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二三节 一波三折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长刀在凄清惨烈的夜,唱着悲凉沉昂的歌。

    萧布衣终于全力出刀。

    他在敌手最有把握,最占胜机的时候,给与对手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他一刀就斩下了裴矩的一只胳膊,右臂,带毒的手臂!

    萧布衣收刀,回退,长刀嘹亮,气象森严。他判断极准,回退极快,裴矩五指从他胸口掠过的时候,萧布衣感觉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他胸前五道血痕,衣襟全破。

    裴矩的手,比刀还要可怕。他若是慢了一步,只怕裴矩五指如钩,就会把他的一颗心给挖出来!可再厉害的手,若是无法闪躲,也抗不住如月的单刀!

    裴矩无从闪避,只能选择断头、或者断臂!

    他还是选择了后者,紧接着的功夫,抓住他腿的两个人就已飞了出去,地上滚了两滚,再也不动。裴矩一击没有得手,全身僵凝,不再进攻。他望着天空的断臂,有如望着流星湮灭,飞花随风,一时间神色恍惚,难以置信。他的血和旁人没有什么两样,他的手臂离开了躯体,一样的孤单无依。

    他纵横天下数十年,竟然被萧布衣砍了一只手臂?

    裴矩那一刻,没有愤怒,不知为何,思绪飞.驰,已到天涯。

    萧布衣叹气,他砍了.裴了裴矩的性命。不是他不想杀了裴矩,是他根本杀不了。那气势恢宏,难以匹敌的一招,还是被裴矩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其实擅长逃命,但他这次没有.逃,他坐等杨善会,就是想斩了此人。可他没有想到,裴矩竟然已和杨善会一起。

    见到裴矩的那一刻,萧布衣的目标就改成了裴矩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个惊天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胆子就是.天做的,当初谁都不认为他会拼张须陀,但他还是要和张须陀一战。人这一生,有意义的事情要做几件,在别人眼中没有意义的,当然也要做几件。

    无他,自己喜欢而已!

    这个理由对别人来说或许.不够,但既然能说服自己,何必管上许多?

    相对而言,杀了裴矩,当可.一劳永逸,给太平道以重创,让太平道真正的回复太平。可裴矩绝非那么容易去杀,萧布衣的陷阱杀局,早在对抗杨善会手下的时候,就已经布下。

    地上有四个死人,其实完好无缺。

    他们装死布局,就要配合萧布衣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萧布衣左支右绌,不过是想裴矩麻痹大意,不过是想让裴矩轻视自己,然后他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,号令手下缠住裴矩,抓住一闪即逝的机会,毅然出刀!斩裴矩的脑袋,但裴矩毕竟非同凡响,生死关头,电火刹那,终于还是挣脱了两个死士,身形退后,还来得及抬臂挡挡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刀只断了裴矩的手臂,却差点被裴矩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下来,尸体狼藉,萧布衣几处受伤,拼了死士,不过换了裴矩的一只胳膊。

    值不值?萧布衣不知道,可他知道的是,不是任何事情都要看值不值才能出手,他做了,就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裴矩已断臂,血流不止,可他武功尚在,他还会不会出

    萧布衣不知道,可西梁勇士已士气大振,因为他们已见到,有一队勇士已浴血杀到山腰,敌手后方大乱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手臂终于落在地上,还滚了几滚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裴矩突然放声长笑道:“好,好,好一个萧大鹏!”

    他话一说完,人影一晃,萧布衣凝神以待,这才发现裴矩不再进攻,而是没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裴矩武功滔天,就算断了一只手,也是无人能挡!

    裴矩虽是没入了黑暗之中,可还是留下一句话,随风传来,“萧布衣,血债素来血来还,不想大鹏敛翅,雄鹰振翼,我天涯今日落败,终究讨回之时!”

    声音飘渺激荡,转瞬人已才觉得前胸后背,四肢百骸,无一不痛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战,是他生平以来,最为艰辛、辛苦、生死一线的一战。

    想着裴矩最后几句话,萧布衣百思不得其解,不明白父亲萧大鹏和裴矩,又有什么恩怨?他知道裴矩还不死心,他却已不怕。由当初全无还手之力,到今日的断天涯一臂,萧布衣已不畏惧裴矩。

    或许下次再见的时候,留下的不是手臂,而是人头落地!

    他没有去助思楠,只因为那面胜负已决。

    在萧布衣和裴矩分出胜负的时候,杨善会和思楠随后就分成了胜负。

    胜负其实微妙非常,萧布衣若胜,思楠可能会胜,萧布衣若败,思楠都可能送命!

