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百节 制衡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潇布衣望着思柄,目光明亮。思揇也望着萧布衣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二人无疑是最奇怪的一对男女。他们可说是形影不离,但是又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情感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,却是心中有些迷惘,他感觉思柄像是他的影子,只有看到思柄的时候,他才能感觉到潜在的危机,可思楠难道是仅仅要得知太平道的真相,对自己提出个请求,这才留在自己身边?

    萧布衣虽能想清楚千军万马的调度,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思揇心中到底想着什么。可毫无疑问,思楠正变的越来越聪明,聪明的可以猜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萧布衣的心思,一向都很难猜。

    这并非说思柄以前不聪明,而是因为她以前如同白纸一样,少有接触过波云诡璃的局面。而在萧布衣身边,目睹着他所做的一切,思柄早就习惯思考,而且以萧布衣的角度思考。

    听萧布衣询问,思柄从容不迫道:“如果你想和王世充见面,不必派王弘烈回去。你只需找个使臣,然后通知王世充就好。你不断的施展雷霆手段打击王世充,不过是想让他知道,他根本无力和你对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摸着下巴,饶有兴趣的望着思柄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希望他尽快投降,因为你知道,若是拼个鱼死网破的话,他得不到好,但是你一样要有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损失什么?““损失的是时间。“思揇认真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晒然一笑,“我有的是时间,损失些又怕什么?”他移开了目光,望向了厅外。思揇却是一直望着萧布衣的脸,“你没有多少时间了,因为最近有消息表明,刘武周取得河东之地后,开始骄奢自大,不事生产,百姓很是埋怨。而李渊老谋深算。一直隐而不发,拉拢民心。两军对抗。此消彼长,再加上李玄霸一直在草原暗中活动,若是能取得突厥人的帮手,我只怕……刘武周还不是李渊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刘武周本来就不是李渊的对手。”萧布衣淡淡道:“他要是比李渊强。我就会帮李渊。“他虽然神色淡然,不过那不过是掩饰,实际上,他知道思柄说的极有可能。他在全力进攻王世充。但是李玄霸肯定不会优哉游哉的过日子,只要李玄霸能说服突厥人出兵。形势对他而言,已是极为的不利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如何看不起突厥人,但是突厥骑兵地强大,绝对不容小、窥现在形势愈发的明朗,暗斗已经变成明争,他们彼此都不需要遮掩什么。可越是这样,就越要靠真正地实力来说话。

    思揇嫣然一笑,“刘武周要败,那你就麻烦了。现在天下局势已经明朗。当属你最为强大。可你最为强大,眼下却最为不利,因为天下之争已到最后,能留下来的显然都是聪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苦笑道:“你说的丝毫不错,所以最后地争斗,显然越来越艰难。“思揇继续道:“李渊和窦建德都不好惹,如果他们同时发动攻打你,再加上个突厥人南下,你有几分胜出的把握?”

    萧布衣反例镇静下来,“有时候。就算没有把握,也一定要做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。神色从容,思揇望了他良久,终于笑道:“其实你还有五成胜出的把握。因为经过这些年的积累,你深得民心,再加上江南地粮秣充足,只要你能顶住压力,他们熬不过你。要知道百姓虽然没有门阀的强大,但是门阀却在于百姓地支持。他们占地利,你占人和,所以你就在抢天时。“萧布衣冷笑道:“你真的不认为我可以两线开战,击败王世充的同时,全力的击溃窦建德?”

    思揇笑道:“你当然可以同时击败这两个人,但你也知道,李渊很希望你全力出兵,和窦建德拼个两败俱伤,然后他才坐收渔翁之利。窦建德成为你们左右形势的棋子,他也是聪明人,当然不想和你硬拼,但是他被李建成所骗,先和你对决,棋差一招,已是骑虎难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默良久,轻叹道:“思揇,你果然聪明!”

