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五八节 作茧自缚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兔子急了也会咬人,泥腿子急了,当然也能拔刀!

    刘黑闼一怒拔刀,和李唐忿然而战。堤坝前的那个泥腿子拔刀,却是早就蓄谋。他一刀砍的凶、砍的狠、砍的极为果断,短刀从袖口划出,反手一刀砍在唐军的脸上,差点将那个唐兵的脑袋砍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刀是好刀,招是阴招。

    这个泥腿子绝对不是泥腿子,泥腿子砍不出这么犀利、古怪、阴险的一刀。

    唐兵想到这点的时候,已满脸桃花开。感觉到兵锋的冰冷、感觉到死亡的恐怖,唐兵才要叫,泥腿子又是一刀,划过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唐兵就像打鸣的公鸡突然被按在案板上剁了脑袋,响亮的声音的变成哀鸣,随着鲜血的流淌,散了!

    被杀唐兵之旁还有三人,见状一时间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这场面太过血腥暴力和突然,让他们有了片刻的停留。惊愕后,三人退后抽刀。他们毕竟亦是刀头舔血,知道事情不对,已要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可片刻的犹豫,已够泥腿子出手。

    泥腿子的短刀上的血滴还.不等落地,已砍到第二人的咽喉之上。他出招极快、极狠,那人手按刀柄,尚未出刀,喉间已溅出了一蓬鲜血,仰天倒下去。

    第三个唐兵反应更.快,出了一半,可蓦地手腕一凉,低头望去,才发现手腕带着长刀落地。才要喊叫,一刀已斩在他侧颈之上,唐兵脖子几乎被短刀砍了一半,软软的挂在身子上,可已失去生命,向地上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第四名唐兵终于拔出.单刀,一刀向泥腿子脖子砍去。见到三名同伴转瞬毙命,他心中惊怖大于悲愤,可活命的愿望激发出全身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一刀凶猛狠辣,甚.至可以将对手活生生的劈成两半。他也的确听到单刀砍断骨头的声音,咯吱吱的让人牙酸。可他转瞬发现,自己砍的竟然是同伴!

    泥腿子不知何时,已抓住了.同伴的尸身,依靠在身侧冲过来。那种变化,让唐兵亦是难以想像。唐兵出刀,一刀砍中同伴的肩胛,已知道不妙。他想要抽刀,想到退,可泥腿子出刀,一刀从尸体的肋下穿出,送到唐兵的小腹。

    唐兵惊天般的一声吼,泥腿子却眼都.不眨,快速拔刀再刺,送到了对手的胸膛,唐兵死!

    泥腿子当然并非百姓,泥腿子却是张济!

    只有张济才有这么犀利的杀招,只有张.济才有这种如冰般的心肠!

    张济是为萧布衣手下最有名的杀手和死士。

    李孝基在蓄谋水淹河北军命令,率人拔除李唐的暗卡,然后占领李唐的水坝。

    李孝基错失时机,瞻前顾后,只严密监视萧布衣的大军,提防他插足河间。却没有想到过萧布衣的目标很简单,也很直接,就是要占领李孝基准备已久的水坝。

    张济一直和手下在调查暗卡,在得到萧布衣的命令后,清晨之前,已扫清了李唐军在附近的暗卡,不动声色,甚至没有惊动坝上的唐兵。

    李唐军只以为戒备森然,却不知道早就门户大开。张济除去暗卡后,清晨时分,命数百伏兵潜伏包围水坝上的唐军,然后自己带着十数个手下来中间开花。

    他一出手,就连杀了四名唐兵,溅了一身别人的血。可张济没有丝毫自得,他知道,这场战争不过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张济出手的同时,十数个西梁勇士已杀到了坝上。

    坝上的唐兵还有近两百人,无疑是很难啃的骨头。那十数人冲入唐军之中,看起来有如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唐军在这里的领军人物叫做李武意,父亲李义满,算是李唐宗室的人物。要非李家的宗亲,当然也不能行如此秘密之事。李武意在这里所率的唐军,都可以说是对朝廷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。李武意决断极快,见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,马上下了决定。他让唐军将这自带了两人去杀张济。

    李武意武功不差,一眼就看出来,张济是这里的高手。可这里有二百唐兵,对手只有十几人,他有能力将对手剿杀在坝上。

    李武意的决定很快,但快的显然不见得是正确,他在这关键的时候,忽略了几点事实,第一点就是,他的敌手远非眼前看到的那么少;第二点却是,他不知道对手这样安排就是吸引他留下,意图是剿杀他们;更重要的一点是,张济武功远比他看到的要厉害,而他自己的武艺,却没有想象的那么高!

    生死关头,一点错误就可能导致一命呜呼,李武意连犯了三处错误,如何会不死?

