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一一节 勇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几个类似喇叭的东西,正放在萧布衣的桌案上在汜水旁人嘶马叫、喊声喷亮的时候,萧布衣还在几十里外的营寨,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袭营他并没有参与,但是和他有关。

    将喇叭放在唇边,作势要吹,可终于还是放下。西梁军营沉寂一片,大军正在休息,他不想搞出古怪的声响,虽然他知道要吹一声,恐怕会惊天动地,他只想这些西梁军能在明天血战的时候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工部尚书廖凯搓着双手道:“启禀西梁王,这个,震敌胆,还在研究中,除了喊话的样品外,还有的可以发出尖锐的声音,甚至可以演奏乐曲,这是几个样品,不知道这次可合你意?”

    廖凯本是将作,监的大匠,后来升职为工部尚书,西梁王有令,当然亲身赶制。在东都恢复安宁后,萧布衣大力发展商业和手工业,匠人的地位有所提高,也就总能研究出些当世人眼中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古人素来求温饱安康,在传统中,一些新奇的技巧和发明,都会被人认为是奇技淫巧,因为满足吃喝是天理,追求省力好玩当时却被视作人欲,为世所不容或排斥。

    杨广打破了这个传统,最重巧匠。杨广在位时,可以说是古人工匠施展才华的黄金时期。这点可从观文殿的机关和天外飞仙般的木偶可见一斑,只可惜东都建成后,他开始穷兵默武,导致国家穷困,是以十万巧匠散去大半,其余的虽留在东都,可地位低贱。

    ,萧布衣发展国力后,国家富强,可说是最有财力的一方势力,也就开始重视工匠,主张他们研究些促进民生的发明,这个震敌胆就是他觉得需要的一个发明。

    因为每次行军喊话,都是颇费,力气,有了这东西,喊话可省不少气力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是提出个概念,剩下的事情,统统交给将作监去执行。

    ,不过将作监在制做的过程中,萧布衣又发现了喇叭的另外一个作用,那就是千余震敌胆集中在一起,可以造就不小的声势。

    伊始的时候,因为这东西像喇叭花,萧布衣并没有起名,后来想到这个功用,才起了个震敌胆的名宇。

    作战嘛,什么东西都要讲究鼓舞士气,摧敌胆寒。

    萧布衣今夜,就让千余精兵骑马摸黑急行到了汜水河边,给罗士信和窦建德吹喇叭听。这种噪音马儿多半受不了,不过萧布衣自有办法,提前预备,给马儿塞上耳朵即可。

    罗士信要是知道,多半肺都会气炸。

    远方的声响,他虽是听不到,可却能想像的到。所以萧布衣嘴角露出得意的笑。窦建德言出必行,肯定会交战,可不知道一夜未眠,到明日还有什么气力作战?

    廖凯研究许久,制造出几种震敌胆,不但可以扩大喊声,有的还能发出一种尖锐的声音,甚至可以简单的演奏点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东西,已经接近喷呐的雏形。

    萧布衣看着桌案前的喇叭,做工精细,微笑道:“我一开始,不过想要你做个扩声的东西,没想到你搞出这么多名堂。”

    廖凯侧有些惶恐,“属下知错,我只是参详波斯那面的一种乐器的做法。东都有不少波斯人,总有些奇异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拍他的肩头,“你举一反三,多做了很多,该奖励,何错之有?若是都能像你这样,不拘一格,历史才会更快的推动。”

    田阳p廖凯眨眨眼睛,一时间不明所以,可总知道,西梁王并没有怪责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来古时规矩甚严,对礼乐均有规矩,文帝在时,就认为民间音乐流入邪僻不正,所以加以限制。廖凯此举,若是文帝在时,反倒有过。

    田驯p萧布衣哪里管得了许多,只求实用最好。

    鼓励了廖凯几句,让他回转东都,再接再厉,萧布衣出了营帐,却去看望张济。

    张济没有死!

    想到汜水厮杀的场面,萧布衣举止从容,只是眼中,却有了分无奈之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举止从容的时候,罗士信几乎被喇叭烦的要死。

    喊声鼓声传来,宛若醉酒后,头脑中那难明的隐痛。潇布衣带的人手,都把马耳掩住,可河北军却是无法掩住马儿。

    马儿惊惶不安,嘶叫不已。

    河北军纷纷出帐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罗士信心中愤懑,空有十万大军,却被这些人搅的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在他想要出兵的时候,声音突然静下来,在他冈要歇息的时候,声音却是再次响起。罗士信再不犹豫,点起两千骑兵,让手下守住营寨,自己奔过汜水,奔呐喊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汜水对面没人。

    在罗士信踏过汜水的时候,对岸死一般的沉寂。黑夜甚浓,浓的他看不清远处的距离,众人点着火把,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因为如此一来,暗中若有埋伏,他们毫不例外的成为埋伏的靶子!

