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六六节 苦命鸳鸯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裴茗翠伊始成立影子盟的时候,是为了维系大隋江山稳定。她受到姨母喜爱,得到杨广器重,心下感激。士为知己者死,裴茗翠虽是个女流,但为杨广可说是鞠躬尽瘁,不让男儿。

    起名影子盟,就暗示在杨广的光照下,她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影子跟随着杨广。从本质上来说,影子盟是萧布衣现在组建的蚂蚁和刺客的雏形,规模虽比萧布衣现在的排场要小很多,但这些人均是裴茗翠精心选拔和培养,每个人都得到裴茗翠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裴家败落后,裴茗翠想要解散影子盟,但很多人不忍离去,还是跟随着裴茗翠。眼下的这个车夫姓胡,叫做胡不归,已年过半百,当年曾有个名头,叫长安大侠。当然此长安非彼长安,比起河北被水淹死的那个长安大侠史万宝,胡不归无论武功、声望都要远胜。但他在裴茗翠幼时就在裴府,一直照顾着裴茗翠十数年,裴茗翠对他从未有过半分怀疑,可听长孙顺德的意思,跟随自己多年的车夫胡不归竟然是斛律世雄,难免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裴茗翠当然知道斛律世雄是哪个!

    斛律明月共有五子,斛律世雄就是斛律明月的第三子!

    而斛律明月威名赫赫,当称那时百年来第一英雄!

    斛律明月身为北齐第一曾一败。周武帝虽雄才伟略,灭佛毁寺,手下能将无数,却在斛律明月一人面前吃瘪,迟迟不能攻陷北齐。当初天涯,也就是裴茗翠的父亲裴矩都不敢正撄其锋,便出一计策,以儿歌百升飞上天,明月照长安两句使齐后主猜忌斛律明月,派数百高手诱杀了斛律明月,北齐本来一直和北周僵持不下,可斛律明月死后,五年后就被周武帝灭国,齐后主可说是自毁长城。

    斛律明月的五子,听说都在.那一事件中被齐后主诛杀,裴茗翠却没有想到过,跟随自己十数年的马车夫,竟然是赫赫有名的斛律世雄!

    虎父无犬子,斛律世.雄武功这般,为何要做车夫?为何来到裴家?他到底知道自己父亲是天涯吗?想到这里,裴茗翠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她心虽乱,可脸色不变。.长孙顺德拿起挂在腰间的酒葫芦,告声歉,喝了几口,似乎无意间揭开一个秘密的是旁人,却非自己。

    马车前行,压在白雪上,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车厢内无言,车厢外.似乎也没有动静,胡不归、抑或是斛律世雄,好像已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裴茗翠终于打破了僵局,问.道:“胡伯伯……”她心中一动,暗想这胡通斛,长孙顺德所言,不见得是妄言。

    车夫突然长笑起来,声可雪被.他笑声震荡,舞的更急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莫名的叹口气,裴茗翠问道:“长.孙先生,你又叹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我都是自负聪明之人。”长孙顺德淡淡都:“斛律明月、斛律世雄亦是英雄。可这世上,聪明人、英雄都不快乐,这岂非是莫大的嘲讽?”

    车夫声音传来,“长孙顺德,我非英雄。英雄不会数十载当个车夫,落魄无闻。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轻声道:“英雄在于一颗心,而非你做了多少惊天动地的伟业。”

    车夫沉默半晌,“你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不多,但也不少。”长孙顺德道:“不过很多是在郎山一役后才知。”

    车夫冷哼一声,“裴矩欺瞒天下,端是用心奇诡……”他说完话后,沉寂下来,裴茗翠没有害怕,只有内疚,说道:“胡伯伯,你若真的是斛律世雄,我父女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车夫叹道:“往日恩怨,与你何关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喝了口酒,喝道:“好男儿,就当恩怨分明。”

    车夫声音转为低沉,“茗翠,我知道……裴矩将你这个女儿也蒙在鼓中,你心中,比我还要苦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垂下头来,想要滴泪,可转瞬昂首道:“父债女还,胡伯伯若是找我报仇,我车夫又是一阵笑,声音却是甚为凄恻。笑声良久才歇,在漫天飞雪中,有着说不出的悲壮。

    “我若找你复仇,何必等到今日?”车夫道:“长孙……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也不隐瞒,“当初我伤心之下,落魄惹祸,你救过我一次。事后我听家主所言,才知道你是斛律世雄。不过家主告诫我,不要泄露你的身份,在下守口如瓶,可到今日……已没有隐瞒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长孙晟?”车夫叹道:“他亦是个豪杰!当年他帮我逃脱性命,我再救你一命,端是因果循环。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也露出诧异之色,“原来家主救过你的性命?那你投身裴府,难道是早知道裴矩的底细,这才伺机报仇吗?”

