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二零节 惊天计划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李世民兵败的消息,沉吟良久道:“二哥,你觉得现在是我们出兵的良机?”萧布衣前进的道路绝不平坦,可李渊现在亦是阻碍重重。二人隔着八百里相望,绝非含情脉脉。他们都是各行其事,看起来毫不相干,可又都密切的关注对手的动静,只希望对手先倒下去。李渊才折了巴蜀,又兵败薛举,士气低落,若是出击,按理说正是大好时机,是以萧布衣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李靖缓缓摇头,“时机未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问道,“李渊最近屡败,薛举兵近西京,我们若是再给李渊致命一击,李渊不见得能翻身。”

    李靖沉吟道:“薛举虽胜,但是绝对赢不得关中之战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萧布衣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李靖淡然道:“据我所知,其实李渊本不该败。这次李渊对阵薛举,准备充足,派八大总管协助李世民作战,其中有殷开山、刘文静、刘弘基、慕容罗喉等人,可以说是势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情能势在必得。”魏征一旁道:“当初我知道李世民率兵亲征,就知道李渊还是轻敌了。想李世民乳臭未干,心高气傲,又才胜了薛仁果,多半会有骄敌之心,此战虽带八大总管,但是将在外,李世民怎么会事事听李渊的?他一个闪失就会导致唐军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李靖笑道:“魏御史当初所言不错,李渊本来的策略和对付薛仁果仿佛,就是深沟坚壁,以守为攻,依据地势,坐待薛举粮草不济,士卒疲惫。若是真依李渊所言,唐军虽不能胜。却也不至于惨败,可唐军还是忍不住的出兵,根据消息说,是李世民得病不出,殷开山抢功出兵。才导致唐军溃败。但是殷开山为人老迈稳妥,深得李渊的信任,李渊把他安排在李世民身边,就是因为他的稳妥,让他扶植李世民。殷开山对于李渊素来言听计从,既然如此,殷开山怎么会轻易出兵搦战,导致惨败而回?”

    “依二哥的意思是?”萧布衣皱眉问道。他虽是西梁王,但是对李靖、魏征等人。还是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李靖摇头道:“我只怕魏御史所言是真,这仗李世民心高气傲主动搦战,结果惨败而归。却让殷开山背了黑锅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了半晌。微笑道:“大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对李世民也蛮是熟悉。知道这小子诡计多端。脸皮够厚。以他萧布衣为目标。怎么能容忍惨败而归?

    “李世民虽败。薛举兵逼关中。但是李渊根基尚稳。眼下地情形其实和李密大兵攻打东都仿佛。薛举长途跋涉。孤军深入。想要取关中势比登天。薛举急取关中。却忘记背后还有个武威地李轨亦是虎视眈眈。我猜李渊只要继续对抗薛举。却派人去联系李轨进攻薛举。再加上突厥人反复无常。薛举腹背受敌。急切间难下关中。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轻叹道:“二哥所言极是。我们其实和薛举处境极为类似。均是想攻取关中。但亦是后方有所牵制。眼下有江都兵十数万虎视眈眈。再加上数方兵力亦是暗中作祟。远图关中之举看来还是要缓缓。”

    李靖点头。伸手沾茶水在桌上划出地形。“我们若是出兵去取关中。眼下只有三条路可走。散关、武关和潼关!巴蜀已经结盟。断然不可自悔诺言从那里出兵。潼关艰险。李渊派重兵把守。绝难攻克。眼下若是出兵。只有走襄阳出武关一途。但是李渊早防备这点。派李神通带重兵驻守武关。想要攻破。亦非容易之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起来。“我亦是知道不可。只是打算下。总没有坏事。既然如此。李世民是胜是败。和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太大地关系。”

    魏征微笑道:“西梁王此言差矣,其实我们并非不能奈何李渊,不然我和李将军联袂前来为何?”

