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零九节 无解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李孝恭考虑了太多种可能,却从来未考虑,萧布衣肯放弃巴蜀。就像他考虑了对巴蜀太多的控制手段,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放弃巴蜀一样!

    可若真的依萧布衣的建议,他们就等于放弃了巴蜀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巴蜀对关中的重要,李孝恭比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当年秦惠王之时,有臣子就曾建议道,蜀水通于楚,有巴之劲卒,浮大舶船以东向楚,楚地可得。得蜀则得楚,楚亡则天下并矣!这句话就是说,从巴蜀顺江南下可到楚地,只要有巴地的精锐之兵,然后可顺江取楚地,也就是萧布衣的荆襄之地,得巴蜀则得荆襄,得荆襄可得天下!

    李渊蓄谋已久,在太原为官之时,虽是小心翼翼,却从未打消过取天下的念头,而他生性老辣稳妥,多参考前人的谋略,当初秦惠王之策亦是他今日之策。从太原起义后,依据根基,李渊势如破竹的取得关中之地,看似轻而易举,却是多年深谋远虑的结果。关陇诸阀虽多,可如李渊一般有远见的除了薛举外,还真无他人。李轨、梁师都、刘武周、郭子和等人虽是号令一方,兵马强盛,却是固步自封,缺乏远见,不思进取。李渊最大的敌人可说是薛举,就像萧布衣最大的敌人就是李密一样。萧布衣坐镇东都,但是除李密有雄才大略外,窦建德、罗艺、徐圆朗,甚至说杜伏威、辅公等人,均是偏居一隅,看起来虽有争霸的雄心,却缺乏争霸的远图。在他们这些人看来。能够守着自己的地盘,做一个土皇帝就已经心满意足!

    但是李渊、萧布衣都明白争夺天下有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的道理。这天下有这两个雄心勃勃之人,怎么能容纳盗匪占据一方?

    伊始是烽烟四起,到现在变成局面明朗,如今很快已经到了吞噬兼并地盘地阶段,最后就是几大势力的最终对决。这是必然,也是必经的规律!

    李渊一直对萧布衣示弱,可从来就没有打消过吃掉萧布衣的念头,就像萧布衣一直示悠闲。却从未打消过进攻关中的念头一样。萧布衣出兵常平,扼住潼关出兵之路,这就已经开始为进攻关中做积极的准备。李渊不等和薛举决出胜负,就迫不及待的派李孝恭安抚山南巴蜀之地。亦是为进攻中原做准备。

    巴蜀这块地方是李渊进攻中原的跳板,实在太过重要,萧布衣可以不经巴蜀攻打关中,但是李渊若是不经巴蜀进攻萧布衣。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地利!

    萧布衣的这招棋很毒,打着仁义和平地招牌,却让李孝恭进退两难。不经散关,萧布衣可以经武关、潼关、井陉关,甚至可以通过北方的突厥来进攻关中,但是不经散关,关中要攻打中原可是大有难度!

    因为关中进攻中原的三线中,以巴蜀最为有利,其余的无论是潼关抑或是井陉关。都已不占地利!放弃了巴蜀,等于为关中戴上了桎梏,李孝恭饶是聪颖过人,运筹帷幄,听到大苗王地询问,虽脸色如常。但背心已经汗水滚滚!

    萧布衣提出地条件。对苗人有利。对萧布衣有利。可对关中最为不利。但是他。偏偏找不出一个反驳地理由!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看来李郡王考虑了太多。却从未放弃过在巴蜀动兵地念头。这才左右为难。若唐王真地那么仁义地话……”他欲言又止。言下之意却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大苗王不再理会李孝恭。望向三司道:“不知三司可否赞同结盟?”

