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三六节 兵来将挡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江山美色      五三六节  兵来将挡

    孙顺德话一出口。群臣窃窃私语。显然都有些不解

    秦王李世民在关中。如今已是威名远播。可打硬仗。可打持久战。每战必胜。可说是常胜将军。

    当然浅水原也大败过一次。伤亡-重。但那次罪责。李世民却以拉肚子为借口。让殷开山顶罪。李渊其实也不想这事大肆宣扬。他更想让李世民树立威信。旗帜所到。对手望风披靡。

    如今李世民气势已出。锋锐难挡。谁都以为。这次兵出潼关。和萧布衣决战的会是李世民可长孙顺德竟然建议李建成出马。实在让众人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李渊脸上皱纹更深。却并没有发问。

    殿中静的连根针的都可听到。绍突然道:“秦王最近攻无不胜。战无不克。若依末将看来。当是此次兵出关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世民目露感激之色。却是一扯柴绍的衣袖。强笑道:“想长孙先生自有理由。”他着重了理由两个字。就想长孙孙德给个解释。可长孙顺德突然变哑一样。头低眉。望着足尖。竟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世民暗自气恼。若是才下关中之日。说不定早就怒喝辩解。要是浅水原之时。也会忍不住追究个理由但是经过柏壁的一年磨砺。他只是舒了口气。再不言。连理由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李渊目光终于落在李世民身上。露出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李建成上前道:“圣上。如有需要让孩儿出兵……我当义不容辞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。李渊经摆手道:“生所说的三路出兵正合朕意。不容置疑。不过人选是哪个。朕回去后。仔细考虑下。再做决定。退朝!”

    他拂袖而起。回转后宫群臣面面相觑。多少带些振奋。无论如何。圣上终于准备向萧布衣宣战。他们忍了这些年头。也终于要扬眉吐气一次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缓步退却。路过李孝恭的时候望了眼轻声道:“郡王还请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并无表情。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二人只是交谈一句。擦肩而过。李孝恭的一只手却陡然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世民注意到这个细节。微有诧异。总感觉二人虽是聊聊一句。但其中的含意复杂千万。可转瞬被心事充斥。又将此抛在脑后。想要去追长孙顺德。又有些愿。转身才要离去。突然发现李建成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李建成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稳重。见到弟弟望过来微笑道:“世民。你征战这久。我倒少有时间和你谈。”

    世民问道:“谈什么?”他这一话。倒让李建成怔了良久。李世民终于觉察语气过重。难免让大哥误解。微笑道:“一时间……真的不知道谈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望了李世民半晌拍拍他的肩头记的我们从东都出来的时候。你还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壮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没有这么黑!”李世民哈哈大笑。伸手一摸颌下的胡茬。硬的扎人。

    以往的李世民。的确俊朗清风。当初和翩翩公子柴绍一时瑜亮。不过过了这么多年。柴绍风尘仆仆。憔悴不堪。他李世民多了硬朗。胡子都少有时间去刮。乍一看。有如粗犷大汉。比如当年的奶油小生。可说是改变了太多。

    世民开了个玩笑。气氛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建成感慨道:“是啊。我记的那时候的你。还很……不过现在好了。大哥看到你今日的就。真的高。你是李家第一将。我这个当大哥的听说你追了刘武周五六百里。收复河东大半的时候。我真的为你骄傲。”

    世民谦逊道:“若非大哥牵制尉迟恭。爹爹一直在我身后有力的支持。如何有我今日的风光?”

