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四六节 争先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窦建德死了!

    这个消息犹如沉重大石落入碧碧的湖水,在局中造成了滔天波浪,等到余浪未歇,余韵却一层层的波及开去,感染着远方的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在喝酒。那时候听到钟声的时候,他觉得这钟声有点像丧钟。

    丧钟这次为谁而鸣?他心中突然浮起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一个人在喝酒,他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,左手处是一帮重臣,右手处却是一帮降臣。道信的一番话,对他触动极大,所以他一直告诫自己,莫要重蹈文帝的覆辙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能乱,他现在要让所有人意识到归顺他的好处,就算想把眼前的王世充拽起来抽两个耳光再一脚踹出去,但他还是笑容满面,他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。

    黄钟巨响,军情送达!

    群臣停杯,举目远眺,都有了不安之意。

    黄钟并不轻易响,每次响起,都代表着极.为重要的军情,一定要送给西梁王审阅。这些消息,是徐世绩、卢楚等人无法决定,这才要一定要给萧布衣定夺。

    西梁王不是个贪恋.酒色的人,他甚至已宣告旨意,万事不如天下重要,万事不如百姓重要,只要事关天下兴亡,只要事关百姓安危,送信人就违令者,斩!

    李密出兵的时候,黄钟响过;杨广死的.时候,黄钟响过;窦建德入侵的时候,黄钟亦响过。这次黄钟响起,却又是为何?

    钟声余韵未歇,一人.一口气跑上了九十九级玉阶,将书信已送到宫人之手。

    宫人一转,送到亲卫之旁,亲.卫疾步上前,将军文递到了西梁王的酒案前,这时候钟声才止!

    李渊身边的顺序是先是.亲卫、再是宫人。萧布衣却是截然相反,现在他身边的亲卫,不但武功高强、忠心耿耿,而且无名!

    萧布衣缓缓的展开了书信,面不改色,只说了一句话,“窦建德死了。”声传大殿,甚至就算殿外的兵将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群臣轰动,一时间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窦建德竟然死了?

    这也无怪群臣诧异,想窦建德可说是和李密一样,浩浩荡荡,而且和萧布衣对抗的时间,比李密还要久远的多。虽然汜水一败,牛口铩羽,但河北军可说根基尚存,本来群臣以为剿灭他们,还需要些时日。最快是半年,长久打算数年也有可能。没想到窦建德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窦建德死了,河北军完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这么想,因为谁都知道,河北军是窦建德的定海神针。这根针完了,河北虽还有不能约束的浪花,但无律之兵,何足为惧?

    谁都想知道窦建德如何死的,可萧布衣不说,没有人敢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抿了口酒,望着军文的后面的几句话,却没有说出来。斜睨着翟让道:“东郡公,你如何看待窦建德之

    翟让自从投降后,一直就是东郡公,一直都是从四品,有名无实。可他很知足,若非萧布衣召见喝酒,几乎大门都不出一步,而且勒令家人从人也少惹事,能忍就忍,若有犯规,他决不轻饶。

    听到萧布衣询问,翟让四平八稳回道:“窦贼不自量力,敢和西梁王对抗,实乃取死之道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颇为满意,含笑道:“东郡公,最近在家中可闷?”

    翟让不知何意,小心道:“微臣最近胸口的确有些发闷,想必老了,估计也活不了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哈哈一笑,“东郡公你如此矍铄,长命百岁都有可能。不过既然气闷,那不如去外散散心。冬日将近,东郡、济阴一带百姓才过战乱,难免缺衣少食,本王想请东郡公前往安抚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翟让倒放下心事,暗想萧布衣既然派他出去,虽是个苦差事,却已把他当做正常官员来看。感激道:“西梁王器全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望向杜伏威道:“杜总管,窦建德死了,你如何看法?”

    西梁王宴请群臣,以示嘉许,众人却都小心翼翼。虽萧布衣看似亲和,但自古以来,都知道以下犯上是取死之道,是以肴只动筷、酒只沾唇,但要说殿中一人有了醉意,仪容不整,那就是满面胡茬的杜伏威了。

    杜伏威入殿后,只是喝酒,他如此一来,反倒让所有人都很放心。听萧布衣询问,杜伏威放下了酒杯,半晌才道:“他迟早死路一条,可如此早死,倒让人意料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不问原因,据实说出心中所想。萧布衣见往昔那矫健的汉子颓唐如此,暗自皱眉。缓声道:“杜总管,你在东都也有些时日。如今江淮灾情稍缓,马侍郎竭尽心力,却是力有不及。杜总管深知东南民情,我有意派杜总管安抚江淮百姓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杜伏威眼眸终于闪了下,良久才道:“微臣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目光这才移到王世充身上。王世充早就眼巴巴的等着,才要回话,萧布衣举杯道:“喝酒!”

