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一六节 圣女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秦叔宝三人精神恍惚,神色黯然,第一时间就是怀疑他们被下蛊了。可李孝恭败逃,苗王三子再规矩不过,七茶结盟大局已定,司空又死,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人会对三人下蛊。

    拉着周慕儒的手,萧布衣察言观色,发现他只是神色黯然,并无异状,一时间又猜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等到三人坐下,秦叔宝突然道:“李孝恭在绝情洞外伏击我和云水,听云水说,苗王原来在这十天内,给望月峰下了七重禁制?李孝恭要敢上望月峰,绝对不能讨好?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将出了绝情洞后的所见的一切向众人说及。众人听到李孝恭所带的死士全军覆没,不由相顾骇然。萧皱眉道:“好在苗王为人宽厚,又极力约束手下,司空不过是个特例。若是这种蛊毒流传出去,只怕在中原要引起毁灭灾害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又想起一件担忧的事情。原来他想到大苗王终究还是要退位,经过今日之事,他和苗王三子之间的关系只有恶化,想要和解任重道远,既然如此,这倒是个隐患。萧显然也想到这点,眼中也有了担忧之意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大苗王这十天并非在下七重禁制。”秦叔宝突然道:“想苗王下蛊天下无双,下七重禁制何须十天?”

    萧布衣回过神来,诧异道:“难道秦兄知道他这十天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叔宝沉默良久才道:“我这也不过是个猜测,具体如何,还请西梁王听完我这面的事情,再听听慕儒他们的梦境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很少见到几个兄弟如此吞吞吐吐的时候,心中奇怪,却还是沉声道:“秦兄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李孝恭死士果真厉害,我本来以为绝不能逃脱,可又因为禁制。不能入绝情洞。没想到云水放出碧血,让死士自相残杀,我们才得以杀出重围。可后来……我体力不支,就晕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被云水救到一个山洞,然后……她给我讲了段往事。”秦叔宝删繁就简。很多事情不想提及,阿锈却有些惘然。心中不知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什么往事?”萧问道。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道:“是苗人为何会痛恨中原人地往事。其实巴蜀素来民风淳朴。向来少参与中原之事。以往更多地时候都称地上与世隔绝。很多时候……心思远远不如中原人。但是历朝却担心巴蜀之人反叛。甚至有几次违诺屠戮。这才让巴蜀之人对中原人怀有戒备憎恶之心。但是他们势弱人少。虽有蛊毒。亦是挡不住中原地这种野蛮入侵。再加上中原人远远多谋。总是以苗治苗。苗人内乱。更是纷争不休。所以苗人很多时候都是逆来顺受。当然也是绝对不甘鱼肉。若真地逼急了。也会做出两败俱伤地事情。苗人和五斗米大有关联。想当年张陵创建五斗米。在蜀地鹤鸣山传道、做道书以教百姓。就是号召巴蜀之人团结起来。寻求安生之法。”

    萧微笑道:“想不到秦将军对巴蜀两地地了解。竟然比我还要熟悉地多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道:“这些……都是云水郡主对我说地。”

    众人互望一眼。史大奈嘟囔句。“这鬼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秦叔宝不理史大奈地抱怨。继续道:“五斗米和苗人融合。张陵地道术加上苗人地蛊毒综合在一起。竟然将蛊毒发扬大大。到了如今。苗人地蛊毒如此厉害。倒和张天师不可分割。”

    “张天师是谁?”阿锈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就是张陵。亦是五斗米地创始人。”秦叔宝解释道:“我听云水说。此人亦是天纵奇才,就算后来的太平道都和他们大有关系。而张角和张陵的纠葛。亦是引发了五斗米和太平道的争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问,“太平道和五斗米有什么纠葛?”

    秦叔宝缓缓摇头,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但是我听说,太平道,五斗米虽然都主张天下太平,众生平等,可五斗米却是走的和缓之路,只求自保,不参与天下之争,而太平道的张角却走地极为激进之路,每逢改朝换代都有他们的身影。而根据流传,张角本来亦是五斗米中人,后来叛教而出,但是内幕到底如何,年代久远,我想可能只有苗王等少数几个人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吸了口凉气,喃喃道:“张陵?张角?”众人不解他在沉吟什么,阿锈道:“管他太平道,五斗米,秦将军,云水后来又说什么?”

