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

正文 五八三节 要战就战!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寿阳失守、榆次失陷。

    西梁军出井|关后,势如破绣,算上榆次后,已连下太原郡七县。太原东侧之地,已尽数落在萧布衣的手上!

    铁铮铮,踏破七县四山,踏的山西天昏地暗,地动山摇,山西烽烟群起,干戈寥落。

    李仲文、宇文得知这个消息后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西梁军犀利非常,可没想到他们下城竟然和下面一样的麻利。石艾、寿阳也就算了,毕竟那并非战略重点,守住太原,就是守住了根本之地,不可能面面俱到。有选择的放弃一些地域,战略性的坚守某些地方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。但榆次竟然也一天被破,这让李仲文等人难以置信!

    萧布衣兵锋所至,竟然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榆次是太原东部的屏障,李渊任命韦义节镇守,统领精兵近万,守城准备充足,李仲文只觉得,榆次无论如何,坚持个月余都是不成问题,只要榆次守住,太原城就是高枕无忧,突厥兵很快南下,到时候萧布衣决计不能讨好。

    可突厥兵未到,萧布衣已到。

    萧布衣已亮刺,萧布衣动用了破城弩,萧布衣不是攻克榆次,而是将榆次城硬生生的毁去。投石机、破城弩轮番轰打,毁了榆次城墙后,西梁军倚仗人多,将唐军击溃,倚仗人多,攻破了对手的防御。

    唐军将领韦义节、杨毛进战死,榆次近万唐军,逃生的不到千人。

    破榆次。过黄蛇岭就是太原。得知榆次被破。李仲文等人早就全民皆兵。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李仲文和右卫将军宇文连夜研究。商议抵御对手地策略。李仲文本是太常卿。因为河东之战有功。已被加封为太谷公。宇文虽遭李元吉诬告。但李渊毕竟还识大体。知道要守江山。还要靠这些忠心耿耿地臣子。是以当初失太原后。并没有责怪宇文。后来更加封他为银青光禄大夫。器重有加。二人得李渊信任。知恩图报。决心死战守城。

    “太谷公。太原城不缺兵士。精兵有五万之多。加上杂七杂八地游勇。招募地百姓。凑十万人数不是问题。听闻西梁军也不过十万之数。太原城用十万人来守。占据地势。粮草足够数年之用。正规抵抗不成问题。”宇文~分析大局道。

    “萧布衣攻城总是不出常规手段。”李仲文忧心忡忡道:“太原东七县。榆次兵力充足。被他用破城弩毁去城墙。然后一鼓攻克。想想都让人发愁。”

    宇文道:“太原和榆次不同。太原分为内外两城。他地破城弩或许可以毁去外城。但是要攻到内城前。绝非如此容易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沉吟道:“你地意思是。我们和西梁军准备在内城外打巷道战?若倚仗地势。地确可以将弩车拒在远处。”

    宇文~点头道:“我们地确要有这种准备。榆次被克,最大的问题在于见对手气势凶猛,城兵不足,关城不出,让对手掐住了死穴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想到了什么,“我们当不能重蹈覆辙,既然兵力有余,不如派两队兵马在龙山、蒙山之间下寨。敌人若攻城,我军可从两侧骚扰其腹背,若是不攻,我等亦是坚守不出?”龙山位于太原西南,蒙山位于太原西北,两山一城正好是个三角形。

    榆次失陷,太原去了屏蔽,李仲文只能分营抵抗萧布衣。

    宇文~道:“这的确是招妙棋,如此这般,我们才不会像榆次那样,被人打的无法还手。若能伺机破坏西梁军的弩车、投石车,守城把握更大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苦笑道:“对于分兵一事,其实我也颇为犹豫,不知道结果如何。西梁军已破榆次,驻兵黄蛇岭西,遥望太原。想必连破数县,也要休整几日,才能全力进攻太原。弩车、投石机都是他们的攻城利器,如何会不精兵把守?不过依我来看,他不见得会毁去太原城。”

    宇文道:“太谷公为何这般来想?”

    “萧布衣若下太原,就和圣上般,倚仗太原为跳板进攻河东、渡河击关中,既然如此,他总要留下这块根基之地。”

    宇文摇头道:“我倒不是如此看法,萧布衣这人诡计多端,他志在关中,既然如此,当不择手段。他只求破城,打通前往河东之路,效仿当年圣上取关中之法,毁去太原对他而言,并非不能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仰天长叹道:“若他真存此念,只怕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宇文却是眼前一亮,低声道:“太谷公,若萧布衣真要毁城,我倒有一计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忙问,“不知宇文将军有何妙策?”