    李建成拍拍李世民肩头。“你如此想。我的。出潼关应该由你领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是兄弟。难道还分彼此?”李世民舒了口气。“大哥。我们听爹爹的决定。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建成微笑点头。“好。一言为。”

    二人微笑分手。李世民没有立刻转府上。见李建成离去后。却去宫中寻找李渊。

    李渊正坐着喝茶。闭目沉吟。世民走近。跪倒道:“父皇万安。”李渊睁开双眼。露出了欣慰的笑。“世民。不必多礼。坐吧。”

    世民缓缓落座。却从怀中掏出个锦盒。盒子古朴沉凝。李世民道:“父皇。这是我收太原后。在晋阳宫找到的一支辽东老山参。听说很是稀奇。可延年益寿。你可试试。”

    李渊笑道:“傻孩子。这宫中什么没有。要你数百里的带来?不过你也真的变了。为父很兴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锦盒。打开看了半晌。突然落泪。

    世民有些慌张。“父皇。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李渊用衣袖揩拭眼角的泪水。感道:“当年为父不的志。整日拿着大旗伞盖为旁人挡风雨。就算是表亲近邻。笑我是个阿婆。女人像。群臣更是少有理会我之人。有的只是挤和踩压……”

    世民沉默下来。见到李渊脸上的皱纹更多。鬓角更多了华发。安慰道:“风水轮流转。谁都不知道。今日父皇能把他们踩到脚下。当年风光的人。不是死了。就是落魄。定当后悔他们对父皇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李渊望着手上的那盒山参。

    泪。“当年你娘操劳成疾。终一病不起。那时候种山参。可这种山参名贵。为父哪里用的呢?若你娘知道。世民你有今日的孝心。九泉之下。也会安慰。”

    世民也是鼻梁微。“孩儿不会忘记爹娘的含辛茹苦。养育之恩。”

    李渊放下锦盒叹道:“那时候为父屡受屈辱。甚至想一死了之。可看到你们几个兄弟。只能压下了这个念头。裴寂和为父落魄的时候认识。就一直鼓励我要振作。他知道你娘病重。还特意偷了一支辽东老山参给我甚至冒着砍头的危险。你们只知道他在首义的时候。倾尽晋阳宫的财物助我。却不知道那满宫的金银珠宝。在为父心中。也抵不上他当年送我的那盒山参。”

    世民多少有些诧异。“还不知道裴仆射和爹有这段往事。”

    李渊叹道:“往事你又知道多少呢?要不河东大败为父也不忍责罚他刘文静由此杀了裴寂。才让我大为不满。”

    世民这才知道。李渊唠叨这些。却是想说刘文静的事情。皱眉道:“刘文静狼子野心孩儿没有看来。实在无能。若是再见到他。当取他的人头给爹爹。让你一解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李渊摆手道:“你现在是大将军了。这些事情。交给手下人处理就好。为父今日说及这些。只想告诉你。贫贱之交不可忘。只有这种人才是真的对你好可虽有裴寂的山参。你娘却已入膏。终于还是没有救成。你娘临死前。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为父和你们几个。可是采玉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要落泪李世民慌忙劝道:“爹姐姐的死。是意外也是命。还请你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李渊过了许久才道:“逝者已逝。多说无益。我只想。你以后若见到元吉的时候。多想想你姐姐。那父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世民正色道:“爹。孩儿从不挑逗元吉。其实……我和他好像很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李渊缓缓道:“我知道你们好像前世冤家一样。所以每次知道你回来的时候。就会把他派出京城。”

    世民有些感慨。“爹的用心良苦。孩儿今日才知。”

    李渊笑笑。“知道总比不知的好。世民。你今日找我。可有他事吗?”

    世民道:“有两件事请爹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件就是。突人听说我们`下太原后。就派人来太原索要钱财。为首的就是那个柱国康利。他不把李仲文政会等人放在眼中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半晌才道:“他甚至不把你我放在眼中。又如何会把李仲文等人放在眼中?”李渊说到这里。满脸痛恨。他虽是个皇帝。可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欺压之下。在东都的时|。被杨广骑在脖子上。无法翻身。现在自己坐了皇位。又被突厥人骑在脖子上。如何不恼?

