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一九节 机会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虽然还是在笑,可眼中却半分笑意都没有。孙少方从侧面望过去,发现萧布衣眼中的寒光,忍不住心中打了个突。游神医龇牙咧嘴,只是一个劲的说,“没错,就是这家伙,他化成灰我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饶是伶牙俐齿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事情实在是有些巧,因为萧布衣质疑的地方,袁天罡看起来都在,而且起了很微妙的作用。一件两件可以说巧,但是很多件事夹杂在一些,那怎么能用一个巧字来形容?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巧合,剥茧抽丝来看,当然是有人在暗中推动。

    李淳风大汗淋漓,萧布衣却还是沉默无言,他显然对巴蜀之事放不下,原来婉儿的巴蜀之行还有内幕,他虽然离开了巴蜀,可对于当初卢老三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铭记在心,反复琢磨。

    可每次琢磨一遍,又是带来无穷无尽的心痛。

    萧留在巴蜀,处理大局,又和襄阳联系,密切关注关中的动静。其余众人跟随萧布衣回转,均是一路少言。

    巴蜀的事情,他们不会忘,但是不想提。他们虽然得到了想要的东西,但是并不开心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路心痛的回转到东都,马上去找游啸风,只为心中的疑点。因为婉儿虽然已是圣女,但之前一直都是和他们在一起,再加上对天下大势并不知情,怎么会知道巴蜀的重要?婉儿托梦中,不经意的透漏个信息,是在一个治好小弟医生那里知道巴蜀的消息。所以萧布衣联想到当初婉儿从襄阳随同袁岚等人到了东都后,马上出门了一趟。那一次,当然是去找游神医了。他当下派人去将游神医找来,只是唬了几句,游神医就已经记起了李淳风这个人。不过当初他不知道李淳风说了什么。只知道他拉着婉儿说了几句,哪里想到会惹出这大的祸事?萧布衣知道是李淳风后,立刻派人在东都暗中搜索这个人。实际上,他真的很少对袁天罡、李淳风动疑,因为他和袁天罡师徒交往过几次,算是以诚相待,后来他能有今天地际遇,袁天罡甚至可以说是帮个大忙。后来袁天罡失踪,他就暂时把这师徒放到一旁。哪里想到过,这两人竟和自己忧戚相关。

    他不留意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,可真留意的时候。才发现袁天罡师徒的疑点太多太多。他很多时候都以为太平道不过是海市蜃楼,可蓦然回首才发现,原来太平道从来没有忘记过他,从校书郎到了西梁王,太平道总和幽灵般时隐时现,但是让萧布衣错愕地是,太平道反反复复,很多时候所图的事情截然相反,如果让他解释的话。那就是太平道也是分为几股,或许四道中人,各有图谋,这就可以解释了很多疑点,那就是为何太平道有时候助他,有时候杀他,可是一想到婉儿是因为太平道的作祟回转,萧布衣就是忍不住的怒火上涌。

    李淳风汗已干,终于道:“西梁王。如果我说……我对这一切全不知情,你是否相信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萧布衣冷冷问。

    李淳风苦笑道:“如果换作是我。我也不信。可是说句实话。所有地事情我无法解释。至于找婉儿说出巴蜀一事。那是我师父地吩咐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头一跳。“你师父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李淳风干净利索地说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。“我现在可以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知道。你不要让我一种种地试!”

    李淳风打了个寒噤。“西梁王。实际上。我留在东都。亦是迫不得已。天下之大。我已经无处可去。我师父那老鬼。到底想着什么。我真地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骂起了师父,萧布衣也有些错愕,凝声道:“你一个不知情就想了结一切事情,未免太简单了吧?你可知道婉儿因为你的一句话,一辈子痛苦不堪?”

    游啸风大惊失色道:“西梁王,婉儿怎么了?”他一直还在埋怨西梁王对他不顾交情,可听到婉儿有事,不由关心,埋怨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萧布衣长叹声,指着李淳风道:“你去问他。”

    游啸风大怒,扑过去一把抓住了李淳风,重重踢过去,“你这个畜生,你到底对婉儿做了什么?”他关心则乱,对婉儿和小弟已经当作亲人看待,不然婉儿也不会回转东都后,第一个看望的就是他。听到婉儿因为李淳风地事情,痛苦一辈子,自然气愤填膺。

    李淳风痛的龇牙咧嘴,却是不敢还手,用力挣开了游啸风道:“我他娘的做什么了?我就是找婉儿说了一段师父要说的话,我能对她做什么?在这之前,在这之后,我根本都没有再见婉儿。西梁王,实话对你说了吧,我这个师父不厚道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问,“本王看你也不厚道,无论如何,他总是你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有些尴尬,苦笑道:“的确如此,有其师必有其徒嘛……其实我跟随师父也是没有几年的事情。我还是个叫花子的时候,被他收留,然后就一直跟随他混饭吃。东都见到西梁王的时候,也一直以为师父是个高尚地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静静的听,游啸风怔怔的松开了手,唾了口痰道:“你小子坑蒙拐骗,也算是高尚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算,不过师父一直对我说,医生骗病人说病会好是为病人好,他算卦劝百姓行善,也是为了百姓好。有时候骗不是错,只是一种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臭不可闻。”游啸风骂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病的时候,难道就没有骗过病人?”李淳风问道。

