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一五节 诺言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虬髯客倏然而来,苗王居然没有任何诧异。

    乐司徒却是多少有些诧异,只有他才知道苗王的蛊毒独步天下,不要说司空不是对手,就算是三司联手,只凭蛊术,亦不见得胜过苗王。

    苗王安分守己,只能说他心性使然,为苗人着想,却绝不意味着他是无能之辈。苗王既然说在望月峰下了七重禁制,那绝对不会少了一重,死的这数百死士就是个很好的证明。可虬髯客飘然而来,居然没有中蛊,这人比起西梁王的来头,更加的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听到苗王询问,虬髯客深施一礼道:“苗王以大局为重,深明大义,张某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苗王轻叹声,“能得虬髯佩服,殊为不易。我这七重禁制,对于虬髯而言,如履平地,实在让我汗颜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在下若不得苗王相邀,怎敢轻易就来?可得苗王相邀,我又怎能不来?所以就算赴汤蹈火,也要惴惴前来。我此生最佩服侠义人士,不管他权利滔天,不管他威震一方。只要他能为百姓造福,就值得张某人一拜。”

    乐司徒突然道:“虬髯,苗王方才问你,天梯一诺何时实现?西梁王方才在此,你既然为他奔波,为何不出来一见?”

    虬髯客摇头道:“乐司徒说错了一句话。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乐司徒愕然问。

    “我听闻乐司徒为说服苗王选择西梁王,不惜断臂离开太平村。回转巴西劝说苗王?”虬髯客淡然问。

    乐司徒身躯一震,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虬髯客轻叹道:“该知道的事情,我自然会知道。但是我想问乐司徒一句,你千里奔波,可是为了苗王?”

    乐司徒半晌才道:“我当然不是为了苗王。实际上。苗王又何须我来操心?我此举是为苗人、为巴地百姓。亦为五斗米教地以后着想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乐司徒大义之人。张某人佩服。我方才说乐司徒说错了一句话。就是想说。我千里奔波。并非为了西梁王。乐司徒为五斗米教着想。我却只为太平道考虑。至于什么天下大事。那非我考虑范围之内。你们和西梁王结盟。是你们地事情。我对你们地承诺。是我地事情。切不可混为一谈。亦不能混为一谈。我不见萧布衣。就是不想别人误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说地复杂。苗王淡然道:“我听说虬髯当初在昆仑面前立誓。绝不插手天下之争一事。看起来绝非谣传。太平道中。我只有两人能信。一是昆仑。一是虬髯。虬髯到现在。还没有让我失望。”虬髯客淡然一笑。“看起来苗王也并非不理天下之事。”

    苗王轻叹声。“我地不理。和你地不理迥然不同。我不争……是因为有自知自明。而虬髯你不争。却是有悲天悯人之心。结果相似。心意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乐司徒赞叹道:“若非虬髯当年之举。就算你过得了天梯。苗王也不见得见你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半晌才道:“天涯明月一事。我知道你们一直耿耿于怀。可逝者如斯。往事如烟。很多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。我们不想忘记,亦是不能忘记!”苗王斩钉截铁道:“虬髯,往事如烟,五斗米、太平道自从建道以来,纠葛不断,延续数百年,这中间到底为何你我均知,天幸太平道终于出来虬髯,立下重誓,这才平息了祸患。可因为两道纷斗不休,再加上历代朝廷的围剿,到如今日渐式微,早不复当日地盛状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喟叹道:“恢复当日盛状又能如何?这世上,不合时宜的终究会被淘汰,杨坚一代奇才,可大隋不过传了二世。分分合合、潮起潮落,苗王不觉得过于执著吗?”

    苗王眯缝起眼睛道:“有些事情,一定要执著,不然活着何益?”

