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七七节 抢关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李奉慈见丹水起了一座大营,扼住了过河之道,不由大惊。

    战舰在丹水上巡弋,再加上营寨气象森然,他以万余兵力,怎敢强渡?号角吹响,金鼓大作,营寨知唐军逼近,已抢先出兵。

    这时西路、南路、东南三路的西梁军仍不断的压上。

    李奉慈从未有如此慌乱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,那就是萧布衣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增兵这多到淅阳、上洛等地。

    萧布衣要打武关!不然不会重兵纠集在此!萧布衣蓄积的力量终于有了喷发的时候,眼下萧布衣虽四路作战,分别是崤山、河东、河北和太湖。但他竟然能轻易的再纠集大军来攻武关。

    萧布衣的大军出的如此快,出的如此猛,李奉慈意料不到!

    唐军已有了慌乱不安,李奉慈心思飞转,百来个主意没有一个有用。这时候有偏将王要汉催马上前,低声道:“西河王,敌军势大,不可力敌。”

    李奉慈暗自皱眉,心道你这不是废话,可这种紧要关头,不好斥责,问道:“你可有何妙策?”

    王要汉道:“末将对这里颇为熟悉,知道西进群山连绵,但有条小路可通武关。那里水流稍缓,亦可从那渡河前往关口。”

    李奉慈大喜道:“何不早说。前头带路。”

    唐军被突如其来地西梁军逼地没有空间。只能再次向西退却。可再向西已是群山峻岭。道路崎岖难行。

    王要汉一马当先带路。已带大军接近荒山野岭。

    李奉慈暗有疑惑。心道自己退地虽快。西梁军并不猛进。一直和已方大军保持一定地距离。难道是想毕其功于一役。和唐军决战武关之前?

    抑或是。这条退路亦有埋伏?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李奉慈心中微凛。早喝令前哨速速打探。以防中伏。可哨兵多有消息。说前方无恙。眼见王要汉已率前军进入山中。循小径急行。李奉慈却不急于入山。又等了片刻。听到后面喊杀声渐近。前方又是平安无事。李奉慈这才率兵入山。

    等入山后,只听马嘶鸟鸣,更显空山寂寂。李奉慈命千余兵士断后,自己一马当先抢到最前。

    方才留后并非断后,而是只怕中伏,如今当先并非勇猛,不过是想早点回转武关。

    唐军虽慌不乱,撤退井然有序,虽说山路崎岖,可速度只是稍减。李奉慈已到了王要汉身边,心中稍安,自语道:“西梁军不在这里设下埋伏,可算是失策。”

    王要汉笑道:“西河王,想西梁军是人不是神,这次我们和他们冲突,应该算是意外之事。他们此刻,多半也不明白我们的虚实!再说这里地势极为复杂,若非是我,也真还少有人能发现这里。”

    李奉慈觉得也有些道理,要知道深夜行军,有时候可能相隔就是数里,都不能发现对手。自己运气不好,出兵襄阳的时候,正碰到西梁军聚兵武关。襄阳到底如何,他是一头雾水,可眼下当是保全力量,和李博义汇合一处,全力守住武关为紧要。

    正琢磨地功夫,已到了一条溪前。溪水不过没腰,数丈的宽度,要过不难,王要汉道:“西河王,这里就是丹水的源头。”

    李奉慈点点头,“王偏将,平安回转后,当记你一大功。”

    王要汉心喜,竟下马为李奉慈牵马领路,等过了溪水后,唐军听身后杀声隐约,西梁军竟然追了过来。慌乱中顾不了阵型,纷纷寻路过溪水,一时间,溪水遍布唐兵,密集若蚁。

    李奉慈只想回转,顾不了许多,唐军过溪的已约有三千人之多,稍整阵型,李奉慈才要催马,陡然间有一种山崩地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西侧上游带来了一股森然的水气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李奉慈扭头一望,脸色大变。只见到上游溪水遽然暴涨,涌来的溪水竟有丈许高。那溪水陡涨,有如洪水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,恐惧惊怖之处,难以言传。

