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七九节 杀破狼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武关被破、峣关被破,李靖率大军长驱直入,已兵近蓝关!

    这算是三道消息,可传李渊的手上,不过才间隔了三天。

    李靖发力之猛、手段之狠、进攻之疾,实在超乎了太多人的想象。若说当年刘武周兵下河东,关中震动,那这次李靖连破两关,可说是让关中悚然惊怖!

    只因为这两关实在太重要。

    李渊在这两关倾注的心血丝毫不比河北、河东要少。李叔良、李德良、李奉慈、李博义等宗亲都被李渊封王重用,而这四个王爷不过是要守这两道关口,可见李渊对这两关的重视。

    李渊得到李叔良的消息,说武关失守的时候,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那时候只以为李叔良传错了消息,他正在等着襄阳大捷的好消息,武关怎么会突然失守?

    武关怎么能失守?

    可随后的消息,让李渊一夜无眠,武关的确失守了。李奉慈、李博义两万大军驻守武关,倚仗地势,竟然没有坚持上半天。

    李渊差点吐血!

    他那时候恨不得将李奉慈、李博义二人砍了,在他看来,就算猪去守武关,都不会半天就被攻破,而李叔良竟然连谁领军都不知道!李渊却已怀到是李靖出手,他一直也在惑,以李靖的用兵之能,应不会这久还不能攻下沈法兴,他一定会有图谋。可就像萧布衣难猜李玄霸的心思一样,李渊也很难猜出李靖地用兵之向,他已无力做到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李渊得到武关失守地消息后。一刻都没有闲着。他马上命令关中集结兵力。急赴蓝关支援。同时命令蓝关地李神符。尽快去支援关。他不能容忍西梁军打到蓝关下。如果那样地话。胜负难料。蓝关一破。关中已无险可守!

    这三关在李渊看来。本稳如天险。有秦岭横绝。终南俯瞰。他坐镇关中。大半疆土都不用费心。可两关被破。李渊就像被接连连刺两刀。心头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李渊压力很大。以往地时候。他都是一个个地解决对手。取西京如此、对薛举如此、战刘武周亦是如此。可到如今。对萧布衣这个敌手。让他比对薛举和刘武周加起来还吃力十倍。

    可调动兵力。增援蓝关并非那么简单地事情!

    河北沱水一战。唐军损失惨重。再加上如今在河北、河东、河南三处作战。如今关中已陆陆续续地派出二十多万地大军。

    在李渊看来。没有比出兵更烧粮地事情。

    唐军战线太长,出兵太多,唐军供给已是有不畅的局面。关中不比东都,关中地势狭隘,粮储一直都是大问题。当年大隋文帝英明无双,可关中大旱的时候,还带着百姓逃荒,关中粮食供应地局促可见一斑。杨广迁都东都,固然是平衡南北,解决粮储也是其中的一个目地。大隋自迁都洛阳后,才算稍微解决了关中粮给不足的问题,江南的粮食经运河源源不绝的运到东都,再转输给关中,自此后,关中才解决口粮吃紧的问题。可萧布衣占领了东都后,自然不会好心的给关中送粮,关中断了东都地这个粮道,再次陷入为难的境地。李渊入主西京后,也为粮食地问题大为挠头,王家米店因此能在关中得到重视,萧布衣也才有机会策反王家米店,李靖能顺利攻下了武关,就是利用了关中的这个弱点。

    李渊增兵去援蓝关就要用粮,这份支出让他心忧不已。

    这些年地鏖战,他竭力的节省粮草,可在最近,却是用地厉害。储备用一分少一分,他不知道这仗还要打多久,所以一定要节省使用。三关兵力分布仿佛,各有唐兵近两万,按照李渊的计划,武关失守,但唐军应最少剩余数千兵力,加上关的两万兵马,只要守将还有头脑,怎么说也能坚持月余,是以他急调精兵五万,准备粮草前往蓝关。

    这些准备,他需要三天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过,在三天后,他准备派兵出征的时候,就收到了关失守的消息!

    关支撑了不过三天!

    那时候李神符还没有来得及增援关,武关失守的时候,他并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,他根本想不到李靖打的这么猛,不要说是李神符,就算是李渊和西京群臣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西京众人几欲抓狂!

