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五三节 分飞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窦红线手上其实并没有曹旦勾结李孝基的书信,可她虽是女子,经验一点不比河北众将要少。

    见曹旦脸色苍白,窦氏心怀鬼胎,为控大局,索性以言诈之。

    窦红线知道这个舅舅,要没有李孝基的承诺或信物,他不能和王八吃秤砣一样,铁心要归李唐,就算没有书信,多半也有其他东西在身上。已准备他再不承认,就动手去搜,没想到曹旦跳起来,高叫道:“我和李孝基联系又如何?你问问在场的这些人,哪些人没有图谋后路?”

    姜阳迈步上前,一拳击在曹旦脸上,怒喝道:“你还是人吗?长乐王才过世,你竟然和仇敌联系?还想投靠他,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卖了?”

    曹旦鼻血长流,还不忘记大叫,“来人,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上前,都是冷漠的望。姜阳又是一脚踢过去,曹旦一个滚儿,到了窦红线的脚下,慌忙站起,躲在窦红线的身后。

    一抹鼻血,曹旦叫道:“红线,我怎么说,也是.你的舅舅。你就让他们打死我?我和李孝基联系又能如何?你问问在场这些人,哪个敢拍胸脯说,从来没有想过退路?”

    姜阳怒喝道:“老子就.没有想过。”他才要上前,窦红线道:“姜将军,请你住手。”姜阳道:“红线,你不死他,我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苦笑道:“他毕竟是我的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背叛了长乐王!”姜阳怒道:“背叛长.乐王的人,统统要死!”

    曹旦脸色有些苍白,.方才是和文臣对话,他趾高气扬。但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对方只知道要打,他是一点办法都无!

    窦红线轻声道:“其实到了现在,该走的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姜阳愕然道:“红线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该走的迟早都要走。”.窦红线无奈道:“姜将军,我问心有愧。家父在时,不能给各位一个好的归宿,红线无能,更是无可奈何。既然宋大人、欧阳大人我都会安排去处,那么……我舅舅走,我也不会拦阻。”

    姜阳脸色白一阵、红一阵,.曹旦见窦红线支持他,又神气起来,“姜阳,你算什么?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!长乐王不在了,可这河北军还是长乐王的河北军,这里能做主的是我妹妹,是红线,是我,而不是你。你还真的把自己当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窦红线低声叱道。

    曹旦打了个寒颤,不敢多说,姜阳死死的望着窦红线,窦红线虽有歉意,却不低头。

    厅中沉寂下来,寂寞若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姜阳突然声狂笑起来,笑的前仰后合,笑的流出了眼泪。曹旦见到他和个疯子一样,心中害怕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窦红线眼中却露出悲哀之意,她当然理解姜阳的心情,可她已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当初执意不投降是错的,原来我想要报仇也是错了,我只以为凭借一腔热血送给长乐王,就算死也无所谓。哪里想到,突然听到,原来长乐王并不需要。”姜阳双目红赤盯着窦红线道:“红线,你是说,这里根本不再需要我?原来所有的一切,不过是我的自作主张?”

    窦红线镇静道:“姜将军,血已经流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?”姜阳失神惨笑,“原来我等的执着,到如今全无意义。”只听呛的一声响,寒光如雪,姜阳已拔出单刀。

    曹旦吓的连连后退,窦红线纹丝不动,娇容冷漠,“姜将军,你若觉得砍我一刀,能解决心中的怨恨,那不妨出手

    她挺起腰身,虽在利刃下,眼眸却是出奇的亮。

    姜阳惨笑一声,“我砍你作甚?我要怪,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。”他手臂一震,鲜血滴落,滴滴答答的声响极为轻微,可听到耳中,却如沉雷四起。

    窦红线轻啊了声,想要上前,终于止步。原来姜阳挥刀一割,已斩落了左手的小淋漓,他却看也不看,“窦红线,从今日起,姜阳和河北军再无任何关系!”他说到这里,眼泪迸裂,双手一合,单刀折断。当啷啷一连串的声响,断刀落在地上,泛着微弱的寒。姜阳大踏步的离去,不再回头。

    窦红线叫道:“姜叔叔。”

