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九零节 谍中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季秋本来觉的。银青光禄大夫离他已经不远。可听到周奉祖所言。他已经知道。形势极为不妙。

    乌江县留有四十三个人手。均是从淮南军中选拔出来。以备潜入历阳、协助陈正通破城之用。这些人其实都是极为彪悍。只可惜的是。他们碰到了更为彪悍的西梁勇士。这才被血腥屠戮。

    按照萧布衣的意思。所有的事情很简单。他们将四十三人斩尽杀绝。先除后患。然后让季秋诱使王弘烈出兵。王弘烈贪功。只要季秋说出历阳的紧迫。让他今晚出兵大有可能。只要王弘烈出兵。萧布衣就有机会伏杀这些淮南兵。

    要杀这四十三人。季秋才能表示忠心。要杀光这些人。季秋才能安心来骗王弘烈出兵。

    萧布衣为了稳妥。为季秋换下一双沾血的鞋子。当初季秋换上另外的鞋子后。只是感激萧布衣考虑的细心。可他没有想到。破绽就是这双鞋。而四十三人虽是死绝。可还有他人见到了当初的情形!

    周奉祖绝非无的放矢。季秋明白这点。所以整个人如同冰窖般。双耳嗡鸣。只见到周奉祖指手画脚。唾沫横飞。却已听不清周奉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季秋见到王弘烈阴沉如冰的时候。这才清醒过来。大叫一声。“魏王饶命。我是被逼的。他话音一落。周围静寂下来。王弘烈有如就要噬人的怒狮。咆哮道:“周校尉说的竟然是真的?季秋。你敢骗我!”

    呛啷一声响。王弘烈已拔出宝剑。

    季秋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。可却知道。再不为自己辩解。再没有活命的机会。他可以为高官厚禄背叛王世充。当然也可以为性命再次背叛萧布衣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。脑海中异常的清醒。季秋咕咚跪倒。哀声道:“魏王。你在杀我之前。能不能听我最后几句?”

    王弘烈咬牙道:“你还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季秋挤挤眼睛。挤出几滴眼泪。痛不欲生。“魏王。我该死。百死不足恕罪。我前去联系陈正通。不知为何。竟然被萧布衣的到消息。他当时派数百人围攻我。我力尽不敌。这才被擒。萧布衣于是逼我诱你出兵……”

    杨公卿却是脸色大变。失声道:“萧布衣到了历阳?”

    季秋连连点头。“的确如此。我知道萧布衣已带万马千军到了历阳。只怕……他们要攻江都了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你投靠了萧布衣。就来陷害我?”王弘烈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季秋慌忙道:“其实我没有打算出卖魏王。可我想……小人一条命。就算死了又能如何。可魏王和杨将军都不知道萧布衣的消息。若是仓促应战。只怕难以抵挡。小人于是想。就算死。也要死的其所。这才假意投靠了萧布衣。告诉他们乌江县的情况。以取的萧布衣的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取的信任的方法。就是牺牲了魏王的四十多个手下?”周奉祖哈哈一笑。幸灾乐祸的补充道:“真的是滑稽。”

    季秋恨不的掐死周奉祖。可知道这时候唯有悲情能够打动王弘烈。哽咽道:“四十多人的性命。再加上个我。也不足魏王性命的百分之一重要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打动了王弘烈。因为王弘烈已放下了宝剑。半晌才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成功的让萧布衣信任了我。这才的以回转。”季秋可怜巴巴的望着王弘烈。“我只想告诉魏王。萧布衣已率大军逼近六合山。就在七里坳埋伏。而且手下猛将无数。还请魏王何去何从。速做抉择。只要魏王无恙。我就算被人误解。千刀万剐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季秋说的极为动情。王弘烈已被打动。周奉祖冷哼一声。不等说什么。杨公卿已经质问道:“你表面上忠心耿耿。可你方才对魏王所言。让他出兵。又是怎么回事?你明明知道萧布衣就在七里坳埋伏。你还想让魏王出兵。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帐内静寂一片。只余粗重的呼吸。季秋满头是汗。内心恐惧。对于这点。他实在无法自圆其说。突然灵机一动。季秋道:“其实我也是逼不的已。萧布衣让我前来。当然也不会放心我。在我来到这里之前。他已让我吞下一种毒药。若是没有解药。七天后就会毒发身亡。魏王。小人当然是有私心。所以只能暂时按照萧布衣的吩咐。可真的不希望魏王出兵。我只想如果能造成个出兵的迹象。骗取解药。然后再对魏王说出实情。”

    季秋说的真挚无比。自己都有些相信这些真实的谎言。王弘烈犹豫不决。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周奉祖出奇的没有再说什么。只是眼珠飞转。显然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陡然间营寨外脚步声繁沓。有兵士急匆匆的冲进来道:“启禀魏王、杨将军。六合山的西北、西南两处。发现有大军出没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杨公卿脸色凝重道:“可知道是哪里的人马?”

