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五九节 天下第一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天地之威,让交战双方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战,可说是河北极为悲壮惨烈的一战。

    鏖战近乎一天,双方来来往往拉锯十余次,所有的战士,均已筋疲力尽,能撑下去,完全靠着男人骨子中的那股硬朗。

    河北军人不占优、阵法更是谈不上,只是凭一股血气支撑,能到现在的程度,可说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就算关中无敌的李唐军,亦是被这种悲昂之气震撼,可说是遇到自起事以来,最为顽强的一战。

    但这一惊天动地之战,在洪水面前,又显得如此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先发现洪水席卷而来的是西南角鏖战的马儿,那里正是沱水的上游。马儿惊慌不安,再不听主人的喝令,洪水咆哮而至,有如高墙挤来。兵士一直都被战事吸引,等发现马儿不受控制之时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骑兵见大水冲来,哪里管什.么河北、李唐,顾不得厮杀,拼命向东南逃奔。可才奔了不远,就被大水冲倒,淹没在洪流之中。

    骑兵都是无处可逃,更不要说是步兵。

    很多人虽经历战事.无数,见到这种天地之威,竟然吓的不能动弹。洪水无情,翻滚而过,吞噬地面万物,毫不迟疑。

    转瞬的功夫,就是千余人无论关中抑或是河北.的兵士,都是陆上的本领,会水的却在少数,一时间这洪水汹涌,直比洪荒怪兽还要凶恶。

    李孝基到底还是李.家名将,终于反应过来,在感受着空气中那点腥气的时候,已拨转马头,沿沱水向东南逃命。

    可逃命的途中,还是忍不住.的想,自己没有下令,又是哪个掘堤放水?自己若是知晓,定当挖了他的祖坟。

    李孝基行军打仗多年,第一次如此的.身先士卒,亡命狂奔。马儿似知危机,亦是激发了十二分的潜能。可后来的兵士已乱做一团,骑兵被步兵所阻,步兵想要攀到骑兵的马背,大水未到,自损极多。

    李孝基哪里管得了许多,只是一味奔行,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相对性命而言,什么荣华富贵,成败胜负.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李孝基只求逃脱水患,再不管天下之事,若能逃脱水患,一天敬佛主一个猪头也无不可。可天不从人意,李孝基虽求爷爷告奶奶说若能逃得性命,管保祭天拜地敬鬼神,可临时抱佛脚灵验的却少,马儿不知为何,惊嘶一声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马失前蹄,李孝基只顾逃命催马,猝不及防,一个狗抢屎摔在了地上,血流满面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若是平日也就罢了,大不候的一个跟头,真是要了他的老命!

    洪水滔滔下,失去了马儿,他焉有存活的机会?

    大叫一声,天亡我也!李孝基满腔悲愤,不明白为何自己宅心仁厚,不忍放水,反倒落了个被水吞噬的后

    难道这世上,真的好心没有好报?

    只感觉背后一股沛然的压力冲来,李孝基来不及再喊,整个人已被洪水吞了进去。只是临进洪水的那一刻,李孝基这才发现,不远处有一人向他冷笑。

    那人赫然就是罗士信!

    难道方才马失前蹄就是罗士信搞鬼?李孝基想到这里,迷茫中已问候了罗士信的十八代祖宗。洪水无情人更无情,就是带着最后的一丝痛恨,李孝基没入水中,再没有出现!

    罗士信就在李孝基身边不远,他因为征战冲杀,离洪水到来反倒远一些。方才他见洪水,第一个念头也是逃命,可催马前行之际,马儿已难负重荷。

    他和李孝基不同,李孝基的马儿是千里马,今天只在后方督战,并没有参与厮杀,是以洪水来到,跑起来端是飞快无比。罗士信厮杀了一天,人困马乏,全力催马之下,马儿竟然口吐白沫,倒毙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战,竟然将马儿活生生的累死!

