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六九节 釜底抽薪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萧布衣挽弓拉箭,四箭齐飞,射死了阿史那德后,突厥兵忍不住的惊怖,忍不住的慌乱,他们凶悍,铁甲骑兵比他们更凶悍,他们勇猛,铁甲骑兵比他们更勇猛!

    马术虽精,不等于战术,气势汹汹,抵不过纪律严明!

    散漫彪悍的突厥兵,终究还是抵不过铁血无情的铁甲骑兵。阿史那德、特勒热寒所谓的战术,比起萧布衣、秦叔宝制定的诱敌深入,显然还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发现引以为豪的强项在对手面前,显得那么的脆弱不堪,当发现所谓的骑术,已挽救不了自己的性命,突厥兵有种天崩地裂的惶恐。他们只感觉到处都是羽箭,随处都是陷阱,周围全是敌人,他们如笼中困兽,咆哮不安,却无力冲出。

    程咬金、萧布衣再加上弓弩手,已对这五千余的突厥骑兵形成了合围之势!

    突厥兵大乱,铁甲骑兵却冷静非常,持盾挺抢,硬生生的挤了进来。他们次序分明,就如同巨锤一样,敲击在对手的正面,一波一浪,如同碧海潮生,连绵不绝,逼的突厥兵不断的后撤。

    逼突厥兵后撤不是目的,更.快的剿杀对手才是本意。

    咔的一声响,东侧的.连弩手早就退后,迅即的抓出腰间藏着的铁矢,以极快的速度上了铁矢。的优点不用多说,.缺点却是一击之后,上矢吃力,这些连弩手都是万中选一的好手,手劲超强,倒退过程中,手臂急绞,已再次拉开了硬弩。

    铁矢一上,号令陡下,.又一批铁矢打了出去,突厥兵惨叫声再起,仆倒一片。

    西侧的铁甲骑兵一次次持.盾挺抢的将突厥兵向东侧逼去,东侧的连弩手倚仗陷阱、深坑等地势以铁矢射杀。突厥兵受不过屠戮,为求活命,只能向两侧散去,可程咬金回转圈杀,早就分兵两路,扼守在南北两侧,远远处以弓箭射杀。

    突厥兵只凭个人之勇,如何冲得破这.种阵营?匹夫之勇在这种军阵下,已不足一哂。丧失了马匹的突厥兵,更是如断了两条腿。一时间鲜血如河,染红了苍苍大地,惨叫遍野,有如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西梁军已对突厥兵完全形成剿杀的局面!

    李世民大惊。

    他虽知道突厥兵不妙,可却没有想到突.厥兵败的这么快,见到雪地伏兵尽出的时候,李世民心头狂跳,这是他第二次见到铁矢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种连环弩有缺点,那就是阵地战中,威力虽大,消耗也大,难以持久,但眼下对付数千突厥兵,已是足够!

    铁甲骑兵合围剿杀的速度实在太快,快的李世民已来不睁睁的看着突厥兵死绝,那样的话,他无法向李渊交代,李渊亦是无法向颉利交代。

    李世民出兵!

    唐军鼓声大作,已要踏过易水,救援突厥兵,西梁军中亦是鼓声大作,全面压上,易水坚冰之上,很快的展开了新一轮的对攻。

    战役瞬间爆发,双方互有伤亡,拼杀惨烈,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那一刻冰面上流的血,已经成了一条血河!

    决战没有多久,李世民下令撤兵,因为他已看到,突厥五千骑兵,已伤亡殆尽。只有孤零零的马,个别极为骁勇的突厥人才侥幸的冲出了西梁军的包围射杀,亡命而去。目的已无,李世民不想无谓对决,只求先守住幽州为上。既然如此,这场仗在他眼中,完全没有必要打!

    萧布衣这一役,一举击杀突厥兵五千人之多。

    尸体叠着尸体,马匹摞着马匹,北风一吹,尸体很快被冻僵,层层叠叠的摞在那里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见李世民撤兵,秦叔宝也不急攻,命大军后撤。萧布衣全歼了突厥兵后,带骑兵回营,西梁兵将列队两侧,不知谁带头喊了句,西梁王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

    其余兵士听到,忍不住跟着齐声欢呼,西梁王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

    声震四野,洞天侧地,萧举枪示意,扬声道:“今日之胜,全仗三军将士齐心协力之功。想战场胜负,本是寻常之事,可万众一心,才出常胜将军。突厥屡犯我境,本王恨不能驱逐狼子,今日斩杀数千突厥骑兵,小示惩罚,若再不醒悟,本王当与三军将士共勉并肩,将他们打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萧布衣半文半白,最后一句粗话却让三军群情激荡,齐声高呼道:“将突厥兵打回老家去!西梁王有令,将突厥兵打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欢呼声此起彼伏,满是振奋激昂之意。要知道突厥为祸华夏数百年,这几百年来中原北方历代君王,都是或多或少的讨好突厥。杨坚登基之前,也是和突厥人虚与委蛇,登基后,有感突厥大患,这才让长孙晟想方设法离间突厥。

    这些年华夏大乱,突厥兵又开始蠢蠢欲动,祸害中原,怎能不让将士们义愤填膺?