    游啸风愣住,实际上李淳风说的没错,按理说,他也没少行骗。“我这怎么能和你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要扯些没用的。”萧布衣冷冷道:“李淳风,我给你解释的机会,你不珍惜,就不要怨我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苦笑道:“我这一辈子都是受到师父的教诲。说句实话,当初鸡蛋、包子之时,我和萧大人你一样,都信师父是个高尚地人、善良的人、有情操的人。可是后来呢,我才发现很多事情他瞒着我,这老鬼是个阴险的人、龌龊地人、说话和放屁一样的人!陈宣华一事后,他说自己有大难,再不走就会被砍头。我本来准备要和他一起走,没想到他说。我留在东都有发展,他又说,西梁王……嗯。当初萧大人还不是西梁王,他说你肯定荣华富贵,贵不可言,我要是得西梁王提携,以后也能一步登天,我一时间利令智昏,也就相信了这老鬼的话。至于那个吃白饭的女子,我的确早就认识,那却是师父让她来找我。我觉得她有点问题,所以对西梁王你就扯了个谎,想撇清关系。我又怎敢多说什么?那女地比阎王还要恐怖,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要我地脑袋!至于安伽陀、王须拔什么的……萧大人,那都是我师父地事情,和我没什么关系。我一直等着升官进爵,没想到大梦一场。自从你入主东都后,我还以为机会来了,可总是等不到机会。后来我师父蓦然出现。我当时就臭骂了他一阵,他却说什么,不是不灵,而是机会未到……我一时鬼迷心窍,竟然又相信了他说地话。西梁王,你也知道我师父的那张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下去。”萧布衣沉声道。

    李淳风打了个冷颤,继续道:“他骗我说现在机会到了,只要我向婉儿说一件事情,西梁王肯定能赏我个大官做做。后来你也知道了。我就向婉儿说了什么巴蜀的事情。我说地时候。可从来没想着有什么差错呀,分析巴蜀的形势。提醒西梁王你,难道也要掉脑袋?”李淳风说到这里的时候,满是疑惑,“西梁王,后来婉儿怎么了?说实话,我真的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呀。我等着做官,哪里想到不但没有官做,而且看起来要掉脑袋,以后我再相信那老鬼的一句话,我就是不是人养的。”

    李淳风发誓完毕,抹了一把冷汗,可怜巴巴的望着萧布衣。萧布衣沉吟良久,“你师父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李淳风赌咒发誓道:“西梁王,我骗你,我就是你养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。”孙少方呵斥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以为意,沉声道:“好,看在往日地交情上,本王再信你一次。”李淳风才舒了口气,又被掐住了脖子,“可本王限令你一个月内找到你师父,若是找不到你师父,本王就砍了你的脑袋,少方,你带他去找。”

    孙少方应了声,李淳风哀求道:“西梁王,我真的不知道我师父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王也不能保证你脑袋一定在脖子上。”萧布衣临走丢下一句,“一个月,多一天本王都等不得。”萧布衣出了宅院,游啸风却是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,萧布衣止住了脚步,“游神医,本王冤枉你了。”

    游啸风眼圈一红,眼泪差点掉了下来,“西梁王,我无所谓,可婉儿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轻叹声,没有回答,只是拍拍他的肩头道:“这件事情不要对小弟说,虽然他迟早都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游啸风望着萧布衣的远去的背影,夹杂着无法抹杀的悲痛,阳光落下,拖下好长的影子。游啸风只觉得心中凄凉,眼泪掉下来,喃喃道:“为啥这世上……好人总要多受苦呢?”

    李淳风从他身边经过,听到游啸风地诉苦,喃喃道:“其实坏人受苦也不少,只是没人注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处理完李淳风的事情,缓步向府邸走去,一时间心乱如麻。冷风擘面,他已经清醒了很多,知道无论有什么变数,路还要走下去。下一步计划亦要坚定不移的执行。

    大苗王说的不错,现在他不是萧布衣,而是西梁王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他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感情,损害太多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回转东都后,表面上只是处理东都寻常事务,看似随意,却是井井有条的进行。本来东都新定,他一走就是数月之久,极可能引发新一轮地危机,但是他连续几轮清洗了旧的势力,接下来地无为而治在这个时候。却起了极为重要地作用。

