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一五节 狡兔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杀手一出,不但挡住河北军的攻势,而且让河北军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冲来的无论骑兵、抑或是步兵,都被千余弩机的惊天一击所杀、所骇、所摄,不但勇气全削,而且再无进攻之心。

    苏定方一颗心已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一主攻之人,分别为苏定方、刘雅、曹康买三人。

    这三人向来都是悍不畏死,作战的时候,都是冲在最前。不过最前的向来都是最先死!

    可苏定方并没有死,冲在最前,还能在万矢齐发下活得性命,苏定方事后想想,本身就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苏定方见多识广,见到弩机亮出之时,就知道这东西绝非摆设,而是杀人的利器。他想起了诸葛孔明,想起了马钧,却不知道,这已经失传的连弩之法,竟然出现在西梁军的阵营。

    万矢齐发的时候,苏定方耳边已听不到任何声响,只余铁矢破空的那声响

    他顾不得旁人,他已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苏定方立即做了一件事情,摘盾落马。他这种经验,当然是从千百次生死搏杀中所获,弩机破空,为求杀伤,取的都是稍高的位置,这么说,万矢齐发还有个空处,那就是近地的位置。

    苏定方那一刻下了判断,然后睠起身子,尽量将整个身躯躲在盾牌之后,盾牌护住了正前,他就以这个方式落下马来

    然后他就听到"扑扑卡卡"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那种声音,仿佛竹子穿过了豆腐,铁锤击碎了豆子。然后他整个人就像被大锤一样敲中盾牌,一股大力涌来,不等落地,竟然被大力击的平平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一共有三支铁矢击中了他的盾牌,带出的力道骇人听闻!

    苏定方只见到盾牌这面,突然凸出了三个小点,铁矢的一头稍微探出。三支铁矢竟然打透了他的铁盾?

    他们身上的铠甲,对付寻常的弓箭,还能抵挡住杀伤,可应对这种铁矢,简直就和纸糊的一般。因为苏定方落下的同时,已经瞥见身侧的一个河北将领来不及躲避,被铁矢透过铠甲,从前胸打到了后背。

    苏定方不敢信,却不能不信,这铁矢不但奇多,而且霸道,不但霸道,还是犀利难及。他手持铁盾,被铁矢一震,只觉得指骨欲裂。落地之时,他毫不犹豫的平躺下来,以盾护身,宁可选择被马踩。

    马踩或许不能死,但是被这种铁矢打中,打在哪里,哪里穿孔,不见得有活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马儿已不能上前,就算铁甲骑兵都不能阻的马势,却被铁矢硬生生的击停。

    苏定方落下之时,才明白,"扑扑"之声是弩箭入肉的声音,而那"咔咔"的响声,却是铁矢击断骨头的声音。

    "砰"的一声大响,一人落在苏定方的身边,双目圆睁,脑门上却是插着一根铁矢,已然毙命。苏定方见到,心中悲动,那人正是他的结义兄弟,曹康买!

    这时铁骑隆隆,从西方传来,苏定方心中一颤,知道西梁铁骑已经出动。

    萧布衣眼光独到,又如何会放弃这个最佳进攻的时机?

    噩梦来的快,去的也快,这一轮弩机射过,再上铁矢,并不容易,西梁铁骑既然出动,为防误伤,弩机亦是不会发射。苏定方想到这点,翻身跃起,这时一匹伤马受惊,正从他身边掠过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苏定方奋起神勇,一把竟然抓住急奔飘逸的马尾。

    大力激荡,他人跟随飘起,跃在马背之上,向东狂奔。

    心中庆幸,知道若是晚了片刻,任凭他本领高强,只怕也要被随后的西梁铁骑踏成肉酱,可听到身后铁骑之声激荡,仿佛踩在胸口,苏定方几欲吐血。

    他人在马上,这才觉得浑身筋骨欲散,四下望去,到处都是河北军的断骨残肢,凄凉惨恻。

    未死的河北军早就心胆欲裂,扭头向东方汜水狂卷过去。

    苏定方扭头望去,心头狂跳,因为他见到黄尘若云,铁骑如风,风卷残云,铺天盖地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西梁铁骑气势惊人,就算不是铁甲骑兵亦是让人难以匹敌。

    萧布衣早等这一时刻,在弩机射完第一轮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号令西梁铁骑两翼急攻。

    铁矢虽多,却不能尽数杀死敌手,真正要击溃河北军,还要靠西梁勇士。

    西梁铁骑并非铁甲骑兵,方才已缓缓压来,见到铁矢飞出那一刻,稍作停顿,已霍然加速,攻到了河北军面前。

    汜水东岸的河北军,已目龇欲裂,眼睁睁的看着铁骑如龙似虎,吞噬了还残余的河北军士。

    河北兵将兄弟,只能在铁骑下惨叫呼救,可他们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。

    罗士信双拳握紧,指结苍白,窦建德却是又记起杨善会所言,满面红赤。

    这时西梁铁骑已踏破敌胆,踏平河西,一鼓作气的冲到了汜水西岸,这一战,西梁军士气空前高涨,河北军失去的不但是兄弟、马匹、士气还有雄心壮志!

