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二七节 万马千军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火光熊熊,林士弘终于明白对方的战船为什么会行驶的那么快。烈火燃烧,林士弘也醒悟过来,为何没有遭遇到李靖的太多抵抗。

    因为李靖自从到了鄱阳湖,就是开始给他挖了个大坑。

    李靖马踏鄱阳郡,急调船只,甚至弄来了两艘五牙大舰。任谁都会以为,李靖要毕其功于一役,和林士弘在鄱阳湖上决一死战。林士弘也这么认为,他甚至一直都是沾沾自喜,在他看来,他林士弘的水军,李靖那是远远的比不上,他也就在一直痴痴的等待着李靖的进攻。

    可直到大火燃起的那一刻,林士弘才如单相思被抛弃的痴情汉,悲痛欲绝,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李靖够阴,李靖够狠,李靖做事让他打破头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的到,李靖调船过来,不是为了水战,而是为了点燃看烟花?林士弘想不到,所以他痴情的等待在鄱阳湖上一决胜负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五牙战舰,加上三十多条战船,除了水手、司令外,空无一人。空船当然会划的比较快,船开的快当然气势惊人。当盗匪的注意力全被眼前的气势所吸引的时候,李靖无声无息的绕到盗匪身后,放肆的在湖上倒油,等林士弘全力以赴去烧船的时候,却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那是断了自己最后的生机!

    因为李靖只负责断他们的后路和两翼,可他们却亲手点燃了前方,亦是他们最后的生机,还有什么比这个还滑稽可笑?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残忍难堪?

    李靖用牺牲了五牙巨舰和三十多艘战船的代价,成功的将鄱阳湖盗匪凝聚,然后一把火烧了了事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李靖甚至还没有用一弓一箭,可是和他为敌的盗匪,已经到了阿鼻地狱。或许……地狱也比这要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盗匪顾不得再攻击。骇然的发现前面的巨舰下,也是漫过来厚重的黑油,那种油远比他们准备地菜油要猛烈,人家火上浇油,他们再油上填火,火光中。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哪里有退路,火圈中,所有的战舰都已燃了起来,水面亦是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这是极为诡异的景象,当年鄱阳湖大战刘子翊的时候,也有过这么一幕,可那时候被烧的是隋军,这回却换成了自己!

    望着熊熊燃烧地湖水,有勇气跳下去的真没有几人。

    林士弘立在船头,心灰若死。嘴角不停的抽搐,鲜血滴滴嗒嗒的还在流淌,汇在脚下。火一样的艳红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跳下去。”林药师终于抗不住炙热,跳脚大叫道。

    林士弘却是大喝一声,“天亡我也!”

    他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摇摇欲坠。当初就算他七战七败,也没有如此的悲痛神伤。他知道这场火后,他已经一败涂地,他知道这场火后,林士弘就算活着,也没机会东山再起!

    林药师顾不得许多,见到大火已经漫上甲板,一把抱住了林士弘,奋力向水面跳过去。林士弘没有反抗,任由自己下落,穿过浓浓的黑烟,熊熊的烈火,然后落在已烧的的湖水上,可一颗心却如万年玄冰,冰冷入髓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响,水花四溅,兄弟二人消失不见,可大火愈发地猛烈,滚滚浓烟蒸腾而起,冲上墨染般的天。

    李靖不动声色,只是望着远方,等了良久,一只船都没有冲出火海,李靖这才点点头,“张亮,传令下去,所有兵士沿鄱阳湖要隘搜寻,有盗匪出来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李靖身边那人听到,稍微犹豫下,还是飞快的传令下去,只是回转地时候,神色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李靖头也不回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亮吃了一惊,慌忙抱拳道:“李将军,在下觉得有些不妥。可我本是瓦岗盗匪,不敢多言。”

