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八二节 势如破竹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石艾被破、乐平被破、盂县被破、和顺被破!

    山西太行一线,全面告急。

    沿巍峨太行山一线,北起白鹿山,南及九京山,已悉数落在西梁军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西梁军兵快如风,势如破竹,过太行山的阻碍后释放了所有的激情,一路猛进,沿途县城,如风吹草偃,纷纷失守。

    送往关中的求援书信一封接着一封,有如雪片一样。

    榆次的守将韦义节在萧布衣兵临寿阳的时候,已得知西梁军出井|一事,为求稳妥,怕出差错,早把求救书信发了出去。他发信去的是三个地方,一封是向关中说明情况危急,请求李渊定夺,顺便说一下赤胆忠心,不会辜负圣上所托。另一封是发给太原城,请那里的守将李仲文、宇文二人伺机支援。榆次、太原犄角之势,遥相互望,若下榆次,太原孤城危矣。

    当初刘武周就是下榆次、破平遥、阻挡河东援军,这才让李元吉弃城而逃。到如今李渊当然不会重蹈覆辙,李元吉早就长居长安,平平安安,不虞再逃,而太原周边均用能征善战的大将守城,但就算如此,能否对抗住萧布衣的强攻,没有谁心中有底。武关被破、关被破,关中已知道西梁军在连弩的基础上,又强化了一种新式攻城利器,那就是弩车!萧布衣在攻打诸路反王、盗匪的时候,从不动用这种武器,直到对窦建德的时候才用连弩,对李渊的时候才用弩车,心机之深,可见一斑。李唐虽知道这种新式利器,但无论研制、制造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,可萧布衣显然不准备给他们时间。所以太原一带诸城的守将对弩车一事,都是心中惴惴,不知如何抵抗。

    至于韦义节发的第三封书信,却是发给河东地吕绍宗和郭子武两位将军。河东是关中的门户,李渊命令这二人带精兵镇守河东,不但要监视黄河南岸的举动,还要伺机支援北方的太原、和东北方上党两地。如今西梁军兵锋已刺到榆次,韦义节这封信求援兵也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三封书信发出去的时候,韦义节已命兵士、百姓出城去抢收春麦,他要趁西梁军来到榆次之前,将还半熟的麦子收割回来。西梁军选了个好时候出兵,显然是要抢收春麦,以供军用。根据东方传来的消息,西梁军所到之处,如同受过蝗灾一样,粮食那是颗粒无存。韦义节不知道要支持多久,所以要抢粮回来备用。

    所有地书信、命令发出去后,韦义节这才揉揉太阳穴,刚要准备小憩片刻,就有兵士急匆匆的赶到,说道:“韦将军,大事不好,寿阳被克!”

    韦义节一下子跳起来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寿阳被克!”兵士清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韦义节失声道。他昨日傍晚才听到西梁军打到寿阳地消息。怎么今天就听到寿阳被攻陷地消息。难道西梁军破了寿阳。只用一夜地功夫?这不是出鬼了?

    “谁传来地消息?”韦义节问。

    “寿阳偏将李大亮就在府前!”

    “快传!”

    李大亮来到韦义节面前的时候,狼狈不堪,头盔不知掉到哪里,披头散发,身上灰尘染着鲜血,黑一块紫一块。见到韦义节,单膝跪倒道:“韦将军,速关城门,只怕西梁军很快就要杀到。他们行军之快,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韦义节虽心中不喜,可知道石艾、寿阳在三天内就被攻破,西梁军的行军风格可见一斑,不敢怠慢,慌忙先命令兵士去召集收春麦的兵士和百姓回转。

    粮食固然重要,可收割了都为西梁军准备,岂不郁闷地吐血?

    命令传下,韦义节这才稍舒了口气,问道:“寿阳守军足有五千人之多,左难当怎么会这么快就失守?”

    “左将军被萧布衣施展妖法所杀。”李大亮道。

    韦义节还想听下详情,以备守城之用,哪里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。大怒拍案道:“一派胡言,什么妖法仙法,你眼睛长在屁眼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妖法,说不定是仙法。”李大亮嘟囓一句,见韦义节脸上杀气大盛,骇了一跳,慌忙道:“韦将军,非我谎言乱军心,我当时并不在城头,所有一切都是听城兵所说。他们说左将军正在和萧布衣谈话,萧布衣劝左将军投降,左将军执意不肯……”

    韦义节叹道:“左将军深明大义,深得吾心。可他在城头,怎么就死?”

