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八零节 脱险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李玄霸终于想要领军。

    他想出堂堂正正之兵,和萧布衣堂堂正正的交手,帮李唐解决危机。

    李玄霸的这个要求听起来不过分,甚至可说是急李渊所急,想李渊所想,但李渊的表情很有些异样。他反问了一句,似乎倒有些不想让李玄霸领兵。

    李玄霸听李渊询问,一字字道:“儿臣可立军令状,河东若不能胜,当提头来见!”他说的严肃非常,李渊反倒笑了起来,“玄霸,你言重了。我其实……只想看看你的信心。有你这句话,我才放心让你领军。好了,你暂且回去休息,我再考虑考虑,然后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目光闪动,并不多言,站起来要出宫,李渊道:“你蓦地回转,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郡王府甚是宽绰,我和孝恭颇熟,可去那里休息。圣上不用为我操心,若是出兵的话,我孤身一人,也不用准备什么府邸了。”李玄霸答道。

    李渊笑道:“这当然不行,好吧,你今日就在郡王府安歇,想你和孝恭……多半有很多话讲。明日……卫王府一定准备妥当。你来回也方便,再不用……像这般了。”

    李玄霸躬身施礼道:“谢圣上。”

    李渊微微一笑,挥手示意李玄霸退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东方渐白,李渊打了个哈欠,眉头锁起来。以手支颐,并不去歇息。雄鸡一唱的时候,有宫人匆匆忙进来,跪地禀告道:“圣上,太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渊精神一振。“快传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入宫地时候。风尘仆仆。见李渊后跪倒叩见。“建成参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李渊笑呵呵地扶起儿子道:“建成。你回来地好快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道:“父皇命儿臣急速回转。让我军徐徐回转潼关。儿臣只怕有事。快马加鞭。余事吩咐屈突通处理。屈尚书做事稳妥。应保我军无恙。不过慕容孝千三将兵败襄阳。只带百余人回转。”

    李渊叹口气。“朕一时大意。酿今日惨败。罪责在朕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慌忙道:“父皇何出此言。要说有错。也是孩儿低估了襄阳地实力。导致兵力损失。”

    李渊拉着儿子的手道:“若都和建成一样,何愁天下不定?”他是有感而发,见到李建成欲言又止的样子,皱眉道:“建成,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李建成犹豫道:“我听宫人说,父皇昨晚见了卫王……也就是玄霸?”

    李渊道:“不错,玄霸一事,说来话长。”见到李建成满是渴望知情的表情,李渊道:“其实要说也简单,当年杨广为巩固江山,已起杀心,要尽诛李阀中人,为父虽和他是表亲,可也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……”李建成苦笑道。他心中虽有些不满,但知道父亲对自己地好,所以并不显露。

    李渊退回龙椅坐下来,示意李建成坐在身边,“为父这辈子……能得天下,在乎一个忍字。但那时候已忍无可忍,当年你和世民、柴绍、采玉去救被抢的民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你都知道了?”李建成吃惊道。

    李渊拍拍儿子的手道:“建成,你英雄义气,我其实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但杀李敏之子的人可能是萧布衣。”李建成道:“伊始我们都不察觉,后来都猜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,是谁已经无关紧要。”李渊皱眉道:“不过当年真的是有些冒险,好在这些年来,你也长进了很多。李敏那时候听家仆描述,再加上儿子白天所遇,其实早就怀到你们身上。只是他心机颇深,忍而不发。我和玄霸都明白这点,再加上深陷东都漩涡中,知道无论李敏掌权、还是杨广发动,李家都是讨不得好。玄霸这才想出帮杨广、铲除李敏地计策,然后假死博取杨广的怜悯,让我等逃出东都避祸,这才保李家平安,有了今日的基业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道:“我每次想起玄霸此举,都是感激不已。他没死,那太好了。”李建成真情流露,很是振奋,李渊眼中闪过忧虑,强笑道:“是呀,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……玄霸为何不复出呢?”李建成问后就明白了,“杨广不死,玄霸当然不能复出,不然就是欺君之罪,可是……杨广死后,父皇为何还让他隐身幕后。世民……和我,每次谈及玄霸的时候,还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李渊道:“玄霸不出,原因很多。不过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,勿用多言。”他一句话封口,看出儿子的不解,沉声道:“建成,很多事情,不知道或许是好事。不过现在玄霸已复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,我听说薛举、始毕、窦建德地死都和玄霸有关,可是真的?”李建成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李渊咳嗽声道:“关系总是有点,但若没有你和世民的浴血奋战,薛举他们之死,也无大用。这江山,虽需用计谋,但总是需要兵士一寸寸打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心中疑惑,可也不便多问。李渊又道:“玄霸回转后,提出的计策竟然和我不谋而合,他让你回转,率军增援蓝关,却不知为父早就命你回转。玄霸要领军战河东,我已经答应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玄霸现在何处?”李建成问,“我想去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……在孝恭那里,他和孝恭极好,估计有些话要谈吧。”李渊缓缓道:“建成,你昼夜兼程,也累了,早些休息。等起来后,快些准备蓝关一事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皱了下眉头,施礼道:“儿臣遵命。”李玄霸复活,这对李家来说,其实是个喜事,李渊却不让他见李玄霸,多少有些不合情理。但李建成知道父亲多半有深意,不敢违抗。

