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一二节 拼算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在手按刀柄的时候,只觉得天地清明,四肢百骸无不充盈着力道。

    虽然一天未眠,可他并没有半分困意。

    他相信,此刻窦建德也睡不着!

    他们得到的比别人多,注定付出的也比别人多,这就是他们的命,命中注定!这样的人生,难说好坏,却再无回头之路。

    凝望着毡帐的卷帘,萧布衣微眯双眼,紧抿嘴唇,等候对手的动静。

    无论来者是谁,只要对他不利,他当求将对手毙于刀下。他初入这个世上的时候,本没有杀机这么重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到如今,没有谁比他杀机更重,只是他很好的掩藏了这点。

    他或许在旁人眼中,还是那个仁义的西梁王,可萧布衣知道,他已不是!

    死在他手上,为他去死的人,比任何人要多,他已麻木冷漠,他已冷血铁血。他现在能做到的一点是,对他忠的人,他给与回报,暗算对抗他的人,他会以各种手段还击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理解文帝为何晚年的时候,要在庙堂上仗杀群臣,他不明白杨广为何每次出巡的时候,要将重臣带着身旁。他本来不解曹操为何要借梦游杀了近卫,他也嘲笑过宋太祖欺凌妇孺。

    他在后世不理解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,可现在他已明白。

    不在他们地位的人,又如何会理解他们的悲哀?

    可在他们的地位的人,难道就觉得所有的事情理所当然?

    别人看到的都是光环,可谁看到那璀璨的光环下,汉家陵关的苍寂、古道西风的疲惫。

    他若当上皇帝,做的其实和他嘲笑的人没有什么两样。谁都知道,眼下的皇帝是皇泰帝,可谁也都知道,西梁王迟早要取而代之,他日后的所作所为,和他嘲笑的宋太祖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这些思绪一闪而过,萧布衣杀气不减,帘帐一挑,一道黑影已闪身入内。

    萧布衣陡然怔了下,突然有些醒悟。

    那个黑影他颇为熟悉,因为每天匆匆忙忙之后,偶尔想起的时候,就如瘦马归人,得遇休憩之地时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已经明白来者是谁,或许全天下只有这人,才可以轻而易举的到了他的帐前,只是这人,为何要回来?

    不会为了两厢思念,难道为了……

    才要召唤,萧布衣突然收声。他沉思的时候,已吹熄了油灯,他的帐中,本来漆黑一片。可那人一进帐中,营帐就亮起了一道潋滟的剑光。那人进帐,拔剑出剑,一气呵成,一剑准确无误的刺向坐着的萧布衣。

    本来进入极暗的毡帐,双眼会有那么一刻的不适。可那人似乎有双夜眼,竟然准确无误的刺向萧布衣。

    那一剑极快、极厉、似金虹,如紫电,划破了帐内的黑暗,已到了萧布衣的喉间!

    萧布衣竟然没有动,更没有出刀,只是冷冷的望着剑尖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潋滟收敛,如雨后初晴,天边虹消,长剑停到萧布衣喉前三分距离,却没有刺下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简直有着惊天的胆量!

    他是艺高胆大,还是根本没有准备闪躲?没有人知道,出剑的人也不知道,只有萧布衣自己,才知道!

    刺客似乎也有些意外,迟迟的没有任何动静。长剑冰冷,萧布衣视而不见,只是凝望着对手的双眸。

    对手纱巾罩面,本来一双眸子黑白分明,清亮如水。

    可这刻的眼中,却如雾笼春水,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萧布衣问道,平静如常,仿佛对方不是杀手,而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那人终于收剑。

    ‘嚓’的一声轻响后,帐内重新回于寂静,那人立在那里,有了丝不自在。萧布衣一直望着她,良久才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本来就是命令,可这刻,却有了少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不过温柔只是一丝,隐藏在冰冷的语气中。他这已是很客气的做法,她抽剑来刺,若是旁人,萧布衣会毫不犹豫的拔刀将对手斩成十段八段。

    可对于这个人,他下不去手,他也不信对手要杀他。如果真的要杀,那打击无疑相当可怕,那这世上,他还可以相信谁?

    突然想到杨广临死前的凄凉,萧布衣心中微凛,神色不动。

    刺客竟然是思楠!