    秦叔宝道:“太平道眼下的确和我们没什么关系,不过五斗米却是和我们大有关联。经历过中原的几次违誓后,巴蜀元气大伤,五斗米暗中策划,苗人这才立下不擅自以蛊伤人之誓言,而五斗米亦是早早的隐居在幕后,少参与叛乱之事,他们主动退让,中原亦是觉得巴蜀之人不可能一味镇压,更多地采用招安策略。所以你们虽见到蛊毒的厉害,却是从来不传往中原,就是这个原因。苗人一直传到苗王这代,素来恪守这个规矩,是以若是有人出巴蜀施蛊,处罚极为严厉。也因为这样,五斗米虽然因此势衰,但是却保了巴蜀多年的太平。杨坚立国后,可以说是巴蜀之人和中原人颇为和睦的一段时期。”

    萧点头道:“秦将军说的不错,先帝在世之时,因为幼年信慕佛法,虽晚年猜忌日重,但是在立国伊始,宽和待人,主张佛道并重,万法无咎,很多时候均是以德服人,这才让万民敬仰,万法归宗,创下大隋的辉煌之业。从这点来说,先帝倒和西梁王极为类似。”

    隋朝早就名存实亡,萧却还是以先帝称呼,神色尊敬。萧布衣不以为意,淡然道:“我如何敢和先帝相比?”

    萧肃然道:“若西梁王能吸取隋亡之训,以后所为只能比先帝更为辉煌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笑。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秦叔宝继续道:“杨坚和巴蜀之人和睦相处,所以巴蜀之人亦对杨坚颇为感谢。是以现在天下大乱,只有巴蜀这块净土竟没有反叛之事。若依五斗米以往的作为,只怕早就兴风作浪。可因为当初的誓言,到如今这里反倒风平浪静。”

    众人懂或不懂的均已恍然,萧布衣轻叹道:“善有善报,我只希望此地长治久安。再无祸事。那云水为何还憎恶中原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起因还在于中原人。”秦叔宝苦笑道:“杨坚安抚了巴蜀后,派儿子杨秀来治理巴蜀之地。任命为蜀王。杨秀文武全才,又是风流倜傥,比起李孝恭实在更胜一筹,他到了巴蜀后,却是渐渐奢靡,只是巴人感激杨坚所为。又因为杨秀亦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地事情,也就睁一眼闭一眼。可谁都没有想到,蜀王这时候却酝酿一件最让苗人痛恨的事情!”

    众人暗惊,齐声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这次就算萧都是侧耳倾听,秦叔宝方才所言。他或多或少的知道,可对于当年蜀王杨秀一事,苗人一直秘而不宣,他亦是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秦叔宝脸现苦涩,“蜀王风流成性,比起西梁王可放荡的多。有一日他微服私访,不知为何,竟然得罪了山林隐居之人,而且被下了蛊毒!”众人面面相觑。萧皱眉道:“他未免太任性了些。”秦叔宝半晌才道:“任性倒不见得。”

    萧追问道:“难道其中还有隐情吗?”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道:“蜀王中蛊,当然震动了巴蜀。苗王亦是震惊,亲自出来医治。本来苗王蛊术天下无双,由他来医治,本是极为稳妥地事情。但蜀王却说苗人中圣女治蛊才是绝顶,他不让苗王医治,点名让圣女医治蛊毒。苗王无奈,又不想得罪杨秀,这才请圣女医治。那时的圣女。并不像今日这般神秘。相反,圣女普度众生。又因为一个原因,被苗人极为的爱戴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原因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秦叔宝轻舒了一口气,“这个原因就是……圣女为救族人,自己却是甘愿被种下七情蛊!”

