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九八节 劣势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江水东逝,远望群山秀丽多姿,云雾笼罩,景色之美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一叶轻舟逆流而上,行舟之人面色凝重,小心翼翼。此处水道两岸山峰陡峭奇险,江面水流湍急,水道曲折多险滩,往往是石出疑无路,云升别有天。奇中带险,险中带趣。轻舟宛若鱼儿般游走,灵巧非常。

    奇险对有些人来说是磨难,对冒险的人来说却是情趣。

    萧布衣站在舟头,望两岸群山耸立,扑面而来,却是饶有兴趣,对身边的周慕儒道:“慕儒,以后我还会来。”

    周慕儒却是愁眉苦脸,吐的已经没有了气力,摇头道:“老大,下次你砍了我的头,我也不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一笑,伸手一指道:“那面就是古之闻名的神女峰,秀丽婀娜,果然名不虚传。慕儒,你不看看,就浪费了,这机会并不多呀。”

    周慕儒抬头看了眼,转瞬又低下头来道:“我看也是稀松平常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笑,暗想若真的控制了巴蜀,以后还是要亲临三峡来沟通东都和巴蜀的关系,促进此地的经济振兴。百姓日子好过了,自然民心思安,不想叛乱。扭头望过去,见到秦叔宝只是呆呆的望着神女峰,不知道想着什么,萧布衣微笑不语,任由他自己恢复舟行急水,他们此刻却是行走在巫峡之间。

    萧布衣在东都数日。本对秦叔宝绝望之时,没有想到秦叔宝蓦然出现。而且主动请求和他南下。萧布衣大喜,并不拒绝,当下行程多了一人,也是多了个帮手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南下,在途并非一日。到了襄阳后,折而向西,顺长江北上。萧布衣见人手太多。浩浩荡荡有些太过缓慢,所以先带着史大奈、周慕儒、阿锈和秦叔宝,以及蝙蝠众兄弟简便而行,顺江而上。至于马周,就让萧铣暂时安排大船从长江西进巴蜀。

    到襄阳后,萧布衣询问婉儿一事,却得到个诧异地答案。那就是婉儿竟然没到襄阳,害的他又凭空多了件心事,只是眼下,巴蜀为重,是以请杜如晦等人派人去查婉儿地下落,想到小弟孤零零的在东都,婉儿却绝非不是放任小弟不管的人。不由更是诧异。

    秦叔宝一路沉默跟随,众人倒少有知道他在想着什么。只是众兄弟得萧布衣的吩咐,知道他心中抑郁难遣。都是朋友一样待他,却是谨慎的不提往事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目的是先看形势,再让马周前往招降,自己却是暗中操纵。这本来就是他一向地手段,如果能顺便离间李孝恭和巴蜀的关系那是最好。

    有这个念头的时候,萧布衣没有半分惭愧之意,相反他知道,李孝恭若是知道他来到巴蜀,肯定也是不折手段的阻挠。陷害、离间、分化、联合或者暗杀。就是此次西行不可分割的内容。

    所以他还是暗中行事好一些。这场对决并非两军对垒,但是彼此的阴谋诡计。尔虞我诈当然会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脉脉含情的面纱已经不能遮掩暗藏地杀机,现在大伙都知道,面纱之下,不是两情相悦,而是两虎相争。

    老四精通水性,亦擅行舟,一叶轻舟逆流而上,却也不慢。

    众人过沿江而上,过夷陵,到南津关,很快到了长江三峡。万里长江汇千流为大江,从西一路穿过无数的高山闲地,奔腾怒吼。可行到巫山之时,却被山脉阻挡,浩瀚大江宛若巨斧劈去,在崇山峻岭间冲出一条险路,一路东行,形成了雄伟壮阔,险峻迷人的长江三峡。