    车夫沉默半晌,“事到如今,的确没有隐瞒的必要。长孙顺德,我当初救你,是还你大哥的恩情,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。当年斛律家遭逢大难,我爹被杀,朝廷为斩草除根,又派大军围剿斛律家,我拼命死战,冲出重围,伤痕累累。当时大仇不报,还是不想就死。后来路上得长孙晟相助,逃亡草原避祸,苦练多年武功伺机复仇。可不等我回转,北齐已被周武帝所灭。长孙晟不让你泄露我的身份,却是怕为我惹祸上身。”裴茗翠听到,也是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心中却想,自己责怪兄长多年,不想当初的性命,还是借长孙晟的关系才得以保存。

    斛律世雄又道:“北齐被灭,我大仇可说已报,但后来又打听到,当初用离间计害我父亲的是天涯,这才去寻他。经过一番苦寻,终于在西域见到他,和他出手一搏。不想技不如人,反被他所败。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皱眉道:“天涯武学奇才,又是计谋过人……”他感激斛律世雄的救命,想为他开解,斛律世雄惨然笑道:“胜就是胜,败就是败。我和他公平出手,技不如人落败,并不抱怨。当初我和他比武之际,定下条件,我若胜了,当取他性命,他若胜了,我就答应他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才到了我家当了马夫?”裴茗翠蕙质兰心,已隐约猜到。长孙顺德也恍然道:“家兄对你舍却又闯下的名声,入裴府一事疑惑不解,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猜对了一半。”斛律世雄道:“裴矩提出的条件并非要我为奴,而是请我照顾他的女儿二十年,无论何时开始,二十年满后,就可找他复仇雪恨。他说纵横天下,本了无牵挂,但后来放心不下的却是女儿。他远图大志,不能照顾女儿,只请我代为照顾。他又说,害死家父,亦是情不无情,他本也钦佩家父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鼻梁微酸,眼中含泪,想起父亲的种种,才知道裴矩纵是万般错处,可对于这个女儿,是真心的疼爱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叹道:“阁下重诺轻身,为守一诺,竟然甘隐多年,在仇人身边甘愿照顾仇人的女儿,端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!”

    裴茗翠掐指暗算,想起一事,“如今已近二十年,胡伯伯,你会离开我吗?”

    斛律世雄长叹一声,再无言语。

    马车落落而行,车内车外都是静寂无声,裴茗翠心潮起伏,被斛律世雄的一诺千金所震撼,亦为父亲的用心良苦所感动。

    裴茗翠、长孙顺德都是极为聪明之人,听斛律世雄提及往事,不由想起裴矩、长孙晟的悠悠雄风,用心深远,均兴起钦佩的感觉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长孙顺德才道:“裴小姐,不知道你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裴茗翠道:“其实我有些冒昧,找先生过来,是想问你和宇文芳一事。”

    宇文芳三个字出口,长孙顺德的手剧烈的抖动下,显示心情极为激动。酒水洒出来,浑然不觉。紧盯着裴茗翠道:“我和宇文芳何事?”

    影子见到他嘴角肌肉抽搐,本来风度翩翩的神色略显狰狞,不由暗自防备。知道长孙先生当年遭人陷害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舒了口气,浑身放松下来。抬头望着车顶,不知过了多久才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来,只有你才说我是被人陷害,其余人都说我是负心薄幸之人。”长孙顺德落寞道:“我当年自诩聪明,不过是自作聪明,在很多人眼中,不足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长孙家的家主?”裴茗翠低声问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嘴角抽搐,“当年在家兄眼中,我不过是个不知轻重的孩子。往事悠悠……可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裴茗翠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若有深意的望了裴茗翠一眼,“你我好像倒是同病相怜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被旁人陷害,我是被情人陷害,不同的。”裴茗翠淡淡道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转过头去,“结果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爱侣已过世,我支撑到现在,只是要见他。”裴茗翠声音虽沉,却有说不出的坚持,“我一定要见他!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叹口气,“可惜,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双眸深凝,盯着长孙顺德的双眸,似乎想看他说的是真是假。长孙顺德移开目光,望向窗外的积雪,缓缓道:“其实今日听到斛律世雄看开了很多。相对王图霸业而言,个人恩怨实在微不足道,但相对时间而言,王图霸业也算不了什么。想当年北齐、北周、大隋不都是风光一时?可现在……又如何了?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又变得颓废起来,灌了几口酒,说道:“当初我认识芳儿,就是一计,而且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计策。”他放声长笑起来,可笑声中有着难言的悲哀,裴茗翠只是静静的听,她知道无需催问,长孙顺德也会把前因后果说出来。这件事他憋的太痛苦,若不找人说出,只怕死了也不甘心。