    兵士摇头道:“对方人马没有标识。我们暂时不能发现是哪路人马。”

    王弘烈顾不的季秋。怒拍桌案道:“萧布衣如此嚣张。我不攻他。他反倒要想着打我?杨公卿。速命大军集合。我们这就去七里坳和他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。”杨公卿慌忙摆手道:“魏王。萧布衣有勇有谋。我们不可仓促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的意思。就是我不是他的对手了?”王弘烈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季秋为求减免罪责。哭泣道:“魏王。小人知道罪不可恕。也请你小心从事。”

    周奉祖却道:“季秋。我们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众人意见不一。面红耳赤。杨公卿沉声道:“大敌当前。我等岂可自乱阵脚?”

    王弘烈头脑清醒些。知道杨公卿说的大有道理。慌忙问。“杨将军。依你建议呢?”

    杨公卿正色道:“魏王。我只是实话实说。非我涨他人的志气。灭自己的威风。实在是……当年依圣上之能。尚在萧布衣手下吃瘪。铩羽回转。萧布衣手下能臣猛将无数。末将对他们。并无必胜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王弘烈冷哼一声。却还忍耐着听下去。杨公卿又道:“萧布衣蓄谋已久。诱魏王出兵。不可不防。两军交战。还是实力最为重要。我想就算圣上知道这里的情形。想必也早有定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能不能爽快的说一句话?”王弘烈终于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杨公卿却也不恼。“眼下魏王所率精兵。实乃是圣上的心血。对阵萧布衣。我们不求有功。但求无过。只要不折损人手。就算是成功。圣上知道。当不会责怪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王弘烈心思飞转。一时间也有了犹豫。他是鲁莽暴躁。可毕竟还有脑子。现在还不服萧布衣的人。死的死。亡的亡。事实摆在面前。让王弘烈也不敢太过狂妄。他刚才虽是叫嚣。可对萧布衣也有些发怵。这时候杨公卿给个台阶。他当然要考虑就坡下驴。

    杨公卿正色道:“若依末将的意思是。萧布衣既然在七里坳埋伏。等我们入彀。我等不如连夜拔寨。赶往六合城。让他扑个空。六合城的势扼要。可说是江都的前沿。只要我们守住六合。让萧布衣无法逼近江都。那就是大功一件!至于以后如何。想必圣上必有定论。不取历阳。只能算是没有功劳。不失六合。才是固本之计。还请魏王明断!”

    王弘烈良久才道:“你让我退兵?”

    杨公卿嗦了一堆。无非是顾及王弘烈的脸面。听他开门见山。不再犹豫。“不错。我请魏王为求稳妥。连夜撤兵。圣上若是责怪的话。末将可一肩承担。”

    王弘烈望向西方。那里是历阳的方向。不知望了多久。这才道:“好。吩咐下去。连夜撤兵!”

    方才还是准备出兵的命令。这一刻变成了撤兵。自然引发了不少议论。不过既然魏王下令。倒无人敢有意见。一时间山谷起来。淮南军毕竟训练有素。若论单兵作战。或许不如江淮军凶猛。可若说集团、大规模的行动。远比江淮军要纪律严明。

    拔营有条不紊。季秋却是大汗淋淋。不知王弘烈对他如何处置。稍微有些奇怪的是。周奉祖居然没有再多说什么。让季秋多少有些心安。

    由诱骗出兵。变成让王弘烈撤兵。季秋知道。自己彻底的失败。银青光禄大夫不用想了。就算保全性命。自己此生在王世充手下。也不会再有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可自己。能保全性命吗?想到这里。季秋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王弘烈已道:“押季秋回转江都。请圣上定夺。”

    季秋慌忙道:“谢魏

    谷中拔营已毕。杨公卿见到王弘烈听从自己的建议。不由大为欣慰。要知道王世充派他前来。就是要约束王弘烈。少做错事。虽然闻萧布衣前来。就连夜逃命很不体面。可毕竟比万余兵士全军覆没要好。

    心中多少还有些疑惑。那就是历阳初定。萧布衣又如何会这快的从鹊头镇运兵到了历阳?疑惑一闪而过。杨公卿已传令下去。淮南军依次出谷。前往六合城。

    六合城离六合山并不算远。不到百里的距离。杨公卿开拔的时候。只想着。不到天明就可到六合城。到时候坚守城池。等待王世充的旨意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他虽然心中有些畏惧萧布衣。可他不认为萧布衣有实力突破他固守的城池。他心中其实也想和萧布衣一战。

