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零二节 血战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众人听到萧布衣说不好的时候,都是心中惊凛。史大奈不解问,“西梁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李孝恭此人并不简单,他既然发现你们,设下埋伏被你们逃脱,绝对不会认为你们是简单人物。他可能会派人跟踪你们……即使他低估了你们,可若是刺客回转一说,他极可能想到我们身上,这里现在并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史大奈沉声道:“我和叔宝回转,小心翼翼,这一路回转,应该没有人跟踪才是。不过李孝恭要来查我们的行踪,巴西郡也不是小地方,就是盘龙、天柱、灵山三座大山,也够他们查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却是苦笑道:“没想到我初次出手,就是出师不利,萧兄说的不错,山外有山,我们既然泄露了行踪,就要小心他们的暗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歉然道:“并非我不信任你们二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手实在狡猾,而且步步抢在我们前面。”秦叔宝皱眉道:“萧兄说的很对,小心总是没错。”别人都叫萧布衣为西梁王,秦叔宝却不如此称呼,萧布衣知道他的用意,秦叔宝能来帮他,并非想要建功立业,博取名声,更大的原因是感谢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今天要在这里等他们回来。”阿锈提醒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想着对策,每多调查一步,他就发现李孝恭更多的计划。说句实话,这些计策他以前亦是运用的炉火纯青。联合一方,树立威望,得到扶植,用谣言打击对手。无论是在草原、东都抑或是瓦岗,萧布衣或多或少的采用这个方法。但是李孝恭不动声色事事抢先,他要破解,却绝非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赶来地虽快,虽然说后继人手还会源源不绝的输送到这里,但以这些人手对付李孝恭的蓄谋已久,还是大有问题。

    来到巴西郡后。他们的人暂时分成了四拨,萧布衣和阿锈、秦叔宝和史大奈。这两拨人手都已经回转。卢老三和周慕儒却是去打探朱掌柜的落脚之地,到现在还没有回转。让萧布衣多少觉得心中难安,第四波人手却是蝙蝠、老四和老五三人,他们乔装混入苗寨,却是打听萧的事实真相,伺机营救。蝙蝠等人出发的最早,可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,怎么能不让萧布衣心中焦虑?

    “我留在这里等下去。”萧布衣已经做了个决定,“秦兄,你和大奈、阿锈先撤离这里。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萧老大……我跟着你。”阿锈察觉到危险,不肯先走。

    秦叔宝沉声道:“萧兄,有我们几人在,他们就算来了千军万马又能如何?”史大奈也是握拳道:“叔宝说地极是,有我们四个在此,李孝恭要是来,让他们来得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你们说的没错,可你们觉得,依李孝恭地为人。就算暗算我们。他会亲自出马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龟儿子,一直暗中捣鬼。当然不会亲自前来。”阿锈恨恨的骂了句。他在这里没有多久,却把骂人地话学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秦叔宝、史大奈面面相觑,知道萧布衣说的大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们眼下,是以救人、联合苗人为主,不到万不得已之时,没必要火拼。”萧布衣轻声道。

    秦叔宝沉声道:“他们最快也要到明后日才能知道我们的行踪,萧兄,我陪你等。或者,我在这等,你带人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也要留下。”史大奈、阿锈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,知道他们兄弟情深,只怕他危险,“既然如此,大伙等一个晚上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,萧布衣抬头望过去,见到是老四,心中微喜道:“老四,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老四满头是汗,喘息道:“西梁王,我们暂时只打听到萧尚书为何被扣押起来,至于他被关在何处,我们还不知情。蝙蝠怕你担心,让我先回转通知你,他继续寻找萧尚书被关押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萧尚书真地是调戏丹巴九的婆娘吗?”阿锈抢先问。

    老四脸上满是苦意,“这点的确不假,当初有数十人见到,异口同声这么说,我们想应该不是谎言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怔住,他设想过太多的可能,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萧真的会调戏丹巴九地老婆。如果是被陷害,萧布衣还期冀找出真相救出萧,若真的是调戏,那可是他们理亏。但是萧不是不顾大局的那种人,这种事情他怎么做的出来?

    意外的消息打乱了萧布衣的计划,一时间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阿锈却是问道:“丹巴九的老婆是不是貌若天仙呢?”他问话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云水,暗想若真是云水这样的仙子,也就怪不得萧尚书神魂颠倒,铸成大错。可若真地是云水这样地仙子,换作是自己,怎么能鼓起勇气去表白?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奇怪的望着阿锈,觉得这小子自从被云水下了蛊毒后,就一直神不守舍,难道是因为蛊毒没有完全清除吗?

