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三九九节 美男计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其实一直都对巴蜀重视有加,不过他毕竟是人不是神,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抓在手上。

    解决了李密后,他已经马不停蹄的赶赴巴蜀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他最少派了四拨人马去说服巴蜀归顺,可劝服巴蜀的难度显然远超他的想象,而且一直没有太多的进展,李孝恭显然也是个厉害的敌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今日偶尔听到这两个掌柜的闲话,他甚至不知道李孝恭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个很危险、很盲目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李孝恭一步步走的淡静自若,而且已经走到了联姻这一步,萧布衣可以想象,若是李孝恭成功的话,不言而喻,自己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。联姻最简单,却素来都是最直接的方法,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,听说苗人素来不和外族人通婚,李孝恭又是怎么越过这个障碍?不过李孝恭既然有了这个打算,当然是成竹在胸,萧布衣倒是宁可信其有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比起李孝恭差的不是一步半步,萧布衣沉吟,卢老三等人也是脸色凝重,知道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竹楼外嘈杂阵阵,远方烟尘四起,似乎有人在打架斗狠,只是远望人头攒涌,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朱掌柜已经说道:“那里又出了乱子。”

    顾掌柜胆怯道:“不关我们的事,不要管那么多了。这里毕竟是人家地地盘。”

    朱掌柜看起来得大苗王赏识,说话也是少了很多估计,“多半又是那些盐枭在闹事。这些人,都是刀头舔血惯了。只是他们在这里闹事,实在找错了地方。不过顾兄说的不错,他们和我们无关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站起,向茶楼外走去,萧布衣已经迅速做了决定,“老三、慕儒。去跟着朱掌柜,看他们在哪里落脚,查明地点即可,不要多事,在老地方汇合。”

    卢老三点头,“老大……你小心。这里……莫要多事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萧布衣武功高强,可对这里的苗人还是带着敬畏,因为在这里,很多事情不能用武功权势解决。对于蛊毒和巫术,武功也不见得能派上太大地用处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。卢老三却已经和周慕儒并肩而出。卢老三经验丰富,周慕儒稳妥非常,这二人出去办事,萧布衣并不担心。跟踪朱掌柜的用意很简单,是想从他的身上得到些大苗王的消息,若是能够通过朱掌柜得见大苗王,那更是好事。

    阿锈见到四下无人,低声道:“老大……其实我倒有一计可对付李孝恭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精神一振,没想到沉默的阿锈居然也有谋略,轻声问。“阿锈,你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阿锈正色道:“美男计!”

    萧布衣怔住,“美男计?”他一点不笨,和阿锈兄弟多年,转瞬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,摇头道: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阿锈皱眉道:“为何不可?老大,你实在太过拘泥。想我们现在一直落在下风。李孝恭步步紧逼。如今又要迎娶大苗王的孙女云水。你也知道,大苗王虽然有三个儿子通掌七郡十三寨的苗人。但是他最疼爱地却是这个孙女云水。李孝恭若是娶了云水,不言而喻,苗寨定会对李唐全力支援。如今我们苦苦维系个巴东,巴东距荆襄路途崎岖,我等支援不便。若巴蜀尽落李唐之手,巴东也不见得能够守住!巴蜀若陷,关中占据地利,那我们只能处于挨打不能还手的地步,那时候你再想施展美男计,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唯有苦笑,却还是摇头,“阿锈,此计李孝恭用得,我们却用不得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阿锈着急道:“老大,你娶了三个,不再乎再多娶一个。更何况你以后若是称帝,女人肯定少不了。我就是没有你这本事,若是有你这本事和相貌,我来施美男计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哑然失笑,不等说什么,阿锈又劝道:“我虽然没有见过李孝恭,可却知道,老大你有万人迷的本事,若是你来勾搭……勾引……”他想说萧布衣若来勾引女人,绝对没有不成功的道理,可又觉得措辞有问题,一时间说不下去。萧布衣却是早就明白他的心事,轻叹声,“阿锈,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,为大伙着想,可你要知道,大苗王的孙女云水在这里高贵无比,地位尊崇。再加上苗人女人性格刚烈,敢爱敢恨,云水若是嫁给一个人,那以后就会守着那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阿锈不解问,“这样的女子好呀,谁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淡淡道:“可她亦会要求她嫁的男子,只能有她一个女人!”