    才要告辞,李渊招呼道:“建成,蓝关有些拥挤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李建成苦笑道:“那里地势狭隘,已有十万大军,儿臣再加进去,恐怕没有转身之地。”他说地夸张,但也说出了蓝关的窘迫,有时候不见得兵多就管用,如何发挥手上兵力的最大战斗力才是主帅应该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可驻兵灞上,遥望蓝关。”李渊给出建议道:“其实在我看来,十万大军守蓝关,已绰绰有余,你回转救援,不过是暂时安定军心。若是可能,我又希望你这路大军,能用在河东战场!”

    “可玄霸不是要领军河东?”李建成不解问。

    李渊道:“玄霸和神通两人,只怕分量还不够。其实若依我的计策,萧布衣知你撤兵,又知蓝关坚持,肯定要增兵河东。或许……萧布衣会亲征河东。到时候玄霸、你、加上世民从河北杀回,若能歼灭东都的主力,可挽回败局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欣慰道:“原来爹爹早有远谋,孩儿谨遵吩咐!可河北难道就要放弃吗?”

    李渊压低了声音,“河北并不会放弃,建成,为父再告诉你个事情,辽东王建武一直都和我们联系,有意出兵。为父已答应他,若能助我击败萧布衣,一统天下后,会划幽州之地与辽东王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皱眉道:“父皇,你先借突厥之兵南下,又联系辽东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沉着道:“先一统天下,再论其他。再说幽州可送,到你之时,何尝不可取回来?建成,为父不怕担负骂名,只希望你能继承为父的心愿,一统天下,再伐辽东和突厥。不过……那应该是很远地事情了。至于玄霸,我自有定论,你……莫要和他走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感受到父亲的器重,心中叹息,只好道:“建成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渊和萧布衣其实都可算是知根知底,他料定萧布衣会兵出河东的时候,萧布衣也的确准备出兵河东。

    李靖奇袭出手,连破两关,李建成被迫退回潼关,转援蓝关地消息传到东都后,东都百官百姓一片。李唐大军压境,东都已数不清多少次被人视为鱼肉,可西梁王如中流砥柱,定海神针般的坐镇,一次又一次地打败敌手的猛攻。

    东都可说是在磨难中成长,东都眼前,也是前所未有地团结。

    萧布衣得知李靖攻破武关的消息后,心中大喜,马上想到李靖来信所言,‘武关若破,关必下,蓝关破易,攻关中难,时因关中稳定,军民一心,唐军虽无险可守,但拼死之下,我军多损兵折将,得不偿失,一战不成,徒挫锐气。不如虎盘蓝关前,对关中则如鲠在喉,且兵临城下,剑指西京,唐军必人心惶惶,无心作战。末将当聚兵蓝关,暂佯攻吸引其主力,阻唐军出援河东,西梁王可集结重兵,河东决胜!河东若胜,关中必破!’

    战场中心已悄然转移。

    本来三处为战,但因李靖突袭武关,战场马上就移到了河东。

    李靖地意思听起来复杂,说起来也简单,那就是眼下关中稳定,奇袭可以,但要打下长安其实并没有必胜的把握,见好就收,不可贪功轻进。既然如此,不如就这么耗着让李渊难受,同时牵扯李唐的兵力,让他们打不得,走不得,而萧布衣却可集结兵力全力取山西,拿下河东,关中地势已成桎梏,那就是瓮中捉鳖之势。

    李靖之计,徐世绩拍案叫好,可如何来攻河东,还是让东都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具体攻打河东之事,李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方案,只说了四个字,随机应变!