    罗士信眼中已有泪,他知这匹马、对不起窦红线,可他已经无能为力。就算他有滔天的能力,又如何能抗的住滔天的洪水?

    望着滔天的洪水,他甚至放弃了再逃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的念头,只是希望窦红线好好的活下去,只希望刘黑闼能逃得性命。战场厮杀到如今,他早不知道刘黑闼去了哪里!

    这时候李孝基从他不远处策马驰过。

    罗士信出手,他没有能力抢李孝基的战马,只是按了下手上的长枪。枪头飙飞,一枪就打折了骏马的腿儿。

    他怎能错过这绝佳的机会?

    李孝基本可逃命,却没想到自己一世征战,竟然不明不白的死在罗士信手上。

    可洪水转瞬即到,罗士信已无处可避!

    面对死亡,整个沱水的兵士均是嘶吼悲叫,惶惶惊怖。只有罗士信脸色平静,丢了长枪,展开双臂,在洪水擘面扑来的那一刻,嘴角带着丝微笑。

    他更像是自己走入了洪水之中,平静从容!

    洪水过后,不分李唐、河北,不分名将、勇士,不分人马、牲畜,所有的一切统统消失不见。洪水漫过去,深过丈许,混沌不堪,奔腾着向下流冲去。

    洪水过后,本来惨烈壮观的沱水岸边再看不到任何人的行踪,只见到旗帜、断枪、残在水面,孤孤单单,无依无靠!

    李世民已等的心头火气。若是见到李孝基的话,他都有斩了李孝基的念头。他让李孝基诱敌之下,立刻掘堤放水,冲垮河北军,以求全胜。

    这招够狠、够毒,可李世民觉得,反正都是死,被杀死被淹死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战场怎么会不死人?不想死人,那不如回去守着老婆孩

    以一部分牺牲,换得河北战场的大获全胜,这就是好招。若不用水,从李世民的角度来看,唐军损失或许只有更多!

    按照洪水的势头,从西南冲向东北,到如今他的位置已波及不到。李世民早早的带两千玄甲兵出狐狸淀,前往高阳前的一片平原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虽是连番雨下,河水暴涨,但蓄的大水到高阳肯定水势已弱,甚至不会有什么痕迹,河北军若还有残余,在这里就要遭遇最后一波屠戮。这时候还能活下来的人,不是运气极好,就是生命极为坚韧之人,若能擒住河北军的主要将领,当可鼓舞士气,还可向关中请功!

    李世民希望能捉住刘黑闼,这个河北军中最后的一个盗匪头子!

    李世民计划没有错,错的却是执行计划的人!

    李孝基伊始是妇人之仁,后来竟然杀红了眼睛,想退已能,他完全忽视李世民的战术,从清晨打到了黄昏。李世民已派三拨游骑去问,可只回来了一波游骑,那里的人说,现在双方大军已绞在一起,李孝基不能放水!

    李世民得知后,恨不得飞剑刺死李孝基。他命游骑再去传递消息,无论如何都要放水,可游骑没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知道萧布衣早就瞄上了水坝,派张济强占了水坝,根本无须下游放水,上游径直掘堤。洪水一泻百里,冲刷的却是沱水的南岸!后去的游骑不等催促,已连同李孝基做了河中的虾蟹!

    细雨蒙蒙、秋风细细,李世民立马横枪在高阳平原之前,心中虽是燥热,却还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他身边跟随两将,一是柴绍,一是丘行恭。二人如同李世民一样,屹立在寒风细雨中,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柴绍不再是个翩翩佳公子,相反胡子拉茬,和李世民的不修边幅仿佛,一双眼更是深深的凹陷下去,满是血丝。自从李采玉死后,他作战勇猛无敌,再加上本来武功不差,很快的在军中闯出了名头。丘行恭一直跟随在李世民身边,攻城拔寨无不奋勇当前,隐约已成李世民手下第一猛将。