    李靖面不改色,萧布衣却是悚然动容,“不知道魏御史有何良策魏征看了李靖一眼,缓缓道:“李将军说……李渊为人狡猾,其实早有图谋东都之意,他一直暗中作祟,并不明面动手,阴险已极。他一直不想我们做大,我们亦是不能养虎为患,关中势力,以李渊对我们威胁最大,若有机会,当求尽力除去。薛举虽是会败,但是不见得全无胜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了良久,“不知道他胜机何在?”

    李靖还是不语,魏征却道:“李渊和李轨本是同宗,若是联手,可能性极大。眼下唐军新败,士气正低,却是我们打击他们的最好机会。以前不攻是因为没有半分取胜的把握,这次要攻,却是个很好的机会,其实依李将军之意,我们还是要出兵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,“可依我看来,出兵取胜机会万中无一,劳民伤财,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魏征微笑道:“李将军的意思是,我们不强攻,只是佯攻吸引唐军地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了李靖一眼,有些纳闷,暗想主意既然是李靖所出,为何要借魏征之口?李靖端着茶杯,轻轻的抿着茶水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魏征又道:“我们既然是佯攻,兵力就不用太多。襄阳从武关一路,东都走潼关一路,这样李渊不得不分兵防备我们。西梁王,你说为何关陇霸主虽多,图谋关中的却只有薛举?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这个其实也简单,梁师都、刘武周二人都在坐山观虎斗,妄想李渊、薛举两败俱伤,然后坐收渔翁之利。可这二人却看不到,李渊、薛举如有一人胜出,定然气势如虹,很快就要挥兵北上,铲除他们,实在让人扼腕。”

    魏征点头道:“西梁王所言极是,可世情就是如此。旁观者清,他们身在关陇,就算知道这点,梁师都、刘武周、薛举三人均是一方霸主,各自提防。亦不会携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李密、窦建德、罗艺一样的道理。”萧布衣微笑道:“若非如此,他们联手起来,我们怎么能有分兵击破的可能?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却觉得,可说服刘武周南下。”魏征正色道:“我们若能说服刘武周出兵南下,进攻太原,大事可图。如今李渊精兵良将尽在关中,太原只有李元吉镇守,李元吉无能自大,刘武周若是急攻。太原城不见得守得住。到时候他走李渊入关中之路,对李渊威胁极大。有薛举、我们、再加上刘武周三路进攻关中,不见得拿不下李渊!若是能分李渊关中之地。以后再收复关陇,难度显然少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“我们和刘武周,并无交情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幡然醒悟道:“你是说,我们可以联系尉迟恭吗?”萧布衣并不笨,终于明白了李靖的用意,可想了半晌才道:“可我们……多少有些利用尉迟恭的性质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萧布衣想到,如果要和刘武周结盟攻打李渊。肯定让尉迟恭处于尴尬之地。因为若是不胜也就算了,若是真的消灭了李渊,群臣毫无疑问的要再灭薛举或者反攻太原,径直占领关中。

    薛举、刘武周都是一方枭雄,如何肯为他人作嫁?只怕李渊倾覆之时,就是三方开战之日。他身为西梁王,有一帮大臣拥护,所有地决定已非他一人能下。到时候他和尉迟恭肯定翻脸成仇,撕毁承诺。岂不尴尬?再说若入关中,实在以他们势力最为薄弱,不见得定能取胜。李靖虽然想到了这个主意,却不主动提出来,显然也是考虑到这点。他知道萧布衣虽是西梁王,但还重昔日情意,这种建议,实在大违萧布衣地本性,所以才借魏征之口说出。

    “机不可失、失不再来。”魏征沉声道:“西梁王。尉迟恭此人过于愚忠。刘武周又非良主,目光短浅。难成大业。你若是真为他想着想,当应劝尉迟恭前来归附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其实我早就劝过尉迟恭,只是刘武周对他有知遇之恩,尉迟恭不忍背弃,也是情理之中。这件事……你让我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李靖终于道:“三方攻打关中,实属奇袭之策,其实真的要打,不见得有太大地把握。循正途取关中才是稳妥之道,三弟,这两种策略,你好好考虑吧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二哥说的不错,眼下三处大敌,分别为关中、河北和江都,若依二哥之意,当先取哪个?”

