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零五节 试药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你只以为怕死之人很多,可你怎会知道,有时候,赴死之人更多!

    史大奈说出这句话后,脸上是义无反顾的决绝。他和秦叔宝一样,都是沉默的时候居多,但是胸中都有一腔热血!

    他虽比秦叔宝晚说片刻,但是绝不意味着他比秦叔宝迟疑。

    竹楼中静无声息,只怕落针之声都能听到。可谁又听得到,胸中的热血?

    云水笑容不减,脸上有了异样,她一直对中原人有偏见,一直都觉得中原人背信弃义,无情无义,这次虽是提出解除蛊毒,其实还是想看看萧布衣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不信有人听到七情蛊的恐怖后,还会以身做药引,她也不信有人会为了救别人的性命,弃自身于不顾,她提出七情蛊的解法,只想让萧布衣退却。

    当然,萧布衣还可以抓个不相关的人作为药引,这也是她的提议,但是她的提议绝非好提议,因为她就等着萧布衣去擒人,然后呵斥他阴险的一面。

    众生平等,无论萧布衣从巴西抓了谁,云水都觉得不应该!

    她等着人退却,等着萧布衣露出真实的面目,可她从未想到过,想吓退的人还是淡静,不怕死的又多了一个,而那个她一直期待露出面目的人,眼角已经有了泪花。

    她那一刻的震撼,可以说是前所未有,她那一刻只是想,或许……中原人,也不是个个的背信弃义,贪生怕死。要死并不难,可明知道要死还是义无反顾,这却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史大奈见到云水不语,只以为她动怒,激将道:“丫头,现在有药引了。难道你反倒不敢下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死。也不用急于一时。”云水缓缓的解下银质项圈。她的项圈打造的极为精致华贵,谁都想不到,她伸手一捻。已从项圈中抽出一根银针。

    秋波一转,云水笑问道:“药引一个就够。不知道你们谁想当?”

    史大奈才要上前,秦叔宝却是一把拉住史大奈道:“大奈,别的可以让,这个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史大奈皱眉道:“秦兄,我……”

    秦叔宝微笑道:“你刚才说的对。萧兄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,你也有事情要去做。有时候,很多事情,真的需要自己去做,我是帮不上你。秦某无牵无挂。已是无情无欲,这七情蛊不能奈何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太过狂妄了。”云水淡淡道:“我看你面色阴郁,显然是悲情过重,而且要远胜常人,我这一针刺下去,你受到地痛苦比常人要远胜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倒没想到云水竟然能够一眼看出秦叔宝地悲,更是担忧,知道她并非虚言恫吓。秦叔宝却是笑着对史大奈道:“对了,史兄。我的事情更简单……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当我是兄弟。就莫要和我争,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吧?”他本来想求史大奈以后逢年过节帮助给娘亲拜祭。可一想未免示弱,二来萧布衣不会忘记,何苦这时候说出。

    史大奈咬牙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多说,只因为明白这时候已经不必多说,赴死解毒的不见得轻松,可活下来地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缓缓地卷起衣袖,秦叔宝脸色平静道:“郡主,请。”

    云水脸上终于露出丝尊敬,苗人亦是尊重英雄,这样的汉子,让她已经不忍讥笑。只是短短的时间内,她其实对萧布衣等人的印象已经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“取盆水来,拿三个碗来。”云水吩咐道。

    史大奈很快的将云水需要地东西拿来,云水这会儿的功夫已经从项圈中最少取出了十数根银针,并排放好。萧布衣暗自皱眉,心道自己方才就坐在刺猬前面,没有被她下针实在是侥幸。这个郡主稀奇古怪,可恐怖更胜常人。云水手持银针,又望了秦叔宝一眼,手指轻弹,几股粉末已经送入碗中。

    秦、史二人见到她指若春葱,指甲尖尖,都奇怪她的药粉从哪里取得。萧布衣虽是看起来慵懒,却早注意到云水伸手在腰带上掠过,却以衣袖遮掩。虽看不真切,却猜到她多半把药物藏在腰带中。这个郡主,一身蛊毒,实在让人为之心寒。