    铁血的疆场,活下来的只能是冷静的人。数年的磨练,让李世民已能等得。让李世民心中更为骄傲的却是身后的两天兵,平原中伫立,威严不动。

    这些玄甲天兵,凝聚着李世民的心血,凝聚着李渊的希望,寄托着太多的重担,也能承担起应有的重任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直想去碰碰威震天下,号称天下第一的西梁铁骑,他从不认为,这经过多年打磨的玄甲天兵会比黑甲铁骑逊色,但他知道时机未到。

    按照李渊的最新意图,收拾了河北军,下一步就要和萧布衣对阵,他们需要突厥兵先打头阵。

    想到突厥兵的时候,李世民就握紧了拳头,暗自痛恨。这些突厥人作威作福了这久,也该让他们吃吃苦头!

    虽然从道理来讲,他们更需要突厥兵战胜西梁军,但从感情上而言,李世民更希望突厥兵在萧布衣手上吃瘪,而自己再光明正大的击败萧布衣,这才是人生快事、亦是男儿应做之事!

    借兵突厥,奉表称臣,这是关中永远都洗刷不掉的屈辱,李世民不想担这个耻辱。但是萧布衣势强,他们若想在乱匪如麻、群雄并举的情况下占得优势,就不能不倚仗突厥兵!

    李世民一直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,虽然父亲已承担下大部分的耻辱,但他还是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本来根据约定,这时候突厥兵早就应该到了河间,可这几日阴雨连绵,突厥人傲慢无世民同时出兵的要求,只说要等天气好转再行出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世民心中又有股战火,烧的心痛。他已懂得大局为重,知道这时候,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!

    心绪如潮之际,一阵急骤的马蹄声打断了李世民的遐想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大战结局已出,兵士前来报信,没想到蹄声竟是从身后的方向传出。马蹄声遽然而止,那里是狐狸淀的方向。

    李世民霍然转头,他已听出一些急迫。

    狐狸淀现在是殷开山坐镇,刘弘基等人镇守,那里来的如此急迫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游骑飞身下马,快步上前,急声道:“启禀秦王,殷尚书急报,有一队铁骑,约有千人之多,正从东南向这个方向驰来,来意不善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微惊,“东南?”如今他在七里井的东北,东南本是河北军的仅存的地域,那里早就兵力枯竭,怎么还会冒出一支骑兵向高阳而来?

    “殷尚书怀疑是萧布衣的黑甲铁骑。”游骑兵见李世民不动,焦急道:“秦王,殷尚书请你立刻回转狐狸淀!”

    李世民双眉一扬,“铁甲骑兵?萧布衣带兵?”

    游骑兵摇头道:“敌骑过快,殷尚书在束城的方向就有暗卡。可暗卡只能用狼烟示警,具体消息尚不明朗。再说行的极快,我们的骑手已来不及报信。殷尚书只知道那里有骑兵前来,稳妥起见,让我飞骑来报。请秦王回去!”

    李世民不动,柴绍、丘行恭亦是稳若磐石。

    游骑兵大为诧异,嗓子都要急裂,“秦王难道不相信属下所言?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头道:“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殷尚书请秦王回转狐狸淀!”游骑兵这句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,满是急切。原来殷开山素来老成持重,知道有骑兵来袭,第一时间就是想到是萧布衣的铁骑。殷开山年岁已高,虽勉强算文武双全,可戎马征战多年,体力衰退,他一直都跟随在李世民身边为李世民出谋划策,可说比李渊还疼爱李世民,这次是强撑病体跟随李世民来征河北。知道李世民有危险,早在狐狸淀整顿兵力,出兵接应,又先让游骑来催李世民回转,做事可说是稳妥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李世民沉声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仍不动,风吹草动,平原枯草沙沙,宛若那颗不安的心。扭头望向了柴绍,李世民道:“我记得有一人曾经说过,敌手的机会,往往也是自己的机会,只看谁能抓得住?”