    宇文道:“以前历山飞急攻太原,萧布衣曾解过太原之围……声望在太原很隆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皱眉道:“我的确也忧心这点,当年萧布衣千里传讯,力战突厥,解雁门之围。之后又大破历山飞,威震山西,边陲的百姓对他大有好感。若百姓听他传言,倒戈起事,我们不能不防。”

    宇文道:“不过此一时、彼一时,萧布衣这些年都在江南、东都征战,山西百姓多归心圣上。百姓无知,喜信谣言,我们其实可散布谣言,说西梁军兵发太原,残忍暴戾,所到之处,屠戮无数,寸草不生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道:“这个嘛……倒也可行。”

    宇文~见李仲文同意,压低了声音道:“其实这招在圣上当年起事时也曾用过,只是用来激起百姓对勾结突厥之人的怨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噤声!”李仲文已听出什么,慌忙四下望去,见左右无人,这才舒口气,“宇文将军,这种事情,可乱说不得!”

    宇文摇摇头,“其实这种事情,大伙都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说。”李仲文坚决道。

    宇文叹口气,“那好,我只想说,只要我们宣扬萧布衣的残暴,百姓不知实情,自然会和我们齐心协力。萧布衣只要一毁外城,百姓为保家园,当协助我们和西梁军奋勇作战,到时候就算我们不敌萧布衣,也能给他以重创。若是突厥兵赶到……定能将他们打回到河北,说不定能将他们全歼在山西,不知道太谷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李仲文犹豫良久,“此计可行,只是这突厥兵,到底什么时候会到呢?”

    宇文叹道:“突厥兵造成地危害,不会比西梁军要少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知道宇文的意思,当初击败刘武周时,突厥兵其实并没有出太多的气力,他们只是在马邑、雁门一带烧杀掳掠,武周部人心惶惶。毕竟跟随刘武周起事之人,家大多在那里,老家遭殃,如何不心急如焚?宋金刚柏壁大败,刘武周其实还有些实力,但弃太原北逃,就是因为已腹背受敌,无心作战。

    李仲文自那以后接管了太原,突厥兵在那一战后,却自以为功高,结果在边陲没有抢够,又来太原掠夺。想唐军的皇帝都对突厥奉表称臣,那些突厥人又如何会把李仲文放在眼中?结果就是突厥兵大掠月余,奸杀掳掠无所不为,百姓受苦难以尽数,李仲文完全不能节制,那段日子可说是李仲文领军以来最为灰暗的日子,宇文旧事重提,李仲文心中矛盾。他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,不能击败萧布衣。所以期盼突厥兵来,赶快击败西梁军,还山西安宁,可又知道,突厥兵来了,只怕变本加厉,更是让军民难受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有兵士急匆匆赶来道:“太谷公,突厥使者骨础禄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喜忧参半,喜的是,骨础禄是利手下地红人,如今已荣升为俟斤,当年他曾经和利一起到西京耀武扬威,几乎骑在李渊的头上。他既然来了,那说明利多半就要出兵了,忧虑地是,骨础禄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,想要摆平此人,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起身正冠相迎,宇文有些皱眉,却只能跟从。

    太原城中,以二人的官爵最大,若是不迎,只怕这个骨础禄扭身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骨础禄进来的时候,身边跟着几个突厥将领,眼睛好像长在了头顶,径直道:“李仲文,这太原城,并没有我想像的烽火四起呀。可听你们传信的口气,总觉得一个人就算火烧了屁股,也不过如此。你旁边那人脸被驴踢了吗,怎么那种颜色?”身边几个突厥将领都是笑,满是轻蔑。这是一种骨子里面的优势,最少多年以来,除了启民当权那短暂地十数年外,突厥兵从来都是视中原为宝库,任取任夺。他们看不起中原人,因为在他们眼中,中原人只会内乱,只会请求突厥人帮助打天下,打了天下后,还要一直向突厥人示好。试问这样的中原人,如何会被突厥人放在眼中?

    宇文心头火起,暗想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军,可在骨础禄眼中,竟然狗都不如。李仲文吸了口气,挤出笑容道:“俟斤说笑了。他……身子不适,有病在身。”

    骨础禄见惯了这种卑躬屈膝,懒得计较,打了个哈欠,选了最尊贵地位置坐下来道:“我带了二百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李仲文拉过个亲兵,低语了几句,亲兵急匆匆地离开,过一会儿,竟然有几人抬了个大箱子过来。

    骨础禄终于来了点精神,直了下身子。身边那几个突厥将领更是如狗见了骨头一样,双眸放光,箱盖开启,露出道耀眼的光芒。这时大堂正有暖阳照入,照在那黄橙橙的金子上,泛着炽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骨础禄哈哈大笑道:“李仲文,大唐这些人中,我看你最是顺眼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道:“一些心意,请俟斤笑纳。”见到骨础禄满意的表情,李仲文问道:“却不知道可汗什么时候出兵呢?”