    李武意死的比他自己想像的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他才带两人扑出来,就听到身后咯咯咯的响声不绝。扭过头去的时候,发现十数人射出了近百支的弩箭。

    那十数人没做多余的事情,只是肩并肩的围成一圈,然后手足齐动,每个人从袖底,从足下打出了十多支弩箭。

    唐兵合围才成,就齐刷刷的向后倒去,一口气就死了数十人。

    李武意心中大寒,可却不能不应付眼前的大敌。只是他才扭过头来,已发现身边的两个近卫已倒在地上,他才想到既然那十数人手上、脚下安有弩箭,张济身为首领,就不可时候,张济手上一点寒光爆射而出,直取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李武意只来得及向旁一闪,张济的刀早就等候着他,一刀就砍下了他的脑袋。李武意脑袋飞起的时候,才发现坝上的二百唐军,能站着的已经寥寥无几!

    张济出手杀了李武意,并不着急冲上水坝,如鹰隼般的双眸盯着坝上,看有没有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唐军大骇,这才准备四散逃命,可已晚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开始就一哄而散,张济虽有埋伏,却不见得能一网打尽,可现在只剩下数十人手,剿杀的范围早就小了许多。水坝上的勇士拦住了小半,剩下的才冲下水坝,就发现石头变成活的、枯树后也闪出人影,西梁勇士伏兵尽起,已一股脑的拦住敌手,剿杀在盏茶的功夫后完成。

    张济吩咐道:“这里加上李武意,一共二百零一人,查一遍!”

    他的查一遍有两个意思,一是查对手数量对不对,二是无论生死,都要砍下脑袋。

    并非张济天性如此残忍,而是要保证对手没有一个活

    等到清点无误,人头够数的时候,张济这才舒了口气,又传了几道命令,这才坐在坝上,望着要溢出的水面,脸色木然。

    李孝基为求稳妥、不走漏风声,这里留下的人并不多,却不想给了萧布衣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张济虽只占领了一道最上游的水坝,但已足够。根据他的估算,这里若是掘开,只怕下游就要哀鸿遍野。人在坝上,张济只想着西梁王的命令,这水坝要挖开,挖的彻底,可要挖的是南岸!

    南岸,就是李孝基下寨的方向,南岸,亦是李唐军精英所在。西梁王的意图很简单,就是借助李唐蓄谋的大水,淹死李唐的精兵,李孝基已作茧自缚!

    沱水大战、水坝厮杀的时候,白沟亦是雨撒天地,战意横空!

    白沟的守军本来稍有欣慰,因为虽是一夜数战,他们终于没有让西梁军冲过白沟。不过被西梁军一夜的骚扰,李唐兵疲惫不堪。本准备趁清晨的时候,稍作休息。没想到天刚明,雨亦醒的时候,西梁军竟然再次攻击!

    来到河北的李唐军,无论是在白沟抑或是沱水,绝对已是李唐中最为精良的大军。

    精良不止说他们装备精良,还包括他们的战斗经验!

    这些兵士,很多都经历过取河东、下关中、击陇右、战柏壁的战役,很多兵士,习惯了大战的场面。可他们还是没有见过如此狡猾、如此迅疾、如此生猛、如此连觉都不用睡的士兵。

    李唐军本以为自己才是天,可没想到西梁军比起他们来,丝毫不逊!

    连番的鏖战看起来对西梁军并没有任何的影响,当西梁军冲过来的时候,白沟对面的李唐军,看到的只有更加彪悍的杀气和战意!

    李唐军并不知道,昨夜的攻势,不过是虚张声势,多年的鏖战,西梁军早就习惯了这种苦战。在李唐军疲于奔命的时候,只有数千西梁军参与了昨晚的突袭,而更多的西梁军,却在尽快的恢复睡眠中。李唐军也不知道,眼下征战河北的西梁军,虽到河北后很少出手,但却是东都精兵中的重中之重。李唐军更不知道,他们在鏖战关中的时候,这些西梁军以弱胜强,都参与过当初守卫东都的血战,无论回洛、北邙、洛口大战,个个奋勇当先,势若猛虎!

    李唐军很多不知道,但他们明白一点,今日已是决战,因为西梁军气势汹汹,战意更胜昨日的十倍!

    原来昨日,不过真的只是

    李道宗双眉紧锁,已知道情况的不妙,他敏锐的感觉到,今日的西梁军已势在必得,他们似乎有着必胜的把握,可他们的底牌是什么?

    李道宗不知道,所以他更谨慎,虾蟆车仍是蜂拥而至,盾牌手铁墙般的推移,一直到了白沟旁。

    白沟经过一天一夜的填一,西梁军显然就要从这段开始对李唐军进行总攻击,

    李道宗已决定,死守这里!

    李孝基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固守吸引对方主力七天,他岂能第二日就撤离白沟?

