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一八节 伏杀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小胡听到窦建德质疑,脸上变色,高叫道:“长乐王,高将军非我所杀……我怎么有能力杀得了他?再说,我为何要杀兄弟?我没有那么卑鄙的时候!”

    窦建德冷冷道:“你或许没有能力,但你如果趁其不备,可杀得了他。高将军临死之前,满目的不信和错愕,当是从未想到过,这个人会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刘雅痛斥道:“王小胡,你跟随长乐王八年,怎能做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?”

    王小胡脸色惨败,握着单刀的手,青筋暴起,突然放声长笑道:“好吧,窦建德,一切事情都算在我头上好了。谣言是我散布,高将军也是我所杀,你今日惨败,也是因为我王小胡的缘故,这下你心满意足了吧?”

    窦建德眼中露出痛苦之意,“为什么?是谁收买的你?是不是萧布衣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小胡听到萧布衣三个字的时候,没有径直答复,反倒恢复冷静,“你难道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?”窦建德一字字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累了,我们已不知道要做什么。”王小胡一字字道:“我跟了你八年,到现在得到了什么?我什么都没有得到!”

    刘雅才要呵斥,窦建德却是摆摆手,“让他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王小胡放开刀柄,缓缓的坐下来,“窦大哥……我这是最后一次叫你一声大哥。”

    窦建德脸色木然,可双拳已经握起

    王小胡惨然道:“就算得到,又能如何?还不是在汜水,一股脑的都还给了你?阮君明、曹子琦、曹康买、范愿这些兄弟也跟了你多年。可能威震四方,可能叱风云,但是他们又得到了什么?人死了,什么都没了!谁的命都只有一条,我也一样。我全家都被朝廷斩尽杀绝,我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,我其实怕,真的怕!”

    刘雅变了脸色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这帮兄弟们也会怕。他们这些年来,可说是天天在生死之间挣扎,王小胡身为窦建德手下死士,大将,每次作战,都是勇猛在前,他也会怕?

    他看到了兄弟眼中的痛楚,亦是知道兄弟这次说的是真心话,不知为何,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王小胡舒了口气,“我现在每天早上睁开眼后,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活着。我每天晚上闭上双眼,我不知道明日能不能醒来,窦建德,你救过我,一共四次!我清清楚楚的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记得,就不会做这种卖主求荣的事情。”刘雅冷笑道。

    王小胡道:“难道希望大伙回转家乡,也是卖主求荣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窦建德皱起了眉头,发现他已不理解王小胡,和王小胡说的更是截然相反的事情。这在以前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王小胡道:“最近我一直在想,如果当初你没有救我,而径直让我死了,我是否不用再受这些年的折磨?如果那样的话,我说不定会快乐很多。你到底是在救我,还是在害我?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说的什么屁话?”刘雅忍不住臭骂道。

    窦建德眼中却露出悲哀之意,“你认为我在害你?”

    “你救我,害我,谁又说的清楚?可我想,若是当年我死了,我会比现在快乐多,因为我那时候还有个梦想,我认为你会让家乡父老过上好日子,我那时候就算死,也以为你会替我们实现。”王小胡突然大声笑了起来,有着说不出的放肆,“可我知道梦想难实现了,你变了,你变了多。你不再是兄弟们眼中的那个窦大哥,你其实想做皇帝,现在不做,只因为还想利用可敦的马匹,对不对?”不闻窦建德回答,王小胡又道:“你当然想当皇帝,有谁不想呢?所以你不甘,所以你要出兵攻打萧布衣。你知道,萧布衣不会放过你,萧布衣和李渊都不会放过你,因为兄弟们还可能活命,只有你没有回头路可走!所以你把裴矩巨当作宝一样的看待,所以随便来个隋臣归附,你都以礼相待,恨不得让天下的隋臣都认为,你窦建德对他们……会比杨广对他们都好。你希望他们能为你带来天下,你对他们尊敬,对兄弟们却是不屑,因为在你心目中,隋臣就算再无能,也要比我们这些兄弟要有用,你虽和我们称兄道弟,可当上了长乐王后,就看不起我们这些随你卖命的泥腿子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说下去。”窦建德制止住刘雅的不满,低声道。