    无限风光在险峰,长江三峡因为两岸群山险峻,峡谷曲折,所以更加的迷人。只是老四轻舟快捷,周慕儒不识水性,却已经承受不住。他也不是没有乘过船,但均是规模巨大的官船,少有波荡,这次宛若骑在烈马身上,天旋地转,倒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众人过了西陵峡,很快到了幽深秀丽的巫峡,萧布衣和周慕儒调侃之时,轻舟正行在巫峡之内。两岸巫山十二峰屏列耸出,神女峰秀美难言,景色瑰丽,让萧布衣流连不已。

    老四却是视而不见,只是密切的关注水道,险滩暗石才是他最为关注地地方。

    过巫山后来到大宁河宽谷地带,前方就是瞿塘峡,因瞿塘峡水流更为湍急,行舟极为险恶,老四虽是水性精通,为了众人的安全着想,也建议改走陆路。萧布衣并不反对,带众人弃舟改走陆路。在巫山县城稍作休息,第二日清晨翻山而行。

    巴东崇山峻岭,崎岖难行,素来有两山相夹,望山跑死马的民谣,也就是说山路环绕,看近实远,卢老三却是早就找个本地人叫做癞头三地,请他带路赶往巴东郡城。众人的坐骑,却均是都留到了襄阳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从北到南,折而向东,积雪早已不见,四处已见郁郁翠翠,虽有凋零之像,却也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等过赤甲山的时候,向西南远去,只见到长江江面极窄,众水汇聚,激起汹涌的浪涛,正是雄霸天下的瞿塘峡,众人见到,都是暗自心惊。过赤甲山后,巴东郡城已可遥望,众人到了巴东城后,没有舒了一口气,反倒都是打起了精神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艰苦的旅程已要结束,但是险恶的争斗不过是刚刚开始!

    萧布衣立在巴东城前,目光向西望去,只见到长江北岸高耸的山头上,有飞檐楼阁,那就是天下闻名地白帝城。

    想起李白地千古名句。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写地正是萧布衣相反的路程,那时候李白应该是心情愉快,舒畅喜悦吧?他是千古名人,和自己地意境却是截然相反,想到这里,萧布衣再次有种时空错乱之感,正正装束。已经踏入了巴东城。

    巴西郡和巴东郡相隔三郡,分别是宕渠、清化和通川。

    清化,通川向北接连数郡,如今均在唐王李渊的势力范围之内。宕渠在巴东以西,过宕渠后就是巴西郡,巴西之上的郡县叫做义城郡,这两郡都是苗人势力庞大。如今并未归李唐所有。

    巴西、义城两郡以西就是剑门关,是入蜀的要道,若是不取两地,入蜀难过登天,若是不得此地苗人的支持,就算入蜀,也不能长治久安。

    苗人在巴蜀之地势力极大。就算关中地李渊,陇右薛举都是以招安为主,不敢轻易以武力镇压。当初薛举在李渊抢占关中之时。从金城一路东进,克天水,攻扶风,虎视关中。可他在觊觎关中之时,也亦是没有忘记抢占巴蜀之地。当时薛仁果攻占扶风之时,晋王薛仁越却是南下由陈仓出散关攻河池,指望攻下河池后,顺便尽取巴地,然后抢占剑口控制蜀地。可没想到在河池就受到当地隋军的激烈反抗。他不使用怀柔之策。终究不得巴东蜀地百姓的支持,无功而返。李世民带兵在扶风击败薛仁果,河池隋军却是在李渊的招安下,举郡投降。李渊更加老谋深算,知道硬攻巴蜀之地实属不智,一来会引起苗人的仇视,不利于日后的安定,二来也是兵力不足,现在无暇尽取巴蜀,是以才派深谙巴蜀风俗的李孝恭出马。

    巴蜀和关中离地实近,李渊在取巴蜀之事上其实比起萧布衣、薛举而言,已占地利,天时。

    李氏宗亲子侄中,最出彩的当然就是李玄霸,最稳重的就是李建成,最聪明是李世民,可若说最识大体,有勇有谋兼而风流倜傥的却是李孝恭!

