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七零节 害人害己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奥射设霍然记起了刘文静是哪个。这人本来是可敦身边的红人,后来背叛了可敦,去了太原,竟然混了个隋官。随后的日子,又变成李渊的首义功臣,大红大紫。可后来又背叛了李渊,不知下落。

    奥射设知道的消息当然都是流传的消息,可信度不高。他更不知道刘文静算不上背叛,只能说是被逼反。不想刘文静又回到草原,竟公然的出现在可敦大营。

    见奥射设满脸的疑惑,刘文静笑道:“我知道你对我还不信任,但眼下你除了信任我,真的没有太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任你什么?你能帮我什么?”奥射设反问道。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我知道你要救虞世南报恩!”

    奥射设沉默下来,一时间琢磨不透刘文静的用意。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其实可敦也是迫不得已,她并不想扣留虞世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奥射设有些惊喜,可转瞬变的漠然。他告诫自己,这人不见得靠得住,自己无论想要保全父亲还是保全自己,都要谨慎行事。可他的惊喜,又如何瞒得住刘文静的眼睛?刘文静微微一笑,“扣住虞世南,其实是颉利可汗的主意。你也知道,可敦现在,不敢得罪颉利可汗。”

    奥射设道:“那又如何?”可敦.扣住虞世南和东都断交,可敦不敢得罪颉利,这才虚与委蛇。”刘文静解释道:“但可敦其实也不想得罪东都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两面都不得罪的好事?”奥射设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奥射设,你.还太过年轻,很多事情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奥射设.问,“你不至于让我回转东都和西梁王说出你们的难处

    “的确有点这个意思,.不过这样让你回去,西梁王当然不悦。”刘文静笑道:“我们准备偷偷的放走虞世南,让你带着他回转东都。”

    奥射设心中微动,“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我骗你作甚?”

    奥射设犹豫良久,终于道:“那.我什么时候可带虞世南走?”

    “现在当然不行,如果你这个时候带虞.世南走,颉利肯定会起疑心。”刘文静笑道:“明天颉利就会前来与可敦和谈,虞世南要是落在颉利之手,必死无疑。你现在的地方,和虞世南离的并不远。我的计划是,今夜我会派人送来两套突厥兵的衣服,在颉利来的时候,可敦会率大臣前去迎接,顺便带上处罗可汗。而你趁可敦营寨中防守最空虚的时候带着虞世南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虞世南离开,会不问道。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你明目张胆的带着虞世南走,.当然会害了可汗。不过我会让人在营寨中放火,制造一种混乱。到时候有人在你毡帐外学三声马嘶,你听到后,马上去虞世南的毡帐和他一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营寨外的兵士呢?他们看不到我?”奥射设质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点你大可放心,我会设法将他们调开。你带上虞世南乔装成突厥兵后,向这条路走。”刘文静拿出张地图,上面已标注出一条路径,颇为用心。

    奥射设本来还有点疑虑,见刘文静如此仔细,倒相信了大半。

    刘文静给奥射设解释完路径,沉声问,“这些路径关系重大,你可清楚的记住了?”

    奥射设缓缓点头,用心记忆。刘文静见他用心,眼中闪过丝诡异,转瞬道:“你们走后,我会在营帐中安排具尸体,到时候点燃毡帐,尸体烧焦后,都以为是虞世南,自然没有人怀疑到你的身上。虞世南假装被烧死,可敦即可以应付颉利,又能不得罪东都,可说是两全其美。”

    奥射设打了个冷颤,暗想这人的计策果然高明,比起自己要强太多。思前想后,想不到有什么问题,刘文静却已起身,临走前道:“衣服晚上会送到,至于是否要救虞世南,就看你的勇气了。”离开了奥射设的毡帐后,兜了个大圈,这才向可敦的牛皮大帐行去。拿出令牌,校验无误,他进可敦的大帐倒是畅行无阻,可见可敦对他的信任。见到所有人对他毕恭毕敬,刘文静暗自得意,心想女人就是女人,几句甜言蜜语就哄的服服帖帖。原来他被李渊派人追杀,侥幸逃得了性命后,不敢在李唐之地停留,悄然北上又到了草原。回想这些年的足迹,不由感慨万千,转了一圈,勾心斗角,荣耀落魄,没想到又回到了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,多半到了草原,也会躲避可敦。刘文静自恃才智,更信自己的温柔手段,觉得可敦对自己肯定余情未了,竟去寻找可敦。要知道嫁到草原的公主,多是自幼琴棋书画,无不精通,蓦地来到这粗莽的环境,一腔幽情无从寻觅,虽是平日不苟言笑,但内心实在渴望出现个了解自己内心,和自己深谈的男人,刘文静就是抓住这点一搏。

