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一四节 自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目睹施蛊者的变幻莫测,忍不住的目瞪口呆。司空一声哨响,就让中七步蛊的人痛苦不堪,可大苗王的一声弓响,竟然让司空吐血,那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司空是如何不知不觉的下蛊,也没有人知道苗王何时已开始反击!

    但是二人斗蛊,显然早就在入洞之前。

    萧布衣其实早在前往巴西郡之前,就知道苗人蛊毒的厉害和神秘莫测。而且他不断的了解,虽然不会养蛊,但是对蛊毒的了解却是更深一层。

    蛊毒需要的是养,所以和毒药还是有很大的差别。蛊毒培植起来极为的复杂繁琐,神秘非常。方法可能大同小异,但是不同的人培植出来的蛊毒却可以差的十万八千里。苗王、三司均是终生用蛊,养出的蛊毒自然是旁人所不能,厉害无比,而他们控制蛊毒发作的时间更是让常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蛊毒和培养之人息息相关,甚至都和养蛊之人的精神气血有关,这听起来不可思议,但是见他们施蛊才会知道绝非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金蚕、碧血、一线牵是为苗人的三大蛊毒,但并非不传之秘,苗人中能养三种蛊毒的不占少数,但是使用起来的高下却是大有区别。若论杀人的厉害之处,并非金蚕等蛊最为犀利,就算赤蛇蛊、七步蛊一样可以登峰造极,没有谁敢说,最厉害的蛊毒是哪个,只能说,养蛊的最厉害是谁!

    因为养蛊高手,亦如武功高手一般,可以化腐朽为神奇,就算最寻常的一种蛊毒在他们手上,也能发挥出莫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三司均是五斗米教中人。在养蛊方面浸淫一生,厉害之处不言而喻。五斗米教又被称为米巫、入教之人叫做鬼卒,主教又称鬼王。端是神秘色彩。五斗米教既然沾了个巫字,当然多行常人眼中的巫术。而这种巫术,恰恰是以蛊毒作为根基。司空浸淫蛊毒一生,自然心高气傲,不甘平淡一生,可苗王却是只为苗人着想,不惹事端。甘于平淡,这让司空极为不满,更让他不满的就是,他不信自己蛊毒不如苗王。

    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用蛊之人,蛊毒其实已经和自己的心血、孩子无异,谁也不甘心不如他人。可因为禁令,司空一直无法比试,今日撕破脸皮。正准备大战一场,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过,他不但七步蛊已被苗王破解。而且不知何时已被苗王在他体内种下了一线牵!

    一线牵,牵之一线,牵之一弦,弓弦一响,肝肠寸断!

    旁人听到弓弦还是无动于衷。可司空听到弓弦一响后。只觉得肝肠如绞。胸口如被千斤重锤击中般。忍不住地吐出口鲜血。更让他惊惧地是。他根本不知道苗王何时下地蛊毒!

    蛊毒虽然神秘莫测。但是并非不可捉摸。施蛊之人毕竟还要通过介质中蛊。介质有水、有空气、有食物、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苗王站立起来地那一刻。司空就已经注意到他周身地每一个细节。就像方才司马一弹之间。已经在空气中布下蛊毒一样。施蛊之人对决。和高手对决并不差别。声音、光线、言行举止均是施蛊要注意地方面。

    司空自信苗王就算头发丝动下都被他看到眼中。可自己莫名其妙地中了一线牵还是浑然不知。这种恐怖之感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司空吐血喊叫地凄厉彷徨。骨力耶却是早早地跌倒在地。面色惨白。他这一辈子。少有如此自作主张之时。没想到第一次做主。就已经满盘皆输。他知道爹爹轻易不做决定。可若是做了决定。那是无人能改。苗人中。他骨力耶这三个字。看起来已经成为了历史。

    苗王却不停手。再次拨动下弓弦。司空又是哇地吐口鲜血。已经摇摇欲坠。苗王住手不弹。轻叹道:“一线牵。牵之一线。司空。我看最多再弹三次。你就会心脉全断了。我本不想下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,你是如何下蛊!”司空霍然抬头,死死地盯着苗王。

    苗王淡然一笑,“其实我没有下蛊,下蛊的却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怎么可能?”司空惨然笑道:“难道到我临死之前,你还不想让我死的明白?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如何布下的七步蛊呢?”苗王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司空轻叹道:“这四处火头当然就是我下蛊的根源所在。”陡然间醒悟过来,司空颤声道:“原来你也早把蛊毒下在那里!”

