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九一节 崩溃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铁甲重骑兵出现的时候,一如既往的炫目灿烂。

    他们持的盾牌显然经过特殊的处理,每次出阵的时候,只是巧妙的利用太阳光,就能造成让人震撼的场景。

    还在坚持的瓦岗军,在见到重甲铁骑兵出来的时候,脸上已现惧意,最后的信心已经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重甲铁骑兵并非第一次出现,当初北邙山出现的时候,就以摧朽拉枯之势扫荡了瓦岗骑兵,这次蓦然再次冲出,对瓦岗军的震撼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不但瓦岗军,就算李密不远处的骑兵见到这种装备的骑兵,也是终于有了骚动。

    那些骑兵一直都是稳如泰山,隋军数次出铁骑,都没有引起那些人的戒备。这些铁骑虽在瓦岗内军之中,却显然并不听从李密的号令。骑兵为首一人,颌下胡须针扎般突出。此人马上凝立,背负铁弓,双眸有如鹰隼之目,透着桀骜的光芒。凛冽的寒风中傲然不羁,不以寒冷的天气为意,不以众多的瓦岗军为意,甚至也不以锐利的黑甲铁骑为意。

    当黑甲铁骑被瓦岗军所困的时候,此人甚至露出点轻蔑之意,当见到隋军舍生忘死的护卫铁骑的时候,他才稍微有些动容。可这些还是不能引起他足够敬意,他甚至觉得这些人就让李密疲于奔命,李密或许也是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!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跟着两骑,马上的两个汉子一样的魁梧,一样的剽悍,只是望着身前那人却是不禁地露出敬意。

    等见到隋军再出黑甲铁骑的时候。为首那人才是稍微皱下眉头,“万彻,隋军这样的铁骑有多少?”

    他一直最关心的就是隋军的黑甲铁骑,以他敏锐的目光来看,这种骑兵的战斗力的确要远远胜过瓦岗军的骑兵,但由于黑甲铁骑兵没有展现出应有的能力,他觉得要是同等数量相斗,他地骑兵胜出这种黑甲铁骑兵并没有太大的问题。但是让他皱眉的却是隋军黑甲铁骑兵的数量,他手下地骑兵虽精虽猛,个个以一当十。但是精了,就不见得多,多了难免龙蛇混杂。可黑甲铁骑保持精猛,还有如此磅礴的数量。就让他难免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那人身后一脸稍圆的汉子道:“回总管,他们眼下最少出了五千地铁骑……并不算隋军编制内的铁骑。萧布衣手下指挥的十分狡猾,从我们的角度来看。一直看不出他到底还埋伏着多少铁骑兵……但是根据我的估计,他们地铁骑兵已经出了大半,不过……瓦岗军亦是出动了八成的骑兵。”

    他前面说地含含糊糊,但是为首那人却听的明白,隋朝府兵中本没有这种训练有素的铁骑。这些力量显然是萧布衣独自拥有!他们能明白这点,只因为他们对府兵制亦是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轻叹道:“能训练出这么多铁甲骑兵。萧布衣的野心,由来已久!”

    圆脸汉子点头道:“总管,的确如此,想总管也是处心积虑这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彻,不得无礼!”旁边那个脸方的汉子训斥道:“你怎可对总管如此说话?”

    为首那人笑了起来,“万钧,无妨事,我就是喜欢万彻的心直口快。”

    方脸汉子苦笑皱眉,为首那人却已经叹息道:“其实万彻说的不错。若没有争夺天下的机心。如何会蓄积如此磅礴、训练有素地骑兵?我苦心孤诣这久,带来了半数燕云铁骑。可不过千余之多,这个萧布衣,真地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,颇为感慨,方脸汉子却已经沉声道:“总管,想他们虽是骑兵众多,但是我们的更加精锐,想总管当年只带十八铁骑,就击败突厥兵数千兵马,这种能力岂是他们能够具备?他们地这么多铁骑,不可能同时出征,我们今日吃掉他们一千、明日再吃掉一千,不信不能击败他们。”

    为首那人微笑起来,“万钧所言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不出兵吗?我们可是答应过李密……总管也答应过我们。”圆脸汉子低声道。他显然也不是一味的鲁莽,知道有些话不能说的太直接。||||

    方脸汉子又是忍不住想要呵斥,为首之人却一摆手,“万钧,万彻说的并没有错处,做人……有付出当然需要有要求,做丈夫……当求一诺千金,我答应过你们的事情,一定会为你们做到!”

