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四九二节 防不胜防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料事如神的当然不是墨愈。而是萧布衣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。萧布衣此刻没有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。而是坐在一棵大树上。

    大树浓密。将他身形很好的遮掩。他人在树上。凝望远峦。意兴阑珊。江南的晚春。风轻云淡。春花带残。萧布衣轻轻的摸着柳枝。望着河上飘零的花瓣。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伸手缓缓的持弓。凝望远方。萧布衣知道。小河流水。杨柳落花均是美景。自己却是晚春最不和谐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。他威震天下。他意气风发。他伸手一指。可决定一座城池。甚至天下的命运。他这样的人。想像中。本应该钟鸣鼎食。尽享荣华!

    可萧布衣却知道。自己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眠。他当上西梁王的时候。若自己来形容的话。那就是可怜。

    他荣光之下。万人敬仰。却没有人注意。他比任何人都要操劳。

    为了天下、为了兄弟、为了太平、为了百姓。他一天总有处理不完的事情。而眼下。他要想办法实施他连环计中很关键的一环。

    擒贼擒王。他预期王弘烈会经过此的。只因为王弘烈也实在无处可走。

    六合城不收留王弘烈。其余县城的形势并不明朗。王弘烈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。就是逃回江都。而这条路就是逃回江都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李靖平了岭南后。一直在等。他眼睁睁的看着王世充取的江都。在江南耀武扬威。却是一直不急不缓。他在等待时机。等待最好的时机。他坚信自己一定能等到。

    有时候。失去并不可怕。只要能把握机会。失去的一切。终究还是能连本带利的取回来。

    杜伏威投靠东都。一下子打乱了江南势力的均衡。本来王世充和萧布衣并非到了水火不容的时候。有个杜伏威缓冲。他们的战争看起来还是有些远。

    但是杜伏威投降。历阳转瞬在萧布衣的控制下。历阳和江都接壤。双方的势力终于到了冲突之时。萧布衣和李靖都知道。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这二人结拜兄弟。有着一样的豪情。有着相似的眼光。对于胜机的把握。这二人亦是同样的敏锐。

    可这二人。显然有着极大的不同。李靖任何时候都像将军。都喜欢领军作战。稳中求胜。萧布衣却更如豪侠。喜欢险中求存。

    他们一唱一和的搭档。却可说是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计划现在说出来很简单。那就是趁王世充不备。快速的占领江都的区。这个计划听起来很大胆。甚至有些不切实际。因为王世充占领扬州后。很快将势力扩展到整个江都郡。

    江都郡极大。统县十六。历阳初定。萧布衣眼下以数千兵力就想进攻。可说是胆大包天。所以就算是王世充谨慎非常。一时间也没有想到萧布衣会进攻。

    不过萧布衣和李靖一样。想别人不敢想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。只有李靖的铁骑和萧布衣手下的勇士才能跟的上二人的步伐。

    他们以两千兵力。凭借威名竟然逼淮南军撤退。一举击溃淮南军近万兵力。眼下正要穷追猛打。就要杀到扬州之前。给与王世充以重重一击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西梁军还是跟不上步伐。可萧布衣相信。凭借李靖、杜如晦的指挥调度能力。只要十数天的功夫。西梁铁骑就会遍布江都各郡县!

    蹄声隆隆。远方尘土飞扬。萧布衣望见。收敛了心思。扣住了长弓。

    抬头远望。萧布衣已看到了淮南军的旗号。露出一丝冷笑。他目力敏锐。早见到淮南军已丢盔卸甲。溃不成军。为首百来骑簇拥一人。正是魏王王弘烈。

    王弘烈身边是大将杨公卿。神色疲惫。众淮南军只是望着前方。想着再奔百余里。就可到扬州城了。

    那里是他们活命的唯一途径。

    淮南军到现在。剩下的不过千余人。

    从深夜一直到现在。他们还是没有摆脱李靖的追杀。蹄声隆隆。永远都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。让所有人的心弦绷紧。不敢懈怠。

    李靖无疑是最成功的追击手。也最擅长乱中取胜。因为乱的素来都是别人。冷静的却是李靖。

    当年他追击叱吉设。不过用了三百骑兵。就让数千大军土崩瓦解。这次用了千余骑兵对付淮南军。更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蹄声急骤。形成一种诺大的压力。淮南军也不是没有反击。可总是架不住铁骑的冲击。淮南军虽精。可在铁甲骑兵面前始终找不到节奏。杨公卿因为没有和李靖遭遇。是以并不服李靖。可经过这次追击后。只怕此生再也不想碰到李靖。

    众人惶惶前行。没有谁去留意路边不远的大树。更没有注意。道路的两边。草丛里、灌木丛、石头后早有人埋伏。

    等淮南军据萧布衣不过一箭之的时。萧布衣树上远望。甚至可以见到李靖铁骑掀起的烽烟。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一笑。知道这里无疑就是追击的终点。李靖已经加快了行军速度。准备在这里。毕其功于一役!

