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九中文网,小说推荐

江山美色 正文 五八六节 诱杀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;

    突厥和东都素来少有交往,所以对于东都的印象并不深刻。

    李靖大闹突厥的时候,当事人比如说特穆尔、普剌巴等人都是心有余悸。可只凭这些人的评价,却很难扭转突厥人根深蒂固的想法。就算特勒热寒惨死在河北,在突厥人心目中,也无非是中了西梁军的暗算。

    在很多突厥人心目中,李唐已经是中原人的代表,突厥人现在每次到了西京,所受到的礼遇比什么大将军、朝廷大员还要尊贵,这也无形中养出他们自大狂傲的性格,对中原人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萧布衣在突厥人眼中,应该算是中原人的另类,甚至在某些人刻意的挑拨下,他只能算是阻挡突厥人掳掠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当然该死!这种人诡计多端,却不见得有什么实力。

    在突厥人的心目中,并不把计谋算在实力之中,所以在突厥人心目中,这次对决,才算是突厥人和西梁军真正的第一次对决。

    可突厥人还没有见到萧布衣的时候,又摔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都说在同一块石头绊倒的人,不是傻的,就是癫的,突厥兵已不经意的两中西梁军的埋伏!

    突厥人不傻不癫,可几乎快要被气疯。

    一道壕沟,壕沟东面挖出的几个大坑,轻易的坑杀了数百突厥人。突厥兵气势汹汹而来,却不得不在壕沟前停下来,折损了数百精锐骑兵,不要说西梁王,就算西梁军都看不到几个。

    西梁军保持着沉默。蕴含着萧杀。并没有趁机出手。眼下地这些人。还不值得他们浪费太多地气力。

    烟尘滚滚。到壕沟前戛然而止。烟尘散去。露出狰狞。丈许地壕沟从北到南。划出个圆弧。简单而又轻易地将对手隔在对面。

    萧布衣当然知道为何西梁游骑过来安然无恙。因为壕沟并非南北通彻。而是留了三条窄窄地通道没有挖。十数游骑就是从这三条通道平安而过。至于沟这面地大坑。当然也有路线供游骑而过。突厥兵追地兴奋。见对手安然无恙。哪里想到西梁军早就在脚下给他们安排了陷阱?

    萧布衣振衣下山。缓步地进入了军营。尉迟恭正坐镇中军。观察对手地动静。见萧布衣前来。微笑道:“看来一条沟就难死了这些突厥人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他们不见得会难死。但想必会气死。燕岩、蒙山准备地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尉迟恭道:“从黄蛇岭一路向北,四百余里的麦子早就收割完毕。燕岩、蒙山、井|均有防御,榆次被毁,那里已被舍弃,我已派兵诱敌,准备将对手拉到燕岩、蒙山一带,只要突厥兵拉开战线。势力必弱,我们就要在这四百余里,和他们僵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只要我们能够坚守几个月,突厥兵必疲必怨。突厥人少有耐性,为利而行,和我们耗在这荒山野岭中,肯定不愿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愿,就是我们的机会来了。”尉迟恭笑道。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正是如此!可黄蛇岭眼下不过有两万的兵士,三个月的粮食,却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尉迟恭坚定道:“只要你在,他们甚至可以坚持到年底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叹道:“苦了他们。这一战下去,不知道又要有多少兵士不能回转家乡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缓缓道:“男儿立志,当求保家卫国,顶天立地。我不知道黄蛇岭西梁军有多少人心甘情愿赴死,但我尉迟恭,此战就死,无憾在心!”