    可他们虽怕敌人,却更怕罗士信,他们有功,罗士信会重赏,可他们若有过错,只怕罗士信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罗士信不怕,他只有怒火中烧,他想喊、想呼、想战,可四野……

    只有死一般的沉寂。望着远方的黑暗,不知多少人在埋伏,罗士信心中陡然井起一种悲凉,心中已有了不详之意。

    他出离了愤怒,但是敌人,显然冷静的有如千年寒冰,万古凝岩。

    他人未战,心先乱!明日若出击,还能有多少把握?

    刘雅急匆匆的再来寻找窦建德,因为罗士信冲出营帐,他无法拦住。河北军中任何一个兄弟,都会听他的劝,可罗士信不是他的兄弟。

    罗士信的一颗心,没有谁能够理解。可罗士信若是出了事情,他肯定有责任,刘雅不想担负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窦建德不在营帐,刘雅微愕,记得方才来找长乐王的时候,他亦是不在营帐,向刚才遇到他的方向走过去,见到一女子茫然四顾。

    刘雅诧异道:“红线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女子水红衣饰,黑夜中宛若静静盛开、然后独自凋零的山茶花,虽是浓染的夜,却遮不住女子忧艳的清容。

    女子正是窦红线。

    原来窦建德征战河南,窦红线却是回转了乐寿,一直和祭酒凌敬,预言宋正本和大臣齐善行镇守根本!地,这次突然来到泉阳却不知道有何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爹呢?”窦红线问道。

    刘雅见窦红线虽忧郁,却没有惶恐之色,心下稍安,“不知道,我也在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窦红线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刘雅皱了下眉头,心道你没有看到这里乱做一锅粥了吗?

    “西梁军袭营,!”

    “西梁军在哪里?”窦红线问道。

    刘雅这才注意到,原来鼓噪的杀声,鼓声都已消失不见。有些心惊问:“红线,你从哪里来,没有碰到西梁军吗?”

    ,窦红线摇头,“我从牛口的方向赶过来,本来远远的时候,还听到颇为鼓噪,没想到走近了,人都见不到一个。”

    刘雅皱眉道:“如…就奇怪,了。是呀,喊杀声有一段时间不见了。罗将军出去查看,和长乐王的命令不符,我这才过来请示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一惊,“士信带兵出营了?,西梁军狡猾多端,要有埋伏怎么办?不行……我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她才要举步,却被刘雅一把抓住,急声道:“红线,你这么冒失的去找,若有了事情,我怎么和你爹交代?”

    “一切事情,我来承担。”窦红线心已乱,顾不了许多。

    刘雅放开了手,窦红线才要走,又是止步,叫道:“扣…”

    窦建德不知何时,已站在窦红线的身后,双眸中的忧愁,有如汜水之流,昼夜不休。

    一旺强如萧布衣悄然来到张济帐篷前,有三人起身施礼道:“参见西梁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低声道:“免礼,张济如何?”这三人就是汜水河边剜下的三个亲卫,亦是有着过人的武功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那种惨烈厮杀下,还能存活下来,无疑都有着过人的勇气、应变和反应。