    阿锈愣住,终于明白为何萧布衣说李孝恭可用此计,他却用不得。萧布衣又怎么会为了云水,把蒙陈雪几人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孝恭果然毒辣,”阿锈恨恨道:“我们明明知道他的用计,却是无法拆解,老子恨不得一刀捅死他。可听说李孝恭风流成性,身边女人无数,他怎么会安分的只讨一个老婆?老大……大苗王不见得会把孙女嫁给他吧?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“这个……谁又能说地清楚。不过我想李孝恭既然提亲,想必也是有几分地把握,至于他讨几个老婆,那是以后的事情了。阿锈,听说李孝恭武功不错,你和一帮兄弟切不可妄自出手,坏了我们的计划。”他说到这里,心中已然发狠,暗想实在不行,采用釜底抽薪之计。干掉李孝恭也是个办法。不过李孝恭为人多计善思,想必也不是什么鱼肉,就算对李孝恭下手。也要筹划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可如何是好?”阿锈搔搔头,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慢慢筹划,总有应对之法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阿锈,不用着急,想我们纵横天下,击败李密的百万大军。眼下这点难处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地萧布衣一扫颓唐,意兴高涨,阿锈被他信心鼓舞,点头道:“老大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起身结算茶钱,和阿锈出了竹楼,只见到远方喧嚣不减,反倒更是吵闹,不由大皱眉头,暗想这里是苗人的地盘。又有谁敢惹是生非。方才听朱掌柜说什么盐枭,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萧布衣缓步向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三让我们莫要惹事。”阿锈提醒道。其实他们一路行来,听说太多苗人匪夷所思地事情,当是小心谨慎,收敛了狂傲。

    萧布衣失笑道:“看一眼算不上惹事,再说多了解一下苗人,也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二人缓步向闹事的地方走去,谨慎小心,不露敌意,亦是没有人注意。只见到集市中人围成个大圈。有几个汉子拿刀狠斗。一人身上鲜血淋淋,已然受伤,却是并不退缩。

    众人斗狠,所有的人竟然并不拦阻,圈外还有人大声鼓气,萧布衣暗自皱眉,心道众人在集市斗殴。难道没有人约束不成?

    萧布衣见那些人地装束。知道有三人是正宗的苗人,各持一把弯刀。弯刀的弧度颇为怪异。和中原所用之刀大有不同。另外三人却是外地人。可那三个外地人身处苗地,却是全然不惧,有个汉子一张马脸,阴抑十分,一道刀疤从额头划到嘴角,皮肉都翻出来,一望就知道是个狠角色。这一刀砍在脸上,此人竟然不死,也是个异数。

    那人手持马刀,身手矫健,比起两个同伴武功要高明的多。三个苗人进攻,倒有大半数是他一人接下。萧布衣目光高明,知道这六人中以马脸汉子武功最高,可却是留力不发。这样狠斗,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,萧布衣有些诧异,目光却已经落在圈外的几人身上。

    场面混淆不堪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却有几人好整以暇地坐着,冷冷的望着场上地动静。场上分为两伙,场下亦是如此,场下东面坐着地都是苗人,为首的一人身子有些发福,目光阴冷,神色有些紧张。他对面坐着一伙人,却是外族人地打扮,个个都是剽悍勇猛,精干的打扮,为首一人三十上下,浑身的肌肉铁疙瘩一样的凸出,神色从容淡静,场上激战正酣,他却是闭上了眼睛,成竹在胸的样子。

    六人斗到酣畅地时候,四周呐喊声更胜,陡然听到一声惨叫,外族中人有个身中一刀,大腿竟然被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鲜血四溢,四周惊呼声一片,有胆小地已然后退,苗人那面齐声欢呼,发福那人也是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只是欢呼声未毕,惨叫声再起,两个苗人已经中刀倒地,捂着手腕滚个不停。原来马脸那人见到同伴受伤,突下重手。两刀砍的快逾电闪,两个苗人躲闪不及,竟然被砍断了右手。

    苗人欢呼声立止,发福之人霍然站起,怒不可遏,却还是没让手下动手。场上连伤三人,转瞬变成两个外族人合斗一个苗人的局面。

    马脸汉子出手再不容情,刀刀取敌要害,可对手亦是不差,勉强支撑,但是谁都看出,外族人取胜不过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场面惊心动魄,萧布衣见了也是暗自心惊,可他此刻却如闷葫芦一样,这两拨人相斗为了什么,他是一无所知。可有人竟然敢在苗寨对苗人下手,有恃无恐,也是件古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寻思的功夫,身后不远处突然铃铛声脆响,紧接着马蹄声沓沓,有人已经向这个方向赶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扭头望过去,只见到来了一骑红马的苗女。集市众人见到此苗女,纷纷闪到一旁。有人低声道:“云水来了,这下有热闹看了。”萧布衣心中微动,没想到才议论云水。就能得见大苗王的孙女,拉着阿锈闪到一旁,不想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云水出现倒也不足为奇,中原女子多是羞涩,少抛头露面,苗女远比中原女子要大方爽朗,出来排解纠纷也是寻常之事。