    唐军猝不及防,哀嚎一片,可大水无情,转瞬将溪水中的唐军冲刷不见,西梁军已现行踪,持盾挺枪,刀光霍霍的从远处逼过来。

    其余的唐军被水所阻,纷纷后退,又没有领军命令,终于乱做一团。李奉慈见对岸地惨状,几欲落泪。王要汉面色如土,再不敢言。

    很明显,西梁军并非没有考虑到唐军入山,而是就要把唐军逼入山上,蓄水冲之。这样西梁军甚至不用动上兵卒,不损一将,就把唐军冲的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近万大军被围在山中,前有大水,后有追兵,端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李奉慈恶狠狠的望了王要汉一眼,喝道:“带路,冲出去。”西梁军既然在此埋伏,当然不止这一招,李奉慈已存死战之心。

    山路崎岖,数千唐军急急如丧家之犬,忙忙如漏网之鱼,王要汉好在没有把道路忘记,一路急行,竟然不失方向。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李奉慈只怪武关周围地山不够高,地形不够险恶,这次轮到自己行走,又只盼一马平川才好。

    李奉慈做好拼死的准备,没想到一路行来竟然安然无恙。王要汉不再敢说对手不是神,只是闷头行路。林木森森,山石林立,春意中满是惶惶。再过了顿饭地功夫,王要汉伸手一指道:“西河王,武关已在不远!”

    李奉慈抬头一望,隐见武关城廓,也看到那条通往武关之路,不由大喜。众人穿林而出,纷纷向通往武关那条路涌去。

    武关在丹水北岸,关城立于峡谷之间地高地上,北有少习山拦路,南有群山绵延,关城夹在群山之中,只余东西两条道路。西去道路稍宽,直奔关又是一险,东行道路蜿蜒,兵士难行。

    此关历来古代兵家必争之地,也知道经历了多少战事硝烟。

    李奉慈等人不待涌上通往武关的主道,突然有兵士喊了声,“你们看。”那兵士神色慌张,指着东方,众人扭头一望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本来清朗的天,此刻却是烟冲霄汉,众人久经战事,知道那是大军压境的气象!

    西梁军一路从淅阳压上,如今已近武关。

    李奉慈心惊肉跳,暗想对手行动竟然如此之快,看看烟尘,显然还有段距离。众唐军显然明白这点,武关在望,大敌在侧,唐军生死关头,从崎岖的山路上又挤在武关前地大道上,再无半分军纪,蜂拥向武关冲去。

    李博义得到消息时候,并不在城头。

    李博义和李奉慈同为皇室宗亲,平日关系甚好。李奉慈从武关带兵奔襄阳,接应李建成之兵,李博义却是紧闭城门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但从昨日起,不知为何,城中竟然起了十多处火头,烧的人心惶惶。李博义人在武关,已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他一直镇守武关,平安无事,怎么会在李奉慈出兵之际,城中就乱!他没有等闲视之,清晨地时候,就去查放火的源头,抓了怀地百姓严刑拷打。他知道襄阳城肯定有唐军的内应,但在武关,也可能有东都地细作。

    这些人平日看不出门道,但在敌兵压境的时候,往往起到祸患人心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纵火者是谁没有拷打出来,城中反倒又多了十多处火头。

    这些大火让武关百姓人心惶惶,也将李博义烧的焦头烂额。正在这时,有兵士赶到道:“陇西王,大事不好,好像是西河王兵败回转,有敌军大军压境。”

    无论李奉慈抑或慕容孝千等人,都败地实在太快,败的甚至没有时间派人回转武关通禀军情。守城的兵士见前方烟尘滚滚,又见到李奉慈的旗帜,马上回转通禀。

    李博义心中一凛,已知道不对。城中地四处火起,再加上李奉慈兵败、西梁军大军压境,这完全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夺武关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李博义心急如焚,吩咐兵士严密监视城中百姓地动静,自己匆匆忙忙的赶赴城门应急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奉慈已到了城门前。见城门紧闭,李奉慈心头火起,示意身边的王要汉一眼。王要汉领悟过来,高叫道:“西河王在此,还不开城!”