    听说李靖亲率大军十数万攻克武关后,急攻关,采用最新研制的破城弩和投石机,一夜之间,将关的城墙活生生的击塌。城破后,李德良断腿,李叔良身负重托,拼死而战,率兵倚仗破城、巷道、沟壕顽强抵抗。可关兵力不过两万有余,李靖毫不犹豫的全军压上,日夜冲击。

    李靖轮换得法,以往一直都是以少胜多,这次虽没有城前所言的二十万大军,但手上可用之兵已有六万之多,要击关已是势在必得!关已有缺口,西梁军昼夜不停的攻打,唐军坚持到第三天的时候,终于无力为继,向蓝关的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李渊得知这个消息后,拔剑,一剑剁在桌案之上,群臣不敢言。

    发怒归发怒,但事态急迫非常,当慎重以待。李渊第二道命令就是立即出兵,增援蓝关。李靖大军压境,现在所筹的五万兵马不够,李渊立刻命令兵部再召三万精兵,趁夜出发。

    等到这八万兵马派出去的时候,李渊如同被掏空了身子般,无力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是深夜,西京百官在退朝后还是忙碌不休,为迎战李靖做准备。兵将已被下死令,绝不能让李靖再破蓝关!

    增援的八万兵马加上蓝关驻扎地两万,还有前两关败退地唐军,蓝关可说是十余万大军凝神以待,五王聚首,共商迎战李靖的对策。百官觉得,李靖再神,也要止步蓝关。但眼下均是不敢大意,因为圣上说要再派兵力支援蓝关,一定要将李靖扼杀在蓝关之前。

    但西京现在捉襟见肘,还能派出多少兵去?

    要知道眼下关中已派出三十多万兵马参战,再加上各地的死伤,只对东都,李渊先后已投入了四十万兵力,这对李唐来讲,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,但就算如此,关中情形也绝对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李渊当然明白这点,所以他很累。

    殿中辉煌的灯火,在李渊有些失神的眼中,也显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李靖……”李渊咬牙切齿的一拳击在桌案上,若是知道今日的局面,李渊当年在太原绝对会不惜任何代价杀了李靖。但那时……他还想讨好萧布衣,均衡势力,所以任由李靖离去,没想到今日终于酿成大患。

    他和李靖,好像天生是冤家。李渊想到这里,皱了下眉头,重重叹口气,吩咐宫人道:“宣郡王入朝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来到宫中地时候,咳个不停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看似一日差过一日,还能活下来真的是个奇迹,李渊冷冷的望着李孝恭,等他喘息稍定,这才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蓝关地军情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又是一阵剧烈的咳,咳地腰都有些直不起。李渊静静的等候,眼中却没有半分怜悯之意。

    “已听说了。”李孝恭终于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李渊道:“玄霸说这次取襄阳十拿九稳,不想襄阳没有拿下来,反倒折损了武关。”

    “武关一事,似乎怨不得卫王。”李孝恭低声道。

    李渊双眉一竖,“若非他说要我协助去取襄阳,建成、奉慈二人又如何会分兵南下?若非他们分兵导致实力削弱,武关如何能被破?”

    李孝恭叹了口气,想说关没有分兵,不是也被破了。可他虽看不到,还听得出李渊口中的愤怒之意,不愿争辩,沉默无语。

    李渊见李孝恭不语,终于压住了怒气,“玄霸还没有回转吗?”

    李孝恭摇摇头,“自从他去了襄阳后,我一直没有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李渊冷哼一声,转瞬化为关切,“朕现在……十分想见他一面。你若是见到他,让他尽快来找朕。胜败乃兵家常事,朕不怪他。眼下当务之急,还是要扭转颓势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要见玄霸……那不是就让群臣知晓了?”李孝恭缓缓道。

    李渊道:“无妨事!”

    李孝恭犹豫片刻,“那好,他若来找我,我会立刻将圣上所言转达。如无他事,微臣告退。”他起身要走,李渊突然叫道:“孝恭,你自幼聪颖非常,依你之见,眼下如何才能对抗东都呢?”

    李孝恭沉吟道:“若依微臣之意,只怕要请太子收回兵力,先逐李靖才对。”

    李渊然不悦道:“依你之意,我在蓝关的十万大军,也是打不败李靖了?”

