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五六节 非常道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一直玩到夜幕降临的时候,这才收兵。

    兵来的快,回转的看起来也快捷非常。

    萧布衣这一战,声势浩大,但攻势并不猛烈,除了主要填土的那段白沟外,其余地段的兵士,不过是走走过场。

    这一战,是萧布衣和李唐军正式的交锋,他想先看看对手的虚实,然后研究李世民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萧布衣已发现,唐军的确和农民军有很大的不同,最大的差别就是在于纪律的执行力度上!

    若是旁的盗匪军,经过这番骚扰战后,早就鸡飞狗跳,甚至有机可趁,但李唐军不会!李唐军严格的执行着李道宗的命令,令旗所至、金鼓所达,兵士有如潮水涌到,攻击骇人。

    数十里的白沟,李唐军竟然防的风雨不透。萧布衣知道,白沟不过是道壁垒,消磨锐气的屏障,过了白沟后,才是真正的对决。

    过河未济、击其中流!萧布衣.百变寻隙,李道宗一法应对,一直坚持着这个策略。

    李道宗可以让萧布.衣过沟,但不能让萧布衣一气呵成,形成气势。这道白沟,就是在于扼杀对手的气势。

    只要西梁军气势一弱,.李道宗当然可等西梁军过沟后蓄力一战,大败西梁军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,西梁军.和正的两军对垒,胜负难料。他并没有自大,相反却是如履薄冰,到如今,盗匪已近肃清,胜出的还是拥有大隋根基府兵的两地。大隋西京、东都这两股天下最犀利的势力终于碰撞,以前看起来不过是开胃小菜,天下之争,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布衣无隙可趁,见天已黑,立即撤走。

    等到萧布衣大兵尽撤的时.候,李道宗这才舒了一口气。他这次羽箭损失极多,可对敌手杀伤并不大。他终于发现,萧布衣是个难以应付的对手,他也发现,苦难的日子看起来还没有到尽头。

    急招手下议事,李道宗道:“萧布衣出乎.意料,突然决定重兵攻打我等,不知道你等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李道宗这次带精兵驻白沟,手下器重大.将有三,一个叫做秦武通,如今身为右武卫将军,当初无论战薛举、还是征伐刘武周,均有参与,且战功不俗。另外两将一叫陈宾,一叫程名振,陈宾骁勇,程名振多谋。李渊派到河北的将领,可说是都经过大战的考验,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这次和萧布衣初次交锋,三人均是无畏。不过三人虽是不怕,可多少忧心忡忡,因为今日一战让他们亦是感觉到,萧布衣远未出全力。这样的对手,施展全力来攻,他们并没有信心守住赵郡。,陈宾当先道:“略阳公,最好的防守是进攻,萧布衣气势汹汹,我们一味防守,恐怕顶不住他的进攻……若依末将建议,明日我等可先出兵干扰敌人。以阻攻势,我等的意图是拖住萧布衣,只要再牵制七天,任务即可完成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摇头道:“最好的防守是进攻,这句话只适合两军相若,但依我来看,若失地利,我等无四成胜算,若是一战有损,失去了士气,只怕坚持不了七日。”

    二人均是以七日为限,显然和李孝基、李世民等均有约定。

    程名振道:“出动出击,我等实力不济,不过要想拖延时间,末将倒有一计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精神一振,“程将军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萧布衣能肆无忌惮的从白沟进攻,只因为我等一味的坚守。明日若还如此,只怕消耗严重,终会被他所破。”程名振道:“若今夜出两队奇兵,一走白沟西的孔子岭,一渡白沟东的水,两路分兵,以烽火为号,轮番冲击西梁军,可阻攻势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大喜道:“程将军所言极是,如此一来,西梁军顾东顾不了西,可望退敌。”

    秦武通忧心道:“我等可出兵这两处,敌人当然亦可。我只怕引狼入室,反倒启发萧布衣的心思,萧布衣见此地难攻,宁可绕路攻击我等。到时我等三面受敌,白沟不可守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吸口凉气,“秦将军说的不错,本公因萧布衣一时按兵不动,是以在这两地,只派了少量兵士驻守,萧布衣若真要足智多谋,攻打我等,岂会忽略这种方法?程将军,你速领兵五千前往孔子岭驻守,多设路障埋伏。陈宾,你马上率五千兵马前往水留意西梁军的动静。如今连绵多雨,水暴涨,西梁军渡河不易,你有五千人巡视,应暂时无恙。明日如萧布衣攻击,以烽火为号,以减轻主营压力。”

    二将齐齐点头,分头行动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李道宗忧心忡忡道:“萧布衣若是聪明,只怕会到了孔子岭。”