    萧布衣大为意外,可也知道,只有思楠才会平安的到了这里,不惊醒这大营中的十面埋伏。因为无论是蝙蝠、还是孙少方等禁卫,都认识思楠,也知道思楠在他心目中的分量,让思楠来到这里,或许在蝙蝠和孙少方的心中,那对萧布衣是个惊喜。

    可思楠却给萧布衣个惊奇。

    思楠不必偷偷进来,她来找萧布衣,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到毡帐前,而不会有人拦截。因为这些日子来,她是萧布衣身边的一个特例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出手。”思楠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在辽东。”萧布衣终于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思楠不答,继续道:“我一直想看看你的武功,我自觉武功进展不慢,我想知道,我现在和你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不语,双眸灼灼,只是望着思楠。方才他只注意到思楠的剑,现在他才发现,思楠衣黑如发,肤白胜雪,她的双眸,就像冰雪中的暖阳。

    思楠移开了目光,问道:“你为何不躲?”

    “爱的人想着什么,我感觉地到!”萧布衣缓缓道,刀削的脸庞上,带着一丝柔弦。

    思楠微震,垂头不语,露出了雪白的脖颈,她就算蒙着面,也有着那种惊人的明艳。她的美丽,随着时间的流逝,只有更浓,宛若她的剑法,日益惊艳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她不语,自嘲道:“所以你不知道我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思楠不肯抬头,良久才道:“我并没有到辽东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废话,可萧布衣并没有不耐,只是轻‘哦’了声。思楠半晌又道:“我在路上得知一个消息,对你不利,所以……回来。”

    思楠说的有些艰难,萧布衣叹道:“从黎阳到辽东,哪个消息对我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实情,因为无论窦建德、罗艺还是高丽王,都是他的敌人,眼下,他别无选择,只有一个个的打过去

    ,打到这些人归降。

    思楠低语道:“可这个消息对你尤为不好,我只怕你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回来了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思楠抬起头来,双眸肃然,“这一次,你一定要小心对待,我知道,这人绝对不好对付。你的武功或许比他高明,但是他的用兵,只有比你强,而不会差。你的敌人多,他们死多少我不管,但我知道,你输不起!”

    萧布衣脸色微变,思楠了解,也知道他真正的对手。能让她也看重的人,并没有几人。心思飞转,已记起一人,陡然失声道:“是他?他投靠了窦建德?他为何要投靠窦建德?我为何没有听到任何消息?”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说哪个,一连四问,可思楠已点头,一字字道:“不错,就是他!就是因为你不知道,所以我……一定要回来!”

    就是你不知道,所以我一定要回来!思楠说这句话的时候,平平淡淡。

    可有时候,心中的关怀,不一定要喊出来!

    那种关怀,就像月出照关山,秋风送人还般,悄悄然然,你可能不知道,但是不意味着没有。

    有心人,当然会感谢明月,感谢秋风,只要有心,就算在寒风冰雪中,也能感受着那若有若无,却如深海般的关切。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涌起一阵热血,无论如何,思楠对他,总是与众不同。热血变成豪情,萧布衣昂声道:“他来这里,当然要对我不利?只是……我何须惧他!”

    萧布衣说出何须惧他的时候,意气飞扬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从当年山腰奔下,勇战突厥,到如今坐镇东都,征战天下。他或许更阴沉、更心狠,但是他的豪情仍在,甚至更加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他现在,谁都不惧,就算李玄霸、裴矩一个多计,一个阴险,他也不惧。就算李渊、窦建德一个老谋、一个善战,他也不惧。

    现在最应该的现实是,别人惧怕他才对!

    他是萧布衣,他是威震天下的西梁王,铁骑踏遍天下,他们若是不怕,就不会暗中作樂,而会光明正大的和他一战!

    思楠望见萧布衣的意气风发,刀削般坚毅的脸,轻咬下红唇,双眸如水,微泛波澜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不明白萧布衣的心,可她不明白的是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心,海底针,就是说女人的心思,男儿难测,可很多时候,就算女人她自己,都不知道自己想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用兵好的人不多,但是要用兵,一定要知晓时机,不然就算获胜,也是稀里糊涂的领军。萧布衣从虬髯客身上学习武功,却从李靖身上学习兵法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靖每次出战,已知必胜。

    若不能胜,何必出兵?

    可普天下,能做到李靖这种境界的能有几人?所以天下也就只有一个李靖!