    李孝恭施礼道:“微臣不敢。不过以往圣上取胜,都是集中优势兵力,各个歼灭。”

    李渊沉思起来,李孝恭却缓慢的转身,摸索着走出宫中,回转府上。到书房后,摸索坐了下来,他到如今眼盲已久,习惯了黑暗,就算无人在身边搀扶,也和正常人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房门轻响,一老仆推门而进,哑着声音道:“郡王,要喝茶暖暖身子吗?”那老仆叫做福伯,平日照顾他地起居,这刻端了一壶茶进来,双眸望着李孝恭,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李孝恭道:“玄霸,是你吗?”他口气波澜不惊,扭头向老仆的方向,虽是看不见,可看其举止却知他极是心热。

    老仆扯了张椅子,缓缓坐下来,“你怎知是我?”老仆声音不再嘶哑,转而变地低沉不已。那声音幽沉中带着不羁,落寞中夹杂感怀,正是李玄霸的声调。

    李孝恭道:“人瞎了,耳朵自然就好用一些,你地声音和福伯差别还是有的。其实……我知道你这几天可能要来,已吩咐他晚上莫要到我地书房了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叹道:“我连你都瞒不过,怪不得被李靖看破,败在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沉默片刻,安慰道:“玄霸,你虽大才,可李靖也非简单人物,虬髯客眼高于顶,能和李靖结拜,虽说有些红拂地缘故,但我想更大地原因是,虬髯知道李靖是律明月的枪法传人,这才和他结交,是希望能借此一拜,泯灭当年天涯明月的恩仇。当初虬髯客为李靖替罪,远遁天涯,用意也是化解恩怨。李靖和圣上不和多年,看似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更深的原因你我想必都是心知肚明!”

    李玄霸只是冷哼一声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李孝恭又道:“李靖此人智慧绝不在你我之下,更能隐忍多年,到如今一举成名天下知,可见睿智。你败在他手……也算冤。”李玄霸惆怅的望着窗外之时,李孝恭又道:“不过你争夺天下,而非搅乱江山,无可厚非。昆仑就算知道,也会认为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虬髯客、昆仑因为当年对李八百的诺言,不能对你下手,但他们却可能把因果告诉给李靖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显然也知道不少事情,对李玄霸更是关切满怀。李玄霸望向窗外,深夜寂寂,有如他此刻地一颗心。

    二人沉寂片刻,李玄霸道:“昆仑待我不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他好像对萧布衣更加厚爱。”李孝恭有些忿忿。

    李玄霸涩然笑道:“天下之争,胜者为王!他总算念及师徒的恩情,让虬髯客放我一马,不然当年……我已死在虬髯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虬髯客此人……唉!”李孝恭长叹道:“为何这帮人要处处和你作对?萧布衣有什么好,他们虽明里中立,暗中总是照顾他?”

    李玄霸道:“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,因果早就定下,所怨何来?我既然承担下李八百的一切,当然也要承担他地恩怨。当初我假死以换取李家的根基之地,昆仑早就知道,不过在他眼中,我这算是大义大勇地行为吧。我在他眼中,一直都是个好弟子。我却一直欺骗他,暗中行事,做着他一直约束门徒不做的事情。”叹口气道:“后来洛水袭驾发生后,他终于开始怀我,我就借草原瘟疫一事困住他。说起来,他对我仁至义尽,我对他实在心中有愧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道:“我不觉得你做的有错!”他说的如此坚定,不容置疑。李玄霸扭过头来,望着李孝恭道:“孝恭,你我虽不是亲生兄弟,但你一直对我比亲生兄弟还要好,我这辈子和昆仑之间,很难说出对错。我李玄霸快意做事,天下人唾弃也从不放在心上,可要说辜负的人只有两个,一个就是你!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的一个当然就是裴茗翠了?”李孝恭淡淡道。

    李玄霸垂下头来,低声道:“不错,我有负于她地心意。我很多次,都和她擦肩而过,但我终究没有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你的苦衷,你可以说出来,请她谅解。”李孝恭垂下头来。

    李玄霸叹口气,“事到如今,多说何益?我现在唯一希望地是,她能把我忘记!她当我负心也好,无情也罢,我已无路可选,更不敢奢求她原谅。”他说到这里,嘴角抽搐,神色黯然。可片刻之后,长吸一口气,恢复了冷酷之意,“圣上找你了?”

    李孝恭点头,将李渊所言尽数描述,李玄霸道:“你给他出了个好计谋。”李孝恭道:“他现在对你我都有了疑心,所以我这个计策虽管用,他不见得能采用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笑笑,“你可算了解圣上的心思。”略作沉吟,李玄霸道:“好,他要见我,我就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李孝恭诧异道:“你不怕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李玄霸问,“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怕……他不会再容你,你地计策,终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道:“我不怕,毕竟我还有用。”李孝恭苦笑道:“你什么都明白了?可你为何不趁机收手?以你的本事,海阔天空,任你翱翔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突然牙关紧咬,脸色铁青,李孝恭感觉到异常,垂下头来,“我不应该劝你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舒了口气,脸色黯黯,“孝恭,我知道你为我好。为了我,你弄成今天地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我是不是兄弟?”李孝恭抬头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!”

