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一八节 巧合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叮叮当当响声不绝,一少年策马急奔,马上铃铛响个不停。少年挽弓搭箭,一箭射了出去,正中远方靶子的红心。

    少年却不停歇,圈马回到,背弓拉箭,再次射出去。羽箭划空,快若流星,夺的一声响,竟然射落了先前靶子上的那箭。

    少年箭术之精,让人叹为观止。少年虽然还是年幼,可风度俊朗,已经不让旁人。少年纵马飞奔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众人喝彩,掌声不绝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那两箭,想起当年射落柴绍那箭的情景,心中感喟。可听到叮叮当当的声响,又想起了巴蜀的云水,更难忘巴蜀的圣女。

    心中微酸,嘴角却还是带着笑,萧布衣望着马上的少年,一时间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一切,遥远而又很近,熟悉带有陌生。

    他回转东都,已经很有些时候,但是他和众兄弟,还是很难从巴蜀的梦境中醒过来。巴蜀一梦数月,有喜有悲,有收获,有失落。有人庆幸梦早已结束,有些人沉溺在梦中,迟迟不能醒来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说我的马术最近怎么样?”少年从马上跃下,快步的走到萧布衣面前。没有了姐姐的约束,他更喜欢叫萧布衣为大哥,而不是什么西梁王。他一直希望有个大哥,虽然姐姐对他也很好。

    姐姐太辛苦,姐姐走了太久没有回转,少年想到这里的时候,有了分担忧。可是正如萧大哥一样,姐姐在他眼中,少有不能做到的事情。想当初。千里迢迢。姐姐带着还年幼的自己,跋山涉水,一路都熬了过来,眼下……应该没有事情了,少年暗自宽慰自己道。

    姐姐决定的事情,他绝对不能改变。所以他只是深夜的时候,才暗自落泪,为姐姐祈祷,希望姐姐平安无事。姐姐告诉他说,男儿地眼泪。比金子还要贵重,小弟。姐姐希望你,坚强起来。萧大哥都说过,小弟,你是个做大事地人,姐姐也说过,小弟,姐姐不希望你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,但是希望你能做个好人!

    姐姐说的和萧大哥说的,有些冲突。其实也没什么两样,做好事、做大事,无论如何,都要像萧大哥一样,做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豪杰。

    少年当然就是小弟!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他当然不是浑浑噩噩,他也知道很多事情。但是姐姐不让说地事情,他绝对不会说。姐姐说过,很多事情。要自己去做!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比我还差点吧?”

    小弟笑起来。多了分爽朗,掩住眉宇间过早出现的忧愁。“我如何能比得过萧大哥?”

    萧布衣站起身来,拍拍他的肩头,“取法乎上,仅得其中。小弟,记得这个道理,你这一辈子才能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小弟认真的点头,“我知道了,萧大哥,可是除了你,我真的找不出更高地目标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笑,萧布衣微笑道:“你在官场没几天,拍马屁的本事倒是早胜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弟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,“我这可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裴蓓一旁道:“你这萧大哥夜郎自大惯了,小弟,努力在马术上超越他,我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笑,袁巧兮想说什么,却终于垂下头来,可眼角已有了泪水。萧布衣回转东都之前,裴蓓就已经回转。萧布衣私下对二人说及巴蜀的事情,裴蓓诧异唏嘘,袁巧兮却是心软,早早的落下了伤心的泪水。

    这里唯一不知情的就是小弟,萧布衣说要考察小弟的马术,带他出来,众人和他调侃,却多半是怜悯。只是见到他的真纯爽朗,都对他颇为同情。

    萧布衣问,“最近太仆少卿做的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习惯,我怎么说也是个典牧丞呀,太仆少卿做的事情……从琐屑方面看,更少了。”小弟笑起来,“再说赵成鹏、刘江源他们都很照顾我,我不懂,就问他们好了,绝对不会给萧大哥丢人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萧布衣回转东都地第一件事,就是将小弟提拔为太仆少卿,这亦是他当年所坐之位。萧布衣当年年纪轻轻,到东都后,连升九级,一跃成为太仆少卿,官封四品,已经是大隋从未有过的事情。小弟年纪轻轻,竟然也坐上四品之位,更是开创朝廷未有之事。虽有大臣颇有微言,觉得萧布衣任人唯亲,这官职任免的太过随意。可只有跟随他的兄弟群臣才明白,小弟这个太仆少卿,却是因为婉儿的缘故,以婉儿的付出,小弟这个太仆少卿并不算大,如果不是小弟还是太小,萧布衣说不准还会提拔。婉儿虽然从未要求,只请萧布衣照顾小弟,但是萧布衣却已经明白她把小弟留在东都的用意,是以当下先升了他的官,至于其余的事情,却已经着手他人去办。萧布衣提拔小弟后,在东都地日子内,除了准备大婚,筹划下一步举动外,很多时间都是和小弟一起教他武功箭术、马术驯马之法。今日是他考验小弟这些日子成果地时候,裴蓓等人亦是过来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小弟自信踌躇,心下微喜,“事在人为,只要尽心做事就好。小弟……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萧大哥陪我了。”小弟突然懂事道:“这些日子,我都做的不对了,姐姐要是知道我缠着萧大哥,多半又会骂我不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姐姐二字,心中一酸,强笑道:“你放心,你姐姐不会责怪你。因为就算在萧大哥心目中,小弟都是个男子汉了,做事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真地?”小弟欣喜道。在他心目中,萧布衣已和神人无异,得到萧布衣的一句赞赏。实在是他每天最快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……不过你现在身为太仆少卿……”萧布衣沉吟不语。小弟不知道有何不妥。心中惴惴,魏征一旁道:“启禀西梁王,小弟现在身为太仆少卿,却是无名无姓,很是不便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向小弟道:“小弟,到如今。你要有个名字了。和你这么久,不知道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等着小弟的回答。小弟垂下头去,泪水滴落尘埃。裴蓓见了心中不忍,慌忙道:“没有名字又如何。典牧丞不也是当了这久?”