    秦武通安慰道:“略阳公暂放宽心,想三人成虎自古就有。萧布衣不见得有传言那么厉害,而孔子岭也有守军,若有异动,多半回转通禀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稍放宽心,喟然道:“想圣上到如今……才算是遇到真正的对手。今日一见萧布衣,发现他镇定自若,果有王者之风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探子进营禀告道:“启禀略阳公,已探明,西梁军在白沟南三十里的恶虎沟下寨。不过……”探子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李道宗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“西梁军在恶虎沟防范极为严格,从他营寨向北二十里数。我们一共出了三十七个弟兄查探对手的情况,可只回来了三个。我们知道他们在恶虎沟下寨,还是一个兄弟拼死传回这个消息,那兄弟……已经重伤不治死了。”探子戚戚道。

    李道宗一拳擂在桌案上,“这个萧布衣,也太过嚣张。”他痛斥的时候,也是暗自心惊,惊怖萧布衣实力之恐怖。萧布衣这么做,不言而喻,就是保持神秘,施加压力,现在他连对手的情况都不清楚,又如何能制定应对的策略。

    秦武通叹息道:“敌手防备如此严密,除非大兵出动,不然很难知道他的虚实。我本来想他们若明日继续攻打白沟,定当不会离开太远,可能就在数十里外安营,那我们可以今夜出兵袭营……”

    李道宗不满道:“你现在说起这些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秦武通讪讪无语,知道李道宗已有焦灼之意,开始拿手下出气。李道宗知道这样绝非办法,眼前一团黑,探子又无能为力,这样下去,说不定萧布衣下次扎营就在他鼻子底下了。才要吩咐继续查探,突然听到远处鼓声大作!李道宗心中微寒,不等询问,有将领冲入道:“启禀略阳公,有西梁军进攻!”

    李道宗大怒道:“探子呢,怎么没有任何消息?”

    那将战战兢兢道:“敌手游攻击,我等看烽烟为号,估计探子还来不及通传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暗自皱眉,却已经起身出营。只见到南方已喊杀声震天,一种古怪尖锐的声音从对面传来,杀声中带着金属的质感,暗夜中让人心寒。这时才有探子赶到报,“启禀略阳公,西梁军攻营!”

    李道宗不等他禀告,已知道大事不妙,这时候只有凛然,已忘记了发脾气。好在李唐早就训练有素,甚至不等李道宗吩咐,早有兵将传下号令,如白日般抵抗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虽未下雨,但天色极黑,数丈之外都难见旁人,李唐军隔着白沟,看不清对手到底有何举措,有的才点起火把,对岸竟然射来数支羽箭,中箭者惨叫倒地,火把熄灭。那种环境,四处杀机,让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还持有火把的或后退,或丢了火把,一时间稍有混乱。

    李道宗伸手拔剑,一剑刺了个丢弃火把之人,怒喝道:“惑乱军心者,死!”

    他一声喝出来,四周稍静,李唐军已稳定下来。秦武通叫道:“盾牌手上前护

    脚步声繁沓,盾牌手列成铁墙,快速的推过去,到了白沟前,毅然不动。火炬手三三两两的分布起来,白沟边上,一条火龙蔓延出去,黑夜中,颇为壮丽。

    秦武通道:“略阳公,末阻敌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其实西梁军的意图是制造混乱,倒不见得重兵攻打。黑夜中,我们看不清对手,他们亦看不清我等。既然如此,我等无须这番劳心动力,只需扎木人,设火把以做疑兵,西梁军若虚张声势,见有兵守卫,必不会攻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一想也是道理,“那你快吩咐兵士去做。”

    秦武通退下,李道宗只听到喊杀声愈发的高亢,直如千军万马般,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对手到底有多少兵马,可不敢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萧布衣欺他不敢出兵,再次吹起了喇叭。可他却知道,西梁军又开始出动虾蟆车填土,这些人执著如斯,像是一定要在这几天铺出一条大道,然后沿着这条大路再和李唐军正式对决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李道宗见到人影绰绰,虾蟆车时而闪现,一阵阵的心紧,吩咐兵士严防死守,一有紧急军情,马上禀告。

    喇叭声才歇,鼓声又起,仿佛白沟对面,又杀来了千军万马。李道宗连冷笑都顾不得发出,皱眉回转营寨,想了片刻,已提笔修书一封,命兵士急传河间的李孝基,禀告这里的军情,请求李孝基的支援。

    萧布衣此刻却在大陆泽。

    他使用扰敌之计早就炉火宗不敢出兵,这才大张旗鼓。今晚,他出动的兵力,不过数千人,可声势浩荡,在李唐看来,真的有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地图,在孔子岭和水,都有一支箭头,指向白沟那侧,李唐军的大营。

    其实秦武通说的不错,萧布衣要打那面的对手,除了填平白沟外,就是绕路而行。不过孔子岭道路崎岖,水亦不宜通过,李道宗抢占这里的地利,威胁大陆泽的西梁军,可说是以逸待劳的举动。

    秦叔宝突然入帐,神色竟带有分激动。

    萧布衣扬起头来,问道:“李世民那如何?”