    李大亮犹豫下道:“听城兵说,左将军坚持不降,我军喝彩,萧布衣恼羞成怒,突然一拂袖,从袖子里发出一道光亮,正罩在左将军身上,左将军大叫一声,翻身毙命。城头兵士大乱,是以才被萧布衣攻克了城池。你说……这不是妖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大亮、韦义节均不知道当时城头的情况,所听之言无非是以讹传讹。其实说穿了也简单,萧布衣效仿当年对敌克丽丝塔格的方法,在日头偏西之际,让身边的兵士用铜镜借日光晃了左难当地眼睛,然后一箭射杀了他。

    萧布衣勤习易筋经,再加上体质极为特殊,功夫虽说不上一日千里,但远较旁人的进展要快很多。当初他开六石强弓,已震惊东都,到现在已能拉开九石强弓,比起当年张须陀地神弓,已是不遑多让。他弓开满月,箭去流星,城头虽高,可左难当还是难挡萧布衣的一箭,被射死在城头,萧布衣这才趁机攻城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说来也简单,但混乱之际,却让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大惊失色,韦义节眼下只听到只言片语,又如何猜得出当初的情形?

    不等再问,有兵士急报道:“启禀将军,大事不好,游弈使方才来报,城东三十里处,发现了西梁铁骑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那怎么现在才报?”韦义节喝道。

    兵士急道:“不是我们现在才报,是他们骑兵太快,我们前哨根本都来不及回转。到现在,只怕已快到城下了!”兵士脸色如土,他是怕韦义节发怒,捡了轻巧的军情说。原来游骑兵到城下的时候,西梁铁骑离榆次也已不远。

    韦义节霍然站起,一脚踢翻了兵士,顾不得再发怒,已抢出府中,冲到出城门,几乎飞一样地上了城头,望下一看,有如挨了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城门守将叫做田华,倒还知机,知道对手铁骑要冲来的时候,第一时间关上了城门,拉起了吊桥。

    榆次南有山岭叫做黄蛇岭,绕过黄蛇岭后,太原城已在一望。黄蛇岭间有一水穿过,叫做洞涡水,榆次引洞涡水灌入护城河,吊桥一起,河宽数丈,里面大水颇深,常人难过。

    可吊桥扯起,却把韦义节派出抢收粮食地百姓和官兵都拦在城外。

    韦义节只怕萧布衣抢粮,是以早早的派出兵士带百姓去收粮,这些人有地知道敌人前来,拼命折回,只因一家老小全在城中。哪里想到竟会被拒之门外,不由大哭大叫,请求城兵放下吊桥,打开城门,让他们入城。

    可远处尘烟高起,敌兵已近,田华硬起心肠,并不理会。

    西梁铁骑随即而到,如风驰电掣,虎入羊群,千余骑兵纵马一踏,城外的榆次军民已乱做一团。有地径直跳下河去,向城那面游去,有的向荒野跑去,可如何跑得过马儿的四条腿?

    西梁铁骑一阵乱箭,射杀地军民难以尽数,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城头唐军见西梁铁骑肆无忌惮,无不气愤填膺,这时候韦义节才登上了城头,不由心如刀绞。有城将杨毛进见城下不过千余骑兵肆虐,却骇的城中近万兵士不敢出城,请令道:“韦将军,西梁军来势虽猛,但想必大军还远,眼下不过千余铁骑,末将请带兵两千击之,杀其锐气。”

    韦义节冷然喝道:“守城为大。”

    杨毛进气愤道:“这些军民均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勿用多言。田华做的很对,若是让他们冲进来,死伤恐怕更多。”韦义节冷冷道:“田华,速命兵士做好守城准备,投石机可已就位?”

    田华道:“城池四面都已准备稳妥,谅他们插了双翅,也难以攻破榆次。”田华颇有把握的样子,韦义节却是心中没底。李大亮见过西梁军的手段,一旁道:“不可大意……”见众人望向自己,目光中多少带有鄙夷。低头又嘟囔了一句,“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李大亮在众人眼中是逃兵,说话自然少了许多分量。韦义节表面镇静,心急如焚,这时候铁甲骑兵已将城外的军民杀个七七八八,见城中并不出兵,知道诱敌之计失效,策马分到两翼,离城头数箭之地停下。众人不等放松,就听田华大叫道:“你们看。”其实不用他说,众人已见到黑尘冲天,紧接着前方尽处涌出一条黑线。

    那黑线有如潮涨,好似云集,从远而近,滚滚逼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寒风袭来,脚步声嚓嚓,西梁步兵已列大方阵前行,直奔榆次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脚步声整齐一致,踩的地动山摇,城震水颤,大旗猎猎,迎风招展,再过片刻的功夫,就见到一排排、一列列兵士涌进视线、接近城池、气势恢宏,战意强劲。