    “西梁军未到,你们着什么急呢?”骨础禄回头望了眼,“上次我带回地几个女仆姿色不错,他们见到,都很是羡慕。这次前来……也想让你帮忙找几个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脸色微变,转瞬如常,“这个……自然可以。”骨础禄身边几个将领哈哈大笑,神色有着说不出的轻蔑和猥亵。

    李仲文强忍屈辱,低声道:“俟斤,不知道可汗什么时候出兵呢?”

    骨础禄站起来走过来,用力拍拍李仲文地肩头,“你让我们满意,我们当然也不能白收你们的孝敬。你放心吧,可汗十万大军,如今已到了楼烦北地天池了。你们现在需要西梁军赶快打过来,然后让我们兜他们后路才行。”

    李仲文又惊又喜,根据他的消息,突厥兵一直都在定襄,怎么会突然南下推进数百里到了楼烦北?

    见李仲文惑,骨础禄大笑道:“你们中原不有句话叫做兵贵神速?可汗出兵,岂是你们能够想到?快点准备女人吧!”

    骨础禄在太原城只呆了三天,萧布衣竟然没有兵临城下!

    李仲文想不明白,太原军民想不明白,骨础禄却觉得自己威风凛凛,萧布衣知道自己到太原,竟然不敢来攻,不由又把李仲文好一顿羞辱。

    等到三天后,骨础禄带着二百突厥兵和充足地金子、女人出了太原城,说既然萧布衣不出兵,那他就请可汗出兵。

    李仲文软语相商,请骨础禄多说好话,骨础禄大笑出城,一路向北。等过了数十里,勒住了马,吩咐几将先带突厥兵回转,自己却带着一将,十数个突厥兵转向东行。

    东面是西梁军的地域,东南就是黄蛇岭,他这举动要是让李仲文见到,多半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骨础禄此举不但会让李仲文莫名其妙,就算随行地那将也是摸不到头脑,“俟斤,我们去东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说西梁王威震天下,我倒是想要见见。特勒热克,你不是也一直想要见他?”骨础禄道。

    那将恨恨道:“我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!但我们这样去,岂不是要送死?”那将虽是狂妄,可建立在千军万马的基础,知道就这些人,只怕不够给西梁军填牙缝。

    “特勒热寒死在他手,也怪不得你怀恨,可这次我们却是要当回使者。”骨础禄道。原来特勒热克是特勒热寒地兄弟,而特勒热寒当初在河北死在萧布衣的铁骑之下,是以特勒热克对萧布衣愤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使者?什么使者?”特勒热克怔怔道。

    骨础禄笑道:“你以为我们真地要帮李唐吗?”

    特勒热克变色道:“难道我们要帮东都?”

    骨础禄叹道:“可汗对敌不头痛,可头痛的却是我们的将领头脑太过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特勒热克知道骨础禄是嘲讽自己,脸色一红,喏喏道:“俟斤,我很多不懂,可大哥之仇,不能不报。”

    骨础禄道:“他们中原不是常说什么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仇要报,可不急于一时。可汗现在虽帮助李唐,可也不希望李渊一统天下。最好的结果当然是,让西京和东都拼个两败俱伤。然后中原实力大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们就可以进驻中原,一统天下?”特勒热克兴奋道。

    骨础禄哈哈大笑道:“特勒,你还不算太笨。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,能让可汗得到天下,最不济也让他们元气大伤,到时候我们要他们地钱财,岂不是易如反掌?”

    “那这仇?”特勒热克念念不忘道。

    骨础禄脸色一扳,沉声道:“特勒,小不忍则乱大谋!这仇何必急于去报,想天天折磨他们岂不更是快事?”