    “阿锈,你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?”萧布衣问。

    阿锈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四却已经答道:“丹巴九地婆娘,本来是大苗王手下司空的女儿。长的算不上貌美,当初丹巴九娶她,拉拢司空应该是个主要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那萧尚书勾引她,说不准也是为了拉拢司空。”史大奈突然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差点晕倒,只能望着秦叔宝苦笑。秦叔宝也是忍不住笑道:“要是司空的女儿没有出嫁,还是有这种可能。但是她既然嫁给了丹巴九,萧尚书再去勾引,那只能说分裂苗人和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勾引那也没办法。事情既然发生了,我们就要想办法去弥补。”阿锈反倒为萧辩解,“或许……我们真的理亏,赔礼道歉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老四皱眉道:“若我勾引你地老婆,跟你赔礼道歉,你会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阿锈喃喃道:“我没老婆。”

    众人想笑,又觉得事态严重。无法笑的出来。萧布衣脑海中也是一团麻般,摆手道:“你们说的都不错。事情已经发生,埋怨于事无补。想着怎么补救才是正道。老四,你那还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大苗王突然到了巴西。”老四脸上有了凝重。

    众人凛然,失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大苗王神出鬼没,最近年迈,鲜有露面。无论萧布衣去东都前。还是萧来到巴东后,萧布衣等人就几次的请见大苗王,其意甚诚,可连大苗王的影子都见不到。后来萧到了巴西,数次请见。丹巴九这才接见,没想到竟然闹出这种事情来。

    老四解释道:“说来也是凑巧,老五擅长乔装,带我和蝙蝠混入了苍溪苗寨,宰了三个苗寨中奴隶,然后装作骨力耶的奴仆,一直都是做些粗鄙的活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并无任何歉仄,显然司空见惯。阿锈皱了下眉头。心道奴隶也是人。老四随意宰了,多少有点滥杀无辜。萧布衣只是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们就旁敲侧击。得知萧尚书地事情。”老四沉声道:“今日本来还在打听事情,可骨力耶突然让所有人准备收拾,我们一听,原来是大苗王亲自来到苍溪,骨力耶已经迎出数十里,蝙蝠知道这个消息,这才让我回转通知西梁王。”

    “大苗王突然到苍溪苗寨做什么?”萧布衣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秦叔宝却是双眉一扬,“我只怕是要主持云水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下来,知道这件事情大有可能,虽说云水是郎都察杀地女儿,可谁都知道大苗王对她最是疼爱,亲自前来主持婚事也是理所当然。如果秦叔宝猜测的是真地话,那眼下的情形只能用糟糕透顶来形容!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再没有扳回的机会。

    无论李孝恭如何作祟,只要娶了云水,还得到大苗王的支持,七郡十三寨可以说已经尽数在李孝恭的掌控之中。巴地一失,蜀地再陷,他们地形势看起来已经大大的不妙。

    “不会,绝对不会。”阿锈突然大声道:“云水绝对不会嫁给李孝恭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奇怪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阿锈怔了下,“这个女人不寻常……李孝恭阴狠毒辣,诡计多端,云水向来又厌恶别人骗她,她怎么会嫁给李孝恭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摇头,老四一旁道:“李孝恭诡计多端,虽是能骗,可在这世上,能骗也是一种本事。再说女人都是不可理喻,她要是喜欢上一个人,就算是十恶不赦,都是无法看清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女人倒是了解。”阿锈嘟囔了句。

    老四本来滔滔不绝,听到这里低下头来道:“我若是了解,也不会现在都没有女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到二人争论,哭笑不得,萧布衣却是皱眉道:“怎么卢老三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日头西沉,他们在山中,四周早被苍青的暮色笼罩,萧布衣有了担心。暗想自己和阿锈在天柱山耽搁那久,朱掌柜却应该就在集市附近居住,自己只吩咐卢老三打听朱掌柜的下落,可他和周慕儒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难道是出了意外?这里和中原大不相同,到处都是诡异的气氛,让人有心无力,萧被扣,秦叔宝受伤,若是卢老三再有了意外,那对他不啻又是一个重大地打击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秦叔宝安慰道:“卢老三为人稳妥,慕儒沉稳,按理说不应该出现什么意外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萧布衣喃喃道:“大伙也累了一天,先休息会吧。”

    史大奈取出干粮,分给众人。只怕引火引发外人的注意,几人这几日来,都是吃干粮度日。天色变青、变灰、变黑,卢老三等人终究还是没有回来。萧布衣坐在竹楼上,倚着竹墙,嘴角带着苦涩的笑。

    又等了两个时辰,已近深夜。众人更是心中惴惴,萧布衣突然道:“我们走吧。老四,留下你们的暗语就好。让他到第二个地点去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来到巴西后,为防备让人察觉,几乎三天就要换个住所,想在中原威名赫赫,到了这里竟然没有用武之地。萧布衣大为头痛。

    老四应了声,取了把小刀在墙角刻了几笔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才要起身,萧布衣突然压低了声音道:“等等。”众人止步,只见到萧布衣认真的倾听什么,不由错愕。如今已是深夜。山中除了风声、溪水流淌之声,静地让人心悸,不知道萧布衣又在听什么?