    司马沉声道:“若西梁王允诺终此一生。不对巴蜀加一兵一卒。本司实在找不出反对地理由。”

    司徒嘶哑着嗓子道:“西梁王此举。巴蜀之幸事。苗人之幸事。司徒替巴蜀百姓感激西梁王地大德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长身而起。向三司深施一礼道:“三司深明大义。本王亦是感激。”

    司空却细声细气道:“若李郡王亦不反对,我等想敬西梁王一盏清茶。”早有苗女满上香茶,李孝恭嘴角抽搐,一言不发。丹巴九暗自焦急,可见到父亲沉默无言,实在不知道他还知道多少内幕,也是不敢插话。

    三司端起清茶,一饮而尽,萧布衣喝下第五杯茶的时候只是想,不知道大苗王的第六杯茶怎么喝,至于占卜一事,又是五五分开,不见得能如前一样顺利。

    秦叔宝、马周等人见到萧布衣第五杯茶喝下去,舒了一口气。马周暗自想到,苗人看似对西梁王已有认可之意,这第六杯茶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名堂?

    云水喃喃道:“这第六杯茶……绝对不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云水一张乌鸦嘴,但是说的往往极准,不由心中一凛,却还是含笑道:“不知道苗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李孝恭亦是异常紧张,心思飞转,偏偏想不出一个主意了。他所有的功夫看起来都用到了空处,但是他绝非等闲,还留下了后手。但是若用后手的话,成功不过是在五五之数,不到万不得已,他实在不想用最后一招。

    都说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对于眼下地巴蜀,李孝恭亦是又爱又恨。因为要取中原,巴蜀绝对不能乱,不然根基不稳,如何取胜?所以他虽多用手段,但亦有掌控的能力,他绝对不想失态发展到他亦不能掌控的地步!

    大苗王沉默良久才道:“老二,去把萧尚书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爹!”丹巴九悲愤莫名的抗议。

    “去!”大苗王沉声道。

    丹巴九虽还是悲愤满面,却是不敢违抗,只是未走几步,大苗王又道:“带你的婆娘一起过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惊,暗想这多半是要审理当初的事情。大苗王雷厉风行,显然是想在结盟前消弭芥蒂。丹巴九恨恨离去,等回来地时候,却只带来了萧。

    萧虽被囚禁多日,可看起来精神尚好,也没有受到虐待地迹象。萧布衣见了稍微心安,暗想大苗王不动声色的做了这多事情,诚意可见。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、大苗王均在,萧有些讶然,快步上前道:“萧参见苗王、西梁王。”原来他当年曾随蜀王到过此地。是以识得苗王。

    萧布衣轻声安慰道:“叔父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萧却是愧然道:“微臣愧对西梁王的重托。”

    “是愧对重托……不是信任?”萧布衣微笑道。

    萧转瞬明白萧布衣所言的含义,脸上露出茫然之色,“启禀西梁王,对于当日之事。微臣一直是如在雾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句如在雾中,就可以抹杀所做的一切吗?”丹巴九突然大叫,转身跪在父亲的面前,“爹。孩儿受到奇耻大辱,若是不能给孩儿申冤,孩儿……情愿去死!”

    他说的奇耻大辱当然就是指老婆被萧调戏一事,他是苗寨的二王子,这种事情实在比杀了他还要难受,当初若非大苗王地缘故,他就算不杀萧,也要将他折磨地七零八落,今日见到父亲想放萧。悲痛欲绝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空气中只余丹巴九粗重地呼吸声,大苗王等了半晌,这才问道:“你那婆娘呢?”

    “方才我回转地时候,才发现她不堪羞辱,已经自尽了。”丹巴九哽咽道。

    骨力耶诧异,郎都察杀愕然。只有云水嘴角还带着笑意。秦叔宝见了,暗想这女人生性凉薄,怪不得施蛊下毒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萧布衣皱起了眉头,知道事情又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大苗王却是不动声色,“死了也抬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种沉稳让所有苗人都觉得心慌,丹巴九颤声道:“爹,她死的极其难看,莫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抬过来。”大苗王一字字道。