    原来张亮本是瓦岗众,以前一直跟随李密。后来他和常何、祖君彦等人镇守金堤关。洛口仓被破,虎牢归降,李密、蔡建德、房玄藻等人下落不明,金堤关已经是孤城一座。李靖亲自招降,祖君彦突然失踪,常何、张亮二人立即开关献城,李靖见张亮颇有领军才能,这才带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做过什么,我不想理会。”李靖望向远方,“我只知道,你献城的那一刻,已经加入了西梁军,你有功我赏,你有过我罚,你有意见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张亮露出钦佩之意,“李将军,想瓦岗军和东都虽对抗良久,死伤无数,但是李密败退后,西梁王多以招安为主。在下以前也算罪大恶极,可李将军却是既往不咎,不知这次为何要对林士弘斩尽杀绝?”

    李靖淡漠道:“此一时、彼一时也!识时务者,当好言劝慰。不识时务者,诛杀无赦。你等不明大势,跟随李密亦是无可奈何之举。林士弘和西梁王对抗数载,却是穷凶极恶之徒,此等盗贼,明知大势已去,却还负隅顽抗,今日不杀,终成祸患。”

    张亮恍然道:“在下明白,末将这就前往,亲自捉拿林士弘兄弟,还请李将军许可!”

    李靖点头,见到张亮下小船向岸边划去,嘴角露出讥诮的笑,“今日一战,林士弘……就算活着,也已经死了。陈孝意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。”陈孝意从李靖身后闪出,凛然道。我命你带一百兵士,乔装前往东阳郡,查探张善安地下落,莫要打草惊蛇,一有动静,马上回转通禀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令。”陈孝意退下。李靖终于舒了一口气,虽然鄱阳湖大获全胜,可他脸上没有丝毫得意之色,相反,眉头只有皱地更紧,“张善安若死,下一个目标,应该是谁呢?杜伏威有勇无谋。沈法兴势力雄厚,李子通背信弃义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突然露出丝微笑,火光照耀下,李靖眼中露出睿智的光芒,他显然又已做出了个决定!

    北方地夏日,少了种毒辣辣的热。萧布衣人在营中,悠然自得。他一直往复东都和黎阳之间,如今和江都军已对抗数

    有时候,等待不是浪费时间,却是在节省时间,李渊明白这点,萧布衣当然也明白。东都军,如今更应该称呼西梁军,都是训练有素的隋军改编而来,作战果敢勇猛。远胜常规军的力量,如果能用等待换取他们少损失的话,萧布衣宁愿等待。

    好在他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。据他地消息。江都军已经人心惶惶,就算裴矩、宇文化及两人通掌大权,亦不能逆天行事。这段时间内。因为送粮一事。让江都军见到了投降的可能和可行,江都军秘密出营来请见张镇周的不在少数。张镇周把名字一一记下。只让众将领回转相机行事即可。

    现在的萧布衣,不战已胜,所做的无非是更好的利用眼下地形式而已。

    他提出只诛首恶,当然还有更深的用意,逼死宇文化及不是目的,榨取宇文化及最后的一丝作用才是他的最终目的。宇文化及现在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东遁,向窦建德、徐圆朗等人靠拢。

    萧布衣更希望宇文化及向徐圆朗靠拢,因为谁敢收留宇文化及,西梁军就会以平叛之名最先攻打哪个!和乱臣贼子勾结之人,当诛杀无赦!灭了徐圆朗、孟海公后,只剩河北的窦建德,还有王薄、罗艺等人,最难啃的骨头,当然要留在最后来啃!