    特勒热克虽是不满,却不敢违拗骨础禄地意思,见黄蛇岭在望,山上隐有旌旗飘动,知道到了西梁军地地盘,心中惴惴,“我们若去,他们杀了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骨础禄轻蔑一笑,“第一,我是使者,两国交兵,不斩使者,这是自古的规矩。他们这些中原人虽是不行,但这个规矩还是要守。第二,我代表可汗和他们谈判,是给他们机会,他们求之不得,怎么会杀我们?相反,他们求我们还求不过来。想李唐那个皇帝都对我恭恭敬敬,一个西梁王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后,骨础禄哈哈大笑,特勒热克一想,也地确如此,不由放下心事。

    二人带着十数人策马靠近黄蛇岭,只见到西梁军营依山下寨,气势恢宏,也不由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不等近前,早有一队骑兵迎过来,为首那将正是李文相,喝道:“做什么的?”那队骑兵来地好快,在李文相问话的时候已将十几个突厥兵包围起来,冷眼相对。

    骨础禄毕竟见过大场面,并不惊惶,沉声道:“我叫骨础禄,突厥的俟斤,奉可汗之令,前来找西梁王谈判。”

    李文相上下打量骨础禄一眼,冷冷道:“等等。”他策马回转,其余兵士虎视眈眈,面色不善,骨础禄在李唐呼风唤雨,见惯了奉承的脸色,遽然见到这种接待,很不适应。李文相进了大营后,良久才出来,这期间骨础禄虽是狂傲,却也不敢撒野,只因为他发现自己落入了对手地包围,这队骑兵百来人,个个看起来龙精虎猛,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等到全身发冷、屁股发热的时候,李文相这才出营,冷漠道:“跟我来。”众骑兵押着骨础禄等人进了西梁大营,从走马行军道径直走过去。

    骨础禄眼珠子乱转,趁机观察西梁军营。他虽学过下营之法,但那不过是在草原运用,比起这里而言,直如懵懂地孩童。可最让他惊心的不是西梁军的阵容鼎盛,而是他一路行来,听得到风声、水声、马嘶之声,却听不到有兵士发声。

    整个大营拥兵万余,可却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沉默无言,沉寂惊天!

    骨础禄终于收拾了轻视之心,不能不说,这些南蛮果然有点门道。李文相进营寨百余步后,就将骨础禄等人交给另外一将领带领。那人步伐沉凝,双眸如电,正是萧布衣手下第一亲卫张济。

    张济上下打量了骨础禄一眼,骨础禄不知为何,竟然觉得自己像是待宰的牲畜,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点点头,张济沉声道:“你们两个过来,其余的人留下。”他指的是骨础禄和特勒热克,口气不容置。骨础禄笑道:“我等千里迢迢赶来,他们也想见见西梁王。”

    张济冷冷道:“西梁王不见!你若嗦,和他们一块滚出去!”

    骨础禄肺都差点气炸,特勒热克才要上前厮打,凶野性子冒出来,他哪里管得了许多。见惯了中原人恭敬,这些人冷漠如斯,如何不让他气愤填膺?见张济面对特勒热克的愤怒,连头发丝都不动一根,骨础禄一把拉住特勒热克,哈哈笑道:“既然来了,总是要见地,你们在此等候。”他知道这里是萧布衣的地盘,加上十几个手下也是无济于事,索性大方一些。张济带路,领二人到了大营前,掀开帘帐,当先进入,施礼道:“启禀西梁王,属下已将突厥使者带到。”

    骨础禄终于见到了萧布衣,他真地从未见过萧布衣,也很好奇传说中的那个西梁王到底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见到萧布衣的第一眼,他就知道,这一定是西梁王。

    若不是威震天下的西梁王,又有谁有如此睥睨天下的气势?可这个西梁王,远比他想像中要年轻,也远比他想像中要睿智。

    他浓重地双眉有如双刀,一双深邃的眼睛好像可刺穿旁人地心思。

    见骨础禄前来,萧布衣嘴角带着若有如无的笑,淡淡道:“利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骨础禄听他连可汗都不称呼一句,饶是心机深沉,也忍不住怒气上涌,“西梁王,可汗眼下已聚集三十万大兵在定襄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紧盯着萧布衣地表情。萧布衣不惊不诧,微微一笑,“他南下中原,要和我一起狩猎吗?”

    骨础禄长吸一口气,试探道:“可汗想说,他既然可以帮助李唐,当然也可以帮助你!没有人挡得住突厥三十万大军,西梁王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萧布衣笑了,笑的极为讥诮,讥诮中带着孤傲,“你错了!”

    你错了!这三个字虽轻,却轰轰隆隆地响在骨础禄耳边。

    萧布衣不望骨础禄,却望着自己右手的五指,他缓缓的屈指,握成有力的拳头,一字字道:“我命由我,不由天!我命苍天都不能做主,何况区区个利?我今日见你,不是要和你谈判,而是告诉你,当年我还是个将军的时候,就可以挡住始毕的四十万大军,今日我是威震天下的西梁王,区区三十万突厥兵,在我眼中算得了什么?回去告诉利,要战就战,勿用多言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