    可想及往事,又觉得自己太过残忍。伤感自身,裴茗翠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“其实往事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。文帝在时,突厥强大,远超中原,那时候突厥还是一个,中原却是四分五裂。就算文帝雄才大略,也不得不暂时对突厥低头。家兄有感于此,先设计将突厥分为东西两部分,削弱了突厥的实力,可后来东突厥日益强盛,家兄就想重施故技,再将东突厥分裂成南北两部分。我那时候年少气盛,自诩风流倜傥,从来不把女人看在眼中……”见车中两女子都望着自己,长孙顺德苦笑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,所有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!我混到今日的地步,多半也是上天的惩罚。当时千金公主鼓动沙钵略祸患,简直让天下震惊。后来她又嫁给了都蓝,再次想要南侵复国,我对大哥说这女人强煞,感情也是弱点,只要有个风流多才的男人过去,再加点孔武之力,想要取她芳心何难?如果得她芳心,劝她放弃复国的念头,也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长孙晟让你前往?”裴茗翠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家兄的主意,是我毛遂自荐。”长孙顺德痛苦道:“我化名安遂家,潜入草原,装作受伤被千金公主手下所救,又借故认识芳儿,凭借我的……文采,很快吸引了她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车中二女静静的听着,心情迥异。这风流韵事下面,却隐藏着极大的阴谋,让这寒冬天气,更显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今生的缘分,不但她对我很快倾心,我见到她,竟然也是心仪不已。”长孙顺德语转低沉,“她虽是久经风霜,却更有一种惊人的美艳。我见过女子无数,却从未有一个像她这样能打动我的心弦。我如同个坠落情网的少年,早就忘却了前来的任务,被她的美艳吸引、被她的风霜吸引、被她的哀婉吸引、被她的遭遇吸引。当初的我完全失去分寸,甚至觉得她复国都有情可原。每天……我都扮作亲兵,陪她踏遍草原,赏花观月,如在仙境。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脸上有了缅怀之意,转瞬变得咬牙切齿,“可一切在家兄的眼中,已是大逆不道。他吩咐我抓紧行事,可我如何会按照他的吩咐行事?我本来想将计划告诉芳儿,求她谅解我的年少轻狂,可我又怕她终究会离我而去!我正犹豫的时候,家兄却使用了霹雳手段,他谎称家母病危,让我马上回转去看一眼。我不疑有诈,芳儿也说孝义为先,她一心复国,更重这点。我请芳儿等我七天,快马回转长安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长孙顺德手上青筋暴起,捏的酒葫芦一只手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裴茗翠已猜出结局,只等长孙顺德说下去。

    虽时隔多年,可长孙顺德再提及,还是痛苦万分,“我到家后,发现家母安然无恙,就知道中计。那是我年少轻狂以来最大的一次教训,我知道不妙,昼夜兼程北归,两天两夜累死三匹马,米水未沾,可就算如此,也救不了芳儿的性命。”说到这里,长孙顺德反倒沉静下来,“家兄不愧智谋过人,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!或者说,他根本就看出我难以成事,索性将计就计。他让我骗取芳儿的感情,又骗我回转,再去通知都蓝说芳儿偷汉子。草原粗野,最忌此事,更何况都蓝是草原可汗。都蓝勃然大怒,去找芳儿质问,然后杀了芳儿。我爱上芳儿后,就一直小心谨慎,怕此事发生,事事做的滴水不漏,不留痕可不明白为何芳儿会承认此事,也不明白都蓝为何确认无疑?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说到这里,又是怅然,又是疑惑,良久才道:“我想多半是家兄也留了一手,这才能让都蓝确信此事,要知道都蓝对芳儿痛爱至极,若非证据确凿,绝不会痛下杀手。事后……我质问家兄,他……他却说本来的确想要施展此计,可见我悲愤欲绝,怕我出事,暂缓此事,哪里想到还是发生了。我自然不信他的鬼话,因此和他大吵一架,兄弟反目。芳儿即死,大隋计划得逞,又立启民可汗制衡突厥,这才保了大隋十余年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长孙顺德仰天长叹,“我返回草原,知道都蓝杀死芳儿,愤怒欲狂,孤身行刺都蓝,可他手下好手不少,我身负重伤……本来自觉必死,可那时候感觉死了也无妨,芳儿因我而死,我为她而死那是再好不过的结局,但我还是没有死!”