    “这些微妙的形势让你也很为难,毕竟长途跋涉去伐河北,对国力是个考验。王世充这人,或许眼下还不足为惧,但是若真的击败沈法兴后,对你的江南威胁极大。若是后院起火,你又如何能安心的去伐窦建德?王世充就是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会遽然出手,希望能够浑水摸鱼。你更明白这点,所以只能暂时和窦建德僵持,却和李靖全力地解决王世充,你当然明白,要夺天下,凭你一个还远远不够,就算你手下勇将良臣不少,可你还缺个一锤定乾坤的帅才,那就是李靖!你不能让他再被江南的局势牵扯,可江南亦很重要,只有他出手才最稳妥不过。只有李靖能够抽身出手,才能让你放心征伐河北,只要李靖出手,你再不惧寰建德,甚至……你可以和关中、突厥正式作战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一叹。他不能不承认,思楠和他这些日子,已很了解他的心事。

    从这些错综复杂的争斗中,整理出一条清晰的主线,并不容易,但是思楠显然做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思揇能够想到这些,李玄霸当然也能想到这些。所以他期冀刘武周搅乱河东形势的话,李玄霸肯定也在希望王世充、徐圆朗这些人多坚持一会。想到这里,萧布衣露出笑容,带些讥诣。

    思揇一直注意他的表情,诧异问,“我说的可是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再正确不过。“萧布衣终于道:“江都并不好打,就算我把江都郡地其余县城悉数取下,王世充当然也可以凭借扬州抵抗一些日子。就算扬州守不住,他也可以渡长江,去毗陵、丹阳或者吴郡。他迟早会败亡,因为他根本没有胜出的机会。可就算我将他千刀万剐,也无法弥补我损失地时间。所以我要让他屈服,争取以现在猛攻,换取到以后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。虽然我想将他活活的踩死,但是我必须装作仁义的样子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考虑,王世充若是归降。封他个官做做。“一口气说完这些,萧布衣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说这些?“思楠愕然半晌,见到萧布衣漠然的表情,苦笑道:“你想的和我一样。“萧布衣纠正道:“你错了。““我哪里错了?”思柄不解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正色道:“这些本来是我的想法。你试图猜测我的想法,所以应该说是,你想地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说完,忍不住的笑。思揇也是盈盈一笑,方才肃然地气氛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着她的双眸。摇头道:“其实有时候,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更可爱。”

    思揇扳着脸道:“这次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错了?”萧布衣愕然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更可爱,而是明明懂,却可以装作不懂地女人才可爱。“思楠道:“男人不需要太强势的女人,可男人肯定也不喜欢太笨的女人。女人只有笨的恰到好处,才能博得男人地喜欢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装作欣慰道:“思揇,你越来越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必博得你的喜欢,所以我就不用在你面前,懂也装地不懂。“思楠秋波一转。俏皮道:“你所有地手段,都是要逼王世充投降。你先放了王行本回去,现在又放了王弘烈,传话不是目的,你的目的,是想让江都的军民知道,西梁王不好杀,甚至就算魏王、荆王都不想杀,所以淮南军投降没有危险。他们军心浮动,你的机会就来了。

    萧布衣,我这些猜测。对不对呢?“她一口气说了这些,静等答复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点点头,说出句啼笑皆非的话来,“你简直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。幸好你不是王世充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是王世充,也没有任何办法。”思楠道:“因为就算知道你的全盘计划,王世充也无可奈何,李玄霸亦是如此。现在你们能制衡的力量都已经摆到明面,解决问题地方法,只能靠你们本身的实力!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“的确,再多的阴谋诡计,到了现在,还是需要疆场上堂堂正正的对决。到了现在,无论是谁,都已没有了回头路。“思楠却道:“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,寞建德和你,并没有什么不解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思楠奇怪道:“据我所知,他和关陇也谈不上什么交情,你既然什么都明白,为何不联合窦建德攻打关中?而任凭他和李渊结盟来攻打你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冷冷道:“他不见得会比李密、杜伏威高明到哪里。这些人率领着泥腿子,都是目光短浅,又局限于根基所在,不思远取,如何能够成事?”凡环7“你心中肯定不是这么想。“思楠低声道:“窦建德的确不见得比李密高明,可他所处之地却比李密、杜伏威要强很多。他可以说是……

    李密和杜伏威优点的结合,他有着杜伏威的仁义,又有着李密的驭众统领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望向远方,思楠问道:“其实我说了这些,不过是想告诉你,我……我们可以考虑联合窦建德,你觉得不好吗?”