    云水在一只碗上下了药物后,却是出针先在阿锈手腕取出一滴血来,滴血入了药碗,然后兑了数滴清水。众人见到清水入碗后,颜色三变,云水虽是平静,可众人知道这多半就是什么七情蛊,都是凛然。等清水颜色不再变化,云水换了根银针,将碗中液体尽数吸入,这才微笑道:“你可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秦叔宝点头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简洁,却是坚定十分,云水笑笑,一针已经刺入秦叔宝手臂上。秦叔宝却是动也不动。等到七情蛊尽数进入秦叔宝的体内,云水拔针出来,盈盈笑道:“要等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平淡,众人亦是平静,可萧布衣、史大奈无不关切地望着秦叔宝的表情,秦叔宝笑笑,“枯坐两个时辰也是无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无聊,不过你不会。”云水微笑道:“你只会觉得时间过于漫长。”秦叔宝脸上肌肉突然抽搐下,转瞬笑道:“其实……我一直觉得日子过的漫长。”

    云水不解其意,却是暗自佩服。她知道七情蛊这时已起了作用,秦叔宝居然面不改色,实在是铁打的汉子。扭头望向萧布衣道:“反正也是无聊,不如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萧布衣哭笑不得,正想拒绝,突然想到一事,微笑道:“如此也好,只怕郡主不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喜不喜的。”云水微笑道:“故事嘛,何必太认真?”

    “郡主说的也是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那我就讲了,从前有个地方,住着一群淳朴的人,由个大苗王带领。一直都是丰衣足食。可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甚为扼要。就有其余地方的人想打他们地主意。”

    云水盈盈道:“这个故事,好像就发生在我们地身边?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笑,“因为要争夺天下。所以对这块地方的争夺不可避免。有一拨人是西梁王地手下,只想和大苗王结盟。他们想地是,若是可以结盟,只需保证不动刀兵,所以他们派了几波使臣来说服。可另外一拨人叫做李唐,他们却并非西梁王想地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云水皱了下眉头。“他们想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肃然道:“他们不但想动刀兵,而且希望借这块地为屯兵之地,大兴干戈!”

    云水淡淡道:“所有的人呀,只会说自己的好,原来西梁王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故事而已。何必当真。”萧布衣笑道。

    云水银铃般地笑起来,“说的不错,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西梁王几次受挫,却不恼怒,知道此地人向往和平,只想以诚意打动大苗王。是以他只是带着几个兄弟前来,并非他自恃极高,而是他觉得,表达诚意。用不着千军万马。他一直没有见到大苗王。却知道能将七郡十三寨苗人带领地服服帖帖,当然有他过人的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拍马屁也没用。”云水笑道。“大苗王又听不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一笑,“可西梁王却是想错了一点,他虽是诚意十足,但是李唐却是狡诈非常,因为李唐只想借巴蜀之地争夺天下,哪里管得了别人的死活。所以他们一面展现着结盟的念头,一方面却是将精兵良将运到巴蜀,试问只是个简单的结盟,何必找几百个高手到巴西郡呢?”

    云水笑道:“说不定他觉得西梁王一张嘴可挡百万雄兵,他无奈之下,只能带兵前来抵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不知死活,你以为李孝恭向你提亲心怀好意吗?”史大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摆摆手,“大奈……我想郡主自有她地想法。”

    云水道:“若是提亲都是不怀好意的话,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也不恼,他早知道云水性格独特,想法也是和旁人大不相同,总喜欢反驳旁人,若是千依百顺反倒是咄咄怪事。

    “李唐远比西梁王野心要大,他们绝不满足简简单单的结盟,他们希望从巴蜀出兵,希望能从巴蜀借兵,亦是希望能够掌控巴蜀的权利,更是想把战火引到一直风平浪静的巴蜀,可大苗王显然不会同意,他不会允许自己地族人无端的卷入这场争斗。李唐这时候野心勃勃,开始了夺取巴蜀权利的计划……”

    云水皱了下眉头,“萧布衣,你有点危言耸听了吧?”