    以往之时,突厥仗着马快弓劲,所向无敌,在平原作战处于极大的优势,今日一仗,西梁铁骑证明,只要奋发努力,中原骑兵丝毫不逊对手,甚至可以将突厥铁骑围剿殆尽,既然如此,扬国威、兴华夏岂不就在今日?

    群情激昂,西梁大营阵阵,相对而言,易水那面,却显得冷清了很多。

    萧布衣与秦叔宝、程咬金会心一望,心中微喜。要打突东,估计很多人还是不算愿意,但是提出保家卫国的论调,明显受到的阻力又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等欢呼稍歇,萧布衣高声道:“新年将至,本王当与尔等共度新年,放烟火庆祝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欢呼,虽未过年,可已和年关一样热闹。这凛凛的冬日里,有着春一样的温暖,这冷血的疆场上,到处是热血激荡。

    萧布衣鼓舞士气后,和秦叔宝、程咬金进营帐议事,等坐定后,萧布衣第一句就是,“今日灭突厥骑兵,程将军当记首功!”

    程咬金心中窃喜,还谦逊道:“有西梁王、秦将军压阵,末将只能说是尽本分之事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一旁道:“程将军南征北战,其实功劳赫赫……”

    “程将军莫要推辞,你有过,本王会罚,你有功,本王绝不忘记。这样,本王当赏程将军黄金千两,官升一级,再加封银青光禄大夫一职!”萧布衣道:“东都赏赐,年前会到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起身,单膝跪倒道:“谢西梁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双手搀扶起程咬金,“今日大败突厥,当涨自家的威风,又灭唐军的锐气,实在大快人心,不过一统天下,任重道远,河北之仗,还要指望两位将军。”

    二将齐声道:“末将职责所在,当竭尽全力。”三人聚在一起,展开地图,开始商议河北、河东一事。先下河北,再攻河东,还是河北、河东一块开战。若是对河东开战,眼下井陉关在东都之手,随时可以过太行攻太原!

    萧、秦、程三人商议半晌,却一直没有确切的结论。程咬金突然道:“启禀西梁王,末将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想李将军击林士弘,斩张善安,收复岭南,平定江淮都是轻而易举。只平个沈法兴为何要这久的时间?”

    秦叔宝也道:“是呀,李将军世上领军奇才,如今仍在江南,似乎有些大材小用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道:“放心吧,他在开春时分,定然能搞定手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秦、程二人见萧布衣对李靖好像不冷不热,一时间不明所以。可李靖是萧布衣的结义二哥,萧布衣又胸襟宽广,按理说二人不应该有矛盾才对。

    三人正谈论的功夫,有兵士急急赶到,呈上草原的军文。

    萧布衣人在河北,心在东都,可牵挂的却是草原的动向。根据他计算,裴茗翠此刻应已到草原,展开救援的活动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萧布衣不再指望草原能和他结盟,此行的任务就是救出虞世南。当然若能搅乱草原,那是最好。展开军微变。

    秦、程关切道:“可是草原事情不算顺利?”

    萧布衣把军文摊给二人,秦、程看了眼,也皱起了眉头,军文写的简单明了,处罗不听奥射设劝阻,将子囚禁,正想法营救。

    程咬金道:“我听裴小姐智慧过人,但以前均是倚仗着先帝的羽翼,这次到了草原,无援可用,倒是堪忧。”

    秦叔宝却道:“有赌不为输,奥射设被囚,我们营救虞尚书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片刻,披衣而出,秦、程二人面面相觑,知道萧布衣心烦,不敢打扰,可也没有能力帮他解决困难。萧布衣迎着风雪想了良久,忧心忡忡。他发现很多人真的很难看透,自己救过处罗一命,本以为裴茗翠带奥射设前往,自然水到渠成,哪里想到又起波折,其实徐世绩不赞成裴茗翠奔波,可萧布衣总觉得让裴茗翠做些事情更好,人总是发闷,会闷出病来。这下连处罗都是敌人,不但虞世南、蒙陈族都有危险,裴茗翠若执着陷在其中,自己岂不害了他?