    徐绩师从李靖,知道这四个字算是李靖地兵法精要。

    李靖讲究后发制人,随机应变,视敌情而制定打击策略,关中具体怎么应对都不清楚,死板的制定计划不如让萧布衣灵活的作战。

    徐绩也明白,李靖这也是给他出的一道题,考考他的能力。展开河东地图,徐世绩沉着道:“眼下要取河东,有三条路可走。我们是重点突破,还是三路齐攻,有待商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摸着下颌硬的如针般的胡子,微笑道:“不着急,古语有言,凡事预则立、不预则废,多准备、多考虑总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李建成已退守潼关,让出潼关前地数百里地域,那眼下的我们的第一条路就是强渡黄河,径攻河东郡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看着地图道:“此段河道多是崇山峻岭,行军不易,唯一的风陵渡已在潼关左近,若要强攻,四面受攻,自陷死路。”

    徐绩点头,“那第二条路就是从长平攻上党,自古有云,‘得上党而望中原’,我们反其道而行之,若能攻破上党,那取太原已非难事。不过上党地势崎岖,又有绛郡唐兵牵制。李神符分兵两路,裴将军眼下只是坚守长平,深沟高垒,河东是李渊的重中之重,重兵囤积,我们若从上党取太原,或者从沁水击绛县,肯定要受到极强地阻抗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道:“这条道虽是艰难,但补给容易。若攻绛郡,只怕仗极为的难打,毕竟那是关中过河地屏障,节省了粮,却损失了兵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如果这两条路都不走,第三条路当然就是兵出河北,从井泾关过太行山杀到太原。眼下恒山郡已被我们占领,井泾关亦已在我军的手上,若走这条路进攻太原,配合李将军研制地破城弩和投石机,毁掉太原城不难!”

    徐绩显然也知道破城弩地威力,对这种攻城利器极有信心。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不语,沉吟着什么。

    徐绩先把自己地想法说出来,“相对绛郡而言,太原虽是李唐的根据之地,但离的已经颇远。眼下根据我算计,关中最少已出兵四十万,分散在各地。李将军攻三关,有如尖刀一样刺在关中的要害,最少可牵制住李唐的二十万兵力,因为西京是国都,有大军压境,李渊绝不能把所有地兵派出去征战,一方面要防我们,一方面还要防备梁师都。这样的话,剔除河北的兵力不算,绛郡、上党、太原的兵力加起来,最多也只有二十万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若能全歼河东地兵力,无能给李唐以重创!”

    徐绩苦笑道:“若能全歼当然最好,但难度非比寻常。那样的话,我们最少要出动四十万兵力,很是冒险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良久,“眼下不急于河东决战,其实最要紧的是怎么对付突厥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出兵了吗?”徐世绩一惊。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最新的消息,利已纠集兵力,在定襄汇聚,立杨政道为帝,自称隋王。而可敦就是因为硕利帮助她兴复隋室,这才和他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女人不知道想着什么。”徐世绩皱眉道:“杨政道不过是杨柬的遗腹子,乳臭未干,她立杨政道为隋主,可是要效仿当年的千金公主?”

    萧布衣冷笑道:“那看起来,她也命不久矣。世绩,若采用你的第三种方法,只要秦将军拖住李世民地大军,我们攻下太原不难。可现在要考虑的是,突厥兵突然南下,我等就会腹背受敌,形势不妙。”

    徐绩也是皱起眉头,喃喃道:“他们会出多少兵力呢?”

    萧布衣摇摇头,“眼下还不知晓,但听说定襄最少有七八万的骑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边陲又要受苦了。”徐世绩感慨道:“这些兵马南下,烧杀掳掠,再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若真的有个十数万的兵马,粮草也是问题。”萧布衣道:“突厥人不事生产,以掳掠为生,我们就要从这个弱点下手。”

    徐绩精神一阵,“若能闪电攻克太原,就要抢收春麦,坚壁清野。死抗突厥兵,掐断他们和唐军地联系,突厥兵无粮,必定回转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点头,才要说些什么,有兵士急匆匆的赶到,“启禀西梁王,虞尚书求见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怔了下,“虞世南?”