    王小胡又道:“当初跟随你的兄弟,有二百八十三人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。那时大伙跟随你冲击隋营,谁都没有想着活着回来,到了隋营之前,没有一人掉队。因为我们知道,我们就算死,你也能完成我们的心愿,保护我们的家人。

    可那一役后,你声名大振,你就变了,你的威望越高,你就越少听兄弟们的话。你更信的是宋正本、凌敬、齐善行等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你更信的是裴矩、君肃、欧阳一帮昏无能的隋臣!当初李密抵住萧布衣,我等一心,要助李密,李密若不败,我等何至今日的局面?可你不过因为你女儿和个叛将罗士信,就改变初衷,对李密败亡,袖手旁观!李密一死,你不想着对付萧布衣,却偏安一,追不及待的想要斩了宇文化及,以树正统之名,结果我等窘境一发不可收拾。你看似从容,耳根却软,优柔寡断,不知害了多少兄弟。等到今日,发现无法偏安,这才奋起。可二百八十三个跟随你打天下的兄弟,到现在,只剩下了四十二人,我问你,你每晚做梦的时候,可曾梦见过他们?”

    见窦建德不语,王小胡声道:“你不说,那我告诉你,我有!我每晚都会梦见死去的兄弟,他们召我去相聚呀!他们说,这样下去,只有一个个死绝,而不会再有活路!窦建德,你回答我,你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窦建德终于松开了拳头,低声道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种,你这时候和我们说抱歉?”王小胡哈哈大笑起来,“不错,是我散布的谣言,说什么"豆入牛口,势不能久",我没想到,你竟然第一时间怀疑我,是不是你早看我不顺眼?是不是你早怀疑我?其实你怀疑我,你说一声就好一,要斩我也是轻而易举,何必道歉呢?我不需要你道歉,可我告诉你,我散布谣言,不是为我!”

    刘雅忍不住问道:“那你为了谁?”

    王小胡淡淡道:“我已再无亲人,死在哪里都是一样。可剩下的兄弟还有亲人,他们难道真的要为了你窦建德,一个个的去死?汜水惨败,我看不出任何坚持下去的理由。窦建德,你一辈子处心积虑,只想被门阀承认,只可惜,你根本不可能成功……你可知道,那些隋臣投靠你,可心底还是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窦建德脸色木然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王小胡说完这些,沉默良久才道:“长乐王,回家吧,那里才是我们的地方,只有在那里,兄弟们或许才能多活几年。谣言的确是我散布,我也没有受任何人收买。或许在你眼中,我出卖了你,可我自己看来,我对得起兄弟。”

    刘雅冲过来问,“你对得起兄弟?那你为何要杀高雅贤?高雅贤纸上一个"王"字,又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王小胡眼中露出迷惑之意,摇摇头道:“不是我,我没有能力杀他,更没有必要杀他,他是我的兄弟!”

    说到兄弟二字的时候,王小胡竟然一扫推,双目放光

    窦建德、刘雅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的表情,可窦建德却已相信,王小胡说的真话。

    望着王小胡的双眸,窦建德低声道:“若不是你,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或许会是王伏宝、王贾青、王天亮?”王小胡突然大笑起来,“剩下的四十二人中,姓王的不是还有三个?窦建德,你说既往不咎,没想到,你一直记在心中,你真的复杂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笑容中满是讥俏之意,窦建德眼中闪过愧意,艰难的站起来,“小胡,我现在能做的,只是抱歉。我错怪了你,还请你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惑乱军心,岂是错怪?”刘雅岔然道。

    窦建德却已向帐外走去,“小胡为了兄弟们好,我会考虑。今日的事情,要错也是我的错,刘雅,你莫要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考虑,还要考虑多久?”

    王小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“窦建德,我还想和你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窦建德止步,却没有转身,只是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的话,若是几年前,我会感激,我会再为你出生入死,可是现在,不同了。”王小胡淡淡道:“我累了,我不需要谅解,甚至你们把所有的罪名都安在我身上,都是无妨,我选择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我现在……甚至为方才的求饶感觉到羞愧,我什么时候,变的那么怕死了呢?援助李密的时候,你说考虑,联手徐圆朗的时候,你说考虑,现在没有希望了,你还说考虑。你一次次的考虑,让我们到了今日的局面,我不知道你还要考虑多久,但是我……等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"啷"一声响,王小胡拔出刀来,一泓清凉,映照着他恢复平静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活过、搏过、斗过、战过、彷偟不安、哀声求饶过,可到现在,经历的一切如同烟消云散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他眼前没有窦建德、没有刘雅,却走马灯般的过了那些曾经并肩奋斗过的兄弟。