    “故事而已,何必当真。”萧布衣摊摊双手,“郡主若是不喜欢,我不讲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过了,故事而已。”云水浮出动人的笑容,“反正也是无事,不妨听听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向秦叔宝望了眼,发现他额头已经有了汗水,双拳紧握,不由骇然道:“秦兄?”

    “萧兄讲……下去吧,我也很想听听。”秦叔宝舒了口气,笑容不减。

    云水望向秦叔宝,双眸满是惊诧。没有谁比她更明白七情蛊发作的时间,眼下也应该是中蛊之人死去活来之时,可秦叔宝竟然无事一样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萧布衣叹息声,“李唐想要控制巴蜀、控制苗人的手段很复杂,但是说穿了也简单。大苗王年迈,七郡十三寨的控制权迟早要交给三个儿子。李唐深知这点,开始诡计百出,他们首先就是要扼断西梁王和大苗王的联系,甚至用诡计……陷害西梁王派出的萧尚书!然后他们收买了丹巴九,许诺将他扶植上大苗王地位置,又是暗中唆使老大骨力耶来夺丹巴九地盐井,吞并丹巴九的权利……骨力耶不好出面,却在暗中收买盐枭压低盐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好像只是你地猜测吧?”云水咯咯笑道:“暗中唆使?我也可以说你暗中唆使骨力耶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也可以唆使,”萧布衣笑道:“但是那些盐枭可是李孝恭收买来的,郡主若有怀疑,暗中留意下即可。”

    云水看看史大奈。望望秦叔宝。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唐王明里拉拢丹巴九,暗中跳动骨力耶,然后再向老三的女儿求婚……这样一来。他们早就提前和大苗王的三个儿子搞好关系,无论如何。这权利也落不到旁人手上。可如此一来,巴地乌烟瘴气,再也不能恢复从前地太平。当然这些人还想径直杀了西梁王了事,却没有想到西梁王命大,人也打不死。毒也毒不死。可眼下西梁王惶惶而逃,兄弟中毒,心力憔悴,很难再揭穿他地诡计。”萧布衣说到这里,轻叹一口气。“郡主,我的故事讲完了。”

    云水沉吟良久才道:“西梁王真的不想强占巴蜀,亦不想从巴蜀出兵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西梁王可以保证这点!”

    云水冷哼一声,“我这辈子最不信地就是中原人的诺言,想当初,他和圣女一起后,娶了一个又一个,保证有用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等人面面相觑,史大奈忍不住问道:“丫头。你说地是谁?”萧布衣一直对云水温言相向。史大奈却对她从不客气,只因为云水从来对萧布衣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云水还是在笑。但是笑容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冰冷严峻之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思绪飞转,暗想他和圣女一起后,娶了一个又一个,他到底是谁?若是能够知道他是哪个,说服苗人的可能就会又大一分,可只听说苗人有大祭祀和三司,这圣女又是从哪里冒出来?当初二哥说及巴蜀的一切,只说这次斗智不斗力,巴蜀民风剽悍,万勿发展到武力解决,他只让自己说服大苗王,尊敬大祭祀和三司即可,却也从来没有提及到什么圣女呀。

    云水笑容多种,这时候笑中冰霜,就算史大奈都是不敢得罪,他倒是不担心自己的性命,只是三个兄弟地性命都握在云水的手上,他虽是个粗人,却也知道眼下绝非撕破脸皮的时候。

    竹楼内寂静一片,可静寂下来,史大奈才听到轻微的咯咯之声,开始他以为自己听错,可很快发现咯咯之声来自秦叔宝。史大奈心中一寒,仔细看过去,才发现秦叔宝虽还是在笑,可笑容却已经僵硬无比,咯咯之声却是从他口中发出,而一滴滴豆大的汗珠子从他额头冒出来,流下来,滴滴答答地落在脚下,甚是轻微,却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萧布衣早就发现,恨不得以身代之,只是千言万语无从说起。云水却突然道:“这些都是西梁王你自己说的,我其实很怀疑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秦叔宝却是笑起来,“我也有个故事,不知道……郡主愿意听吗?”