    “有几十人从南面掩过来,离这里不到一箭的距离。”萧布衣突然道。

    众人惊凛,侧耳听去,却还是静寂如旧。想要不信,可知道萧布衣绝对不会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“等等,西面、东面也有人……”萧布衣闭上了眼睛,脸色微变。压低了声音道:“这两面也有几十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。没想到李孝恭动作竟然如此快捷,而且一次就调动百来人之多。如果萧布衣所言不错。李孝恭显然是准备毕其功于一役,直接将萧布衣扼杀在巴蜀。

    这人的野心如斯,实在让人心寒!

    “北面没人。”萧布衣喃喃道,神色还是无半分焦虑。

    众人暗想,北面靠山,想必对手调动人手不利,如果要撤离地话,翻山而走对众人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秦叔宝见了,不由大为佩服。白日里,和众兄弟商讨事情地时候,萧布衣的焦虑担忧和常人无异,可到了这种紧要关头,萧布衣地过人之处也就显示出来。在萧布衣喃喃自语之时,秦叔宝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,而且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经过大阵仗地人,相反,多少年的出生入死,让他已经处事不惊。更何况,他是感激萧布衣,这才过来帮手,其实内心中地死结,还是没有消弭。有时候,他甚至渴望去死,但是听到那种声音的时候,他第一的时间不是死亡,而是感觉到惊秫。

    惊秫并非怕死,而是作为人的一种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听到那种声音的时候,秦叔宝好像听到几千只老鼠在放肆咬着世间地万物,又像是感觉无数蛆虫爬到人身上蠕动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更可以说是恶

    秦叔宝听到的时候,史大奈也是随即听到,却是握紧了拳头,老四和阿锈也变了脸色。可这一刻他们还是没有惊惧,因为他们的老大还是淡静自若,他们在等待萧布衣的吩咐。

    此刻交手和两军交战其实没什么两样,有信心不一定会赢,可若是没有信心,那崩溃只是瞬间的事情!

    可他们真地从来没有听到那种恐怖的声音。

    萧布衣也没有听过,但是他瞬间已经做了决定,事态由不得他害怕,在这个时候,他唯一想到的是,带着兄弟们活着出去!

    这一刻,他不是西梁王、不是千金之子、不是那个心机重重的东都之主,他又恢复到以前单刀在手,睥睨四方的萧布衣!

    “从西面杀出去,切莫缠斗,我来断后!”

    简简单的几个字,给几个兄弟带来了无边的信心,就算是秦叔宝见到,也是心中狂跳,豪情陡升。无论他如何想死,可是这一刻,他一定要和众人杀出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萧布衣话音一落,已经从竹楼窜了出去,直奔正西,几个兄弟毫不犹豫的起身跟随,各持兵刃。

    史大奈拿着根棍子,秦叔宝却已经从脚下的竹板下抽出了长枪,阿锈拔出单刀,老四却是最为奇怪,伸手在竹板下一探,拿出了个和船桨相似地东西。只是这个船桨。两侧却是闪着青幽幽地光芒。

    身临大敌,所有人都是不敢懈怠,可等到众人冲出竹楼,萧布衣已经在数丈开外。

    众兄弟虽然知道萧布衣身手高强,可见到他行走如飞,暗夜中直如鬼魅般,不由都是骇然。谁都知道。以萧布衣现在的身手,天下之大。尽可去得。

    敌人虽众,却还是挡不住他地兜头一刀!

    萧布衣如鬼魅急行。如天神施法,霍然从竹楼杀出,向西攻去,对手还来得及霍然而起,急急的阻拦。毕竟他们从远处而来。目标只有竹楼中的人物,对手虽快,他们却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秦叔宝等人见到,不由吸了口凉气,因为远方本来看似只有野草灌木。小溪大石,可萧布衣一动,对面的灌木暴涨,大石滚动,本来开阔之地蓦然竖起了无数的屏障。

    人影憧憧,果如萧布衣所言,除了北方的山脉外,东、南、西均有敌人出现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动,已经将对手全部牵动!萧布衣一动。已经到了屏障之前。看似就要硬生生的撞上去。

    秦叔宝等人握紧手中地兵刃,那一刻实在比自己冲锋陷阵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夜色已浓。无星无月,只听得呛的一声大响,如龙吟,如凤鸣,然后黑暗之中,陡然亮出一道光华,劈开了黑暗,劈裂了屏障!