    众人吃了一惊,难以置信道:“你说什么?”众人七嘴八舌的发问,却是难掩心中的震撼。众人都知道秦叔宝为救兄弟,甘做药引,中了七情蛊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身中七情蛊,七情断绝,秦叔宝地痛苦众人亲眼所见。秦叔宝是为了救兄弟,不得已而为之,可怎么会有女子会心甘情愿地被中下七情蛊,而且这个女子居然是苗人地圣女?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却升起不安之意,可到底哪里不安,却是一时想不出。

    秦叔宝叹息道:“圣女一事,在苗人中其实流传已广。可当初苗人养蛊,可以说是作茧自缚,因为很多蛊毒是用他们地心血喂养,不养下去,必被反噬,死地惨不堪言。每种蛊毒都不一样,又和每个苗人息息相关,养起来颇为不易,这亦是蛊毒虽是神秘狠辣,却难以抗衡中原大军的缘故。苗人千余年养蛊,到天师张陵之时,因为养蛊反噬而死的人,端是不少。张陵为人宽厚,道术无双,又深得苗人的爱戴,为破除蛊毒的这种危害,却以自身试蛊,他没有找到统一破解之法,反倒自己又养出个七情蛊。而根据云水所言,药王孙思邈虽能破苗疆的蛊毒,偏生对张天师所炼之蛊无能为力,因为药王对蛊毒一直都是颇有兴趣,有段时间亲自前往苗疆研究蛊毒,对于很多蛊毒,他都可以对症下药,但是药王说过,七情蛊针对人体七情所养,和人心血相连,循环往复,人不可能断绝七情六欲,是以这种蛊毒在人体内无法根绝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里,心中微沉,不由为秦叔宝担心,有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谁都没想到秦叔宝所中地七情蛊竟然和张天师有关系。萧布衣暗自头痛,心道就算孙思邈都是无能为力,秦叔宝怎么办?

    秦叔宝反倒没有众人那么担忧,又道:“张陵养出七情蛊虽是无解,可张陵养出来的七情蛊却有个奇妙的作用。那就是若是得他传授之法,利用他的七情蛊可破苗人的各种蛊毒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由唏嘘,暗想蛊毒虽可破,但是破解之药无法可破,也是个天大地讽刺。秦叔宝微笑道:“张陵发现这点后,终其一生。终究还是没有研制出破解七情蛊之法。可七情蛊却是流传下来,因为此法虽是害一人。却可活人无数。苗人的圣女因为为苗人的性命自种蛊毒,忍受七情蛊反噬之苦,所以在苗人中地位至高无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法子也是自私。”阿锈鸣不平道:“这些人为活命,竟然加蛊于无辜女子身上,实在可恶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道:“圣女选出,并非强迫。而是自愿。只因为谁当圣女,可向苗王提出个要求,无论如何艰难,苗王也必须照做。所以嘛,只能说一个愿打、一个愿挨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不安之意更浓。目光已经落在周慕儒身上。可周慕儒、卢老三自从进入竹楼,就是一直没有抬头,但脸上均有悲哀之意。

    秦叔宝见到众人默然,又道:“蜀王杨秀得圣女医治,蛊毒却是一时不能就好。可他生性风流,见到圣女地美貌,反倒起了爱慕之心,而且要娶圣女!”

    萧布衣失声道:“秦兄,你说他中蛊就是为了接近圣女?”

    萧醒悟过来。暗骂道:“该死。”他们明白了前因后果,马上猜到杨秀的用心险恶。想圣女中了七情蛊,如何能嫁人?马周皱眉问,“既然是圣女,还能嫁人吗?”