    魏征苦笑,小弟却是抬起头来。“不是我不说……是……”他脸上突然有了浓浓地忧伤,无法遮掩,萧布衣见了心中一沉。小弟却道:“姐姐说了,萧大哥要是问地话,我就可以说了。我姓杨……我叫杨念甫!”他说的坚定,可嘴唇颤抖,强忍着泪水。众人默然,心中五感交集,萧布衣点头道:“杨念甫。好名字,比我的布衣要好。”他说到这里,拍拍小弟的肩头,缓步向府邸走去,再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群臣跟随他离去,裴蓓和袁巧兮却留了下来。裴蓓道:“小弟,你累了吗,累了就休息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弟突然道:“裴姐姐,我问你一件事。你一定要答我!”

    裴蓓心中一沉。“你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姐姐是不是再不回来了?”小弟脸色苍白问道。

    裴蓓蹙眉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我……没有见过你姐姐。”

    袁巧兮安慰道:“小弟,你姐姐虽然孤身去了襄阳。可她自立极强,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小弟半晌才道:“你们不用骗我了”二女一怔,没想到小弟此刻竟然如大人一样。“我知道,你是没见过,但是萧大哥多半见过了。这些日子,他虽然不说,但是我其实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裴蓓饶是聪明急辨,遇到这种事情一时间也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小弟握紧了拳头,“我知道萧大哥是为我好,我什么都知道!姐姐走的时候说了,要是有朝一日,萧大哥问起我的名字地时候,就意味着,我以后就是男子汉了,姐姐也不会再留在我身边了。萧大哥方才问我名字,我想哭……不是不肯说,是我知道,姐姐不会回来了。”他说到这里,强忍泪水,昂起了头。

    可他这种样子,更让二女心酸。袁巧兮本想劝人,可自己眼泪却已噼里啪啦的掉下来。裴蓓安慰道:“小弟,你要是想哭,就哭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弟却是摇头道:“姐姐说了,我不能哭。”他声音哽咽,却已翻身上马,策马远奔而去。裴蓓、袁巧兮都是吃了一惊。等到追到拐弯处,才发现杨柳下,河水旁,传来了压抑的哭泣中。

    小弟早就翻身下马,伏在一棵大树旁流泪,袁巧兮才要上前,裴蓓却是一把拉住了她,摇头道:“让他哭一场吧,不然更苦。”

    袁巧兮泪水流淌下来,哽咽道:“姐姐,婉儿她……”裴蓓轻叹声,亦是不知说些什么,自从萧布衣回转后,她们其实一直小心翼翼,避免提及这个话题。有丫环急匆匆的赶回来,“小姐,草原来人了,老爷让我找小姐和裴小姐回去。”

    袁巧兮转悲为喜道:“多半是雪儿姐姐来了。”裴蓓失声道:“多半是雪儿姐姐,不然袁先生不会找我们。”她素来聪颖,很多事情一猜即中。暗想袁岚知道蒙陈雪若不回转,萧布衣总不能迎娶,因为当初都已经约定好了,要嫁三女不分先后。本来要接蒙陈雪前来,可后来蒙陈雪有了身孕,事情也就耽搁下去。自己回转的时候,听袁岚去了草原,多半就是接蒙陈雪了。袁巧兮从未见过蒙陈雪,倒是颇想见上一面,裴蓓暗自皱眉,却非为蒙陈雪前来,而是因为她到了扬州后,虽然多方打听,但是萧大鹏、萧皇后却人间蒸发般,没有任何线索留下。这大婚在即,公公若是不知下落,未免美中不足。萧大哥虽然一直没有说及此事,但是郁郁不乐显然也是为此。当然还有婉儿一事,裴蓓每次想到这里。也蛮是心酸。她和巧兮都小心翼翼地不提大婚之事,只怕引发萧布衣的伤心。