    罗士信却不忘记命令河北军列队狙击,他要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,西梁铁骑虽勇,可他还有能力,将他们击杀在汜水之内。

    他就算没有弩机,可他对付骑兵,亦是有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西梁铁骑并没有进攻,而是如龙化风,散到两翼。不到片刻的功夫,西梁步兵已然杀到,整齐一致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从清晨到午时的失地,让西梁军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部收复,西梁军锋头正锐。

    一列列、一队队的西梁步兵迅即的凝聚,然后萧布衣并不再等,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攻!

    上一河北军气势正蚶,萧布衣不会攻,他不会让西梁军士白白送死。可这一次,河北军已受到致命的打击,士气低沉,萧布衣如何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?

    西梁铁军列方阵而行,踏入汜水,溅出浪花,脸上满是沉凝之色,坚定的向河北军冲去。

    就算在河中,他们看起来虽是稍慢,也是阵型不散。

    盾牌手护卫,弓箭手开道,弩机手早已跟随,装上了第二排铁矢。可持弩机的兵士,并不急于扣动板机,而是如同荒野饿狼般,静静的等候给与河北军最痛心的一击。

    长枪手、刀斧手、长乐手纵横交错,毅然又决然的攻了过去,冒着如雨的长箭,如河北军般,同样的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河北军见到敌手的攻势气势,第一一的感觉到了恐怖。他们或许有击杀前面的盾牌手,射杀后面的弓箭手、刀斧手,可他们能否抗住弩机手的致命打击?

    方才那一幕,给河北军心中造成的阴影,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河北军铁血尚在,坚强犹存,可就算他们能抗住弩机手、弓箭手和如潮般步兵的冲击,是否能抗的住西梁铁骑?

    而闻名天下的铁甲骑兵,还是一直没有出场!

    可所有的一切都不如更远处的黄尘滚滚让人恐怖,谁都知道,那里又有大军行进。

    西梁军背倚虎牢,那是他们的根本,兵力源源不绝的输送到那里,到如今,西梁军已再出援军,气势汹汹,难以匹敌。

    水花激荡,水雾凄迷,漫天飞羽中,河北军所有的人心都是飘飘荡荡,已忍不住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远山峦峦,无穷无尽,都是寂寞。烈日当空,漠视着汜水的惨烈,此刻,西梁军已杀到了汜水东岸!

    空山寂寂,白云渺渺,山峰俊秀,挺拔险立。

    一女子如空山般孤寂,望着远处的华山

    山峰高耸,直插云端,让人分不清是山是云,抬头望去,让人目眩。

    女子脸上满是落寞,轻轻的咳。一人悄悄来到女子身后,施礼道:“小姐,有消息送达,清晨时分,萧布衣已和窦建德汜水大战,到现在……胜负未明。或许已经明了……可午时的消息,要晚间才能送到。”

    她们显然也不知道萧布衣大杀器在手,可远在华山之侧,却能知道汜水的动静,多少也令人吃惊。

    李渊用连骑之法能将消息一夜送达,可她们的消息,看起来只需半天就可以。

    能和萧布衣消息运作相拼的人,天底下,也只有裴茗翠差可比拟。不过速度或许仿佛,但若讲消息分布范围,裴茗翠已远远不及萧布衣。

    可是裴茗翠,也不想关注太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眼下,能让她还有些关心的人,一个是飘渺如云的李玄霸,另外一个就是铁血冷酷的萧布衣。

    裴茗翠转过身来的时候,容颜清减憔悴,轻轻咳两声才道:“我比起以前,好了多。”

    影子道:“太医说让小姐不要劳心,安心休养,可望康复……”

    裴茗翠孤寂的笑笑,“我现在,的确不需要太劳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险峻称雄,壁立千仞的华山,若有所思道:“华山险恶,常人难及。可秀丽风光,多在险峰,我一直仰慕许久,若能有生之年,亲自登临,也不憾此生。”

    影子垂泪道:“小姐,你定能得偿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裴茗翠漠漠道:“影子,若是我没有机会,等我死后,请你将我火化了,然后寻华山一处清幽之处莽了,那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影子慌忙道:“小姐,不会的,你不会死!”

