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五五节 虚虚实实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已很少亲自领军。

    他虽亲征河北,但更多是参与幕后,出谋划策,鼓舞士气。至于攻城拔寨,克县取郡一事,均是交给手下的大将去处理。

    听到萧布衣要重兵攻打李道宗,秦叔宝皱了下眉头。萧布衣问道:“秦将军,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秦叔宝沉吟道:“眼下的河北形势错综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参与的势力有李唐、有河北残军、有我们,还有突厥兵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,转瞬笑道:“我其实可以和你赌,这几日突厥兵不会出兵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大为诧异道:“西梁王为何如此肯定,难道你有后招在突厥兵身上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萧布衣摇头道:“但突厥.兵安逸惯了,舒服惯了,也被人奉承惯了。他们并不把中原人放在眼中,因为他们是被求着出兵,出兵是为了收获炫耀,而不是为了受罪。试问这样的兵士,怎么会在这种天气出兵?”

    秦叔宝哑然失笑,“我.虽相信西梁王的判断,但不能不做些准备。不过据消息传来,突厥兵过昌平后,一直在最北涿郡附近活动,距离我们的确还有些远。眼下我们北上布兵在大陆泽和高鸡泊,东西呼应,隔着漳水北望李唐和河北军鏖战,可说坐山观虎斗。唐军最近攻势凶猛,我们北部毗邻的赵郡有李道宗大兵对抗我等,信都有李唐兵潜伏。而赵郡、信都之北,从西到东,是恒山、博陵、河间三郡,李孝基大军隔着信都,在我们驻兵大陆泽之东北二百多里处、沱水岸边驻扎,那里可说是李唐重兵所在,李世民带玄甲天兵杀入了河间,方位又在李孝基的东北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说话的功夫,已.在地图上画出双方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漳水可说是将河北.天然的分成南北两部分,西梁军在漳水之南,重兵分布。而李唐军的分布在河北,亦是在漳水之北呈现一个倒置的梯形,以赵郡、信都为底。河北本是河北军的根基所在,可眼下的河北军凄惨无比,只占河间半数之地,在倒置梯形的腰间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了秦叔宝的分析,.点头道:“你说的已经很清楚,不过这些我早就知道

    秦叔宝谨慎道:“眼下我们多方势力的.决战地点在这里……”在乐寿西北的七里井画了个圆圈,秦叔宝道:“也就是以刘黑闼为突破点。我们倚仗刘黑闼作为尖刀,抵挡住了李唐军的蜂拥南下。而李唐显然要拔除这个钉子,然后灌入我们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“刘黑闼多半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变成这.么重要。”萧布衣喃喃道。人都想到了。”秦叔宝正色道:“眼下虽不知道李世民、李孝基的真正用意,但从眼下的分布来看,他们应该是要趁收取幽州的锐气,毕其功于一役,全面的摧毁河北军!然后在河北的漳河一线,和我们全面对抗。他们若能再顺势摧毁我们的大军,全面占领河北,然后划黄河为界,对东都形成包围之势,那形势对我们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很有道

    “若让他们成行,再加上突厥兵的南下,我们虽不见得会输,但是损失必重,所以在我看来,我们应该帮助刘黑闼,而不能让他无援灭亡,我们的大敌是李世民和李孝基,而不是应该重兵攻打在赵郡,不起决定性作用的李道宗。要打关中,先下河东,要下河东,河北我们必须要拿下。对战李唐,我们一定要将最犀利的兵士,用在最关键的对决

    秦叔宝详尽的分析了眼下的形势,谨慎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,然后若有期待的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他知道萧布衣必定会给他个解释。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秦将军,你所言和李将军的分析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双眉一扬,“李将军现在讨伐沈法兴,可有眉

    天下大乱,江南盗匪蜂拥,可自从王世充投靠东都后,江淮盗匪尽平,长江以南盗匪,只剩下沈法兴一家。

    而沈法兴苟且残喘,已无翻身之地。但李靖还没有打下沈法兴,这让秦叔宝多少有些诧异。不过他知道李靖、萧布衣都是大智之人,是以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萧布衣露出狡黠的笑,“李将军快成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有些愧然道:“若李将军来到河北,或许有更好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头道:“要出正兵,大同小异。李将军胜在出奇制胜,他其实对河北一直都很关注,我们的策略和他的建议,几乎是一两天都要交换一次,对于你占领大陆泽和高鸡泊,他都很是赞同。不过我要问一句,李道宗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牵制我们出兵援助河北军,搅乱战局。”秦叔宝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这是他们最期望的结果,所以我们一定要打,而且要狠狠的打,要他们知道,我们被他们牵制住了。而且他们不但牵制了我们,我们也要他们开始增援。我们若是遽然增兵河间,只怕要搅入这个无底洞,永远不知道投入多少兵力是尽头,但是若能让李道宗叫苦求援,抽出李唐在河间的兵力,其实结果也是大同小异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终于露出笑容,“我明白西梁王的意思了,他们想吸引住你的兵力,所以你想以彼之道还击,重兵拖住他,再谋其他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秦叔宝道:“那我们还犹豫什么,沱水战情已刻不容缓,不知道西梁王准备何时出兵?”