    可蒙陈雪来了,二女暂时放下小弟地事情,要丫环仆人暗自照料小弟,若没有其余的事情,随他就好等到匆匆忙忙赶到了西梁王府。就听到孩童咯咯的笑声,甚为嘹亮。

    二女心喜,已经冲入客厅,却见到袁岚正抱着个胖小子,笑意盎然。他身边坐着一女。虽是风尘仆仆,稍有清减之意。却是不改如花地容颜。袁巧兮有些迟疑,裴蓓却已上前拉住女子地手道:“雪儿姐姐,你怎么今日才到呢,萧大哥呢,怎么不见?”

    女人正是蒙陈雪,千里奔波,却也是想见萧布衣一面。听到裴蓓问话,微笑道:“布衣他……我来之前,有事出去了。”她神色多少有些失望。可拉着裴蓓和袁巧兮手,也是喜不自胜,草原多苦,她终于能够放下一切前来,还是因为对萧布衣的想念。

    虽是不见,但想到这里就是萧布衣所住的地方,良人不久可见,心中暖暖中带着欣喜,突然间鼻梁又有些酸意。只是想。我终于……又见到了他!却不知……他现在胖了还是瘦了?

    萧布衣虽知道袁岚的心意,知道蒙陈雪近几日就会前来。可眼下却是要处理一件事情,不想耽搁。他才回转到了府邸,孙少方已经过来,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,点点头,带着几个亲卫大踏步的离开。

    一路上,走街窜巷,来到一间破旧地宅院前,早有手下上来低声道:“就在这里,可只是一个人,一直没有别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把住要道。”众手下四散分开,孙少方却是一脚踹开了大门。大门如李靖家地大门般倒下去,屋中有人惊呼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喝声中,却是向墙头窜过去,眼看就要翻身上了墙头。萧布衣却不追赶,早就手下拿了张椅子过来。萧布衣大咧咧的坐下,虽是微笑,可双眸中寒意闪现。

    那人上了墙头,只听到墙头上有人高喝道:“下去。”

    刀光一闪,直逼那人的头顶,那人骇了一跳,掉下了墙头。只是这一刻的功夫,见到三面墙头上都有人影闪现,那人墙角下见到形势,知道无法跑掉,竟自动的回到萧布衣地面前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李淳风,为何不跑了?”

    那人苦笑道:“早知道是萧大人,我就不会跑了。”那人面色黝黑,身材瘦弱,赫然就是袁天罡的徒弟李淳风。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那你见到谁会跑呢?”

    李淳风一滞,倒感觉这个问题颇难回答,“萧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,见到西梁王还不下跪?”孙少方低声喝道

    李淳风吓了一跳,慌忙跪倒道:“草民李淳风叩见西梁王。”他倒是说叩就叩,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,他举止虽是恭敬,但不改脸上惫懒地样子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他地双眸道:“我看你不是草民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陪笑道:“西梁王说笑了,在下无一官半职在身,不是草民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孙少方喝道:“好小子,你待罪之身,还想混个官当当不成?”

    李淳风只说不敢,萧布衣叹息道:“你不是草民,我看你是个大大的刁民!”李淳风脸色苍白道:“草民岂敢。”

    “孙少方留下,其余人退下。”萧布衣吩咐道。身边众侍卫应了声,已然消失不见。李淳风见到萧布衣号令一下,莫敢有违,讨好道:“多日不见,西梁王神采更胜从前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多日不见,你地狡诈更胜一筹了,李淳风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李淳风苦笑道:“启禀西梁王,在下素来安分守已,这也算有罪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。”萧布衣命令道:“少方,将他的手指头砍下一根来。”

    呛啷声响,孙少方已经拔刀在手,李淳风吓的连连摆手道:“西梁王,不看僧面看佛面,不看鱼情看水情。我们怎么说。也是相识一场。在下怎么说也请西梁王吃过鸡蛋、包子,西梁王说砍就砍,未免不太仁义吧?”

    孙少方已经抓住了李淳风的一只手,萧布衣摆手道:“少方,等一下。李淳风,既然你说我仁义。我就好好和你说说这个仁义。想我见到你们师徒二人的时候,我不过是个太仆少卿,而尊师更不过是个算命地术士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感慨道:“是呀,那时候我给师父送鸡蛋做戏,没想到竟然被西梁王揭穿。可西梁王却并不斥责。真地是宅心仁厚。后来西梁王请我们喝酒吃肉,然后又去救了安伽陀。虽然没有救成,但也是锐身赴难,有胆有识。再到后来,西梁王见到我师徒生意不顺,竟然纡尊降贵,主动帮我师徒宣扬名声,还吃了隔壁大婶几个包子……那个……后来苟布李包子名扬东都,亦是西梁王地功劳。西梁王此举,关心百姓疾苦。大仁大义,当然不会随便斩人了?”