    虬髯轻叹一声,再不言语。

    二人看起来是旧识,但眼下却有点越说越僵的架势。

    乐司徒见到,慌忙道:“苗王、虬髯,这是否执著并非今日要讨论之事。可眼下实为千载难逢的机会,苗王既然为了和解,走出最关键的一步,和西梁王七茶结盟。虬髯也是和昆仑当初以立誓约束道众,到如今更是纡尊降贵过天梯来求和解……”

    虬髯客摇头道:“乐司徒言重了,纡尊降贵可不敢当。在下一介莽夫,若有说的不对的地方,还请苗王谅解。”

    他主动示弱,苗王也不咄咄逼人,“若太平道众都是和虬髯一样,我亦不会执着不休。可我只怕就算我既往不咎,那些人反复无常,定然不会善罢甘休。我老了,还能活个几年?就算身死也是不足为惜,可五斗米既然拥我为苗王,本王就有为他们着想的责任,再说苗人虽是不多,但延续千百年,我可不想在我手上灭绝。再说斛律将军对我等恩重如山,天涯明月,永刻在心。此仇不报,我死而有憾。我和西梁王七茶结盟,有一分看在你虬髯过天梯地诚意,却有三分为了你过天梯后地诺言。

    他这加起来不过只有四分,其余的缘由并不说明。虬髯客也不询问,苦笑道:“苗王所忧,正是我忧心之事,在下对苗王所忧,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苗王脸色终于舒展些,轻叹口气,再不言语。

    虬髯沉吟良久才道:“其实苗王比任何人都了解太平内乱,想当年太平意见不统,慢慢有门徒为一己之见重立道宗,到如今有楼观、李家、茅山、龙虎四道……此举让昆仑亦是无可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苗王突然道:“此风习太平自古已有。何足为奇?”他语气不满,似另有所指,虬髯客只是苦笑,半晌才道:“此四道虽不托太平,但根基还是太平之人。终究还是奉……昆仑之令,但是阳奉阴违,昆仑一己之力。也管不了许多。太平八门,将谋风火、反谣工锐!这八门本是道主所立,其中能人异士无数,可到如今,却是混乱不堪,各为其主。四道八门纠葛更多,藕断丝连,有为争夺天下和四道合谋。有心灰意懒隐居山林。有心系苍生扶危度难,当然也有很多心术不正,扰乱苍生。苗王若是不满,还请责怪在下无能约束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虬髯客又是深施一礼,神色颇为歉然,苗王却是闪身躲开,“这个……和你并无太大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苦笑,“昆仑本来……唉……后来我又立誓,不参与为乱江山。为祸百姓之事,再加上昆仑地无上之力,这才勉强约束道众不再为乱。再加上杨坚横空杀出、僧粲无上慈悲、昆仑暗中斡旋,这才保天下数十年的安宁。可我身为行法之人,反倒无能约束,也算是无能之至。”

    乐司徒一直沉默,听到这里道:“虬髯,你亦不用太过自责。想昆仑都是无可奈何,你做的已比他好上太多。”

    苗王点头道:“司徒说的一点不错。虬髯。你所作所为,无愧天地!”

    虬髯客拱手谢过。他虽是武功盖世,可对苗王却是颇为恭敬,丝毫没有傲慢之气。

    “我虽是无能约束四道八门,但是见到若有违背当初天涯明月誓言之人,还是决不轻饶。可西梁王争霸天下,却是和我无关,我当初立誓,绝不会破。我想的只是如何让太平道重归太平,想让太平和五斗米尽释前嫌,重归于好,其余地事情,并不想管上很多。杨广不死之时,已天下大乱,除龙虎道听我号令外,其余三道均是蠢蠢欲动,但却迫于我地压力,不敢明目张胆。我虽竭力,却是抓不到他们的把柄,限于昆仑之令,也不能妄自处罚。茅山暗中策划,几次推出个无上王卢明月,我本数次去问,无奈他们太过狡猾,始终和我避而不见。后来见我催地急,他们突然又推出个卢明月,让王世充一刀斩了了事,然后大肆宣扬卢明月已死,显然是向我声明不再作乱。之后他们消逝不见,再没有动静。我费力寻找,却是踪影不见。”