    苗王脸色肃然,“你到现在才明白吗?七茶结盟贵在心诚,若是暗中破坏,实为不智。我恪守祖训,绝不擅自伤人。司空,你虽做了错事,可毕竟数十年如一日,对苗人没有功劳,亦有苦劳。若非真的铸成大错,我不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能和西梁王结盟,原来你们均是假仁假义之辈。你早对我有了猜忌,不然也不会让我入绝情洞准备一切。可在我准备之前,你却早就先我一步在地下种下一线牵,以火激发。可到现在,你还说什么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其实我自入洞,结局已定,你说不想杀我,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?”司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苗王却也不恼,“仁义在心,真假自有公论,不凭我说,亦是不由你来定下。司空,我只能说,你若不种下七步蛊,七步蛊若不发作,一线牵亦不会发作。你若是不害人,要出绝情洞又有何难?你真正中的不是一线牵,而是心蛊,你心中罪恶一生,结局已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结局,未免太早了些。”司空嘴角鲜血不停的流淌,狰狞非常,“苗王,你总有一日,会后悔今天的决定!太平道和五斗米水火不容,你眼下却是投靠太平道。迟早会有灭顶之灾。司马、司徒,你们莫要不信!”

    司马还是坐在地上,却是长叹一声。“以后是否有灭顶之灾,我不清楚。但我知道,要非苗王在此,我等今日就有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信我,亦不见得信任你等。”司空又道:“不然何以就他一人不中我地七步蛊?”

    司马淡然道:“身处高位,自然有太多难以抉择之事,我等当然理解。”

    司徒亦是大声道:“吾以断臂明志。区区七步蛊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司空冷笑道:“你们向苗王表示忠心,真以为我已经一败涂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等李孝恭的援手吗?”大苗王突然道。

    司空半晌才道:“看来一切都是瞒不过苗王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叹息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苗人素爱和睦,今日结盟,多一人都是多。上望月峰的是西梁王地手下也好,是李孝恭也罢,都要先过七重禁制。这时候还能留在峰上之人,很难活命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暗自惊凛,这才明白大苗王宝刀未老,不需他插手。一切事情都已掌控手中。

    司空慢慢的弯腰,像似蛊毒发作,痛地不能忍耐。喃喃道:“心生罪恶?又有谁不心生罪恶?苗王,我临死前还想问你一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苗王表情平静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……真的有人能过天梯吗?”司空话音未落,人已凌空而起,十指如勾,恶狠狠的向大苗王插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,单凭蛊毒。他永远不是苗王地对手。很多事情,总有失败了才会知道错误,很多事情,亦是经历过了才知道后悔。如果再重来一次地话,他当然有更好的选择,只可惜,事情永远不会再重来一次!

    好在他还有一点大苗王不能及,那就是他武功高强,大苗王却早就老态龙钟。

    就算死。他也要和大苗王一块死。更何况,抢过长安神弓。只要大苗王不发动一线牵,他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!