    有时候,活着不见得快乐,可死显然需要勇气。

    他一直缺乏这种勇气,甚至方才的时候,他还怕死,哀声求饶。但是这一刻,他觉得,死是种解脱。

    勇气一闪即逝,他不想错过。他持刀在手,脸上突然露出了真诚的笑容。

    见到王小胡拔刀,刘雅手按刀柄,暗自提防,窦建德却是大叫声,“小胡!”他作势要窜过来,夺下王小胡手中的刀,他有这个本事!

    可窦建德才一起身,王小胡一句话就止住了他,“我不想你救我第五次。”

    窦建德僵住,手指头都动不了一分。可是胡子发丝在油灯暖照下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王小胡倒转手腕,一刀刺下去,脸上一直带着笑。

    刘雅伸手弃刀,冲过去一把抓住王小胡的手腕,喝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傻?小胡,我方才……”

    王小胡一刀入腹,脸上肌肉不自主的痛,“我不怪你,因为我也有过你这时候。我……的死……希望能救……几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头一歪,笑着死去,窦建德立在那里,容颜那一刻不再从容,而有着说不出的苍老。

    刘雅见到王小胡的笑容,心中紧一阵热一阵,感觉重重热血上涌,失魂落魄的站起来。可他心中,却有着更大的恐怖。

    当初高雅贤死时,眼中满是不信和异。高雅贤武功不差,能一剑杀了他的人,武功高明可想而知,但也可以推知,高雅贤可能认识,不然不会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,纸上写个"王"字,窦建德怀疑是王小胡,有情可原。可现在,王小胡死了,他临死没有必要撒谎,这么说,高雅贤的死,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可剩下的死士中,姓王的已经屈指可数,窦建德手下三虎岂不还有一个姓王?

    但王伏宝怎么会背叛窦建德?

    但前一段时间,还听说萧布衣和王伏宝书信交往甚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雅被恐怖所笼罩,他惊怖的不是因为身边还有卧底,而是想着,王小胡的死,不过是个开始,河北军眼下,猜忌一起,只怕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或许猜忌不是从今日开始,从是否联合李密、从罗士信投奔、从是否纳降隋臣就已经开始。众兄弟其实都被朝廷追害,这才揭而起,可长乐王却对隋臣颇好,难免让兄弟们不满。

    罗士信……刘雅牙关紧咬,念着这个名字。这人显然是个灾星,他走到哪里,祸害就跟在哪里!

    月明星稀,晚风吹拂,树叶刷刷响动。

    月光柔曼的光辉撒在山巅、树木肖、岩石、黑土上,就如雪色一般。

    萧布衣站在坐忘峰山腰,举目望过去,不看大好月色,却只见河北军的大营。

    远望处,营寨星罗密布,仿佛繁星坠入了谷中。虽看的到,可这里离河北军大营,实在还有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来到这里,是取小路前来,本以为要拔除点暗哨,没有想到,这里一个人影都无。

    或许这里实在离河北军的大营有些远,也或许,河北军人人自危,没有谁想跑到这半山腰来放哨。

    从山腰来看,只能隔着沟he山坡见到河北军的大营,可千军万马要来,却不会从这里经过。河北军既然明白这点,有兵力,亦是会埋伏在前沿,而不会留在山腰。

    萧布衣在山腰上,已观察了许久。

    萧布衣身边站在思楠,展擎天、唐正、铁江三人又在思楠的身后。三铁卫身后跟着数十亲卫,保护着他的安全。贾润莆、李文相也在萧布衣身边,凝视河北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这营寨布置的有些门道,想要攻打,并不容易。”贾润莆低声道。

    李文相粗声气道:“不好打,不意味着打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皱眉道:“窦建德留在这里做什么呢?”这是他一直疑惑的事情,原来河北军兵退牛口,萧布衣一直认为,河北军明智的方法,那就是暂时退守黎阳,依据黎阳和他作战。牛口虽是地势要,不过是暂时屯兵之地,却非必须要下的地方