    他绕了一圈,最后一句才是真正想说的,“草民知道,本来不配和西梁王称呼什么朋友,可古人有云,贫贱之交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,西梁王或许忘记了。草民对于当年的一段交情可是念念不忘呢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跟随袁天罡多年。倒是一口伶牙俐齿。萧布衣一直静静的听,直到他说完后。这才轻叹道:“我一直没有怀疑到你们师徒,只因为……我一直把你们当作朋友。当年若非袁道长的三个锦囊,我也不能有番广阔的天空。可我自从回到东都后,就是一直在想,一直等到我碰到了个医生后,这才觉察到你们师徒很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脸色微变,强笑道:“不知道西梁王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萧布衣抬头望向远方,回忆道:“我第一次见到袁道长后,安伽陀马上死了。安伽陀来历古怪,应该是某道中人。他为何死呢?是不是因为知道某师父地秘密,或者有什么瓜葛……所以才被杀了灭口?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我和师父,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地秘密。我们为何要杀安伽陀呢?”李淳风皱眉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安伽陀宣扬什么李氏当为天子,或许你们宣扬弥勒出世,这矛盾不就有了?”

    李淳风强笑道:“西梁王真会开玩笑,当初我们师徒可是在你地身边。我若是会分身术的话,今日也不会被西梁王捉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当然不会分身术,但是司马长安呢?他如果得你师父地吩咐,倒可能杀得了安伽陀,因为我当初可亲眼见到他在场,有杀死安伽陀地机会。”萧布衣淡然道:“可司马长安后来身死,是否也因为袁道长的缘故?”

    李淳风面色发青,“西梁王,听说司马长安是死在家中……当初在蓬莱山地那个司马长安可是假的,想必是假的司马长安杀了真的司马长安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是呀,这也有可能,但是你可知道假的司马长安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李淳风嘴里发苦。

    “假的司马长安叫做王须拔,不知道你可否听过这个名字?”萧布衣道。

    李淳风咧嘴道:“这家伙我倒听过,他……是河北的巨盗,我们可真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是吗?但是我在吃大嫂包子前,可见到王须拔和袁道长谈了很久,而且,他还和你面对面,你们不应该只是听说这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李淳风脸色微变,吃吃道:“西梁王……那不过是算命,你当时也在场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,真的有这么巧吗?算命的千千万万,你倒也记得那个人,不简单呀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现在看起来就简单了,在袁道长地吩咐下,真司马长安杀了安伽陀,只怕他说出秘密。然后又让假司马长安,也就是王须拔杀死了真的司马长安,袁道长搅乱了浑水,只为了掩饰个惊天的秘密,就是伙同王须拔、历山飞刺杀杨广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脸上已经发绿,“西梁王,我佩服你的想象天马行空,可不能屎盆子都往我们师徒的脑袋上扣吧?我们真的不认识王须拔、更没有胆子去刺杀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?真的冤枉你们了?不尽然吧?”萧布衣淡然道:“好的,这件事暂且放放,我们先记住这一点,可随后呢,我根据袁道长的神算,去扬州给陈宣华还阳,然后回转后,竟然真地冒出个陈宣华,陈宣华没有多久,突然出来个洛水袭驾一事,陈宣华死,杨广崩溃,转瞬下了江南苦等陈宣华再次还阳,大隋就此倒塌。所有地事情环环相扣,真的很难用个巧字来形容,在这里,袁道长不是又扮演一个很巧、却又很重要地角色?”

    李淳风苦笑道:“这是宇文述那老鬼逼我师父这么说的,和我师父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没有关系,可你师父逃命,你却大胆的留在了东都,而且又很……凑巧的碰到了吃白饭的女子。你说她帮你打跑了地痞,可我真的看不出来你有这种本事让她出手。在我看来,那些地痞请吃白饭的女子出手,她都不会动剑。你装出一往情深的样子,肯定想要遮掩什么。我想……你会不会早的认识她,而且带我去见她,进而想借她杀了我?”萧布衣又道。

    李淳风半晌才道:“这个……是有点巧。”

    “巧的还多呢,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你一直留在了东都,趁婉儿感谢游神医的时候,也去了那里,然后借故告诉婉儿巴蜀的事情……不然她一个寻常的女子,怎么可能知道巴蜀的利益攸关?带游神医进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话音才落,游神医已经踉踉跄跄的走进来,见到李淳风就道:“西梁王,当初就是他拉着婉儿姑娘说三道四的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脸色煞白,萧布衣轻叹声,“好了,李淳风,所有的巧事我都说完了,现在……我想听你解释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