    “谢总管。”万钧、万彻齐齐抱拳,脸上既有感激,又有悲痛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却道:“我们一直不出兵,只因为李密还有实力,你们两兄弟切记一点,我等的兵力贵精不贵多,不可轻易折损。出兵和做人一样,适宜雪中送炭、不必锦上添花。锦上添花于事无补,雪中送炭才能本小利大。”

    圆脸汉子还没有醒悟的时候,方脸汉子已经道:“总管的意思是,我们要以最小的损失博得最大的利益,现在出兵,会让李密并不领情?”

    为首那人点头道:“万钧果然聪明,不过眼下时机已到,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见到对面射出一道黄色的光华,然后看到隋军出动的重甲铁骑兵,不由失声道:“拳毛,怎么会是拳毛?”若,就算瓦岗军要崩溃,他都是无动于衷,毕竟瓦岗军和他并不相关,可见到隋军阵仗突然奔出重甲铁骑兵,还是忍不住失声而呼。

    方脸汉子亦是震惊重甲铁骑军的声势,可还是不忘记问一句,“总管,什么是拳毛,这些马儿好像很丑。但是怎么负重如此惊人?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常年在马背上征战,对马儿更是情有独钟,是以一眼就看出对方马匹的特异之处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苦笑:“拳毛是一种杂种马,长的虽是丑陋,可负重惊人,正适宜重甲铁骑,我没有想到过,这马却被萧布衣买了去。此马产于西域的权于麾国,我当年志在天下名马,不停的派人出去打探。我有一手下,到权于麾国地时候,发现这种良马,苦于手上无钱。承诺国主要买,请他等候一时,这才千里迢迢的回转通知我。我当下筹集重金去买。没想到再到权于麾国的时候,千余马匹竟然被人扫荡一空。那国主唯利是图,不信承诺,却是把马儿卖给了别人。我当时只打听到是一商人买去,可就再也没有了下文。对于这件事。我一直耿耿于怀,可事隔数年。也就淡忘了,却没想到这些马儿竟然被萧布衣悉数买去!萧布衣呀……萧布衣,你心机之深,蓄谋之久,实在让罗某人汗颜!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功夫,重甲铁骑兵已经杀入了瓦岗的左翼,眼看瓦岗军已不能支撑,圆脸汉子慌忙道:“总管,雪中送炭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为首那人却是缓缓摇头。“没用了。萧布衣重甲骑兵一出,我等就算参与进去。也是难挽败局,这种骑兵非正常途径能够抗拒。好在我等还有时间……保存实力,等待下次再战就好!”

    他身后两个汉子错愕非常,没想到千里迢迢赶来支援,总管竟然坚持不出兵。不过他们对总管都是钦佩非常,都是点头道:“谨遵总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洛水河上突然静了片刻!

    伊始战争到现在,洛水河上就从来没有安宁的时候,风声、杀声、锣鼓声交织在一起,已让所有人的脑海麻木不仁,都觉得这种嘶喊鼓声是再正常不过的声音,可蓦然鼓声一停,反倒让所有的人不算适应。

    黑甲铁骑轮番冲击瓦岗军地阵仗,等到重甲铁骑再次冲击的时候,瓦岗军终于无力支撑。左翼的瓦岗军一直得不到支援,心力憔悴,秦叔宝眼睁睁的见到瓦岗军被屠戮,却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他数次举旗击鼓传令,请求李密出兵支援,可李密迟迟没有动静,不由让他心灰意冷,左翼地瓦岗军支撑已经到了极限之地,再被重甲铁骑一冲,溃不成

    秦叔宝已经放弃了擂鼓发号司令!洛水河上这才突然安静片刻。秦叔宝知道,擂鼓已经没了半分作用,兵败如山倒,左翼的瓦岗军完了,自己完了,瓦岗也完了。放弃的那一刻,秦叔宝脸上有了平静,脑海一片空白,他已经完成了对母亲地许诺,无论旁人如何看他,但他问心无愧!