    河北军虽在汜水损失惨重,可眼下还有七八万的兵力,想要忽视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次亲身前来,已动了杀机,暗想着怎么将这些人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河北军在天下盗匪中或许不是最犀利的兵力,但显然是团结的一股盗匪,想要分化并不容易,萧布衣虽用过收买的手段,可效果显然不佳

    时至今日,天下盗匪已被萧布衣平的七七八八,亦不用太考虑像对付翟让般收买人心,而转换策略,变成雷霆手段。

    若能一股击杀这里的河北军,甚至击毙窦建德,那显然对收复河北,极为有利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萧布衣就想付诸行动,而且马上过来观察地形。

    出兵不知地势,显然自取死路。但是观察了许久,萧布衣不由叹气,这里的下寨之法颇为高明,强攻、火攻都不足以成事,想要如对付淮南军一样,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萧布衣要想出手,地势已处于极端的不利。如此一来,他若妄自攻打,只怕要损失惨重,折损士气。

    可让萧布衣想不明白的是,窦建德留在这个地方,并非要塞,他想做什么?

    萧布衣不怕窦建德的气势汹汹,可就怕他的用意不明,附近的势力他早就算的一清二楚,不会平白冒出什么兵力来。

    徐圆朗几乎可忽略不计,因为眼下徐家军自保都有问题。就算李建成兵出上党,李渊兵出潼关,武关,萧布衣也不会畏惧。他早在这三处布下了重兵,现在他是防止李渊出关中进攻,可灭了河北军后,这三处,就是他进攻关中的根据之地。

    抛除李渊外,窦建德其实已孤立无援,可他又绝非坐等待毙之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不明白,心中困惑,却没有再说出来。贾润莆突然道:“西梁王,有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萧布衣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在我看来,窦建德已自陷死路。”贾润莆道。

    “此话何解?”萧布衣颇有兴趣问道。

    贾润莆肃然道:“牛口一地,西临汜水,南近鹊山,北靠黄河,东面却是群山连绵。虽地势险恶,却供给不便,若是我来出兵,并不用攻,只需命河内守飞龙渡口,防止他们从那里逃逸,然后用兵住牛口处,再兵发泽,击散那里的盗匪,断其归路。河北军无粮,必定不攻自溃。到时候他们只要出谷,地利一失,就是我等大胜之时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良久,“你可知道,他们的粮食能撑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七八万河北军吃饭,我怕粮草只要月余的功夫就会告馨。”贾润甫沉吟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“根据我的消息,他们的粮食可够三月。”

    贾润莆皱了下眉头,萧布衣却暗想,窦建德真搞个鱼死网破,要在这里抗上三月,于自己大业有阻。因为据他的消息,刘武周已不容乐观,这么说,窦建德还幻想等李渊击败刘武周后,赶来救援,抓住最后一丝机会?

    不过这个念头,多少还不能让萧布衣信服。

    见到贾润莆有些惶恐,萧布衣笑笑,拍拍他的肩头,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反正也是暂时不能攻克牛口,就先用你计,再谋其他。”

    贾润莆心中微喜,又对萧布衣的举止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这种举止对他而言,又让他感觉到亲切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再多想,吩咐道:“可制完成?”有兵士上前呈上河北军营寨地图,萧布衣示意展擎天收好,众人下山。

    坐忘峰不低,萧布衣为看营寨看的清楚,倒是登了颇高。

    从山上望下去,只见到松柏如涛,碧波起伏,有如怪兽盘踞。

    等快近了山脚,众人舒了口气,脚步轻快,均想穿过那片密林,从原路返回,只要再行一段距离,就可回转营寨睡个好觉。这时候,萧布衣却是蓦地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众人唯萧布衣马首是瞻,均是停住,带了不解之意。萧布衣却问,“我们在这里派了哨兵?”

    他说完话后,闭上了双眼,神色肃然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想到,原来萧布衣登山的时候,在山脚留下岗哨,若有事情,当及时通知。这时萧布衣下山,哨兵应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可没有人站出来,这说明哨兵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众人一凛,已知道事情不对,萧布衣闭上双眼,双耳却是倾力听去,一颗心陡然揪了起来。因为他灵台清明的那一刻,已听出林中、岩旁、沟he、坡后隐隐的传来微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那种呼吸极力压制,却如洪荒怪兽般潜伏,这附近,不知何时,已埋伏下数百的人手,而且看起来,个个都是高手!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