    司空跃起那一刻,火光似乎也是凝结片刻,他从跃起到苗王身前,宛若火闪,亦若风流,只是他全部精力集中在苗王身上的时候,却在焦急下漏掉了一个人。萧布衣在司空凌空而起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冲天而起,单掌击出。

    他看地出来,大苗王绝对没有司空这种强悍的武功。蛊毒虽强,毕非万能。可他才是高高跃起,就听到弓弦再响,连弹三次。

    萧布衣身形不受阻挡,司空听到弓弦急响,在空中却是连振三次,等到弓弦最后一响之时,已经无血可喷,双眼爆出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大响,几乎和弓弦第三响同时发出。萧布衣一掌击在司空地胸膛,力道恢宏,竟然将他凌空打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击出一掌后就知道,就算自己不出手,苗王也会安然无恙。因为司空人在空中,在弓弦第三响地时候,已然死去。他这一掌打上去,反倒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司空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,就已经倒飞出去,坠入深涧之中。半晌后,深涧才传来砰地一声闷响,可见幽涧之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落地,转过头来苦笑道:“苗王,我出手情非得已,倒是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苗王轻叹声,“西梁王锐身赴难,怎会多余?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深施一礼,“苗王运筹帷幄,本王钦佩万分。”

    苗王却是苦笑声道:“我倒宁可自己浑浑噩噩,也不用亲手杀了……数十年的手下。”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老眼含泪,竟是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,那一刻只是想……苗王和三司之间,肯定也有太多可歌可泣,生死别离的事迹,可苗王不说,旁人再也难以知晓。三司在苗寨数十年,和苗王其实已和兄弟无异,苗王亲手杀了司空,心中伤感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火光闪动,照耀着苗王地黑眸白发,萧布衣不觉得苗王做作,却是已明白了他的伤心。沉寂中,萧布衣只是在想。若真的有一天,有多年出生入死地兄弟为前程所叛,毁他的根基。他能否如苗王一样,伤心依旧,出手依旧?

    绝情洞外地覆天翻的时候,绝情洞内一无所知。同样,绝情洞内惨烈抉择的时候,绝情洞外亦是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萧布衣、李孝恭虽是明争暗斗,毕竟不是神仙。亦不能事事知晓。

    李孝恭人在远处,通过千里眼察看绝情洞地动静,脸上已有了不安之意,他虽已安排好一切,但是对洞中究竟如何,也不知情。他奉唐王之命,安抚山南,招降巴蜀,为进攻江南积极的准备。本来一帆风顺,可自从萧布衣入巴地后。李孝恭就有了危机之感。

    萧布衣或许明面没做什么,可只有李孝恭身在局中,才感觉到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本来苗人均已倒向了关中。关中无论地利人和,均要远胜东都,再加上李孝恭本来就是不世奇才,顺势而行,眼看就要说服苗人,将巴蜀尽数收到唐王麾下。但萧布衣一来。谈判格局马上更改,大苗王本是早不管苗寨之事,竟然会亲自出马,实在让李孝恭意料不到。

    李孝恭真地不知道萧布衣有何种能耐,竟然能说服大苗王出山。而大苗王一出,李孝恭地优势马上变成了劣势,而且七茶结盟迅疾的让他难以想象。他几次求见大苗王不成,当不肯眼睁睁的看着苗人归附东都,遂只有破釜沉舟一法。苗王去见圣女。他却早早的收买了司空。只要杀死苗王。或许毒不死萧布衣,但是苗人的统治就会落到苗王三子之手。无论骨力耶、丹巴九抑或是郎都察杀,李孝恭都有把握说服他们投靠!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条路,李孝恭本不想使出,因为无论如何,一个人只剩最后一条路可走的时候,就意味着,他没有了退路!

    绝情洞口还是死一样的沉寂,李孝恭已经有了不安,甚至心口开始狂跳起来。司空毕竟是人,不是神,苗王蛊术天下无双,司空虽有准备,但是能否杀了苗王,在李孝恭眼中,还是五五之数。

    一件事情,没有八成地把握,李孝恭都很少会考虑出手,这次只有五成把握,再加上洞口地数百死士,能否挽回颓势,李孝恭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他看地眼睛已经有些酸胀,忍不住的放下了千里眼,这里离绝情洞很有距离,他小心谨慎,不敢轻易地靠近绝情洞,因为说句实话,他对苗人的蛊毒也是深有忌惮。若非巴蜀事关重要,他并不想破釜沉舟。