    杨善会一直不急不躁,因为他有一个十成的把握,那就是裴矩不可能输。所以他一直等思楠心乱、不安的时候再出绝命一枪。

    但他从未想到过,裴矩竟然断了手臂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杨善会用兵如神,百战百胜,就是因为会算,能算,算无遗策。可他打破头也想不到,裴矩会败!

    这根本是没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初天涯惊天一战,能制住天涯的只有昆仑,就算僧粲都和他激战不休,难分难解,萧布衣竟然能击败他?或许天涯真的老了?或许天涯轻敌了?或许……杨善会想到这里,无以为继,心已乱、算已伤。

    他本坐等思楠心乱,却没想到先乱的却是自己。杨善会不等结果,已做决定。

    要走!马上就走!萧布衣要过来援手,自己可能走不掉!

    不等裴矩声音消尽,不等萧布衣目光移来,杨善会已爆喝声中,枪卷狂风,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思楠正冲天而起,一剑刺来。

    一剑光华,冲破夜的暗,如狂涛扁舟,似雨中孤燕,破风斩浪,执着不休。

    杨善会一枪击空,撤枪再击,已中长剑的剑身。嚓的一声响,长剑已折。杨善会微愕,却不再考虑,脚尖连点,已倒退数丈。思楠蹙眉拂袖,手腕舒展。断剑两截,已如电闪,跟随杨善会没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只余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思楠这才翩然落地,眼中茫然。缓步走上前去,见到断剑已不在,不知是刺中了杨善会,还是被他带走。思楠立在那里半晌,叹了口气,扭头望过去,萧布衣已不见!

    突然感觉有些寂寞,突然有些不甘,思楠这一次,并没有跟随萧布衣而去,可还是忍不住在想,萧布衣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萧布衣去了山下。

    他听到冲上来接应的勇行俨第一个赶来接应,正在和罗士信激战的时候,马上冲向了山下。

    他不怕裴行俨不敌罗士信,只怕裴矩、杨善会对其下

    二人吃瘪,怒气难免撒在裴行俨身上。

    裴行俨勇猛难挡,可他绝对挡不过裴、杨两人中的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他飞冲而下,那一刻,甚至忘记了通知思楠。可人在狂奔,清风拂面的那一刻,他才回头望过去,匆匆一瞥,只见夜的沉。

    裴矩、杨善会一走,杀手遽然散去。如狂潮势尽,撤的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一路行来,最少已见三四百具尸体。铁矢杀伤之强,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一战,惨烈之处已不下汜水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一仗,又折了唐正和铁江两个高手,身边的西梁勇士折损过半,更重要的是,他埋伏地上假死的两个高手也已毙命,那是在东都勇士中选拔出,还排在张济之上的勇士。张济已成名,可他之上的高手,屈指可数,却还是默默无闻。萧布衣恶斗窦建德、裴矩和杨善会,可说是损失极大,他不能再承受裴行俨的损失。

    疾风割面,心中怒火熊熊,可萧布衣还是心惊方才的一役。举目望过去,山脚处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难道裴、罗已分出了胜负,裴行俨究竟如何?衣脚下生风,直掠了过去,然后就看到一个孤单伟岸的身形,立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行俨?”萧布衣心口砰砰大跳,唤了一声,他看出那是裴行俨,可裴行俨难道……

    风吹草动,裴行俨终于动了下,抬头望过去,欣喜道:“西梁王,你无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舒了口气,欣慰道:“行俨,你来了!”

    裴行俨上前几步,见萧布衣嘴角溢血,慌忙单膝跪倒:“末将救援不利,还请西梁王责罚。天幸西梁王无事,不然末将百死不能恕。”

    “敌手突如其来,我也措手不及。你来的其实已经很快,何罪之有?”萧布衣笑道,上下打量着裴行俨,发现他满身灰尘,不见伤痕,略有心安,“罗士信呢?行俨,你果然非同凡响,竟然打跑了罗士信!”

    他这种推断倒是合情合理,因为这里石裂树折,的确是一场大战后的痕迹,可现场并没有尸体,这么说罗士信也已走脱?

