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六零节 辽东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蓄谋一刀,全力斩去,斩杀了李世民手下第一猛将丘行恭!

    那一刀之威,有如雷霆。

    李世民骇然而遁,顾不得伤心。丘行恭虽死,却给了他逃生的机会。唐军见秦王遇险,已奋不顾身的冲来,挡在李世民和萧布衣中间。

    萧布衣再次出刀,又斩一将,漫天血起,血腥惨烈。可双马交错的功夫,已隔李世民有数丈之远。若在平地,这点距离实在算不了什么,但在千军之中,却已如天堑一般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想到李世民身边兵将如此卖命,两刀斩不了李世民,竟和他越离越远。

    李世民逃得性命,毫不犹豫的带兵向东北撤去,萧布衣却已皱眉,他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一仗,他本来想斩了李

    十个丘行恭,也抵不上一个.李世民,萧布衣一直隐而不动,又让秦叔宝伪装成自己亲征,吸引李道宗的注意,只为给李唐军一个假象,然后再给李唐军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虚虚实实,本来就是.兵法的不二法门。方法简单,就看你运用的是否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在秦叔宝佯攻白沟之.际,他早就和程咬金趁夜色掩护,绕路而行,赶赴河间的东北,天未明的时候,已到了河间东方的束城丘陵附近。得到.消息,李世民已兵出狐狸淀,守在高阳平原。

    萧布衣知道李世民的用意,.他想剿杀最后一批河北军,李世民也是好冒险的人,萧布衣心知肚明。这从他追薛仁果数百里,又追刘家军数百里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李世民喜欢穷追敌手,不死不休,亦喜.欢身先士卒,冲在最前。

    这是个优点,却也是个缺点。优点当然是.鼓舞士气,缺点却是一不留神,就可能送命。这点其实很像萧布衣,不过萧布衣已慢慢的改正这个毛病,变的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得知李世民带玄甲天兵出了狐狸淀,萧布衣马上制定了击杀李世民的计划。可知道李唐军肯定非同凡响,这才又让程咬金制造声势,吸引对手的注意,自己早命刺客扼杀蚂蚁探明的暗卡,捡小路再兜个大圈,到了李世民的西北。

    殷开山虽最快的时间探得程咬金的行踪,却被萧布衣蒙混过去。只因为束城以北地势偏僻,行军不易,他在那里的防备要简陋的多,却被萧布衣钻个空档。程咬金全力吸引对手之际,萧布衣这才全力一击,没想到这样的计划,虽击溃了玄甲天兵,但还是杀不了李世民。

    身为主将,萧布衣两刀没有得手,知道以大局为重,不再犹豫,带着铁骑已流水般的从玄甲天兵中冲过,李世民手天兵已不成阵仗。那面的柴绍却已急红了眼睛,呼啸一声,已斜兜个圈子,到了李世民的后路。

    他要为李世民断后,为李世民争取退却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他所率的骑兵本来就已稍占下风,若是和程咬金对敌,不占赢面,这次仓促变阵断后,心浮气躁,已犯了兵家大忌。

    李靖训练出来的铁甲骑兵,攻击是第一要义,攻击是第一手段,不停的攻击、以攻代守是骑兵奉行的宗旨,这种骑兵从来不做断后的用途!

    柴绍以短克长,焉能不败?

    程咬金见萧布衣斩了丘行恭,一举击溃了号称和铁甲骑兵齐名的玄甲天兵,给与李唐于重创,不由精神大振。催动铁骑急攻柴绍,柴绍无心恋战,又见萧布衣已逼了过来,知道抵抗不住,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兵虽撤不乱,骑兵仍以弓箭阻敌。

    可萧布衣见柴绍一退,和程咬金成掎角之势,再次出兵追击,如风卷残云!两队铁甲骑兵一夹,又扼杀了数百玄甲天兵。

    柴绍见李世民已走远,不再断后,带队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萧布衣穷追猛打,一口气追出了十数里,陡然间长枪一挥,勒住了马势。

    铁甲骑兵戛然而止,带着猎豹嗅到危机时的警惕。

    前方平野处,现出一道黑沓沓,已漫出了无数李唐骑步兵。那些兵士虽见前方溃散,可却丝毫不乱。军阵中大旗迎风招展,写的却是大大的一个殷字。

    早有兵士迎李世民回转,再有两列骑兵散于两翼。盾牌手列铁墙上前,弓弩手绞弦稍隐,射住了大阵的两翼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铁骑虽才击溃了玄甲天兵,却不敢冲击眼前的这个阵营。