    “先取林士弘。”李靖沉声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愕,半晌才道:“好像林士弘暂时不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内?”

    “布衣,其实除关中有消息传来,江都那面亦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精神一振,“江都那面消息如何?”他知道江都那面亦是并不太平。杨广一死,江都就分为两派,一派以裴阀为首,和宇文化及一起,要推举杨杲为帝,另外一派却是以来护儿、陈棱为首,要推举杨为主。可这两派不约而同的都是赞同一点,那就是要回转河东。因为江都地骁果军大多都是河东人士,久离思归,无论裴矩还是来护儿,若是不得军心,饶是有通天之能,也是无计可施,所以他们还是要以骁果军为重。不过杨广死在冬日,江都军回转不便,只能等到开春后再图打算,眼下春暖花开,江都军已迫不及待的回转。

    李靖沉声道:“江都两派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火并,结果是裴阀取胜,右屯卫精兵支持裴阀,大将军宇文化及和将军独孤盛突然兵变,伙同虎贲郎将司马德戡、虎牙郎将赵行枢、鹰扬郎将孟秉等人,诱骗来护儿、陈棱入宫议事,却是趁其不备杀了来护儿。陈棱见状不好,跪膝投降,这才被饶了性命。可来护儿、杨被杀,裴阀、宇文化及已取得江都的绝对军权,拥立杨杲为帝,不日即将出发,带骁果军以讨伐逆党为名,要对我等开兵。”

    “那江都现在谁来镇守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李靖道:“眼下还是不知。但据我猜测,骁果军均不愿留在江都,骁果军一去,江都很快就要落入贼手。眼下江都附近,以沈法兴、李子通和杜伏威最为势大。这江都之地。只怕要落在这三人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萧布衣皱眉道:“他们若是固守江都,我们要打恐怕要花费些气力,可宇文化及他们不过十数万骁果军,就算是兵强马壮,装备精良,可后继无援,又怎么能是我们的对手?宇文化及不用提,可裴阀精明如斯,怎么会出此下策?”

    魏征一旁道:“这件事地确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。按理说江都兵对我们开仗,必败无疑。裴矩、裴蕴都是聪明狡猾之人,出此下策。实在让人疑惑。我和李将军思考再三,觉得有几个可能,第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实在约束不住骁果军,只能行险。第二个可能就是,裴阀多半是指望拥十数万大军作为投诚的本钱,要选一方投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魏先生说的也是,对了,我们已经对江都招降,他们如何应对我们?”

    “江都那面骂我们是乱臣贼子。人人得以诛之。”魏征笑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那我们也可以说他们是乱臣贼子,人人得以诛之。宇文化及弑君,他们要和宇文化及作乱,我等诏令天下,哪个敢留他们,我们就会讨伐哪家!”

    魏征眼前一亮,“西梁王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李靖也笑了起来,“我就说你小子有点门道,依我看来。击败骁果军是轻而易举地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李将军百战百胜,可骁果军毕竟是杨广地亲卫,个个骁勇善战,以一当十,李将军绝对不能大意轻敌。”魏征谨慎道。

    李靖摇头道:“我还是要带兵先除林士弘,对抗江都军一事,三弟可派张镇周大人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张镇周年迈,恐怕挡不住江都军的锐气。”魏征皱眉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良久,“张镇周虽是老迈。但是宝刀未老。当出力拒李密可见一斑。我们没必要主动出击,和关中一样。深沟坚壁以待江都军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靖眼中露出赞赏之意,他亲眼见到萧布衣逐渐成熟,已经能很快地领悟到用兵神髓。