    “就在现在!”萧布衣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雨一直在下,时缓时紧。

    西梁军潜伏的时候,有如卧虎,出兵的时候,有如捕食的猎豹!

    萧布衣一说出兵,秦叔宝马上安排,然后大陆泽就动了起来。那是一种极为有序的状态,西梁军经过这些年的征战,很多时候,已如机械般的运作。

    这种机械,并非生硬,而是形成一种恐怖的规律。

    若从千言山向东南处的大陆泽俯瞰,就会发现本来沉寂如死的大陆泽,突然变的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流动的不是沼泽泥泞积水,而是西梁铁军。

    铁军从铁打的营盘一队队的流出,流出山角,流过沟壑,流过溪水。然后在千言山前汇成了洪流,汹涌澎湃的向前涌去。

    雨水似乎也被卷入洪流中,激情震荡。

    大军行进,除了脚步声、马蹄声、雨落声、旗帜猎猎声,再无其他的声音。大军行进的极为浩荡,浩荡中却有着难言的沉默,这种沉默回荡在天地间,又形成恐怖的力量,推动大军前行。沉默、那股洪流在千言山汇聚,然后一路向北,滚滚的向白沟方向冲去!

    西梁军已从大陆泽出兵!

    西梁军重兵出击!

    西梁军最少出动了骑、步兵三万军马向白沟的方向攻来!

    西梁军还在不停的增兵,增援兵力不明,因为前方探子已消失不见,怀疑已被西梁军派出的刺客剿杀!

    李道宗眉头紧皱,如临大敌。营中鼓声大作,李唐军高效、快捷的出兵,迅疾的列阵白沟,迎接李唐、东都在河北开始的第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李唐纪律严明,出兵有序,比起西梁军而言,可说是难分轩轾。

    李道宗在出兵的时候,忍不住的心悸,他没想到萧布衣真的动真格的了。

    萧布衣出兵凶悍,让他极为心惊。本来两军交战,知己知彼、百战百胜。西梁军有探子刺探他的军情,他当然也早早的安排人手在千言山左近留意萧布衣的动静。

    萧布衣一出兵,他的第一波探子就已将消息传过来,没想到只有四拨消息后,从大陆泽到白沟的很多探子,就已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被萧布衣派人杀了?李道宗想到这里,如何不心惊?

    这种天气出兵,萧布衣疯了?李道宗暗自叫苦,却不能衣会出兵,他这种牵制,不过是权宜之计,他也不认为萧布衣会放弃乐寿,转而重兵攻打他。

    他想不到,所以萧布衣就出兵了。

    出兵岂非很多时候,就要让对手想不到?

    西梁大军这次出动的并非只有骑、步兵,还有剿杀对手探子的刺客。这些人的运作显然也是极为高效,在很短的时间内,清除了对手的眼线,让对手处于消息停滞状态。

    李道宗眼下,就是心中茫然,他现在无法分辨对手是佯攻、抑或是大军压境。对手已出兵三万,而且不停的增援中,所以他不能不谨慎从事。

    西梁军距白沟只有三十里!

    西梁军先锋骑兵距白沟不过十五里!

    十里、五里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消息不停的传来,新派出的探子往来穿梭,听蹄声而避。空气中弥漫着风雨欲来的大战气息。风雨似乎都被杀气所撼,暂时躲避,不敢在这十里之距停歇。

    然后李道宗不用等军情,就已听到蹄声隆隆。雨漫道,天空并无战事的尘烟,但是那滚雷一样的蹄声,已然让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西梁军并非如李唐军前些时候虚张声势,而是蓄力来攻!