    她征询关切地口气,让萧布衣终于扭过头来,思柄眼眸中异常认真,萧布衣还以一笑,“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最少我帮你,也是在帮自己。”思楠恢复了冷静,“不过我的建议,我觉得你可以考虑。“萧布衣摇头道:“我不是不考虑,思楠,一年前……甚至更早,我就联系过窦建德。不过他真地有些反复无常。我知道,他现在也是彷徨迷惘,经过几月前的屡战,想必进退两难,可我和他,真的很难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思楠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首先的一个阻力就是罗士信。”萧布衣解释道。思楠也知道罗士信这个人,但并不了解这个人,可却知道,这个人一直在和萧布衣作对。从跟随张须陀、到投靠杜伏威、再到投奔瓦岗、联手徐圆朗,归顺寰建德。每个人都有一生,罗士信的一生却是以和萧布衣对立为主。

    “罗士信这个人很奇怪。“萧布衣皱眉道:“他背叛了张将军,背叛了杜伏威、背叛了李密。可以说是一生都在背叛,到底他会不会背叛寰建德。谁都不知道。不过寰红线喜欢他,寰建德最疼爱寰红线,所以在寰建德收留罗士信的时候,我就想着。窦建德要和我为敌。可是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罗士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思楠话一出口,幡然醒悟,“是裴矩!”

    萧布衣目光阴冷,“不错。应该是裴矩!此人自从投靠窦建德后,就再也没有了动静。可依照此人的行事。绝不会混吃等死……”

    思楠复眉,“李玄霸是李家道的人,裴矩却是楼观道的道主,这二人……难道还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萧布衣撇撇嘴,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思楠再次陷入沉思,她才发现,原来萧布衣远比她想地要多。萧布衣方才所言,亦不过是想让她开心。想到这里,思柄摇摇头。却想到了什么,失声道:“他们本来的宗旨是光复大道,可李玄霸显然想要帮助李家一统天下,裴矩却是妄想东山再起,他们都知道,你是他们一统地阻碍!”

    萧布衣淡淡道:“所以他们就开始暗中联手,策刑窦建德对抗我。

    罗士信不过是个诱因,裴矩才是这场战争的真正推动者。”

    思柄本来还是个模糊的印象,听到这里,连连点头。“应该是这样,我现在才明白。你为何不再联合窦建德,因为有裴矩暗中作柴。

    裴矩虽然韬光养晦,”

    “裴矩的目地是什么?他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好处呢?”萧布衣自言自语道,脸上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思楠想了半天,“这个人活了一辈子,只为空虚所谓的大道,先后扶植过几代君王,可说是呼风唤雨,但都是一事无成。但在我看来,裴矩虽投靠窦建德,依他的身份和号召力,任凭他有通天之能,也不能自己取得天下了。““这正是我的疑惑所在。“萧布衣陷入沉吟中,“裴矩现在地所为,典型的损人不利己。寰建德很可能是下一次被裴矩拖入泥谭之人,但裴矩如斯聪明之人,为何要做这种没有意义地事情。”

    思楠道:“这世上损人不利己的人多了,何必强求裴矩呢?”她说到这里“噗嗤,一笑,补充道:“比如说王世充吧,他肯定认为自己现在做的是很有意义的事,但在我们眼中来看,就是损人不利己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被她的解释弄的哭笑不得,却还是无法释疑,心中微动。突然问个很奇怪的问题,“我们暂且把裴矩放下不谈,你觉得李玄霸是为了李家,还是为了大道?”

    思楠倒是头一次想到这种问题,思考良久才道:“应该是为了李家吧。因为始终以来,他都没有半分为大道的表现。“见萧布衣沉默,思楠问道:“你不同意我的看法?”

    萧布衣突然露出很古怪地笑,“不同意!”

    思楠和萧布衣一起许久,知道每次萧布衣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,那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坏点子,或者说,有人要倒霉了。凤豌7可这次谈论的是李玄霸,这是萧布衣最难缠的隐形对手,他有什么能力让李玄霸吃瘪?