    萧布衣心中激荡,含笑道:“尉迟兄不能死,山西还要倚仗你统领大局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道:“人谁不死?只要死地无愧于心,只要死的轰轰烈烈,何憾之有?想我尉迟恭落魄之时遇到西梁王,转战郡抵挡突厥,平定盗匪,无非是想四邻安定。后来追随刘武周是为报恩,到如今跟了西梁王,才算是为了天下百姓。这数百年来,突厥肆虐中原,无人来敌。稍有实力之人,或为壮大实力对突厥示好,或为争取江山和突厥同流合污。如今突厥兵二十余万南下,太原百姓之苦,罄竹难书,突厥兵的凌辱,血性男儿怎能视而不见?想我中原男儿,不逊突厥,何苦让突厥肆虐为患,危害天下?西梁王大旗高举,勇对突厥,我尉迟恭能身先士卒,人生大幸!”

    尉迟恭说的心情激荡,萧布衣也是热血,喝道:“好,今日我就和尉迟兄并肩抗敌,将突厥兵打回老家去!”

    虽大军压境,突厥人在营外咆哮怒吼,蓄势待攻,萧、尉迟二人却将突厥兵视若无物。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是硬仗,什么时候不过是风花雪月。

    眼下的突厥人,不敢攻!

    壕沟对面血淋淋的事实已让突厥人望而却步。丈许地壕沟实在不算什么,他们可以轻易的越过,但沟那面到底有多少大坑,坑对面到底有多大的攻击力,突厥人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特勤隆科萨皱起了眉头,第一次体会到对手地难缠。

    远处军营,错综复杂,刀枪泛寒,箭弩待发,有如一个刺猬,让他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这时有骨都候塔木勒上前建议道:“特勤,想中原人这种下营之法,有些门道。为避免无谓的损伤,不如让太原李仲文带攻……寨器械,等铺平这条路,再出兵攻打也是不迟。”

    又有骨都候莽日建议道:“西梁军狡诈非常,这营寨看来并不好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?”隆科萨暗道,要是好打,老子何苦还在这里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激他们出战。”莽日建议道:“只要将他们诱出军营,要胜他们何难?”

    隆科萨统统采纳,吩咐塔木勒派人前往太原找李仲文要支援,又命莽日在阵前叫骂搦战。结果是莽日累的半死,等到近黄昏的时候,西梁军营还是静寂无声,让突厥兵几乎以为这是空营一座。

    塔木勒那面却有了消息,李仲文已命唐兵五千前来协助,带地却是寻常的攻城工具。隆科萨才发现自己想的太过简单,以往在草原之时,彼此吞并,哪里有这些门道。就算对方有简单地防御,策马去踏也就是了。眼下面对一个刺猬,想踏过去而不可得。所以虽是麻烦,虽不痛快,还得让唐军扫清障碍。

    唐军的负责将领却是李大亮。

    当初榆次被破,韦义节果不负气节,和西梁军拼命死战,命丧榆次。李大亮习惯性逃脱,一路到了太原。

    虽有突厥兵相助,李仲文毕竟不敢大意,和宇文不忘记守太原的职责,所以并不亲自出城。清晨突厥兵出发地时候,李仲文见他们如同去狩猎般,不由暗自摇头,心道西梁军经验丰富,在黄蛇岭下寨,依据山势,那里已和一座大城没有什么两样,这些突厥兵竟然只骑着马去攻,失败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李仲文虽不乐观,却没有告诉突厥兵实情。实在是因为突厥兵太过傲慢,对他所言总是有着说不出的轻蔑。这种态度就像主子对奴仆一样,在突厥人看来,奴仆怎么会比主人聪明呢?奴仆地建议,主子怎么会听?

    不过李仲文早知道,突厥兵撞个头破血流后,迟早还是会来求援。他不想斗气,早早的准备好器械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回,西方已是彩霞满天,瑞光万道。气象瑰丽下,难掩黄蛇岭前地战意弥漫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唐军旗号出现,喃喃道:“一天还没有过去,这一天过的好慢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字字道:“只要我们坚持下去,他们比我们更难熬!”