    红马如炭火般夺人眼目,可更让众人侧目地却是马上的女子。那女子身着蓝布白花衫裤。腰系彩带,皮肤白皙,一双大眼活络非常,黑若点漆,端是秀丽无比。

    阿锈见到,却是皱眉道:“这个李孝恭,真他娘地有眼力。”他自从知道萧布衣迎娶云水无望后,虽不说什么,却希望这个云水丑若无盐就好,哪里想到这个云水居然长地绝美。

    云水身为大苗王的孙女。颇得苗人尊敬。她策马前来,集市中人纷纷闪开。叮叮当当之声更是清脆,原来却是云水身上银饰撞击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苗女身上的银饰是以显尊贵之气,越是尊贵之人,越是银饰繁多,这个云水几乎是全身挂满了银饰,从头到脚,银冠、项圈、披肩、手镯、脚链无不用精巧的小银环连缀,上面编刻出的图案多姿多彩,破费心思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显摆若是放在别人身上。多半让人厌恶,可戴在云水身上,却更衬托出她地婀娜多姿,秀丽脱俗。

    就算是阿锈见了,也只能叹气,心道这种女子一定不要嫁给李孝恭。其实他本来和李孝恭从未见面,说不上厌恶。只是此人是萧老大合并天下地阻力。自然被阿锈等人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之声从远及近,很快从外围到了中。场上虽然刀光剑影,云水却不畏惧,只是皱眉道:“萨瓦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话音宛若黄鹂般清脆悦耳,虽是不高兴,可听起来还是让人精神一振。虽见到满地狼藉,鲜血淋淋,云水也没有露出什么畏惧,只是有了厌恶地表情,显然对这种斗狠之事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马脸之人见到云水接近,早就想要住手,可对方地苗人见到云水前来,却是精神大振,挥刀连砍,马脸之人一不留神,被刀划伤了手臂,鲜血流淌。马脸之人大怒,挥刀反击,同伴亦是帮手,一时间又是当当当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只是三人虽是狠斗,却不约而同的远离云水,似乎怕是误伤到她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状,暗想云水果然在苗人心目中颇有威望,怪不得李孝恭主动提亲。要打击李孝恭,有几个计策,要不杀了李孝恭,要不搅乱了婚事,可这些计策显然都非上上之策,一不留神,很可能落入李孝恭的彀中。他一路来都在想着如何和大苗王结盟,获得苗寨的支持,这个云水显然是个关键,李孝恭的眼神果然毒辣。

    发福的苗人早就上前,恭敬的施礼道:“郡主,是这些盐枭先挑起的争端。他们将盐价压地……我只是听从丹巴九地吩咐,请郡主勿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丹巴九三个字的时候,心中微动。他知道大苗王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叫做骨力耶,老二就是丹巴九,老三叫做郎都察杀。如果按照消息来说,萧调戏的正是老二丹巴九的老婆。骨力耶和丹巴九生的都是儿子,云水却是郎都察杀所生,云水美丽乖巧,甚得大苗王喜爱,是以郎都察杀在苗寨中亦是颇有实力。而丹巴九听说是掌控此地的盐井,同行是冤家,想必是因为这点和外地的盐枭起了冲突。巴蜀两地也产盐,但眼下产盐主要靠盐井,一个盐井凿出,要数十年之功,极其繁琐,产量不足为巴蜀之地所用,这就给吴楚之地运盐来卖带来了商机,因为贩盐利润奇大,为利益纠纷,本地人和外地盐枭冲突在所难免,但是这些盐枭竟然连丹巴九的手下也敢招惹,却不知道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场上纠葛不停,萧布衣却是反复的琢磨权衡其中的平衡势力,暗想要是得到巴蜀苗人地拥护,从大苗王、云水着手可行,拉拢大苗王的三个儿子也是可行之计……

    云水听到萨瓦所言,皱起了眉头。“我有什么资格见怪呢,可你们总是这么闹,难免让外人笑话。不如暂且收手吧。我先去和丹巴九商量一下,好吗?”

    丹巴九算是云水的伯父,可听云水地口气,对于他,并不算太过敬重。

    发福的苗人不敢违拗,大声呼喝道:“今日就算平手好了,旦木,住手!”

