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四二八节 一败涂地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宇文化及从未想过淇水的对决竟然变成了选择。

    他素来碰到萧布衣的时候。都没有什么反抗之力。这次当然也不例外。见到萧布衣一箭射出后。他只能后退。听到萧布衣让他们速做抉择之时。心中暗自后悔。他本来不该出面。本不应该到此。本不应该来和这个命中的克星说哪怕是一句话!

    但是他又不能不来。他是三军统帅。他怕不来裴矩就会杀了他。另立别的将军。面对选择。他脑袋浆糊一样。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呆若木鸡。宇文士及却是怒吼道:“萧布衣。你莫要嚣张。鹿死谁手。犹未可知。众将士听令。有取的萧布衣项上人头者。赏黄金百两。”

    三军默然。一时间竟无人能言。宇文士及变了脸色。才要提高奖赏。突然有一将轻骑而出道:“末将愿往!”

    宇文士及认的这人是鹰扬郎将孟秉。不由心中微喜。暗想重赏之下。必有勇夫。像大哥那样。前怕狼、后怕虎。一辈子都在萧布衣的阴影之下。实在没有出息。

    孟秉长枪一挥。所率之部已越众而出。一时间只见到水花四溅。铁骑翻飞。江都军仍是默然。甚至都没有击鼓呐喊之声。

    萧布衣隔岸笑道:“看起来。想取我人头的真的不少。”他见惯了大战场面。见到对方冲出一路骑兵。足足有数千之多。却是全然不惧。

    有兵士催马赶到。“启禀西梁王。张大人请你回转中

    张镇周为人稳妥。不想萧布衣以身犯险。萧布衣不忍拒绝其意。他虽是西梁王。可领军的毕竟是张镇周。临阵指手画脚。喧宾夺主。他从不为之。

    圈马缓缓回转。张镇周军中鼓动。三军闻鼓。倏然而退。竟然给淇水前留下作战之的。孙少方一直以郎将身份跟随在萧布衣之后。见状大奇道:“西梁王。不是兵法有云。过河未济。击其中流吗?张大人不趁敌军过河队形不整之际击之。反倒让出点空间。是否有些不妥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我们现在要做的。不是怀疑。而是相信。至少我认识张镇周这久。从未见过他做出不妥之事。”

    二人谈话之际。孟秉已带兵到了淇水中央。西梁军还是撤退。只是两翼骑兵却稍微上前。西梁军形成个凹进的半圆。盾牌手戳盾在的。构成第一条防线。弓箭手却已张弓拉箭。只等一声号令。

    孙少方见了。吐了口气。“这些人……无疑是飞蛾扑火。”他虽也经过不少阵仗。可见到隋军的严阵以待。纪律严明。还是忍不住的振奋。知道这种阵容下。蕴含的冲击力强悍无比。张镇周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盾墙后。寒光点点。萧布衣嘴角却一直带着微笑。孙少方诧异道:“西梁王。你真的从来不紧张?”

    “紧张不能让我们取的胜利。紧张何用?”萧布衣望着着江都骑兵道:“少方。如果你真的用心看。就会发现。他们是归心似箭呀。”

    “归心似箭?”孙少方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江都军这时已经冲到了淇水北岸。西梁军鼓声陡歇。两军中。只余马蹄隆隆。遽然间。孟秉长枪一挥。手下骑兵已经三三两两的停住。犹犹豫豫。

    众人怔住。搞不懂孟秉怎么回事!紧接着孟秉做了件让众人更不明白的事情。他翻身跳下马来!

    宇文士及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。隔岸厉声喝道:“孟秉。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孟秉不理宇文士及。只是弃枪在的。卸掉盔甲。摘下腰刀。跪倒在的道:“宇文化及倒行逆施。天人共弃。鹰扬郎将孟秉早就有心归附西梁王。还请西梁王既往不咎。饶恕我等!”

    三军哗然。想要不信。却是不能不信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怔住。宇文化及勒马连连后退。脸色苍白。四下望过去。只见到众兵将脸上神色各异。却少有忿忿不平之色。不由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等退后。再次勒马上前几步。沉声道:“本王一诺千金。弃了手上的兵刃投诚者。本王绝不追究。孟秉率部投诚有功。官升一级。”

    孟秉再不犹豫。牵马当先走去。隋军鼓声一响。正中裂开个口子。其中寒光闪烁。宇文士及大叫道:“好你一个孟秉。临阵叛逃。这可是灭九族的罪名。你真以为萧布衣会放过你们。只怕你们赤手空拳进去。再无活命的机会。”孟秉等人并不畏惧。昂首走入。江都军在对岸看的面面相觑。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风吹草动。河水淙淙。江都军均是望着隋军的阵营。只觉的惨烈的屠杀随后而至。没想到隋营中并无声息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。江都军中突然有了骚动。兵士纷纷向隋营后指去。只见到方才投降的江都军。如今已到了远方山坡处。向这面摆手示意。虽是见不清面容。但可知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又气又恼。厉声喝道:“谁能杀的了孟秉。官升三级。”他话音才落。已经有两人骑马而出。大声道:“末将愿往!”