    萧布衣已知道,这三个人中,高瘦的叫做展擎天,敦厚的那人叫铁江,彪悍的那人叫做唐正。

    他失去了二百勇士,却磨砺出最锋锐的四人。展擎天等人本来和张济算不上朋友,因为彼此很多时候,都是分开执行任务,可这次经过生死之战,早就肝胆相照。

    想到二百人只剩下四人的时候,萧布衣不知道心中何种滋味。

    他的血显然更冷,这场他赢了,影响深远,可却是以勇士的性命来换得。虽说战场之土,多有死伤,可今日汜水河畔,总不能让人开颜。

    听萧布衣询问,展擎天回道:“醒过一次,又昏昏睡去,可太医说,应该不妨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在帐外倾听半晌,终于掀开帘帐,走了进去。展擎天几人虽跟随萧布衣已久,可素来少有如此见面,不由心中振奋,守卫着营帐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的功夫,萧布衣走了出来,轻声道:“我看他一眼就好。“他口气中,满是感慨,三勇士却都是满面激动。疆场百战死,壮士难得归,他们出来战,就已经抱着去死的准备。激战汜水,他们亦是只想着如何杀伤敌手,而没有想到太多,可今日见西梁王亲身前来探望,已觉不虚此生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西粱王,更知道西梁王亦是百战才得今日的威望,他们没有期冀和西梁王一样的地步,可却希望有西梁王一样的威风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“,怪我吗?”萧布衣离开毡帐几步,突然问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天,让人看不清脸色,天正黑,萧布衣仰望苍穹,突然觉得,自己就算是什么西梁王,在天地间也是如此渺小。

    三人齐齐施礼,摇头道:“属下岂敢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敢?”萧布衣转过身来,双眸炯炯闪亮。

    唐正上前一步,正色道:“战场百战,有谁不死?若无西梁王当年号令天下,征伐瓦岗,我等怎有今日征战机会?若无西梁王浴血几度,我等家人如何会有今日的安乐?若无西梁王,亦没有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不敢、也不会、更不能抱怨西梁王!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我们就能承受的住!”

    “是汉子,就没有抱怨!”铁江憋出一句。

    箭布衣鼻梁微酸,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展擎天道:“我们知道,兄弟们战死,西梁王当是心中不乐,可既然上了战场,早知今日的结局,相对先帝在时,我们后顾无忧,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展擎天话音落地,铁江跟道:“西梁王,我等后顾无忧,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唐正凝声道:“我等其实也有憾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“萧布衣并不转身。

    唐正道:“今日决战,我等只恨不能多杀几人,也能多活几个兄弟。“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眼角已挂泪光,唐正请求道:“西梁王,谁无家小,谁无父老?死难的兄弟,或许尸体不能收回,可我只希望,不要奖赏,将所得分给死难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其余二人均道:“我等亦是一样的想法,只请西梁王成全!”

    萧布衣叹息声,转过身来,望着三人。

    三人眼角带着泪痕,脸上满是恳求。他们少有求人,可不惜为素不相识之人来恳求。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带着尊敬道:“你们其实已值得为自已骄傲,因为……

    你们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!”

    三人满是诧异,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萧布衣唏嘘道:“当年窦建德一战成名,你们可知晓?”

    三人不明萧布衣为何提及,展擎天道:“我只知道,当年窦建德带着二百八十三名手下,从一百四十里外,星夜袭击薛世雄的大营。薛世雄数万大军,竟然被二百多人袭击的一晚崩溃,薛世雄重伤逃命,一厥不振,窦建德这才如日中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舒了口气,沉声道:“薛世雄之败,原因很多,但是不能否认,当年敢加入死士,冲击薛世雄大营的人,均是骁勇善战。当年窦建德带着二百八十三名手下,回来的不过一百七十七人。而经过这些年的征战,到和我们对抗的时候,这些当年的死士又少了几十人,剩下不过一百零二人!”

    他对河北军的情况如数家珍,展擎天等人面面相觑,还是不解。

    萧布衣又道:“这一百零二人,均是千锤百炼,是为河北军军魂,每人都是铁骨钢筋,少有人敌。要知道:大浪淘沙,战场不同别处,能活下来的一定要比别人强上一筹,没有半分虚假!除去窦建德手下三员名将王伏宝、刘黑阖、苏定方外,阮君明、曹子椅、范愿、高雅贤、王小胡、曹康买等人都是骁勇难敌。”唐正叹道:“张济大哥以一己之力,杀了窦建德手下阮君明、曹子琦两员大将,非我们能及。不过“,河北军还有这些能征善战的勇将,我等有心杀贼,却是难以双手擎天。“萧布衣摇头道:”河北军能征善战的勇将已不多了。“三人齐声问,“西梁王此言何解?”萧布衣沉声道:”本王虽是自号勇猛,可这半年来,不过杀了个范愿,高雅贤之死,还让我莫名其妙。可今日一战,你等除了杀了阮君明、曹子椅外,还杀了四十八名当年的勇将!”三人一振,难,以置信道:”西梁王,你说什么?“萧布衣叹道是:”我也是今夜才得准确消息,原来窦建德为求一胜,临时将当年死士还剩的一百人中,分出一半的人混入决战勇士中。

    除了阮君明、曹子骑,那二百河北军中蕴含的战斗力,难以想像。

    展擎天三人忍不住惊呆,讷讷道:”西梁王……你说,我们一共杀了河北军手下五十员大将。“,萧布衣肃然道:”不错,正是如此。“他话音一落,展擎天三人已惊诧的不知所以。要知道,当年窦建德手下死士之猛,震惊河北,震动天下。

    窦建德能有今日之威,实在和当初厂战不可分割。

    ,那二百八十三人,创造了一个平民的奇迹,可是……他们决战的对手,竟然是这些死士?