    西梁军对突厥兵也是心中没底,见到满山遍野地骑兵杀来,心中忐忑。但经白天对决后,终于发现西梁王、尉迟将军都是早有对策,以钝破锐,游刃有余,不由均是勇气大增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唐军开始推车填土,稳妥为先,知道唐军也深得攻防之法,他们欺西梁军不能出兵,这才肆无忌惮的采用填土之法,填平进攻的大路。

    这一招萧布衣也是经常采用,先是气势逼人,压迫对手不敢出击,然后肆无忌惮的攻打对手,争取主动。今日唐军借突厥兵之力,倒是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萧布衣望着对手填土,脸色如常。尉迟恭亦是不动,只是一双眼敏锐的望向对手的军阵。

    “根据山顶地兵士统计,眼下突厥兵三万左右。

    ”尉迟恭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些人,还是试探。”萧布衣叹道:“利这次胜在人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死一个少一个。”尉迟恭道:“我们兵力有两万,要击败眼下的三万突厥兵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望了半晌,“眼下黄蛇岭以西,已尽是突厥骑兵。我们消息不畅,当求稳妥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以逸待劳,开始诱杀这三万铁骑,利总有不耐之时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问,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尉迟恭笑道:“还请西梁王放心,先给他们点甜头,苦头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李大亮动作迅疾,毫不浪费时间。黄昏之时,已填出一条路来,命半数虾蟆兵抓紧去填剩余的壕沟,其余地虾蟆兵在盾牌手的掩护下,试探性的向前开始填大坑,等到近了西梁军的营寨地时候,唐军不见西梁军有举动,反倒更感压抑,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盾牌手早就如临大敌,持有人高的大盾凝望西梁军营的动静。

    突厥兵见状,指指点点,意有不屑。可虽不屑,毕竟还需要唐军做事,见到他们如临大敌的样子,不由也跟着紧张。

    西梁军仍是沉寂如死。

    盾牌兵闪开,虾蟆车上前,继续填土,这时候西梁军遽然鼓响,惊天动地。突厥兵猝不及防,吓了一跳。唐兵表现出良好的素质,虾蟆兵暂退,盾牌兵上前,错落有致,不慌不忙。隆科萨虽是不屑这种阵仗,觉得扭扭捏捏好不痛快,但不能不承认,唐军、西梁军本是天敌,相生相克。

    鼓声愈紧,可西梁军中只打雷不下雨。盾牌兵严阵以待,虾蟆兵暂不敢出。隆科萨不满,吩咐李大亮道:“快点填土。”

    李大亮无奈,出城之前,李仲文千叮万嘱,不可和突厥兵起了冲突,见隆科萨不满,只好硬着头皮命令唐军加速添土,虾蟆兵一出,西梁军营中终于有了动静,一轮长箭,并不算多,百余支而已,可最少射翻了三十名虾蟆兵!

    萧布衣见状,微微一笑,“军中的神射手,倒也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道:“虽不凶悍,但算精准。突厥兵和唐军并不协调,两军加一起,并不能产生最大地效果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点头道:“不错,突厥人喜自作主张。唐军若是他们指挥,反倒更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二人虽都是作战经验丰富,但应对突厥兵还是小心谨慎,极力的寻找对手地缺陷所在。

    李大亮并不是白给,见对手羽箭犀利,策马持盾上前,观察地形。这时候壕沟已平,西梁阵营前除了两条通道外,其余地面均是坑坑洼洼。方才用伪装铺平,经突厥兵一砸,露出设下埋伏的大坑。

    李大亮见状,马上改变策略,低声对手下吩咐两句。盾牌手变化了防守方法,迅即地绕过大坑,选地势立足,盾牌叠叠,很快竖起一道铁壁铜墙。

    眼下填土,和攻城过护城河大有区别,李大亮随机而变,萧布衣远远望见道:“唐军作战很是灵活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道:“毕竟他们亦是卫府精兵,大隋的根基。而行军作战千百年下来,虽有出奇制胜,但能循规蹈矩,已是良将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沉吟不语,凝望远方。这时候夕阳西下,昏鸦已要回巢,可见山脚处地大军一触即发,不停的在远方半空盘旋,时不时的发出凄厉的叫声。

    远方彩云蒸腾,美的惊艳刺心,落日从那云层中沉下去,沉透浮云,照的兵甲鲜明,苍穹古旧。

    萧布衣没有半分的紧张,尉迟恭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二人望着日落地美色,不由都是发出一声感慨。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我感慨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美的日落,尉迟将军感慨何来?”