    对于窦建德,萧布衣不敢小窥,因为窦建德或许不如李密气势恢宏,但是窦建德一直在河北经营,有些良好的百姓基础。天下大乱已久,百姓思安,这时候要和窦建德开战,多半会遭到河北百姓的激烈反抗。若是出外打家劫舍,百姓不见得会跟随,可若是被包围家园,这些人往往能有着惊人地战斗力,所以对于如何收取河北,萧布衣倒暂时没有想到什么稳妥的方法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对他而言,还是要以击溃宇文化及为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而听到南方传来的一个消息后,萧布衣更是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李靖出马,非同凡响,七天踏平了鄱阳郡,然后用一个多月地准备,一天就歼灭了林士弘地水军。鄱阳群盗授首,林药师被斩,林士弘下落不明,这已无关紧要,因为林士弘无论怎么折腾,失去了鄱阳湖,他就和无水的鱼儿,没有什么作为了。

    这块狗皮膏药贴在萧布衣的地盘太久,虽不算制约西梁军地东进计划,可还是有着不小地牵制作用。当初萧布衣就用巧计,加上道信的帮手,收复了豫章。可也因为道信地缘故,没有和林士弘马上对决。

    一直没有消灭林士弘,固然是因为时机未到,另外很重要的原因却是林士弘太狡猾,一直倚仗鄱阳湖水军和西梁军对抗。可要取江都之地,林士弘必须要被消灭,不然会极大牵扯东进的西梁军。李靖不负萧布衣重托,一举歼灭了林士弘的有生力量,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,实在功劳赫赫。

    李靖将林士弘的水军付之一炬后,再次全军潜伏,江南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下一个攻击目标要是谁,可谁都栗栗危惧。李靖江南一战成名,虽是不动声色,可谁都已知道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披着狼皮的老虎!旁人不知道李靖的心思,萧布衣却知道李靖的拟定的详细计划,李靖并不急于向东推进,却是折而南下,准备先诱杀巨盗张善安,然后借整顿西梁军,再进行决战的功夫,先来招降建安、临川、永嘉、东阳四郡!

    这四郡都处江南东部,地广人稀,未经太多的开化,以蛮人为主。这种力量和巴蜀相若,历代朝廷均以招安不求他们生事为主,李靖对草原有一套,对江南亦是不怵,既然主动请缨,萧布衣知道他不会让自己失望。

    如果击杀了张善安,收复江南东部各地后,长江以南可以说是大半都已落在西梁军的手上。剩下的最后一个目标当然就是江都附近的盗匪。

    有好消息当然就有坏消息,坏消息就是吴兴沈法兴势力已经做大,亦是以讨伐宇文化及为名,攻城拔寨,如今已下余杭、丹阳等郡,自称江南道大总管。下设百官,俨如一方土皇帝。如今江都在沈法兴、杜伏威和李子通的包围之下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裴矩、宇文化及离开江都,任命陈棱为江都总管。可十数万骁果军撤走,江都几乎成空城一座。裴矩、宇文化及可以说是毅然放弃了江都,陈棱坐镇江都,有苦难言,现在他手下兵力不足,再加上杨广已死,杨杲离开。他自己都不知道守卫着什么。凭借手上的实力,他已不能对抗三路盗匪,江都沦陷盗匪之手。可以说是迟早之事。萧布衣听到这个坏消息的时候。并不着急,江都就算落在别人之手,抢回来就是。这四股力量如今混沌未明。他就等着局势明朗再说。攻打一股势力总比攻打四股要省心一些。冒然的加入这个战团,倒可能让几股势力联合起来。反倒不智。

    李靖、徐世绩等人虽不参与治理天下,但是攻城拔寨的手段却是大同小异。远交近攻,除弱克强。对于稍弱地势力,当求一举攻克,可对于强悍的势力,当求先攻外围,除其盟友,断其外援,然后一股攻克。

    对关中如此,对河北亦是如此打算,而对于江都,李靖也是如此做法。他是个老虎,但也和桑叶上的春蚕般,无声无息的啃食江都赖以生存的那片桑叶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这里,嘴角浮出了微笑,现在他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,只需要稳扎稳打。

    营帐外,孙少方急急地进来道:“西梁王,张大人请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精神一振道:“有请。”

    张镇周走进来,微笑道:“启禀西梁王,据我所知,宇文化及已经粮绝,如今正兵发黎阳,要和我们一战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进攻本来是坏消息,可张镇周却当个好消息来说。萧布衣亦是笑道:“我们给他们送过两次粮,怎么他们粮草反倒吃光了?”