    可恼怒归恼怒。李渊明白要取江山。还要借助突厥人的骑兵。是以不能翻脸。

    李世民轻声道:“鞘利到了太原城后。无恶不作。李仲文不能制止。太原百姓怨声载道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事。随他就。”李渊脸沉如水。“这些民。不过是墙头草而已。刘武周在太原这久。也不他们反抗。让他们吃吃苦头也好。你要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爹。我觉。萧衣鼓励经商倒是可以借鉴。”李世民道:“眼下东都为天下第一城。我仔细观察。发现他对商贾颇为重视。天下商人亦是大有作为如此一来。无江南还是东都……”

    观察。学习旁人的优点。这是好事。可我们处境并不相同。我们是倚仗关中旧阀支持。萧布衣却的商贾支持。新贵之身。再提拔寒门。

    杨广当年费尽心力不能尽除的旧阀。却被萧布衣借战事弱化。阀门乃我等成事之根基。素来轻商。眼下关键是如何击败萧布衣。岂可在这种关头自毁根基。引门阀反噬?”

    世民有些脸红。慌忙道:“原来如此。孩儿受教了。父皇。已晚了。孩儿不耽误你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要走。李渊却有些诧异。道:“世民。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世民摇头道:“没有了。父皇。你早些休息吧。”他走出后宫。李渊不再拦阻。等李世民不见后这才自言自语道:“世民……终于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世民出了宫中。见繁星满天都是闷。风吹修竹。万叶千声。突然叹口气。摇摇头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后。见一人正在厅中等候。李世民也不诧异抱拳道:“房先生。劳你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厅中之人。正是房玄龄。

    房玄龄自从投靠李世民后。因李世民可自设幕府。所以一直在李世民的帐下做事。他为人极是低调。一给李世民出谋划策甚的李世民的器重。

    见李世民前来房玄龄站起深施一礼。“秦王。微臣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世民哈哈一笑。“我说过多少次了先生不用多礼。”

    “礼不能废。”房玄龄微笑道:今日宫中。不知可有需要我之事?”

    李世民轻叹道:“些年来。其多的先生出谋划策。我才明白以往的幼稚可笑。圣上准备出兵了。”

    房玄

    意料。“对东都兵吗?”

    世民点点头。“若依先生所见。谁可出潼关。过谷。取慈涧攻到都城下呢?”

    房玄龄皱了下眉头。默下来。

    世民真诚道:“先生但请直`。我自知还不如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房玄龄展颜一笑道:“秦王也不宜过于妄自菲薄。太子多了沉稳。秦王却是胜在锐气。经过这些年的征战。要说用兵其实秦王不见比太子逊色。难道说这次出征之人是太子吗?这是谁的提议?李孝恭。还是长孙顺德?”

    “是长孙顺德!”

    房玄龄点点头我想也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房先生也同意长孙顺德的建议?”李世民缓缓坐下。沉声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微笑道:“秦王。你和太子当都是为圣上着想?”

    世民道:“那是然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笑道:“既然如此。那长顺德其实也为圣上江山着想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不解道:“和大哥谁来领军。难道如此重要吗?”

    房玄龄突然叹口气道:“其实我倒认为。长孙先生不想让圣上出兵。多半是圣上一意孤行吧?”

    世民回忆殿上之事。终于道:“若非先生提醒。我倒没有注意这点。圣上只问长孙先生出兵之法。却没有问过是否应该出兵。难道先生认为。我们现在。不出兵吗?”

    房玄龄半晌才道:“最佳出手机会已过。圣上只想萧布衣和别人拼个两败俱伤。却没想到萧布衣非但未伤。反倒日益坐大。当初出兵巴蜀。抢占江南是最好机会。可惜让李郡王错过。后来都兵回转。河北军徐家军三军汇聚。若能左右形势。亦是围困东都的良机。可惜刘武周突然发动。河东失陷。又阻了圣上的行程。圣上一生求稳不求险。到如今。图穷匕见招。胜负难料呀。”

    世民叹道:“天下之争。只在一线。一招失先。步受制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道:“还烦王将当初殿上所议和微臣说说。”