    可敦见到刘文静的时候,表情可说是复杂非常,但可敦终于还是留下了刘文静,给与他足够的信任。

    刘文静那一刻已决定,再不负这个女人。他知道可敦性格刚烈,更是忠于隋室,如今大隋虽名存实亡,但可敦还是如当年千金公主一样,希望复国。女人认准的一件事情后,固执的程度甚至远过于男人,李唐、西梁可说是声势浩大,任何一方胜出,比起当年的隋文帝都已不遑多让,可敦要想求存,唯一的方法就是联合突厥,效仿当年突厥均衡之法,是以他才劝可敦联合颉利,对抗东都。李渊虽是他的敌人,但属于积弱一方,刘文静从大局着想,一时间并不准备先对付李渊。

    进了牛皮大帐,可敦正在处理政务,多年的风霜,不减可敦的庄严风华,可眉梢眼角的细纹已述说着她的心力憔悴。

    刘文静突然有些敬重这个女人,在大隋倾颓,那些有名的文臣武将纷纷寻找出路的时候,只有这被隋室遗弃的女儿,还在为娘家竭尽心力。

    可敦见到刘文静,屏退左右,低声问,“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问题了。”刘文静笑道:“奥射设不过是个孩子,萧布衣竟派他前来,真的是小瞧了草原人。可敦你一直心忧无法名正言顺的让处罗退位,我就设计个圈套,明日等颉利可汗到来,我制造混乱,那傻小子定当去救虞世南,到时候我们将他二人擒下,押到颉利面前,即可以讨好颉利,又能打击处罗,逼他退位,岂不是一箭双雕?”

    可敦点头道:“文静,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如此聪明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可惜我这么聪明的人,直到现在,才知道他故作叹息,一双多情的眼若有意若无意的望向可敦,带着些许歉然。见可敦如少女般垂下头来,刘文静暗自得意,沉声道:“对付奥射设这种毛头小子不是问题,眼下……我们要考虑如何应对颉利才好。”

    他慢慢的走到可敦身边,大胆的握住了可敦的手,可敦略微挣扎下,就任由他握住了手。伸手端起桌案上的一杯茶,轻声道:“你累了吧,喝点茶吧。不过这茶……我喝过

    刘文静潇洒一笑,“你我一心,怎么还说这种见外的话呢?”他端起茶,一饮而尽。可敦见了,呢喃道:“文静,我到现在……才知道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时间风光无限,奥射设那面却如坐针毡。等到夜晚时分,果然有亲信送衣服前来,那是两套寻常突厥兵的衣服,奥射设见了心中窃喜。他虽在中原很久,但很多算计绝非读书能够习得,他不知道这是个陷阱,只等他跳下去,反倒细想刘文静准备充足,应该是真心和东都和解,救虞世南心切,翻来覆去,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正要沉沉睡去,突然听到毡帐外脚步声繁杂,透过帘帐一线望去,见到很多人向西奔去,奥射设暗想多半颉利已到,这些人是出营迎接。遽然听到远方一声喊,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奥射设一震,以为是东都救虞世南,心中微喜。随着那声喊,有人传令,虞世南那面的守兵尽数向南而去。只留三两个守兵。奥射设手心冒汗,犹豫不决的时候,营寨外突然传来三声马嘶。奥射设一咬牙,已冲出了毡帐。遽然间被一人抓住了胳膊,奥射设一怔,差点喊出来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可汗的儿子,虽然处罗让人将他囚禁,但看守他的人,还是让他随意走动。方才他看到帐外没有守兵,没想到才出去就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那人是陌生的脸孔,见到奥射设出来,低声道:“刘大人让我助你。”

    奥射设仅有的疑惑也烟消云散,连忙点头,“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那人带着奥射设径直来到虞世南的营帐前,虞世南帐前还有两人守候,见状问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伸手一扬,取出块令牌,“可敦有令……”守兵才要细看,那人已伸手出刀,解决了两人。刀寒血热,奥射设一身冷汗。那人吩咐道:“快,他们很快就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事态紧急,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,奥射设由不得多想,立刻冲进了营帐,见到虞世南正坐在帐内,双眉紧锁。急声道:“虞尚书,我来救你,快换衣服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见奥射设进来,惊喜交集,他认得奥射设,知道见他严肃非常,也被他的紧张传染,来不及多问,快手快脚的换上衣服。

    二人出帐一望,见原先那人早已不见,雪地中只余两具尸体。奥射设不及多想,带虞世南按照刘文静给与的路线行走,一路上竟没有人询问。虞世南警觉到不对,低声道:“好像……有些问题……奥射设,这些日子看守我的人甚多,怎么现在一个都不见?”他话音才落,只听到脚步声急促,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方才还安静若水的大营中,遽然冲出了无数突厥兵士。突厥兵手持长矛,面色阴冷,转瞬之间,已将二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一人喝道:“拿下!”