    李孝恭和李建成年纪相若,但是却多了分活络,兼又少争权夺利,一直得到李渊的器重。虽然说一路南下关中,李孝恭少有出色的表现,可取巴地四郡时,李孝恭可以说是才华尽显。

    李家和长孙家族结亲,长孙无垢许配给李世民,固然是门阀联姻的因素在里面,可更重要地是,李渊看重了长孙家族人才济济。当年一个长孙晟,就将突厥搞的风声鹤唳,一个长孙顺德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不战而胜,轻易的打败万人敌薛仁果。有时候,交锋不见得一定要看彼此地兵力强弱,分化联纵,幕后的手段才是至关重要。这个李孝恭,在李渊眼中,实在已经不差于年轻时候的长孙顺德。

    李孝恭目光远大,连取四郡后,却不急于和巴东交恶,立即把目光投向了巴西、义城两郡,若是再下这两郡,打通入蜀之道,巴蜀可以说除了巴东外,尽数在李唐的掌握之下,到时候顺江南下,可图荆襄之地。但这时萧布衣却是平定内乱,铲除瓦岗心腹大患,终于赶到,巴西郡内,已经波涛暗涌。壑纵横,溪水流淌其间,山清水秀,构成独特的巴西风光,巴西郡北部有三座大山最为有名,分别叫做天柱、盘龙和灵山。(注:此三山并非虚构杜撰,地理上真有呀:))

    三山成鼎足之势,有苍溪盘旋其间。苍溪九曲十八弯,环绕在众山之间,徘徊低唱,岸边有巴人独特的干栏式建筑。

    干栏式建筑是以竹木为主搭建木屋,底层架空,高出地面,二层才是居住所在。

    溪水叮叮咚咚,清澈洁净,顺着天柱山流淌,到天柱山余脉的时候,汇聚个小湖,然后再向南流淌,小湖十数里外有一墟市,却是巴西百姓的的交易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这种市集交易地对象是巴人,苗人和中原地客商。

    此地麻、布、绢丝均是十分有名,吸引了不少中原的客商。如今虽是天下大乱。但这里却是少受波及,倒有种世外桃源之感。荆襄吴楚地客商运来巴地所缺的物质和巴人交易。各取所需,三峡却是沟通巴蜀和外界地交通要道。

    日头还没有从远山升起的时候,市集却已经有了喧哗吵闹。周边数十里甚至百里的百姓都是赶到这里进行交易,有人来的甚早,那是昨晚夜半就开始启程。

    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,集市早就人来如潮,各式各样的人脸上都是洋溢着平和的微笑。在这里卖货买货,这几日已近新年,所有地人都是采购新年所需的货物。

    这时从东方走来数个汉子,都是白巾缠头,脚穿麻鞋,皆是巴地本地人的打扮。只是其中一人器宇轩昂,双眉如刀。虽是带着平和的微笑,却在众人中如鹤立鸡群般。

    墟市的百姓望见几人,都是忍不住的多看几眼,有苗女见到这几个人,却是微笑示意,情意如丝。

    苗女多情,个性直爽。和中原女子的扭捏含蓄大为两样,她们素来敢爱敢恨,对于心喜之人。丝毫不掩爱慕之情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却是垂下头来,不敢对视那些苗女多情地目光,只怕惹出意外的麻烦。身边的一个汉子见到,却是笑道:“萧老大……这苗女的目光,十人看过来,有九人看你呢。”

    一旁有个脸上锈迹斑斑的汉子问道,“剩下的一人看谁呢?”