    生也好,死也罢,他已然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左翼瓦岗军的崩溃可以说是影响到了整个战局,两军相持到如今,比拼的是毅力和坚持,比拼的是看谁能先击败对手的弱处。

    隋军数次冲锋,连环地重拳终于抢先一步击溃了瓦岗军,左翼溃散,铁甲骑兵反倒退却,重甲骑兵亦是如此,只是步兵士气再起,在号令的指挥下,向右翼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右翼瓦岗军几乎瞬间崩溃!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在坚持,他们本来是弱势,他们一直坚持配合外围地骑兵剿杀铁甲骑兵,可没想到隋军如此悍然不畏生死,到左翼瓦岗军崩溃之时,他们甚至还没有机会杀到铁甲骑兵近前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隋军突然杀到,右翼的瓦岗军亦是溃败,尽数向洛水东岸退去,那里还有他们的援军!

    铁甲骑兵抽刀而立,一直沉默无言,等到瓦岗步兵退败之时,这才缓缓发动,他们并不追赶瓦岗军,取的却是方才围剿他们的瓦岗铁骑。

    他们要亲手击溃这些铁骑,证明他们的所向披靡!

    马蹄沓沓,渐渐变的急骤,刀光霍霍,转瞬如雪花翻飞。铁甲骑兵灵活的运用他们策马的技巧,在已经开阔地场地上纵横驰骋,本来静若处子地铁甲骑兵,在最快的时间内已经奔若游龙!

    为首那人本来脸上一直淡漠不屑,可见到铁甲骑兵蓦然发动冲锋,不由微愕。喃喃道:“原来他们方才不过是诱敌之计?”

    那人对铁甲骑兵地轻视也是大有原因,原来以他经验来看,铁甲骑兵方才本当在被包围前杀出,可他们慢了一拍,显然抓住战机的能力不够。两军对垒,机会转瞬即逝,岂能容你一再错过!但他见到铁甲骑兵蓦然启动,气势汹汹,不由又对方才地判断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他观察铁甲骑兵之时,方脸的汉子突然道:“总管你看。”

    为首那人抬头望去。只见到隋军阵营中突然有浓烟升起,滚滚的直冲霄汉,不由大惑不解,“隋军营中失火了?”

    可问过之后。那人就知道不切实际,那个方向离隋军营寨还远,放火究竟是为了哪般?

    他蓦然才发现。不置身在局中,永远不知道李密承受的压力之大,他一直都以为他的燕云铁骑铁打一般,极为冷静,可面对前方的隋军。却更觉得他们的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所有的步骤看起来都是精心策划,环环相扣。热血中有着冷血在操纵。他不能不佩服指挥隋军将领的镇静,他甚至想要见见隋军领军之人,因为他知道他们就算错过这次,下次还会再见。方才一番鏖战后,他已经认为隋军放火并非无因。

    “总管,怎么办?是否趁虚而入?李密已经让我们进攻!”圆脸的汉子还不想放弃进攻地念头。

    总管望过去,发现李密那方果然有请出兵的旗号,可这时候情况不明,他如何会妄自动兵?眼下和隋兵作战。李密的兵力不停的填进去。而前方却好像是个无底地窟窿,到底有多大的容量。谁心中都是没底。

    溃败的瓦岗军已经全盘地撤到了洛水河东岸,鏖战了一天的功夫,所有人米水未沾,只凭毅力坚持,可战斗看起来已经接近了尾声。

    李密见到援助的铁骑纹丝未动,不由暗自咬牙,脸上更见阴沉。不得魏公号令,洛水东岸的瓦岗军还是屹立不动。

    秦叔宝、李文相、张迁等人纷纷溃败,洛水河两岸,只余寒风凛冽,只见遍地的溃兵。铁甲骑兵已和李密内军骑兵剿杀在一起,瓦岗骑兵失去后援,开始连连败退。

    他们奉若神明地魏公,看起来已经束手无策,无力回天。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如果这时候回转去守洛口仓,还能苟且残喘几天。

    “魏公,现在撤还来得及。”张迁拍马赶到,惊慌失措道:“如若魏公设两路兵士掩护,我等回转洛口仓坚守,胜负犹未可知!”