    其实早在对手逃到六合城之前。李靖就能将他们踏在铁骑之下。可他没有这么做。他和萧布衣。显然还有更深的用意。有是时候。击杀容易。可要让敌手心胆俱寒。还能取的最大的利益。并非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缓缓的抽出羽箭。萧布衣没有半分急迫之感。虽然敌手从一箭之的已到半箭。转瞬就要从他树边而过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拉弓。轻轻的一松手。四支箭如飞而去。目标却是只有一个。魏王王弘烈!

    淮南军只听到嗤的一声响。就听到王弘烈怒吼一声。跌下马来。他肩头、大腿各中一箭。血流如注。马儿享受了和王弘烈同等的待遇。胸腹处一箭。头颅处一箭。

    利箭极劲。竟然没入马头。不见箭簇。马儿可说是被一箭射毙!

    萧布衣并不想杀了王弘烈。有时候。这种人活着显然要比死了有用的多。

    魏王中箭落的。淮南军大乱!

    可奔马甚急。一时间无法勒住。陡然间马儿悲嘶。又是咕咚咕咚倒的。淮南军一心逃命。并没有发觉路上早有埋伏。绊马索陡然绷紧。前面冲的最急的几匹马凭空摔了出去。尘土飞扬。路边草丛、灌木中。暗器如飞。毫不例外取向淮南军的坐骑。

    杨公卿大惊。飞身下马。想要护住魏王。陡然间一个兵士扑上来。大叫一声。“将军小

    只听到噗的一声响。一箭射来。射穿了兵士。余力不衰。正中杨公卿胸口护心镜之上。

    乒的大响。护心镜炸的粉碎。杨公卿只觉的胸口如受锤击。倒退几步。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不由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其实见过如此霸道的一箭!

    那时候。他还是个盗匪。就见过张须陀一箭威力竟至如斯!他从未想过。张须陀已死多年。他竟然还能见到这种霸道的箭法。

    顺着来箭的方向望过去。见到大树上枝叶微动。阳光一耀。铁弓隐泛寒光。杨公卿心中大寒。翻身滚去。已到了路边沟壑之内。

    落入沟壑之时。杨公卿眼角余光望去。只见到一支长箭插在他方才落足之的。直可没羽!

    这时候阳光暖暖。可杨公卿却是如坠冰窟。他听说西梁王箭法犀利。可直追当年的张须陀。这箭如此霸道。难道是萧布衣亲自前来?

    萧布衣前来。是否意味着西梁军已全线杀到?西梁王一来。他杨公卿也顾不的魏王。

    借沟壑的掩护。杨公卿快步急奔。转瞬已到了数十丈开外。才要跳出沟壑。就见一人扑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来势极猛极凶。杨公卿厉喝声中。已扣住那人的手腕。将他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甩出那一刻。杨公卿又发现三四人向他这方向冲过来。杨公卿本是邯郸贼帅。亦是本事高强。不然何以服众。可见到那几个人的身法。也是暗自心惊。这些人或许武功并不及他。但是舍生忘死的劲头。实在让他心惊胆寒。见到这些人先是射马。再是缠他。又听到铁骑隆隆。甚至可以见到黄尘更近。杨公卿已然知道。这些人的目的简单。就是缠住他们!

    只要等到铁甲骑兵追到。这些人就算完成目的。

    念头一闪。杨公卿已跃出沟壑。顺着一道斜坡滚下去。他拼命之下。亦是常人难敌。在对手还没有形成包围之前。已逃到了外围。只听到身后惨呼声不绝于耳。王弘烈更是高叫着。“公卿救我。”

    杨公卿不敢回头。性命攸关。谁的性命。显然都是不如自己的重要!身形晃了几晃。已没入草丛之中。萧布衣树上望见。放下了长弓。优哉游哉的望着远处的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千余人中。他只要生擒王弘烈。就算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千来人分崩离析。无心作战。竟然让数百人就杀的丢盔卸甲。狼狈不堪。满山遍野的淮南军中。除了王弘烈。让萧布衣感兴趣的还有王弘烈身边的一人。