    秦叔宝半晌才道:“苗人倒没有圣女不准嫁人的道理。因为圣女身中七情蛊,已断绝了七情六欲,动情则苦不堪言,又怎么会嫁人?”马周苦笑道:“那结局到底如何?”其实众人早就猜到了结局,可是太过残忍。是以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秦叔宝握紧了拳头。指甲深入掌心,“情之一事。实在让人难以捉摸。蜀王生性风流,可对圣女之时,却是一片痴心。圣女和他相处久了,竟然动情,有了嫁给他的念头。苗王百般劝阻,却是无效。上代圣女种下七情蛊后,一直没有提出什么要求,可圣女终于提出了要求,她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嫁给杨秀!”众人失色,已不能语,可脸上都露出惨然之色。秦叔宝黯然道:“苗王恪于祖训,只能答应。其实结局你们也猜得到,圣女为了这段感情,付出的实在比任何女子还要多。她为了求和心爱地人在一起,忍受地折磨也比任何人都多。杨秀当初虽是风流,有勾引圣女的念头,可后来却被圣女真情打动,竟然收敛了风流,专心对圣女一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地惊心动魄,一颗心揪起来般,虽知道以后肯定会有变故,可终为圣女庆幸。她实在太苦,为了得到一段爱情,付出的太多太多。众人虽和圣女从未见面,但是心中却起了尊敬之意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阿锈为往事吸引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秦叔宝脸上露出不忍痛苦之意,“后来……圣女嫁人后,因为七情蛊的缘故,很难生育,先收养了女儿,当作自己的女儿来养。可却受到中原人观念影响,又对杨秀爱极,这才想为他留下血脉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,都是道:“这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道:“都知道使不得,可圣女她……有的女人……真的很奇怪,她恨上一个人,刻骨铭心地恨,但是爱上一个人,亦是刻骨铭心地爱。圣女明知道会死,可却执意要为杨秀生下一子,后来……她如愿以偿,终于怀上杨秀的骨肉,但是她一直隐居绝情洞,再没有出来过。可这时候又有了变数,杨秀因为自恃文采斐然,文武双全,杨勇被废后,杨秀图谋太子之位,引发杨坚地猜忌,再加上杨广在西京造谣中伤,杨坚为防杨秀造反,调他回转西京。可杨秀因为圣女待产在即,犹犹豫豫。这些都变成了他有意造反的迹象,后来杨秀架不住催促,终于动身回转西京。这一去……再也没有回来!”

    “圣女呢?”阿锈急问。

    秦叔宝长叹一声,“圣女产下一子,可却在产子后毙命。杨秀一去不复返,终究没有回来,苗人因此对杨秀深恶痛绝,对中原人深恶痛绝,云水也是认定了中原男人薄情寡意。实在是因为当年圣女实在过于凄惨。杨秀因为一时风流,再次种下了祸患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及往事惨烈凄凉。一时间不知如何感想。萧却是唏嘘道:“我知道杨秀不被先帝所喜,为立杨广,所以将他调回西京。杨秀迟迟不肯回转,一直被认为有造反地念头,却不知道还有这段隐情。可先帝因此震怒,派益州总管独孤楷代替杨秀统领巴蜀之地。独孤楷怕蜀王造反。路上埋伏了伏兵,将杨秀亲信一网成擒,几乎是将杨秀押解到了西京。杨秀到了西京后,就被先帝囚禁起来,后来……圣上登基。亦是囚禁了他十数年。他不回转,倒非绝情寡义,而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苦笑,“可云水他们却不这么认为……唉……这中的恩怨,谁能说的明白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心中凄凉,暗想真的说不清其中谁对谁错,史大奈听完,这才苦笑道:“原来云水那丫头……也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看云水不顺眼,但听完往事。倒又觉得云水的脾气情有可原。萧布衣双眸却是盯着秦叔宝道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秦叔宝微愕,转瞬望向了卢老三和周慕儒道:“后来的事情……应该是他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梦也能有后来吗?”马周奇怪问道。周慕儒脸色苍白道:“老三,你说吧,我说不出口。”卢老三犹豫片刻后,大声道:“好,我来说,我知道,说出来不好受,可不说出来。我更不好受!”他眼角晶莹竟然有了泪光。秦叔宝垂头下去,萧布衣不安之意更浓。低声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卢老三握紧了拳头,沉声道:“好,我说!萧老大,当初我得你地命令,去跟踪朱掌柜。可如果真的知道后来的事情,我真地不会去,抗命也不会去。”蝙蝠一旁道:“老三!”卢老三叹息声:“可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发生后才知道后悔。我不是怕死,而是不想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半晌道:“我和周慕儒一路跟踪朱掌柜,本是颇为顺利。我们打听到,朱掌柜得到苗王的信任,却是因为圣女的缘故。可具体如何,我们却是不得而知。我们想着先回转告诉萧老大,再做决定。可回转的路上,却碰到一人。那人装束就是个普通巴人汉子地样子,过来问我们,是否是西梁王的手下。我和慕儒当然不会轻易回答,反问他是谁。他却笑起来,说是得祭祀地命令,请我们一叙。我们还在怀疑中,突然昏了过去。事后想想,这个汉子多半是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,下了蛊毒迷翻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识过蛊毒的厉害,都是点头道:“多半如此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想,祭祀一直和圣女在一起,和他们并不熟悉,找卢老三、慕儒又做什么?