    李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他出兵或许在对敌时可以等上几天数月,任凭旁人风言风语,但是他出战,却能一天就决出胜负。

    这种必胜,是立于知己知彼,是立于知晓时机,若是并无胜算,大局未明,李靖绝不出兵!

    李靖的用兵要算五事,道、天、地、将、法。这些都是孙子兵法名言,可知晓的多,能用于实战,详细算出的没有几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别的四事比起李靖或远远不及,却最善用道取胜,这里的道者,绝非太平道的道,而是天下大道,得天下之心的道。他鼓舞士气,激励群臣,发动百姓,均是计道者一事,其余的东西可控,唯有五事第一道,只有萧布衣这种人才能用,也用的最为犀利。

    他得道一法,来击窦建德,虽还未分胜负,可只要谨慎小心,当可求胜。

    李靖在道者一事,是顺水推舟,但在其余四事,却是计算的极精。

    天者一事,在于计算阴阳、寒暑、时制;地者一事,在于计算远近、险易、广狭、死生;将者一事,要判断自身以及对手将领兵士的智、信、仁、勇、严;而法者一事,却是在于曲制、官道、主用三方。

    这五事,听起来简单,可能算晓分明,再无遗策,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其实五事中,只要能明晓精熟几事,已是少见的领军将领,若是五事精悉,那已是领军奇才,世间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可李靖就是其中的一人!

    所以他能百战百胜,所以他一出手,就能杀败一阵风,大乱草原,击溃历山飞,攻下黎阳城,火烧林士弘,伏杀张善安,降伏江南众将,收复岭南九十六州!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运气,也非铁甲骑兵真的无人能敌,李靖能胜,在于一个算字!

    不算者,只以兵力、骁勇作战,无非匹夫之勇。胜一场易,常胜难若登天,要想百战百胜,那是绝无可能!

    李靖教过萧布衣,战场要胜,绝对不能靠运气,一个将军要胜,要靠计算,而不能靠赌!

    不算当然可能胜,那多半是对手更不会算。所以双方的胜负,只能交给老天来决定。

    李靖登天不行,可要求胜易,并非运气、并非兵力、而是在于算!

    萧布衣从李靖身上习得习算之法,早将将者一事算的七七八八,法者用的法度森严,都说无知无畏,可他因为知晓,所以亦是无畏。

    他绝非稀里糊涂的出兵,每次出军,他亦是在算。

    两方兵士拼勇、拼命、拼士气,他却要和对手拼道、拼势、拼算。所以他对窦建德,从东都出兵之际,就开始算,就开始攻。

    他甚至和窦建德远隔数百里,就已经战气势、战算计。可饶是如此,萧布衣也没有算到,窦建德为了胜他,不惜让往日的死士加入进来,或许就算算到,可萧布衣还会一战,因为yi水河一战,无论胜负,河北将领已损失惨重,这种成绩,甚至要超过明日大战。

    兵死了可以再招募,可将死了,又岂是一时半刻能够补充?

    或许他不如李靖能算,但是他也有李靖不能及的地方,那就是他有气势,他得道多助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那个对手,他更知晓那人生平七百多战,未尝一负,就算罗艺、窦建德,都是那人的手下败

    将,可是他只是吃惊,却不畏惧。

    他甚至双眸闪亮,那是一种勇士遇到危险时候的激昂,那是高手遇到另外一个高手时的振奋!

    二人只是默默相对,萧布衣心绪如潮,思楠却是心乱如麻,萧布衣知道自己想什么,思楠却根本不知想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许久,思楠才道:“你说不错,你不须怕他。可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他一直隐而不出,谁都不理,这次投靠了窦建德,却是无声无息,不让你知道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奇怪?”萧布衣脸上泛过诧异,“有何奇怪?”

    他问完话后,陷入了沉思,他不是个轻易听信旁言的人,很多事情,他喜欢自己思考。

    思楠却道:“我……觉得,他是太平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眼皮微跳,不明白为何太平道怎么总是阴魂不散,他知道思楠绝不会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“太平四道八门,其实经过这些年来,已实力大衰。

    很多门中,已人员凋零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叹气道:“凋零如此,还能翻云覆雨,若是昌盛,那还了得?”