    思前想后,总是没有解决的方法,萧布衣仰望苍穹,这才发现天地之大,他这个西梁王威震天下,也有太多无法解决的事情!

    奥射设被囚!

    裴茗翠得到这个消息的时蝠、卢老三均是束手无策,眼下看起来唯一解决的方法就是劫出虞世南,再无他法。因为处罗已经下令,再有劝他投靠东都者,杀无赦,儿子也不例外!

    风雪交集,汇集草原,众人躲在拔也古东部的群山中,这里地势崎岖,少有人踪。裴茗翠此刻正坐在山洞中,望着眼前的大火,自语道:“处罗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卢老三道:“这还有什么不明白,他当然是向可敦示好,以求保全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想了良久,“人总有个目的。可敦此刻联合颉利,多半知道中原已无她立足之地,于是效仿千金公主之行,转而积极拉拢颉利。颉利联合可敦,却是为开春南下做准备,提防后院起火。这二人开始接触,想必很快就要合为一处,这时候……处罗就是累赘,就要死!”

    卢老三冷笑道:“可惜他就算死,也看不清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处罗并不笨。”裴茗翠道:“他知道自己的处境,也知道无论如何,在草原都逃不脱悲哀的结果,这时候囚子示好,却是将自己推入了绝境,他真的这么蠢?”

    蝙蝠苦笑道:“这么蠢的人,非但不少,而且很多。要不西梁王征伐天下,也不会有那么多不知进退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裴小姐,怎么办?”卢老三最是心急,“不然我们放趁乱把虞尚书救出来算了。草原随便他们怎么办,等到西梁王一统天下后,再打他们个落花流水也是不迟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若有所思,低声道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?”蝙蝠不解问,“现在情形极为恶劣,若再不出手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裴茗翠摇头道:“你越着急,就越中了他们的圈套。据我所知,看守虞尚书的突厥兵,都算得上是好手,可敦迟迟不杀,说不定就等你往里跳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不救了吗?”卢老三、蝙蝠异口同声问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不等回答,山洞口突然刮来一阵疾风,卢老三大惊,喝道:“是谁?”他话才出口,单刀出鞘,已向背后斩去,他敏锐的感觉山洞口来了一人,有如鬼魅。这里极为隐蔽,若是手下,当有暗号。

    单刀斩空,一人已到了火堆前,卢老三见到,缓缓收起刀,心下震惊,那人面容沧桑,脸黑如墨,原来却是裴茗翠的车夫。

    卢老三并不知道这人是斛律世雄,暗自感慨裴小姐果然名不虚传,一个车夫都是如此高明。

    裴茗翠头也不抬就问,“胡伯伯,情况怎么样?”她虽已知道斛律世雄的身份,还是用从前的称呼。

    斛律世雄道:“虞世南眼下在可敦的大营中,看守虞世竟还有几个中原人混迹其中,我混不到营帐之中!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确定那里是虞世南吗?”裴茗翠突然问,“你见他出来过吗?”

    斛律世雄沉吟片刻,“无论守兵还是送饭之人的谈论,均说那里是虞世南!茗翠,你考虑的也对,因为还有个可能,那就是营帐中并不是虞世南,对手设下圈套,等我们去跳!对手准备充分,我们硬攻,先不说伤亡,能救出虞尚书的机会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老的身手也不行?”裴茗翠低声问。

    斛律世雄沉声道:“我杀人可以,但你若让我从可敦大营救出虞世南,我没有半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轻叹一声,知道斛律世雄说的是道理,斛律世雄虽勇,但千军中能自保已算不错,让他救人,实在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卢老三、蝙蝠皱起了眉头,他们虽急,可见裴茗翠、斛律世雄如此谨慎,也起戒备之意。若真的是圈套,这老女人实在阴狠。

    裴茗翠望着火堆,良久才道:“奥射设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蝙蝠、卢老三心中都道,既然处罗都不在乎儿子的性命,我们何必关心?可奥射设毕竟也算是自己人,这话倒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斛律世雄脸上露出古怪,“他也被关在可敦的大营中,和虞世南隔着十数丈的距离,他的人,倒没有几个。如果要救他,我倒有几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望着火堆,眼中仿佛也有着火在燃烧,“可敦囚禁虞世南和奥射设,当然是准备用作条件和颉利交换,他们肯定有会谈的地方,不知选在哪里?”