    柴绍应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谁所言,李玄霸虽和李世民同胞,但远比李世民要成熟太多。李孜以求,这句话就是他很早对李世民、柴绍所言。李、柴对望,都明白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的机会,也是我们的机会。”李世民沉声道。他这不是冲动,而是如同望着猎物的猎人,“丘行恭,你马上带十八骑沿西南三条路去探敌情,一有消息,烟火为号。”

    丘行恭毫不犹豫的领令,安排人手向西南急奔而去。

    游骑兵急的双眼冒火,李世民道:“你命令已到,再无责任,若有问题,本王一肩承担。你速回狐狸淀,请殷尚书出兵接应。”

    游骑兵无奈,快马回去。李世民道:“铁甲骑兵马快,但兵力一定不足。”

    柴绍道:“不错,他多半知道我们的计划,这才数百里绕路奔袭来取秦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心中微颤,“他知道我们的计划?”他眼中有了浓浓的忧意,已感觉有些不妥,可这时候,多想无用,“他一直对河间没有任何动静,甚至大张旗鼓的和李道宗交兵,当然是要麻痹我们。他的用意不在河间,而在我们!”

    柴绍点头道:“萧布衣是个狡猾的人。”对于这点,柴绍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退,因为他觉得这是个诱杀萧布衣机会。柴绍不退,是因为骨子里面对萧布衣有种恨。若没有萧布衣,就李采玉也不用生死永隔。李采玉这久没有消息,当然是死了,而且在柴绍的心目中,李采玉是死于乱军之中,死于变心,而非死于他手!

    李世民唯有振奋,“可他骨子里面有种冒险的精神,谋划这久,当为取我的性命。只要我死,李唐军不战而败。”

    柴绍苦笑道:“秦王,你莫总是说死,他蓄力而来,我们还要小心从事。单不说他的铁骑,就说他本人,就是个高

    “他虽是高手,如何挡得住千军万马?”李世民露出冷酷的笑:“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势力所在,他数百里奔袭,马儿体力已差,兵力又少,我们玄甲天兵本来就和他们不相上下,可胜在兵多,又以逸待劳,只要困住萧布衣……”

    柴绍眼前一亮,“不错,殷尚书马上就会有兵支援,我们能困住萧布衣就算成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见柴绍明白过来,欣慰道:“不错,我们用骑兵和他鏖战,想办法困住他的铁甲骑兵,只要殷尚书及时赶来,我们就算杀不了萧布衣,也能大破他的铁骑。这场仗怎么来算,都不是赔本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柴绍点头,“合你我之力,应该能够做到这点!”

    李世民看到柴绍的勇气,大为振奋,“不错,打败他不败的神话,日后就算征战河突然脸色微变。因为西南处一路已有烟火腾空,赫然就是丘行恭探路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的好快!”李世民虽是诧异,却是不慌,喝道:“列阵。”

    “秦王,末将请当先锋。”柴绍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李世民马上道:“好,你率千人迎战,我侧翼支援。”

    二人并不推搪,迅疾制定好迎战策略,这时候风雨欲来,空气中的杀气宛若绷紧的弓弦,一触即发。玄甲天兵并不慌乱,以最快的速度分离出两队,柴绍当先,手握长枪,眼中满是振奋。

    这里地势开阔,一望无垠,正是骑兵发挥巅峰之境的最好地形。

    天下百姓一直在讨论,这黑甲铁骑和玄甲天兵到底哪个第一,今日,马上就要有了分晓!

    柴绍并不着急发动,他虽知道黑甲铁骑很快,但他有信心在看到黑甲铁骑的那一刻,催动玄甲天兵全速迎上去!

    烟火已散,丘行恭已快马回来,高呼道:“敌兵已不到十里。”

    柴绍问,“你见到黑甲铁骑了,是不是萧布衣领队?”