    这次亲身来到绝情洞,他已经向司空要了克制蛊毒之物,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蛊毒虽是厉害,但是金银珠宝的作用不可小窥,司空本来就是颇有雄心壮志之人,李孝恭早有接触,用许诺和金银珠宝很快的收买了司空,就准备在最紧要的关头使用。

    沉吟着,揉揉酸胀地眼睛,李孝恭皱了下眉头,觉得望东西有些模糊。最近日夜操劳,很少睡眠,应是休息不够,李孝恭暗自想道。等巴蜀事了,他要好好休息一段时日,或许,把功劳让给敦煌公或者陇国公好了。

    几百死士还是死一般的静寂,动也不动,这点让李孝恭颇为满意,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他训练出这些死士,就是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候。这些人埋伏在洞口,是为了防备万一,只要苗王还能活着出来,当杀无赦。

    李孝恭知道蛊毒地厉害,可却知道再厉害的蛊毒,碰到他这种人海战术,也是显得脆弱。云水虽是用蛊犀利,但若是没有秦叔宝的护驾,她真的很难活着冲出重围。

    突然觉察到前方有了动静,李孝恭又把千里眼凑到了眼前,却只感觉到千里眼模糊一片,波斯能产勃利,这千里眼却是波斯一个极为聪明的商人利用勃利做出。李孝恭花重金从波斯购得,当然看不了千里,但是数里的距离还是看地真切。

    但是他睁大了双眸,却只从千里眼中看到个模糊的影子过来。

    李孝恭还没有意识到什么,又看了看千里眼,感觉并没有问题。那个影子却已经跑到了李孝恭的身边,李孝恭下意识的认出那是君集,可他为什么步履蹒跚?

    “君集,何事慌张?”李孝恭镇静道。

    君集晃了两晃。一口鲜血突然喷了出来,“郡王……快……走。”他的声音微弱,宛若被人钳住了嗓子。李孝恭大惊,一把扶住了君集,“君集,到底何事?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走……”君集声音濒死般的衰弱。李孝恭饶是冷静,亦是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,他眼前越来越是模糊,君集虽近在咫尺。可他竟然看不清君集地面容。

    陡然间,一道艳红闪现在眼前,紧接着艳红的就是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李孝恭僵硬当场,伸手向前抹去,“天黑了?”他嗄声说出这三个字地时候,也听出其中地悲凉彷徨之意。

    天没有黑,他却已经看不清,不是看不清,是完全看不见,他已经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眼瞎了?这个念头升起来地时候,李孝恭脑海中一片空白,随之而来的就是无边的绝望和惶恐?

    他怎么会莫名的瞎了?李孝恭不信。嘶声吼道:“君集!”他还扶着君集,可君集却是软软地倒了下去,越来越沉,宛若李孝恭此刻的一颗心!

    君集软软倒下去,李孝恭惶恐无助,再无力扶住君集。他不能视物,蓦然落到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饶是他聪颖睿智,一时间也是恐惧万分。

    “来人呀,来人……”李孝恭喊出来,才发现声音撕裂,在山风中,显得凄凉无比。可除了风声,他的死士仍然和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难道数百死士。真的死了不成?可他们为何死的全无征兆?李孝恭向前走了几步。想要看个究竟,才知道自己已经看不到景物。想要退后几步。逃离这个恐怖之地,才发现已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再转几圈,他已经完全的辨不清方向,一脚踏空,惨叫一声,叽里咕噜的从山坡上滚了下去,消失在灌木青草之中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山峰恢复了以往的肃穆,只余山风呼啸,泉水呜咽,像是嘲笑,又像是哭诉。像是同情世人地悲惨无奈,又像是嘲笑世人的软弱无助。

    萧布衣从绝情洞走出来之时,饶是经历太多的惨烈,也是被眼前地诡异所震骇。

    洞口处、灌木中,伏着不知多少黑衣死士,他认出那是李孝恭的手下!死士无一例外的手握兵刃,严阵以待。有的强弩在手,已经扣上待发,可所有的死士,无一例外的失去了性命。

    他们垂着头,冰冷地兵刃上,本来泛着夺命的光芒,只可惜,夺的却是自己的性命。萧布衣望着这些死士,又一次意识到蛊毒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埋伏在洞外,本来准备要伏击洞内之人,但是大苗王早就考虑到这点,这才在山上下了禁制。不得他允许登山者,一定要死,敌不犯我,我不犯敌,敌若犯我,毒杀无赦!