    ‘嚓’的一声响,盾牌兵已就位,盾牌戳地,城前平地上瞬间列出一道铁墙,森严凝练之处,让城兵心颤。

    ‘霍’的一声响,长枪手长枪斜举刺空,就在盾牌之后,泛出点点光寒。长枪如林,长枪如风,寒气森然掠过榆次,让唐军忍不住地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‘哗’的一声响,弓箭手散到两翼,挽弓在手,羽箭已出,箭在弦上,隐而不发。

    紧接着攻城器械林林总总,由远送来。骑兵队压阵,两翼散开。

    唐军见到对手兵强马壮,准备充足,不由都擦了一把冷汗。杨毛进方才还埋怨韦义节不通情理,可到现在才感激韦义节救了他一命。方才若是出城交战,先不说能否战胜西梁铁骑,只要是被困住,这大兵一围,他十条命也是一块送了。

    韦义节脸色铁青,低声道:“大伙为国尽忠的时候到了。”他本来是鼓舞人心,众人一听,却都有了不详之意。韦义节也觉得不妥,补充道:“他们人虽多,可若说攻城,还是我们占地利。再说,我求援的书信已发,只要坚持几日,太原、河东定有援兵来救!”

    只听到一阵战鼓声后,万籁俱静,军阵潮水般散开,萧布衣越众而出。他人骑白马,金盔金甲,阳光一耀,颇为夺目。

    这一、一阵阵地出场,虽未攻击,可气势全出。李唐军一直均以为唐军纪律森严,名动天下,可今日见西梁军阵容齐整,萧杀严谨,比唐军有过之而无不及,不由都起了忐忑之心。

    见萧布衣出阵,李大亮喏喏道:“韦将军,一会儿他找你说话,万万不可露头,以防他……他施展妖法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然而笑,韦义节冷笑道:“我还真的想看看,他有什么妖法!”

    萧布衣策马前行,看了城池良久,只说了两个字,“攻城!”他说完后,退回阵中。西梁军阵中金鼓大作!

    从城头一望,只见到城下大阵斗转,变化千万。

    韦义节本来准备好腹稿,以为在萧布衣劝降地时候痛骂他一场,以振军心,哪里想到他连被劝降地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萧布衣其实见城头严阵以待的时候,就放弃了说服的念头。城守既然能眼看城下军民被屠,坚不出城,那已经是决心死战,既然如此,多说何益?

    西梁军鼓声一起,城头守军已搭箭在弦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陡然间唐军眼中都有了诧异之色,田华颤声道:“你们看!”众人随他手指望下去,见到护城河水蓦地倒流,浅了许多,不由相顾失色,只叫有鬼。

    萧布衣却是心知肚明,原来在西梁骑兵到达之前,早有西梁军数百连夜到了榆次,根据地势,挖沟引水,等到骑兵一到,将洞涡水引水它流。

    护城河水从洞娲水补充,源头一断,自然水浅,方便过河。

    这一招当然是小伎俩,可对一些唐军造成的震撼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鼓声洞天,西梁军并不着急过河,军阵闪开一条通道。从军阵中推出二十辆大车来,距离榆次城三百步远处止,并排而立。车上蒙着黑布,黑布下高耸一物。

    兵士霍然解开黑布,露出车上一巨弩,巨弩上装七支弩箭,箭长如矛、箭头若开山巨斧。盘踞而立,如怪兽龇牙,杀气大现。

    韦义节心中一凛,暗喊道,弩车!弩车!!!

    西梁军攻城,韦义节并不害怕,毕竟守城占优势极大,就算西梁军破城,他也要让西梁军付出极大的代价,可弩车一出,谁与争锋。

    动用弩车并非攻无不克,弩车威力虽强,毕竟操作麻烦,而且一发之后,再发困难。所以弩车就是欺对手固守城池、不敢出兵相抗地时候使用。

    当初李靖闪破武关,急攻关,吓的对手不敢出兵,这才动用弩车。

    萧布衣兵临城下,本想采用诱敌之计诱对手出城一战,趁机断其后路,然后借机攻城。这一招虽是简单,可极为有效,但敌手既然不出城,他就大兵压上,逼地对手没机会出城!

    韦义节脸色铁青,冷冷的望着那没有感情地弩车。弩车伫立,也像冷冷的望着城头上那些心头狂跳地官兵。

    日头当空照,春风暖暖,可城头马上,无不凝结着冰冷的战意。

    三百步的距离,唐军看得到,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城中的投石车,最远距离也不过能投二百多步的石头,萧布衣选在这个距离,就是掐准了对方的死穴。

    掌旗使旗帜一落,天地为之一黯!

    风不再吹、水不再流,甚至猎猎地大旗都在弩车怒射的时候,僵凝在那一刻。二十辆弩车,一车七支弩箭爆射出去,百来支弩箭几乎同时钉在城墙、城门之上。

    ‘轰’的一声惊天响,有如晴空霹雳,雨夜炸雷,尘土高扬,城墙震颤,等到烟尘散尽后,城墙已千疮百孔,城门却已被轰的四分五裂!