    萧布衣和杨广不同,杨广不信任手下,只觉得自己聪明绝顶。从建都、开河、修城到扩张,所有地事情杨广都是亲力亲为地制定,不容别人插手。指点江山的成就,杨广是不容别人染指。都说一将无能,累死千军,杨广这个皇帝大能,却是累垮了大隋。萧布衣入主东都后,看似轻描淡写,却已经细雨清风般的进行了几步改革。除了将军事指挥权利、作战方针牢牢掌控在手上。不容他人染指外,其余的大半事情,都是因循旧例,让东都百官负责。

    他基本上还是继承了大隋的制度,百官自然熟悉,做起来轻车熟路。每个朝代灭亡很多时候是因为制度体系已经不适应历史的发展,而且成为发展的桎梏,所以才被历史的洪流所颠覆,大隋颠覆不是因为体制地桎梏问题。却因为杨广进程过快,拉断了体制的弹性,有时候,太急进亦是违背历史规律,也会被历史毫不留情的淘汰。实际上,大隋地体制弹性却还远未到巅峰地步,萧布衣、魏征、杜如晦、马周、李靖、徐世绩等人都清醒的知道这点,达成共识,现在需要的是修补完善旧有的制度。而不是大肆变革。引发民众危机。

    其实萧布衣认识到这点的同时,李渊老谋深算。如何会看不到这点?东都、关中两地几乎同时都做着相同的事情。施仁政,还盗于农,促进生产,积极选拔人才,恢复三省六部体制,重立国子学,重新编撰审定律令,废除苛政重刑,重颁均田令,再施租庸调制!

    所有的这些,杨坚做过,杨广做过,萧、李二人只需在这两代君王的基础上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萧、李二人不约而同的施展这些政策,只因为这些对于这个时代是有益地、发展的、积极的,眼下进取天下,绝非一蹴而就的事情。天下弱势力多数已被兼并,强强势力对决,一拼军力,二拼内政。军力强盛才能开疆扩域,内政稳定才不会一战枯竭。当然发展内政不但是战争的需要,他们亦需要用这点积极向世人展现一种信息,那就是他们有能力为所有人带来利益,亦需要世人向他们靠拢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大肆变革,于是旧臣心中慢慢有底,萧布衣信任手下,臣子也知道眼下是重新洗牌之际,自然均是全力以赴,以求为以后争取升官的筹码,萧布衣的放手看似无为,却将杨广时代紧紧束缚在臣子身上的枷锁打破,进而爆发出大隋前所未有的活力。

    自己对治理国家并没有经验,萧布衣明白这点,可他更明白地是,他不需太有经验,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治理好臣子,剩下的让臣子去做就好。

    所以萧布衣就算不在的时候,东都亦是保持了良好的运转,而且有了欣欣向荣的迹象。

    如今的东都,已可以说是天下所望,不但中原群臣纷纷归附,甚至是江南的华族、商贾都是众心所向,纷纷取道襄阳来东都进行交易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驱逐瓦岗之前,已将襄阳、东都要道打通,等到逐走瓦岗之后,更是将中原等地连贯一气,迅速的恢复贸易经商,东都已经变成眼下地最大地贸易之城。若论地势而言,萧布衣并不占据优势,毕竟关陇、河北是边角之地,得天独厚,如同楔子般的遥刺他地心脏,一个应对不好,以后就要成苦斗之局。但是客观来讲,萧布衣所拥之地,无论人口、经济、还是地域,都已在群盗之首,比起李渊而言,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旧阀、高门还是会选择代表自己权利的人,但是百姓、商贾考虑的只是,有饭吃、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萧布衣行走在长街之上,心绪如潮。突然想到马周说过,要和巴蜀积极的发展经贸往来。进而让巴蜀百姓知道东都的好,这种策略对巴蜀是妙计,可以说是不战屈人之兵,没有谁比他更明白经济战的犀利之处。可如果这种策略应用在江都呢。会不会也能起到很大地作用?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这点的时候,已经回到了府上,正想去找魏征等人商议,突然一声嘹亮的哭声传来。那孩童的哭声比任何声音都吸引了萧布衣地注意,萧布衣心中微颤,抬头望过去,目光已落在一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目光交结,宛若千年!

    萧布衣止住了脚步,只是呆呆的望。蒙陈雪亦是没有奔出,只是痴痴的望!

    这一望,已迟了数年。可这一望,却终于还是来到。蒙陈雪鼻梁微酸,嘴角带笑,却已抑制不住泪水,簌簌落下,心酸会笑,幸福会哭,她见到萧布衣的那一刻,突然已觉得此生无憾!她遇突厥兵劫持。被马贼劫到山寨,草原颠簸流离,勾心斗角,枯守数年,这一切旁人或许不知、或许怜悯、或许不解,她却无怨无悔,因为她知足,她知道感谢。她遇到了个男人,为他生了孩子。知道男人还记挂着她,为了她,迟迟没有大婚,她还会奢求什么?