    “是兄弟,就不用废话;是兄弟,所以我才劝你放手;是兄弟,我才知道你也不会放手。你选择了这条路,其实已没有退路。”李孝恭嘴角一咧,虽有着说不出地怪异,可口气真诚,“人总是要死地,何必看的太重?我选择,我无憾。我只希望你日后,能够无憾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抿着嘴唇,双眸中已泛晶莹之意,长叹道:“我自负聪明,可现在才发现,有时候能装作糊涂,反倒才是聪明。”转身大步离开,再不回头。李孝恭缓缓坐下来,仍是孤寂的让暮色笼罩。

    李玄霸从郡王府出来,吸了口春夜湿冷的空气,抹去脸上的乔装,突然大踏步的向皇宫走去。他步履坚定沉稳,神色冷漠。

    夜沉,心冷,他已厌倦了躲在幕后的日子,他想堂堂正正地做人,他早就想恢复自己的身份,李唐到如今,他居功至伟,他不想默默无闻。

    可皇宫并非想进就进,才到护城河就有兵士拦截,喝问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卫王,要见圣上!”李玄霸淡淡道。

    兵士一怔,“哪有什么卫王?”

    李玄霸心中不知为何,涌起了无名之火,他是卫王,可却是追封的卫王,不等他死的时候,就已经被人忘记。

    “我是卫王,要见圣上!”李玄霸一伸手,掌心已现一块金光闪闪地令牌。正面刻着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‘免死!’

    李玄霸盯着兵士道:“把这块令牌交给你地长官,我一炷香内若还得不到回复,我可以免死,我却不敢保证你能见到明日的太阳!”

    李玄霸很快就见到了李渊。李渊无眠,其实也一直在等着李玄霸。

    免死金牌持有的人不多,当初首义功臣中,裴寂就有一块,可那是圣上的第一红人。对于持有免死金牌的人,就算是个乞丐,兵士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李渊望着隔着数丈远的李玄霸,感慨道:“玄霸,你又瘦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屈膝跪倒道:“圣上,儿臣有负圣上所托,请圣上重责!”

    听到‘儿臣’两个字地时候,李渊眼皮不经意的跳了下。望着跪着地李玄霸,李渊目光复杂,良久才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你有功于大唐,朕赦你无罪。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缓缓起身,退到椅子前坐下。

    李渊道:“玄霸,我们都小瞧了李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玄霸简洁道。

    “眼下的局面……我不说,你也应该很清楚。”李渊若有深意道:“李家诸子中,当以你智谋第一,不知道眼下,有什么退敌之法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说。

    ”李玄霸道。

    李渊双眉一轩,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略作沉吟道:“眼下大敌当是李靖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李靖只凭一股勇气,就能破蓝关,取长安?”李渊问道。

    李玄霸道:“李靖既然能数日内连破两关,再破蓝关,并非不能。”见李渊脸色不悦,李玄霸苦笑道:“既然圣上不悦,儿臣不说也罢。”

    李渊脸色阴晴不定。终于道:“说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李靖足智多谋,圣上当然知晓。再加上这次有备而来,我只怕蓝关单凭眼下地兵马,很难支撑。他若破了蓝关,那蓝关反倒成为他的屏障,到时候就算不驻军灞上,威胁长安,只要散布谣言出去,我想圣上远远在外地大军知道蓝关被破,恐怕也无心迎战,迟早必败。”

    李渊脸色已变,还是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李玄霸又道:“大哥率军和东都对决谷,眼下看来,绝非好棋。要知道此一时彼一时,当初河北大乱,我们趁乱四面攻打东都、乱中取胜是为良策。眼下河北已定,萧布衣专心对付关中,我军战线不宜过长。谷久攻不克,已是鸡肋。既然如此,不如暂时以潼关天险为隔,大哥的兵力都悉数用在蓝关,毕其功于一役,先退李靖,夺回武关为良策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没有谷的牵扯,那河东、河北岂不危险?”李渊问道。

    李玄霸肃然道:“河北可据险而守,谷撤兵,河东的确会成鏖战的最主要的战场。儿臣愿领大军,和永康王在河东并肩作战。只望在那里给西梁军兜头痛击,若联合突厥骑兵,可望大胜!”

    “若不胜呢?”李渊悠悠问上一句,殿中静寂若死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