    李密心意稍动,还在琢磨隋军中烟火的含义,他毕竟还是人,不是神。亦和杨广一样,一帆风顺地时候,只觉得天下无事不可为,可连番受到打击后,也已经乱了分寸。身边的人的一个个离开死去,他只感觉到孤单寂寞!他一直没有将兵力全部压上去,只因为再没有了信心,只怕最后的大军再失败,那可是一败涂地,难以挽回。突然见到张迁脸上骇然之色,不由心中一寒。张迁脸上满是绝望惊惧,直勾勾的只是望向他的身后

    李密霍然回头,见到一切如旧,可蓦然觉得不对,抬头望天,只见到远处浓烟滚滚,正是洛口仓的方向,不由心头狂跳。

    这时远方奔来一骑,浑身上下有如血人一般。那人精壮非常,可在马背上已经摇摇欲坠,见到李密嗄声呼道:“魏公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已经摔下马来,李密却是飞身离鞍,空中拖住了那人,急声道:“建德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汉子正是蔡建德,亦是李密的死党,李密出征,他却是留守在洛口仓,见到他浑身浴血,李密只感觉热血上涌。

    蔡建德嘶声道:“魏公,大事不好,洛口仓失陷了。”

    李密晃了两下,嘴角抽搐下,“怎么可能?单雄信、王君廓呢?”

    蔡建德悲恸道:“单雄信不知所踪,程咬金却是叛投隋军,带张镇周大军从百花谷的方向攻入。裴行俨偷袭洛口仓,王君廓中计身死,隋军派精兵数千从东北沿山路绕过虎牢。径直袭击洛口东北。隋军加起来有数万之众,两路夹攻,已经一举攻破洛口仓!”

    李密又晃了两下,眼前充血,突然喝了声,“天亡我也!”

    他喝声未毕,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,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!

    蔡建德奋起力气,反手抱住了李密,嗄声道:“魏公。你不能倒!魏公,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周边兵将见到李密晕过去,不由一阵骚动,这骚动宛若宁静地水面上投了块石子。不安成涟漪向远方扩去……

    瓦岗铁骑亦已败退,隋军已经开始整顿兵士,列方阵而行。向洛水东的瓦岗军逼过来。铁甲骑兵、重甲骑兵并不急躁,再次隐于步兵两翼,有如巨掌张开,准备给瓦岗军最致命地、最后的擘击!

    隋军人未到,声先闻。并非冲锋陷阵的口号,却是异口同声的唱起歌来。

    “瓦岗儿郎心惶惶。日日夜夜难安详,归盗于农天下望,西梁王,劝周详!放下刀枪,活命可望、再不悔改,命丧荥阳!黎阳早失,洛仓方降,回头望望,投降为上!”

    歌声伴随着脚步声震撼洛水。所有的兵士都已经齐声高唱道:“黎阳早失。洛仓方降,回头望望。投降为上!”

    歌声铺天盖地的传来,瓦岗军本来还有不知洛口仓已失,扭头望过去,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只见到洛口仓浓烟滚滚,他们瓦岗的根基不知何时,已经落入了隋军之手!

    歌声再响,传遍洛水,震撼北邙,瓦岗军宁静片刻,然后哗的一声响,整齐的阵仗已经四分五裂,瓦岗众溃!

    李密昏迷只是片刻,转瞬就已经清醒过来。只听到四周歌声萦绕,突然想起当年围困张须陀一事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,不亦是派兵士这般地唱法,那时候,他就用的这招彻底的瓦解了齐郡子弟兵的军心,那时候,他就用地这招,逼死张须陀,奠定了无上的地位!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不过一年多的时间,萧布衣把这招完全地用在他李密的身上。萧布衣……是想为张须陀报仇吗?萧布衣……他是张须陀的知己吧,虽然二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关系,李密脑海中突然涌起这么个古怪的念头,想笑,又想痛哭!