    云水半晌才道:“你若还是能够说话,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头一回有了点客气,只因为她知道中了七情蛊,这人实在已经是生不如死。她见了太多中了七情蛊的人辗转反侧,嚎叫痛苦,像秦叔宝这么镇静的人,她真的从未见过,她真的不知道秦叔宝如何能够控制住痛苦,又是如何能够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人。”云水想到什么,就说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秦叔宝握紧拳头道:“郡主说的不错,我真的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云水哑然失笑,“你不是人,你难道还是神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神,因为要评价我,那只能用猪狗不如来形容。”秦叔宝额头汗水滚滚而下,或者还夹杂着眼角地泪水,身上地痛楚比起当初的痛苦,大同小异,可因为身上地痛苦,他暂时却可以忘记当年的痛苦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是想说出来,史大奈只是忿然,秦叔宝却已经知道,他们现在哪里都是落在下风,唯一能够挽回就靠扭转中原人在云水心中恶劣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当初……我和萧兄……本来是敌人。”秦叔宝咬着牙说出每一个字,虽是缓慢,却没有停顿,“而且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云水更是诧异,绝对没有想到这其中关系如此的错综复杂,迟疑半晌才问。“那为何你又和他在一起。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想说点恶毒的话语激怒对方,可见到秦叔宝的硬朗,心中头一回生出不忍。

    秦叔宝咬牙道:“我跟随……萧兄。不过是想完成一人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对你很好吧?”云水问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很好,他待我如父如师。不过……我却亲手害死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中原人……”云水本想说中原人原本就是这样,可不知道为何,这话再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自知罪孽深重,就一直都是自暴自弃,可是……我又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秦兄。当初李密用令堂威胁你反叛张将军,自古忠孝难两全,这事你虽是有错,可这些年的自责也足以弥补,何苦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?”萧布衣叹息道。

    云水恍然道:“原来他们用你母亲要挟你。那你也没错呀。”

    史大奈冷哼一声,“丫头,你到现在,终于说了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云水咯咯笑道:“我想说什么都就说什么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史大奈为之一滞,秦叔宝强笑道:“郡主,我们都管你不到,我……还要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谢我?谢我给你下了七情蛊吗?”云水讥诮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秦叔宝正色道:“我一直觉得痛苦不够,郡主增加了我的痛苦。我不是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云水目结舌。半晌才道:“不用客气!你要完成地心愿是什么?”

    秦叔宝却道:“当初我本要自尽,不过……西梁王找我。说张将军一辈子希望天下太平,国泰民安,我横刀一割,不过是个懦夫,能完成张将军地遗愿,才算真正的英雄。我……不想做什么英雄,可却终于跟随了西梁王要完成张将军的遗愿,西梁王宅心仁厚,这次只带几人前来,诚心天地可见。”

    云水冷哼一声,不知道张将军是谁,可想着能让这种硬汉都终生难忘地人,想必也是个盖世豪杰。她不再说什么,众人沉寂下来,只听到秦叔宝牙关紧咬,只见到他面露微笑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云水终于站起来道:“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换了个银针,插在秦叔宝的手臂上,银针中空,鲜血很快地流淌出来,滴在碗上。秦叔宝只觉得痛楚稍减,舒了口气,全身抗拒的力道涌在手上,喀嚓声响,却是拗断了藤椅的把手。

    云水见到他浑身湿透,手上青筋暴起,知道他痛苦不堪,可见到哼也不哼,虽是成见依旧,却也佩服他的硬朗。血液分成两份,云水让萧布衣给阿锈和老四服下。等了良久,不见二人醒转,云水笑容有些发苦,无奈道:“看来还要再来一次。”以往她哪里管得了许多,这次见到一次不起作用,竟然有了些不安。

    秦叔宝却笑道:“这是……尝试解药,怎么会一次就成?郡主,请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胳膊,如同看待别人的手臂,云水笑容已经很淡,不说二话,再次用药,又从阿锈地手臂抽了滴鲜血。萧布衣见到药水变了四次,也是惊诧苗人的蛊毒奇妙无比。七情蛊第二次注入秦叔宝体内,远不用两个时辰,可这半个时辰所受到的苦痛,更是远胜方才。