    思柄在萧布衣面前,向来都是想什么说什么,“你总不至于说他是为了大道?”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道:“很多人可以损人不利己,但是很多人也是极为自私,在权利面前,无论是历史,还是现在,都有太多人不择手段。为了权力,可以泯灭亲情、友情甚至是……爱情。”

    思楠诧异道:“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讥诣道:“李玄霸为了李家,可以装死埋名,为了李家,可以抛弃裴茗翠,为了李家,把我这个所谓的朋友,玩弄在股掌之中。他付出的实在太多太多,甚至在得知他的诡计后,我有了那么一刻感慨,我甚至觉得,他做的无可厚非。“思楠冷冷道:“我记得你前一段时间还说过。见到李玄霸后,会毫不犹豫的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我理解他是一回事。杀他是另外一回事,不可混为一谈。“思柄微愕,良久无言。萧布衣又道:“可人都是自私的,就像我一样。虽然带着一帮兄弟打天下,可坐天下地当然是我,而不是别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让给别人。也要兄弟们赞同才行。““话是这么说,可我为什么要让?”萧布衣淡淡道:“没有我。何来的天下?我凭自己地拳头打下来地天下,为何要让给别人?”见思楠困惑的望着自己,萧布衣解释道:“我其实想说,李玄霸会不会和我一样地想法呢?”

    思楠身躯微颤,难以置信的问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布衣又露出巨侧高深的笑,“我是以己推人,我想问的是,李玄霸为李家做了这多。他难道甘心默默无闻,只为李渊当上皇帝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说,等到天下一统,若是李家有机会取得天下,李玄霸显然功劳最大,他会考虑把李渊取而代之?”思柄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开心地笑,“我的确危机四伏,可李家显然也是一样,以后到底如何,谁都不能知道。我们眼下能做的事情就是。一步步的走下去,哪里管得了许多!”他还要再说什么。见到卢老三匆匆忙忙地走进来,神情凝重,不由收敛了笑容,霍然站起道:“老三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甚至不看军文,就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他现在虽是看起来慵懒,但感觉地敏锐,远胜常人。

    卢老三默默的把军文递过来,萧布衣展开一看,本来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涟漪,思柄急声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坐下来,随手把军文交给了思柄,思楠扫了一眼,眼中也现出吃惊之色。

    王弘烈在兵卫的护送下,回转了扬州。

    踏入扬州城,看着玉树琼花的时候,王弘烈恍如梦中。兵卫早把王弘烈回来的消息禀告给王世充,王世充当下召见。

    王世伟见到王弘烈安然无恙之时,大喜过望,不顾君王在上,一把抱住了儿子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王世伟大喜,王世充却有些不悦,他感觉自己和众人已经格格不入。王世伟为骨肉重逢而欢喜,王世充却认为,这里面肯定埋藏个极大的阴谋!

    王弘烈倒还没有忘记萧布衣的吩咐,如实的将萧布衣所言和王世充说了一遍,王世伟暗自皱眉,心道这个儿子直肠子,最少应该先和自己商量一下才好。

    王世充沉凝很久才道:“萧布衣只是对你说,要和我见面?”

    王弘烈连连点头,“是呀,不过他没有说地点,我想圣上有意,当可派人和他联系。“虽然败给了萧布衣,可萧布衣饶了他一命,王弘烈倒是心存感激。

    王世伟已看不下去,厉声道:“弘烈,住口!萧布衣算什么东西,他说要见就见吗?”

    王弘烈噤若寒蝉,王世充阴沉着脸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这时有兵士急急进殿,奉上一卷军文,王世充接过展开一看,脸色铁青。见众人望着自已,神色惶惶,王世充也不掩饰,径直道:“吁胎失陷,刘永通这个畜生,竟然充当了萧布衣地说客,说服吁胎守将投降。我们眼下的形势,极为不妙。“众人大吃一惊,纷纷都想,萧布衣竟然又下一城,只怕转瞬就要攻到扬州城下,大伙是战是降?

    本来在王世充杀了李子通,夺取扬州城后,所有的人都是踌躇满志,觉得事在人为。可在萧布衣连环打击下,几乎所有人都觉得,淮南军绝对不可能坚持太久,既然如此,效仿杜伏威投诚,看起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杀王弘烈和王行本,这就意味着,他们也可以免罪。所有人想到这里,都是胆怯的望着王世充,王世充眉心定起,怒火中烧,这时竟然又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想,多半是高邮也被萧布衣攻打下来了,虽然攻城在他们看来,颇为困难。但是有萧布衣在,显然一切都有可能。没想到王世充只看了一眼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等笑过后,一宇宇道:“萧布衣,你的好日子,也到头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