    他本来已落下风。说平手是给自己面子,场上的苗人抽刀后退,大口地喘着粗气,对面盐枭头领终于睁开了眼睛道:“刀疤,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脸其实也早就收手,听到头领吩咐,却是先看看两个同伴地伤势。其中一人断了条腿,早就昏死过去,奄奄一息,另外一个浑身浴血。但都是外伤。盐枭已经出来几人为这二人包扎伤口。马脸脸色更加阴沉,眼中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他愤怒非常,却还是能够抑制,感觉到这里倒是大有门道。

    云水见到众人已经收手,策马出了人群,向集市外行去,她一来一去,留下铃铛声清脆悦耳,当地百姓见没有了热闹,都是一哄而散。萧布衣见到她向天柱山地方向行去。低声道:“阿锈,跟过去。”

    可他们来这里不过是徒步,如何追得上红马,等到二人出了市集,发现云水早就不见了踪影。阿锈有些沮丧道:“萧老大,你这次可是失算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并不着急,“阿锈。不着急。我们总有和她相见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阿锈不解道:“老大,你也太相信自己地魅力了吧。不要说云水方才并没有见到你,就算她看到你老大的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气魄,也不见得会主动回来找你吧?”

    他和萧布衣久了,也习惯引用萧布衣稀奇古怪的话语,虽然很多是半懂不懂。

    萧布衣摸摸头儿苦笑道:“我头发已经很白了吗?”

    阿锈笑起来,“你可比以前成熟很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沉闷地气氛一扫而空,原来一树梨花压海棠是出自宋朝苏东坡嘲笑好友张先之语。当初张先已经八十了,还娶个十八的小妾,苏东坡就作诗调侃说什么,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梨花说的是白发老翁,海棠说的是红颜少妇,萧布衣当初和兄弟们信口胡诌,这句话也和难伯汪一样被众兄弟谨记,阿锈这时候说出来调侃,仿佛又回到山寨之时。

    等到笑过,萧布衣还是前行,却已经解释道:“阿锈,你方才没有听云水说,她要先去和丹巴九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阿锈还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丹巴九是大苗王的二儿子,一向掌管这里的盐井。而天柱山却是产盐之地,我觉得丹巴九就在天柱山附近。云水既然向天柱山行去,多半是去找丹巴九,她和丹巴九商量几句,说不定还会回转,我们就算追不上云水,可我想她迟早会回转,既然如此,我们等她好了。根据我方才的观察,这个云水……应该通情达理。”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心中其实也是没底,没底的不是推测,而是如何说服云水不和李孝恭结盟呢?这对萧布衣而言,是个难题!

    阿锈不由钦佩道:“老大……你每次都这么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不是有把握,但是很多事情总要去做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说笑笑的前行,既然觉得云水会回转,倒也不再着急。等再行了十数里,只有一条山路向天柱山行去,道路崎岖,萧布衣低头寻找,见到地面尚有马粪,看了眼皱起眉头,蹲下来研究那堆马粪,仿佛那上面长着花一样。

    阿锈捂着鼻子问道:“老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马粪还是热乎地。”萧布衣回道。

    阿锈哑然失笑道:“难道你还想趁热吃了它?”

    萧布衣也笑了起来,“你要吃地话,我并不反对。不过我想云水马快,按照我的计算,她最少过去了半个时辰,所以这堆马粪应该不是她的马儿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阿锈忍不住又问。和萧布衣一起,他发现太多事情他没有留意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是没事,研究下不行吗?”萧布衣拍拍手站起来,心中却想,看马蹄印,这马儿应该是山中跑出来的,是丹巴九的手下吗?

    抬头望去,见到前面山路更窄,有处斜坡乱草丛生,还有几块大石夹杂其中,“去那里等吧。再近了,只怕会到了苗人的禁区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阿锈跟随萧布衣爬上山坡,坐在石头上休息,向山里望过去,只见到溪水曲折,山路弯弯,见不到动静。萧布衣却是找块大石坐下来,依在树旁望着山里,没有丝毫的不耐。阿锈心道老大耐心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,几次起身,坐立不宁。

    萧布衣凝望远山,思绪飞扬,不知等了多久,山内还没有动静,萧布衣暗自寻思,难道自己想错了?陡然间扭头向来路望过去,萧布衣低声道:“阿锈,先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远方山路不知何时影影绰绰,来了十数人,个个身着劲装。阿锈借着大石蹲下,皱眉道:“他们是奔我们来的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,“不清楚,不过他们……不像是苗人。”说话地功夫,那些人又是走近了很多,萧布衣见到这些人脚步轻快,显然身手个个不弱,更是心惊。陡然间十数人散开,已经冲上了山坡,阿锈才想站起拼命,却被萧布衣一把按住。萧布衣见到十数人到了山坡就借野草树木掩住了身子,路上却还留着一人,躺在地上伸直了四肢,一时间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那些人躲在草丛中再不出现,萧布衣更是不好现身,这时候马蹄沓沓,叮叮当当,山谷中已经行出一人,红马蓝衣,银饰白花,却正是大苗王的孙女云水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