    刀声清越,刀光如电,带出一抹血红溅出,黑夜中,妖艳无比。那抹红色如同引路之线,笔直地向西而去,萧布衣黑夜中跳动有如幽灵,转瞬之间,竟已经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敌人愣住,从来没有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彪悍之人。可竹楼还有他人,放走了一人无妨,只要拦住其余的人,还算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敌手从惊骇中镇静下来,已经开始对剩下地几人围堵,这一次,他们有信心,不会让对手再轻易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秦叔宝等人见到萧布衣孤身杀出也是愣住,心道萧布衣倒是杀了出去,可他不是说要断后?难道他这个断后,是断敌人的后路?

    生死关头,来不及多想,萧布衣劈波斩浪般的杀出,对手形成的屏障已经被冲出了一道裂痕,秦叔宝见到其余两个方向地敌人蠢蠢欲动,若不趁间隙杀出去,被困住凶多吉少,低声喝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手持长枪,当前行走。或许他没有萧布衣的鬼魅身法,可步伐却是奇大,只是几步间,已经冲去对手的阵营中。见到对手的时候,秦叔宝心中微凛,只见到所有伏击之人都是包在黑色衣衫内,甚至脑袋都被头套罩住,只露出一双眸子,黑暗中闪闪发亮,有如噬人的饿狼,他们手上地兵刃千奇百怪,有长枪、短刀、钢斧、铁鞭,甚至还有挠钩套索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秦叔宝这才明白方才萧布衣为何会足不沾地的冲出,只是因为萧布衣稍有耽搁,只怕就会被这些人缠住。长枪刺出,一人已被刺个对穿,秦叔宝怒喝声中,急步前行。死人凌空倒飞,撞倒了数人,只是这一刻的功夫,身边的敌人如同潮水般涌上来,众多兵刃纷纷递上来,寒光闪烁。秦叔宝伸手拔枪,刹那间已经刺出数枪,几人惨叫一声,捂住双眼倒了下去。秦叔宝这次用巧不用力,瞬间刺瞎了三人的眼睛,这时有数把兵刃已经递到秦叔宝身边,一根铁棍陡然一横,只听到当当当响声不绝,数把兵刃飞上了空中。史大奈出手,一棍击飞了袭向秦叔宝的兵刃,陡然横扫,只听到一声惨叫,一人已经被他铁棍打成两截,横死当场。

    二人联手,迈步向前推去,无人能挡,秦叔宝百忙之间回头望去,却见到阿锈、老四却是没有跟上,二人被人潮冲断,留在身后,已经陷入苦战之中。

    秦叔宝毫不犹豫的杀回,长枪舞动,众人无不后退,史大奈护在秦叔宝的身边,却是暗自叫苦,虽然只是片刻地功夫,他们已经杀了数人,可对手竟然全不畏惧,前仆后继,两侧地敌人也要涌过来,这样下去,真的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四人刚刚汇合,敌人已经里三层、外三层地包住,秦叔宝长枪抖动,转瞬又杀了数人,他和史大奈若是杀出,还有几分把握,可是不舍老四和阿锈,只能陷入苦斗之中。

    秦叔宝竭力抵挡,却发现几人鬼鬼祟祟的上前,手中握着什么,心中凛然。阿锈突然闷哼声,已经中了一刀,脚下踉跄。蓦然间天空又是一闪,刀光一耀,数颗人头飞起,萧布衣却如天神般的杀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遽然从外围杀入,敌手大乱,萧布衣落入四人身边,低喝道:“秦兄、大奈快走。”他陡然一伸手,已经抓住秦叔宝的腰带,手臂用力,秦叔宝已经临空飞起,跃过包围,落在外边。萧布衣手不停歇,转瞬又是抓住史大奈的腰带,用力抡了出去。史大奈人在空中,宛如硬弩般射出,只觉得脸颊风声急劲,不由骇然萧布衣的气力。萧布衣掷出两人的功夫,敌人又近了几分,萧布衣单刀一展,逼退几人。又是抓住了老四,不等用力,敌手突然掷出几个弹丸。弹丸落地,白雾升起,那烟雾来的好快,萧布衣手臂一振,已经又把老四从烟雾中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四落地,却是滚了几滚,晕了过去,秦叔宝一把拎起老四,见到他双目紧闭,大喝道:“烟雾有毒。”他喝声中,场上已经烟雾弥漫,阿锈晃了几下,软软倒下去,敌手如潮,不受烟雾的影响,已将萧布衣、阿锈二人湮没在人潮之中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