    姜阳没有回答,却止住了脚步,并不转身。听到姜叔叔三个字的时候,姜阳脸上悲愤变成惘然,惘然变成黯然。

    窦红线眼中露出痛苦之意,望着那愤懑的背影道:“姜叔叔,你对得起我爹,我对不起你!请你原谅!”她咬牙说出这些话来,忍住眼泪,不能哭泣。

    姜阳仰天长叹道:“事已至此,何必算的那么明白。红线,你保重。”他说完后,疾步离去,片刻功夫,已没入了暗处,再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窦红线望着姜阳的背影,良久才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曹旦才要大笑,见到窦红线泛寒的一双眼,笑声憋了回去。喏喏问,“红线,既然你意已决,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舅舅。该去东都的去东都,该去关中的去关中,你……也跟随我和你娘亲……去关中吧。现在我们手上还有几个郡县,还有几万兵马,若能献给关中,这辈子也就不愁吃喝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天经地义,欧阳洵等人连连称是,随声附和,宋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原来投靠当然要有投靠的本钱,眼下河北军还剩寥寥的本钱,那就是兵马和郡县。可若真的依曹旦所言,大伙都去了关中,宋正本等人投奔到东都,只怕被人白眼,再无翻身之地。

    窦红线斩冰切雪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曹旦一愣,冷笑道:“那你要如何,难道让我和你娘两手空空的去见李孝基?”

    廖烽道:“曹大人,不用咄咄逼人,想红线姑娘自有主张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这个无耻的逃兵!”曹旦呵斥道:“这里没有你说话之地。”原来当初易水大战,高石开、廖烽、齐丘三人都是主将,可高石开、齐丘都跟在窦建德的身边,只有廖烽带着残部先回转乐寿。这让很多人不耻,曹旦亦拿这点痛斥廖烽。

    廖烽惭惭而下,高石开亦是垂下头来。当初李玄霸杀了长乐王,要是以往的时候,高石开、齐丘多半要找李玄霸拼命,可他们一来也知道不是李玄霸的对手,送死无益,二来也要把郎山的事情通禀乐寿,以防别人并不知情,是以忍了下来。没想到他们回转后,说及郎山一事,竟然不信的居多,曹旦更是痛骂他们害了长乐王,推托到个死人的身上。若非窦红线一力挺他们,高石开、齐丘早就离去。可齐丘还是受不了这窝囊气,前往沱水,高石开却留了下来。要说武艺,十个曹旦也抵不上高石开一只手,但他们心中内疚,是以对曹旦的讽刺并不反驳。他们留在这里,就是为了窦红线,再尽昔日欠窦建德的恩情,而不是为了旁的事情。

    窦红线见曹旦飞扬跋扈,再也忍耐不住,呵斥道:“曹旦,我并没有让你空手去见李孝基!你投靠李孝基,我不会反对,但我绝不会让你把几万兵士的性命当作你的筹码。至于地盘、兵士,你不能带走一分一毫!苏将军已投靠东都,西梁王大仁大义全部接纳,我决定带着这些人投奔东都,保全性命。你想去投奔李孝基可以,带着你偷拿的玉玺去足够

    曹旦变了脸色,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他话未说完,望了窦氏一眼,窦氏脸上也是讪讪。可谁都知道窦红线说的不假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宇文化及带着一帮隋臣从扬州回转,就带着大隋的传国玉玺。在很多人眼中,无传国玉玺,总是立国不正。窦建德杀了宇文化及,就把传国玉玺收在囊中,准备称帝的时候使用。

    没想到传国玉玺保不住杨广的性命,亦是保不住窦建德的性命。但在曹旦眼中,这可是奇货可居,所以知道窦建德一死,马上鼓动妹妹取出玉玺,准备做进阶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一个玉玺怎么能够?”窦红线又道:“我不和你争传国玉玺,已经对你仁至义尽,你莫要逼我将玉玺也收回来!”

    曹旦还要再辩,窦氏终于开口道:“大哥,红线说的不错……”声音有些哽咽,又用衣袖揩拭下眼角,似乎想要落泪,“我们出身不正,还能多求什么?”