    西梁军一见,高举长枪,直刺半空,高喝道:“胜!”

    唐军人在城头,只觉得脚下晃晃悠悠,脸色苍白。韦义节最先反应过来,大叫道:“护卫城门。”

    城门一破,有如军士带着头盔,穿着铠甲,肚皮上却光溜溜地再无遮掩。城门一破,榆次城已有了漏洞。

    “投石机,投石机。”韦义节吩咐城兵竭力补上城门,甚至堵死城门,同时又要投石机还击。投石机马上就到,‘呼呼’声响,劈头盖脸的向城中砸去,原来是西梁军地投石机早发动一步。

    西梁军弩车才过,投石机已随后推上,绕到弩车两侧。石头早就准备充足,数十斤地石头飞上城头,毁灭性的杀伤骇人听闻,城头大乱之际,破城弩第二轮铁矢已准备稳妥,掌旗使一声号令,所有的弩箭齐齐的奔城门上方打去。

    那里是城墙最薄弱之处,那里也是最容易被轰塌的所在。

    萧布衣照搬李靖当初地策略,已决意轰塌城墙,再做进攻!

    弩箭一过,城门上的夯土碎石,雨一般地落,投石机毫不犹豫的发动第二轮进攻,纷纷地砸到了城垛之上!

    韦义节对这种攻城方式前所未见,终于体会到关守将的绝望心境。他地投石车虽能还击,可距离比起对手,总是稍差几分。城中的投石机投的最远的距离,离西梁军的投石机还有数十步之遥。李靖不但改良了弩车,还改良了投石车!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距离无是最要命的因素。唐军眼睁睁地看着对手一分分的摧毁城墙,无能为力,世上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投石车、弩车轮番进攻,不停的敲打着颤抖地城墙。弩车负责将城墙打出缝隙,投石车却负责将有了缝隙的城墙彻底摧毁。

    每一轮石头、每一轮弩箭,都带着惊天骇地地力量,激发出西梁军的无上热情。

    西梁军眼见如此波澜壮阔的景象,齐声呐喊助威,仿佛那呐喊也有了力量,又一石投掷出去的时候,城门楼终于抗住狂轰,轰然倒塌!

    投石机不停,又是几石砸了过去,这一次砸的却是城门两侧孤单单的城墙。

    城门破裂,上方城垛坍塌,城体不再是浑然一体,更易坍塌,几石倾斜而下,又是轰然一声响,城门处已裂开个极大地缺口。

    唐兵站立不稳,纷纷落下,惨叫连连,这时还有大石落下,躲避不及的兵士瞬间被拍成肉酱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烟尘弥漫下,萧布衣见时机已到,长枪一挥,军阵中鼓声大作。西梁军终于正式冲锋,云梯径直搭在护城河上,众人踩着云梯冲到对岸,径直向城门缺口处攻去!

    唐军被轰地头昏脑胀,可见对手冲来,还是咬牙迎上。这一轮狂轰过后,城内城外已是同等的地利,可西梁军人多善战,个个奋勇当先。肉搏战中,咬紧牙关,几乎是一寸寸向城内攻去。

    萧布衣远远地望着城门前惨烈的厮杀,知道大局已定,只是入城早晚地问题。

    榆次城墙被毁,已出了极大的缺口,显然不再适宜守卫入驻,萧布衣并不在意这点。他醉翁之意,绝不在榆次,这里是否毁灭,无关大局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突然想到当年出塞时那才修了几年的长城,千古悠悠,城修城毁,反反复复,所有的一切,千年后很多早就化作一捧黄土,或许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不知自己为何做此感慨,萧布衣目光远望,已过了黄蛇岭,投向山岭那面的太原。他知道眼下不过是些开胃小菜,得手均在意料之中,真正的鏖战,一在太原,一在河东!

    河东是李唐重兵囤积之地,想要攻打,绝非易事。定河东,取关中就是水到渠成之事。太原的困难不在城高强厚,而在突厥骑兵,根据他的消息,如今的突厥骑兵,已在定襄聚集十数万之众。

    那对西梁军是个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惧,可他真的不想在和李唐对决之前,在突厥兵的身上耗费兵力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,已由不得他选择。

    不战即降,奉表称臣,他所不愿。可不屈膝突厥,就要和他们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,打的突厥人知道,中原之士,不可轻辱!如今他和尉迟恭商议已定,策略已明,佯攻太原,正抗突厥!

    遽然间西梁军又是一声喊,萧布衣转头望去,只见到西梁兵士已潮水般灌入了城门之内,唐军终于抵抗不住,呈崩溃之势。

    榆次已破!大战……不过刚刚开始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