    裴行俨眼中突然闪过丝古怪,涩声道:“其实是他救了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了下眉头,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裴行俨道:“方才我和罗士信交手的时候,突然有一人突袭我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裴行俨和罗士信均为分上下。翻滚腾挪激斗中,裴行俨胜在气势,罗士信却多于变化。

    二人棋逢对手,打的难分难解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裴行俨数次想要冲到山上,可都被罗士信所拦,可罗士信要想击败裴行俨,也是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二人相斗多时,罗士信已有不耐,他气势被裴行俨所压,本想避其锋锐,击其惰归,却不想裴行俨气势如虹,逼的他东躲西藏。

    可他不想再藏,不想再躲,他已疲,他已倦。长啸声中,罗士信在绝不可能的时候,冲天而起,一枪刺出。

    裴行俨正等此刻,上前一步,挺槊击出。

    二人方才试探多时,这一刻转瞬就要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裴行俨虽勇,却是有勇有谋,跟随萧布衣多年,亦是谋后后动。

    槊长枪短,裴行俨见罗士信自陷死地,心中微喜。他有信心在罗士信枪到之前,击他个透明的窟窿。可裴行俨判断虽准,还是忽略了罗士信的枪!

    罗士信的枪,本是经过太平门巧匠所研制,夺魂取魄,变化无常。

    枪分三截,可长短收缩,这在近身之战中,使用灵活,可说极为犀利。

    可最厉害的并非枪身的构造,而是枪头可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但罗士信少用这杀招,因这次,他真的想用一次。他置身于死地,知道裴行俨必定来攻,二人玉石俱焚,或许就在裴行俨马槊洞穿他胸口的时候,他的枪尖已能刺穿裴行俨的咽喉。

    罗士信没有胜出的把握,没有躲过裴行俨一击的把握,可他还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他已不耐,生有如何,死又如何?

    若能一槊做个了断,岂不少了许多无穷无尽的痛苦?

    二人一沉凝,一腾空,马上要杀手尽出的时候,一人陡然从黑暗中窜出,一枪刺向裴行俨的后心。

    那枪极快、极狠、极为的恰到好处!

    裴行俨躲得过罗士信的杀手,就躲不过那人的铁枪!若要躲那人的铁枪,势必要丧命在罗士信的枪下。

    裴行俨大惊,心中亦是大恨。他恨罗士信的背信、厌罗士信的弃义!张将军乃大隋第一将,他仰慕已久,没想到却死于罗士信的背叛。今日一战,他为张须陀而战,为心中正气而战。

    虽死,必杀罗士信!

    主意已定,裴行俨只是侧下身子,想要避开后心要害之地。可长槊去势不减,呼啸而出。他或许死,可也要和罗士信拼个玉石俱焚!

    生死之间,裴行俨反倒没有畏惧,嘴角带笑。将军难免阵前亡,他裴行俨这一生,已无憾!击出,惊天动地,罗士信也终于出了杀招。他五指一紧,长枪毒蛇般的贴长槊而过,咯的一声轻响,枪头惊虹般打出,寒光一点。

    裴行俨心中微寒,不及闪躲,枪头已从他脖颈而过,怒射裴行俨背后偷袭之人!

    裴行俨微怔,他不信罗士信是错手!罗士信竟然帮他?念头一转,他手腕一振,长槊已偏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人正以为可一枪得手,哪里想到祸起萧墙!枪头极快,已到面前。那人身手不凡,危机关头,一个倒仰,长枪自然击空。

    枪头擦面而过,带出一溜儿鲜血!

    裴行俨长槊击偏,可还是来不及控制方向,咔嚓声响,槊头击中罗士信的肋下,鲜血淋漓,不知道击断了几根肋骨。

    罗士信落下来之后,晃了两晃,却是望向裴行俨的身后,裴行俨扭头望去,只见偷袭那人已没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暗夜中,只见鲜血沿罗士信身躯流下,滴滴答答,声音虽是轻微,听到裴行俨耳中,却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他一时间,竟不知道如何面对罗士信。

    方才还要拼个你死我活,可现在,他已下不了杀手。

    罗士信目露惨然之色,“你为何不杀我?”

    裴行俨长槊戳地,凝声道:“我欠你一命。”罗士信脸露冰冷之意,“我不是要救你,我是要杀他!你不要以为我救了你性命,生死未定,动手吧!”

    他枪头已失,手握的宛若镔铁棍子,虽是受伤颇重,可竟然还要动手。

    裴行俨收槊,冷冷道:“你打断我三根肋骨,我再和你动手。裴行俨做事不择手段,可还不是趁人之危之辈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望了片刻,叹道:“我只怕又要失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裴行俨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本说过,不死不休,可看起来,你不想杀我,我也有他事在身。”罗士信目露沉吟之色,“既然如此,我们可改日再战。”他说完后,以枪拄地,缓步的向河北军营的方向行去。这时候兵士早就回转救援,只剩下他孤孤单单。

    裴行俨微愕,望着罗士信离开的方向,若有所思,这时候萧布衣赶到。

    听裴行俨讲完一切,萧布衣皱了下眉头,显然也有些不理解罗士信的作为。猜测袭击裴行俨的人,多半就是杨善会。一来杨善会用枪,二来若是裴矩出手,只怕死的就是裴行俨!