    窦红线心中也不好受,可为了河北众将,还是黑着脸,一言不发。从她的角度来看,更倾向投靠东都,而不是关中。因为关中一来杀死了窦建德,二来是旧阀势力,不言而喻,根本瞧不起他们这些泥腿子,而东都则是不同,再有苏定方的前车之鉴,窦红线心意已决。父亲死了,她身为窦建德唯一的女儿,总要为父亲尽最后一分责任。

    见窦红线冷着一张脸,窦氏突然轻叹一声,“红线,你虽不是我亲生,可这些年来,我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可恩情和河北军性命不能混为一谈。”窦红线决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和你讨价还价。”窦氏长叹一声,“我只想说,我不过是个妇道人家,手无缚鸡之力,以前仗着你爹乱世中生存,现在你爹不在了,我当然也想找个出路。但我目光短浅,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,现在也不知道投奔李唐是对是错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!”曹旦有些着急道。哥的下文,苦涩道:“既然红线你决定要投靠东都,那我想也不必那么着急定下主意,不如和大哥留在这看看情形。我想红线念及往日之情,也会给我们条活路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若留下跟随我们,我当然欢迎之至。”窦红线道:“我当竭尽全力,保全河北军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多说什么?”窦氏苦涩的脸终于露出欣慰的笑,“大哥,你也不要着急,再等等,说不定还会有好选择。”

    曹旦虽是不满,可生平最怕这个妹妹,讪讪道:“那等几天也无妨!”

    欧阳洵几个人脸色讪讪,却不敢多言。这种情形,他们这些文臣的性命如草芥般,说死就死,不由自己把握,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窦红线见众人终于心齐,心中微喜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当机立断。欧阳大人……你们要去关中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洵慌忙道:“既然夫人不着急,我们也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走,我随时恭送,决不食言。”窦红线道:“既然其余人没有异议,那我决定,让宋大人、高将军前往黎阳去见西梁王,寻求归降一事,不知道诸位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曹旦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,可议事厅中,却没有人理会。窦氏突然道:“眼下路上高将军护送宋大人,还怕不太稳妥。”

    廖烽上前道:“末将愿沿路护送宋大人前往黎阳。”他满脸悻悻,显然对曹旦方才所言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河北军的确已乱成一锅粥一样,就算是窦红线,都是焦头烂额。他们只接到苏定方已投降东都的消息,并不知道萧布衣铁骑如电,在苏定方投降后,就已杀到了大陆泽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个非常严重的错误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候,错误就很可能致命!

    窦红线心喜罗士信回转,又高兴河北军终于暂时心齐,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错误,所以对廖烽的主动请缨,窦红线道:“那就辛苦廖将军

    廖烽微笑道:“职责所在,当竭尽心力。”

    宋正本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,暗喜有了出路,问道:“那我等何时出发?”

    “稍作准备,明日天明出发如何?”窦红线问道。

    宋正本道:“救兵如救火,眼下我们虽不是请救兵,但刘将军和河北兵士正在沱水浴血奋战,多一刻,就不知道有多少人送命。而我们若是归顺了东都,他们绝不能坐视不管,如此一来,早去归顺,也算是造福河北军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感激道:“我也想请宋大人即刻出发,只怕你辛苦。”。”宋正本感慨道:“我只恨不能为军中尽分力,这次有机会,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高石开也道:“宋大人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红线不反对的话,那我们准备即刻出发。”宋正本询问道。

    窦红线心下激动,“那祝宋大人、两位将军一路顺风,马到功成!”窦红线出了议事厅,径直回转休憩所在,一颗心忍不住的砰砰大跳,不知为何,只怕罗士信突然不见。宋正本三人已经出发,星夜赶赴黎阳,眼下看起来事态向好的地方发展,不知为何,她却有些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深秋,夜凉。等到那不经意的雨落在窦红线脸上,她才稍微清醒。深秋的雨,带着渗入体内的寒气,让人忍不住的战栗。

    窦红线一路行来,若有所思。可能做的都已经做到,她找不到哪里还有问题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见罗士信坐在椅子上望过来,窦红线心中微暖,“士信……”

    罗士信一直望着窦红线的双眸,见她激动非常,问道:“你怕我消失不见?”

    窦红线认真的点点头,“我真的很怕!”