    西梁军盾牌兵已推到白沟的一侧,盾牌间隙处,寒光点点,那当然是箭头的寒光。李道宗暗想,昨日西梁军也是如此的套路,不过弓箭手的威力还不算强。自己要压住对手,除了弓箭手外,也没有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西梁军一声喊,盾牌裂开,李唐兵弓箭总管一声喊,这面顷刻间,箭如雨下。

    李道宗坐镇中军已下令,今日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将西梁军阻挡在白沟那侧。

    可让李道宗没有想到的是,西梁军那面,亦是长箭如蝗!

    天空长箭多如牛毛,往来穿梭,然后李唐军就倒下了一片!

    李道宗心中一颤,没想到对手的弓箭手如此的神准。这刹那间,他已经知道,自己这面受到的损失,要远大于西梁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昨日的弓箭手,也不过是玩玩,今日的弓箭手,才是西梁军中真正的神射手。萧布衣、秦叔宝精选这千余神射手和李唐军对抗,李唐军猝不及防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李道宗心寒之际,盾牌手裂开,虾蟆车上前。李道宗远今日的虾蟆车比起以往,有些区别,可一时又是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虾蟆车没有了盾牌手的护卫,可说是赤裸裸的露在对方弓箭手的射程之内,李唐军如何会放弃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长箭飞出,直奔白沟对面。可与此同时,对岸也是一轮长箭射出,几乎还先李唐军一步。

    西梁军的弓箭手,身手敏捷,目光敏锐,在对方弓箭手闪出盾牌兵护卫的时候,已抢先放箭,一箭射毕,再次躲在盾牌兵之后。

    这里考验的就是乱战中的手法、速度和准度,李唐军虽亦有防备,可还是有人被对手射中,痛哼倒地。

    西梁军的羽箭,不但准,而且快!李道宗见了,心中微寒。他当然知道,对手拉的是硬弓,所以速度才会如此之快,可对手拉硬弓竟然射的比软弓还快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对手?都说西梁军卧虎藏龙,李道宗一直不信,可今日见到西梁军的弓箭手,才知道传言不假!

    但这时候的李道宗,虽被西梁的弓箭手震惊,可目光却被虾蟆兵吸引。

    这是他见过最古怪的虾蟆兵。

    长箭倾斜而下,落在毫无屏蔽的虾蟆车之上,按照李道宗的想法,虾蟆兵最少要倒下半数,可是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后,虾蟆兵只是略作停长箭到了西梁军面前几尺的距离后,纷纷落地,竟然没有对虾蟆兵造成任何杀伤!

    李唐军直了眼睛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。

    这些虾蟆兵难道神魔护体,刀枪不入?他们想不通,也想不懂。这时候对岸突然起了白烟,非雾非霜,将众多虾蟆兵笼罩其内,更是朦朦胧胧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李唐军不信邪,转瞬第二轮长箭射了过去,西梁军趁势发箭,射杀敌手。那些长箭到了虾蟆兵面前,竟然再次落地,又受到阻挡。

    李唐军已胆寒,李道宗却已要发狂!

    他不信邪,不信鬼,知道虾蟆车前,多半有什么近似透明的东西,这才挡得住他们的羽箭,萧布衣蓦地用出,他根本无计可施!

    这种虾蟆车,或许专门为了攻城遮挡羽箭所用,这次用在白沟前,震撼力不言而喻。虾蟆兵堂而皇之的上前,顺序倒土。少了躲避弓箭的步骤,又有弓箭手不停的杀伤唐兵,这些虾蟆兵已如一阵风般吹来刮去,白沟中的泥土沙石已经用着肉眼能够见到的速度增高。

    李唐军傻了眼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弓箭手也不想再浪费箭支,心生惧意。

    “投石车,快调投石车来。”李道宗叫道。

    秦武通一旁汗水流淌,投石车前来。可略阳公你说这里地势崎岖,无需费力,这才都留在了高邑城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方才已有些焦灼,思绪不清,这才想起来,冷哼一声,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秦武通虽是领军不差,武艺高强,也有计谋,可偏偏不会揣摩上面的意思,不知道方才一句话,已让李道宗极为不爽,还献策道:“末将还有一计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说?”李道宗怒道。

    “略阳公,你难道忘记孔子岭和水的两处大军了吗?”秦武通提醒道。

    李道宗冷冷道:“我当然不会忘记,只是想除了程名振和陈宾外,还有何计可用?”

    秦武通望着虾蟆车发疯一样的填沟,苦笑道:“看他们填沟的速度,我只怕午时就能考虑冲过白沟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打了个冷颤,暗想这才是第二天,如何了得?本来他以为按照昨天的速度,最少要有两三天的功夫,西梁军才能过沟,哪里想到他们完全不按套路出牌,昨天只经过一番试探,今日竟然全力攻打,用招古怪,让人防不胜防。喝道:“命程名振暂时攻击,以阻敌势!”