    斛律世雄缓缓摇头,“那我还不知。”

    蝙蝠道:“我知,听说就在可敦营前。根据消息,颉利三天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卢老三道:“颉利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蝙蝠苦笑道:“按照裴小姐的分析,颉利若到,虞尚书就有危险,所有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了。裴小姐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裴茗翠并不作答,皱眉想着,“三天?”双眉微扬,问道:“现在谣言四起,都说可敦和东都交恶,惹怒上天,不知道铁勒各族有何反应?”

    卢老三道:“斛薛的普剌巴和吐如纥的特穆尔都赶来了,听说要劝可敦中立。”

    裴茗翠问完详情后,再次陷入沉思,蝙蝠、卢老三心急如焚,恨不得马上杀到可敦大营,也比眼下无所事事要好。

    火光一爆,裴茗翠道:“眼下天寒地冻,要冲入可敦大营去救人,胜算极微,那些人虎视眈眈,我原先的计划已不可行。可虞世南不能不救,既然如此,不如来个釜底抽薪之计!”为釜底抽薪?”卢老三问道。

    裴茗翠道:“这要看颉利是否配合了。”见到卢老三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,裴茗翠微笑道:“我们有求可敦,可敦有求颉利,我们要想办法让颉利有求于我们,那不就能救虞世南了?”

    “颉利草原可汗,有何事能求我们?”

    裴茗翠道:“没有条件,我们可以创造。”目光望向斛律世雄,裴茗翠微笑道:“可敦大营、颉利身边虽固若金汤,但我听说,颉利甚为宠爱一个儿子,叫做奥斯罗?”

    卢老三恍然道:“裴小姐,你是说让我们去抓奥斯罗,然后威胁颉利,换取虞尚书的性命?”

    裴茗翠点头道:“这计策有些老套……”

    “越老套的计策就越有用,因为这计策能流传下来,就有它的道理。”斛律世雄沉声道:“如果茗翠不嫌我老迈,我这就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想请胡伯伯前去,怎敢说嫌?”裴茗翠舒了口气,这计策本来不算什么光明正大,颉利虽对自身防备甚严,但多半想不到别人会到草原找他儿子下手,而且下手的还是个绝顶高手。斛律世雄请缨,那是最好的选择,裴茗翠只怕斛律世雄不屑,没想到他一口应允,倒让她放下心事。

    可主意虽定,也是无可奈何之举,和颉利谈条件,无异虎谋皮,好在这次只是要救虞世南,颉利应该不会牺牲儿子也要杀虞世南。可交换虞世南后,如何应付颉利、可敦的追杀,那才是重点要考虑的问

    卢老三、蝙蝠见裴茗翠分析缜密,不由大为叹服。

    奥射设人在毡帐中,心急如焚,他不知道旁人如何看待自己,但他自己却是问心无愧。他虽是突厥人,可从小就和父亲经历过太多的风霜。草原或许权谋远不及中原,但残忍冷酷丝毫不逊。他父亲一直都是被兄弟欺压,先是始毕、后是颉利,这些人虽是兄弟,可就像草原的饿狼一样,贪婪残忍,丝毫没有温情,如果饥饿的话,甚至会把对方连骨头都吞下去。

    奥射设久受中原教化,已厌倦了草原的生活,但当萧布衣说出意思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答应,因为他已经学会了报恩。

    悄悄的见了父亲,奥射设才知道事情远比他想像的要严峻!眼下的草原,无论可敦亦或颉利,都当父亲是块肥肉。他本来想劝说父亲放了虞世南,但见到父亲的第一眼就知道,父亲早就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草原的风寒早让处罗体弱多病,可敦扶植处罗成为可汗,却把大权牢牢的抓在手上。此时此刻,父亲的身边,已遍布可敦的亲信。

    奥射设毕竟还是个半大的一时冲动,自投罗网,知道不妙。还不等他开口的时候,处罗就勃然大怒,说他是从东都赶来,多半是萧布衣的说客。奥射设改变措辞,一口否认,只说是想念父亲,这才回转。处罗严词色肃,命人将奥射设暂时关起来,说是要洗清他脑中的中原余毒。

    奥射设知道父亲虽不通情理,可却是想救他的性命。暗自懊丧自己的鲁莽冲动,乖乖的暂留在毡帐之中。他知道虞世南关押的地方离他不远,但那里重兵把守,他又自身难保,心急如焚,半点主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日,正苦闷之际,帐帘一挑,一教书先生模样的人走进来,奥射设感觉有些眼熟,沉声问,“你是谁?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那先生微微一笑,“我叫刘文静,来这里,却是想救你!”

    请兄弟们不要怜惜手中的推荐票,全力砸过来!!让江山在周推榜上再进一步吧!

    票票,所有的票票,请你全都砸下来!!!

    拜托诸位!!

    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