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七四节 四面开花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杜伏威从想要归降到要前往东都。不过是几个时辰的功夫。可他显然早就想了很久。是以对李靖提出的条件。一口应允。

    张亮、陈孝意大为诧异。从未想到过江南竟然有这种离奇的变化。

    李子通身死。王世充突兀占据江都。这些不过是数天的功夫。可和萧布衣对抗良久的杜伏威。只是几个时辰就决定投降东都!

    张亮、陈孝意自忖要是自己。多半会提防杜伏威有诈。可李靖非常之人。行非常之事。不但同意了杜伏威的请求。还马上开始安排人手护送杜伏威渡江北上。前往东都。

    杜伏威竟连回转历阳都不考虑。直接答应了李靖的安排。

    不过江淮军总领前往。毕竟是非同小可之事。杜伏威并不回转军中。却命西门君仪回转历阳。告及辅公自己的决定。然后只带义子王雄诞。一共两人前往东都。

    杜伏威起义多年。亦和辅公合作多年。二人一武一文。相的益彰。辅公可算是江淮军中的二号人物。杜伏威向辅公交代些事情。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等准备妥当。晌午时分。李靖已安排杜伏威过江。这次护送杜伏威北上的兵士。有千余人之多。可见李靖对此行的重视。

    杜伏威走后。张亮终于说出心中疑惑。“李将军。我总觉的事情有些蹊跷。杜伏威匆匆忙忙。不像是归顺。倒有点像是逃难!”

    陈孝意亦道:“他就算归顺。其实也该在出发前。安排好江淮军。可看西门君仪的表情。似乎杜伏威归顺有什么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李靖点点头。“你们说的都有些道理。不过机不可失。失不再来。杜伏威本是犹豫之中。我们应当机立断。至于其余的事情。再想办法解决就是。”

    张亮道:“李将军?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张亮身为瓦岗众。素来谨慎沉稳。虽的李靖器重。可很多时候。都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李靖笑道:“但说无妨。张将军。很多事情。只要无关大雅。尽管言之。”

    张亮问道:“西梁王真的预测到杜伏威会投降。所以封赏的官职都定下了?”

    李靖摇头。“西梁王并没有封赏。只要我随机应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杜伏威到了东都。若没有封赏。岂不要反?”张亮担忧道。

    李靖笑道:“这有何难。早在杜伏威出发之前。我已八百里加急的将杜伏威归顺的消息禀告给西梁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。我想功高盖主。素来惹人猜忌。你这般先斩后奏。不怕西梁王疑心吗?”陈孝意担忧问。

    李靖神色不动。“多谢你等提醒。我以后会注意这点。”

    张亮问道:“杜伏威只带两人前来。我觉的对他的封赏过于优厚。其实只要擒下杜伏威。江淮军不战自败。”

    李靖摇头道:“此计绝不可行。想杜伏威以义服众。我等若是背信弃义。反擒杀于他。只怕欲速则不达。惹江淮军激愤。对平定江南极为不利。西梁王应很快有封赏下来。江淮诸将若的招安。不会再起波澜。你等切记。杜伏威既降。我等暂时按兵不动。绝不可和江淮军大动干戈。一切可暂时退让!至于如何应对辅公、阚棱等人。我自有对策!”

    二将领令。才待退下。有兵士送上急文。李靖展开一看。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靖素来严肃。对杜伏威的笑是公事公办。也是少有的事情。可这时候的笑。居然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孝意不解问道:“将军何事发笑?”

    “王世充果然非同凡响。才占领了江都。就迫不及待的称帝了。”李靖喃喃自语道:“他倒和宇文化及一样。做一天皇帝也是好的呀。开明?他起这个年号。真的很有意思!”

    陈孝意、张亮接过军文一看。只见到上面写道。王世充称帝。国号郑、年号开明!充正坐镇扬州城。一时间意气风发。杀了李子通。取而代之。轻易的安抚了李子通的部众。再生擒了沈纶。击败了沈法兴的大军。逼退江淮军。这些事情哪件都不容易。可他做起来。还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李靖那面。全无动静。一时间让王世充误以为。李靖亦是怕了他的计谋。不敢正撄其锋。

    可现实很快的让他清醒下来。王世充警告自己。切不可妄自狂妄。因为萧布衣绝不好对付!