    思楠摇头道:“他们凋零也是命,试问自张角开始,他们就一直被朝廷猜忌,百般围剿,虽是屡有大才振兴,但是逆天行事,终要灭亡。太平四道,道主都是经天纬地之才,可太平八门,却是太平道的根基所在,也是他们能动用的力量,毕竟我们知道,任凭一个人强煞,他也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做成大事。裴矩武艺虽在,算计还在,可他实力已不在,他已掌控不了回天之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思楠抿抿嘴唇,突然道:“八门虽是凋零,可毕竟还有人杰。将谋风火,工反谣锐,八门之中,又以将门第一,实在因为要统领天下,大将不可或缺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将门中人?”萧布衣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思楠点点头,“他不但是将门中人,而且极有可能是将门第一人。”见萧布衣皱眉,思楠问,“你不信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凝望着思楠,沉声问,“我信,可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思楠微愕,良久无语。

    萧布衣又问,“记得我和你一起的时候,我说过,我知道的,都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思楠扭过头去,淡漠道:“可我知道的,显然都没有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默不语,有的时候,沉默就是默认,也有不满。

    思楠想要站起,一跺脚,终于坐下,却是再不言语,少见的生气。萧布衣反倒展颜一笑,“我错怪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思楠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你问心无愧,不然何以会生气?”萧布衣道:“我只知道,心中有鬼的人,不会像你如此气愤。”

    思楠冷哼一声,“想堂堂西梁王,岂不是谈唱俱佳,让人分辨不清,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?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一笑,“难道你这次去辽东,路过武安的时候,就想帮我除去杨善会,所以才知道他投靠了窦建德?”

    思楠冷哼一声,“你把我想的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我何必把你想的太坏?”

    他们谈论的人,原来就是杨善会!

    也只有杨善会,才会让思楠如此器重,也只有杨善会,才可敢说用兵胜过萧布衣。

    杨善会河北名将,身经七百余仗,从未败过,也怪不得萧布衣慎重。

    萧布衣坐镇东都,安定河南后,一直都借皇泰帝的称号,对隋朝旧臣加以招降。中原因此归附者,不计其数。可河北不降之人,除了罗艺,就剩下个杨善会。

    杨善会居于武安,因为用兵如神,罗艺和窦建德对他均是无可奈何,又因为萧布衣、窦建德、罗艺均有他图,所以杨善会在三者势力偏汇处,竟然一直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想到是,在这种时候,杨善会竟然投靠了窦建德。

    思楠说的不错,这的确是个很奇怪的事情,杨善会是名将,这种人一点不笨,可选择投靠的对象并不聪明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杨得志所言,‘小心杨善会!’萧布衣一时间,不知道是何心情。

    他和杨善会有何恩怨,让杨善会竟然始终和他为敌?如果要有解释,思楠说的就不错,杨善会是将门第一将,他和李玄霸有关系,他投奔窦建德,就是要阻挠自己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可是昆仑呢,为何不加以约束?

    萧布衣想到这里的时候,满是奇怪。

    思楠突然道:“我找不到杨善会……”她顿了下,可却已承认萧布衣方才说的不错,她的确想为萧布衣杀了杨善会,再去辽东。

    又认为有些不妥,思楠解释道:“我不是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萧布衣只能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思楠突然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只好笑道:“那我就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思楠一笑,怨气烟消云散,“这时候……我接到了昆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振,“你见过昆仑?”

    思楠摇头,“没有。他是留给我一张纸条,和以往一样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迟疑道:“那不见得是昆仑,李玄霸也有可能。他是昆仑的弟子,知晓昆仑的一切,甚至可以……模仿昆仑的笔迹。”

    思楠果然也不敢确定,疑惑道:“若是李玄霸,他为何要告诉我这个消息,他知道,我一定会通知你。如果那样的话,他为何要透漏杨善会的消息。杨善会若是投奔窦建德,无疑在等着关键时候,给你致命一击。我觉得……这次真的好像是昆仑,可若是昆仑,那真的很怪异,他身为太平之主,难道还控制不了杨善会?为何又要告诉我所有的一切?”

    女人都有一种直觉,而且不讲道理,可这种直觉,有时候真的很准。

    萧布衣舒了口气,淡淡道:“已无所谓。太平道为祸多年,难免有顽固不化之辈。这一次,我不但要扫平天下盗匪流寇,还要将为祸多年的太平余孽……一网打尽!昆仑就算知晓,我想……也不会反对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