    丹巴九双眸失神,无力的坐下来。悲伤有。惶恐更多。不一会地功夫,丹巴九的婆娘被抬了过来。身上却是罩着一层白布,让人看不清面容,只是白布上透出血迹,看样极惨。大苗王道:“萧尚书,请你把当初和金珠尼所发生的一切说一遍。”金珠尼就是丹巴九婆娘的名字,大苗王说及,仍是平平淡淡,可骨力耶、丹巴九几人心中却涌起了寒意。

    他们很少见到大苗王如此执着地时候,也很少见到大苗王如此震怒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苗王看起来很冷静,由始至终甚至都没有大声说过一句话。可越是如此,越让三兄弟寒心,他们太了解父亲的个性,知道父亲表面平静的背后掩藏着什么!

    就算是丹巴九,都已经不敢再说一句。

    大苗王要查的话,一定会查到水落石出,大苗王要查的话,谁都无法阻拦!

    萧有了申冤的机会,脸上反倒有了茫然,半晌才道:“苗王,当日之事,我亦是不明所以。当日我来到这里,是二王子接待。当初二王子好酒好菜款待……又请出二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好酒好菜……”丹巴九还要说什么,可望见大苗王沉凝如水的一张脸,竟然再也说不出话来。李孝恭虽还是笑,可眼中也闪过了不安之意。

    萧带着困惑道:“我虽是不胜酒力,可当时只喝到第二杯的时候,突然间天昏地暗,然后再清醒过来地时候,已在牢房内,我听他们说……”嘴角露出苦意,萧低声道:“剩下的事情都是他们对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不明白当初萧为何会失去常态,听到他说了几句,心中已经明白些事情。大苗王吩咐司空道:“取萧尚书一滴血。”

    丹巴九脸上已经露出惊骇之色,李孝恭更是大皱眉头。司空带着银色面具,让人看不到表情。缓缓的亮出一根银针,刺到萧手臂上。众人不解其意,萧却不反抗。神色坦然。早有苗人递过一银碗,司空滴血入碗,手指轻弹,几种烟雾入了银碗。萧布衣见到他的手法和云水大同小异,暗想这些人下毒手段都是高绝,好在都在巴西,又不喜惹是生非,不然到了中原,也是祸害。

    滴三滴水入了银碗,司空看了眼。施礼道:“启禀苗王,萧尚书血液中夹杂失心蛊的余痕!”

    丹巴九脸色大变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司空得大苗王授意,解释道:“服下失心蛊之人,会在短时间内失去理智。做事不可理喻,却不知道是谁下地失心蛊?”

    众人都已经望向了丹巴九,萧这才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酒中……”

    丹巴九突然急声道:“原来酒中是被金珠尼下了失心蛊,她这是担心罪孽被揭发。所以才服蛊毒自杀!”

    司空不语,大苗王却道:“抬金珠尼下去吧。”他要求抬金珠尼上来,可却看都不看一眼,就又让人抬了下去,却没有一人觉得不妥。萧布衣暗想,若是丹巴九还是坚持不认地话,大苗王说不准就会验金珠尼的尸体,这事情越查越大,迟早要牵扯到丹巴九的身上。丹巴九下毒肯定是受到李孝恭的授意。可这样追查下去,已和苗人内政有关。他现在不要说只是贵客,就算真的结盟以后,肯定也会让苗人自己解决,不适宜插手。大苗王能做到现在的地步,不包庇儿子。已经难得可贵。

    大苗王这次虽然没有当面查下去,可萧布衣见到他脸上皱眉层层叠叠,虽是老迈,却是一点都不昏庸,内心油然升起敬佩之意。

    “结盟在诚。”大苗王看也不看二儿子一眼,沉声道:“现在已经查明,萧尚书是被人陷害,这才迷失了心智,不但没有对我族轻蔑。而且说起来。还是我们愧对了萧尚书……若萧尚书有何不满的话,大可提出。”

    萧看了萧布衣一眼。知道他的意思,一躬到地道:“苗王明察秋毫,区区误会,过眼云烟,就让它散了,不知道苗王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大苗王笑了起来,“其实我这是第二次见到萧尚书。”