    先前的汉子微笑道:“剩下地看看我们带有什么货物罢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,有个敦厚的汉子喃喃道:“看来我们还不如货物,这天下的便宜事。都让萧老大占了。”

    双眉如刀地汉子苦笑道:“慕儒。这便宜并不好占,你想要可莫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这一行人当然就是萧布衣等人。脸上锈迹斑斑的是阿锈,敦厚的汉子是周慕儒,先前那个汉子自然就是懂大隋各地方言的卢老三。

    四人说说笑笑,看似轻松,却不过想要舒缓下紧张的心情。萧布衣眉宇之间却是终于带了些焦虑,因为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。

    李白当初从白帝城顺江而下,心情愉悦,他逆流而上,才到了白帝城,就听到巴东郡守涪人杰给他的一个极坏的消息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萧前往巴西和大苗王商谈,竟然被大苗王扣押了起来!涪人杰虽和大苗王在交涉,但是情形并不乐观。至于萧为何被抓,大苗王那面给的原因却是,萧和大苗王二儿子地女人有染,这在当地来看,万恶不赦,若非是因为萧是隋臣,而且来头不小,早就被大苗王杀死。

    可眼下萧虽然还没死,但是和死已经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涪人杰一方面给东都通报消息,另外一方面却是积极地营救萧,无暇他图。可他倒没想到,消息才送出去,萧布衣他们已经到了巴东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萧被抓的这个消息,不敢相信,却是不能不相信,那一刻,他意识到形势远比他想象地要恶劣。

    他赶到巴东后,迅即就开始调查收集消息的工作,这次和几人来到这里,就是想要打探些消息。在荆襄东都,他的消息网铺天盖地,可到了巴西,他的消息网实在弱的可怜。

    萧布衣每次对敌之前,和李靖一样,都是注重消息的收集分析工作,但是这次,他剩下的时间不多,能收集的消息亦是不多。

    对于大苗王,他知道的信息实在并不多,涪人杰那面,能知道的只是苗人野蛮,很多时候不讲道理,尤其的仇恨中原人。大苗王在这附近已经统治了数十年,有三个儿子帮助统治这里的七郡的十三苗寨。大苗王手下有个大祭祀,听说年纪无人能够猜出,苍老的有如深山的古树,可这人却能占卜预言,无不精准。除了这个大祭祀外,苗人王手下还有三公,分别叫做司马、司徒和司空。

    这三司亦是常人难见,神秘莫测。听说大祭祀和三司都是精通巫术、蛊毒,手下亦是有不少能人,对背叛的苗人往往手段极为严酷,对待敌人亦是无情之至。

    只是若非主动侵犯他们。他们亦是从来不主动对你下手。涪人杰说到这里时候,总算舒了口气。说好在苗人用蛊也是限制,不会烂伤无辜,不然真地天下大乱了。可他对巫术、蛊毒什么还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涪人杰一直是巴东的郡守,但是对这里地苗人,一直是一视同仁,苗人对他还是颇有好感。但是更详细的事情,他也不甚了然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这里的时候。就是不由头痛,因为他知道,巫术、蛊毒这种诡异的力量在千百年后还是存在,就算他那个时代,对于这方面也是了解不深。有人说蛊毒是一种细菌,但是如何控制的炉火纯青,甚至分裂繁殖的时间都能精准到分秒。科学家也是解释不明白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科学发展地实在太慢了。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,暗自苦笑。现在他能依靠的,只剩下对苗人的真诚。

    但是这真诚能有什么用,萧布衣也是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萧有性命之忧的时候,当下和众人换了巴人的装束,前来打探消息。四人在集市中走了一圈,只见到众人脸上的喜气洋洋,见到有些稀奇古怪地风俗。却是听不到有用的信息。卢老三见到了正午时分,带着三人上了一竹楼喝茶。只见到竹楼上人倒有几个,萧布衣使了个眼色,和众人捡了个人多的地方坐下来。

    哪里都是一样,茶楼酒肆向来都是三教九流之地,消息虽不确切,若是走运,却也能有些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萧布衣几人都是沉默,卢老三却是叫了壶茶。和三人慢慢的喝着。卢老三精通本地方言。就算巴人听到,也是没有半分怀疑。萧布衣等人却是差了很多。知道一开口就会泄底,只能闷头装作哑巴。