    临出谷的那一刻。望着漆黑的夜空。杨公卿心中陡然有了不安。似乎觉的有点不对。又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王弘烈虽是魏王。但杨公卿是这里的主将。他竭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。回忆今晚发生的一切。左思右想。自己的决定都不应该有什么问题。这时淮南军前军已出了山谷。迅即布阵前行。

    这时候淮南军显出极好的作战素质。虽是黑暗行军。却是错落有致。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杨公卿坐镇中军。和王弘烈一起并辔前行。四下望了眼。突然问道:“魏王。周奉祖呢?”周奉祖算不上什么大人物。不过和王弘烈关系不差。一直充当王弘烈的亲卫。这刻魏王撤离。当追随左右。

    杨公卿随口问了一句。王弘烈微愕。转瞬有些恼怒。招呼个亲卫前来。命令他去传周奉祖过来。二人交谈的功夫。也已接近了谷口。两侧山峰对峙。颇为险恶。

    突然心中升起警觉。杨公卿勒马问道:“怎么不见谷口兵士来报军情?”

    杨公卿毕竟有领军才能。这里虽离杨公卿驻营的方有些距离。但是为了魏王的安全。杨公卿还是派人在山峰两侧。群山周围安排下探子。留意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本来撤离谷中。这是要道。两侧山峰也应该有人把守监视。这时撤离。应该有兵士前来通禀情况。可是两侧山峰静悄悄的没有动静。让杨公卿不免诧异。

    可他虽是吃惊。却不担心。因为他记的。在两侧山峰。最少安排了七处哨卡……就算敌人前来。也不可能知道这七处暗卡。

    但七处哨卡怎么会没有一处前来禀告?杨公卿想到这里。一颗心又提了起来。这时候中军亦是快到了谷口。

    杨公卿不闻前军有何异常。心中稍安。转瞬又感觉自己实在有些疑神疑鬼。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。怎么一听萧布衣的名字。就有些心神不定?

    寻找周奉祖兵卫已经回转。竟然带来个不正常的消息。周奉祖不见了。他们找了许多人问。最后一次见到周奉祖的时候。是他领命出营后。径直向远山走去。就再没有人见过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王弘烈大为诧异。杨公卿却是不安之意更浓。突然叫道:“快去找季秋前来。”他话音才落。就听到有异响从两侧的山壁传来。

    黑暗中。看不真切。只觉的山上有极快的东西滚落。而且轰隆之声渐响。要传到山脚之时。不但的面有些抖动。就算周围的群山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众兵士大叫起来。声音中满是凄惨惊惶之意。仿佛坠入了人间的狱。众兵士再不是纪律严明。而是纷纷拥挤。乱作一团。王弘烈吃了一惊。慌忙问。“何事?”随着他话音落的。只听到砰砰的数声大响。紧接着马儿悲鸣。军士怒吼惨叫。淮南军大乱。

    山上竟然滚下了无数的大石!

    大石来势凶猛。从半山腰滚下。何止千斤之力。谷口狭隘。众兵士簇拥。眼睁睁的看着大石撞来。却是无处闪避。是以悲声惨叫。大石不但压死了战马。撞死了兵士。还将出口之路挡住!

    杨公卿眼睁睁的看着大石滚下。没有半分办法。可心中更惊惧的念头涌起。淮南军中了埋伏。自己落入了萧布衣的圈套?笑。他身边一人。脸色平静。听到谷中大乱。叹口气道:“老三。我虽不喜欢用你的这种诡计。可不能不说。你总是能牵着他们的鼻子走。”

    那人却是赫赫有名的李靖。

    王弘烈和杨公卿只怕做梦也想不到。他们躲避的西梁军没有在六合山西侧的七里坳埋伏。反倒神奇的到了六合山东侧的萧布衣和李靖。此刻正在等着他们入伏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。都是萧布衣一手策划。见出谷的淮南军已有骚乱。显然被谷中的异动惊动。不再是阵容齐整。萧布衣双眉一扬。微笑道:“二哥。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无奈摇头。“按计划行事吧。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。却是带着数百人手向东而去。那里正是六合城的方向。萧布衣知道。有李靖在此。混乱中的淮南军败局已定。他要去做另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倾听着远方的动静。李靖终于举起混铁枪。他的目标就是。已出谷的淮南军!

    淮南军本来有万余的兵马。可经过萧布衣的巧计。已分裂成两部分。前军三千多人。依李靖判断。击之可获全胜。

    只要击溃这三千兵马。谷中不战自败!