    可秦叔宝和云水呢?萧布衣想到这里,终于有了些焦急。大苗王四下望去,额头上皱眉更深,可他显然更有办法。只是看了几眼,他伸手向西指去,“云水和秦将军,应该是从这里逃去了。路上留有云水的追踪粉,她告诉我们,她暂时逃命去了。”他和云水是亲人,有种难言的心心相通,再加上均是用蛊,既然说云水逃命去了,所有人均是确信无疑。

    大苗王说的平淡,司马已经当先道:“我去找。”大苗王点头,回头望了眼三个儿子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刻有了同情,虽然大苗王运筹帷幄,但是他心中的悲苦无人能知。苗王虽胜了,可胜地惨烈,三司死了一个,三个儿子背叛两个,这让白发苍苍地老人如何能够高兴起来?

    在绝情洞时,司空一死,苗王当下在火中添加了些粉末,不用多久,中了七步蛊之人悉数醒转过来,可没中七步蛊的骨力耶却倒了下去。萧布衣见苗王沉吟不语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    为了东都,这老人竭尽心力,一切顺利,难道仅仅是因为,他是鬼王?

    苗王制住骨力耶,让其余两人将他抬出,只说句背叛苗主,会以苗人地规矩处置,骨力耶本来还算清醒,听到这句话后,霍然晕了过去。丹巴九见到洞外的尸体,亦是面色改变,不敢多言。唯一镇静的就是郎都察杀,可见到如此惨烈的景象,亦是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苗王望着遍地的尸体,亦是久久无言,目光复杂,良久才道:“西梁王,结盟一事既然已成,天色已晚,还请回转安歇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苗王、司徒,李孝恭这次败走,绝不肯善罢甘休。虽说人无伤虎意,可虎有伤人心,本王只怕唐王恼羞成怒,会兵发巴地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,亦是谨慎之言。他本来以为苗王就算下了禁制,也绝对不会和李渊那面撕破脸皮,可看眼下的情形,虽不知道李孝恭的下落,但是此举已经和李渊撕破了脸皮,大苗王谨慎非常,此举倒是有些出乎意外。

    大苗王缓缓道:“既然如此,那以后还要有劳西梁王。只是若唐王不发一兵,还请西梁王记住今日之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正色道:“本王言出必行,若李渊不出兵扰乱巴蜀,我亦不会一兵一卒加之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轻声道:“有西梁王一诺,我总算放心了。郎都察杀,带西梁王回转安歇,我还有事需要处理。”萧布衣不知何事,只能让苗王小心,又知道这老头子看似体弱,真的杀起人来,实在不逊任何人。

    等见到萧布衣离去,大苗王缓缓坐下来,神色有着说不出的疲惫,司徒突然道:“苗王,你一直为苗人着想,犹豫不决,可这次下手如此之狠,只怕李渊那面真的会恼羞成怒……”大苗王淡淡道:“难道到现在,你还认为,事态有挽回的余地?若真的有事,我一肩承担就好!乐司徒,你不惜破誓而出,断臂劝我,不也为今日的结果?”

    司徒轻叹声道:“他是鬼王天机,既然能争霸天下,我想应有十分的把握,更何况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大苗王已经扬声道:“虬髯,我已做到能做的一切,不知道你何日实现天梯之诺?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一大汉已从树后出现,见他目生双瞳,威风凛凛,赫然就是萧布衣的结拜大哥,虬、髯、客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