    萧有些诧异,恭敬道:“苗王所言不错,当初蜀王来此之时,在下曾经因蜀王之故,和大苗王有过一面之缘……只不过那时候,在下只和苗王说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喃喃道:“我还记得。”

    萧满是惊诧,“大苗王还记得我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大苗王淡淡道:“你那时说地是,希望大隋和苗人永结友好,生生世世。只是我没有想到过,不要说生生世世,就算是我这一世,就要和两个中原之主结盟。”

    萧回首前尘往事,不由唏嘘。想当年大隋一统,鼎盛地无以复加,平服四夷八荒,威震海外边疆,当初结盟之时,就算是他,何尝想到过大隋这快就倒?

    一招手,有苗女满上第六杯茶,大苗王这次却没有举起,双眸睁开,透出道寒芒。众人见到,无不凛然。当初见大苗王在座之时,众人都有了轻视之势,只觉得他几个儿子飞扬跋扈,他又年迈不堪,多半是纵容儿子地缘故,才导致今日地局面。哪里想到过大苗王处事严明公正,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,几乎在挥手之间处理完毕,这才都知道,苗人数十年的安宁绝非无因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西梁王到现在尚未娶妻?”大苗王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眉头微皱,转瞬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嘴角露出丝微笑,“云水也还未嫁。他此言一出,众人惊愕,就算是云水地笑容都是有些僵硬,谁都已经听出,要喝第六杯茶的条件,极可能和云水的婚事有关。

    李孝恭这次脸真的有些发绿,他竭力地想要淡定,因为他发现所有的阴谋诡计在这睿智的老人面前,全然没有任何作用,可他听到苗王问的这两句话,胸口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!他不知道大苗王到底知道多少,但是很显然。大苗王是个异常聪明的人,聪明人不会急急的把一切底牌揭开,也不会急急地将对手逼入绝境,大苗王到现在还不提及李孝恭的所作所为,并非不知道,而不过想为彼此留有余地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要真的将云水嫁出去,那他李孝恭真地和苗王没有半分余地可讲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笑容也有些僵硬,不能不说道:“云水姑娘天资聪颖,绝代芳华,若有人娶她……可真的是幸事。”

    云水扁扁嘴道:“你不要口是心非了。我早就看出来了,你其实想说,谁娶了我,可是倒了大霉!”

    萧布衣有些苦笑。暗想这女人如此任性不羁,不服约束,若真的娶回去,绝非幸事。大苗王微笑道:“西梁王是给你留有情面罢了。我也知道,这个丫头任性妄为,是我娇惯的厉害。”轻叹一声,大苗王说出了要求,“要喝第六杯茶,我请西梁王娶了云水,而且一定要立为正室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郎都察杀已经叫道:“爹,不可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转头望向三儿子。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郎都察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,只是搓着手掌,“中原人多数狡诈,言而无信,前车之鉴,爹爹怎么能让云水重蹈覆辙?”

    “云水不是圣女。”大苗王淡淡道:“现在的苗寨。还是由我来做主!”

    郎都察杀脸露苦意,却只能缓缓退后,大苗王说地不错,他一日权利不移交给旁人,他还是苗人之主。他说地话,在这里就是金科玉律,就算是他的儿子都是不能反驳。云水听到爷爷的请求后,脸上突然露出异常古怪的表情,似不信。又似费解。半晌又变成讥诮和开心,竟然又咯咯笑起来。“爷爷这主意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开心地笑,似乎在说别人的婚事,众人却是表情各异,没有一个能够笑的出来。这些人有意外、有不信、有失落、有茫然,萧布衣也是讶然坐在那里,良久无言,李孝恭本是脸色发青,听到大苗王提出条件,反倒浮出了笑意,突然舒了口气,他知道,无论如何,萧布衣这关肯定过不去!

    而大苗王既然开口提出条件,就没有反悔的可能!

    这么说,这次七茶结盟,不过是个笑话?