    他从未想到,自己也有想哭的时候。瓦岗众一溃,隋军已经停止了歌唱,两翼骑兵再次杀入,向瓦岗军地阵营冲来。蹄声隆隆,震撼心弦,步兵却是不急不缓的推进前行,只要前方阻挡地障碍,都会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推平。

    徐世绩虽胜不骄,仍是按部就班的用兵,萧布衣人在马上,见到瓦岗军溃散,心中没有喜悦之情,反倒有些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他知道,对他造成最大威胁的瓦岗军已经土崩瓦解,再不能聚拢,可以后呢,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。

    握着长枪,萧布衣头一次没有带兵去追击的念头,他已经厌倦了杀戮,厌倦了血腥,可他又不能拒绝血腥!他以暴制暴,而且以后还要继续下去!拔除了胸口之刺,他终于可以畅快的呼吸,目光亦能投向更广阔的天空。

    蔡建德见到隋军再次发动进攻,奋起神力将李密扔到马上,大声喝道:“魏公,快走,你才是天下之主,胜败乃兵家常事,卷土重来,鹿死谁手,犹未可知!”

    李密人在马上,望着满山遍野都是瓦岗军在逃命,望着遍地的断臂残肢,望着十数万大军,此刻还留在他身边地千余骑兵,他突然又忆起张须陀临死前说地几句话。

    张须陀无能无力,心力憔悴,上愧天子,下负兵士,卷土重来又有何用?

    当时李密还是不解,还是想不到,他不知道张须陀会自杀,但是如今的他,同样地地步,这才深切的了解到张须陀内心的悲哀。他亦是有了想死的念头,他终于明白,死亦是如此容易的事情,不过是横刀一割,再无痛苦,难的却是活下去!

    他不知道萧布衣也有了疲倦,却觉得自己有了深深的疲倦,他心力憔悴,瓦岗众已散,洛口仓又失,他只凭一人之力,再难聚集数十万之众。可就算能聚集又能如何,还不是有如今日一样的丢盔卸甲?

    卷土重来又有何用……卷土重来又有何用?卷土重来又有何用!!!

    李密大叫一声,又是吐了一口鲜血。蔡建德却是策马前来,一刀拍在李密坐骑的侧面。坐骑受惊,向前奔去,蔡建德紧紧跟随,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众兵士见到李密败退,更是慌作一团,但更多的却是追随着魏公离去,毕竟在他们看来,跟随魏公才有活路。

    一队骑兵再次从隋军阵仗中杀出,气势汹汹的向李密败退的方向追去,萧布衣目光一瞥,只见到为首一人手持混铁枪,向他的方向望了眼,寒风中,带着暖暖之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亦是心中一暖,徐世绩却已经拍马前来,微笑道:“西梁王,世绩幸未辱命。李将军大才,全盘策划所有的一切,如今已出兵追击。“穷寇莫追,李密武功高强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!二哥这样追下去,只怕会有危险。”萧布衣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总要有人追击,这等机会千载难逢。”徐世绩正色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突然醒悟过来,心中感动莫名,眼下是击散瓦岗军,收复荥阳的最好机会,李靖当然知道追击的危险,可正因为危险,李靖才没有让萧布衣亲征!

    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兄弟,不离不弃,轻生重义,光辉的时候,默默的站在阴影之处,可危难之际,永远冲在兄弟之前!

    周一,墨武求推荐票,周推榜还需要朋友们大力支援推荐票,有月票的朋友,也请投下吧,谢谢!

    推荐本都市类新书《超级位面教师》:他是一个全才,是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魔法中的精神力聚集、咒语、法力药剂、召唤术;还是修真中的炼丹、制器、修真法诀;更甚至于机甲的维修、合金材料的制造、机甲的操控;当然,他还是一个游戏高手,一个竞技高手,一个对枪械、机车同样了解的人……

    当然,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位面教师。

    他生活在都市,只是一个小人物。可是他却拥有仙人、剑圣、圣魔导、王牌师士等保镖。

    请观看《超级位面教师》,欢迎阅读,江山简介下方有直通车可以直接进入阅读面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