    窜出的二人一个是虎贲郎将牛方裕。另外一人却是虎牙郎将许弘仁。二人不等宇文士及多言。已经率部杀去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见到二人杀气腾腾。心中却是涌起了不安之意。“大哥。我觉的不对。”不闻宇文化及回话。扭头望过去。才发现大哥早就不见。

    “宇文将军呢?”宇文士及抓住个兵士问。

    “他好像去了后军。”兵士战战兢兢道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怒问。“他去后军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兵士无奈道:“这个……我怎么敢问?”

    对岸陡然间又是欢呼声一片。宇文士及倏然扭头望过去。只见到牛方裕、许弘仁两人都已如孟秉一样。卸甲请罪。不由浑身冰冷。只见到这面的江都军亦是蠢蠢欲动。更是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临阵投降。他是从未想过。自从被萧布衣割了一刀后。他虽是忍耐多日。可这事真的是个男人。谁都咽不下这口气。当初杨广身死后。宇文化及随人摆布。其实多次想投降东都。可一来是畏惧裴阀。二来是宇文士及一力的劝阻。怒火冲昏了头脑。宇文士及那是宁死不想。本来想在淇水河边。了断恩怨。江都军十数万的兵马。那可是大隋精兵中的精兵。哪里想到未成开战。就已哗变近万人过去!

    军心不可失。若是失去了军心。就算张须陀那等盖世豪杰。都是无力约束。更何况宇文士及这种百无一用之人!

    见到孟秉、牛方裕、许弘仁先后归顺。江都军已经人心浮动。个个想到。这仗没法打了。以往打仗。总有个目的。这次打仗。却又为了什么?孟秉三人无事。自己过去。当然也是无事。

    正犹豫的功夫。萧布衣已经沉声道:“早投诚。早回转看望亲人。江都儿郎不用再有犹豫。家中殷切希望。难道尔等感受不到?”

    江都军很多已是握紧了手中的兵刃。遥望西方。萧布衣提高声调。大喝道:“本王有旨。杀了宇文士及者。官升三级。赏黄金百两!”

    他这一喝。甚是突然。轰轰隆隆的传出去。震撼淇水!三军听闻。肃然一片。宇文士及强自镇定。大笑道:“萧布衣。你真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。就看到江都军如狼似虎的双眸向他望过去。不由背脊涌起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“再不动手。更待何时?”萧布衣突然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宇文士及浑身发颤。就见到江都军已经蜂拥而至。将他围的水泄不通。一时间刀枪剑戟纷纷戳来。寒光点点。宛若所有人心中压制已久的怒气!

    宇文士及被江都军所杀之时。宇文化及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在见到孟秉投降的那一刻。宇文化及已经拨转马头。偷偷的回转后军。命令手下军士收拾金银细软。准备撤离。他毅然的放弃了江都。却是无法舍弃那里的珠宝美女。就算这次逃命。亦是不忘记带上。

    因为懦弱怕死。所以他比旁人更能敏锐的感觉到眼前的危机。孟秉投诚了。江都军投诚肯定不止他一个。江都军完了。想到这里的时候。宇文化及甚至连反抗都没有想及。就开始准备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可才准备妥当。就听到前军一声大喊。我等愿降!

    那喊声惊天动的。如雷声隆隆。良久不久。转瞬淇水南岸均是投降声一片。此起彼伏。宇文化及听的胆颤心惊。只是想。要赶快逃。不然被萧布衣抓住。那真的没有活路了。远方一快马飞奔而到。却是折冲郎将令狐行达。见到宇文化及后。来不及下马就叫道:“启禀宇文将军。我军已叛十之七八。内史令已被乱军所杀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听到。马上幌了下。心中发凉。内史令就是他弟弟宇文士及。立杨昊为帝后。因为大臣被斩杀无数。就算宇文士及也能捞个内史令当当。可没想到。这个内史令竟然死的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不过悲伤一闪而过。最多也是那种兔死狐悲的悲哀。和亲情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“宇文将军。我们现在如何是好?”令狐行达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虽然无能。毕竟还有几个死党。这次投诚的不少。但也还有几个不想离去。宇文化及哪里有什么主意。突然想到了什么。慌忙问。“裴侍郎呢?”