    “本来还有一些。可他们见我们送粮草过去,只以为后顾无忧。更不知道节俭,反倒大吃大喝,很快将积攒的那些粮草吃光,又都是等你送粮,可这粮迟迟不到,是以告罄!西梁王这招釜底抽薪,果然高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其实本王还想给他们送粮,可想太过麻烦,不如请他们到营中来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。”张镇周精神一振,已经明白了萧布衣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宇文化及打过来怎么办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掩,如今江都军锐气早消,军心涣散,外无救援,老臣请令出兵,当求一举击溃江都军!”

    萧布衣收敛了笑容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明日还请张大人领兵,本王亦想见见,过来讨粮之人,到底有什么本事!”明,列阵以待。

    西梁王有令,江都军来抢粮,我们就让他们连粮仓都见不到!隋军出营相迎,士气高涨。长枪短刀明亮,铁弓铁盾泛寒,一列列一排排的西梁兵列阵淇水北岸,不要说黎阳仓离的尚远,就算近在咫尺,也管保江都军看不到一棵稻草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江都军显的有气无力,望着对岸的西梁军阵容严整,一些兵士甚至露出艳羡之色。本来以往,他们都是杨广的亲兵,高高在上,可山水轮流转,眼下的他们,更是希望加入对方的阵营。

    除了死忠,只要还有头脑地都明白,跟着西梁王走,前途光明,升官进爵,跟着裴阀和宇文化及走,前途未卜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但现在还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所有的兵士均是保持沉默。宇文化及马上弯着腰,看起来已经无力支撑所有地稻草。

    骑马从队伍中走出,回头望了眼,神色满是犹豫,他不想出阵。但是已不能不出阵。裴矩告诉他,此举叫做稳定军心。

    望着淇水对岸,宇文化及扬声道:“西梁王可在?”

    他喊了声,两军陡然间变得鸦雀无声,西梁军肃然是因为恭敬不能出声,江都军却是畏惧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可无论恭敬还是畏惧。两军均是兴奋中夹杂着期待。

    骁果军期待中又带着些畏惧,只想看看,不动一兵一卒,就已经逼地江都十数万骁果军束手无策的人,又是何等的英雄气概。

    鼓声三响,有铁骑从队中涌出,分为两列,个个铠甲鲜明,锦衣外罩,两队骑兵举旗又是列在两侧。正中缓缓行出一人,马如麒麟人如龙,端是威风凛凛。杀气腾腾!

    那人身后跟着数将。亦是威猛雄壮,常人难及。只是立在那里,并不出言。

    江都军见到萧布衣气势逼人。有帝王之象。又见宇文化及瘪三般,愁苦不堪。不由暗自皱眉,心道不等打仗,胜负已定,宇文化及这个将军当地实在窝囊透顶!

    宇文化及见到萧布衣地那一刻,惊惧暗生,往事一幕幕地闪过脑海,不由感慨万千。萧布衣踩着太多人登上了如今地位置,可踩的第一人就是他这个太仆少卿!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,那就是绝对不想认识这个萧布衣。可世事无常,却不容重来一次,所以他岸边拱手道:“西梁王,一别经年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萧布衣肃然道:“宇文化及,不知道你今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板着脸,宇文化及胆颤心寒,却只能道:“今日江都军无粮,还请西梁王看到往日情谊上,再送一些过来。不然军中无粮,实在无以度日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倒是理由十足,心道萧布衣既然送了两次粮草过来,就不在乎多送一次。可此话一出,两军哗然,就算江都军都觉得有些羞愧,暗想宇文化及竟然能在两军之前没有廉耻的要粮,可以说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了。萧布衣仰天大笑三声,陡然间收敛笑容,冷然道:“宇文化及,本王和你有什么往日情谊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一怔,半晌无言,暗想萧布衣说地不错,二人之间没有情谊,只有仇恨。