    这个男人,是西梁王,是东都之主,抑或是天下之君,但是在她心目中,只是她的男人。足矣!

    二人就是这么望。直到孩童又哭了声,清脆嘹亮。仿佛提醒着从未见过一面的父亲。萧布衣快步上前,已经从袁岚手上接过了孩儿,望着孩子的双眉浓重,望着孩子的双眸黑亮,可爱非常,不由自主地亲吻。

    他欣喜的忘记说一句话,感觉蒙陈雪接近的时候,这才抬头笑道:“雪儿,真地辛苦你了,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蒙陈雪笑中带泪道:“这些是我们做的事情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觉得带孩子有自己的责任,蒙陈雪却知道男人不会带什么孩子,像莫风那种听老婆话的男人毕竟是少见。袁岚一旁苦着脸道:“西梁王,你并非什么都没做,你其实也做了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诧异道:“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儿子接尿。”袁岚指着衣襟前摆道。萧布衣这才发现袁岚衣襟上湿了好大一块,又觉得自己胸前暖烘烘的,低头一看,胸口浸湿了好大一块,哑然失笑道:“儿子,看来爹没有尽到责任,你才来,就向我抱怨呀。”

    裴蓓一旁道:“袁先生,你抱怨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袁岚佯怒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裴蓓这才明白说错了话,歉然道:“袁先生,我不是说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明白过来,哈哈大笑,袁巧兮红脸道:“爹,裴姐姐不是那个意思。方才我们都要抱,可你又抢了回去,小布衣是不满你呀。”

    袁岚作势要打,转瞬哈哈大笑道:“女生外向,外孙也还是向着老子多一些。”众人又是笑,一团和睦。蒙陈雪红了脸,慌忙来接,萧布衣却是摆手,亲手为儿子换了尿片,他一举一动,倒是细腻之极,裴蓓、袁巧兮都看着发呆,众仆人见到,亦是目结舌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想到过,堂堂西梁王竟然做如此低贱的事情,他们也从来没有想到过,西梁王做的看起来比一般人都要好。

    袁岚忍不住叹息道:“西梁王,你还有不会的事情吗?”“有,生孩子不会。”萧布衣一本正经道。趁着蒙陈雪接过儿子的时候,忍不住地握住了蒙陈雪的双手。

    蒙陈雪脸上红晕,心中喜悦,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小布衣还没有名字呢?”袁巧兮突然道:“小弟他都有名字了……”话说了一半,见到爹脸上的不满,袁巧兮醒悟过来,慌忙住口。萧布衣倒还是脸色如常,“小弟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回房休息了,应该没有大事了。萧大哥,他好像一切都知道了。”裴蓓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双眉微锁,“让他适应一段时间吧。”提及了小弟,众人都沉默下来,蒙陈雪惴惴问,“布衣……小布衣叫什么名字好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儿子一张笑脸,柔情顿生,想了良久,“叫他守业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萧守业?”蒙陈雪微笑道:“好呀,你起的名字,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袁岚心中一动,暗想这名字虽是寻常,可足见萧布衣心中的豪情壮志。裴蓓微笑的去逗孩子道:“小布衣呀,你现在有个新名字,叫做萧守业,记得要听大娘、二娘、三娘的话呀。”她说的小布衣和萧布衣同音,萧布衣哭笑不得,却没有想到三女这么快地就结盟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布衣陡然又哇哇大哭起来,袁巧兮慌忙道:“裴姐姐,守业饿了,你快喂吃奶吧。”

    裴蓓面红耳赤,作态要去揪住袁巧兮,“我没有,巧兮,你应该有吧?”

    袁巧兮浑身发热,慌忙摆手道:“对不住,我又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三女嘻嘻哈哈,笑做一团,厅中满是温馨之意,萧布衣心道,巧兮、裴蓓她们当然是为了不让自己伤心,这才故意说笑。只是金戈铁马多年,蓦然柔情缠绕,亦是忍不住的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袁岚千里迢迢的带蒙陈雪前来,显然是暗示自己大婚的事情。他虽惋惜婉儿一事,却亦不能因此再耽误了婚事。

    才要向袁岚提及大婚一事,方无悔匆匆赶到,“启禀西梁王,魏大人、李将军求见。”

    蒙陈雪三女知道有急事,早早的退出厅外,袁岚吩咐众人退下,空出大厅给萧布衣议事。魏征、李靖走进来的时候,面带凝重之色。萧布衣问道:“魏先生,二哥,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魏征坐下,当先说道:“启禀西梁王,关中有消息传到,李世民率兵,浅水原大败。兵士折损十之五六,唐兵八大总管皆败,慕容罗喉、李安远阵亡、刘弘基被擒,薛举大胜唐军,已兵逼长安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