    情况已明,李道宗却还在犹豫,他是否要过白沟抵抗的大军;虽然自诩在李家宗亲年轻一代,自己并不差于李世民,可惜命不算好;虽然准备的已有段时日,但因为对抗的惯性,李道宗总是觉得对手不会硬来。就因为这些想法,他一直都是以白沟作为一条天然的屏障,又在白沟后安营,做了防御的工事,但在白沟之前,他从未有过做工事的念头。

    其实李唐已被压抑的太久,无论浅水原还是柏壁,抑或是眼下的河北,很多时候还是以打持久战为主,西梁铁骑肆虐天下,李道宗心中很不服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骨子里面的看不起。

    萧布衣算什么?一个马官起家,勉强攀上皇亲国戚的马贩,得到机会后嚣张的飞扬跋扈,这样的人,暴发户一个,怎么能比得上门阀数百年的优雅和高贵?

    李道宗想过沟而战,但终于理智压住了感性,他要以守为主。他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吸引萧布衣的大军,如今他目的达到就算成功,何必过犹不及自讨没趣?

    李道宗终于下令依据白沟而战!

    命令一下,李唐军已扑到白沟前,虎视眈眈的望着南方,静候西梁军的出现。

    白沟是道天然地裂,最宽处达近十丈,深有数丈,平日沟内怪石荆棘遍布,如今大雨过后,沟中混沌不堪,满是杂物。这种天然的防御,再加上作战有素,在李道宗眼中,已足够抵挡对手。

    西梁军终于杀到,先冲到白沟旁的是一队如风的骑兵。

    沉默的骑兵,一声呼喝,并不急于进攻,而是散到两旁。紧接着又是一队骑兵出现,沿白沟排开。他们显然经验丰富,离李唐军有一箭之地,再无上前。

    李唐军长弓绞弦,蓄势待发,可见到对手的站位,只能隐忍不发,他们不能白白的浪费羽箭做无用的事情。对手不攻,他们可以等,等上一天,或者一年!

    李道宗暗自皱眉,心道这些骑兵作战有素,倒是名不虚传,萧布衣盛名之下,绝非无

    两队骑兵让李道宗收起了轻视之心,可见到骑兵列阵,不攻不退,雕像般的排在白沟对面,一时间不知道他们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继续有骑兵补充,浩浩荡荡,在半个时辰内,已达七八千骑兵。

    李唐军已看的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西梁军不像是想要打仗,更多却像是炫耀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萧布衣是太仆少卿出身,就是个养马的官,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萧布衣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七八千的骑兵。

    这些是否是那战无不胜,无坚不摧的黑甲铁骑,暂时没有人知道。可所有的人都知道,眼下以马力称雄,随随便兵,除了突厥,也就只有西梁军有这个本钱。

    李道宗暗自心惊,让兵士严阵以待,西梁铁骑列阵白沟,大旗猎猎,虎视眈眈,但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只是还有兵力不停的增援,开始沿着白沟排开。

    李道宗皱起了眉头,不知道萧布衣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。到现在为止,他已派不出探子,因为白沟以南,已尽是西梁铁骑。

    西梁军到底有多少人,他不知道,西梁军到底准备怎么攻,他亦是不知道。望着那面的西梁军,他只能肯定一点的是,西梁军的马儿再厉害,也不能跃过这条沟飞过来!

    西梁军没有飞过来的时候,远处又来了一队骑兵,旌旗招展,当先的旗帜上,金边黑底,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萧字!

    李唐军见到,微有震撼,可仍巍然不动,显示出极良好的素质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西梁军中有资格用这种旗帜的只有西梁王萧布衣!

    萧布衣竟然亲自冒雨来到这黑山白水灰蒙蒙的白沟来?

    李道玄心中一阵发紧,凝望对方旗帜下那个金盔金甲的人。他虽然不服萧布衣,可不能不说,萧布衣看起来绝非马夫,万马千军中,他比任何人看起来更像是个王者。

    那种睥睨天下、傲的不可着白沟,都能如细雨般撒过来。萧布衣身边带着十数员大将,众将后又是三百黑盔黑甲的骑士,两旁却是清一色的铁骑,群星拱月一般护卫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将对面的李唐军视若无物,带着几个将领,傲慢的对这面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李道宗心中火起,恨不得冲过白沟,一把掐死这个李唐的大敌。但他知道自己是主帅,李渊派他来和萧布衣交手,也绝非无因,所以他舒了口气,喝道:“拿琴来。”

    兵士微愕,却快捷的回转取琴,架起了案子,撑起了油伞。

    李道宗缓缓坐下,手拂琴弦,铮的一响,琴声在两军对阵的雨中裂石穿云。手再一拂,琴声鸣响,如刀枪并出。

    李唐军无言、西梁军沉默,谁都看得到,李道宗在示悠闲,激对手出马。

    西梁军若沉不住气来攻,李唐军就可趁势将他们剿杀在白沟之内。

    白沟前地势开阔,可容千军万马。但白沟从东边数十里外的孔子岭起到西方水和漳水的交汇处止,长达百余里的缝隙,实乃绝佳的防御地形。

    李道宗出兵时,早命兵士架好浮桥而过,这次当然早就拆了浮桥,亦不会给西梁军搭建浮桥的机会。

    萧布衣听到琴声,微微一笑,对身边的徐绍安道:“唐,我等总要还礼才对。”

    徐绍安本是江淮降将,当初因和杜伏威站在一起,投靠东都,是以渐渐被萧布衣信任。听萧布衣调侃,徐绍安道:“谨遵西梁王吩咐!”