    见李靖微笑,萧布衣有了底气,“江都军十数万大军挥兵北上,要取东都实在是痴人说梦。我等可先招降为主,向天下人示仁义之举,只要他们交出弑君的宇文化及,我等既往不咎。他们若是投靠,一切好说。他们若是不降,孤军深入,很快粮草不济。我们再可派兵绕路断其粮道,江都军无粮接济,军心思归,溃败在即。所以二哥说的极是,我们甚至不用出兵,只要和他们对抗坚守,不战可屈江都之兵。”

    魏征欣喜道:“西梁王、李将军果然好计策。”

    李靖轻叹道:“这计谋出自三弟之口,我可放心南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为何执意要先平林士弘?”萧布衣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李靖取出一幅地图,摊在桌案之上,沉声道:“布衣,你说服巴蜀实乃至关重要。巴蜀和我等结盟,我们荆襄再无后顾之忧,此刻不平江南,更待何时?硬骨头要留到最后再啃,以免两败俱伤,让他人得利。我们先解决后方之忧,才能全力地进攻河北和关中两地,林士弘以万顷鄱阳湖和我等对抗,狡猾非常,我这次南下,争取毕其功于一役,剿灭林士弘,顺取张善安,杜伏威若是投诚也就罢了,若是不然,我当在杜伏威、李子通、沈法兴全力去取江都之时,伺机灭掉这三股势力。到时候江都只剩下孤城一座,江南可平。若能平此三寇,要安抚南蛮,再休养生息一段时间,北伐时机成熟,到时候取河北窦建德,再伐罗艺,然后就可考虑攻突厥,如能顺利打下突厥,我们一路西进,以武关、潼关为佯攻,借突厥之路南下攻打关陇,管最后谁是关陇霸主。当可成事!”

    萧布衣听了李靖的平天下大计,不由热血,魏征却是吓了一跳,“不取关中,先下突厥?这……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行?”李靖笑起来。

    魏征道:“自古以来。无此做法,若循常规,当求先下关陇,再击突厥。”

    李靖摇头道:“法无定势,当求顺应时机。想我们要是攻关陇,不言而喻,突厥兵必先联手关陇对抗,他们依据地势,我们事倍功半。可我们若是先击突厥。关陇如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助突厥?若下突厥,我等声望大增,万众归心。到时候再取关陇,人心所向!所以在我看来,先攻突厥,再下关陇,事半功倍!”

    魏征良久无语,李靖所言这实在是个惊天的主意,就算是魏征听到,都是忍不住的震惊。

    虽然说杨广是天下大乱之源,可突厥一直都是天下大乱之助力。要知道就算是杨坚之时。对突厥亦是不敢轻易动兵。突厥兵强马壮,屡次犯境,一直都是中原心中之痛。虽然始毕可汗逼不得已的对萧布衣许诺,有生之年,绝对不会对中原动兵。可突厥人见到中原大乱,早就垂涎欲滴,忍不住的暗中出兵相助。当然这些对外宣称,都非始毕可汗地主意,而是始毕可汗的几个兄弟出手。

    关陇、河北。无论是薛举、李渊,还是窦建德和罗艺,均是暗中和突厥有所联系,借突厥兵马图谋天下。薛举借突厥之兵进攻李渊,势如破竹,李渊同样对突厥示好献媚,求得突厥兵地支持,上次才能顺利地击败薛仁果!罗艺借突厥之兵攻打窦建德,窦建德却是讨好可敦。借可敦地力量。迎战罗艺。

    突厥人贪财好利,始毕可汗虽有雁门关一役。让中原震惊,可总体来说,却缺乏远见。他们眼下只是从中原动乱中攫取利益,而少想到其他方面,更从未有人有雄心将中原收入囊中。关陇、河北竞相拉拢突厥人,变相的证明了突厥兵地实力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突厥人支持地时候,李靖突然说要先打突厥,也就怪不得魏征都要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,应该说是从未有人能想到,亦是没有人敢想到。因为在所有人看来,都是可先和突厥虚与委蛇,等到天下平定后,才去考虑突厥的事情。就算是李渊,眼下也是对突厥人毕恭毕敬,突厥使臣前来关中之时,傲慢无礼,李渊却率臣子毕恭毕敬地待见。如今天下中,不和突厥人打交道的除了江南群寇外,一个是李密,另外一个当然就是萧布衣!