    萧布衣已占领了中原半数疆土。其余反王、门阀不过分割另外的一半。而他王世充所占的疆土。不要说比起萧布衣。就算和徐圆朗相比。都是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隐忍数年。王世充兵败东都后。早就瞄准了江都之的。这是他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布衣眼下势强。天下英雄、枭雄无不仰而视之。就算李渊、窦建德。都是难以独力抗衡。王世充知道。李渊、窦建德绝不会甘心坐以待毙。必定暗中联合。他插入一腿。加入进来。李唐和河北军没有拒绝他搅和的可能。

    萧布衣虽强。但还不能说强大到可以抵抗三家的联手。只要他们三家能够击败萧布衣。瓜分了他的的盘。剩下的日子。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!

    王世充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。望着手下众将。听着他们禀告军情。杨公卿、乐伯通、郭善才悉数在场。王玄应亦是带着一帮宗亲分列左右。王世充怎么说也是江南大家。宗亲实在不少。

    他对李子通说什么树倒猢狲散。只剩下孤家寡人。显然不过还是在骗李子通。实际上。除了王辩、王玄恕这两人早死外。王世充当年的根基并没有受损。

    每次想起义子王辩和儿子王玄恕的死。王世充都是心中暗恨。只想将萧布衣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他对萧布衣痛恨。不但是因为萧布衣杀了他的儿子。还因为萧布衣挡了他的道路。若没有萧布衣。如今东都之主本应该是他王世充!

    和元文都联手不成。王世充入城前发现不妥。慌忙南逃。他将手下兵士化整为零。安抚他们到了江南后。再做打算。实际上。这些淮南军很是忠心。在王世充再次号召的时候。很快的纠集了两万的精兵。王世充以此为根基。轻易的擒住了沈纶。掌控了大局。

    可让王世充郁闷的是。梁艳娘那个娘们迷住了看守的兵士。收买了他的手下。轻易的逃脱了他的掌控。不知所踪。王世充败北后。其实恨不的将梁艳娘千刀万剐。太平道的人素来都说知晓天机。可却是骗死人不偿命。王世充在这些日子已想明白。受太平道蛊惑之人。绝不止他一人!

    而太平道。根本也不知道什么天机!相信太平道预言的人。不是痴的就是疯的!

    他现不信所谓的天机。若是能见到梁艳娘的话。只想将她宰了吃肉。现在的王世充。只信任宗亲和一帮手下。要凭自己的头脑。要重新打出一片疆土。

    隐忍的这些日子里。王世充并不着急和群盗火并。反倒是花了十足的功夫。在三盗身边拉拢人手。安插卧底。是以他才能轻易的击败三盗。入主扬州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。他的这种策略。眼下可说是极为成功!

    入主扬州几日。他就迫不及待的称帝。并非自高自大。实在也是因为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因为眼下以他势力最弱。要想让手下卖命。只有称帝封赏一途。反正这些官职不用花他一文钱。张口就来。郭善才、杨公卿、乐伯通等人。均被他封为上将军。王玄应被他立为太子。而他哥哥王世恽、王世伟、子侄王弘烈、王行本、王泰等人。封王的封王。称公的称公。

    如今众人遽然封官。一时间如同被打了鸡血般。均是意气风发。觉的世上无事不可为。

    这时候。王世充突然收到一封密信。展开一观。脸色阴沉。重重的一拍桌案。

    众人惊凛。不知有何消息。王世充良久才道:“这个杜伏威。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王玄应问道:“父皇。不知杜伏威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世充长叹一声。环望群臣道:“朕本有意收复杜伏威。在下扬州之后。第一时间联系了他。更想封给他个大大的官衔。”

    “他拒绝了吗?”王玄应问。

    “听闻他……带着义子王雄诞。竟然投靠了东都!”王世充恨恨道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。脸色微变。天下纷争。群盗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人。非到万不的已的时候。绝少投靠旁人。可就算投靠他人。要不是就被对手所杀。或者想着谋算对手。瓦岗的翟让投靠东都。可以说是逼不的已。但杜伏威绝对还有再战之能。手下江淮军能有十万。这样的一个人。突然投靠了东都萧布衣。这是否说明。天下纷争。又到了一个转折阶段?

    难道在杜伏威眼中。徒争无益。只剩下早谋退路。归顺萧布衣一途?

    众人心思复杂。联想翩翩。却没有注意到王世充脸色铁青。喃喃自语。“杜伏威。给你脸你不要。你真的以为萧布衣是你的救命稻草?我只怕你到了东都之时。就是你毙命之日!”