    裴矩是个狂傲的人,可这种人,有时候,也不屑对寻常之人出手。

    听萧布衣将一切大略讲讲,裴行俨握紧拳头,恨声道:“这个杨善会,我迟早会一会。我只以为他是名将,却不知晓,还会做这些偷袭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远方火光冲天,杀声阵阵,萧布衣并不着急,抬头望月,良久才道:“其实都是杀人,偷袭,暗算都没有区别,后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!今日我若不暗算裴矩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梁王,你是迫不得已。”裴行俨忙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神色落寞,“若有更好、更省力的法子,只要能杀了裴矩,我都会使用。此人神出鬼没,武功极高,想要杀他,并不容易!”

    裴行俨叹道:“的确如此,末将有心杀贼,却无从找寻。西梁王武功盖世,杀他还是如此吃力,我更是不能。唯一剿杀的他办法,就是倚仗人多来困。可这人狡猾非常,想让他入彀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萧布衣肃然道:“行俨,你跟随我多年,我对你的感情,绝非庙堂那么简单,你、李将军、世绩三人,可说是我最为倚重的三将。没有你们,就没有我的今日。”

    裴行俨脸上有丝感动,只是道:“西梁王言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我知道你这人为人重情重义,虽你我眼下聚少离多,但兄弟之义只有更浓。可有时候……”略微沉吟下,萧布衣才道:“罗士信这人无论如何,已是我等大敌。他或许今日……可行俨你可知来指挥,杀了我们多少西梁军士?”

    裴行俨垂下头来,低声道:“末将知错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拍拍他的肩头,含笑道:“我并没有怪责你的意思,我只是想说,两军对垒,并无情意可言,那样对兵将不

    “西梁王,你放心,若有机会再对罗士信,我不会留情。”裴行俨正色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舒口气,“我只怕……他这次触怒了杨善会,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”倾听河北军营的动静,萧布衣道:“河北军的抵抗,并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有力。”

    裴行俨道:“河北军已军心涣散。秦将军已加强了攻势,看能否一举击溃对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赞许的点头。两军对决,并非一成不变,当看对手应变来制定打击策略。秦叔宝伊始的时候,不过是配合萧布衣的烟火,出兵扰敌。可在扰敌的过程中,发现对手的弱处,马上转变了策略,开始如铁锤般击上去。

    今夜,已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河北军既然有裂缝,秦叔宝就加速他们的破损,萧布衣望着远方烽火连连,摇摇头道:“行俨,还记得窦建德成名一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窦建德当初势力薄弱,只带二百多死士击溃薛世雄数万大军,是以一举成名,成为河北霸主。”的笑笑,“只可惜,风水轮流转,今日的窦建德,只知道坐在往日的功劳簿上缅怀,却不知不觉的变成昔日的薛世雄!我虽不能用二百多兵士冲垮他的大营,可看起来,他实在已支撑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罗士信没入黑暗之中后,这才撕下衣襟,简单的包扎了肋下。

    裴行俨那一槊,实在很重,若非裴行俨稍偏了几分,他的脊柱说不定都被击断。罗士信在出手帮助裴行俨的时候,不是不知道会死,可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一个对自己生死都不在乎的人,早不怕死,可他还不能死,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,他坚持去见窦建德。

    抄小路回转营寨,早有兵士迎上前来,见罗士信浑身是血,不由都是脸上变色。

    罗士信倒还清醒,只是道:“带我去见长乐王。”

    不等到了营寨前,窦红线早迎了上来,见到罗士信受伤,心中针扎般的痛。不等多言,罗士信已冲入营帐,嗄声道:“长乐王……”

    他才要说些什么,突然收声,只因为他见到营帐中除了窦建德外,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方方正正,铁铸一般,可双眸泛着光寒,死死的盯着罗士信。他脸上一道新伤,还在泛着血丝,罗士信却已认出,这人不是旁人,正是之人,杨善会!

    激情燃烧,继续求票票,求所有票票!!!兄弟们,再加把劲吧!!拜托诸位!

    另推荐朋友的书《重生之官道》

    领袖成长的故事,官场的尔虞我诈,红颜的温馨可爱,都值得细细品味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