    “人谁不死?其实我……早该死了。”裴茗翠幽幽道:“我还不死,只因为想见他一面,问他一句话。到现在,我其实并不恨他了,恨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她这时口气中并不怨恨,只有幽然。

    影子当然知道他是谁,恨恨道:“他真的狡猾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般作为,难道也不能让他出来一见吗?”裴茗翠茫然道:“我一直以为,自己了解他,可现在才发现,只是他了解我,而我对他,还是一无所知。难道……我猜错了?”

    影子连忙摇头道:“小姐,不会有错,若非李玄霸,如何能设计出这么多阴谋诡计,只有是李玄霸,才能解释所有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他如斯聪明,当然早知道我发现了他的秘密,可他为何不出面,他怕我杀他?”裴茗翠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或许……问心有愧。”影子道:“若非如此,他早就出面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凄然一笑,不等多言,又有手下匆匆赶到,“小姐,李孝恭出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哪里?”裴茗翠精神一振。她有个直觉,李孝恭一定和李玄霸有牵连,所以执着的守着李孝恭,却没有杀他。

    留着李孝恭,一方面是为了引蛇出洞,另外的一方面,却是裴茗翠已不想杀他。

    李孝恭现在看起来,比裴茗翠还要凄凉。他瞎了眼,中了蛊毒,迟迟不能破解,看起来也活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裴茗翠或许因为同病相怜,是以并没有对李孝恭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听裴茗翠询问,手下答道:“据我们推断,他在跟踪刘文静!”

    裴茗翠目光一亮,“刘文静?”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这个刘文静……”影子突然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摆手止住了影子的下文,轻声道:“好,我们跟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从华阴出来,心中岔岔,所有的怒气,都发泄到马儿的身上。他纵马一路狂奔向东,很快就到了永丰县城。

    永丰夹在西华阴、东潼关两座大城之间,看起来和刘文静一样,窝囊受气。

    这里规模不大,户籍不过万余,经过刘文静的一番整顿,如今已是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可是热闹,都是旁人的,和刘文静无关。

    刘文静快马入了长街,不如以往一样下马和百姓打个招呼,他径直驱区马回转府上,倒惹的百姓面面相觑,低声细语,只以为又要有仗打了,不然刘尚书何以如此匆忙?

    刘文静回到府中,坐了没有多久,就已经下了个决定。

    伸手招过一人过来,刘文静问,“冯八,我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冯八老实忠厚,相貌寻常,看起来丢在人堆中都是找不到的那种。

    冯八道:“刘大人,你待我恩比天高,我的性命是你所救,只恨不能报答。我爹妈被人杀死,若非你为我鸣冤,只怕我也屈死在刀下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满意这个回答,沉吟道:“眼下我有难。”

    冯八一惊,失声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刘文静感胃道:“冯八,你说我对唐王如何?”

    冯八激动道:“刘大人为唐王出生入死,不说联系突厥,首义之功,联系战马起义,单说你助太子取永丰仓根基之地,凭一己之力说服劝降潼关,又救了秦王这三件事,就是功劳赫赫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怒拍桌案,岔然道:“可我如此,竟然比不上那个裴寂。”他还嫌怒斥不够排遣心中郁闷,抽出腰刀,

    一刀劈到梁柱上。

    "当啷"大响,火光四溅,刘文静愤怒道:“时无英雄,让竖子成名!我刘文静开国之才,助李渊起义太原,坐镇关中,立下汗马功劳,我竭尽心力的助他,只希望扬名天下,青史留名,可他对我竟然不如对个竖子,这让我如何能服?我恨不得斩了裴寂……”

    冯八慌忙四下望去,急声道:“刘大人,慎言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吸口长气,一字字道:“我不但要杀了裴寂,还要让李渊看看,轻视我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后,冯八反倒镇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文静望着冯八的双眸,一字字道:“冯八,我需要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冯八并不畏惧,知道刘文静要反李渊,他反倒有种豁出去的架势,“刘大哥,你说怎么做?”既然刘文静已不要前程,冯八也就换了称呼,由大人改成了大哥。

    方才他怕刘文静自毁前程,所以才出言提醒,这刻知道无可挽回,当下当机立断

    刘文静赞许的望着冯八道:“你果然不负我的厚望,你要知道……跟随我后,可能一无所获,甚至送命。”