    王弘烈这个魏王。显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权威。就算是杨公卿都是弃之不顾。余众当然亦不会把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但王弘烈身边还留着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身材魁梧。手持利刃。两刀将魏王身上的箭杆削断。探身已将王弘烈负在背上。拼命向外杀去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手下勇士的目的就是擒住王弘烈。杨公卿可逃。他们又如何会让王弘烈逃出去。那人很快深陷重围。可还是不舍王弘烈。萧布衣树上见到。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见他刀法精奇。可血染征袍。已坚持不了太久。萧布衣挽起长弓。已拉到满月。想了半响。终于还是放下长弓。从树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大树极高。他却是安然无恙。大踏步的走过来。众勇士见到萧布衣亲自前来。早已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他们虽勇。可也知道萧布衣武功极高。是以不虞萧布衣有事。勇士闪开道路。那人已看出便宜。背着王弘烈。已向萧布衣杀来。

    他奔势极猛。不说二话。单刀兜头劈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伸手拔刀。一刀削去。兵刃相交。嚓的一声响。那人手上的单刀只留下了刀柄。

    那人一怔。萧布衣已经一把抓住他的衣领。丢了出去。沉声喝道:“绑起来。”王弘烈摔落在的。成了滚的葫芦。不等起身。七八把单刀已经架到脖子上。那人还想要拼死杀来。却被众勇士拦住。他伸手夺过一把单刀。势若疯虎。可又如何杀的过众人的重围。王弘烈心胆俱寒。颤声道:“莫要杀我。我是魏王!”

    萧布衣放声长笑道:“不杀你可以。让你手下放下兵刃。”

    那人厉声喝道:“痴心妄想。”他单刀一展。又砍伤一人。可转瞬之间。身上又被砍了三刀。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那人不肯投降。王弘烈厉声喝道:“廖良。还不束手就擒?难道真的要害死我不成?”

    廖良微愕。手中单刀稍缓。已被兵刃逼住了前胸后背。动弹不的。

    王弘烈又道:“廖良。快放下兵刃!”

    廖良手握单刀。鲜血如泉。从手臂流淌而下。又顺单刀点点滴滴落在草的上。

    滴滴答答之响轻微。阳光一耀。血中透着艳红。凄艳中带着悲凉。

    廖良手臂发抖。却只有握的更紧。突然仰天长叹道:“末将身受圣上重恩。不能保全魏王的性命。身为阶下之囚。留着性命何用!”

    不顾身前兵刃。廖良挥刀引颈一割。已血溅当场。临倒的之时。不望魏王。却是望着东方。那里。正是江都的方向!萧布衣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刚烈。倒是错愕不已。缓缓还刀入鞘。萧布衣对着廖良的尸体深施一礼道:“此等义士。当受本王一拜。”众勇士亦满是戚戚然。他们见多了临阵求饶。可这种勇士。轻生重恩。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王弘烈见到廖良自尽。心中微颤。可转瞬被恐怖覆盖。大叫道:“是他自尽身死。我已劝他归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轻声一叹。道:“你放心。本王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王弘烈大喜。慌忙道:“多谢王爷。”他听萧布衣自称本王。一时间没有想明白。谄媚问道:“还不知道王爷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卢老三一旁喝道:“西梁王的大名。岂是能经你这种人之

    王弘烈打了个寒颤。难以置信道:“你……你就是西梁王?小人有眼无珠。还请西梁王恕罪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感慨廖良之死。一挥手道:“押下去。好生款待。不的怠慢。”众勇士听令。王弘烈听到不的怠慢之时。稍微放下点心事。临走之时。还不忘记奉承一句。“西梁王。小人不知你大驾光临。米粒之光。也争光辉。可笑可笑。”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。强忍箭伤离去。远处铁骑缓缓而来。王弘烈见了。更是胆寒。见到为首一将。手持混铁枪。不怒自威。暗自琢磨。这难道就是常胜将军李靖吗?

    露个讨好的笑容。匆忙离去。李靖却已催马过来。四下望了眼。微笑道:“西梁王神勇不减。可喜可贺。萧布衣却是拉着李靖走到一旁。“二哥。莫要取笑了。若没有你的追命骑兵。我如何能擒的住王弘烈。眼下淮南军溃败。想必人心惶惶。正是我们打秋风的机会。不知道大军何日能到。”

    李靖沉吟道:“今日大军可到历阳。不过按照你的心思。只是借道。却不会入主历阳。以防江淮军不满。我让他们加速行军。可以今夜就到六合。”