    方才城门兵见前方烟尘滚滚,哪敢开城。李奉慈一路败退,狼狈不堪,灰尘满面,守城的偏将叫做段德操,谨慎非常,见城下高叫看门,不能辨认出李奉慈,沉声道:“城下真的是西河王?想西河王玉树临风,哪有你等这般狼狈的模样?”他自以为说地得体,心道如果不是西河王,那当可退敌,可就算是西河王,自己捧了下,也应不会责怪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风趣,可李奉慈败退的火大,身后追兵又近,这种关头,段德操地风趣就是无趣。厉声喝道:“段德操,我入你老母,你再不开城门,老子进去后,操你个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段德操骇了一跳,慌忙道:“原来真的是西河王,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快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原来李奉慈虽是士族子弟,可‘入你老母’这四个字是口头禅,兵将早就熟知,段德操一听李奉慈发火,马上认出了李奉慈,急令兵士开城。

    李奉慈暗骂,心道老子不入你老母,你就不知道我是你爹,等我入城后……他想到这里,嘴角露出阴冷笑,城门‘嘎吱吱’的打开,城头地城兵却提醒道:“段偏将,你看!”段德操一抬头,骇了一跳,因为从城头望过去,甚至可见崎岖道路上旗帜的飘扬。

    旗帜若隐若现,看起来西梁军已离城池不远。

    “来得及……”段德操不敢得罪李奉慈,慌忙道:“敌军已近,快快入城。”他不喊这一句还好,喊完这句后,唐军哗然大乱。李奉慈正向城门催马,反倒被唐军挤在后头。

    若是顺序入城,倒还好办,众人一乱,挤在城池前,反倒减缓了速度。

    正慌乱之际,陡然间一通鼓响从两侧地山峰传来,惊天动地,紧接着只见到枯草大石已化做了西梁军的样子,从两侧如虎冲下。

    西梁军不知何时,伪装成草色藏身在通道两侧的山腰处,这一下得到号令,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队西梁军来势极猛,转瞬之间已到了唐军之后,抽出雪亮的长刀,一顿砍杀。唐军中惨叫连连,更增慌乱的气氛,武关之前,已绞地乱麻一样。

    李奉慈大惊,没想到西梁军还有埋伏,他并不知道,李靖放他来此,就是等和他同时入关!

    若非李靖放开一条路,他又如何能逃命到武关前?

    原来李靖在对付李玄霸的时候,早就想好了对手的策略,亦是设定了应对之法。他不但要杀李玄霸,而且还要借武关出兵奇袭襄阳之际,反夺武关!

    乱军之中,只能顺势而行,李奉慈被众人一挤,非但没有到了城门前,反倒越离越远。勃然大怒,拔出剑来一顿乱砍,身边倒是空出一片地来,可前方仍是混乱依旧。埋伏的西梁军已经和唐军混在一起,地面震颤,原来西梁铁骑终于赶到。城头之兵甚至可见到西梁军的铁盾寒光。

    李奉慈再不犹豫,起身从马背上纵起,脚尖连点,竟然从前面的人头上踩了过去。一路急行,施展小巧动作,很快已进入城中。厉声喝道:“关城!”

    城外虽还有不少兵士,但他已看出事态的严重,也知道再不关城,被西梁军一拥而入,只怕武关很快就要失守。

    李博义已赶到城下,见状连连跺脚道:“奉慈,你怎么能让他们开城?”他说的虽是道理,可李奉慈听到耳中,很不舒服,“那我难道就该死到外边?”

    李博义皱下眉头,“话不是这么说。”听厮杀声愈急,顾不得多言,立即登上城楼。这时候西梁铁骑已杀到,长枪点点,协同先前冲来的伏兵一顿乱杀。唐军无心抵抗,拼死向城中冲去,生死一线,这种力量骇人听闻,城内的兵士又如何关得上城门?

    骑兵才到,烟尘漫漫,步兵随后杀到,竟然还有兵士抬着云梯冲来,更多地兵士却已取下背负的套索,冲到城下,奋力向城楼攀爬!

    武关城下,一时间硝烟弥漫,杀声震天。李奉慈见情形危急,西梁军甚至已有攀到墙头,和唐军生死搏杀,叫道:“还不放箭?”