    丘行恭摇头,“我听到马蹄声就已回转。殷尚书所言不差,的确有千骑之多。”

    柴绍并不责怪,因为丘行恭看似胆小,做的却极为正确。黑甲铁骑奔势若雷,丘行他们出现才回转,只怕都无法回来报信。

    喝令铁骑蓄势待发,柴绍目光如炬,紧盯着远方的平原。面对天下闻名的铁甲骑兵,他没有畏惧,只有兴奋。

    他已知道铁甲骑兵的套路,也蓄力准备迎接铁甲骑兵的攻击,只要他能抵得住萧布衣的第一轮冲击,李世民会率铁骑毫不犹豫的隔断对手的阵型。

    十里的距离,走起来可能需要点时间,但骑兵奔行,可说是转瞬既至。柴绍望穿秋水,可骑兵竟不出现!

    柴绍微有不安,扭头向后方的李世民望去,可见他也是稍有疑惑。不等二人交流,地面轻颤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很奇异的颤动,只有疆场鏖战的兵将才知道,那是繁多马蹄急敲地面产生的震颤。

    黑甲铁骑终于来了!

    黑甲铁骑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西南地平线上,遽然就出现了一道黑线。那道黑线有如海面狂潮,飙风骤起,才听到蹄声,就见到影踪,才发现踪影,就现出狰狞。狰狞化作威势,虎豹露出齿爪!

    黑甲铁骑如暴雨狂风、如怒海潮声,只一出现,就兴起了让人无可匹敌的气势!

    虽不过千骑,可骑兵一起,直如千军万马推来!

    柴绍已紧张的手心带汗,虽准备这久,可铁骑一出现,道纵是千言万语,也难形容那铁骑冲来气势的万一。

    可柴绍不惧,玄甲天兵不惧!

    玄甲天兵的出现,虽说是关中发展骑兵的巅峰,可亦是为对抗西梁铁骑而生。关键时候,一决高下,怎能退缩?

    柴绍长枪一挥,已当先行去。纲举目张,玄甲天兵的模式,其实也参照了黑甲铁骑的运作。无论李世民、李建成、柴绍、长孙顺德还是李渊,都是参与到其中的分析中。黑甲铁骑虽神秘,可毕竟不像当年那样,常人难见,河东拉锯战中,关中已对黑甲铁骑重点注意。

    要破黑甲铁骑,当然要了解黑甲骑兵。关中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,黑甲铁骑的攻击已被李靖发挥到了巅峰之境!

    这世上只有一个李靖,所以这种骑兵套路只能复制,而很难再有创新。

    玄甲天兵就参照这个套路组建和训练,从本质上说是不分轩轾,但稍逊黑甲铁骑。毕竟要论经验、纯熟和装备,少有人能比得上萧布衣的骑兵。但这次柴绍不怕,因为已方比他们的人要多,更何况还有李世民协助。

    玄甲天兵终于起动,速度如飙风初起,转瞬风卷残云。

    只看这队天兵的起动速度,就已知道玄甲天兵亦是不容小窥。

    黑甲铁骑纯黑之色,黑的玄甲天兵却是红色的盔缨,黑甲中泛着血一样的红色,红的妖艳、红的如妖。

    这两队骑兵掀起了无边的风暴,平坦的草原上,已笼罩着杀气重重。

    两队骑兵很快均已提到最高的速度,一黑一红,黑的惊心、红的夺魄,转瞬间,已离到一箭之地!

    李世民若是身临其境,全神贯注之下,反倒感受不了这种惊心动魄。可他旁观之下,已知道黑甲铁骑绝对不比玄甲天兵逊色。

    这让他为柴绍有些担心,亦在想若是自己,应当如何应对?

    狂风卷起,草原掀起无边凄迷的水雾,在两军铁骑激荡之下,水雾旋舞,更增萧杀。

    双方竟然均没有放箭。

    李世民见状,心中微寒,知道柴绍对萧布衣深恶痛绝,亦知道在如此迅猛的骑兵之中,弓箭杀伤反倒最差。两军如风,这种速度,只怕一轮长箭过后,就能面面相对,如此一来,弓箭反成了累赘。

    柴绍要用长矛!

    李世民想到这里的时候,柴绍已厉喝了声,矛!