    “多谢宇文将军挂记。”一个声音从宇文化及背后响起。正是黄门侍郎裴矩。宇文化及被他的神出鬼没骇了一跳。却也有些惊喜。宛若抓住救命的稻草。急问道:“裴侍郎。现在军中哗变。我等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裴矩飘逸不减。沉吟道:“军心一去。只怕再难挽回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暗道你这是废话。可见到裴矩还是镇静。也跟着镇定下来。“那依裴侍郎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这后军都是誓死效忠圣上之兵。眼下还有三四万之众。若是和萧布衣全力一战。未尝不能取胜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就算是个傻子。也知道裴矩不过是安慰欺骗之言。“这个恐怕不妥吧。”这一会的功夫。我等愿降的喊声又近了几分。宇文化及只是想逃。可又觉的天的之大。却无安身之处。唯一能和他商量的弟弟又死在乱军。他这时候实在不比杨昊强上多少。

    裴矩建议道:“宇文将军。我等来取黎阳仓储。但是辎重都在滑台。由刑部尚书王轨、工部尚书宇文智及共同掌管。我闻过黎阳向北。有武安杨善会骁勇善战。一方面抗拒窦建德。另外却据不接受萧布衣的招安。可算是对隋室忠心耿耿。若依我言。不如先去取辎重。然后取道前往武安。和杨善会合兵一处对抗萧布衣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杨善会?没有听过呀。”宇文化及怀疑问。

    裴矩微微一笑。“杨善会领兵之才不下张须陀、杨义臣等人。是最近几年才崛起之人。我等虽是兵精。却缺乏领军大才。如能说服杨善会拥护。可图和萧布衣一战。这几年若非是杨善会。窦建德说不定早就打到了东都。可没想到杨善会赤胆忠心。却被萧布衣钻了空子。宇文将军最近忧心忡忡。很多事情不知道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知道他讽刺自己是糊涂虫。不由脸红。事到如今。有个方法总比等死强。“既然如此。不如我等先奔武安吧。辎重可派人前往通知王轨即可。何劳远取?”

    为了钱财。宇文化及可以不要大军。可为了性命。钱财他也可暂时不要。他从江都带来了珠宝、女人无数。都让兵士押运。派弟弟宇文智及和王轨看守。不舍丢弃。但是眼下性命攸关。管他弟弟、女人、珠宝。可以统统不要!

    裴矩点头道:“将军所言极是。既然如此。我等拥护圣驾先取道前往武安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想轻便快行。把杨杲、萧淑妃也扔了。可一想到杨善会只拥隋主。这两人还是留在身边稳妥些。传令下去。后军变前军。绕路向北。过黎阳向武安进发。

    他手下十数万的兵马。一朝之间就哗变七八成。但剩下的大军亦是浩浩汤汤。因为西梁军被投诚的兵士阻挡。一时半会杀不到面前。倒让宇文化及暗叫侥幸。可又想到侥幸的代价如此悲惨。不由心中酸楚。

    喊杀声渐渐远去。西梁军想必是在收复降兵。无暇顾及江都逃军。江都军人心惶惶。等一路行到童山之时。只听到鼓声一阵。一队兵马从山谷杀出。列阵在前。为首一将。手持开山巨斧。沉声道:“宇文化及。程咬金在此。下马受死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大惊失色。程咬金乃张须陀帐下名将。勇猛无敌。隋军看起来虽是不多。但谁又知道萧布衣到底在这埋下了多少伏兵?

    裴矩安抚杨杲。并没有宇文化及一起。宇文化及无暇问计。连忙让郎将唐奉义带一队人马抵抗。自己带兵夺路而逃。只听到身后喊杀声一片。惨叫声连绵。等一直逃到大坯山的时候。唐奉义终于还是没有赶到。看情形。唐奉义多半是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欲哭无泪。望着手下兵士斗败公鸡般。只想过了大坯山后。应不在西梁军的大军范围内。那里的处西梁军、窦建德和杨善会的三者交界之处。想必就算萧布衣神机妙算。也不应该在此埋伏吧没想到念头不等转过。大坯山角又转出一队兵马。为首一将喝道:“宇文化及。舒展威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大惊失色。知道舒展威现在也为萧布衣手下大将。当初力抗李密大军。亦是战功赫赫。无心恋战。吩咐一队人马拦截。却已觅路杀出。

    本来江都军还有三四万之众。可一路败逃。两次截杀。等到冲了出去。也不过还剩两万多人。宇文化及仰天长叹道:“兵败如此。非战之罪也!”