    段德操犹豫望向李博义道:“可城下有我们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入你老母,放箭!”李奉慈骂道:“丢了武关,全部问斩。”

    李博义见城下乱做一团,城门迟迟不能关闭,对手正是趁这种混乱攻城。知道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,重重点头。段德操一挥手,箭如雨下,落入交战的阵营中。

    唐军见中箭地也有自家兄弟,一时间有些不忍,西梁军见对手放箭,马上转变了策略,有弓箭手早早的攀上城关两侧地山坡,点燃火箭,纷纷向城头射去。火箭不止带火,落到地上,更是放出浓浓的烟雾。那烟雾煞是辛辣,刺激双眼,城头守军被烟雾笼罩,泪流满面!弓箭手眼前朦朦胧胧,泪流不止,又如何能射得准对手?

    李奉慈、李博义被这连环的手段一阵攻打,也是乱了分寸。浓烟之下,两人也是忍不住的流泪,李奉慈急道:“博义,快调投石车来。以石攻敌塞路,阻挡敌势。”李博义皱眉道:“我早就命投石车就位,不知为何还没有到来!”

    投石车未到,却有兵士冲上城头,大叫道:“两位王爷,大事不好,城内王家米店突然冲出了数百壮汉,发疯一样的烧毁了所有的投石车!守车地没有防备……再说也根本没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李奉慈、李博义愣在当场,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要知道王家米店眼下算是天下极具名气的米店,王家米店不但在江南有生意,买卖还做到了关中。如今西梁、李唐对决,经商道路已断,但王家米店还是想方设法地运粮前往关中。关中连年鏖战,远不及东都有个大后方支援,是以对运粮一事极为欢迎,所以就算是武关,也有王家米店地买卖。而王家米店倒戈,不但对武关、可说是对关中都是极为沉重地打击。

    李奉慈颤声问,“你看准了,那真的是王家米店地人。”

    兵士有些犹豫,“有人见从他们米店冲出,当然是他们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又有兵士冲上来道:“两位王爷,大事不好。城门守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博义拔刀砍死了兵士,怒喝道:“守不住要你们何用,段德操,去守城门,进来一个西梁军,就要了你地脑袋。要能关闭城门,我请圣上封你为公!”

    段德操苦着脸,流泪奔下城。李博义不想放弃,忍着烟雾的辛辣继续指挥唐兵对阵。他勇猛非常,拔刀沿着城头一阵砍,西梁勇士纷纷坠下城池,可转瞬之间,又有其余的兵士冒了上来。

    火箭不绝,烟雾弥漫,西梁军已有的爬到了墙头上,而远望处,西梁军如蚁般,不但充斥了武关以东之道,两侧荒山上,也有西梁旗帜招展。

    金鼓紧一阵松一阵,可西梁军的攻势,就从来没有缓过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博义守过城池,也见过猛烈的攻击,可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凶猛、有如潮水的攻击。正拼死抵抗之际,城下突然有人大叫,“城门破了,城门破了。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唐军大惊,迷雾中看不真切,真以为对手破了城门,那自己在城头抵抗何用?西梁军趁势再起,纷纷上了城头。攻城的西梁军中,鼻子中都带个药塞子,受烟雾影响并不明显,这样一来,反倒比涕泪横流地唐军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李博义急道:“奉慈,你守城头,我去守城门。”武关是为关中侧门的第一关,李渊尤为看重,若是就这样被西梁军破了武关,李博义真的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下了城头,才发现过是西梁军趁乱叫嚷,段德操毕竟还是有些能耐,再加上城门不宽,西梁军要从这里杀进去,不占地利,所以每进一步,可以说是代价极大。见城门未失,李博义心中稍定,可才督战片刻,就听到城头上城外都是大叫,“西河王死了!”

    李博义冷哼一声,暗想西梁军又是虚张声势,扰乱军心。运气喝道:“敌人搅乱军心,少安毋躁!”