    他中规中矩,传令下去。

    骑兵散开,只听到脚步声隆隆,西梁步兵手持大盾已从远处列方阵行来。

    细雨绵绵,铁盾粗犷,二者交杂在一起,形成极为震颤的场景。西梁军方阵迅即蔓延,有如碧海潮起,向沟边蔓延过来。

    盾牌兵的脚步声,很快将李道宗的琴声压制。李道宗停手不弹,嘴带冷笑,因为他听到盾牌兵后,跟着隆隆的车轮碾地之声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穿了对手的门道。既然如此,他何必慌张?

    盾牌兵后竟然跟着无数虾蟆车!西梁军将攻城添护城河的那一套,竟然用到了这里!李道宗想到这里,不由感慨西梁军的随机应变,但白沟绝非护城河能比,要填白沟,难度比填护城河要高出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李道宗并不畏惧,喝令兵士准备。

    盾牌兵一直逼到白沟之前,这才豁然闪开,虾蟆兵有如幽灵般闪出,眼看要填土入沟。就在盾牌兵闪开的那一刻,对岸箭如雨下!

    李道宗是个能抓住机会的人,亦抓住了这一闪即逝的机敌手。可让他意料不到的是,虾蟆车一闪又回,盾牌兵层层叠叠,仰开个角度,竟然将漫天箭雨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羽箭如丝,叮叮当当的敲打在盾牌之上,如同珠落玉盘,雨打残荷,煞是悦耳。可这悦耳声中,却蕴含着无数的杀机。李道宗一怔,弓箭兵总管也是微愕,他们倒从未见过如此精巧的虾蟆兵,他们填土看起来都有些艺术。

    虾蟆兵趁李唐军第一轮长箭过后,再次闪出,迅即的将土倒入到沟壑之中,看起来微不足道,九牛一毛,但他们却已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李道宗一皱眉头,第一轮羽箭过后,他损失了弓箭,对手不过伤了几个人而已!

    这一次交锋,谁胜谁负?

    第一轮虾蟆兵过后,西梁军很快的开始了第二轮填土,仍然是虚虚实实,变化多端,诱骗着唐军的羽箭。

    李道宗很快的发现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对手填土是假,消耗他们的羽箭才是真正的目的。可他又不能不射,因为只要慢一刻,就能发现虾蟆车疯了一样的填沟。他们不止用砂土,还会用巨木,大石,白沟这段虽宽虽深,但他们如此疯狂,看来也有填平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萧布衣远远望见,吩咐道:“太单调了,来点花样

    徐绍安道:“好。”他就筒,命令再下,数千铁骑突然向两侧潮水般的冲去,速度之快,让人骇然。

    李道宗早防着这招,喝令连下,已有游骑跟随西梁骑兵而去,严密监视。

    有西梁步兵亦跟着西梁铁骑而去,伺机寻找李唐军照顾不到的地方过沟。

    李道宗不怕对手零星而过,只怕对手排山蹈海的过沟,抢占地势。命令连传,弓箭手、长枪手万余都已沿白沟的方向一字排开,浩浩荡荡排了数十里,击鼓鸣金、烽火传烟为号。若遇某地段对手重兵攻打,当有李唐兵迅即救援。

    李道宗为守白沟,可说是竭尽全力,眼下应对颇佳。毕竟西梁军也有侧重,只要他顶住萧布衣的主力,其余的就算过沟,很快也会死在他后备兵力的剿杀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白沟两侧,鼓声激荡,锣声极响,热闹非常。萧布衣见到对方东窜西跳,疲于奔命,微微一笑,喃喃道:“好你个李道宗,我真的想看看……你能守到什么时候!你和我玩,我就陪你……好好的

    大声疾呼推荐票!!!!

    兄弟们!我们的江山,在推荐榜的位置不稳,为了江山稳固,请你登陆,将你手里的推荐票,都投给江山吧!!!

    拿出你的热情,显示你的去!!!!!

    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