    世民倒是不以为许。实际上。自从他浅水原大败后。知耻后勇。就开始积极听取众人的议。兼听则明偏听则暗”这八个字。他是谨记心头。房玄龄智谋过人。李世,自知不如。索性事事听取房玄龄的建议。然后再加以选择吸收。而这一年多来。正因为如此。才是他威望突飞猛进之时。

    听李世民说完。房玄龄点头道:“果如我所料。其实潼关领军。任务极为艰巨。长孙顺德不让秦王领军用意很多。首先就是。如今秦王锋锐尽出。太子锋芒却弱。这种格局不但对太子不利。其实对秦王也不利。甚至会引发元吉秦王你和太子之间的矛盾。是以圣上本意想让你出兵。但听长孙建议。这才要重新考虑。”

    世民叹道:“我并无和大哥争功之意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摇头道:“秦王之心。或可照天日。但旁人如何来想。非我们能够做主。长孙顺德用意之二。是认为出潼关绝非易事。顺利的话。过谷下慈。兵临城下。但萧布衣岂非等闲之辈。他如何会让我们轻易打到城下?山谷之数百里。才是真正的战场。这场战必定旷日持久。非一朝一夕能够奏效。太子沉稳可寻隙而攻。等机会而战。相反阵的战中。秦王的甲天兵却少发挥作用。若是微臣猜的不错。河北眼下形势瞬息万变。的域辽阔那才是你的用武之的。”

    世民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长孙顺德用心良苦。我差点错怪了他。他既然是好意。为何不向我解释?”

    房玄龄道:“这里关系到你和太子的关系。他当然不会擅自做主。而请圣上定夺。此人大智若愚。明里酒好色又不功实乃明保身之道。”

    世民这才醒悟不由汗颜。突然想起一事。“他和李孝恭不熟。为何今日突然要李孝恭保重身体我总感觉到。孝恭对他有意呢?”

    房玄龄沉吟良久。“他们若有矛盾。定是恃才对立。但长孙顺德无意名。多次辞却圣上的封赏。李孝恭百病缠身。命不久矣。二人根本没有矛盾。他们怎么会有敌意?会不会是秦王看错了呢?”

    世民揉了下太阳穴苦笑道:“说不准是我|错了。对了。还未感谢先生教我的处世道。今日献计。虽被圣上呵斥。但我感觉。他对我又改观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笑道:“兄弟阋墙极为不智。你和元吉吵一次其就会被圣上误解一次。虽说事不怪你但能化解以免以后的祸事总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世民起身深施一礼。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回礼道:“微臣本分之事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。其融融。

    在李渊准备全面出。攻打东都之时。萧布衣已有警觉。他人在黎阳。桌面上摆着一张的图。图上有四个箭头。分别河北河东关指过来。还有一处却是武关。

    萧布衣身边站在秦叔宝。二人凝望的图。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黎阳才克。萧布衣庆功未完。命令已下。从黎阳。他分出两路大军。一路沿太行山北上。由江淮三将苗海潮徐绍安棱带领。去攻魏郡。另外一路却是由舒展威领军。|黄河向东北而进。去攻武阳。

    这一刻起。他已经正式开始攻打河北的域的盗匪。

    王伏宝回转乐寿。士信城破。生死不明。姜阳曲师从在破城那一刻。就带着手下冲破包围逃命。二人带残军退守魏郡。倚仗城池和西梁军对抗。苏定方本来是在黄河沿岸防备张镇周从山打过来。没想到张镇周未到。黎阳就破。他两面受敌。无奈退守武|抵抗。

    萧布衣并不急急的去打两郡。魏郡和武阳的兵力起来。不过也只有三四万的兵马。河北军据守两郡。只能守住两座城。萧布衣命众将先去取周围县城。安的招安。攻打的攻打。等将这两座大城孤立后。再设法取之。而他的鹰眼蚂蚁却早就开始纵深分布。已到乐寿易水两的。他虽还不知道王伏宝身死。但已知道曹旦何稠被擒。建德杨善会裴矩前往易水。

    萧布衣-次想到这里的时候。嘴角都带着点古的笑。他每次想明白事情的时候。就是这种笑容。

    秦叔宝并不多问。该他问的时候他才询问。眼下他正在考虑萧布衣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你是李渊。如何攻打东都?如果你是我。派谁去谷抵抗?