    以长克短是为明智之举,以短攻长的事情,萧布衣从来不屑为之。

    骑兵虽猛,但遇到这种铁桶大阵冲过来,也是送死之命,李世民虽没有按照计划困住了萧布衣,可殷开山终于及时赶到,挽救李世民于危机。

    这时候,柴绍也回转到营中,沮丧莫名。虽然仇敌就在眼前,可他终究不敢上前挑战。

    萧布衣四下望去,见到退却的要道还没有示警,知道殷开山还来不及断自己的后路,心中稍安,扬声道:“李世民,这里并非你应来的地域,及时回去,还来得及!今天本王给你小小的教训,若不悔改,只怕你无能回转关中!”

    李世民双眸喷火,再不废话,喝道:“攻!”

    殷开山皱了下眉头,不等多言,唐军两翼骑兵已如巨掌般试探包围萧布衣。

    只要合围一成,萧布衣铁甲骑兵再是犀利,也绝对不能讨好。萧布衣长笑一声,不敢大意,勒马向东南的方向奔去。铁甲骑兵奔行如风,如果跑起来,就算玄甲天兵都是赶不上,更遑论寻常的铁骑。萧布衣有恃无恐,这才对大军也是全不畏惧。

    李唐虽大兵赶到,却未形成合围之势,让萧布衣轻易逸出离开。

    殷开山暗自皱眉,他本意是想暂时抵抗住萧布衣,让秦王交谈吸引住对手,另派人手断萧布衣的后路,以挽回败局。没想到李世民又犯了心浮气躁的毛病,坏了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可秦王现在恼怒非常,殷开山不敢多言。望见萧布衣远走,又知道李世民大败,殷开山马上不由想起当初浅水原一事,急火攻心,浊气上涌,一阵头晕。

    李世民见萧布衣知机而走,心中痛恨。他也知道凭骑兵、步兵要想追黑甲铁骑,无疑痴人说梦。这场仗死的人虽不多,但死的全是威震天下的玄甲天兵,又折了大将丘行恭,士气可说是到了冰点。冷风一吹,李世民已冷静下来,暗想这次惨败,该如何向父亲交代?忍不住扭头向殷开山望去,见到他在马上晃了两晃,一头栽倒下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大惊,呼叫道:“殷尚书!”

    他顾不得再去追击萧布衣,飞身下马,来到殷开山面前。殷开山脑袋撞个大包,血“秦王,老臣请你暂且回狐狸淀,再谋打算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鼻梁微酸,要知道殷开山自从太原起兵就跟随着他,不知为他操了多少心,背了多少黑锅。在李世民的眼中,殷开山甚至比李渊还有父爱,在他的心中,也早把殷开山当作是义父,心中尊重。这次殷开山为救自己,强撑病体出征,让他再不忍拒绝。双眸含泪道:“殷尚书,我听你话。”

    两滴泪水无声无息的滴下来,落在殷开山的脸上,一时间,唐军已被愁云惨雾笼罩!

    萧布衣这时已离李唐军数十里之遥。

    小心使得万年船,他击李世民的时候,当然也要考虑被人偷袭。好在一路行来,蚂蚁示意沿途安然无恙,萧布衣这才稍舒了口气。这时候,七里井的大水才将将冲到,这一战极烈,可也结束的极快,萧布衣知道西南有大水,只怕已一片汪洋,无法原路回转,只能再兜个大圈子,向高鸡泊的方向行进,回想当初的场景,忍不住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程咬金在他身后,听萧布衣叹息,安慰道:“西梁王,想这一战虽未杀了李世民,但斩了丘行恭,又击溃了玄甲天兵。由此看来,玄甲天兵有点名不副实,李世民虽事关重要,但我们徐徐图之,击败他并非难事。”极是,这仗交锋,以挫对手锐气为主,其实河间的结果,才是事关重大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略作沉吟,“那大水……”他想要询问,却多少有些迟疑。要知道程咬金虽看似粗犷,可却是极为心细。做事中规中矩,该胜的仗一定会胜,该问的话才会考虑去问。萧布衣命张济强占水坝,掘堤放水的事情,程咬金只能说是隐约猜到。可他不明白萧布衣的心意,并不敢妄自猜测。

    萧布衣抿着嘴,良久才道:“这水是唐军放的,他们击不溃河北军,才出此一招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很多人还不知道。”萧布衣淡淡道:“程将军,你带兵到高鸡泊暂歇,然后和舒将军、管将军宣扬此事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恭声道:“末将明白!唐军无法拿下河北军,这才掘堤放水,试图冲垮河北军,没想到作茧自缚,将自己人也冲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马上沉吟道:“河间被这水一冲,只怕要荒芜许久。这水割断了赵郡和河间的联系,李道宗已成孤军,绝对无法支撑……”