    秦叔宝道:“李世民还是按兵不动,但百余里的路程对他而言,并不算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他从狐狸淀出发攻击刘黑闼,并不需要太多时间?”

    秦叔宝点点头,“的确如此,因为他的玄甲天兵取自薛家军的马匹,无论速度、耐性在天下排起来,都可列前三。现在天下除了西梁王你的精锐骑兵、还有突厥铁骑外,也只有李世民的骑兵可称精良,当初他击刘武周,夜行数百里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“李世民按兵不动,那李孝基呢,可有动静?”萧布衣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孝基和刘黑闼对阵沱水,却派兵从三十里外强渡沱水,如今已在刘黑闼部的西南基和我们攻击李道宗的方式一样,都是拉长战线,伺机从薄弱的地方攻击。但刘黑闼兵力远不及李道宗,根本没有兵力限制李孝基从沱水上游强渡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了下眉头,“李孝基是在西南下寨?那不是在沱水的上游?”他神色有些犹豫,显然对某些事情比较困惑,秦叔宝跟随萧布衣已久,沉声道:“西梁王也想出他们的计谋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怀疑,一直不敢肯定。但他们这样下寨,难道没有考虑过……”萧布衣欲言又止,见秦叔宝双眸闪亮,问道:“你当然也想到他们的方法了?我是在填白沟的时候,想到他们的用意!”

    秦叔宝点头,“我是从鹿山附近千余李唐军行动想到的,那些人现在的意图已有些明显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不妨写出方法,看看彼此想的是否一样。这样就算不同,也能彼此参照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点头道:“好!”他提笔在手心了两字,攥紧拳头伸过来。萧布衣亦是写下了两字,伸出了拳头。

    二人同时伸开五指,萧布衣掌心写着水攻二字,而秦叔宝手心写的却是水淹二人相视而望,知道所想大同小异,可并未会心微笑,反倒有种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“李世民真的会如此残忍?”萧布衣自语道。期,行非常之事。”秦叔宝道:“他们要尽快的击败河北军,只有这一途。要知道,河北军虽弱,但眼下复仇之心绝不容忽视,他们哀兵作战,李唐军急切之下,绝对拿不下河北军。但李唐军,显然明白时间已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见萧布衣不语,秦叔宝缓缓道:“西梁王,想人终有一死,如何死其实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问,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秦叔宝再次提笔,在桌案上写下了四个字。然后放下了笔,静待萧布衣回答。

    萧布衣双眸一凝,望着桌岸上的四个字,脸上变得极为古怪。

    秦叔宝道:“李唐一直无懈可击,但眼下李世民急于求胜,反倒给我们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机会?”萧布衣坐下来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秦叔宝沉默下来,良久才道:“出谋在我,决定当然是在西梁王!”

    萧布衣扭过头去,望向了帐外,雨,淅淅沥沥的下,河水又涨了几分。风,时断时续的刮,落叶又黄了几分。

    李道宗的密报,还在深夜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李孝基的案头,李孝基只是看了几眼,就将密信再向东北的狐狸淀传送,虽地势崎岖,行路艰难,但不到天明的时候,书信已到了李世民的案头。唐这三人在河北分三处作战,三点由西南到东北连成近似的一条直线,也一直在互通消息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夜未眠。他也习惯了这种生活,每次大战来临前,他都是难以名状的振奋,彻夜难寐。

    可见到李孝基转来的密信的时候,他的振奋就化成了冷静。

    萧布衣重兵攻打赵郡,李道宗已难以抵抗,被压的很难出兵,是以请求李孝基出兵袭击萧布衣的后路,减轻白沟的压力。

    李世民知道李道宗的实力,亦明白萧布衣现在的恐怖。可他没想到萧布衣一出兵,李道宗就呈不支迹象。萧布衣!李世民念着这个名字的时候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最近的日子,他虽下幽州,招安多郡,看似气势如虹,可他内心,并不快乐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不停的在他心中喊着,你这些功绩,其实不过是坐享其成!他忿然,他痛恨,虽然他表面上变的益发的沉稳,喜怒不形于色,但他心中已怒火滔滔。

    远在关中的李渊,似乎明白了他的怒火,竟然修书一封亲自安慰他。

    至于李玄霸击杀窦建德、罗艺一事,李渊信中只是说,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传言,难道是萧布衣的阴谋诡计?