    江南群寇因为离的太远,李密不打交道,不是因为远,而是因为傲!萧布衣少和突厥兵打交道,甚至暗中挑拨突厥人的内乱,倒是因为受到李靖的影响,亦是不自觉的采用大隋先前使用地,分化突厥地策略。

    在萧布衣看来,争天下,无女子之事,在李靖来看,争天下,无突厥之事!像李渊那种引狼入室的做法,殊为不智,李靖不屑突厥,心中敬仰地是当年那个年少成名地霍去病,那个六伐匈奴的霍去病,那个让匈奴兵哀唱悲歌地霍去病!李靖数十年磨一剑,胸中自有不平之气,霍去病能做到的事情,他李靖亦是能做到,而且做的还要比先人做地更好!

    中原百战百胜,在李靖眼中不过是过眼浮云,牛刀小试,而平定突厥,四海升平,名扬青史才是他心中向往之事。

    李靖不惧突厥,所以亦是最先考虑时机成熟,先打突厥之人。他也是最有能力攻打突厥之人,因为当年李靖凭三百兵士,就将草原捣的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!始毕可汗四十万大军回返,亦是奈何不了李靖!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良久,“记得当年二哥和我说过,辽东农耕为主,突厥却是游牧民族。打辽东要用正兵,十年或可成功,但是击突厥可用骑兵,准备三年即可?”

    李靖微笑道:“布衣……你原来还没有忘记我当日所言。”

    原来当年李靖、萧布衣身为赐婚使之时,就已经指点江山。当初李靖就曾说过,不需和亲,准备三年,给他一支精锐骑兵,等候时机,灭突厥不难。因为突厥眼下还是居无定所,为利而走,再加上不事生产,掳掠为生,看起来风光无限,其中却有极大的隐患。那就是他们很多时候要靠天吃饭,真的要有什么天灾,受到地影响远比辽东要大。后来萧布衣尝试逆天行事,为李靖争取机会,李靖虽能镇守边陲,却因为杨广的一意孤行,伐突厥一事终如镜花水月,如今李靖旧事重提,萧布衣心中激荡,霍然站起道:“好,我就听二哥之言,先平江南,再伐河北,径取突厥,再图关陇,平定天下,就在此策!”萧布衣说服巴蜀,稳定东都,开始积极进行下一步扩张策略的时候,李世民正处于人生以来,最沮丧的时刻。

    他现在并无暇图谋天下,他现在,只余深深的懊丧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知道击败薛举地重要性,他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除去薛举,和萧布衣比拼争夺天下的速度,但是欲速则不达,他惨败而归。那一刻地他只是想,如果再重来一次地话,他宁可是选择稳中取胜,但世事永远如此,败了就是败了,再重来机会不是老天能否给与,而是他爹李渊是否会给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李世民容颜枯槁,意志消沉,可心中却是憋着一股不服的怒火,熊熊燃烧,他那一刻,才算是真正的体会到,战争的残酷无情!

    他和萧布衣大不一样,萧布衣可以说是始终都是在生死之间挣扎,见多了太多的血腥冷酷,而李世民无论个人之路,亦或是领军之路却显得要平坦很多,因为很多的事情,都是李渊为他一手安排,他需要做的事情,只是按照李渊的方针做事,然后享受他该得的荣耀和威望即可。

    眼下他地功劳,基本都要归功于李渊地算无遗策上。从太原起兵到攻陷长安,从长安发展到击败薛仁果,这些不是命中注定,而是李渊早已算定。

    但对于这种安排,李世民并不满意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