    苗王轻叹道:“无论如何,虬髯为道教奔波辛苦,这番心意已经让我钦佩万分。”

    虬髯这才微笑,“在下说出这些事情,绝非请功,而是想对苗王说,任何人都有他的为难之处。可竭尽心力,问心无愧就好。在下并非故意推搪,而是实在有为难之处。”

    苗王、司徒缓缓点头,不再如方才那般催促诺言,虬髯客又道:“楼观、李家、茅山三道均是野心勃勃,我以誓言逼他们不能破誓,不然严惩不贷,可他们均是一道之主,弘扬大道念头根深蒂固,自然不堪寂寞,虽不和我与昆仑撕破脸皮,但早就暗中行事。他们均是极为聪明之辈,我是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司徒一旁道:“虬髯莫过谦逊,若是没有你,他们何止会暗中行事?”

    虬髯客苦笑道:“现在我越来越不能压住他们,再加上大势已成,争乱不可避免。我愧对昆仑的信任。其实大隋动乱,固然和杨广的性格、新阀旧门争斗有关,但是这三道的推波助澜不可小窥,我曾发现谋门的徐洪客和李密接触甚密,可当时因为要和道信高僧化解昔日的恩怨,只希望道信高僧如他先师般,以无上佛法再挽救危机,可却耽误了查看徐洪客地机会。后来陈宣华蓦地出现,洛水袭驾,杨广南下,李密造反,谋门一波一波地策划,加上三道地暗中筹划,让我也是反应不过来,可天下终于还是乱了。等我再找徐洪客之时,却发现他也踪影不见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当然也有不知道地事情,他只以为徐洪客为了躲避他消失,哪里想到徐洪客不等消失。就被裴茗翠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苗王叹息道:“或许一切天定而已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摇头道:“事在人为,我可不认为什么天定。但是据我推测,颠覆大隋江山应该是集李家、茅山和楼观三道之力,他们只为自己攫取最大的利益,却罔顾百姓死活。实在让我痛恨不已。但是我手上却没有丝毫证据,对他们亦是无可奈何。后来我认真地去想,当年杨广虽因为李氏当为天子之言。诛杀了李阀,但是这谣言在杨坚之时已有,多半又是李家道作祟。所以我又去找李家道主,他亦是和茅山道主一样,对我避而不见。我没有见到他,却是打听到,李家道如今和李渊又是颇为密切,只是李渊一直秘而不宣。积极拉拢你们的同时。对外却宣称对太平道深恶痛绝……”

    苗王、司徒互望一眼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虬髯客叹气道:“在下只是分析所得,倒不敢肯定,可是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言下之意就是我实在没有欺骗你们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司空为何死心塌地地跟随李孝恭?”司徒问道:“他虽背叛苗王,但是不应该背叛五斗米才对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皱眉道:“若依我猜想,司空多半是得到了李孝恭地许诺。李渊为人极为深沉,但是他多少也知道太平道、五斗米的往事,绝对不会轻易信任这两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李渊想要挑拨两道自相残杀。渔翁得利?”司徒问道。

    苗王却道:“挑动倒不至于,眼下他当想地当是利用,至于其他,总要等到大局已定再说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苗王既然明白这点,我就放心了。西梁王虽看似最得太平道支持,但是实际上,支持他的偏偏是八门中的自发支持,和阴谋无关。后来西梁王前往东都,楼观道主符平居蓦然出现。想要刺杀萧布衣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符平居的时候。苗王长眉一挑,“他终于又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虬髯客点头。“还请苗王听下去,符平居当初和五斗米就有瓜葛,斛律明月之死的确和他有关,我既答应给你们个交代,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。符平居野心勃勃,不想西梁王入主东都,这才在社稷坛刺杀萧布衣。好在当时道信出现在社稷坛,让符平居无功而返。我得知这个消息后,当下埋伏在萧布衣的身边,守株待兔。果不其然,符平居再次出现,我出手擒住了他!”