    玄甲天兵毫不犹豫的取矛在手,奋力掷出。而对面的黑甲铁骑几乎不分先后的掷出了手中的长矛,顺便拔出腰间的长刀!

    长矛如林,刀光胜雪,那一刻半空中长矛飞舞,呼啸恐双方的骑兵不约而同的拿出兵刃阻挡,玄甲铁骑拿出的竟然又是长矛。他们这里和铁甲骑兵微有不同,一骑竟然用了两支长矛。

    长矛纷飞,格挡乱刺,砍刀如电,劈砍锋锐。

    砰砰嚓嚓声音不绝于耳,长矛或崩飞,或折断,不一而足。李世民心中微喜,这是他们和西梁铁骑的差异之处,就是这点差异,让他们虽多了些损伤,但占了优势。

    要知道矛长刀短,一寸长一寸强,玄甲铁骑仍长矛在手,已多了分优势。可见到对手长刀犀利,李世民又微有心寒,这种快刀,对关中而言,可遇不可求,可西梁铁骑竟然每人配备一把!

    两队骑兵终于撞击在一起,宛若海潮击崖,巨石碰撞,双方互有损伤,已要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柴绍心中微愕,因为他终于看清,萧字大旗下的那将,竟然拿着斧头!

    那人却是程咬金!

    萧布衣在哪里?

    柴绍心思如电,才要出枪,程咬金已厉喝声中,开山巨斧劈下。

    这一斧,遇山开山,遇林斩林,威猛无俦,看起来就要和柴绍同归于尽。柴绍却不想死,收枪斜架,已卸开巨斧。可双臂发麻,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柴绍暗自心惊,知道程咬威猛难言。二马交错,程咬金倒转斧头,反劈而出,动作熟练,实乃疆场杀敌的绝学。

    当年南征北战,程咬金就是这一招,不知斩了多少盗匪的头颅!

    可柴绍绝非寻常盗匪可比,马儿一错,已知风声,哈腰低头,那斧头堪堪擦头盔而过。柴绍手腕一翻,长枪却从肋旁穿出,急刺程咬金的肋下。

    这一招狠辣诡异,实在不下程咬金。

    程咬金皱眉闪身,长枪戳中铠甲,却未入肉,只是二马如风,二人没有机会再次出手,已随马儿奔腾的洪流而去。

    双方一战,玄甲天兵死伤较多,可已算是黑甲铁骑出道以来,杀伤最少的一次!

    李世民终于出兵!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黑甲铁骑的破绽。

    方才惊天一击,黑甲铁骑浑然天成,无论哪个马队在他们面前,绝对讨不了好去。可黑甲铁骑一击之后,速度已减,长矛已失。

    这种速度破绽若是只对柴绍,还是绰绰有余,但对李世民而言,却是出击的大好良机。

    少了速度,就少了犀利,而李世民却蓄势已久。

    李世民已催动骑兵,就要提速,冲击程咬金的骑兵。可他不知为何,心中遽然狂跳!

    那是一种凛冽的杀机,那杀机来自西北!

    程咬金绕路向东,从东南杀来,又有哪队骑兵会从西北杀来?

    是萧布衣?

    一定是萧布衣!

    程咬金不过是他的诱敌之兵!

    西北的骑兵,才是真正的杀招!

    李世民已然想通,但知道已晚。疆场战机瞬间百变,晚一刻,就代表失去先手或者性命,迟一招,只能去阎王那里讨回公道。霍然回头,忍不住的心口激血,因为他见到身后的方向,不知何时,已冒出了一队骑兵,仍有千人之多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白马长枪、双眉如刀,千军领先,奔逸之中带着不羁,正是萧布衣!