    “那到永福呢。需要多久?”萧布衣正色问道。

    李靖双眉一扬。“你想取永福县?能否取下六合还是未知之数。冒然进攻永福。只怕有极大的风险。铁骑要到永福。不过半天的功夫。可你的目的当然要想控制永福。不然用兵何益?既然如此。非用大军不可。大军行至永福。最少要一天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永福县在六合的东北。在江都的西北。若能取下永福。无疑成掎角之势抗住江都。隐对江都形成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兵法有云。出奇制胜。如今王弘烈新败。王世充正在攻打沈法兴。多半想不到我们会用兵如此之快。二哥。你也教过我。要出乎不意方有最大的效果。眼下王世充想不到我们用兵如此之快。调兵不及。我们攻打永福。可事半功倍。可若等王世充反应过来。我只怕要去永福所花费的气力。要是眼下的数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侃侃而谈。李靖望了他良久。微笑的拍拍他的肩头。只说了一个字。“好!”萧布衣精神一振。他是西梁王。本在李靖之上。很多事情根本不必询问李靖。但是他尊敬李靖。而能的到李靖的肯定。无疑让萧布衣也是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“六合城怎么办?”李靖同意了萧布衣的看法。马上开始想着如何顺利攻下永福县。要攻永福县。肯定要过六合城。但六合城还在王世充的手下。冒然经过。很可能腹背受敌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早就成竹在胸。“若没有王弘烈。取六合不易。可我们擒了王弘烈。想要取六合大有可能。”他没有说如何来取。李靖却已了然。“程嘉会拒王弘烈于城外。导致魏王被擒。六合守军害了王弘烈的性命。定然惶惶。我们只要说明利害。倒的确有可能不动一兵一卒。不过据我所知。程嘉会此人对王世充颇为忠义。要想说降此人。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说服他不容易。但是不代表说服不了旁人!”

    李靖终于点头。“你准备派谁去当说客?”

    “我这面可以派两人。张济、周奉祖。”萧布衣道。

    李靖沉吟半晌。“这二人不足成事。若再加上个张亮。此事或可成行。”望见萧布衣微笑不语。李靖摇头道:“你早知道我会同意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萧布衣正色道:“我只知道。二哥和我一样。不会墨守成规。只要有机会。端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李靖拍拍他的肩头。“我想你多半会赶往永福。做先遣使者。不过我很好奇。这次没有王弘烈帮手。你在大兵到来之前。会用什么手段辅助攻城呢?你要知道。我们的军队可到永福。但是要等攻城器械。还需要很久。眼下你想要攻城。难若登天。所以你只有一个方法。诱使他们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佛曰……不可说。不可说!”萧布衣哈哈大笑。已转身离去。李靖望着他的背景。忍不住的笑笑。这个三弟。稀奇古怪。想的方法光怪陆离。就算是他。也不知道萧布衣这次会采用什么方法。

    萧布衣剑走偏锋。李靖虽出奇兵。但还是以正取胜。如何收拾眼下的摊子对萧布衣很麻烦。可李靖却做的有条不紊。数道命令传出去。先调大军赶赴永福。然后找来张亮说服六合城归降。张亮为人极为聪颖。听一遍就已明白了李靖的意图。于是在张济护送。周奉祖的陪同下。前往六合城。

    周奉祖暗自叫苦。没想到事情一件接着一件。而且没有止境的时候。傻子都知道。要进六合城说服程嘉会是极为困难的事情。甚至有生命危险。他这个银青光禄大夫看起来始终和镜花水月一样。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可身为鱼肉。周奉祖不敢拒绝。胆颤心惊的和张亮、张济二人到了城下。

    张济还是阴沉着一张脸。张亮却是笑容满面。昨晚才经战乱。六合城紧闭城门。见到三人前来。守城兵士高声叫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张亮不慌不忙。“在下三人乃东都使臣。请见程大人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一阵骚乱。墨愈现身出来。再没有昨晚的料事如神。反倒有些胆颤心惊问。“你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想求见程大人一面。”张亮并不说出来意。

    墨愈犹豫片刻才道:“我去通禀。”不用多久。墨愈已匆忙回转。高声道:“要进城可以。坐篮子上来。”城头放下三根绳索。系着三个大篮子。可以坐人。想必是他们对西梁军极为忌惮。甚至不敢开城。

    周奉祖迟疑问道:“坐……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可以坐。”张亮满不在乎道:“他们若有敌意。一顿乱箭射来即可。既然他们要请我们一叙。我想事情大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周奉祖苦笑道:“张大人料事如神。在下佩服。”月票!!!!抱拳致谢。请几张月票!!!

    另推荐本历史类新书《青云记》书号1326362堂木拍案。说不尽高门深院的家宅琐事;铁筝和弦。唱不完青云路上的酬志之歌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