    李世民不是李元吉,他并不相信,但他还是装出了相信慰父亲,告诉父亲说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!他李世民亦不相信这些谣言,天下是打出来的,绝非谣言能够左右。他请李渊放心,自己很快就要解决掉河北军,然后和萧布衣一决胜负!

    李世民回信后,李渊甚是欣慰,回书加封李世民,一时间父慈子孝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可李世民并没有书信中那种从容,相反他每天做梦的时候,眼前都会现出李玄霸的一张脸,或阴沉、或鼓励、或鲜血淋淋、或瘦骨嶙峋。

    以前的李世民,对于李玄霸,只有敬重,因为他知道李玄霸用性命换取了李家的生存时间,李家无论谁都应该感谢。可现在李世民的敬重中却夹杂着一种恼火的情绪,他心中一直在想,死就死了,怎么又有这么多的名堂?

    李玄霸到底死了没有?李世民不知道,可他很想知道!

    但他现在不能去管太多,也根本不指望李玄霸能出手助他,他希望的是,以后天下人议论他李世民,只说他李世民,而不是需要仰仗父亲和兄长的鼻息!所以这一仗,他一定要胜,不依靠任何人的力量!

    不想和众将商讨,李世民主意已定,迅疾回书一封,让李孝基暂时分兵攻击大陆泽,用意只有一个,就是不想萧布衣插手河间的事情。不过李世成熟很多,吩咐李孝基派探子密切关注西梁大军的动向。若有西梁兵士经信都,当及时通禀。

    李世民知道李孝基的本事,不认为西梁军会插翅飞过来。

    吩咐完这些后,李世民又命手下严密监视周边的动静,若有敌来攻,当第一时间通禀。

    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,李世民这才叹口气,他现在……万事俱备,只需要再有两三天的时间!

    李唐军强渡沱水,如今在河北军不远处安营下寨!

    河北军知道这个消息,没有丝毫畏惧。可刘黑闼知道这个消息后,暗自忧心。他已知道乐寿的心思,更知道河北军撑不了太久,军中粮食已告用尽,他早命兵士急往东部的景城、清池等地调粮,但粮草迟迟不到,他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东部的景城、清池,已是河北军最后的援地,用光了粮草还怎么做,刘黑闼根本没有想过!

    人活着,很多时候,也想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其实刘黑闼也知道李世民、李孝基、李道宗对他三面围困,眼下七里井形势极为不妙,但他根本说不了一个退字!

    这时候,还留在七里井的人,根本就没有一个想过退!

    他们留在这里,只求一战!为心中的悲愤一战!为心头的哀伤而战!不战,毋宁死!

    刘黑闼也早就豁了出去,他身为众望所归,他虽已疲,但是却不能退。他终于明白了窦建德的心情,但他却已经到了窦建德一样的地步,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刘黑闼虽已分营出去,让齐丘抵抗强渡沱水的李唐军,但手上已处于无将可用的地步。正心烦意乱之际,帘帐一挑,有两人并肩走进来。

    刘黑闼见到,又惊又喜。左手一人黝黑的脸孔,和他肖似,正是他的弟弟刘十善,右手那人,背负枪袋,竟然是传言中,黎阳已死的罗士信!

    刘黑闼有弟弟,可他却一直不想弟弟也参与起义中来,实则是因为他私心中,还想保存刘家的一点血脉。是以刘十善虽武技不差,精熟兵法,在河北却是默默无闻。此情此景,刘黑闼早泯灭了和罗士信的一点芥蒂,却责怪对弟弟说,“十善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刘十善快步上前,一把抓住大哥的手,沉声道:“大哥,你不自幼就说过,顶天立地的伟丈夫,当求生能尽欢,死亦无憾!这时候,我若不来,何颜立于天地之间,以后的日子,又有何欢乐?”

    刘黑闼本心存责怪,一听到弟弟所言,陡然间热血上冲,悲存天地!

    生能尽欢!

    死亦无憾!

    这八个字充斥胸膛,一时虑不解烦躁苦闷都被抛却脑后,刘黑闼沉声道:“好,生能尽欢,死而无憾,男儿立足天地,当求此战!”

    男儿立足天地,当求一战!兄弟们!把你所有的推荐票向江山投下来!!!

    所有的票票!!江山需要你,你们的热情、激情!!!

    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