    这里中原人苗人混居,不过到这里喝茶的多是中原的客商。

    四人喝了柱香的功夫,听不到什么有用地信息,正感失望的时候,外边突然又进来两个客商,一胖一瘦,捡了萧布衣等人的身边坐下来。

    胖商人大咧咧地说道:“来壶蒙顶茶。”那人口音并非本地人,却像是吴楚一带的口音。

    伙计微愕,不敢怠慢,快手快脚的送来一壶茶,萧布衣皱了下眉头,不经意的斜睨过去,蒙顶茶不但在这里算是顶尖的茶叶,就算在巴蜀都是珍贵非常,非大富大贵之人不能享用。这人能要此茶喝,端是有些实力。

    瘦子听到,陪笑道:“朱掌柜,你实在太客气了,兄弟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朱掌柜豪爽的笑起来,“一壶蒙顶算得了什么,顾掌柜,这里兄弟做东,可回去后,还要请你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二人嘻嘻哈哈的说笑,旁若无人。萧布衣倾听二人谈话,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正想招呼几兄弟离去,去等候蝙蝠几人的消息,没想到顾掌柜突然道:“朱掌柜,你等得到大苗王地赏识,这实在是难以想象地事情,要是没有你的话,兄弟都不能平平安安地回转。这次回转江南,兄弟做东,要请朱掌柜一次,还请万勿推脱。”

    朱掌柜眯缝起眼睛,含笑道:“一定,一定!”

    他们一提及大苗王三个字,萧布衣马上坐下,向几兄弟使个眼色,继续开始喝茶。

    如今大苗王年事已高,少在人前出没,这两个外地人竟然能认识大苗王,实在是并不简单的事情,萧布衣现在苦于无法接触大苗王,了解真正的内情,听到这里当然关注。

    萧成熟稳重,做事稳妥,打死萧布衣也不相信在这儿萧会和大苗王的儿媳有染,萧是被人陷害!

    可很多时候,知道真相不见得有用,知道是被冤枉的也不见得能够鸣冤。就算涪人杰也是不能见到大苗王,东都臣子几次相见,都是见到苗王的几个儿子,他们看起来对东都等人敌意甚深,这让萧布衣大为头痛。

    眼下他的希望就是径直见到大苗王,阐明利害,就如李靖所说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从最差的打算来看,救出萧是最低的要求,至于其他,暂且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那面的两个掌柜还是滔滔不绝,顾掌柜四下望了眼,压低了声音,“朱兄,不要说外地人,就算对本地的百姓来说,大苗王也是轻易不能见到,却不知道朱兄何以被大苗王另眼看中呢?”

    顾掌柜满脸的艳羡,朱掌柜却是一脸的神秘,只是淡淡道:“这个嘛,也是缘分。来,喝茶。”他端起茶杯敬茶,显然不愿说出秘密,顾掌柜不好强问,苦笑道:“那不知道朱兄何时准备回转,如今已要到新年,就算这时候回转,也是赶不上新年。但是早一天回去总是好的,我准备和朱兄一路,不知道朱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朱掌柜摇头道:“既然赶不急过年,那么着急做什么。”脸上带有神秘,朱掌柜压低了声音,“其实顾兄若是晚点回去,还有好戏看呢。”顾掌柜诧异问,“有何好戏?”

    朱掌柜轻声道:“听说李唐的李孝恭郡王正向大苗王的孙女云水提亲,这二人若是联姻,这巴蜀不就热闹了?”

    顾掌柜还没有反应过来,萧布衣却是心中凛然,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“李孝恭?他们结亲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顾掌柜皱眉道。

    朱掌柜却是摇头,带些鄙夷道:“李唐若和大苗王结亲,不言而喻,关中就会和巴蜀一体,可荆襄在西梁王之手,我们若再做生意,就要考虑别的途经,沿江而走只怕行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顾掌柜脸色改变,明白过来,萧布衣却是心中微寒,暗想原来李孝恭此人早就考虑深远,这招棋实在匪夷所思,若真的联姻,自己除了一战,再无他法。巴蜀若陷入苦斗之中,只怕会影响东都大业,正沉吟间,远处突然嘈杂声阵阵,百姓蜂拥涌去,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