    秦武通心中嘀咕,却还是命兵士点狼烟示警。

    一道狼烟冒着紫红的颜色腾空而起,直冲云霄,阴沉沉的天际也是无法阻挡。,李道宗略放心事,暗想不用多久,只要程名振出孔子岭击西梁军的侧翼,可减轻这面的压力,只要能捱到晚上,或可减轻压力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已忘记了昨晚的骚动,只想着过一刻算一刻。

    白沟对面,烟尘弥漫,可萧字大旗还是在骑兵的卫护下,猎猎舞动。

    李道宗虽急,心中还有喜意,暗想自己究竟还是拖住了萧布衣!今日一战,自己虽败尤荣。

    突然摇晃下脑袋,暗想自己怎么未战就想起了败退,实在很不吉利。

    远处那杆萧字大旗还是迎风招展,似乎亦在讥笑李道宗的慌乱非常。大旗下一骑,脸色蜡黄,容颜枯瘦,赫然就是西梁大将秦叔宝。

    秦叔宝指挥手下,不间歇的攻打白沟地域,他双眉紧缩,眉间皱眉有如刀刻,虽是千军万马,在他的号令下,却如写意山水般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秦叔宝只有一人指挥,这里虽有萧字大旗,可萧布衣早就踪影不见!

    程名振出兵,西梁军稍退。

    李道宗忍不住心中大喜,可又有自责,他一心防守,到如今作茧自缚。西梁军苦战无法过白沟,可他何尝能过白沟?

    若是不惧萧布衣威名,一味的龟缩防守,趁程名振兵出孔子岭之时,说不准能击退西可局面已成,难以更改,李道宗暗自懊丧的时候,程名振怕中埋伏,不敢大肆进攻,见好就收,可程名振兵一退,西梁军马上加紧白沟的攻势。

    双方来来回回,战的倒是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秦叔宝不望白沟,目光却向东北的方向望过去。其实要过白沟,方法虽是不多,可也绝对不少。可他眼下还是隐藏了部分的实力,并不想全力以赴,一来时机尚未成熟,二来他也在等河间的消息!

    李道宗在以为拖住西梁大军的时候,萧布衣何尝不是假装被他拖住的样子。萧布衣知道,李道宗和李孝基、李世民一直保持联系,如此做法,无非想要麻痹对手。到如今,秦叔宝还是像模像样的进攻,虽是佯攻,可李道宗已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秦叔宝指挥大军的时候只是想,不知道西梁王现在……到了目的地没有!

    这次决战若胜,当可一举扳回河北的劣势!

    白沟拉锯战的时候,沱水南岸、北岸亦是进行着极为艰苦的厮杀。

    李唐军没想到河北军这么猛,而河北军亦是没有想到过,李唐军这么韧!河北军虽然在河北称雄,但对官兵,素来都是败多胜少。无论对以前张须陀、杨义臣,还是对后来的杨善会和罗艺,抑或是对阵可说是鲜有胜绩。

    李唐军当然知道河北军的底细,是以才求决一死战。李孝基诱敌来攻,见对手入彀,心中大喜。可从清晨激战到晌午,又从晌午激战到近黄昏,沱水两岸,早就血流成河,但敌手仍旧不退。

    李孝基心中已有后悔之意,他若是按照李世民的计策,或许能淹死过万的唐军,但早决定大局。眼下和河北军搅成一团,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让人掘堤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对手都集中在南岸,和自己绞在一起,他若放水,岂不把自己也算计在内?

    只见到刘黑闼、罗士信二人在唐军大阵中,杀进杀出,身上不知中了多少箭,竟然还骁勇如初,李孝基不禁叹息自己军中,终究还是没有这般勇将。

    李孝基咬牙让唐军奋力击敌,知道坚持到最后,才是胜利。

    让他欣喜的是,河北军终于不支了。

    河北军鏖战了一天,终于支撑不住,已有崩溃的迹象,他们血还热,可力已竭,那满腔的战意终于随着鲜血一点点的流淌,而变的枯竭。

    李孝基决定出动手中的骑兵,给与对手最后的重创,他不需大水,就能击败河北军,给手下个交代。

    遽然间,天地好像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孝基莫名的心中一寒,而来。他伊始还以为是西梁大军杀了过来,可扭头一看,全身发冷!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见到一股洪流从天际涌来,由远及近,咆哮怒吼,奔腾惊怖。

    那股洪流快逾奔马,转瞬吞没了狂奔惨叫的士兵,已冲到了鏖战的战场旁!

    战火烈,高潮起,下节将是萧布衣出手时间,广告过后,情节更精彩!!明日墨武拼了老命要爆发下,再求推荐票!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