    “狐狸淀的唐军亦是孤军!末将觉得,李世民亦是独木难撑,只怕亦会北退,收缩在幽州一带,负隅顽抗。”程咬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所以我认为地势回缩,或许易水是我们第二战需要僵持的地方。他们这么辛苦取得了幽州,当然不会轻易放弃。”萧布衣道:“程将军,你暂且在高鸡泊等候号令,我先回转大陆泽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分兵而走,萧布衣在深夜的时候,已到了大陆泽。

    秦叔宝出营相接,二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秦叔宝的样子,已知道结果,“李道宗败

    “仓皇而走,退出了赵郡。”秦叔宝道:“程名振兵出孔子岭,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过我们打李道宗打的急,李道宗就把他催的急,他就只能把兵拉出来打。可他一离开孔子岭,苗海潮、徐绍安就断了他的后路,再加上阚棱正面攻打,程名振三面被围,死在乱军之中,孔子岭随即被我们攻破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不怕虎一样的对手,只怕猪一样的队友。说李道宗是猪有失公道,但他的确太急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他火烧屁股,怎能不急?”秦叔宝道:“西梁王命东都工匠在先帝就研制的玻璃上做了些改良,竟然软中带韧,别的地方没用,可在虾蟆车上巧妙装置,却有效的挡住对手的弓箭,他们阴天烟中不畏羽箭,唐军几乎以为他们是神魔护体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哈哈大笑,“我真的想看看李道宗那时候的表情。”道:“其实不用看,猜也猜得到了!他们缺乏投石车,隔着条白沟,对虾蟆兵没有任何办法,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要填平那段路然后冲过去,李道宗早就要急的发狂,早早的将程名振逼上死路,等到孔子岭一破,他更是首尾难以兼顾,我不着急攻打,只从孔子岭运兵,僵持到黄昏,沱水之事传来,李道宗得知李孝基近乎全军覆没,只怕孤军被围,连夜撤走,到如今多半已出了赵郡,进入了恒山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役李唐可说是损失惨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河间大水,不但冲垮了河北军,听闻存活下来的只在少数。李唐在河间伏下精兵数万,这下一股脑的被淹死,实力大损。”秦叔宝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摊开地图,看了许久,“李道宗撤离,李孝基全军覆没,李世民遭受当头一棒。李家这三人在这一仗,锐气尽失。眼下李世民和李道宗难合一处,我等当立即出兵收复赵郡,以及赵郡以北的并排的恒山、博陵、河间三郡,兵逼幽州,将李世民彻底赶出河北!”

    秦叔宝沉声道:“遵令。末将稍作休整,明日就准备出兵。”他轻咳几声,垂下头来。

    萧布衣脸有忧意,“叔宝,你能挺得住吗?其实你若回东都休养一段,我想或许好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秦叔宝断然拒绝。萧布衣见他日益消瘦,忧心忡忡,“可你这样,我真的放心不下。”他这时候,兄弟之情流露,再没有高高在上之气。

    秦叔宝目露感动,轻咳道:“西梁王,末将待罪之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往事如烟,毋庸多言。”萧布衣打断秦叔宝的话头。

    秦叔宝道:“西梁王,末将自感时日无多……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秦将军,你不必太过悲观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展露笑容,极为真诚,“我不是悲观,相反,我从未有过如此安乐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良久道:“所以你一定要亲自平定河北?”他这句话十分的突兀,秦叔宝听到,叹口气,“这世上,生我者父母;识我者,张将军;可知我者,世上当属西梁王!叔宝出身将门,幼时立志,保家卫国。先从来将军,后随张将军,戎马一生,少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男儿立志,八十不迟。大是大非,你就算明白了一天,也是响当当的汉

    秦叔宝鼻梁酸楚,微微抬头,非心酸,是感激。或许只凭萧布衣这句话,他已觉得这辈子值了。

    “末将跟随张将军,常年见他忧心积虑,恨不能以身代之。后来李密以家母要挟,叔宝不得已出手,其实叔宝知道,凭借自己的身手,要刺张军,势如登天。可我还是出手,我甚至希望张将军当时一掌打死我,也让叔宝不必忠孝两难。张将军若毙了我,我当然背负背叛的骂名,可李密看在往日的恩义,或许放过家母,但张将军根本没有出