    王世充差点没有被噎死,只好端杯喝酒,把要说的话也随酒咽到肚子中。

    萧布衣喝完酒后,这才道:“不知道王大人对窦建德王世充慌忙道:“西梁王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制敌死地谈笑之中,实乃……”

    “窦建德不是我杀的。”萧布衣截断他的马屁。

    王世充唯有错愕,不想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,换了口风,“窦建德逆天行事,不自量力,自有公道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窦建德是李唐出人杀的。”萧布衣又道。

    王世充汗珠子冒出来,他擅长拍马,察言观色,可这个萧布衣和杨广截然不同。没人知道他到底想着什么,他知道萧布衣一直在观察着这些投降过来的人,这种话回答不好,让他以为有反心,极可能招惹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李唐当然不是公道,他要想办法弥补,心中灵机一动,王世充道:“让他们狗咬狗,一嘴毛,我们看热闹就好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笑,终于岔开这个话题,“王大人,最近在家中可闷?”

    王世充知道来东都的时日尚浅,根本没想到要出去,陪笑道:“东都繁华,微臣只希望一辈子能留在此处。就是小女有些闷,希望有空能给西梁王再舞一曲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哈哈一笑,并不正面回答,只是道:“我醉了,你们都歇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明亮的双眸只有寒光,没有醉意,喝醉显然不过是个借口。群臣告辞退下,萧布衣,早有徐世绩、魏征、卢老三人等候。

    萧布衣第一句就问,“人呢,我要亲口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卢老三吩咐下去,一人走进来,长相寻常,浑身是伤。萧布衣问道:“你说亲眼所见,李玄霸杀了窦建德?”

    那人点头道:“小人不敢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先坐下,你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详细说来,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细节。”萧布衣吩咐道。

    那人坐下,遂将当初裴矩、窦建德、罗艺、李玄霸的惊天一战详说一遍。他说的仔细,有如在场亲见。徐世绩等人并没有诧异,因为这人叫做张君立,亦是窦建德的死士之

    在窦建德当初的死士中,这个张君立可说是最不起眼、最没用的一个,此人无论武功、声名、威望在二百多死士中,都排到最末。可萧布衣偏偏选择了他来收买,因为这种人易于收买,而且不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张君立别的本事没有,活命的本事却是一流。在别的死士一个个送命后,他还活了下来,是以不用战功,现在就慢慢的靠近了窦建德身边。

    易水一战,他已能跟在窦建德的身边败退,实在是因为窦建德已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但当初山顶一战,跟随窦建德的河北军中除了齐丘、高石开二人外,本已无人活命。上了用场,他装死!

    他经过的阵仗极多,已知道什么地形、什么状态装死最能活下去。结果就是,那些勇士一个个毙命,而他却活了下来。不过为了装死,他也付出了不少血的代价,臂骨被人踩断,他当时哼都没有哼一声。

    等众人离去,他出了郎山,马不停蹄的报信,因为他知道这个消息绝对是个震惊的消息,而且也是他安身立命,以后过活的消息。他身临其境,是以几乎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全部看在眼中,这人记忆又不错,将山上众人所言复述

    萧布衣听完,沉吟良久,这才道:“张君立,这次你大功一件,本王绝不亏待。”

    张君立卑谦道:“西梁王,小人还需要回去吗?”他有些胆怯的问,实在不想回转那个厮杀之地。眼下河北军想必也和一锅粥一样,权利不见得有人会要,因为接下来就可能是和阎王对话,珠宝肯定有人会抢,但是为了那些珠宝把命赔出去,张君立觉得划不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你暂且留在东都吧。卢老三,赐给他五十两金子,然后安排他做个翊卫