    苗王悚然动容,“那你为何不把他带来?你可答应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虬髯客苦笑道:“并非我不带他前来,实在是因为,这个符平居却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假地?”苗王、司徒面面相觑,他们见到虬髯客双眉紧锁,态度亦是和缓下来,已步入当初般地剑拔弩张。他们终日守在苗寨,可虬髯客却是往复奔波,实在辛苦之极。

    “那人伪装成符平居……这个和太平道有关,倒不好和苗王说及。”虬髯客有些为难之意。苗王摇摇头,“你不说,无人会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叹息道:“我迫于誓言,他们就用誓言对付我,始终让我无计可施。后来西梁王坐镇东都,很多人当然想赶他出去,就算立什么皇甫无逸、王世充、元文都等人,都比萧布衣坐镇东都要好。因为这些人都是昏庸贪婪之辈,西梁王却是仁义之主,他们只怕东都形势已定,再取东都千难万难。符平居因为被我看地紧,又是销声匿迹,再无声息。李家道却是蛊惑司空下蛊,妄想利用东都内忧外患,扶植王世充,要挟董奇峰推翻西梁王。李家道知道我在东都,是以只在暗中作祟,蛊惑了风门中地一人跟随作乱,后来那人事败自杀,李家道本来以为就算事败,亦是天衣无缝,我拿他们无可奈何。没想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他们还是留下了个尾巴,那就是无忧公主所中的蛊毒。”

    苗王黯然道:“我约束手下不严,这是我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却笑了起来,“这和苗王何关,李家道早就和司空勾结,他们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。却不知道孙药王一眼就认出无忧公主中的是蛊毒,我知道这个事情后,已经知道,李家道地势力终于蔓延到了巴地,是以这才星夜前来求见苗王。剩下的事情,当然不用赘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说了这多,轻轻叹口气。司徒却是赞叹道:“虬髯,原来……你……如此辛苦。”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我把事情说了遍,不是博得辛苦,只是想对苗王说,我很多事情做不到,但是能做到的事情,答应苗王的事情,还会竭力去做!只是……请你给我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苗王半晌才道:“虬髯。图穷匕见。狗急跳墙,你也要小心了。”他第一次说出关切地话语,就算司徒都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虬髯客微笑道:“我真地希望他们狗急跳墙,咬我几口才好。但不管如何,还多谢苗王关心。苗王摇头道:“我不是关心你,而是关心我自己。你要是没了,我又找谁实现诺言?”

    虬髯客哈哈大笑,声动四野,“有趣有趣。苗王。今日一谈,快慰平生。,只望后会有期。”他拱手施礼,转身大踏步的离去。虽看似缓慢,可几步后,人已不见,笑声竟从远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司徒钦佩道:“都说虬髯客乃继昆仑后,天下第一高手,今日看来。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大苗王却是锁紧了眉头。“在这世上,武功不能决定一切。虬髯客周旋四道之间,到现在安然无恙,岂能用个高手来形容?”

    司徒一旁道:“苗王,五斗米、太平道纠葛已久,你真信虬髯客能化解其中的偏见和危机?”