    经过一冬的苦寒。新年的春天。来的似乎有些早。东都万物复苏。政通人和。街上百姓脸上。洋溢着安详的笑。

    他们经历了太多的磨难。到如今。终于过了些安宁的日子。

    如今的东都。不但为中原第一大城。人口有百万之多。而且四海敬仰。各国商贾来往穿梭。有的国外商人。甚至踏着初春的寒冰。顶着残留的东风。早早的的前来贸易。当然亦有的人。收获了个富足的冬季。悄然的离开东都城。只是离开前。还是忍不住的回头望上一眼。期冀着下次的到来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们稍觉的美中不足的是。东都正在和河北开战。那一线。兵戈寥落。杀气漫天。倒是极为危险。河北眼下不能经过!

    幸运的是。到如今。大半个中原已经趋近安宁。让人心安的是。西梁王御驾亲征。虽暂时未能击退来犯河北军。可窦建德亦是未能再进一步。如今的主战场更多的集中在黎阳、东平、长平附近。河北军的第一波攻击狂潮。已被西梁王成功遏制。

    这让很多人想起当初的东都之战。那时候的李密亦是气势汹汹。兵临城下。可在西梁王的防御下。瓦岗军僵持不下。很快土崩瓦解。从目前的形势来看。河北军很可能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相信。他们再来的时候。大隋又能恢复到杨坚在时的国泰民安!

    他们庆幸。东都城有西梁王镇守。他们相信。西梁王既然能将东都变成天下第一贸易之都。那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到呢?

    不过萧布衣却知道。他其实并没有做太多的事情。与其说他将东都改变。不如说他将东都恢复旧观。

    萧布衣是个现代人。所以他很重贸易。知道国家富足。百姓才能安乐。更知道国家富足。才能经的起折腾。他发展国力的时候。其实亦为以后的征战做着储备。他大力发展贸易。不但和边陲、巴蜀。而且和海外、草原亦是加紧联系。

    无论哪里的人。喜欢征战的毕竟是少数。萧布衣当然明白这点。杨广大业十数年。其实亦重贸易。很多渠道。都是杨广一手开拓。但是杨广始终把面子放在第一位。如今的萧布衣。却是纠正了这个偏差。东都根基尚存。征战不在。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。以惊人的速度迅猛的发展!

    端坐大殿之上。萧布衣才和群臣商议完商贸之事。见到群臣或失落、或振奋的表情。萧布衣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以往这种事情的商议。根本上不了台面。因为门阀士族。什么时候会瞧的起商人?可东都常年征战。为节省开支。前几年已削减众人的俸禄。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后。众人的俸禄这才逐渐恢复到原状。

    众人忆苦思甜。终于明白商贸的重要。对于贸易的推广发展。也没有先前的那么抵触。所以战争看起来虽是破坏力极强。可有时候不破不立。亦会起到出乎意料的效果。

    门阀等级本来根深蒂固。可先经过杨广的大肆削弱。再经过战争一事后。对于庙堂的影响已远较以往要少。当然这种现象只限于东都新都。至于关陇那面。还是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杨广对天下人而言。可说是罪大恶极。但是对于萧布衣而言。却是个大大的好人。

    最少运河、制度、体系、经贸这些东东。都是杨广担负了骂名。萧布衣在这些基础上。取的了大隋前所未有的发展。亦是博的东都百官、天下百姓的称颂。

    萧布衣总结这些道理的时候。听着群臣禀奏事宜。

    殿上群臣次序上前。河南道行台杜才上奏。“启禀西梁王。河南境内连年征战。人口渐少。而郡县过多。有的方相距不过百里。却设置数县;有的方户口稀少。却分属两郡管辖。如此一来。郡县官员冗余众多。差役事吏卒成倍增加。国家开支增多。租调收入逐年减少。十羊九牧。此等现象不除。国力极为浪费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问了句。“那依你建议呢?”

    杜才道:“以往文帝在时。保留重要的官职而废除闲散的职位。合并小的郡县。还请西梁王废郡为州。节约开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。“建议不错。不过事关重大。先请杜行台将各郡县户口细节上报民部。其余事情容我考虑后再做答复。”

    杜才恭声退下。心中微喜。暗想萧布衣和文帝仿佛。实乃百姓之福。国家之喜。

    又有刑部侍郎薛怀恩上前道:“启奏西梁王。按你吩咐。微臣和礼部尚书虞大人已重订旧律令。再废除死罪三十六条。流罪七十九条。徒、杖等罪五百一十二条。只确定保留治罪条款共四百八十条。总共十二卷。还请西梁王过目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。“几位大人辛苦了。律令可先交付门下省审核。”