    萧布衣叹道:“此生不能和张将军联手平定天下,实乃生平憾事!他不出手,我想他多半亦是难以两全,无法抉择,想着若死你手,总比死于盗匪之手要好。”他长叹一声,神思悠悠,实在亦对这只有数面之缘的张须陀钦佩有加。

    秦叔宝垂下头来,“或许只有萧将军你,才真正的了解张将军。”

    二人默然,同念张将军,一时间帐内寂寂,有如张须陀临死的那刻宁静。

    秦叔宝打破了沉寂,又道:“末将一错再错,归顺李密,幸得西梁王当头棒喝,这才得以重生。若非西梁王当年开导,末将早死多日。其实刺杀张将军那刻,我就应该死了;其实家母过世的时候,我就应该死了;其实李密败亡的时候,我就应该死了!”秦叔宝渐渐激动,握紧了双拳,“其实巴蜀的时候,我亦是觉得死了也是归宿,可我现在,不想死!”

    萧布衣目光一凝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张将军戎马一生,南征北战,平定的就是河北、山东、江淮各地。如今江淮、差河北未平。张将军当年死不瞑目,我每晚都能记起。是以我只想在有生之年,再平河北,了却张将军安定这三地的夙愿。若能如此,秦叔宝死而无憾,请西梁王成全!”

    秦叔宝说到这里,霍然站起,单膝跪倒在萧布衣的身前。

    萧布衣默然许久,这才缓缓的搀起了秦叔宝,“你有此志,本王如何会不成全?你要平河北,本王当尽力助你,只是你……还请多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语气中已有尊敬之色,说完后,缓步走出了营帐,秦叔宝竭力的压住了咳嗽,脸颊潮红,可眼中坚毅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萧布衣出了帐后,感觉清风清冷,抬头望天,只见到灰蒙蒙的一片。

    蓦地感觉脸上有些湿润,冰凉点点,伸手摸去,萧布衣自嘲道:“又下雨了。”苍天有情,亦当落泪,细雨蒙蒙,或许就是天地之情。萧布衣不知为何,只觉得悲从中来,只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为这征战多年的疲惫,为那华夏大地的苍生,亦为那个死生同念的张将军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这才转身回帐,孤单单的坐着,四下望去,这才记起了什么,喃喃道:“思楠到了辽东了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了思楠,他显得更加的落寞孤单,可多了这份思念,给这将入冬的夜,带来那望的暖……

    清晨,哈气成霜。

    辽东的水,已结了薄薄的一层冰屑,阳光初升,略带淡黄,撒在冰面上,懒洋洋的让人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嗒嗒声响,马蹄远来,踏破了那初凝的冰、溅起晨露般的水。一女子黑巾罩面,骑在马上,不急不缓的行来。

    女子装束和辽东人无异,厚厚的皮袄,没有太多出众的地方,唯一让人诧异的是马上悬的一把剑。那把剑给蒙面的女子带来了有如草上寒霜般的冷,可更多的人注意的不是剑,而是她的前额和双眼。她的前额似玉一样的白,她露出的双眸,有如晨星般的闪亮。

    辽东苦寒,很少能养出如此秀丽的女子。

    秀丽的女子,却是思楠!

    日已升,但天还冷,是以路上少有行人。即是有些行人,也是行色匆匆。但谁都忍不住的望一眼思楠,惊诧她隐而不露的那种气质和美丽。

    思楠我行我素,催马早过了辽河。

    过辽河后,辽东大城就在眼前。虽然思楠的目的不是辽东城,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望了眼高大巍峨的辽东城。这座大城,经历了太多的战事,当年杨广数十万大军亦没有拿下,那残破的城垛后到底有着什么精神,让他们抵抗住大隋一波思楠没有多想,绕路而过辽东城,踏梁水,一路南行,在午后到了辽东城东南的乌骨城,乌骨城再向东南,就是辽东国都平壤,她的目的地是那里,但她要到乌骨城找个人。

    策马到了城门前,守卫并不严格,甚至让人有种安宁之感。大隋烽烟四起,可这里,显然是战火一时无法顾及。

    可经杨广多年征伐,这里也有一种残旧沧桑之感。无论是城池、守兵、抑或是这里的百姓。

    思楠马踏城道,迎着午阳,就这样,平静的进入了乌骨大城,开始了她的寻找答案的旅程!

    周推榜垫底了,兄弟们的推荐票就多投点吧,周末了,大多都休息了吧,老墨在工作,就算犒劳俺了,呵呵谢谢

    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