    秦叔宝牙关咬破,竟然还不出声,云水轻叹一声,“喂,我信你就好。你若是真的痛,就叫出来吧,你不叫喊,我反倒更加的心闷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半晌才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次云水并没有再问,目光却是落在史大奈地身上,强笑道:“西梁王给我讲了个故事,他也给我讲了个故事,你再给我讲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什么故事可讲。”史大奈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讲,也可以讲讲你的师父,你的父亲呀。”云水随口笑道。陡然间见到史大奈脸色大变,云水心中惴惴,“不讲也就算了,不用气恼。”

    史大奈一字字道:“你真的想听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就听。”云水还是漫不在乎的表情。

    史大奈却是握紧拳头道:“那好,我就说与你听。我的父亲就是我的师父,秦兄因为张将军身死一辈子不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总不会也害死了他吧?”云水笑容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史大奈舒了一口气。凝声道:“我只恨不能害死他!”

    云水愕然。只觉得这三人个个不可理解,一个比一个疯狂,可偏偏说出来的话。由不得她不信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云水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史大奈突然放声长笑,凄惨地有如狼嚎。“你问为什么?那我告诉你,如果你地父亲抛弃了你地母亲,一别十数年,你会如何?如果你辛辛苦苦找寻他十数年,却发现他根本没有把你放在心上。你又会如何?如果你和他见到地第一面,他就一掌打在你的胸口,想要取你地性命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他声音凄恻,远远的传出去。远山似乎也在回荡着几个字,你又能如何?你又能如何!!!

    史大奈自从被符平居击了一掌后,一直也是抑郁难遣,这次发泄出来,端是惊天动地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秦叔宝眼中带了同情,萧布衣除了叹息再不能说什么,云水脸色微变,一字字道:“该杀!”

    史大奈微愕。转瞬放肆地笑起来。“是呀,你说的轻巧。该杀?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,比我武功高强,行踪不定!我寻遍天涯不见得找到他,找到他不见得打得过他,就算打得过他,我娘亲对他念念不忘,丫头,我问你,你要是我,你能下得了手吗?”

    云水终于怔住,良久无言。

    竹楼中只闻秦叔宝牙关咯咯,只听到史大奈的粗重呼吸,只见萧布衣怜悯同情的目光,云水目光一个个地扫过去,心中不知道是何滋味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的几个时辰,这中原人的印象,在她心目中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    史大奈平复了情绪,沉声道:“丫头,我和你说这些,并非想要博得你的同情,我只是想告诉你,男人地事情,你们女人很多不会懂!这天底下坏人多,好人却也不少。秦兄和我,哪个遭受的际遇是舒舒服服?哪个要是你受到了,会觉得理所当然?可我们并没有怨天尤人,自己的事情,自己担下就好,迁怒他人,算什么真正的男人?”

    云水突然又笑,“你说的不错,可我真不算男人,你莫要忘记,我不过是个女人!”

    史大奈本来是想说圣女一事,没想到云水如此回答,一时间倒不知道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云水站起身来,又抽血灌血,只是这一次,阿锈、老四只过了片刻已经醒来,醒来的时候,都是有些茫然道:“西梁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布衣舒了口气,暗想蛊毒奇妙,真的匪夷所思,这个云水用蛊,更是奇妙难测。秦叔宝见到阿锈二人苏醒,心情一松,喀嚓声响,藤椅已经被他坐烂。

    他用尽全力的气力和七情蛊抗拒,坐到地上的时候,只觉得近乎虚脱,一颗心空空荡荡,痛楚不堪。

    云水却是拍拍手,收起了银针,戴上了银项圈,望着萧布衣道:“西梁王,你我两不相欠了,只是……”她望了一眼秦叔宝,欲言又止,迈步向竹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云水却又止步,并不回头道:“你们是不是想见大苗王?”

    萧布衣目光一闪,沉声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云水咯咯笑道:“那好,三天后,我带你们去见大苗王!”她话音未落,人已飘然而去,只留下叮当声依稀送来,飘渺难测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