    薛怀恩应声退下。又有众官上前禀奏。不过很多事情。均是琐碎之事。萧布衣心中苦笑。却只能耐着性子听下去。他以前听说杨广这个工作狂。每天只睡一两个时辰。本来还是有些不信。可见这么多人禀奏。若是一一听下来。一天很快又过。暗想当个好皇帝真的不易。这还只是倾听。不包括批阅奏章。若是批阅的话。只怕又要许久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是常年征战。并非每日早朝。所以很多事情积累下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当政。群臣小心翼翼。所以事事禀告。又过了半个时辰。黄门侍郎马周上前奏事。马周的萧布衣提拔。本来是门下省的录事。可经过数载考验。功绩显著。已的到萧布衣的连番提拔。升为黄门侍郎。可说是朝廷重臣。

    萧布衣现在提拔人士。不拘一格。反正是有能即用。门阀的阻力越小。东都的发展才会越快。

    马周上前道:“启奏西梁王。我听说古代圣明之主。没有比的上唐尧、虞舜的。虞舜委任禹、稷、契、皋陶、伯益五重臣处理政务。唐尧则经常向掌管四方的诸侯垂询治国之策。二人均是垂衣拱手。无为而天下大治。这就是所谓的劳于求贤。逸于治事。近来微臣见西梁王劳师远征。又要留心治国安民之道。实在过于辛苦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轻叹声。“马侍郎言之有理。不知道你可有什么解决之道?”

    别人都见到他的高高在上。辉煌荣耀。却不知道他一天的时间。几乎要割开使用。苦不堪言。征伐、治国两件事情。可说是占据了他极多的时间。可最要命的一点是。这些事情好像没有尽头的时候。

    马周一语说中萧布衣的苦楚。可说是对他极为关心。目光卓越。

    听萧布衣询问。马周恭敬道:“微臣不敢说什么解决之道。只是当初东都初定。百废待兴。百官大臣只怕获罪。遇事不敢自决。只好请西梁王裁决。奏请过多。以致营造、支出财务等事务。也要西梁王处理。如此下来。西梁王事必躬亲。整日操心受累。循环往复。朝事处置效率又低。微臣只请西梁王下旨分清事务轻重。若是经国安邦的大事。自然由西梁王明断。其余琐屑之事。由部门长官裁决即可。这样臣下不必事事请奏。西梁王亦不必事事躬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点头道:“马侍郎所言极是。其实如今东都诸事已入正道。按部就班即可。从今日起。由马侍郎制定轻重缓急之事。以后若有启奏。分门别类。琐屑之事。可由各部酌情处理。不必再禀。只要处置的当。本王不会怪责。还会有所封赏。”

    文武百官齐声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处理完政事。吩咐百官退朝。却留下卢楚、马周、魏征、徐世绩等人。想要商讨应对河北军之事。

    河北军虽是攻势凶猛。但去年冬天显然还是初次试探。西梁军严防死守。河北军除攻破几郡的县城外。各处关隘要卡均还在西梁军手上。

    窦建德如徐世绩所料。虚虚实实。可这样亦有弱处。就是兵力分散。不能尽心攻打一处。东平一番苦战。张镇周、秦叔宝、史大奈三人牢牢的扼守住东平。徐圆朗几次猛攻。却是损兵折将。程咬金突然杀出。力斩徐圆朗手下大将李公逸!

    程咬金带队去袭琅邪。徐圆朗看穿萧布衣的意图。按兵不动。程咬金千余铁骑。只能破些小的县城。亦是无法攻破琅邪大城。可攻城虽是不行。奇袭却是很有效果。他蓦然杀出。给了徐圆朗一闷棍。张镇周配合杀出。徐家军大败。

    徐圆朗见状不好。慌忙撤走。屯兵任城。他手下的大将不少。可被萧布衣东敲一个。西斩一个。到如今。可说是折损大半。实力大损。不由沮丧若狂。

    刘黑闼本来袭击张镇周背后。可却没想到。裴行俨又率骑兵突袭他的背后。裴行俨一击就走。河北军损失不小。刘黑闼自此心中惴惴。不敢再放肆攻城。

    众将齐汇东平。一番鏖战。互有损伤。萧布衣派五员大将。三内两外牵扯住徐家军和河北军。一直僵持到了初春。而李唐。终究还是没有出兵。

    非李渊心慈手软。而是因为李渊已自顾不暇!据河东最新战况。尉迟恭派偏将黄子英采用诱敌之计。几次三番。霍邑守将姜宝谊、李仲文不堪受激。全军追击。尉迟恭伏兵尽出。败李仲文。斩姜宝谊。李唐天险雀鼠谷失陷!吧。月初就落后这么多。俺这心里拔凉拔凉的。给点奋发的动力吧!!!月票。请投下!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