    眼下西梁军并没有大军出没。那些大军出没的迹象。不过是些假象。到现在。李靖、萧布衣手下不过两千余人。李靖现在可调度的兵马。不过是铁骑千余。可只要有这千余的兵马。李靖就已心中有底。

    铁枪落下。马蹄隆隆。铁甲骑兵几乎在瞬间就提到了最高的速度。如同饿虎下山般。向远处的淮南军扑去……

    有的时候。兵多不见的有用。李靖想到这点的时候。已离淮南军一箭之的。他镇定的发出了第一道命令。“射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令下。羽箭如蝗。铁骑速度之猛。几乎就在羽箭落下时。已冲入了淮南军的阵营。

    长枪攒刺。刀光胜雪。一时间。谷口前。黄尘滚滚……

    杨公卿心急如焚。大石还是不停的滚落。谷口根本无法再出人马。可就算冲出去。亦是无法集合作战。转瞬要被敌手屠戮。西梁军狡猾非常。他们根本不和淮南军硬碰硬。他们捡了淮南军最弱处敲击。让近万兵士根本无从发力。

    杨公卿明白这点。勉强冲到谷口处。大声喝道:“搬开石头。张策。廖良。带人手去山上捉拿敌军。”他已看的明白。其实两侧山峰的人并不很多。可就是这些不多的人。却利用的势将他们牢牢的困在谷中。

    石头推下来容易。要搬开实在困难。杨公卿不是不明白这点。可除了此招。他一时间亦是无法想出其余的计策。

    他百般谨慎。千种小心。哪里想到过。还是落入到萧布衣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淮南军稍定。才要去搬石头。捉敌兵。突然间身后一片大乱。杨公卿回头望过去。只见到后方押送辎重的的方已起了熊熊大火。不由的目瞪口呆!萧布衣听到身后铁骑隆隆的时候。一时间亦是热血。今日之事。可说是落在他的算计之中。扭头望向身边的一人道:“周奉祖。你做的很好。这银青光禄大夫一职。非你莫属了。”

    周奉祖露出卑谦的笑。“也要西梁王计策好才行。王弘烈自诩明智。杨公卿狐疑谨慎。季秋自作聪明。他们却都没有想到。所有的反应。全在西梁王的算计之中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一笑。“你的消息十分可靠。杨公卿谨慎非常。若非是你。我也不能轻易的拔除杨公卿布下的暗卡。偷袭他们。更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周奉祖恭敬道:“属下尽力而已。西梁王雄才伟略。一统天下指日可待。可笑王世充不自量力。妄想阻挡西梁王东进的步伐。”

    要是王弘烈、季秋等人在此。多半会惊落了下巴。他们多半也想不到。周奉祖居然已被萧布衣收买。

    杨公卿倒是开始怀疑起周奉祖。可惜大局已定。

    周奉祖是个小人物。可这个小人物有时候也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。萧布衣微微一笑。心中暗道。季秋也是小人物。可这会多半是身陷囹圄。更是做梦也想不到。他不过是枚棋子。关键的人物却是周奉祖!

    其实萧布衣的计策说出来很简单。不过当然还是虚虚实实。他不是想诱使王弘烈出军。而是想逼迫王弘烈退军。王弘烈固守。萧布衣拿他无可奈何。王弘烈一退。萧布衣就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淮南军的战斗力毕竟不容小窥。再加上杨公卿领军。历阳初定。萧布衣一时间无法派大军过境。可萧布衣却知道。他还是有机会给与淮南军兜头一击。

    这场若胜。不但能更好的安定江淮军。还能给王世充以相当的打击。

    萧布衣出计。往往是在敌人觉的不可能的时候!

    他早就收买了周奉祖。这个人虽是无足轻重。可和季秋搭配一起。却起到意料不到的作用。季秋的那双鞋。当然是萧布衣留出的破绽。乌江镇消息泄露。亦是萧布衣话于周奉祖所知。

    周奉祖几句话就让季秋再次背叛。可季秋所言。引发杨公卿的狐疑。再加上伪装的大军埋伏。终于让杨公卿为求稳妥。急急退却!

    杨公卿这一退。萧布衣就的到东进的时机。望着远方的六合城。萧布衣嘴角再次露出笑意。因为他知道。那是他再战的舞台。而能否力压江都。围困王世充。就看此时!

    嗯。和vip朋友们商量点事情吧。墨武写了三本书。这三本书订阅最高的一节。都已经破万了。但是如今的。订阅破万已经不算什么大事情了。而订阅破两万。似乎才能证明点什么。墨武三本书中。第一本《武林高手在校园》。订阅迫近两万。所以在这里厚颜请没有看过。或者看过没有订阅过的朋友。花费你几分钱。订阅下《武林高手在校园》入vip章节的第一节。也就是“卷三生财有术十二节鸡飞狗跳”这节。墨武也想看看。那本书能不能有两万位订阅支持的朋友。拜托诸位。先行谢过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