    冯八豪爽笑道:“我这命也是捡回来的,再给刘大哥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刘文静重重一拍冯八的肩头道:“好兄弟。从今日起,我和你共富贵。”

    冯八摇头道:“共富贵我从来不想,只是我想……今生能跟随刘大哥,死而无憾。不知道刘大哥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他说的慷嘅激昂,刘文静眼露感动,舒了口气,“我能有你这种兄弟,真的三生有幸。我准备写一封书信给东都。冯八,我知道你为人谨慎,就由你带着书信即可启程,前往东都,潼关现在是李神通镇守,那人和我关系寻常,可副将桑显和与我关系密切,若有困难,可去找他。到东都后,你可去拜见徐世绩,此人总管东都诸事,你报我的名字,当可求见。书信到了他手,他可明了一切。到时候,我们自有联络。”

    冯八连连点头,刘文静去了书房,片刻拿封书信回来,递给了冯八,肃然道:“冯八,我能否活命成事,就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冯八一拍胸膛,大声道:“刘大哥你放心,我定当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点头,冯八不再耽搁,藏好了书信,即刻出门启程。

    刘文静在庭院中站了良久,听蹄声远去,这才回转到卧房。

    他在房间中走来走去,这摸摸,那看看,似乎心绪不宁,坐立难安。他的眼中,却闪着怨毒的光芒,想必已对李渊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过了约半个时辰,府外突然沸沸扬扬,嘈杂非常,有人喊道:“你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声惨叫,问话那人没了声息,竟似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刘文静双拳一握,并没有冲出卧室,反倒坐了下来,神色阴沉。

    紧接着脚步声急骤,似有十数人向这个方向冲来,刘文静不为所动,反倒端起了茶杯。

    "光当"一声大响,卧房的房门被人一脚踢开,当先冲进一人,络腮胡子,身材颇为豪壮,大笑道:“刘尚书,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,跟着十数个兵士,有一人长刀带血,显然是斩了刘府卫士之人。

    刘文静皱了下眉头,“史将军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来人却是长安大侠史万宝,当初李道玄被裴茗翠伏杀,这个史万宝坐视不救,借求救兵之际,惶惶而逃,导致李道玄被杀。

    不过在裴茗翠死士的围攻下,史万宝就算留下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史万宝逃走后,马上去见了李建成,哀声求饶,述说不得已的苦衷。李建成并没有处罚他,只是押送他回了西京。史万宝是李世民交的朋友,李渊虽心痛李道玄之死,可正值用人之际,只把史万宝连降三级。

    史万宝一直不得志,这刻却是意气风发,昂声道:“要抓你去见圣上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眯起了眼睛,“我是堂堂的民部尚书,你有什么资格抓我?”

    史万宝哈哈大笑道:“一个时辰前,你还是,可现在,你已经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拳头紧握,沉声道:“为何?我对圣上忠心耿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为说完,史万宝一伸手,已从门外拎过一人,微笑道:“刘文静,让他来解释下你的忠心耿耿,不知如何?”

    刘文静变了脸色,史万宝身后那人,正是方才出门的冯八。

    冯八忠厚中带着懦弱,懦弱中又多少有些卑鄙,舔舔嘴唇道:“刘大哥……”他不用说什么,可一切都已明白。

    史万宝得意的笑道:“刘文静,你只怕做梦都想不到,圣上早知你必反,这才让郡王监视你的举动。这个冯八,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望着冯八,目光森冷,“为什么?你难道忘记了,我救了你爹娘的性命?”

    冯八有些胆怯,却昂起胸膛道:“爹娘的性命,怎如自己的前程重要?刘大哥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刘文静笑笑,“对!”他缓缓站起来,冯八心中有愧,还是退后一步。史万宝却是上前一步,紧盯着刘文静的举动。可他不信刘文静能在他眼前逃走,因为他知道,刘文静并不会武,他只希望,这一抓住刘文静,能弥补他以往的过错,前程最重,他可以重辛再来。

    刘文静突然道:“史万宝,你可知道,郡王为何派你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信任我。”史万宝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刘文静讥俏的笑笑,“他不是信任你,他不过想让你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史万宝心中微寒。刘文静突然闪身作势向窗外奔去,史万宝心中冷笑,知道窗口有人把守,不愁刘文静逃到天上去。没想到刘文静突然在什么地方一板,史万宝只觉得脚下一软,竟向下落去。他心中大寒,用力向前窜去。陡然间前方灰蒙蒙的一片,史万宝大骇,翻身一滚躲避,房顶一响,竟然塌陷下来,一时间房间内乱作一团。紧接着,烈火突燃,烟幕四起,刘文静却已消失不见!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