    突厥兵上前,不费气力的擒住二人,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奥射设变了脸色。虞世南暗自叫苦,心道自己一个文弱书生不救出去并不要紧,如今又连累了奥射设!

    为首之人正是方才带奥射设救人的那个,奥射设见到,浑身发冷,再一次感受到人心的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那人仿佛不认识奥射设的样子,喝道:“带去见可敦。”

    奥射设二人被推搡着到了可敦的牛皮大帐,只见到大帐外,有勇士林立,防范森然。可勇士又分成两派,彼此提防。奥射设不解其意,虞世南心中一凛,暗想,难道颉利来了?他本是文弱书生,却死,只对萧布衣感觉歉意,并没有完成萧布衣的期望。

    到了牛皮大帐前,挺胸走了进去。牛皮大帐瑰丽辉煌,不差宫殿。有两列兵士持戟而立,一张红毯铺过去,红毯尽头高坐一人,面色阴抑,体型彪悍,正是颉利可汗!

    可敦、处罗都在下手作陪,以示恭敬。再下手处,就是铁勒各族的酋长。仆骨的涅图、斛薛的普剌巴、吐如纥的特穆尔悉数在列。见到兵士押着两个突厥兵打扮的人进来,所有人都有些诧异,处罗目光一凝,已认出奥射设,脸上失色。

    持戟兵士陡然一声喊,两列铁戟交错高举,搭出条通道。

    虞世南不由冷哂,见奥射设脸色苍白,压低声音道:“奥射设,如不能骄傲的活,不如骄傲的死!”他鼓励了奥射设一句,当先行去,毫不畏惧。奥射设心冷若死,他也不怕死,可如今连累了父亲,他该如何处置?他直到现在才发现,原来和这些人勾心斗角,他实在差的太远。

    二人行过铁戟搭成的通道,安然无恙。有兵士重重踹了二人小腿一脚,喝道:“跪下!”奥射设栽倒在地,虞世南一个踉跄,却不跪倒,冷笑道:“我为何要跪?”

    颉利可汗冷冷的望着虞世南,不知为何,心中涌现不安。他知道虞世南可说是手无一个人面对着必死的结局,还是如此的骄傲,这让他想起开春若是南下,中原还有多少这样的人?

    兵士上前,要强行将虞世南按跪,颉利摆摆手,示意兵士退下,温和道:“虞世南,我身为草原可汗,天之所命,难道不值得你一跪?”

    虞世南已知道眼下布局跳进去,已是必死,不肯弱了中原的颜面,哈哈大笑道:“天命所归,在乎顺应民意,岂是逆天行事?想西梁王平定天下,四海景从,那才是真正的天之所命。你虽是草原可汗,但屡起事端,所辖之地,民不聊生,灾难四起,如今天降暴雪,不过略施薄惩,若再不醒悟,只怕更有祸事发生。这样的人,也是天之所命?”

    帐下微有骚动,颉利冷笑道:“嘴硬的人,骨头通常不会硬。骨头硬的人,通常不会活太久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淡淡道:“中原人杰地灵,豪杰无数,虞世南不过一文弱书生,恨不能弃笔从戎,可却知道骨气二字如何来写。死了个虞世南,若能让中原出现千万的虞世南,我死而无憾!”他言辞灼灼,掷地有声,颉利虽是恼怒,却也有些佩服。辩不过虞世南,颉利不想多言,喝道:“来人,将虞世南和奥射设推出去砍了!”

    处罗一怔,慌忙站起道:“可汗……奥射设罪不至冷笑道:“他从东都回来,私放虞世南,勾结外人,害我草原,杀十次也不多!阿史那,你莫要对我说,奥射设是受你吩咐行事!”

    处罗为之语滞,思绪波涛汹涌,却想不出半点救儿子的主意。原来他虽是可汗,管束铁勒诸部,但不过是可敦推出的一个傀儡,这几年勉强支撑,却心力憔悴。奥射设从东都回转,处罗焦急万分,为保全儿子,才先发制人,将他囚禁。可哪里想到刘文静暗中作祟,奥射设竟又跳进了圈套。他本来想先保儿子,再伺机联合各族酋长,如当年般劝颉利、可敦放了虞世南,哪里想到眼下自己也要被套了进去。颉利不念兄弟之义,亲人之情,看起来就要杀一儆百,若是斩了奥射设,不见有人反对,只怕下一步就要对付自