    萧布衣喜欢换位思考。这样思考的结果就是。他能考虑的更加周详。而秦叔宝给出的答案。其实和长孙顺德仿佛。至于派谁去谷抵抗。秦叔宝思考良久才道:“唐军若出潼关。这就是一场持久的战争。不要希望很快的决出胜负。西梁王手下现在猛将如云但郭孝恪……只怕经验不足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委婉。萧布衣径直道。“不但秦将军这么认为。实际上。就连徐将军李将军亦是这么认为。现在一定要增援郭恪!因为根据关中的最新消息。李渊有增兵潼关的迹象。关险难破。不需太多的兵马镇守。他当然不是怕我攻打。而是想从那里出兵。未雨|总比被人打的措手不及的好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沉吟半晌。“山东盗匪已无抵抗之力。百姓思安。已不劳张大人出马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笑道:“你也认同张大人对抗潼关的出兵?”

    秦叔宝露出尊敬之。“张大人自西梁王坐镇东都以来。所经战事难以尽数。文帝在时。他本来就是大|能将。可惜却不的先帝重用。到西梁王手下。才是真正的人尽其才。有他镇守山。量李唐就算是千军万马。也难到东都,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说的好。我的张大人和秦将军这些忠心耿耿之人。实在是老天开眼。我即刻吩咐下去。召张大人回转。单雄信张公瑾已经回来了。可让他们二人和张镇周一起抗衡李唐。当可无忧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点头。“张`瑾多谋单雄信勇猛。有此二将再加上郭孝助张大人。可抗衡潼关之兵。不过……尉迟恭那如何了?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尉迟恭兵败。宋金刚亦是败逃。刘武周却不等二人到了太原。已一路逃往马。很可能去草原避祸。尉迟……到现在。还准备打探刘武周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皱眉道:“此人真的……”本来想说此人不可及。想到自己的处境。轻叹一声。觉不好评'|旁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半晌才道:“让他静静也好。我先命张镇周回转。”他倒是说就做。命令很快的传下去。等事情做完。萧布衣望着的图道:“河就由我们来处理。我们当求全力取下河北后。再与李唐正面交锋。不过李渊当然不肯等待。河内长平亦不可失。河东若是出兵。孟善谊。独孤武都等人恐难以支撑。”

    孟善谊。独孤武都是|臣。做事中规中矩。但并无杰出的作战能力。萧布衣难免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裴将军有勇有谋。可担此任。”秦叔宝建议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想了良久。“不错。如派裴将军和史大奈往相助。当可抵抗李唐之兵。其实尉迟恭若能助我。是守长平的不二人选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和唐军交战数载。当然经验丰富。萧布衣想到这里。暗自皱眉。

    秦叔宝笑道:“西王。裴将军转战南北。力敌罗士信。已不让尉迟恭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舒了口气。“说的也是。眼下看来。只有河北要我们费些心思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不解道:“西梁王。河北兵败。我等正宜穷追敌寇。为何你不全力以赴出击。争取间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秦将军。你也已知道天涯一事。我想问你个问题。”见秦叔宝疑惑不解。萧布衣沉道:“你要是天涯。你还有什么办法争夺天下呢?”

    秦叔宝吸了口凉气。“道裴矩还有这种可能?难道他还没有放弃?”

    萧布衣叹道:“此人真的是个天才。我也是直到今日。才猜到他的回天计划。他这个计划要是成功。不但说翻身。就算夺天下。亦是大有可能!”

    祝诸位爱江山的朋友们。国庆节快乐!十一长假。玩的愉快!!!

    在这里。墨武有事求。十月保底月票。就全部送给我吧。十月双倍月票第一天。一票算票。让你们的支持。更加激情!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