    这队骑兵蓦地出现,却是先现行踪,再出狰狞,蹄声并非那种惊心动魄的敲击,而是略带压抑的沉闷。

    原来这队骑兵束马衔枚,以程咬金的惊天气势为诱饵,却饶个大圈,过来转击李世民的腹背。

    李世民虽惊不慌,厉喝声中,后队已变前队。

    玄甲天兵训练有素,这种转变再是熟练自然不过,但这种转变需要时间,这种转换,已打破了先前的气势。

    后队变前,李世民顾不得再击程咬金,任由他和柴绍再次绞在一起,策马回奔,就要奔到千军之前。就是顺势奔出,甩开对手。但这无形中就是逃,他不想逃,再说他就算顺势奔出,离狐狸淀只有越来越远,有违本意。

    李世民知道,自己必须抗住萧布衣的这一击。

    玄甲天兵已催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作战有素的唐军显示出极好的应变能力。他们转中带速,守中带攻,在切换队形的时候,已提升了速度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李世民终究没有赶到最前,可两军已面目可见!

    “矛!”李世民中军发令,并未领先。可玄甲天兵还是毫不犹豫的掷出长矛,呼啸向对手投掷而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喝道:“盾!”

    他不以攻对攻,反倒以守为主,黑甲铁骑迅疾提盾在手,遮挡长矛。李世民一喜,暗想如此一来,对手偷袭得到的优势,被这一守化为乌有,可心中不减忧愁,因为他知道萧布衣蓄谋已久,这肯定不是败招!

    萧布衣有杀招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的杀招是什么?

    矛、刀还是羽箭?

    长枪落阵,黑甲铁骑硬生生的抗了下来,冲势稍减。因为对手的长矛有如铁锤击来,已挡了黑甲铁骑的攻势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萧布衣遽然喝出个天崩地裂的字来!

    弩!

    李世民心中一寒,不等反牌后的连环弩却露了出来!

    一弩十二矢,李靖精研的连环弩,竟然被萧布衣配备在黑甲铁骑之上。玄甲天兵望见那弩机上点点的寒光,终于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咯的一声响,黑甲铁骑已扣动了第一排弩机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响,千余铁矢打了出去,寒风飙然,杀气凛冽!

    玄甲天兵躲无可躲,闪无可闪,那一刻的寒光射在了玄甲天兵的阵营中,掀起了漫天的红色。人痛哼,马悲嘶,狂风骤雨般的铁骑被这一阵强弩打的缓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弩机直射,终有弊端,因为兵士前后交错,不可能所有弩机全部发射。可前排交叉射弩的铁甲骑兵才射完弩箭,就翻身转入了马腹,给后面的兵士腾出空间。在玄甲天兵还没有反应之时,第二排弩箭几乎擦着前面兵士所乘战马的马背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配合,简直是天衣无缝,弩箭就算有缺憾,也被黑甲铁骑的这种灵活身手所弥补。

    第一轮弩箭若说是利斧,劈开对手的阵营,第二轮弩箭就是活生生的阎王,肆无忌惮的攫取性命!

    准备多年的玄甲天兵,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,被两排铁矢活生生的击溃。已阵型散乱,萧布衣这才喝道:

    长矛破空,飞入玄甲天兵于四散而分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被骇人的铁矢所震惊,他这时候知道不好,再不逞勇,勒马斜带,已要向阵外冲去。

    方才他还懊丧,不能第一时间的冲到阵前,可这时候的他,只有侥幸,因为前排的兵士已悉数毙命,他若在前,只怕挡不住萧布衣如此犀利的一击。

    勒马才出,一人大喝道:“秦王小心。”紧接着一马已冲到李世民的身侧,有如电闪。

    比马儿更快的却是萧布衣,比电闪更犀利的却是一把

    一把睥睨天下,无坚不摧的魔刀!

    萧布衣已冲到李世民近前,出刀!

    丘行恭硬生生的横插进来,为李世民挡这无可匹敌一刀,丘行恭横槊、槊折;丘行恭后退、头落!

    鲜血漫天,马儿惨嘶,萧布衣魔刀一出,一刀就将李唐大将丘行恭连人带马斩成两截!

    爆发九千字!!求几张月票!!!推荐票也全部投下来!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