    罗士信虽在寒秋,心中暖意融融,“今天事情如何?”听窦红线将今日之事说了一遍,罗士信感慨道:“姜阳是条汉子。”

    “士信,你说我做错了”窦红线若有所失。

    罗士信皱眉道:“事到如今,也说不出谁对谁错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苦笑道:“我现在,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投靠东都,也是在赌。李渊虽一直没有和我们正面交手,但李渊、李建成,一直都在欺骗着爹。我知道爹虽不说,但很恨他们,李渊一直高高在上,看不起爹,我想就算爹在的时候,宁可死,也不会投靠李唐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你是对的。”罗士信无可奈何道。

    窦红线摇头道:“我只希望自己做的是对的。我们虽然和西梁军交战这久,但爹死了,一切阻碍都没有了,只要西梁王肯接纳河北军,我和你远走他乡又能如何?我很对不起姜将军,伤了他的心,可姜将军不走,我们就不能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宁愿忍受他的误解?”

    窦红线叹口气,“我还有其他选择吗?”

    罗士信道:“既然如此,多想无用,红线,我总觉得,你留下继母和曹旦是祸害!”

    窦红线沉默良久,“我下不去手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没有再劝,毕竟因为走的路不同,就要杀继母和舅舅,这在旁人看来,也是惊世骇俗的事情。想起了一事,“红线,李唐军若从信都攻入,刘将军在沱水必定腹背受敌。”北军损兵折将,早不如前。剩下的兵力,暂时只能在沱水抗拒,却不能分兵抗拒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刘将军能否抵住?不如我去帮手?”罗士信道:“西梁军不见得会来援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轻蹙娥眉,“你说萧布衣不会帮我们?”

    罗士信良久才道:“他是那种人,只求最大的利益,而宁可损失一部分人。从他几次对抗河北,放任长乐王去攻郡县的百姓可见一斑,他比我们要知道应变,也聪明许多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忍不住的战栗,“所以他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去送死?你认为宋正本无法说服他出兵?”

    罗士信握紧了拳头,眼中有了深切的悲哀,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他如何来做,根本不会因为我们。”

    窦红线才有了希望,转瞬又落入绝望之中,浑身冰冷,她才发现,原来自己一直想的很天真。

    “姜阳已走,我去沱水帮助刘将军。这样的话,东都可能接纳河北军。”罗士信缓缓站起,“红线,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左右,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,就是和刘将军并肩抗敌,尽一分力气。其余的事情,只能依靠你了。你也知道,我对投诚于事无补,甚至可能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他就要向房门走去,窦红线却冲过来,扑在他的怀中,你还有我!”

    罗士信挤出丝微笑,“红线,我知道!我说的不过是最坏的情况,或许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悲观的人。安顿好河北军后,我们……一起去草原

    窦红线心乱如麻,点头道:“好,你保重,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凝望窦红线,像是要把这个守望他一辈子的女人,记在骨头里。

    “你也保重,曹旦、窦氏虽不会武,但只怕狗急跳墙。我总觉得他们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……”自嘲的笑笑,罗士信道:“你多半又以为我疑心

    窦红线双眸含泪,连连摇头,“没有,你是多思,是我以前不懂你!士信,你放心,我身边也有娘子军,对付他们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透过窗子,望向那淅淅沥沥的雨,敲在孤孤寂寂的窗,想了良久,“李玄霸不会看上我们这些小人物,甚至可能都不在河北了。你自己小心应对,应该无碍,红线……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窦红线连连点头,罗士信缓缓推开门,走入雨中。窦红线怔怔片刻,急急冲出房门,只见……墨黑的夜,凄凄的

    风过后,雨已如豆子般撒下来,窦红线只想唤一句,士信,我们一起走,不管一切,马上走!

    可话到嘴边,却哽咽难风紧、雨骤。宋正本、高石开和廖烽三人已出了乐寿,向南行了数十里。

    地势崎岖,雷电交加,三人虽都是急于赶路,可见到一个个霹雳打下来,四野倏亮倏灭,也是砰然心惊。

    天不作美,宋正本只能心中哀叹。雨水劈头盖脸的浇来,身上虽有蓑衣,却也遍体生凉,打了个寒噤,一时间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廖烽道:“我们虽急,可老天不开眼,这样下去,我们勉强撑得住,只怕宋大人熬不到黎阳。”

    高石开是个沉稳的汉子,这才醒悟过来,“那只有避避大雨再说。”

    宋正本无奈,四下望去,见到远处道路边有座破庙,年久失修,早就破烂不堪,像可勉强避雨,招呼声,三人驰去。

    半空又是一道霹雳,撕裂了黑夜的冷,照出三人的脸,阴青青的有些骇人……

    推荐票!!!兄弟们继续多投些,周末有空的话,登陆,把推荐票全投给江山

    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