    众兵将默默无言。有的心道。的确不是战之罪。而是你太过无能。见到宇文化及如此窝囊。很多人都心生鄙夷之意。暗想早知如此。方才就降了西梁军了。

    默默赶路中。突然身后马蹄声急促。黄尘滚滚。似乎有大队人马追来。宇文化及大惊。慌忙让手下前去打探。自己却是急急赶路。他带着轻骑。一路向北狂奔。等过了良久。这才停下来。见到日落西山。形影相吊。两行泪水已经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身后有一骑飞奔前来。亦是气喘吁吁。那人却是郎将张恺。见到宇文化及大喜道:“宇文将军。后面不是追兵。而是刑部尚书王轨的兵马。裴侍郎请宇文将军稍等片刻。说他们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暗叫惭愧。心道自己倒成了惊弓之鸟。如此逃逸多半被手下小瞧了。

    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。裴矩、王轨、宇文智及终于赶到。可脸上都有不愉之色。宇文化及不见辎重赶到。保全了性命。又开始心痛珠宝美女。抢先问道:“智及。辎重呢?”

    宇文智及垂头不语。王轨道:“宇文将军。萧布衣狡猾非常。他在淇水和你对抗之前。却派手下大将秦叔宝、狄宏远突袭了滑台。袭我军辎重。西梁军人数众多。秦叔宝又勇猛无敌。千军难挡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脸色发青。眼前发黑。半晌才道:“这么说……辎重都丢了?”

    众人默然。沮丧非常。才知道萧布衣这些日子也没有闲着。淇水劝降并非全部底牌。却早派秦叔宝、程咬金等人分路伏击。这下江都军十数万人马。转瞬变的只剩两万多人。而且辎重全丢。江都军现在已如眼下的夜色苍苍。完全没有了希望!

    裴矩却还是镇静自若。沉声道:“两位尚书不必自责。想胜败乃兵家常事。卷土重来犹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喃喃道:“我们还有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裴矩淡然道:“宇文将军不用担忧。想杨将军历经百战。未尝一败。我等拥圣上前往。他必定倒履相迎。我们再往北行。过了汤阴就到了魏郡。那里的处偏僻。少有兵力。到时候我们先取魏郡后。安顿下来。我愿意亲身前往。先去联系杨将军。到时候宇文将军只等消息就好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望了裴矩良久。这才道:“如此有劳裴侍郎了。”他一直畏惧裴矩。只以为他一直和自己联手。不过是想弄死自己。可到如今。江都军已近落幕。他现在众叛亲离。裴矩居然还在他身边。为他出谋划策。不遗余力。这让他忍不住的鄙视自己的小人之心。

    众人商议妥当。只怕西梁军追杀。不敢耽搁。趁夜色掩饰急匆匆的赶路。大军隆隆。终于消失在遥远天际。杨广手下的江都军逃亡的途中。彷徨、茫然、悔恨加有不甘。有如杨广临死那刻的心境。打击江都军的残余势力。让他们再也不能翻身。第二路却是由秦叔宝领军袭击江都军的辎重。以求断其后路。第三路当然是由萧布衣、张镇周亲自出马。软硬兼施。

    结果证明萧布衣和群臣制定的策略完全无误。孟秉、牛方裕、许弘仁等人早就有心归附。萧布衣、张镇周二人命他们先回营寨。到关键时候。给与江都军致命一击。三人背叛。带动了江都军数万叛军。宇文化及的大军崩溃可以说是在转瞬之间。击败江都军。是在意料之中。可萧布衣却总觉的其中很有问题!

    裴阀、裴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用意何在?

    可这时。他暂时把疑惑放在一边。因为据张镇周来报。此次来降者足有七万之众。如何整编安抚。是他眼下迫切需要处理的问题!

    徐世绩亦是早就考虑到安置的问题。东都调度有方。早早的将辎重运到黎阳。七万降军虽众。可毕竟能保证这几天衣食无忧。住处不愁。

    篝火熊熊。帐篷林立。七万降军均已妥善安置。人虽众多。却均是鸦雀无声。所有人都在等待。等待西梁王在决定他们的命运!

    萧布衣如约而至。带着史大奈、孙少方等手下。由张镇周陪同而来。见到期盼惴惴的目光。萧布衣含笑道:“今日我来。是想和你们……喝几碗酒。今日你们……均是有功之人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舒了一口气。火光那一刻。似乎也明亮温暖了许多……快过200万了。那是另外一个新高峰。

    朋友们帮助墨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记录。谢谢你们。:)

    手上有月票、推荐票的朋友。砸下来祝贺江山新纪录吧……

    如无意外。暂定每天晚上八点左右更新了。若有变更。再行通知吧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