    卢老三继续道:“等我们醒来地时候,发现身处一石室中,不知道到底在什么地方,可身上也却没有什么束缚,更没被拷打。我们都是大为奇怪,无论用什么办法,都是不能让擒拿我们地人出现。可每日三餐却从石室顶部垂下,任凭我们如何喝骂,都是没有人露头。我和慕儒当时也考虑,多半是李孝恭那小子抓的我们,后来想想却又不像。可身陷敌手,只能听天由命。一日无事,我等到第二天起来地时候,却是脸色苍白,因为我那时候脑海很乱,我见到慕儒也是一样,他望着我,说道,他做了个梦。”

    周慕儒哼了一声,脸色更白,却不吭声。卢老三又道:“我当时听他说做梦的时候,也忍不住道,我也做了个梦,而且很恐怖。慕儒也是如此回答,让我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知道为何,又是涌起一股寒意,卢老三颤声道:“结果慕儒把他所梦的说了一遍,我几乎晕了过去,因为他的梦境竟然和我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萧一旁道:“可能是你们中了失心蛊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说下去,卢老三苦笑道:“我们后来想想,多半也是如此,因为有人下了蛊毒,然后趁我们迷迷糊糊的时候,给我们讲个故事。只是他如何做地那个样子,实在让我想不透。”众人被他阴森的口气所吸引,竟然没有人追问下去。卢老三缓声道:“这一个梦其实就和秦将军讲的大同小异,可是他只是听云水所言,我们却如身临其境般,却只能看,无法做任何动作。我们甚至可以真切感觉到圣女死的那一刻,凄凉……凄惨……还有……深深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说了。”周慕儒突然大喝一声,抬头望着萧布衣道:“少当家……你……”他终究没有说下去,卢老三却没有听他所言,继续道:“今日不说下去,明日我也说不下去了。圣女中七情蛊而死,可临死的那一刻,却对杨秀没有半分痛恨。她身边还有个女孩,年纪不大。按照秦将军所言,应该就是圣女的养女了。当初明白一切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,像是有人叙事,又像是你真地到了那个环境。”

    众人毛骨悚然,只觉得不可思议。萧布衣却还能镇静下来,心道自己那时候也有催眠的说法,能将人的梦境带入不可思议的程度,却没有想到过,还有人能将此法运用的炉火纯青,别人或许还不知晓,萧布衣却是第一时间感觉到这里面有隐情,这个梦是别人托卢老三和周慕儒说出来的,而且能将蛊惑之术运用的如此之好,大祭祀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圣女临死前,只对养女吩咐了一件事情。带着弟弟,去见蜀王!”卢老三沉声道:“养女虽是不大,但很有主见,当下答应了圣女,第一个梦也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第二个梦吗?”萧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卢老三苦笑道:“剩下的日子,我和慕儒就在做梦中渡过,第二个梦却是过了几年,养女终于长大了些,请求苗王准许她带弟弟去找蜀王,完成圣女的遗愿。苗王本来不肯,架不住养女地苦苦哀求,终于让养女带着弟弟前往中原,却告诉她,自己不会出巴蜀之地,亦不会帮她一分一毫,让她三思。养女并不迟疑,毅然带着弟弟踏上寻父之路。千里迢迢,她和弟弟相依为命,终于先到了西京,又辗转到了东都。可如萧尚书所言,蜀王杨秀被杨广关押,深宫如海,她一个弱女怎么可能见到。因为巴蜀本是渔猎之地,她倚仗一技之长,做了个船娘,整日行舟在洛水之上,只盼上天垂怜,能让她地弟弟见到蜀王一眼,哪怕就是一眼,她也不辜负养母的期冀,她所受地辛苦也是值得!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这里,蓦然脸色苍白,四肢冰凉,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不安所在,亦是明白了周慕儒为何会痛苦不堪,黯然神伤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