡,只想还盗于农,给天下苍生个太平。可想诸盗肆虐不肯悔改,很大的原因却是顾忌重重,所以还请翟公若是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翟让闻弦琴知雅意道:“所以西梁王想带我在身边,打消那些人地顾虑,以便让那些人早日归附?”魏征听了,暗自叫好,心道萧布衣这招棋实在厉害,

    萧布衣鼓掌道:“翟公聪明如斯,本王正是此意!”他长身而起,向翟让深施一礼道:“想盗匪百姓均有妻儿老小,征战不休,不知道何日才是尽头,还请翟公助我一臂之力,早还河南安宁!”

    翟让虽不知道萧布衣几分真情,可暗想萧布衣若施此政,显然要重用自己,对自己更是只有好处,没什么坏处。以后只要本分做事,说不定能得个善终。见到萧布衣施礼,慌忙站起来还礼道:“既然西梁王看上我这把老骨头,微臣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等送走翟让,已经天光大亮,萧布衣一夜辛劳,却还是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吩咐魏征马上去做一件事情,安抚民心。内容当然就是宣布元文都、王世充内外勾结,罪不可赦,只是西梁王宽宏大量,只诛首恶,把元文都下到刑部处理,却是让沿途郡县通缉王世充,若能捉拿,官升三级。

    当然捉拿地希望并不算大,但最少表明东都的一个态度。萧布衣处理完一切,这才长舒一口气,多少觉得有些轻松。

    东都内斗实在让他压抑这久,这次取胜的意义不次于攻陷瓦岗。他到了东都后,只有今日开始后,才算真正的将东都掌控在手!

    这期间地过程艰辛无比,好在他终于挺了下来,微闭双眸,稍微养下精神,知道还将要迎接一场苦战,他和李密终于要到分出胜负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一人轻轻的走过来,人未到,香气先闻,萧布衣睁眼望过去,见到是巧兮,不由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袁巧兮端着托盘过来,上放香茶,见到萧布衣睁开眼来,轻啊了一声,“萧大哥……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休息吗?”萧布衣轻轻拉住她的柔荑,接过了托盘。袁巧兮贴着他的身子坐在他身边,轻声道:“你不也没睡?我别地事情做不了,只想着能和萧大哥同甘共苦也是好地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真诚,萧布衣颇为感动,伸手搂住她地纤腰,“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袁巧兮却是甜甜一笑。一时间不知说什么,只是轻轻依偎在萧布衣地怀中,感受着难得的温馨。

    良久,袁巧兮听到厅外有脚步声,霍然站起,才发现父亲站在厅外。不由有些脸红,挣扎想要站起,萧布衣却是头一回搂住她的纤腰不放。

    袁巧兮只是挣扎下,不再站起,垂下头来。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迟早会嫁给萧布衣,可在旁人面前还是不习惯,尽管这旁人是她地父亲。

    袁岚缓步走进来,脸色肃然,并没有去望女儿。屈膝跪倒道:“西梁王,在下用人不察,生出祸患,还请西梁王重责。”

    袁巧兮这才一惊,蓦然想起蝙蝠五人原本是父亲找到地人才,引荐给萧布衣,如今有人背叛。那父亲的确也有错处!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终于放开袁巧兮。站起走过来,扶起袁岚道:“袁先生,很多事情难以预料,我知你已尽心尽力,但是人心难测,也非你能控制。本王对你,并无半分责怪之意,巧兮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袁巧兮羞涩站起。“爹……萧大哥说没事。一定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伸手握住袁巧兮地手,微笑道:“袁先生。瓦岗溃败在即,我当初说过,瓦岗溃败之日,就是我迎娶令千金之时,还请袁先生早日准备,若是我到时娶不到令千金,那可真要重责袁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大笑起来,袁岚舒了口气,沉声道:“多谢西梁王宽宏大量,我定当精心准备,不让西梁王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我还有一事要请袁先生帮手。”萧布衣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西梁王但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蝙蝠五兄弟……现在只有四人了,过几日我想带他们出外行事,还请袁先生替我提及一声。”

    袁岚目露钦佩之意,抱拳施礼道:“遵令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件事,就已经安抚了袁岚,第一件当然是如约迎娶袁巧兮,让袁岚放心,第二件事情却是表示还会重用蝙蝠几人,只请袁岚去开解四人,袁岚深谋远虑,如何听不出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魏征这时又从厅外赶来,见到三人在一起,微愕片刻,袁岚已经看出他有要事,知趣的带巧兮离开。萧布衣有些诧异魏征为何再次返回,魏征低声道:“西梁王,百花谷的张大人派亲信传来紧急公文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微凛,不知道张镇周出了什么意外。见到书信红漆火印,郑重非常,拆开观阅,只是看了几眼,脸上难抑喜意道:“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魏征一直见到萧布衣的沉稳冷静,少见他如此欣喜地时候,不由诧异。萧布衣却是把公文递给了魏征,魏征只是看了眼,亦是露出喜意,“想西梁王广施仁义,这才能得如此结果!本以为会是一场鏖战,可眼下看来,瓦岗倒颓在即。只要我等能够推波助澜,想破李密大军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却是燃了书信,沉声道:“魏征……火速帮我去做一件事情……你去通知裴将军,让他如此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吩咐下去后,魏征再次离去,萧布衣却是头一次在大厅内走来走去,时而皱眉,时而喜悦。等到日头升起之时,萧布衣这才长吸了一口气,准备走出。阿锈和周慕儒却是窜了进来,急声道:“萧老大,胖槐走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,“他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没有说。”阿锈摇头,却递过来一封书信,上面简简单单的写个几个字,我走了,莫要管我!

    周慕儒关切道:“要不要我们去找他?”阿锈却是冷声道:“还找个屁,让他去死好了!这个死胖子,有没有点脑子?现在我们本来就是事情多地数不过来,他不帮我们也就算了,还不停地给我们找麻烦,过去的事情萧老大并不追究,他不知道反悔,一错再错,这样地兄弟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周慕儒少见阿锈如此恼怒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萧布衣轻叹声,“天要下雪,娘要嫁人,随他去吧。阿锈说的不错,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我们可以照看胖槐一时,却是照看不了他一世。”

    两兄弟岔开话题道:“老大,要做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萧布衣精神一振,沉声道:“出征!这次却是真正的出征!现在……已经到了铲除瓦岗的最后时刻!”血染成暗黑之色,只见到东一簇西一簇的断刃残旗,点缀着惨烈的战场。

    大旗猎猎,洛水两岸均是严阵以待,李密心中却升起了惶惶之意。

    他是个自信地人,少有如此不安地时候,可征战的过程,萧布衣竟然一直没有出现,这已经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这次萧布衣又和他耍了个花枪,萧布衣目的何在,他并不清楚,这让他又有了受挫之感。

    从昨日到今日晌午时分,隋军的步兵骑兵遥相呼应,已经和瓦岗军交锋数次。隋军没有占到上风,但是瓦岗军亦是没有得到好处。

    双方兵力纠缠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李密本来并不着急,他来这里的目的并非求胜,眼下对他而言,最为关键的就是缠住萧布衣的大军,不让他回转东都即可。只要纠缠几日,到时候王世充取得东都,瓦岗军自然不战而胜。可总是见不到萧布衣的影子,让他直觉中认为,萧布衣这次又耍了个花枪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