    他喝声未毕,段德操已脸色大变道:“王爷,好像……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地?”李博义不解问了句,转瞬见到城楼处已现西梁军的行踪。只听到城头上‘乒乒乓乓’兵刃撞击声遽然猛烈,然后就有西梁军已从城头上杀下来。李博义没想到城头这快就失,以为李奉慈殒命,被西梁军趁势攻上城楼,急怒攻心,大喝道:“兵败如此,何颜去见圣上?”他挥刀就要自刎,被段德操一把抓住,叫道:“王爷,大局为重,我们总要通禀关守将,若被他们一鼓作气冲到关,若真地攻破关,那我们可就百死不足恕罪了。”

    李博义一凛,大汗淋漓,醒悟过来,颤声道:“德操所言极是,若非你提醒,我几乎成了李唐罪人。”知道武关内忧外患,就算拼命也守不了多久,既然如此,何不整顿兵马和李叔良、李德良合兵一处,共同抵抗敌手?

    武关失守原因很多,但很大的原因却在于李奉慈带兵出征,又引狼入室,李博义暗想过错都在李奉慈,自己何必为他背这个黑锅?

    再说现在李奉慈已死,责任推到他身上也是无妨。主意打定,吩咐王要汉带兵抵抗唐军,自己谎称再去召集人马,趁旁人不备,已和段德操带着数千兵马从城西向关的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李奉慈、李博义良久不现,西梁军如何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纷纷叫道:“陇右王死了、西河王死了!”

    声音轰天动地,城外传到城下,城下到了城中,再过片刻,武关已到处都是双王已死的消息。

    唐军不见这两人出现,军心大乱,虽还有将领指挥,又如何抵抗住西梁军的猛攻。西梁军攻势凶猛,不但攻破了城头,很快又攻破了城门,大军长驱直入,唐军败散,有降有逃。李靖早已到了武关前,见大局已定,带兵入城。西梁军欢呼一片,唐军跪拜,只求不杀。城中百姓都是关门闭户,只怕对方屠城。

    李靖下令三军不得扰民,命张亮先遣探路,却独自接见了一人,那人面色红润,却是王家米店地掌柜,见李靖前来,慌忙跪倒道:“参见李将军。”

    李将军伸手扶起掌柜,说道:“这次破城,你们这些商人,当记头功。可……消息只怕会传到关中,那些人可有准备?”

    王掌柜道:“李将军但请放心,袁先生早就安排好一切,王家米店虽有损失,但主要人手都已撤离,再说袁先生给我们的补偿,足够我们再起炉灶。”

    李将军点点头,“若中原都如你等般爱国,何愁大事不成?我定当将你地事迹禀告西梁王,你放心,东都绝不会亏待你等。”

    王掌柜胖脸放光,心中骄傲中又带有得意。原来在李玄霸算计河北之后,萧布衣马上和袁岚定计,已筹划反攻一事。眼下中原的商人虽是还不起眼,但地位已大幅度提升,萧布衣请袁岚借经商之名,把蚂蚁开始向关中输送,以备将来攻打关中地时候,起到奇效。

    攻克武关因素很多,但当初袁岚的准备内应也地确可计一大功。王掌柜虽损失了关中的生意,但以后若天下一统,王家米店的招牌那可是御赐,可谓财源滚滚。

    李靖吩咐兵士,护送王掌柜回去,这时有兵士前来禀告,“启禀李将军,郭孝恪已率骑兵三千赶到。”

    李靖欣喜道:“快请。”

    郭孝恪来见,经多年战事,那个指点江山的骁将更加沉稳,见李靖后,单膝跪倒道:“李将军,张大人令我先率骑兵三千来援,也带来了李将军所需之物,张公瑾将军的大军随后就到。才知晓李将军已攻克武关,可喜可贺,却不知道下一步的目标是哪里?”

    李靖微微一笑,“这个已无须多问,当然是关!我正愁攻城之器不足,你能带我所需之物赶到,攻下关把握当是大增!”

    、、、

    战神李靖发飙,闪电战继续进行中,下节更精彩!!!

    大呼推荐票!!!江山征伐中,兄弟们,一起向前冲!!!

    票票,所有的票票,化成利器,开疆辟土!!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