    徐绩心头一热,脱口想问,裴茗翠是否回转?裴茗翠当初前往草原救虞世南,一招釜底抽薪救出虞世南,却被利大军困在凌特山,之后只传来一次消息,说是安然无恙,萧布衣又派人手去援,一直联系不上,可又没有听到利抓住了他们,是以一直极为担心,哪里想到虞世南竟蓦地回到东都。

    得到兵士肯定地答复,萧布衣望见徐世绩的脸色,替他问道:“除了虞世南,还有旁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个护卫。”兵士回道。

    徐绩有些失望,又有些迫切地想见虞世南问问情况,萧布衣和他并肩出府迎接,远远见到虞世南,萧布衣大步走过去,一把握住他的手道:“世南,你可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喟然道:“微臣有辱使命,还请西梁王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罚什么?”萧布衣哈哈大笑道:“你能回来,本王就开心地不得了。”他目光一扫,落在虞世南身边护卫的身上。遽然双眸一凝,惊喜道:“尉迟兄?”

    那护卫头戴毡帽,人如铁塔,风尘仆仆,双眸炯炯,赫然竟然尉迟恭!

    尉迟恭见萧布衣望过来,嘴唇蠕动两下,终于道:“西梁王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哈哈大笑,一手挽住一人,“若说这世上有比见到一个朋友还开心的事情,那无是碰到了两个朋友。世南,尉迟兄,来来来,回府一叙。这次来了,可不许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地若有深意,徐世绩见尉迟恭来到东都,也是精神一振。见二人脸上好像没有什么悲戚之色,又想裴茗翠应该还平安吧。

    众人入府,萧布衣亲手为虞、尉迟二人斟上香茶,举杯道:“戎马,还有军事,先以茶代酒,为世南、尉迟兄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见萧布衣虽是威震天下的西梁王,但对自己爽朗依旧,仿佛又回到马邑那时,微微一笑,举起来一饮而尽道:“这算是几年来,喝的最开心的一杯茶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尉迟兄,这次来了,就请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拱手道:“只要西梁王不赶,在下就不会走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哈哈一笑,“尉迟兄这种大才,我请都难请,怎么会赶?对了……尉迟兄一路护送世南到的东都?”

    尉迟恭点头道:“不错,其实我本无颜到这里。想西梁王对我仁至义尽,器重如斯,可我却跟随刘武周多年,到如今穷途末路才来投奔,说来惭愧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声道:“尉迟兄若这么想才应该惭愧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怔,“西梁王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他张口闭口都是称呼西梁王,萧布衣暗自感慨,也不纠正。缓缓道:“你我是朋友,生死之交地朋友,朋友平安,我们只要默默祝福。可你厌倦了草原,无处可去,若是不想起我,那才不把我当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情真意切,尉迟恭双眸露出感动之色,叹道:“裴小姐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裴小姐说什么?”徐世绩接道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见到我后说,‘人生如白驹过隙,死不足恨,但夙心往志,不闻于没世矣!’她又说,尉迟恭还是当年的尉迟恭,其实萧布衣还是当年的萧布衣。所以……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说道这里,双眸闪亮,一霎不霎的望着萧布衣。

    萧布衣眼中也有了感谢之意,喃喃道:“裴茗翠还是当年地那个裴茗翠!”

    徐世绩陡然心中热血澎湃,不再遮掩,脱口问道:“那裴小姐呢?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尉迟恭道:“我……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徐绩失声道:“她遇险了吗?”

    虞世南道:“我们离开的时候,她还没事,但后来……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世南,麻烦你讲原委说出来吧。不然……我快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虞世南涩然一笑,“裴小姐救出我和奥射设后,就一直被利追杀。本来她逃走的计策不差,但利身边有个人叫做祖君彦,竟然剥茧抽丝,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地。不过裴小姐留有后路,就从山洞而逃,却被突厥巨犬跟踪。律世雄击杀了恶犬,但祖君彦那家伙比狗还要灵,竟然一路对我们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们见到了两个人,那两个人西梁王也应该认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皱眉道:“是谁?”他想着草原牧民的名字,没想到虞世南说出了两个让他错愕地人名,“那两人一个叫做文宇周,另外一人却是李采玉!”

    、、、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