    卢老三应令,张君立大喜跪谢道:“谢西梁王。”要知道五十两金子要是节省着用,他一辈子都用不完,萧布衣赏赐如此优厚,又让他做个八品,实在远超他的想像。

    “记得,三个月暂时不要出门,不要泄露你的身份。而且,以后你在东都,也不会是河北军的身份。”萧布衣沉吟道:“以后我或许有些事情还要借助你,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张君立领命退下,萧布衣沉默良久道:“世绩,你觉得李玄霸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世绩早就考虑良久,立刻道:“李玄霸每次出手,必有深意。他由暗处转到明处,想必是想和西梁王堂堂正正一战。我只怕李唐已觉得窦建德无能抵抗,索性杀了窦建德,先一步抢占幽州、河北两地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魏御史,你的想法

    魏征道:“兵贵神速,若真的如徐将军所言,我只怕现在李唐已从太原出兵,走井陉关进入河北了。李唐以河北、关中两角夹击中原,想必要全力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陷入久久的沉吟中,他对李玄霸再次失算。

    实际上,就和李玄霸也很难猜他想什么一样,他也很难想到李玄霸下一步的棋子落在哪里。

    他虽知道李玄霸肯定不甘寂寞,但是没想到李玄霸竟能做的这么绝!当初他以一己之力挽救了李家,现在他竟然又以一己之力颠覆了河北!李玄霸如今的计谋之巧,已不让裴矩!、陇右、草原、河北,这是李玄霸出没的场所。

    眼下毫无疑问,李玄霸为李唐的前进,已经扫出一条道路。李世民冲锋在前,李玄霸运筹帷幄,这二人一明一暗,并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裴茗翠知道这件事了吗?她见过李玄霸了吗?萧布衣突然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“西梁王,李玄霸当时为何不杀了裴矩?”徐世绩突然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回过神来,皱眉道:“李玄霸策划这一击的目的应该很多。除了要抢回征战河北的先手外,还要破坏裴矩的计划,避免河北再起阻力,进而在抢占地盘的时候占优。若能下了幽州,毫无疑问,这是我们心口的一根刺。但这计划运算虽巧,他毕竟是孤身一人,想要杀裴矩,若再引起旁人的反噬,他不见得讨好。反正裴矩这次计划败露,再也无能掌控河北,他何必和裴矩斗个鱼死网破?他们争的是势,而不是气!眼下看来,李玄霸不杀裴矩,当然也可能是没有十足的把握,他留下齐丘、高石开不杀,并非心软,而是要让这二人回到乐寿揭发裴矩的底细,制造混乱。齐丘、高石开当然抗不过裴矩,但有十棍僧在,裴矩重伤之下,拿他们也没有办法。这人均衡的能力实在很强,让人叹为观止。”

    魏征连连点头,“此子心机如此之深,考虑这么深远,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徐世绩突然道:“他不杀裴矩,会不会因为裴茗翠的缘故呢?”见萧布衣望向自己,目光有些古怪,徐世绩咳嗽声,略显尴尬道:“我总觉得……唉……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魏征不太了然,只能摇头道:“李玄霸的心意,我想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又想了良久,抬头望了眼天色,见夜正深,繁星点点,正是好眠的时间。缓缓站起,毅然道:“世绩,安排人手,我马上去黎阳!”

    徐世绩看了眼天色,为难道:“西梁王,你最近很是操劳,又要深夜前行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忧心忡忡,“李玄霸这人绝不简单,我要想办法应对才好。”

    徐世绩叹道:“的确如此,这人能将罗艺、窦建德、裴矩三人算计在局中,实乃天才。西梁王,你要去黎阳我不阻挡,但要加派人手在身边,而且再不能亲自查营探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我知道,可我不能不去。若真的如魏御史所言,只怕李世民已到河北。窦建德,罗艺身死,乐寿、幽州定是混乱一片。虽然井陉关还没有消息,但我怕李世民现在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就有兵士急报道:“启禀西梁王,井陉关紧急军情!”

    萧布衣接过一览,皱了下魏征。二人仔细一看,都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军情写的简单明了,李世民大军从太原兵出井陉关,分兵两路,一奔上谷、涿郡,一逼河间。李世民具体所在,尚在打探。

    上谷、涿郡已是幽州之地,河间乐寿却是河北军的大本营,李唐出兵奇快,不言而喻,就是想一口气吞下这两个地方。

    李渊老谋深远,当然不会甘心让萧布衣一步步的抢占河北之地。而李世民经过陇右、河东战争的研磨,亦是成熟起来,出兵开始虚虚实实,让人琢磨不透真正的意图。

    萧布衣手叩桌案,显然是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徐世绩再不迟疑,已快疾出门为萧布衣准备一切,召集人手。魏征却是展开地图,仔细琢磨,寻找战争交汇的地方。

    卢老三这时候走进来问,“西梁王……张君立已安排稳妥,不知还有何事吩咐?”