    “想必是长孙晟救的你吧?”裴茗翠猜测道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脸色铁青,只是冷哼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裴茗翠心细如发,知道这里面多半还有别情,可长孙顺德不想说,谁也无法逼他说出来。沉吟道:“当初长孙先生和令兄一事,我也略有所闻,令兄死前也不承认命令人害死千金公主的吗?”于点头道:“不错,他临死前也没有承认此事。他只是说,为国一事,无论在敌人心目中如何狠毒阴险,可他事后从不遮掩,也无需遮掩。但不是他做的,他终究不会揽到身上,他这一辈子,就是这样的人。”犹豫片刻,长孙顺德道:“我当时只想,他想我为长孙家做事,这才怕我离开不管,死不承认。我每念及此事,也是惘然,我虽颓废……但终究还是没有离开长孙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长孙顺德又用酒葫芦塞住了嘴,悲若东风,寂寞如雪。

    裴茗翠道:“我身在局外却觉得,这事情多半还有蹊跷……可事到如今,再多的曲折也弥补不了千金公主的死。长孙先生,其实我找你来,却是想问问千金妹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长孙顺德寂寞的笑,“你总算听我说了往事,我总不能让你白听了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一笑,“宇文家三姐妹,宇文芳、宇文芷和宇文菁,个个都是才貌双全,轰动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红颜多薄命,有时候,太美丽只是祸事。”长孙顺德回了句。

    裴茗翠知长孙顺德的心事,赞同道:“长孙先生说的一点不错,宇文芳就因貌美命运多舛,终丧突厥,却不知道宇文芷和宇文箐的下落呢?”她这久才问到正题,耐性可谓极好,这个问题亦是她关心的题,心中多少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立即道:“三姐妹中老二宇文芷一直跟随大姐在草原,芳儿死后,宇文芷好像带着芳儿苦心培养的一支力量留在了草原,称作什么黑暗天使,有个少主叫做文宇周,已算是北周宇文氏中仅存的龙脉。可宇文芷和大姐才略相差太远,又没有什么本领,这支力量越来越薄弱,远逊当年

    “那宇文菁呢?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没有迎向裴茗翠咄咄的目光,扭头望向窗外道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见过她?”裴茗翠一字字的咀嚼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长孙顺德微微起身道:“我累了,裴小姐若不反对,我想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犹豫片刻,点点头,“好,有劳了。长孙先生,前途风波险恶,还请珍重。”

    长孙顺德已要下马车,听此回头道:“裴小姐,有句话我不知该讲不该讲?”

    “长孙先生的金玉良言,我素来想听。”裴茗翠道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听我一言,就不要前往草原,马上回转江南,去养好身体,再不理天下的一切。”长孙顺德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听呢?”裴茗翠淡淡道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长叹一口气,“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?”生硬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就是如你一样如此回答家兄。”长孙顺德不明不白的说完这句话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长孙顺德一走,影子马上道:“他好像在说谎。小姐问宇文菁的时候,他移开了目光,语有不详。”影子判断是凭直觉,而非逻辑。

    裴茗翠闭上双眸,集中精神,赞同道:“你说的不错,可他不见得是说谎。他说没有见过,这句话大有门道。长孙顺德心伤宇文芳之死,以后自然会关注她两个妹妹的下落,弥补过错,这是人之常情。从他对宇文芷如此熟悉可见一斑,他不可能不留意宇文菁的下落。他不说,当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恨他就是不说。”影子忿忿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嘴角露出丝微笑,“有的时候,不一定要他说出来。我感觉……已触及到关键之处了。可是……他离开所说最后一句话,又是什么意思

    月底最后一天,兄弟们的月票,要是有的话,就请全部投给江山吧,拜托!!

    谢谢!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