    苗王缓缓坐了下来,喃喃道:“这已是最好地机会。我老了,明争暗斗一辈子,厌倦了,如果能在自己有生之年为五斗米做些事情,为苗人做些事情,为何不选择相信呢?虬髯凌峰,昆仑绝顶,我只希望,有生之年能见到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再说下去,两滴浑浊的泪水落入尘埃,只余幽叹一声。

    虬髯客和苗王在绝情洞商议之时,萧布衣已回转到了苗寨。他回来和出去没有什么两样,波澜不惊,可这一天的功夫,巴地已经发生了地覆天翻的改变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得意,只有牵挂,他不知道秦叔宝现在如何,更担心的却是卢老三和周慕儒二人。

    萧、马周和阿锈见到萧布衣地表情,都是忍不住心中一沉,可听到史大奈将经过讲完,不由喜形于色。毕竟巴蜀要地,李孝恭败退,七茶结盟再无阻碍,众人一番辛苦,可以说是奠定了以后争霸地根基。可听到秦叔宝下落不明、又想到失陷的两个兄弟,不由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急也没用,还在等蝙蝠地消息,只能暂时和萧、马周商量以后地事情。

    马周当先道:“这次李孝恭惨败,绝不会善罢甘休。西梁王,我只怕他们狗急跳墙,会出兵攻打苗人。”

    萧摇头道:“这个可能不大,巴蜀地势扼要,不利动兵。再加上民风剽悍,素来不会屈服外来压力。李渊若真的对巴蜀开战,一时半刻不会取胜,而我们毫不犹豫的会出兵支援,到时候他四面受敌,只怕最先倒塌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“叔父说的很有道理,不过我们却不能不妨。所以我准备请叔父暂时坐镇巴东,积极的安抚和联系苗王。若是巴西等地有难,我们也好出兵支援。”

    萧点头称是,众人又在商议如何安抚巴人之事。马周提议说,巴人多贫困,可以积极寻求和巴人贸易,若是能在贸易上有所建树,改变巴人对中原人的印象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萧布衣连连点头,觉得此事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众人正商议的功夫,蝙蝠悄然前来,可脸上满是歉意,显然没有任何消息。萧布衣安抚几句,心道卢老三这事,估计还要向苗王说及,李孝恭虽败,但是卢老三、慕儒二人只怕落入李孝恭之手,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才要起身去见苗王,竹楼外突然传来脚步声,萧布衣透过夜幕看过去,惊喜道:“叔宝,是你?”

    秦叔宝走的虽是缓慢,却是坚定有力,见到萧布衣时,露出微笑道:“西梁王,你果真无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秦叔宝狼狈不堪,身上血迹斑斑,不等说什么,突然向他身后望过去,只见到他身后站着两人,赫然就是卢老三和周慕儒。萧布衣这次更是惊喜,喜悦早就压过了疑惑,一把拉住二人的手道:“天幸你们没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迎出来,低声欢呼,喜悦无限。

    史大奈笑道:“还是叔宝厉害,不但安然无恙,还能救出他们二人。”

    三人脸上都有了古怪,半晌无言。萧看出异样,询问道:“卢老三,怎么回事?你们去找两个商人,怎么要这么久。“先进屋再说。”萧布衣见到三人地表情古怪,不由疑惑重重。

    秦叔宝点点头,缓缓的走进竹楼,卢老三、周慕儒亦是脸色黯然,众人收敛了喜悦,面面相觑。蝙蝠忍不住道:“你们……不是中了蛊毒吧?”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一声,“我们都没事,他们本来就没事,我只是在路上遇到了他们,一起回来。具体怎么回事,西梁王,你还是让他们和你讲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莫名其妙,众人一头雾水,阿锈已经忍不住道:“慕儒,到底怎么回事,快说说,你们失踪了这么久,怎么会没事?你不要告诉我,你们就是跟踪人跟丢了,然后睡了一觉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众人都是禁不住的笑,显然觉得事情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没想到周慕儒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,望了卢老三一眼。正逢卢老三也望过来,就算旁人都看的出来,二人眼中满是凄然,不由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“其实阿锈说的没错,我们……”卢老三终于开口,声音晦涩,“我们就是跟踪跟丢了个人,然后做了梦,梦醒后,我们就回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,只听到竹楼外幽风阵阵,再见到二人面色苍白,不知为何,背脊突然冒起一股寒意,良久无言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