    萧布衣肃然道:“宇文化及,本王两次派人送粮,是不忍圣上身边的骁果亲军忍饥挨饿,却和你没有半分关系!你不过是蛮人的奴隶破野头,蛮夷之辈,本王堂堂西梁后人,皇后子侄,圣上钦点的大将军,会和你有什么情谊?你家父子兄弟均受大隋的恩典,几代富贵,受圣上器重,满朝文武再无二家,可圣上南下,你不知道以死规劝,反倒奸佞妄言,以还阳一事作祟,害的圣上不能回转。本王无辜被害,并非半分怨怼之心,只思圣上厚恩,不忍江山就此沦丧,是以回转东都,立越王为主安定天下,本准备迎圣上回转,可你谋逆弑君,还想窥测篡夺天下,本王怎么和你有情谊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没想到一句情谊让萧布衣扯出这多,却不能不辩解道:“萧布衣,圣上之死怎么和我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本王只知道,当初是你亲手持刀,一刀致圣上于死地,此地众军皆晓,司马德戡亲眼目睹。你为防司马德戡泄漏此事,不惜杀害他掩人耳目,可你瞒得了一时,可瞒得了天下人的耳目?”

    萧布衣侃侃而谈,江都军肃然一片,心中复杂千万。宇文化及面红耳赤,一时不能言。他本来就不善言辩,更何况对萧布衣畏惧在心,一时间想不出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杨广的死,在宇文化及心目中,有些莫名其妙,但是不能否认,杨广临死那一刀的确和他有关。

    “圣上待你恩重如山,可你不效仿诸葛瞻蜀亡而死的忠诚,却效法霍光之子霍禹谋逆,人神共弃,还准备抢占黎阳仓,为一己私欲祸害天下,请问你可有半分廉耻之心?你若是还有半点羞愧之意,负荆请罪归顺,本王可保全你地子嗣,你若是并无悔改之心,本王只怕淇水河边,就是你的埋骨之处!”

    萧布衣早知道宇文化及会来,是以准备一套言辞斥责,宇文化及本就不学无术,诸葛瞻和霍禹是哪个全不知情。听萧布衣一番言论,唯一明白的一点是,萧布衣只肯饶了他地儿子,却不肯饶了他!他本性凉薄自私,老子死地时候,还只是惦记自己的安危,如何会顾及儿子。心中又是失望,又是羞怒,抬起头大声道:“萧布衣,和你作战较量,扯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?今日你要是不让出黎阳仓,我手下十数万大军不会饶你!”

    他说地有气无力,自己都没有信心,萧布衣却是仰天长啸,声动三军。江都军听到,不由心生敬畏,暗想都说西梁王有万夫不挡之勇,今日一见,果真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萧布衣反手摘弓,搭上一箭,宇文化及见了,只因为他要射死自己,知道萧布衣箭法如神,顾不得颜面,慌忙勒马后退。只听到嗤地一声大响,众兵士抬眼望去,只见到羽箭如电,插在淇水南岸,颤颤巍巍!

    两岸虽然有万马千军,可羽箭射出那一刻,破空之声之猛,已让千军肃然,万马齐喑!

    箭簇震颤,宛若三军震颤的心弦,萧布衣沉声喝道:“本王一诺千金,早已知晓,弑君一事,和尔等无关。本王只诛首恶,想降者,从箭左弃械来降,绝不追究以往之事,若违此诺,有如此箭。”他伸手抽出一支长箭,一把折断,肃然道:“想战者,可从箭右持兵来攻!但是过河之时,生死只安天命,何去何从,速做抉择!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两岸只余风声水声,所有兵士只望着那支长箭,心头狂跳,血脉贲张,只是在想,今日淇水河畔,降还是战?要掉榜了,明天更新还是晚上八点左右吧,这两天白天忙,见谅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