    尉迟恭冷静道:“我感慨的是,很快就有人再也看不到这么美的日落!”

    唐军虾蟆兵已近西梁军百步之内的距离,他们借盾牌兵前行,放肆的填土,尉迟恭道:“投石机可破这铁盾阵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道:“不必,让他们填过来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双眉一扬,“诱敌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突厥兵生性倨傲,对中原人地蔑视由来已久,既然如此,投石机不急于就用。”萧布衣道:“现在就用投石机,虽能打散唐军的铁盾阵,但突厥兵只怕心生畏惧,不会来攻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命令吩咐下去,西梁军仍以羽箭杀敌,西梁神箭手隐身壁垒后,趁隙放箭,虽是神准,但杀伤已弱。

    唐军见西梁军反击不猛,壮起胆子,加速填土。西梁军不得号令,坚忍不出。

    突厥兵方才被埋伏所伤的惊恐已经淡化,西边最后一丝亮色融入暮色地时候,李大亮竟然成功的铺出了一条大路来。难掩心中的振奋,可又觉得西梁军反击并不凶悍,莫非是空营一座?

    念头一闪而过,李大亮策马来到隆科萨面前道:“特勤,可以进攻了。”

    隆科萨打了个哈欠,“天色已晚,明日再攻,也是不迟。”

    李大亮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隆科萨哪里管得了许多,见突厥兵到了晚上,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,喝令暂时回转太原城休息。

    不但唐军错愕,西梁军也是不解,萧布衣望见,微笑道:“李渊也算做了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何解?”尉迟恭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他不停地进贡,已软化了突厥兵的骨头。”萧布衣叹道:“眼下的突厥兵比起当年,又是大大不如了。”心中感慨,暗想如此的突厥兵,其实再过几年,若没有自己,李渊挟平定天下之勇征伐突厥,亦有成功的希望。

    尉迟恭笑道:“这么说,我们倒要感谢他们了?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而笑,命兵士严加防守。一夜无事,等到天明时分,突厥兵再次从远方杀到,带起烟尘弥漫。

    等行到昨日壕沟前,突厥兵惨痛记忆犹新,不约而同的勒马。隆科萨挽弓搭箭,一箭射了出去,众突厥兵纷纷效仿,长箭插在昨日被填平地泥土上,颤颤巍巍。

    李大亮只怕突厥兵真的不长记性,因为昨夜撤走,西梁军如趁夜加强防御,说不定还能挖出条大沟出来。可见隆科萨如此,显然已防备地面有鬼,并非一味地莽撞,不由放下了心事。

    见地面再无埋伏,隆科萨手中长弓一指,高声道:“缇奎!”突厥兵憋了一肚子怒气,听特勤命令,呼喝中持盾催马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马术了得,马儿就是他们地两条腿,虽然西梁阵营森然而立,在他们心中,仍和平日破寨地方式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目之中,冲入营寨,催马厮杀,那才是最痛快的方式。

    隆科萨并没有亲自冲锋,而是命令骨都候塔木勒、莽日指挥手下冲锋。

    塔木勒、莽日身为骨都候,各指挥一个万人骑兵阵。而骨都候之下就是千夫长,二人命千夫长带领部下,分左右两翼冲锋试探,大军随后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李大亮心中凛然,已看出这种攻击方式绝对不行。但想起李仲文所言,‘突厥兵要战,随意他们折腾。眼下利对西梁军还有轻视心理,吃几次苦头,吸取了经验教训,才能和我们真正地并肩作战!’