    心口滴血,见兵士已把儿子和虞世南向外推去,处罗才要开口,牛皮大帐外突然有兵士抢进,急声道:“可汗,有急信。”

    帐中虽有两个可汗,但谁都知道兵士是对颉利所言。颉利接过书信,看过后微皱眉头,抬头看了可敦一眼,可敦也满是诧异,不知兵士有何急事。今日颉利应可敦约请而来,其实私下早有接触。颉利绝非孤身前来,无论牛皮大帐内,还是可敦营寨,亦或营帐之外,都有突厥精兵跟随,再加上可敦掌控的兵力,在这种下,防御可说是固若金汤,可敦暗想就算萧布衣亲自前来,也是无力回天,可见颉利脸色阴沉,显然是有极为紧要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虞世南二人已要出了牛皮大帐,颉利突然喝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明所以,颉利却是心中暗恨。来信写的简单明了,奥斯罗在我手上,若想救他,拿虞世南、奥射设来换!地点就在凌特山北,到了自然知晓。

    奥斯罗是颉利最疼爱的儿子,他雄心壮志,希望称霸草原,掌控中原,而这霸业当然要交给儿子来继承。这次前往可敦大营,奥斯罗就在附近不远。颉利虽不想相信,可无论如何,都不愿拿儿子的性命做赌注。

    脸色阴晴不定,颉利缓缓的将信递给了可敦,可敦看了眼,脸色微变,压低声音道:“他们可能是疑兵之计。”可敦见颉利竟然把这种私信交给自己来看,显然是很有诚意,心中微动。

    颉利不等作答,皮帐外又有兵士进来,那人叫做契戈,是为颉利的亲兵,如今正在奥斯罗身边护卫。见契戈进来,脸色惊惶,颉利心中已有不详之意。可敦挥手让兵士退开,契戈径直到了颉利的身旁,低声耳语道:“可汗,塔克他……被人抓了去。”

    颉利面色铁青,一拍桌案,怒喝道:“你们吃屎长大的吗?”众人凛然,契戈跪倒道:“末将保护不力,请可汗重责。”

    可敦低声道:“可汗,事到如今,急也无用,当想对策。”

    颉利看了眼可敦,心道这老女人很有头脑,倒和自己是天生的一对。他是极具野心之人,觉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可敦虽先跟父亲启民,后嫁给大哥、二哥,他也毫不介意。只要能帮他称雄,他哪里管得了许多?

    霍然站起,却又坐下,颉利道:“契戈,你带精兵一千,押着虞世南、奥射设到凌特山北等候命令。”

    契戈点头,带虞世南、奥射设离去,处罗胆颤心惊,不敢拦阻。颉利低声对身边一护卫说了几句,那护卫点头离去,颉利这才道:“可敦,我今日累了,明日再商议合并一事。”他说完后,在亲卫的拥护下离开营帐,众人见他儿子被抓,还能不慌不忙,均道此人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可敦让兵士招待部落酋长,自己回转后帐。刘文静坐在那里,见可敦前来,微笑道:“事成了吗?”

    可敦摇头道:“还未成行,有了变故。”将要挟一事详细说给刘文静听,刘文静皱眉道:“多半是萧布衣施的诡计,这招倒是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帐外有婢女送来茶水,可敦提壶满了两杯,叹息道:“萧布衣心智极高,我只原没有杀了他,终于变成今日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道:“世事难测,若真的知道萧布衣今日结果,我只怕当年要杀他的绝不止可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旁人要杀萧布衣吗?”可敦举起茶杯,示意刘文静道:“陪我干一杯

    “若是美酒岂不更好?”刘文静微笑。

    可敦摇头道:“眼下事态紧迫,还不能喝酒。以后……我们有很多机会。”见刘文静端起茶杯,一饮而尽,可敦眼中闪过怪异,沉吟片刻后道:“文静,当初你为何离开我?”

    刘文静暗笑女人总是在这方面斤斤计较,装作愧然道:“当初……我实有逼不得已的苦衷。可敦,我刘文静一生只对不起一人,那就是你,若是可能,为你付出性命挽回过错,也是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可敦微微一笑,“那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一呆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陡然觉得有些不对,霍然站起,可敦却早就起身后退到帐篷边,刘文静手扼咽喉,脸色发黑,嗄声道:“茶水有毒,你……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热情宣传月关大神的新作,《步步生莲》书号1409408,架空历史类强书问世,请朋友们多多捧场!!

    简介:江山如画,美人如步步生莲。

    一部好文,虽暂时字数还少,相信定不负众望。呵呵。

    继续求推荐票、月票!!兄弟们的热情,膨胀吧!!

    投下你所有的票票!!!江山由你做主!!!

    .,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