    “老三,马上去找袁先生来。”萧布衣吩咐道。

    卢老三有些诧异,因为袁岚虽在东都,却从不参与政事,眼下军情紧急,不知道萧布衣找袁岚做什么。

    袁岚来的时候,衣冠都有些不整,显然是已睡下。见到萧布衣后才要跪叩,萧布衣一把扶住,微笑道:“袁先生,深夜有扰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袁岚还是谦和不减,恭敬“不知西梁王有何急事吩咐我?”他做人极为聪明,知道避祸之道。虽有首义之功,女儿又嫁给了萧布衣,可素来都是自削权利,更严禁家族之人当官。只因为权利过大,往往是惹祸的根苗,可就算如此,庙堂之中的群臣都对他敬畏有之。眼下汝南七姓,早唯袁家马首是瞻,江南华族,也要仰仗汝南的鼻息。有袁岚这些年兢兢业业的发展通商,东都才有如今的国富民强。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片刻,突然在袁岚耳边低语了几句,然后才道:“袁先生,你觉得此法可行吗?”

    袁岚沉吟良久,“西梁王这招釜底抽薪是好,也的确让人意料不到,但恐怕要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时间长我不怕,但是我一定要做,以求发挥最大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袁岚拱手道:“那臣下从今日起,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萧布衣舒了口气,握住了袁岚的双手道:“那一切倚仗袁先生,有你出马,我才能放心。”袁岚走后,魏征并没有多问,谨守为臣的本分。不过魏征能猜出,李玄霸出手,现在应该萧布衣应对,而方才萧布衣叫袁岚前来,肯定就是远谋对付李玄霸、或者说对付李渊的一步棋!

    暗战,无时无刻的不在进行。势力,也是在微妙的细节中变化。转道:“西梁王,一切准备妥当,这次走水路到黎阳,你可稍歇息一晚,即刻出发吗?”

    萧布衣想了半晌,摆手道:“让他们暂时到喜宁门等候,我半个时辰后就到。”吩咐稳妥,萧布衣孤身一人,却到了袁巧兮的房前。见屋中亮着灯,萧布衣敲敲,有人急步走到房前,推开门道:“萧大

    虽然成亲多年,袁巧兮还是习惯称呼萧布衣为大哥,这种称呼中,更显情致绵绵。

    袁巧兮早非当年青涩的萝莉,现在可说是丰腴动人。身着双重淡色小衣,外边再罩了件水红的衫子,衬出身上柔和而又曼妙的曲线。仰着玉脸,露出雪白的脖颈。寒夜凄风中,有种动人心魄的美丽。

    萧布衣拥她入房,忍不住的轻怜密爱,许久过后,袁巧兮这才得以喘息,鼻尖甚至有了细微的汗丝,更显媚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叹口气,拥着袁巧兮道:“我本来想多陪你几

    袁巧兮睁开春水一样的眼眸,闪过失落,转瞬直起腰来,“萧大哥,你又要出征了?”她早已习惯别聚匆匆,她知道,天下未定,萧布衣永远都不会止步。她很希望,萧大哥能够休息一段日子,可她不能说。

    又一番的温存后,袁巧兮终于推开萧布衣,贝齿咬着红唇,“好了,再下去,你恐怕有出征的气力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一笑,着衣出门。可不等推开房门,袁巧兮已叫道:“萧大哥。”不等萧布衣转身,袁巧兮已将软软的身子贴在萧布衣的身后,双手环着他的腰,低声道:“你要小心,我们都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几句话,深秋中,却有着那入骨的关怀和爱意。萧布衣停了半晌,点点头,终于离开了温柔之乡。

    寒风一吹,萧布衣上马疾驰到了喜宁门,三百铁骑已在城门等候。

    铁骑屹立寒风中,不要说等半个时辰,就算是等到地老天荒都不犹豫。萧布衣知道这三百铁骑,有时候甚至比三千人还要犀利。为首一人,却是张济!

    萧布衣含笑道:“张济,你其实可以多歇息一些日

    张济道:“属下已好

    他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锤子敲击石头一样的有力。萧布衣感慨道:“辛苦你们了,走

    众人策马,一路北行,疾风骤雨般。他们取道黄河,那里早有大船等候,等顺流而下,很快就要到达黎阳。

    大战,一触再发!

    、、、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