    李大亮不知道李仲文的判断是否正确,内心中却极盼突厥兵吃个苦头。两军交战,盟友不合,已是兵家大忌。

    突厥兵催马上前,西梁军鼓声再起,弓箭手已挽弓怒射,铺天箭雨如蝗般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西梁军终于发动了较大的一次反击,羽箭一飞,气势全出。

    李大亮心头一凛,甚至可以想象突厥兵栽倒一片,惨叫连连的景象。可他马上发现,他还是低估了突厥兵,突厥兵的确是很傲很狂,但一个人狂傲,只要不是白痴,总是有点狂傲的本钱。突厥兵人在马上,盾牌巧妙格挡,纵马窜高伏低,甚至不用长矛,只用马鞭,就能击落羽箭。

    要知道突厥人生性好斗,一条马鞭已如手臂般灵活,马鞭倏然上下,竟像是另外一个盾牌。以鞭击箭,更是很多人地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羽箭如蝗,铺天盖地,可左右两翼的千夫长带队冲到隋兵第一道浅垒前,死伤不过百余人。

    萧布衣见到,微皱眉头道:“突厥兵若是和我等数量相若,铁甲骑兵击溃他们并非难事。可我军骑兵数量远较对手逊色,怪不得他们如此嚣张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道:“人数虽多,却不会一口气二十万兵压上来,我们一天吃掉他几千,吃上几个月,利也是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萧布衣微微一笑,这时候突厥兵已经攻到了营寨前。

    李大亮本以为西梁军会以最猛烈的器械还击,没想到突厥兵到了最前,勒马而立,挽弓搭箭,已抢先射出一轮长箭,压住西梁军的反击,甚至还有突厥骑手已纵上高垒,冲入了营寨。

    突厥兵后面见到,一阵欢呼。突厥兵本来就是鱼贯而行,两翼的万人方阵再不犹豫,加速前奔。

    李大亮叫道:“特勤,只怕有诈!”他两次败退,当然知道西梁军的犀利,如此不经打,本来就是不正常地事情。

    隆科萨问,“何诈之有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车弩还没有动用。”李大亮急声道:“车弩犀利,不能不防。”

    隆科萨道:“车弩不过是对付懦夫所用,我突厥勇士有何畏惧?”隆科萨其实也听过西梁军车弩破城的犀利,可利等人商议,都认为车弩地弱点是上矢困难,这时候要以速度压上,可破对手。

    两翼的千人队转瞬之间已灌入了西梁阵营,随后的千人队接踵而入,突厥兵如同饿狼发狂般,前仆后继的攻入,眼看西梁军不能挡。隆科萨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。我要听你言,只怕永远攻不到西梁军营。”

    李大亮惶惶而退,萧布衣并不惊慌,笑对尉迟恭道:“已有五千多地骑兵,应该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手势一挥,掌旗使命令立下,只听到‘咚咚咚’的大响不绝,数十斤的石头从营寨中直冲而起,划个弧线,落入突厥兵如潮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突厥兵虽快虽猛,可如过江之鲫,石头落下,已无需准头。兵士夹在阵中,无从闪躲,很多人连人带马被拍成肉酱,血浆如泉溅飞。

    突厥兵攻势立阻,不成阵型。

    已冲入西梁军阵的突厥兵愕然发现,对手军阵中布防极其简单,甚至不如他们草原的营寨。而略显空旷地大营前方,有二十余辆大车并排而起,掀开伪装,铁矢上泛着让人心寒的光芒。

    弩车怒射,裂空之声尖锐刺耳,百余支弩箭凭空打出,带着飙风、带着猖狂和不可一世、带着排山倒海地气势射入冲来的突厥兵中!

    血肉横飞,马嘶人吼。弩车所放铁矢极为霸道,有如开山巨斧般击出,竟然能连杀十数人劲力才衰。

    隆科多在后面远远望见,已变了脸色,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悍的器械。这一刻,他才信了李大亮所言,可惜晚了!

    萧布衣远处见到,自语道:“五千多骑兵,看来就这么没了!利,你可真够大方!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