    李孝恭甚至比苗人还要知道七茶结盟地规矩,而且他比萧布衣地朋友还了解萧布衣的秉性,他知道大苗王地这个要求对旁人而言,甚至对他来讲,都是求之不得,但对萧布衣来说,却是个天大的难题!

    萧布衣沉默良久才道:“苗

    “你不急于回复。”苗王微笑道:“我给贵客两个时辰的考虑时间,请你到时候再回复我!”

    他说完话后,颤巍巍的站起来,转身离去,三司紧紧跟随,一帮苗人亦是紧跟其后。转瞬谈判之地只剩下了个李孝恭。见到众人刀锋一样的眼神,李孝恭施施然的向外走去,招呼郎都察杀道:“三王子,我想和你说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郎都察杀心情郁郁,却没有拒绝李孝恭地提议,和他并肩离去,萧布衣等人面面相觑,都知道事态的严重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萧却和马周说了几句,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始末,不由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马周当先道:“西梁王,我听说七茶联盟中,苗王提出的要求,绝对不容反悔,不然自悔诺言,当有极为严厉的刑罚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苗王,还有谁敢罚他?”阿锈落寞道:“我觉得……娶了云水也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萧摇头道:“大苗王虽是苗人之主,但是若有三司祭祀加圣女反对,很多地方也是不由他做主,所以七茶之盟,他只有半数的权利。他若食言毁了要求,自然有圣女、祭祀等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规矩谁定下来地,怎么如此霸道?”史大奈问道:“难道苗人之主也不能随心所欲?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觉得这规矩不错,脑海中总有个模糊的印象,却又无法捕捉。萧苦笑道:“这个规矩恰恰是如今的苗王所立。”

    众人怔住,萧解释道:“当初苗王只怕权利过大,导致昏聩无能,出了错招,是以立下这条规矩约束自己,数十年兢兢业业,少有差错。”众人对大苗王的敬佩又是多了一重,秦叔宝突然问,“萧尚书,你对苗人风俗最是了解,依你之见,这次西梁王,一定要娶云水吗?”

    萧沉吟良久才道:“不错,除此之外,再无他法。布衣……我知道你现在和袁岚关系极好,也知道你一直有立袁巧兮为正室的打算,但是你身为东都之主,当江山为重,婚事为轻。眼下当以娶了云水为重,巴蜀至关重要,你若是不能结盟,我们真的再无丝毫胜机,回转和袁岚说及,他也应该体谅。所以还请西梁王……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深施一礼,久久无言。萧是萧布衣的叔父,才能这么劝说,其余众兄弟却是面面相觑,觉得大为不妥。但是一提及江山,谁又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木然道:“叔父不必多礼,我只想问问,当初圣女一事又是怎么个缘由?”

    萧摇头道:“当年我随蜀王杨秀到了这里后,苗寨的确有个圣女,这里的苗人对她敬若神仙般,圣女甚至比大苗王还要具有威望,但我后来很快回转西京,只听说圣女突然死了,因为圣女一事,苗疆对中原人厌恶到了极点,具体为何,苗人秘而不宣,我也并不知情。但是那圣女过世后,我倒从未听说过苗人再立圣女,这次出来,真是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木然地坐在那里,轻声道:“我再想想。”众人心境复杂,却都不想干扰萧布衣地心思。两个时辰转瞬已过,远房芦笙吹响,大苗王已经率众人回转,李孝恭还是狗皮膏药一样的不离不弃,大苗王坐定,望着萧布衣沉声道:“不知道西梁王可曾做下了决定?”

    这次就算云水都满是好奇地望着萧布衣,神色有些紧张,萧布衣缓缓站起,沉默半晌才道:“大苗王好意,本王心领。只是这娶亲一事,恕本王不能从命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虽低却是沉重,秦叔宝等人心中一沉,李孝恭露出了笑意,大苗王还是神色平淡,却喃喃自语道:“这么说……七茶结盟终究……不过是一场空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