    这些死士,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河北军的精英,可竟然莫名的死在汜水之中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并不知晓,可现在回想,才明白,为何河北军死一般的静寂。河北军当然难以置信,他们势在必得的一阵,竟然让西梁军默默无闻的勇士胜出?

    西梁勇士当时并不知情,若是知道的话,会不会早没有了战意?

    或许有人退却,或许有人更勇,他们不知道自己如何,却知道,张济还是会一如既往,找最硬的对手对决!

    真正的勇士,不需要挑选懦弱的对手。真正的勇士,就要挑选真正的对手!”窦建德为求胜我,不惜倾力一战,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。他的死士身经百战,我手下的勇士却是万中选一。”萧布衣激昂道:”所以你们不必遗憾,亦应该为死难的兄弟感到骄傲,更应该为自己觉得骄傲!你们每一个,都是东都勇士,都是天下的勇士!活着的人,好好的活下去,死了的人,亦是不负此生!我萧布衣,敬佩你们,我萧布衣,代替天下百姓谢谢你们。尸体或许捞不回,可我萧布衣要在东都立下一丰碑!所有今日一战的勇士的名宇,都会在上面铭刻,只要我萧布衣在东都一日,天下百姓就会记住你们一日!只要我萧布衣在东都一日,你们的家眷就不会受他人欺凌!所以你们不用担心,该是你们应得到的东西,尽管问心无愧的拿去,该是那些勇士所得的东西,我只有重赏,我萧布衣对朋友、兄弟所说,绝不食言!你们,从现在开始,是我的手下,亦是我的……兄弟!“萧布衣一番话,说的三人热血,泪盈亍眶。

    他们从未想到过,那个俯瞰天下、叱诧风云的西梁王,竟然和他们称兄道弟,视他们为朋友。

    对于萧布衣,他们向来都是仰而视之,可今日一番话,蓦然让他们觉得,他们不负西梁王,可西梁王,亦是从未负过他们!

    萧布衣说完这些话,拍拍三人的肩头,缓缓的转身离去,终于没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展擎天三人,却是立在营寨前,良久!

    离开展擎天三人,萧布衣踱入营帐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一路行来,倒是风平浪静,夜色幽幽。众兵士知道西梁王若不吩咐,最好不要打破他的沉思。可萧布衣却知道,这一路行来,营寨中不知道有多少明卡暗哨,在护卫着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西梁大营中,看起来风平浪静,却是杀机暗藏,十面埋伏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亲信,不得他宣召,擅自走到他的身前者,格杀勿论!

    就算李玄霸、裴矩前来,也已到不了他身前三步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萧布衣的大营,这是他萧布衣的天下。他的天下,只能由他做主,容不得旁人在他的世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也知道,李玄霸不会来!李玄霸是个狡猾的人,或者说,是个聪明的人,他素来少做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玄霸,现在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不知为何想到李玄霸,萧布衣自嘲的笑笑,或许若能击败窦建德后,他的下一个对手,就应该是李玄霸吧?

    窦建德有缺点,缺点就是他太仁义,太重英雄气概,太重情重义,今天的打击对窦建德而言,惨重非常。

    在这世上,英雄素来都是悲哀的代名词,他萧布衣,早已不是英雄,他宁可做一个枭雄,因为只有那样,他做事才会再无顾忌。

    可李玄霸呢,他缺点又是什么?萧布衣想到这里,皱起了眉头。他萧布衣从热血到如今的冷血,经过了太多的年头,可李玄霸,似乎出生就是工于算计之人。

    这个对手甚至连最爱他的人都忍心欺骗,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李玄霸已经成功的说服了领利可汗,他不会是个坐享成果的人。

    正沉吟间,萧布衣突生警觉,他已觉察一个高手到了他的帐前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那人脚步轻盈,若风若尘,这么高武功的人,营寨中可没有。可若是外人,怎么会肆无忌惮的径直到了他的帐前?那些护卫做什么?

    高手是谁?

    萧布衣已手按刀柄,杀机陡升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